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塵錄 (四部叢刊本)/後錄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錄卷五 揮塵錄 後錄卷六
宋 王明清 撰 景汲古閣景宋鈔本
後錄卷七

Page:Sibu Congkan Xubian353-王明清-揮塵錄-6-3.djvu/92

仁宗朝侍御史王平字保衡𠉀官人 章聖時初爲

八九許州司理參軍里中女乗驢單行盗殺諸田間禠

 其衣而去驢逸田旁家収繫之吏捕得驢指爲殺

 女子者訊之四旬田旁家認収繋其驢實不殺女

 子保衡意疑甚以狀白府州將老吏素彊了不之

 聽趣令具獄保衡持益堅老守怒曰SKchar懦耶保衡

 曰坐懦而奏不過一免耳與其阿旨以殺無辜又

 䧟公於不義校其輕重孰爲愈邪州將因不能奪

 後數日河南移迯卒至許劾之乃實殺女子者田

 旁家得活後因衆見州將謝曰微司理嚮幾悞殺

 平人此與夫錢淡成何異位雖不顯保衡娶曾氏

 宣靖之妹生三子回字深父冏字于直向字容季

 俱列兩朝史儒學傳所著書傳于薦紳爲多深父

 子汶字道原詩文尤竒有集先人作序行於丗隂

九十德之報有從來矣

李邯鄲命諸子名丗人難曉後見孫長文云邯鄲之

 長子壽朋取三壽作朋之義次子復圭本三復白

 圭㓜子徳芻以三德苾芻其指如此冝乎人所不

九一解也

司馬温公元豐末來京師都人疊足聚𮗚即以相公

 目之馬至於不能行謁時相於私苐市人登樹騎

 屋窺瞰人或止之曰吾非望而君所願識者司馬

 相公之風采耳呵叱不退屋瓦爲之碎樹枝爲之

九二折一時得人之心如此晁武于云

温公在相位韓持國爲門下侍郎二公舊交相厚温

 公避父之諱毎呼持國爲秉國有武人陳狀省中

 詞色頗厲持國叱之曰大臣在此不得無禮温公

 作皇恐狀曰吾曹叨居重位覆餗是虞詎可以大

 臣自居邪秉國此言失矣非所望也持國愧歎乆

九三之於此亦見公之不自矜也李粹伯云

王荆公在金陵有僧清曉於鍾山道上見有童子數

人持幡幢羽盖之属僧問之曰往迎王相公幡上

書云中含法姓外習塵氛到寺未乆聞荆公薨

  受叔器云其婦九四翁蔡文饒目覩

晏元獻父名固在相位有朝士乃固始人往謁元獻

 問其郷里朝士曰本貫固縣元獻怒曰豈有人而

諱始字乎盖其始欲避之生獰誤以應也前人亦

 甞記之又元厚之作叅知政事日有下狀陳乞恩

 例者啓曰爲部中不肯依元降𭥍揮厚之亦怒曰

九五止爲汝不依元降 𭥍揮耳粹伯云

治平中有時君卿者鄭州人與王才叔廣淵爲中表

 游學郡庠坐法𬒳笞以善筆札去爲頴邸書史𥙿

 陵以其有士風每與之言時王荆公賢譽翕然君

 卿數稱道于 上前宸心繇是注意踐祚之後驟

 加信任然𥘉非荆公結之而才叔是時亦光顯矣

 君卿後至正任團練使卒于元祐間 哲宗實録

 有傳存焉其子希孟以毉學及第南渡後康志升

 𠃔之帥浙西辟爲機幕明受之變樓上廼有從逆

 之言爲章冝叟𧨏斥退者復辟之𥘉流于嶺外冝

九六叟繇此大用

蔡持正之父黃裳任陳州録事叅軍年逾七十陳恭

 公自元台岀爲郡守見其老不任職揮之令去黃

裳猶豫間恭公云倘不自列當具奏牘竄斥黃裳

 即上掛冠之請以太子右賛善大夫致仕今之通

 直郎也⺊居于陳力教二子持正與碩苦貧困饘

 粥不繼乆之持正登第黄裳臨終戒以必報陳氏

 其後持正登政路恭公之子丗儒以羣婢殺其所

 生坐獄而丗儒知而不發持正請并坐神宗云

 執中止一子留以存𥙊祀如何持正云五刑之贖

 三千其罪莫大於不孝其可赦邪竟寘極典丗儒

 子後以娶宗女𥙷武官或云大將陳思恭即其孫

九七思恭子龜年甞爲東宫春坊孫長丈云

熈寧中王和父尹開封忽内降付下文字一紙云武

 德卒𫉬之于宫墻上陳首有欲謀亂者姓名凡數

 十人和父令宻䆒其徒皆無蹤迹獨有一薛六郎

 者居甜水巷以典庫爲業和父令以禮呼來至廷

 下問之云汝平日與何人爲𡨚薛云老矣未甞妄

 出門𥘉無仇怨再三詢之云有族妹之子淪落在

 外旬日前忽來見投貸貣不從怒罵而去𥘉亦無

 他和父云即此是也令釋薛而追其甥方在瓦市

 觀傀儡戲才十八九矣捕吏以手從後拽其衣帶

 回頭失聲曰豈非那事踈脫邪旣至不訊而服和

 父曰小鬼頭没三思至此何必窮治杖而遣之一

九八府歎伏劉季髙云

汪輔之宣州人少年有俊聲皇祐中覔舉開封以周

 以宗強爲賦題場中大得意旣出宣言于衆必爲

解魁偶與數客飲于都城所謂壽州王氏酒樓聞

隣閤有呉音士人亦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試者誦其所作輔之方

舉酒失措墜桮即就約共坐詢其姓氏乃云湖州

 進士沈𥘉也輔之云適聞公程文必奪我首薦然

我亦須作第二人後數日榜出果然是汪輔之登

第熈寧中爲職方郞中廣南轉運使蔡持正爲御

 史知雜摭其謝上表有清時有味白首無能以謂

 言渉譏訕坐降知䖍州以卒有文集三十卷行於

 丗後數年興東坡之獄盖始於此而持正竟以詩

九九譴死嶺外韓德全云

元豐中先祖訪滕章敏公元發於池陽時楊元素過

 郡二公同年生𣢾留甚𭞹一日元素忽問公曰令

 弟賊漢在否先祖坐間甚訝其語伺小間因啓公

 公曰熈寧𥘉甫與元素俱受 主上柬知非常並

 居臺諌偶同上殿陳于 上曰曽公亮乆在相位

 有妨賢路上曰然卿等何故都未有文字來明日

 相約再對草䟽巳畢舎弟申見之夜馳宻以告曽

 曁至榻前未出奏牘 上怒曰豈非欲言某人耶

 其中事悉先來辯析文字見留此卿等爲朕耳目

 之官不慎宻乃尔言遂不行吾二人繇此失眷元

 素所以深恨之東坡先生作滕公挽詩云先帝知

 公早虚懐第一人謂受𥙿陵眷簡最先也又云髙

 平風烈在威敏典刑存滕蓋范文正之外孫而授

 兵法于孫元規滕公奮身寒苦兄弟三人誓不異

 居而有𧰼傲之弟即申焉恃其愛無所不至公一

 切置之元祐中公自髙陽易鎮維揚道卒喪次國

 門先祖自陳留來會哭朝士皆集舟次秦少游時

 在館中少游辱公之知㝡早吊畢來見先祖于舟

 因爲少游言其弟凌孤狀少游不平䇿馬而

 去翌日方欲解維開封府遣人㝷滕光禄舟甚急

 乃御史中丞⿱⺾⿰𩵋禾轍劄子言元發昔事先帝早蒙

 知遇有弟申從來無行今元發旣死或恐從此凌

 𭧂諸孤不得安居縁元發出自孤貧兄弟別無合

 分財産欲乞特降旨揮在京及㳂路至⿱⺾⿰𩵋禾州巳

 來官司不得申干預家事及奏薦恩澤仍常覺察

 奉 聖𭥍令開封府備坐榜舟次詢之乃少游昨

 日徑往見子由爲言其事所以然耳昔人篤於風

一百𧨏乃尔今⿱⺾⿰𩵋禾黃門章䟽中備載其劄子

先祖從滕章敏莫府踰十年每語先祖曰公不但僕

 之交游寔師友焉平日代公表啓丗多傳誦今載

 東坡公文集中者寔先祖之文也章敏死先祖爲

 作行狀東坡公取以爲銘詩其序中易去舊語裁

 十數字而巳章敏𥘉名甫字元發元祐𥘉以避髙

百一魯王諱以字爲名

曾宻公諱易占字不疑歐陽文忠識其碑曰少有大

 志知名江南爲文忠所稱如此則其人固可想矣

 旣以豪俠自任 信州玉山令有過客楊南仲文

 采可喜氣槩頗相投公厚贐其行㑹與郡將錢仙

 芝不叶捃摭公以客所受爲賄公引伏受垢不復

 自辯竟除名徙英州以赦自便將愬其事於朝行

 次南都而卒時公子南豐先生子固巳名重於丗

 適留京師而杜祁公以故相居宋自來逆旅爲辨

 後事公旣不偶以卒再娶朱夫人年未三十無以

 自存領諸孤歸里中南豐昆弟六人乆益漻落與

 長弟曅應舉毎不利於春官里人有不相恱者爲

 詩以嘲之曰三年一度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開落殺曾家兩秀才

 有似簷間𩀱燕子一𩀱飛去一𩀱來南豐不以介

 意力教諸弟不怠嘉祐𥘉與長弟及次弟文肅

 公妹婿王補之無咎王彦深一門六人俱列郷

 薦旣將入都赴省試子壻拜别朱夫人於堂下夫

 人歎曰是中得一人登名吾無憾矣榜岀唱第皆

 在上列無有遺者楚俗遇元夕第三夜多以更䦨

 時㣲行聽人語言以⺊一歳之通塞子固兄弟𬒳

 薦時有郷士黄其姓者亦預同升黃靣有瘢俚人

 呼爲黃痘子諸曾俱往赴省試朱夫人亦以収燈

 夕往閭巷聽之聞婦人酬酢造醬法云都得都得

 黃豆子也得巳而捷音至果然入兩榜文昭中弟

百二兄弟三人數年之間並躋華貫曾氏繇此遂興公永外祖云

張芸叟治平𥘉以 英宗諒闇榜赴春試時馮當丗

 主文柄以公生眀爲賦題芸叟誤疊壓明字試罷

 自分黜矣及榜岀乃居第四芸叟每竊自念省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中鹵莽廼尓然未甞輒以語人也當丗後不相聞

 至元祐中芸叟以祕書監使契丹當丗留守北門

 經由始修門生之敬置酒甚驩酒半當丗謂芸叟

 曰京頃作知舉時祕監賦中重疊用韻以論䇿甚

 佳因自爲改去擢置優等尚記憶否芸叟方飲不

 覺柸覆懐中於是再三愧謝而去前軰成人之羙

 有如此者然得人材如芸叟者雖重疊用韻亦何

百三愧哉朱希真先生云

曾文肅爲相王明清祖王兵部作郎一日文肅曰

 主上令薦臺諫當以公應 詔先祖辭曰某辱知

 非常一旦使居言路儻廟堂有所不當言之則有

 負恩地不言則寔辜任使願受始終之賜幸甚文

 肅歎息而𥨊其議故外祖𥙊先祖文曰昔我先公

 知公㝡乆引公諫垣公辝不就進退之際益堅素

百四守謂此也

曾文肅元符末以定䇿功爰立作相壹意信任建言

 改元建中靖國収召元祐諸賢而用之首逐二蔡

 而元長先巳交結中禁膠固乆矣雖云去國而眷

 柬方濃自是屢欲召用而文肅輒尼之一日

 徽宗忽頋首相韓文定云北方帥藩有闕人處否

 文定對以大名府未除人少刻批出蔡京除端明

 殿學士知大名府仍過闕朝見文肅在朝堂一覽

 愕然忽字呼文定云師朴可謂鬼劈口矣翌日白

 上以爲不可上乾𥬇曰 朕甞夢見蔡京作宰相

 卿焉能遏邪數日後臺諫王能甫呉材希旨攻文

 肅 上爲罷二人文肅自恃以安然元長來意甚

 銳如蔡澤之欲代范睢也甫次國門除尚書右丞

 踰月之後文肅擬陳祐甫守南都元長以謂祐甫

 文肅婣家訐之于 上前因遂忿爭次日入都堂

 方下馬則一頂帽之卒喏于庭云錢殿院有狀申

 啓視之乃殿中侍御史錢遹論文肅章䟽副本文

 肅即上馬徑出城外觀音院蓋承平時執政丐外

 待罪之地也是晚鎻院宣翰林學士郭知章草免

 文肅相制知章啓上未審詞意褒貶如何 上云

當用羙詞以全體皃詰旦告廷以觀文殿學士知

 (⿰氵閠)州㝷即元長爲相時崇寧元年六月也陛辭之

 際尉藉甚渥云秋晩相見抵(⿰氵閠)未乆而詔獄興矣

百五臺諫納副本始於此竑父舅云

錢穆父與蔡元度俱在禁林二公雅相好元祐末穆

 父先坐命詞以本官知池州元度送之郊外促SKchar

 劇談戀戀不忍捨忽羣吏來謁元度云巳降旨内

 翰除右丞中使將來宣押矣穆父起慶之元度喜

 甚卒然而應曰卞也何人不謂禮絶之敬生於坐

百六上雖穆父亦爲色動蔡子因云

范德孺帥慶州日忽夏人入㓂圍城甚急郡人惶駭

 未知爲計疇諸將士無有以應敵其鋒者麾下有

 老指揮使獨來前曰願勒軍令狀保無它范信之

 巳而師果退去德孺大喜厚賜以賞之且詢其逆

 料之䇿老卒曰寔無它術吾但大言以安衆耳儻

百七城破各自迯竄何暇更㝷一老兵行軍法邪晁武子云

趙正夫丞相元祐中與黃太史魯直俱在館閣魯直

 以其魯人意常輕之每庖吏來問食次正夫必曰

 來日喫蒸餅一日聚飯行令魯直云欲五字從首

 至尾各一字復合成一字正夫沈吟乆之曰禾女

 委鬼魏魯直應聲曰來力勑正整叶正夫之音闔

 坐大𥬇正夫又甞曰郷中㝡重(⿰氵閠)筆毎一誌文成

 則太平車中載以贈之魯直曰想俱是蘿蔔與𤓰

虀尔正夫衘之切骨其後排擠不遺餘力卒致冝

百八州之貶一時戯劇貽禍如此可不戒哉陸務觀云

林仲平仁宗朝𦒿儒也二子希旦邵顔早擅克家

 之業仲平没有二㓜子尚在襁褓未名旣長兩兄

 迺析其名示不忘父訓曰希曰旦曰邵曰顔後皆

百九爲聞人衣冠指爲名族陳齊之云

范景仁甞爲司馬文正作墓誌其中有曰在昔熈寧

 陽九數終謂天不足畏謂民不足從謂 祖宗不

 足法乃裒頑鞠㓙託東坡先生書之公曰二丈之

 文軾不當辤但恐一冩之後三家俱受禍耳卒不

 爲之書東坡可謂先見明矣當時刋之紹聖之間

百十治黨求疵其罪可勝道哉陸務𮗚云

歐陽觀本廬陵人家丗冠冕一祖兄弟自江南至今

 凢擢進士第者六七人觀少有辝學應數舉屢階

 魁薦咸平三年登第授道州軍州推官考滿以前

 官迁于泗州當淮汴之口天下舟航漕運鱗萃之

 所因運使至觀傲睨不即見郡守設食召之不赴

 因爲所彈奏殆于職務遂移西渠州迨成資而卒

 于任所觀有目疾不能逺視苟瞩讀行句去牘不

 逺寸其爲人義行頗腆先出其婦有子隨母所育

 及登科其子詣之待以庻人常致之于外寒燠之

 服每苦于單弊而親信僕𨽻至死曾不得侍宴語

 然其骨殖卒頼其子而𭣣葬焉右龍衮字君章所

 著江南野録載歐陽觀傳觀乃文忠父文忠自識

 其父墓云太僕府君長子諱觀字仲賔咸平三年

 進士及第以文行稱於郷里少孤事母至孝丁潘

 原太君憂時尚貧其後終身非賔客食不重SKchar

 時𥙊祀涕泗嗚咽至老猶如平生喜待士戒家人

 俸勿留餘而居官以廉恕爲本官至泰州軍州判

 官卒年五十九大中祥符三年三月二十四日終于官葬吉水縣沙

 溪保之瀧崗累贈兵部郎中夫人彭城郡太君鄭

 氏年二十九而公卒居貧子㓜守節自誓家無𥿄

 筆以荻畫地教其子脩學書卒年七十二皇祐四年三月

 十七日卒子南京留守廨舎祔葬瀧崗墓志起居舎人知制誥吕臻撰工部郎中知制

 誥王洙篆盖大理平事陸經書石有子曰早卒曰脩觀文忠所述

 則觀𥘉無出婦之玷文忠又叙其考妣之賢如此

 衮螺江人與文忠爲郷曲豈非平時有𪧐憾與夫

 祈望不至云爾信夫毀譽不可深信不獨碧雲騢

 二書而巳不可不爲之辯文忠公親筆今藏其孫

百十一伋家明清親見之

元豐中太原府推官郭時亮首教授余行之有文字

 結連外界 神宗語宰相王岐公曰小人妄作固

 不足慮行之士人爲此恐有謀非便時陸農師爲

 學官𡵨公素不相知欲乗此擠之奏曰學官陸佃

 與之厚善乞召問之翌日 上令以佗事召直講

 陸佃對事未宣也 上徐問曰卿識余行之否佃

 曰臣與之有故𥘉亦甚厚臣昨歸郷里越州行之

 來作山隂尉携其妻而捨其母臣以此少之自是

 往來甚踈 上曰儻如此不足以成事矣然農師

 由此遂受知 神宗不次抜擢乃知窮逹有命雖

 當國者不能巧抑其進焉行之旣𦝫斬時亮改京

 秩辤不受時人有詩云行之三截斷時亮一生休

百十二行之靖之族孫也陸務𮗚云

李端叔之儀趙郡人以才學聞於丗弟之純亦以政

 事顯名爲中司八座終以老龍帥成都兄弟頡頑

 于元祐間端叔於尺牘尤工東坡先生稱之以爲

 得發遣三昧東坡帥定武辟爲簽判以從朝夕酬

 唱賔主甚懽建中靖國初爲樞宻院編修官曾文

 肅薦于 祐陵擬賜出身擢右史成命未頒而爲

 御史錢遹論列報罷去國之後蹔泊頴昌值范忠

 宣公疾篤口授其指令作遺表上讀之悲愴之

 餘稱賞不巳欲召用之而蔡元長入相時事大變

 祐陵裂去 御書丗濟忠直之碑及降 旨 御

 書院書碑𭥍揮更不施行且興獄治遺表中語端

 叔坐除名編管太平州㑹赦復官因⺊居當𡍼奉

 祠著書不復出仕適郭功父祥正亦寓郡下文人

 相輕遂成仇敵郡娼楊姝者色藝見稱于黃山谷

 詩詞中端叔䘮偶無嗣老益無憀囙遂畜楊于家

 巳而生子遇郊禋受延賞㑹蔡元長再相功父知

 元長之𢙣端叔也乃訹豪民吉生者訟于朝謂冐

 以其子受䕃置鞫受誣又坐削籍亦略見 徽宗

 實録楊姝者亦𬒳决功父作俚語以快之云七十

 餘𡻕老朝郞曾向元祐說文章如今白首歸田後

 却與楊姝洗杖瘡其不樂可知也初端叔嘗爲郡

 人羅朝議作墓志首云姑熟之溪其流有二一淸

 而一濯清者謂羅公也盖指濯者爲功父功父益

 以怨深刺骨焉乆之其甥林彦振攄執政門人呉

 可思道用事于時相子訟其𡨚方𫉬昭雪盡還其

 官與子端叔終朝議大夫年八十而卒代忠宣之

 表今載于此生則有涯難迯定數死之將至願畢

 餘忠輒將垂盡之期仰瀆蓋髙之聽臣中謝伏念

 臣賦性拙直禀生艱危忠義雖得之家傳利害率

 同於人欲未始苟作以干譽不敢患失以營私蓋

 常先天下而憂期不負聖人之學此先臣所以教

 子而微臣資以事君粤自治平擢爲御史繼逢

 神考進列諫垣荏苒五十二年首尾四十六任分

 符擁節持橐守邊晩叨宥宻之司再席鈞衡之任

 遇事輒發更不顧身因時有爲止欲及物故知盈

 滿之當戒弗思禍釁之隂乗万里風濤僅脫江魚

 之葬四年瘴癘幾從山鬼之遊忽遭 睿聖之臨

 朝首圖纎介之舊物復官易地遣使宣恩而臣目

 巳不明無復仰瞻於舜日身猶可勉或能親奉堯

 言豈事理之能諧兾神明之見嗇未復 九重之

 入覲卒然四體之不隨空慙田畒之還上負乾坤

 之造猶且強親藥石貪戀歳時儻粗釋於沉迷或

 稍紓於報效今則膏盲巳逼氣息僅存泉路非遥

 聖時永隔恐叩閽之靡及雖結草以何爲是以假

 漏偷生刳心瀝懇庻皇慈之俯覽亮愚意之无他

 臣(⿱艹石)不言死有餘恨㐲望皇帝陛下仁心寡欲

 約巳便民逹孝道於精㣲擴仁心於廣逺深絶朋

 黨之論詳察邪正之歸捜抉幽隱以盡人材屏斥

 竒巧以厚風俗愛惜生靈而無輕議邊事包容狂

 直而無遽逐言官若宣仁之誣謗未明致保祐

 之憂勤不顯本權臣務快其私忿非 泰陵實謂

 之當然以至未究流人之往愆悉以 聖恩而特

 叙尚使存殁猶汙瑕疵又復未解疆埸之嚴幾空

 帑藏之積有城必守得地難耕凢此数端願留聖

 念無令後患常軫淵𠂻臣所重者陛下上聖

 之資臣所愛者 宗社無疆之業苟斯言之可采

 則雖死而猶生淚尽詞窮形留神逝紹興中趙元

 鎮作相提舉重脩 太陵實録書成加恩吕居仁

 在玉堂取其中一對云惟 宣仁之誣謗未明致

 哲廟之隂靈不顯于麻制中時人以爲用語親切

 不以蹈襲爲非也端叔自號姑溪老農文有集六

 十卷與先人往還者爲多今尚有其親筆藏于家

 楊生之子名堯光墜其家風止于選調家今猶在

 宛陵姑熟之間村落中明清前年在宣幕亦甞令

 訪問則狼狽之甚至有不可言者盖繇端叔正始

百十三之失使人惋歎王稱東都事略云端叔姑熟人非也

姚舜明庭輝知杭州有老姥自言故娼也及事東坡

 先生云公春時每遇休暇必約客湖上早食于山

 水佳處飯畢每客一舟令隊長一人各領数妓任

 其所適晡後鳴鑼以集之復㑹望湖楼或竹閤之

 𩔖極歡而罷至一二皷夜市猶未散列燭以歸城

 中士女雲集夾道以觀千𮪍之還寔一時之勝事

 也姚令云

昭靈侯南陽張公諱路斯隋之𥘉家頴上縣百社村

百一四年十六中明經第唐景龍中爲宣城令以才能稱

 夫人石氏生九子自宣城罷歸常釣于焦氏臺之

 隂一日顧見釣處有宫室楼殿遂入居之自是夜

 岀旦歸歸輒體寒而濕夫人驚問之公曰我龍也

蓼人鄭祥逺者亦龍也與我争此居明日當戰使

 九子助我領有絳綃者我也青綃者鄭也明日九

 子以弓矢射青綃者中之怒而去公亦逐之所過

爲谿谷以逹于淮而青綃者投于合淝之西山以

死爲龍穴山九子皆化爲龍而石氏葬関洲公之

兄爲馬歩使者子孫散居頴上其墓皆存焉亊見

 于唐布衣趙耕之文而傳于淮頴間父老之口載

 于歐陽文忠之集古録云以上東坡先生所撰頴

 州昭靈侯廣碑米元章作辯名誌刻于後云豈有

 人而名路斯者乎蓋⿱⺾⿰𩵋禾翰林慿舊碑公名路當是

 句断斯頴上人也唐人文贅多如此米刻略云尔

 明清比仕寧國因民訟度地四至有宣城令張路

 斯祠堂基者坡碑言侯甞任宣城令則知名路斯

 無疑元章辯之誤矣眀清向入壽春幕甞以職事

 走㳂淮有昭靈行祠而六安縣有鄭公山山下有

百一五龍穴今涸矣乃與公所戰者鄭祥逺也因併記之

曾文肅自髙陽帥易青社道岀相臺馮文簡作守相

 見云本郡有一𭔃居王大卿名尚恭年髙不岀仕

 有郷曲之譽願一見公露少懇𣢾使其自言相予

 共飯可乎文肅頷之翌日㑭之同坐即之甚温請

 間云某有一子頗知䆠斈趣向不幸早死啓手足

 際自云初任荆南椽曹秩满賃舟汎江而下偶與

 一𭒀婦共載囙而野合有娠旣抵京師分首聞婦

 人免身得雄後售與曾尚書家作妾今計其子亦

 十餘歳矣不知果否文肅云某向任三司使日置

 一𫉬云本貴種失身自售携一小兒來見俱隨行

 某以兒子畜之坐上囙令呼來大卿公一見抱持

 大慟云靣皃與亡兒無少異者今願以見予文肅

 云雖如此然事不可料聞公今𡻕當任子願爲内

 舉畢齎𥙷牒來當遣人送歸王且悲且喜彼此後

 皆如文約文肅諸子兄弟名連𢇁字表德上以公

 字此子取名約字公詳示不忘曾氏而公詳之異

 母弟亦連名綯字公敏後易敏功公詳仕至郡守

 終奉直大夫敏功子炎以公詳䕃入仕甞爲樞宻

 使𭒀婦在文肅家生二子至今兩族如一家焉婦

 亦姓王果名族從弟乃信孺革與其子鼎相継尹

 京云外祖手記

揮麈後録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