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塵錄 (四部叢刊本)/後錄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錄緫目 揮塵錄 後錄卷一
宋 王明清 撰 景汲古閣景宋鈔本
後錄卷二

揮麈後録卷之一

 朝請大夫主管台州崇道觀汝隂王明清

古之尊稱曰皇曰帝曰王自秦并天下始兼皇帝之

尊窮寵極崇度越前載後雖有作亦無加焉漢哀

建平二年待語夏賀良等言赤精子之䜟漢家

暦運中衰當再受命冝改元易號詔大赦天下以

建平二年爲太𥘉元年號曰陳聖劉太平皇帝宇

文周宣帝以大象元年禪位于皇太子衍自稱天

 元皇帝唐髙宗上元元年帝自稱曰天皇皇后曰

 天后武后垂拱三年五月尊爲聖母神聖皇帝天

 授元年九月尊爲聖神皇帝長壽二年九月爲金

 輪聖神皇帝證聖元年正月爲慈氏越古金輪聖

 神皇帝天𠕋萬𡻕元年九月爲天𠕋釡輪聖神皇

 帝中宗反正後神龍元年正月尊爲則天大聖皇

 帝中宗神龍元年十一月尊號應天皇帝三年八

 月尊號應天神龍皇帝𤣥宗先天二年十二月尊

 號開元神武皇帝二十七年二月開元聖文神武

 皇帝天寳元年二月開元天寳聖文神武皇帝七

 載五月開元天寳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十三載二

 月上開元天地大寳聖文神武證道孝德皇帝至

 德无載七月傳位後肅宗上上皇天帝三載正月

 上太上至道聖皇天帝乾无元年正月改太上聖

 皇天帝肅宗正德三載正月尊號光天文武大聖

 孝感皇帝乾元无年正月上乾元光天孝感皇帝

 二年正月上乾元大聖光天文武孝感皇帝代宗

 廣德元年七月尊號寳應元聖文武仁孝皇帝德

 宗建中元年正月尊號聖神文武皇帝順宗元和

 元年正月傳位後憲宗上應乾聖壽太上皇憲宗

 元和三年正月尊號睿聖文武皇帝十四年七月

 加元和聖文神武法天應道皇帝穆宗長慶元年

 七月尊號文武孝德皇帝敬宗寳曆元年四月尊

 號仁聖文武至神大孝皇帝五年正月加仁聖文

 武章天成功神德眀道大孝皇帝宣宗大中二年

 正月尊號聖敬文思神武光孝皇帝懿宗咸通三

 年正月尊號睿文明聖孝德皇帝十二年正月加

 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聖廣孝皇帝僖宗乾符二

 年正月尊號聖神聦睿仁哲明孝皇帝昭宗大順

 元年三月尊號聖文睿德光武弘孝皇帝梁太租

 開平三年正月尊號睿文聖武廣孝皇帝後唐莊

 宗同光二年四月尊號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皇帝

 明宗長興元年四月尊號聖明神武文德恭孝皇

 帝四年八月聖明神武廣道法天文德恭孝皇帝

 晉髙祖天福三年契丹遣使奉尊號英武明義皇

 帝周太祖聖明文武仁德皇帝國朝太祖乾德

 元年冬十一月上尊號應天廣運仁聖文武皇帝

 開寳元年十一月上應天廣運聖文神武明道至

 德仁孝皇帝四年九月上應天廣運興化成功聖

 文神武明道至德仁孝皇帝九年正月上應天廣

 運一統太平聖文神武眀道至德仁孝皇帝 帝

 以汾晉未平不欲號一統 詔罷之至三月晉王

 羣臣復上應天廣運立極居尊聖文神武眀道至

 德仁孝皇帝卒不受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十一

 月上尊號應運統天聖眀文武皇帝六年十一月

 上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廣孝皇帝九年

 八月上應運統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仁德廣孝

 皇帝端拱二年十二月庚申詔自前所上尊號並

 冝省去今後四方所上表只稱皇帝宰相吕蒙正

 等固以爲不可 上曰皇帝二字本難兼稱朕欲

 稱王但嫌與諸王同耳宰相又上表請改上尊號

 爲法天崇道文武皇帝後 詔省去文武二字淳

 化元年三月上法天崇道文武皇帝三年九月上

 法天崇道眀聖仁孝文武皇帝至道元年十二月

 改法天崇道上聖至仁皇帝 眞宗咸平二年

 一月上尊號崇文廣武聖明仁孝皇帝五年八月

 上崇文廣武應道章德聖眀仁孝皇帝景德二年

 九月上崇文廣武應乾尊道聖明仁孝皇帝大中

 祥符无年十二月上崇文廣武儀天尊道寳應章

 感欽眀仁孝皇帝三年七月上崇文廣武儀天尊

 道寳應章感欽明上聖至德仁孝皇帝天禧元年

 正月上崇文廣武感天尊道應真佑德上聖欽明

 仁孝皇帝三年正月上體元御極感天尊道應真

 寳運文德武功上聖欽明仁孝皇帝乾興元年

 月改應天尊道欽明仁孝皇帝 仁宗天聖二年

 十一月上尊號聖文睿武仁明孝德皇帝八年七

 月上聖文睿武體天欽道仁明孝德皇帝明道二

 年二月上睿聖文武體天法道仁明孝德皇帝景

 祜二年十一月上景祐體天法道仁明孝德皇帝

 寳元元年十一月上寳元體天法道欽文聦武聖

 神英睿孝德皇帝康定元年帝以蝗雨之災詔

 省去睿聖文武四字英宗治平四年正月上尊號

 曰體乾膺曆文武聖孝皇帝神宗元豐三年七月

 十六日詔曰朕惟皇以道帝以德王以業因時制

 名用配其實何必加崇稱號以自飾哉秦漢以來

 尊天子曰皇帝其亦至矣朕承 祖宗之休託士

 民之上凡虚文煩禮盡已革去而近者有司羣辟

 猶咸以號稱見請雖出於歸美報 上之忠然非

 朕所以稽考先王之意今後大禮百官拜表上尊

 號並罷先是百官上尊號翰林學士司馬光當荅

 詔因言治平二年先帝當郊不受尊號天下莫不

 稱頌末年有建言者國家與契丹有徃來書信彼

 有尊號而我獨無足爲深耻於是群臣復以非時

 上尊號昔漢文帝時單于自稱天地所生日月所

 置匈奴大單于不聞文帝復爲大名以加之也願

 陛下追用先帝本意不受此名上大恱手詔光曰

 非卿朕不聞此言善爲荅詞使中外曉然知朕至

 誠非欺衆邀名者自是終身不受尊號 徽宗大

 觀元年季秋將行明堂禮大臣議撿舉皇祐故事

 上爲親降御筆云粤在季秋將行宗祀輔臣有請

 願舉尊稱浮實之美母重辝費不須上表今後更

 不撿舉政和七年四月已未羣臣上表尊爲教主

 道君皇帝 詔止於教門章奏中稱不可令天下

 混用宣和五年七月丁卯太𫝊楚國公王黼等上

 皇帝尊號曰繼天興道敷文成武睿明皇帝御筆

 批荅曰朕𫉬承至尊兼三王五帝以臨九有之師

 無有逺邇罔不臣服荷天之鑒四序時(⿱艹石)祥瑞洊

 至薄言興師燕朔歸附大一統于天下蓋祖宗之

 靈廟社之慶惟我神考詒謀餘烈顧朕何德以堪

 之而群公卿士猶以炎黃唐虞之號爲未足稱循

 末丗溢美之辭來上朕甚愧焉所請冝不允凢三

 上表皆不允自是内外羣臣皇子鄆王楷以下太

 學諸生耆老等上書以請者甚衆皆不從宣和七

 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尊號曰教主道君太上皇

 帝 欽宗建炎元年五月初二日上尊號曰孝慈

 淵聖皇帝 髙宗皇帝紹興六年六月丁未 臣

 秦檜以 太母回鑾之乆和議已定 士民曹溥

 等一千三百人詣 闕進表乞上尊號 上謙抑

 不受令有司無得復収二十一年三月戊寅 上

 謂宰執曰聞大金有詔上尊號前此士庻婁甞有

 請旣却而不受秦檜曰盛德之事它國亦知師仰

 紹興三十二年六月上尊號曰光堯壽聖太上皇

 帝乾道六年十二月加號光堯壽聖憲天體道太

 上皇帝淳熈二年十月加號光堯壽聖憲天體道

 性仁誠德經武緯文太上皇帝淳熈十二年十月

 加號光堯壽聖憲天體道性仁誠德經武緯文紹

業興統明謨盛烈太上皇帝孝宗皇帝淳熈十六

 年二月上尊號曰至尊壽皇聖帝太上慶元元年

 十一月上尊號曰聖安壽仁太上皇帝前代者見

 於宋无憲尊號録眀清更以他書詳考之國朝者

以 史𠕋及前後詔旨續焉

太祖皇帝草昩日客逰睢陽醉臥閼伯廟夢中覺有

異旣醒焚香殿上取木㺽珓以⺊平生自禆將至

大帥皆不應遂以九五占之珓盤旋空中巳而大

 契 大祖益以自負後以歸德軍節度使建 國

 號 大宋升府曰應天晏元獻爲留守以詩題廟

 中云 炎宋肇英祖初九方潜鱗嘗用蓍蔡占

 來决天地屯庚契大横兆謦咳如有聞東坡先生

 作張文定碑云熈寧中公判應天府新法旣粥坊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河渡又并祠廟粥之官旣得錢聽民爲賈區廟

 中慢侮穢踐無所不至公建言宋王業所基也而

 以火王閼伯於啇丘以主大火微子爲宋始封二

 祠獨不免於粥乎 𥙿陵震怒批出曰慢神辱國

 無甚淤斯天下祠廟皆得不粥其後髙宗皇帝

 炎精復輝 中興斯地灼見 天命猗歟休哉

 獻五川集三載前叚

滁州清流関昔在五季 太祖皇帝以五千之兵敗

 江南李氏十五萬衆執皇甫暉姚鳯以獻周丗宗

寔爲本朝建國之根本明清昨仕彼郡考之圖經

 云皇祐五年十月因通判州事王靖建言始創端

 命殿宇于天慶觀之西奉安 太祖御容初以兵

 馬都監一貟兼管至元豐六年專差内侍一名管

 勾香火毎月朔望州官朝拜知州事酌獻𡻕朝寒

 食冬旦至節 詔遣内侍酌獻今焉洊罹兵革殿

 宇焚蕩之乆茂草荆𣗥無片瓦尺椽存者周視太

息還 朝上言以謂 太祖皇帝歴試於周應天

 順人啓運立極功業自此而成 王基自此而創

 故號端命誠我宋之咸鎬豐沛命名之意可見乞

 再建 殿宇以永崇奉得旨下禮部討論而有

 司以謂増置兵衛重有浮費遂寢所陳蓋明清親

 甞至其地恭覩 太祖入滁之偉續當其始也趙

 韓王教村童于山下始與 太祖交際用其計畫

 俾爲郷導提孤軍乗月夜指縱衘枚取道于清流

 𨵿側蘆子浮西澗入自北門直擣郡治皇甫暉

 方坐帳中燕勞將士養銳待戰倉黃聞變初不測

 我師之多寡躍其愛馬號千里電奔東郊 太祖

 追及於河梁以劒揮之人馬俱墜橋下暉遂擒姚

 鳯即以其衆解甲請降自此兵威如破竹盡取淮

 南之地鳯之投降時正午刻擊諸寺鍾以應之至

 今不改紹興壬戌郡守趙時上殿陳其事 詔付

 史館東渡猶有落馬橋存焉如是則端命之殿

其可置而不問邪

太祖甞令於瓦橋一帶南北分界之所專植榆柳中

通一徑僅能容一𮪍後至真宗朝以爲使人毎

𡻕往來之路歳月浸乆日益繁茂合抱之木交絡

翳塞宣和中童貫爲宣撫統兵取燕雲悉命剪薙

 之逮胡馬南騖遂爲坦途使如前日有所蔽障則

未必能卷甲長驅如此亦 祖宗規撫宏逺之一

王嗣昌云

承平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郡治之東廡扄鎻屋數間上有建𨺚元

 年朱⿰氵𭝠金書牌云非有緩急不得輒開宣和无年

盗起浙西 詔以童貫提師討之道出淮南見之

焚香再拜啓視之乃弓弩各千愛護甚至儼然如

 新貫命弦以試之其力比之後來過倍而製作精

 妙不可⿰𧾷攴及士卒皆歎㐲施之於用以致成功此

 蓋太祖皇帝親征李重進時所留者仰知經武

之略眀見於二百年之前聖哉帝也辛仲由爲先人言

太祖旣廢藩鎮命士人典州天下忻便淤是置公使

 庫使遇過客必舘置供饋欲使人無旅寓之歎此

 蓋古人傳食諸侯之義下至吏卒批支口食之𩔖

 以濟其之食承平時士大夫造 朝不齎粮節用

 者猶有餘以還家歸途禮數如前但小損當時出

 京泛汴有上下水船之譏近人或以州郡飾厨傳

 爲非者不解 祖宗之所以命意矣然貪汙之吏

 倘有以公帑任私意如互送卷懷者又不可不痛

懲治之也劉季髙云

太平興國中諸降王死其舊臣或宣怨言 太宗盡

収用之寘之舘閣使修羣書如𠕋府元龜文𫟍英

華太平廣記之𩔖廣其卷帙厚其廪禄贍給以役

 其心多卒老於文字之間云朱希真先生云

太宗旣得吴越版籍繼下河東天下一統禮樂庻事

粲然大備錢文僖惟演嘗纂書名逢辰録排日盡

 書其父子承恩榮遇及朝廷盛典極爲詳盡明清

 家有是書爲錢仲韶竽假去乾没至今往來于中

安得再見以補史之闕文

仁宗即位方十歳章獻眀肅太后臨朝 章獻素

 多智謀分命儒臣馮章靖孫宣公宋宣獻

 等采摭歴代君臣事迹爲觀文覽古一書 祖宗

 故事爲 三朝寳訓十卷毎卷十事又纂郊祀儀

 仗爲鹵簿圖三十卷 詔翰林待詔髙克明等繪

 畫之極爲精妙叙事于左令傳姆軰日夕侍 上

 展玩之解釋誘進鏤板于禁中元豐末哲宗以

 九𡻕登極或有以其事啓于 宣仁聖烈皇后者

 亦命取板摹印倣此爲帝學之權輿分錫近臣

 及舘殿時大父亦預其賜明清家因有之紹興中

爲秦伯陽所取先人云

天聖中 章獻明肅太后臨 朝詔脩三朝國史

 時巨璫羅崇勲江德明用事以爲史院承受故官

 属每遇進書推恩特厚下至書史庖宰亦霑醲賞

十一後來因之徐敦立云

章懿李后初在側㣲事章獻明肅章聖偶過閤

 中欲盥手后捧洗而前 上恱其膚色玉耀與之

言 后奏昨夕忽夢一羽衣之士跣足從空而下

 云來爲汝子時 上未有嗣聞之大喜云當爲汝

成之是夕召幸有娠明年誕育 昭陵 昭陵㓜

 年毎穿履襪即亟令脫去常徒歩禁掖宫中皆呼

爲赤脚仙人赤脚仙人蓋古之得道李君也張昌詩嗣

  祖云見其祖十二鄧公家録

熈寧中神宗問鄧綰云西漢張良如何綰以班馬

 所論對 上曰體道綰以未喻 聖訓請于上

 上又曰不唱綰退因取子房傳考之自從沛公入

 秦宫闕至召四皓侍太子凡所運籌未有一事自

 其唱之始知 天縱之學非人所及鄧雍語先人云

神宗遵 太祖遺意聚積金帛成帑自製四言詩一

十三章云五季失圖獫狁孔熾 藝祖造邦思有懲艾

 爰設内府基以募士曾孫保之敢忘厥志毎庫以

 一字目之又別置詩二十字分揭其上曰毎䖍夕

 惕心妄意遵遺業顧予不武資何以成戎捷後來

 所謂 御前封樁庫者是也 上意用此以爲開

 拓西北境土之資始命王韶克青唐然後欲經理

 銀夏復取燕雲元豐五年徐禧永洛衂師之後

十四帝心弛矣林宓𥙿陵遺事云

神宗朝 詔修 仁 英兩朝國史開局日詔史院

 賜筵時呉冲卿爲首相提舉二府及修史官就席

 上成詩賦冲卿唱首云蘭臺開史局玉𣂈賜君餘

 賔友求三事規摹本八書汗青裁倣此衰白盍歸

 歟詔許從容㑹何妨醉上車王禹玉云曉下金門

 路君筵聽召餘簪纓三壽客筆削 兩朝書身老

 雖逢此恩深盡醉歟傳聞訪餘事應走使臣車元

 厚之云殿帷昕對罷省户雨隂餘詔賜堯罇酒

 人探禹穴書䕫龍方客右班馬蓋徒歟徑醉俄歸

 弁雲西見日車王君貺云累聖千年統編年四紀

 餘官歸柱史筆經約魯麟書班馬才長矣 仁英

 道偉歟恩招宴東觀釃酒荷SKchar車馮當丗云天宻

 叢雲曉風清一雨餘三長太史筆二典帝皇書

 接武知何者霑恩匪幸歟吐茵平日事何憚汚公

 車曾令綽云 御府朌醇釀 君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餕餘賜筵

 遵故事紬史重新書燕飲難偕此風流不偉歟素

 飡非所職愧附相君車宋次道云 二聖垂鴻烈

 天臨四紀餘元台來率属賜㑹寵刋書丗業叨榮

 甚君恩可報歟袞衣相照爛歸擁鹿鳴車王正仲

 云上聖思論著前言摭緒餘瓊筵𥘉賜醴石室載

 紬書 徽範貽來者成功念昔歟欲知開局盛門

 擁相君車黃安中云禮攽三事宴史發兩朝餘

 偶綴金閨彦來紬石室書法良司馬否辭措子㳺

 歟盛事逢衰懶重須讀五車林子中云調元台極

貴須宴 帝恩餘昔副名山録今裁史觀書天心

 SKchar作者國論属誰欤寂寞懷鈆客容瞻相府車可

 見一時人物之盛真迹今藏禹玉孫曉処甞出以

十五示明清曉云史院賜燕唱和 國朝故事也

乾道辛卯歳明清因𮗚元符 詔旨 欽聖獻粛皇

 后傳載元豐末命其所引猶存紹聖謗語即以白

 于外舅方務德云今提衡史筆汪聖錫吾所厚也

 當録以似之継而以書及焉旬日得汪報云下喻

 昨日偶因奏事即爲敷陳天語甚稱所言爲當即

 詔史院刪去以眀是非之實矣汪書之親筆今存

 外舅家

昭慈孟后紹聖三年以使令爲禳禬之法九月二十

十六日詔徙処道宫巳見泰陵實録曾文粛奏對録述

 其復位本末爲備今具載之元符三年五月癸酉

 同三省批 旨令同議復瑶華先是首相韓忠彦

 遣其子⿰𧾷攴來相見云因曲謝上諭以復瑶華令与

 布䓁議(⿱艹石)布以爲可即白李清臣俟再留禀乃白

 三省且云恐有異議者布荅之云此事固無前比

 上亦甞問及布但荅以故事止有追䇿未有生復

 位號者况有元符恐難並處今 聖意如此自我

 作古亦無可違之理(⿱艹石)於元符無所議即但有将

 順而巳三省自來凢有 德音及 御批未聞有

 逆鱗者此無足慮但白邦直不妨⿰𧾷攴(⿱艹石)此中議

 定即須更於 上前及簾前再禀定乃敢宣言至

 四日再留不易前議師朴云已約三省因相率至

 都堂行次師朴云悙言從𥘉議瑶華法時公欲就

 重法官不敢違及至都堂悙又云當初是做厭法

 斷不得唯造雷公式等皆不如法自是未成布云

 公旣知如此當初何以不言今却如此議論當時

 議法論罪莫須是宰相否布當時曾議依郭后故

 事且以浄妃處之三省有人於 上前猶以爲不

 須如此其後又欲貶董敦逸布獨力争得不貶此

 事莫皆不虚否今日公却以謂議法不當是誰之

 罪悙黙然布云此事且置之今日 上及簾中欲

 復瑶華正以元符建立不正元符之立用 皇太

 后手詔近因有 旨令蔣之竒進入所降 手詔

 乃云是劉友端書外靣有人進文字 皇太后並

 不知亦不曾見是如何悙遽云是悙進入先帝云

 巳得兩宫旨令撰此 手詔大意進入布云 手

 詔云非此人其誰可當皆公之語莫不止大意否

 惇云是衆莫不駭之卞云且不知有此也布云頴

 叔以謂 太后手詔中語故著之麻詞乃不知出

 自公之竒亦云當時只道是 太后語故不敢不

 著今進入文字却看驗得劉友端書皇太后誠

 未甞見也悙頑然無怍色衆皆駭歎是日布又言

 此事只是師朴親聞布等皆未曾靣禀來日當共

 禀知 聖意無易即當擬定

 聖旨進呈遂令師朴草定云瑶華廢后近經登極

 大赦及累降赦宥其位號禮數令三省宻院同詳

 議聞奏遂退晚見師朴等皆云一勘便招可恠可

 恠六日遂以簡白師朴云前日所批 旨未安當

 如今日所改定進擬師朴荅云甚善然尚猶豫七

 日布云所擬批 旨未安有再改定文字在師朴

 所衆皆稱善今所降 旨乃布所改定也是日

 上靣諭簾中欲廢元符而復瑶華布力陳以爲不

 可如此則彰 先帝之短而 陛下以叔廢㛐恐

 未順 上亦深然之令於簾前且堅執此議衆皆

 議兩存之爲便 上又丁寧令固執卞云韓忠彦

 乃簾中所信須令忠彦開陳必聽納忠彦黙然及

 簾前果云自古一帝一后此事蓋萬丗議論相公

 巳下讀書不淺須議論得穩當乃可行兼是垂簾

 時事不敢不審慎語甚多不一一記省衆皆無以

 奪悙却云臣思之亦是未穩當衆皆目之師朴遂

 出所擬批 旨進呈云且乞依巳降 指揮容臣

 等講議同奏許之然殊未有定論再對布遂云適

 論瑶華事 聖諭以謂一帝一后此乃常理固無

 可議臣亦具曉聖意盖以元符建立未正故有所

 疑然此事出於無可柰何須兩存之乃使章悙誤曉

 皇太后意旨却以復瑶華爲未穩當此事本末悮

 先帝者皆悙也前者

 皇太后諭蔣之竒以立元符手詔

 皇太后不知亦不曾見及進入乃是劉友端書冩

 臣兩日對衆詰悙云昨以 皇太后手詔立元符

 爲后 皇太后云不知亦不曾見及令蔣之竒進

 入乃是友端所書莫是外靣有人撰進此文字否

 悙遽云是悙撰造 先帝云已得

 兩宫許可遂令草定大意臣云莫非止大意否

 詔云非斯人其誰可當乃公語也之竒亦云當時

 將謂是 太后語故著之制詞悙云是悙語衆皆

 駭之悙定䇿之罪固巳大此事亦不小然不可𭧂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以爲 先帝尔今(⿱艹石)以此廢元符固有因然

 上則彰 先帝之短次則在 主上以叔廢㛐未

 順故臣等議皆以兩存之爲便如此雖未盡典禮

 然無可柰何須如此 太母遂云是無可柰何兼

 化元符又目下別無罪過如此甚便布云望

 皇太后更堅持此論(⿱艹石)稍動着元符則於理未便

 亦荅云只可如此 上又甞諭宻院云欲於瑶華

 未復位號前先宣召入禁中却當日或次日降制

 免張皇令以此諭三省衆亦稱善布云如此極便

 (⿱艹石)巳復位號即須用 皇后儀衛召入誠似張皇

 上仍戒云執元符之議及如此宣召只作卿等意

 勿云岀自朕語及至簾前三省以箔中語未定亦

 不記陳此一節布遂與頴叔陳之

 大后亦稱善退以諭三省云適敷陳如此論巳定

 矣遂赴都堂同前定奏議乃布與元度所同草定

 師朴先以邦直草定文字示衆人衆皆以爲詞繁

 不可用遂巳師朴先封以示布布荅之云瑶華之

 廢豈可云 主上不知其端 太后不知其詳又

 下比於盗臣墨卒皆𬒳恩恐皆未安尔是可

 太后聞自認造 手詔事乃歎云當𥘉將謂友端

 稍知文字恐友端所爲却是他做布云 皇太后

 知古今自古曾有似此宰相否之竒亦云悙更不

 成人無可議者是日瑶華以犢車四還禁中至内

 東門 太母遣人以冠服令易去道衣乃入中外

 聞者莫不懽呼是夕鎻院降制但以中書熟狀付

 學士院不宣召初議復瑶華布首白 上不知處

 之何地 上云西宫可處布云如此甚便外議初云東宫

 増剏八十間疑欲以處二后衆以爲未安縁旣復位則於 太母有婦

 姑之禮豈可處之於外 上亦云然 太母有婦

 姑之理豈豦之於外上亦云然太母仍云須令

 元符先拜元祐荅拜乃順又云將來須令元祐從

 靈駕元符只令迎虞主可也患無人迎虞主今得

 此甚便又諭宻院云 先帝旣立元符㝷便悔但

 云不直不直又云郝隨甞取宣仁所衣后服以披

 元符 先帝見之甚駭却𥬇云不知稱否又云元

 祐本出士族不同又稱其母亦曉事二府皆云王

 廣淵之女也 神宗甞以爲叅知政事命下而卒

 又云𥘉聘納時常教他婦禮以至倒行側行皆親

 指教其他舉措非元符比也布云當日亦不得魚

 過布云 皇太后以爲如何 太母云自家左右

 人做不是事自家却不能執定得是不爲無過也

 布云 皇太后自正位號更不曾生子神宗嬪

 御非不多未聞有争競之意在尊位豈可與下争

 寵 太母云自家那裏更惹他煩惱然是他

 神宗亦㑹做得於夫婦間極周旋二十年夫婦不

 曾靣赤布云以此較之則誠不爲無過頴叔亦云

 憂在進賢豈可與嬪御争寵太母又對二府云

 元符元祐俱有性氣今猶恐其不相下布云

 皇太后更當訓敕使不至於有過乃爲盡善

 皇太后在上度亦不敢如此 太母云亦深恐他

 更各有言語兼下靣人多此軰尤不識好惡三省

 亦云(⿱艹石) 皇大后戒飭必不敢尔 太后又云他

 兩人與 今上叔㛐亦難數相見今後除大禮聖

 節宴㑹可赴餘皆不須預他又與 今皇后不同

 也三省亦皆稱善其他語多所記止此爾巳上皆

 曾録中語制詞略云惟東朝慈訓念乆處於别宫

 且永泰上賔顧何嫌於並后至崇寜元年蔡元長

 當國十二月壬申用御史中丞錢遹殿中侍御史

 石䂊右司諌左膚䟽詔后復居瑶華制有云臺臣

 論奏引義固争宰輔全同抗章繼上逾二十年靖

 康末金人犯 闕六宫皆北 后獨不預逃匿于

 其家張邦昌知之遣人迎 后垂簾儀從忽突入

 第中后惶恐不知所以避之不免及 思陵中

 興尊爲隆祐太后盖 后之祖名元易元爲隆字

 建炎間 皇輿小駐㑹稽后㣲覺風痃本閤有

 宫人自言善用符水呪疾可瘳或以啓后后吐舌

 曰又是此語吾其敢復聞也此等人豈可留禁中

十七邪立命出之王嗣昌云

徽宗𥘉踐祚曾文肅公當國禁中放𥿄鳶落人間有

 以爲公言者公翌日奏其事 上曰𥘉無之傳者

 之妄也當令詰治所從來公從容進曰 陛下即

 位之𥘉春秋方壯罷朝餘暇偶以爲戲未爲深失

 然恐一從詰問有司觀望使臣下誣服則恐天下

 向風而靡寔將有損於 聖德上深憚服然失

十八眷始於此也舅氏曾竑父云

徽宗居藩邸巳潜心詞藝即位之初知南京曾肇上

 所奉 勑撰東嶽碑得 旨送京東立石 上稱

 其文且云兄弟皆有文名又一人尤著左相韓師

 朴云鞏也子宣云臣兄遭遇神宗擢中書舎人

 脩 五朝史不幸早丗其文章與歐陽脩王安石

 皆名重一時 上領之繇是而知 上之好學問

十九非一日也

建中靖國 徽宗初郊亦見曾文肅奏事録言之甚

 詳在於當日爲一時之慶事十一月戊寅凌晨導

 駕官立班大慶殿前導歩輦至宣德門外升玉輅

 登馬導至景靈宫行禮畢赴太廟平旦雪意甚𭧂

 旣入太廟即大雪出廵仗至朱雀門其𫝑未巳衛

 士皆沾濕 上顧語云雪甚好但不及時及赴太

 廟雪益甚二皷未已 上遣御藥黃經臣至二相

 所傳宣問雪不止來日(⿱艹石)大風雪何以出郊布云

 今二十一日郊禮尚在後日無不晴之理經臣云只

 恐風雪難行布云雪雖大有司掃除道路必無妨

 阻但稍衝冒無如之何兼雪𫝑𭧂必不乆况 乗

 輿順動理無不晴(⿱艹石)更大雪亦須出郊必不可升

 壇則須於端誠殿望𥙊此不易之理巳降 御札

 頒告天下何可中輟經臣亦稱善乃云左相韓忠

 彦欲於大慶殿望𥙊布云必不可但以此回奏經

 臣退遂約執政㑹左相齋室仍草一劄子以往左

 相猶有大慶之議左轄陸佃云右相之言不可易

 兼恐無不晴之理(⿱艹石)還就大慶是日却晴霽柰何

 布遂手寫劄子與二府簽書訖進入議遂定 上

 聞之甚喜有識者亦云臨大事當如此中夜雪果

 止五更 上朝享九室布以禮儀使賛引就罍洗

 之際已見月色 上喜云月色皎然布不敢對再

 詣罍洗 上云已見月色布云無不晴之理

 上奠瓉至 神宗室流涕𬒳靣至再入室酌酒又

 泣不巳左右皆爲之感泣是日聞

 上却常膳𬞞食以禱己夘𥠖明自太廟齋殿歩出

 廟門升玉輅然景色巳開霽時見日色巳午間至

 青城晚遂晴見日五使廵仗至玉津園夕陽滿野

 人情莫不欣恱庚辰四皷赴郊壇幕次少頃 乗

 輿至大次布跪奏於簾前請皇帝行禮景靈太廟皆然

 遂導至小次前升壇奠幣再詣罍洗又升壇酌獻

 天色晴明星斗燦然無復纎雲 上屢頋云星斗

 燦然至小次前又宣諭布云 聖心誠敬天意感

 格固須如此又升壇飲福行過半蔣之竒屢仆於

 地旣而當中妨 上行布以手約之遂挽布衣不

 肯捨而力引之行數級復僵仆 上問爲誰布云

 蔣之竒 上令禮生掖之登壇坐於樂架下至

 上行禮畢還至其所尚未能起 上令人扶掖出

 就外舎先還府又令遣醫者往視之及亞獻升有

 司請 上就小次而終不許東向端立至望燎布

 跪奏禮畢導還大次故事禮儀使立於簾外俟禮

 部奏解嚴乃退 上諭都知閻守懃閻安中令照

 管布出壝門恐馬隊至難出恩非常也衆皆歎息

 以爲眷厚五皷二府稱賀於端誠殿𥠖眀升輦還

 内先是禮畢又遣中使傳宣布以車駕還内一行

 儀衞並令儧行不得壅閼布遂𨵿鹵簿司及告報

 三帥令依 聖旨及登輦一行儀仗無復阻𣻉比

 未及已時已至端門左相乃大禮使傳宣乃以属

 布衆皆恠之少選登樓肆赦又眀日詣㑹聖宫宫

 門之兩廡下所𦘕人馬皆有流汗之迹云慶曆西

 事時一夕人馬有聲至眀觀之有汗流至今不滅

 又有一小女塑像齒髪爪甲皆眞物身長三尺許

 云 太祖㣲時所見甞言 太祖當有天下然無

二十文字可考像龕於殿之側坐殿内盖殿門也

又云是月奉職程(⿱艹石)英乃文臣程愽文之子上書言

 皇子名亶及 御名皆犯唐明宗名冝防夷狄之

 亂 詔改皇子名至是又上書乞換文資從之時

 亦建中靖國元年後來果驗亦異事也因著之

神宗更定官制獨選人官稱未正崇寜初吏部侍郎

卄一鄧洵武上䟽曰 神宗稽古創法𨤲正官各使省

臺寺監之官實典職事領空名者一切罷去而易

 之以階因而制禄命出之日官號法制鼎新於上

 而𢑱倫庻政攸叙於下今吏部選人自節察判官

 至簿尉凢七等 先帝甞欲以階𭔃禄而未暇願

 造爲新名因而𭔃禄使一代條法粲然大備

 徽宗從其言 詔有司討論於是置選人七階蔡

卄二元道官制舊典乃失引之

政和四年六月戊寅御筆取㑹到入内内侍省所轄

 𫟍東門藥庫見置庫在皇城内北隅拱宸門東所

 藏鴆鳥蛇頭葫蔓藤鈎吻草毒汗之𩔖品數尚多

 皆属川廣所貢典掌官吏三十餘人契勘元無支

 遣顯属虛設蓋自五季乱離紀綱頽靡多用此物

 以勦不臣者㳂襲至于 本朝自 藝祖以來好

 生之德洽于人心(⿱艹石)干憲網莫不明寘典刑誅殛

 市朝何甞用此自今可悉罷貢額並行停進仍廢

 此庫放散官吏比附安排應毒藥并盛貯器皿並

 交付軍器所仰於新城門外曠闊逈野處焚棄其

 灰 -- 灰 燼於官地埋瘞分明封堠摽識無使人畜近犯

 疾速措置施行仰見 祐陵仁厚之心德及豚魚

 敬録于編以詔無極

靖康元年正月戊辰金賊犯濬州 徽考㣲服出通

卄☰津門御小舟將次雍丘命宦官鄧善詢召縣令至

 津亭計事善詢廼以它事召之令前驅至近岸善

 詢從稠人中躍岀呼令下馬厲聲斥之令曰某出

 宰畿邑冝示威望安有臨民而行者乎善詢曰

 太上皇帝幸亳社聊此駐蹕令大驚捨車疾趍舟

 前山呼拜蹈自劾其罪 徽宗𥬇曰中官與卿戲

 耳遂召入舟中是夕阻淺船不得進 徽宗患之

 夜出堤上御駿騾名鵓鴿青望睢陽而奔聞鷄啼

 濵河有小市民皆酣寢獨一老姥家張燈竹扉半

 掩 上排户而入嫗問 上姓氏曰姓趙居東京

 巳致仕舉長子自代衛士皆𥬇 上徐頋衛士亦

 𥬇嫗進酒 上起受嫗酒復傳爵與衛士嫗延

 上至卧内擁爐又𬋖勞薪與 上釋襪烘趾乆之

 上語衛士令記嫗家地名及龍舟還京嫗没乆矣

卄四廼以白金賜其諸孫蜀僧祖秀云

元祐八年九月三日崇慶撤簾泰陵親政時事鼎

 新首逐吕正𢚓⿱⺾⿰𩵋禾文定明年改元紹聖四月自外

 拜章子厚爲左僕射時東坡先生已責英州子厚

 旣至蔡元度鄧温伯迎合以謂 神宗實録詆誣

 之甚乞行重修繇是立元祐黨籍凢當時位於朝

者次第竄斥初止七十三人劉器之亦甞以語胡

 德輝珵見之元城道護録其間亦自相矛盾如川

 洛二黨之𩔖未始同心也 徽宗登極復皆召用

 有意調一而平之蔡元長相矣使其徒再行編𩔖

 黨人刋之于石名之云元祐姦黨播告天下但與

 元長異意者人無賢否官無大小悉列其中屏而

 弃之殆三百餘人有前日力闢元祐之政者亦饕

 厠名愚智混殽莫可分别元長意欲連根固本牢

 甚然而無益也徒使其子孫有榮耀焉識者恨之

 如近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重刻元祐黨人碑至以⿱⺾⿰𩵋禾逈爲⿱⺾⿰𩵋禾

 叔黨在元祐年猶未褁頭豈非字畫之誤乎尤

 無謂逈字彦逺東坡先生之族子登進士第爲瀘

 川令元符末應日食上言尤爲切直蔡元長旣使

 其徒編𩔖上書邪等彦逺爲邪上尤甚又入元祐

 黨籍之石坐削籍編管華州遇赦量移潼川牽復

 爲普州岳安尉卒于官紹興初特贈宣教郎事見

 王望之賞所作彦逺妻史夫人墓誌及重脩瀘川

二五靈濟廟碑

明清頃訪徐五丈敦立于霅川徐詢以創置右府與揆

 路議政分合因革明清即爲考證以對徐甚以擊

節即手録于其所編今列于後案唐代宗永泰中

 始置内樞宻使二貟以官者爲之初不置司局但

 以屋三楹貯文書其職惟掌承受表奏於内進呈

 (⿱艹石)人主有所處分則宣付中書門下施行而巳昭

 宗光化二年九月崔㣧爲宰相與上宻謀欲盡誅

 宦官中尉劉季述王仲元樞宻使王彦範薛齊偓

 隂謀廢上請太子監國巳而太子改名縝即位十

 二月孫德昭董彦弼周承誨三人除夜伏兵誅季

 述等翌日昭宗復位三人賜姓李除使相加號三

 功臣寵遇無比崔㣧與陸扆乞盡除宦者上與三

 人謀之皆曰臣等累丗在軍中未聞書生爲軍主

 者(⿱艹石)属南司必多更變不(⿱艹石)仍歸之北司爲便上

 喻㣧等曰將士意不欲属文臣卿等勿堅求於是

 復以𡊮易簡周敬容爲樞宻使然唐自此乱矣朱

 𥹭建國深革唐丗宦官之弊乃改爲崇政院而更

 用士人敬翔李振爲使二人官雖崇然止於承進

 文書宣傳命令如唐宦者之職今士大夫家猶有

 梁宣底四卷其間所載大抵中書奏請則具記事

 與崇政使令於内中進呈所得進止却宣付中書

 施行其任止於如此至後唐莊宗入汴復改爲樞

 宻院以郭崇韜爲使始分掌朝政與中書抗衡宰

 相豆盧革爲弘文館學士以崇韜父名𢎞正請改

 𢎞文爲昭文其畏之如此明宗即位以安重誨范

 延先爲樞宻使二人尤爲跋扈晉髙祖即位思有

 以懲戒遂廢之至開運元年復置末帝以其后之

 兄馮玉爲之自是相承不改 國朝因之首命趙

 韓王普焉號稱二府礼遇無間每朝奏事与中書

 先後上所言兩不相知以故多成疑貳 祖宗亦

 頼此以聞異同用分宰相之𫞐端拱三年置簽書

 院事以資淺者爲之張遜是也官制舊典誤以爲

 鄧公慶暦二年二邊用兵富文忠公爲知制誥建

 言邊事繫國安危不當專委樞宻院周宰相魏仁

 浦兼樞宻使 國𥘉范質王溥以宰相兼叅知樞

 宻事今兵興冝使宰相兼領 仁宗然之即降

 旨令中書同議樞宻院事且書其檢吕許公時爲

 首相以内降納 上前曰恐樞宻院謂臣奪權冨

 公方力争㑹西夏首領乞砂等稱僞將相來降各

 𥙷借職覊置湖南冨公復言二人之降其家已族

 矣當厚賞以𭄿來者 仁宗命以所言送中書而

 宰相𥘉不知也冨公曰此豈小事而宰相不知邪

 更極論之時張文定爲諌官亦論中書冝知兵事

 遂降 制以宰相吕夷簡兼判樞宻院事章得象

 兼樞宻院事未幾或曰二府體例判字太重於是

 復改吕公亦爲樞宻使五年賈文元陳恭公同爲

 宰相乞罷兼樞宻使以邊事寜故也有 旨從之

 仍 詔樞宻院凢軍國機要依舊同議施行而樞

 宻院亦自請進退管軍臣僚極邊長吏路分鈴轄

 以上並與宰臣同議從之張文定復言𫳐相旣罷

 兼樞宻院則更不聚㕔萬一邊界忽有小虞兩地

 即須聚㕔毎事同議自是常事則宻院專行至渉

 邊事而後聚議謂之開南㕔然二府行遣終不相

 照熈寜𥘉滕逹道爲御史中丞上言中書宻院議

 邊事多不合趙明與西人戰中書賞功而宻院降

 約束郭逵修保柵宻院方詰之而中書巳下褒詔

 矣夫戰守大事也安危所𭔃今中書欲戰宻院欲

 守何以令天下願敕大臣凢戰守除帥議同而後

 下 神宗善之其後竟使樞宻院事之大者與中

 書同奏禀訖先下俟中書退後進呈本院常程公

 事凢稱三省宻院同奉 聖旨者是也建炎初置

 御營使本以 車駕行幸㹅齊軍中之政而以宰

 相兼領之故遂專兵柄樞宻院幾無所干預吕元

 直在相位自以謂有復辟之功專恣尤甚臺諌以

 爲言元直旣罷政遂廢御營司而宰相復兼知樞

 宻院事自范斍民爲始爾後悉兼右府矣秦㑹之

 獨相十五年帶樞宻使至紹興乙亥㑹之殂次年

 沈守約万俟元忠拜相遂除去兼帶中書與樞府

二六又始分矣

徐敦立語明清云凢史官記事所因者有四一曰時

 政記則宰執朝夕議政君臣之間奏對之語也二

 曰起居注則左右史所記言動也三曰日暦則因

 時政記起居注潤色而爲之者也舊属史舘元豊

 官制属祕書省 國史案著作郎佐主之四曰臣

 僚墓碑行狀則其家之所上也四者惟時政執政

 之所日録於一時政事最爲詳備左右史雖二貟

 然輪日侍立榻前之語旣逺不可聞所頼者臣僚

 所申而又多務省事凢經上殿止稱别無所得

 聖語則可得而記録者百司関報而巳日暦非二

 者所有不敢有所附益臣僚行狀於士大夫行事

 爲詳而人多以其出於門生子弟之𩔖以爲虚辤

 溢美不足取信雖然其所泛稱德行功業不以爲

 信可也所載事跡以同時之人考之自不可誣亦

 何可盡廢云度在舘中時見重修哲宗實録其

 舊書崇寧間帥多貴㳺子弟以預討論於一時名

 臣行事旣多所略而新書復因之于時急於成書

 不復廣加搜訪有一傳而僅載歴官先後者且據

 逐人碑誌有傳中合書名猶云公者讀之使人不

 能無恨新唐書載事倍於舊書皆取小說 本朝

 小說尤少士夫縱有私家所記多不肯輕出之度

 謂史官欲廣異聞者當擇人叙録所聞見如段太

 尉逸事狀鄴侯家傳之𩔖上之史官則庻幾無所

 遺矣歐陽公歸田録初成未岀而序先傳神宗

 見之遽命中使宣取時公巳致仕在頴州以其間

 所記述有未欲廣者因尽刪去之又惡其太少則

 雜記戲𥬇不急之事以充滿其卷秩旣繕冩進入

 而舊本亦不敢存今丗之所有皆進本而元書盖

二七未甞出之也

敦立又語明清云自髙宗建炎航海之後如日暦起

 居注時政記之𩔖初甚圎備秦會之再相継登維

 垣始任意自專取其紹興壬子嵗初罷右相凢一

時施行如訓誥詔旨與夫斥逐其門人臣僚章䟽

 奏對之語稍及於已者悉皆更易焚弃繇是亡失

極多不復可以稽考逮其擅政以來十五年間凢

 所紀録莫非其黨姦䛕謟佞之詞不足以傳信天

二八下後丗度比在朝中甞取觀之太息而已

眀清甞謂本朝法令寛明臣下所犯輕重有等未甞

 妄加誅戮恭聞 太祖有約藏之太廟誓不殺大

 臣言官違者不祥此誠前代不可⿰𧾷攴及雖盧多遜

 丁謂罪大如此僅止流竄亦復北歸自晉公之後

數十年蔡持正始以呉處厚訐其詩有譏訕語貶

新州又數年章子厚黨論乃興一時賢者皆投炎

荒而子厚迄不能自免爰其再啓此門元祐間治

持正事二三公不無千慮之一失使如前代則姦

臣藉口當渫血無窮也明清甞以此說語朱三十

 五丈希真大以爲然 太祖誓言得之曹勛云從

二九徽宗在燕山靣喻云尓勛南歸奏知 思陵

明清甞得 英宗批可進狀一𥿄于梁才甫家治平

 元年宰執書臣而不姓且花押而不書名以𡻕月

考之則韓魏公曾魯公歐陽文忠公趙康靖作相

叅時也但不曉不名之義後閱沈存中筆談云

 本朝要事對禀常事擬進入畫可然後施行謂之

 熟狀事速不及侍報則先行下具制草奏知謂之

 進草熟狀白𥿄書宰相押字始悟其理不知今又

 如何耳

揮麈後録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