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後記/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搜神後記
◀上一卷 第十卷 下一卷▶

蛟子[编辑]

  長沙有人,忘其姓名,家住江邊。有女子渚次澣衣,覺身中有異,後不以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鮧魚。女以己所生,甚憐異之。乃著澡盤水中養之。經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各有字,大者為「當洪」,次者為「破阻」,小者為「撲岸」。天暴雨水,三蛟一時俱去,遂失所在。後天欲雨,此物輒來。女亦知其當來,便出望之。蛟子亦舉頭望母,良久方去。經年後,女亡,三蛟子一時俱至墓所哭之,經日乃去。聞其哭聲,狀如狗嗥。

蛟庇舍[编辑]

  安城平都縣尹氏,居在郡東十里,曰黃村,尹佃舍在焉。元嘉二十三年六月中,尹兒年十三,守舍。見一人年可二十許,騎白馬,張繖,及從者四人,衣並黃色,從東方而來。至門,呼尹兒:「來暫寄息。」因入舍中庭下,坐牀,一人捉繖覆之。尹兒看其衣,悉無縫,馬五色斑,似鱗甲而無毛。有頃,雨氣至。此人上馬去,回顧尹兒曰:「明日當更來。」尹兒觀其去,西行,躡虛而漸升。須臾,雲氣四合,白晝為之晦暝。明日,大水暴出,山谷沸湧,丘壑淼漫,將淹尹舍。忽見大蛟長三丈餘,盤屈庇其舍焉。

虯塘[编辑]

  武昌虯山有龍穴,居人每見神虯飛翔出入。歲旱,禱之,即雨。後人築塘其下,曰「虯塘」。

斲雷公[编辑]

  吳興人章苟者,五月中,於田中耕。以飯置菰裡,每晚取食,飯亦已盡。如此非一。後伺之,見一大蛇偷食。苟遂以鈌斲之,蛇便走去。苟逐之,至一坂,有穴,便入穴。但聞啼聲云:「斲傷我某甲。」或言:「當何如?」或云:「付雷公,令霹靂殺奴。」須臾,雲雨冥合,霹靂覆苟上。苟乃跳樑大罵曰:「天使!我貧窮,展力耕懇。蛇來偷食,罪當在蛇,反更霹靂我耶?乃無知雷公也!雷公若來,吾當以鈌斲汝腹!」須臾,雲雨漸散,轉霹靂向蛇穴中,蛇死者數十。

烏衣人[编辑]

  吳末,臨海人入山射獵,為舍住。夜中,有一人,長一丈,著黃衣,白帶,逕來謂射人曰:「我有讐,克明日當戰。君可見助,當厚相報。」射人曰:「自可助君耳,何用謝為?」答曰:「明日食時,君可出溪邊。敵從北來,我南往應。白帶者我,黃帶者彼。」射人許之。明出,果聞岸北有聲,狀如風雨,草木四靡。視南亦爾。唯見二大蛇,長十餘丈,於溪中相遇,便相盤繞。」白蛇勢弱。射人因引弩射之,黃蛇即死。日將暮,復見昨人來辭謝,云:「住此一年獵,明年以去,慎勿復來,來必為禍。」射人曰:「善。」遂停一年獵,所獲甚多,驟至巨富。數年後,忽憶先所獲多,乃忘前言,復更往獵。見先白帶人告曰:「我語君勿復更來,不能見用。讐子已大,今必報君。非我所知。」射人聞之,甚怖,便欲走。乃見三烏衣人,皆長八尺,俱張口向之,射人即死。

蛇銜卵[编辑]

  元嘉中,廣州有三人,共入山中伐木。忽見石窠中有二卵,大如升,取煮之。湯始熱,便聞林中如風雨聲。須臾,有一蛇,大十圍,長四五丈,逕來,於湯中銜卵去。三人無幾皆死。

女嫁蛇[编辑]

  晉太元中,有士人嫁女於近村者。至時,夫家遣人來迎,女家好遣發,又令乳母送之。既至,重門累閣,擬於王侯。廊柱下有燈火,一婢子嚴妝直守,後房帷帳甚美。至夜,女抱乳母涕泣,而口不得言。乳母密於帳中以手潛摸之,得一蛇,如數圍柱,纏其女,從足至頭。乳母驚走出外。柱下守燈婢子,悉是小蛇,燈火乃是蛇眼。

放龜[编辑]

  晉咸康中,豫州刺史毛寶戍邾城。有一軍人,於武昌市見人賣一白龜子,長四五寸,潔白可愛,便買取持歸,著甕中養之。日漸大,近欲尺許。其人憐之,持至江邊,放江水中,視其去。後邾城遭石季龍攻陷,毛寶棄豫州,赴江者莫不沉溺。於時所養龜人,被鎧持刀,亦同自投。既入水中,覺如墮一石上,水裁至腰。須臾,游出,中流視之,乃是先所放白龜,甲六七尺。既抵東岸,出頭視此人,徐游而去。中江,猶回首視此人而沒。

◀上一卷 下一卷▶
搜神後記
PD-icon.svg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