拜登总统就美军撤出阿富汗问题发表讲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拜登总统就美军撤出阿富汗问题发表讲话
Remarks by President Biden on the Drawdown of U.S. Forces in Afghanistan
美利堅合眾國 總統拜登
2021年7月8日
譯者:美國國務院
原註: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白宫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21年7月8日

东厅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2:09

总统:下午好。今天早些时候,我听取了高级军事人员和国家安全事务领导人就美军和盟军撤出阿富汗的现状提出的简报。

我在4月份宣布我们撤军一事时曾表示,我们将在9月前完成撤军,目前我们正按部就班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在阿富汗的军事使命将于8月31日终止。撤军工作正安全有序地进行,以我们的军队在撤出过程中的安全为重。

我们的军事指挥员对我提出建议,一旦我做出结束这场战争的决定,我们必须迅速实施撤军的主体部分。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就意味着安全。

由于我们为我们撤军采取的管理方式,没有任何人员——没有任何美军人员或任何其他军队的人员——遭到损失。采取不同的方式进行我们的撤军工作必然会使我方人员的安全面临越来越大的危险。

对我来说,这些危险不可接受。我们的军队能够以最高的专业水平有效地完成这项任务,这一点从来没有任何疑问。这是他们的工作。我们的北约(NATO)盟国和伙伴也同样如此。他们支持了——在他们撤出之际,我们正在提供支持,也得到他们的支持。

我必须明确指出:美军在阿富汗的使命将持续到8月底。我们仍然——我们在该国保留有关人员和能力,我们维持某些授权——请原谅,与我们一段时间以来一贯遵行的同样的授权。

正如我在4月份所说的,美国完成了我们前往阿富汗需要完成的工作:追剿9/11袭击我们的恐怖主义分子,将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绳之以法,同时降低了恐怖主义威胁,使阿富汗不再成为可能继续对美国发动袭击的基地。我们实现了这些目标。这就是当初我们出兵的原因。

我们前往阿富汗不是为了建设国家。这是阿富汗人民本身的权利和责任,应自行决定自身的未来和如何管理自己的国家。

我们与我们的北约盟国和伙伴共同为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Afghan National Security Force)近300,000名现役军事人员和其他众多现已退役的人员提供了训练和装备。此外,20多年来另有成千上万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Afghan 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Forces)的人员接受了训练。

我们为我们的阿富汗伙伴提供了所有的条件——我需要强调:任何现代军队需要的所有条件、训练和设备。我们提供了先进的武器。我们将继续提供资金和设备。我们将确保他们有能力维持他们的空军。

但最关键的是,正如我2星期前会见加尼(Ghani)总统和阿卜杜拉(Abdullah)主席时所强调的,阿富汗领导人必须团结一致,致力于实现阿富汗人民希望和应该得到的未来。

在我们会谈期间,我还向加尼保证美国对阿富汗人民的支援持久不变。我们将继续提供民用和人道主义援助,包括为妇女和女孩的权利大声疾呼。

我希望维持我们在阿富汗的外交存在。我们正与我们的国际伙伴密切协调,继续保障国际机场的安全。

我们将采取坚定的外交立场争取和平,通过达成和平协议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暴力。

我已要求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和我们的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Special Representative for Afghanistan Reconciliation)与阿富汗各方以及地区和国际利益相关方共同积极努力,支持通过谈判达成解决方案。

需要明确的是——需要明确的是:该地区各国都可以为支持和平解决方案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将与他们共同努力。他们也应该尽力加强他们的努力。

我们将继续为被拘押的美方人员获释而努力,其中包括马克(Mark)——请原谅—— 弗雷(Fre)——弗雷里西斯(Frerichs)——我想以正确的发音读这个名字;我念错——我的口误——使他能够安全回家。

我们还将继续确保我们能携带与美军一起工作的阿富汗公民一起撤走,包括口译和笔译人员——因为此后我们在当地不再保持驻军;我们不再需要他们,而他们没有工作——他们对我们的工作将同样十分重要,从而他们——他们始终十分重要——使他们的家人也不再面临危险。

为了他们能以特殊移民签证(Special Immigrant Visas)入境美国,我们已大大加快了办理手续的速度。

自我于1月20日就职以来,我们已经签发了2,500份入境美国的特殊移民签证。到目前为止,有一半不到的人员已行使自己的权利这样做。有一半的人已经登上飞机来到——乘商业航班前来。另有一半的人员表示希望留下来——至少目前如此。

我们正与国会(Congress)密切合作,要求改变授权的立法,使我们能简化批准这类签证的手续。对于在美国军事使命结束前为支持这次行动被转移的数千名阿富汗人及其家人,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安全地在阿富汗境外等候他们入境美国的签证得到批准。

这次行动已确定美国大陆以外的一些美国设施及在第三国的设施接纳我们的阿富汗盟友,如果他们有此意愿。另外,从这个月起,我们将开始为愿意离开的阿富汗特殊移民签证申请人及其家人重新安排航班。

我们已为白宫和以国务院为首的专项小组指定一名联系人负责协调所有的相关事务

但是我们向所有这些男女人员发出的明确信息是:你们如果愿意,美国就有你们的家。我们将像你们支持我们一样支持你们。

当我决定结束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参与时,我的判断是,继续无限期地打这场战争不符合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利益。我以清醒的眼光作出这一决定 ,我每天听取战场最新情况通报。

但是,对那些认为我们应该再驻留6个月或者一年的人,我请他们思考一下近期的历史。

2011年,北约盟国及伙伴同意,我们将在2014年结束作战使命。2014年,一些人提出“再延一年”。所以我们继续作战,我们继续遭受伤亡。2015年,还是照旧。于是一年又一年。

将近20年的经历向我们显示,当前的安全状况只能证明,把在阿富汗的战斗“再延一年”不是解决办法,它将导致在那里无限期地待下去。

应该由阿富汗人来决定他们国家的未来。

其他一些人更直截了当。他们说,我们应该留在阿富汗——无限期地待在阿富汗。他们指着一个事实说,我们——我们在过去一年里没有损失,所以他们称,仅仅维持现状的代价微乎其微。

但是,这忽视了在我上任时已经存在的现实和阿富汗当地的事实:塔利班(Taliban)那时拥有它最强大——它现在拥有自2001年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实力。

美军在阿富汗的人数减少到了最低限度。美国,在上届政府时期,与塔利班达成协议,在过去——在今年5月1日前撤出我们的所有部队。这是我接任时的情况。那项协议是塔利班停止对美国部队发起重大攻击的原因。

如果,在4月份我宣布的是美国将退出上届政府的那项协议——也就是美国和盟国部队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留在阿富汗,那么塔利班是会重新向我们的部队开攻的。

维持现状不是一个选择。驻留意味着美国部队的伤亡;美国男女人员重新回到一场内战中。我们有可能必须把更多部队派回阿富汗去保护我们的留守部队。

一旦我们与塔利班订立了那个协议,就不再可能靠微乎其微的兵力驻留。

所以,让我问那些希望我们驻留的人:你们愿意让更多的多少人——更多的多少千美国儿女去冒险?你们要让他们待多久?

我们军队中已经有一些人的父母20年前去阿富汗作过战。你们还要把他们的孩子和孙子也送去吗?你们会把自己的儿子或女儿送去吗?

20年过后——为培训和装备几十万阿富汗国家安全和国防部队(National Security and Defense Forces)投入了一万亿美元,有2,448名美国人丧生,20,722人受伤,还有不为人知的数千人带着无形的精神创伤返回家园——我不会在没有理由期待可以取得不同结果的情况下,把又一代美国人送往阿富汗作战。

美国不能继续把自己栓在针对20年前的世界作出反应的政策上。我们需要面对今天存在的威胁。

今天,恐怖主义的威胁已经扩散到阿富汗以外。因此,我们将重新部署我们的资源,调整我们的反恐态势,在威胁更加严重得多的地方应对它们:在南亚、中东和非洲。

但是,不要误解:我们的军事和情报领导人坚信,他们有能力防止任何在阿富汗抬头或来源于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卷土重来的挑战,保护国土和我们的利益。

我们正在发展打击恐怖主义的远程能力,使我们能够将视线牢牢盯住该地区对美国的任何直接威胁,并在必要时采取迅速和果断的行动。

我们还需要集中加强美国的核心实力,迎接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战略竞争,这确实对我们的未来有决定意义。

我们必须在国内和全球战胜COVID-19疫情,确保我们为应对下一次疫情或生物威胁作好准备。

我们需要建立针对网络空间和使用新兴技术的国际准则。

我们需要协同行动,同气候变化带来的生存威胁作斗争。

从长远来说,如果我们是为今后20年而不是为过去20年而战,我们将对我们的对手和竞争者更具有威力。

最后,我要肯定美国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在过去20年里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一道在阿富汗作出的巨大牺牲和奉献。

我要对他们的重大成就和他们承受的巨大个人风险以及他们家庭付出的巨大代价表示敬意:在地球上一些最恶劣的环境中——我到过那个国家的几乎所有地方——追踪恐怖主义威胁;过去20年来确保国土未再受到来自阿富汗的攻击;消灭了本·拉登。

我要感谢你们所有人对这一使命的服务和奉献,你们这么多人作出了这种付出,并且感谢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在这场长期战争中作出的牺牲。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在阿富汗为国贡献出全部生命的人,也不会忘记那些因在为国效劳时受伤而承受生活重大改变的人。

我们即将结束美国历时最久的战争,但是我们将永远,永远向参战的勇敢的美国爱国者致敬。

愿上帝保佑各位,愿上帝护佑我们的部队。谢谢。


PD-icon.svg 此作品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因其是美國聯邦政府的作品,參考美國法典第17篇第1章第105條。此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如果:
  1. 美國政府機構公開釋出該作品的版權到公有領域,而不考慮國界。
  2.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對美國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包括中華民國(臺灣)《著作權法》、香港、澳門《第43/99/M號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
  3. 該作品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不受版權保護的作品類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在中國大陸屬於公有領域。
  4. 該作品的版權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已經過期。

否則,美國仍然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掌有美國聯邦政府作品版權。[1]

本模板不适用于单个美国州政府、属地政府、市政府,或任何次级政府的作品。

美国联邦政府公有领域 //zh.wikisource.org/wiki/%E6%8B%9C%E7%99%BB%E6%80%BB%E7%BB%9F%E5%B0%B1%E7%BE%8E%E5%86%9B%E6%92%A4%E5%87%BA%E9%98%BF%E5%AF%8C%E6%B1%97%E9%97%AE%E9%A2%98%E5%8F%91%E8%A1%A8%E8%AE%B2%E8%AF%9D

US-GreatSeal-Obvers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