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又教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书又教人
北京航空学院工人大学班教师
1970年10月11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去年十月,我们北京航空学院办了工人大学班。我们参加了工人大学班的教育革命实践。当时,我们想:这批工人学员都是挑选来的,工龄长,出身好,实践经验丰富,阶级觉悟高,是对我们进行再教育的好老师。对于如何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学校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的指示,自觉地按照毛泽东思想做学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就很少考虑。有的说,比起工人学员来我们差一大截,接受再教育还来不及,那谈得上做工人学员的政治思想工作;有的怕别人说翘尾巴,看到问题,少说为佳。总之一句话,许多教师把政治、业务分家,只管教书不管教人。

实践教训了我们。教书不教人是根本不存在的。我们在完成教学任务的过程中,时时处处都在依照自己的世界观、业务观来教育和改造学员。例如:有一个教师在动员学员参加由他负责的一项设计任务时,就向学员大讲“这是个冷门,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将来可以搞出名堂来。”在实践中我们逐步地认识到,不是自觉地按照毛泽东思想教育学员,就是用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一套去教育学员,二者必居其一。教书不教人的说法,完全是自欺欺人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思想政治工作,各个部门都要负责任。共产党应该管,青年团应该管,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管,学校的校长教师更应该管。”对照毛主席的指示,我们检查了自己的思想。大家认识到,把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和用毛泽东思想教育学员对立起来的看法,实际上反映了自己在接受再教育问题上的消极和被动状态。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狠抓学员世界观的转变,是学校一切工作的根本。作为革命教师,对学员中一些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东西,明知不对,而不坚持原则,不敢进行批评和斗争,就是一种最大的失职,是对毛主席无产阶级教育革命路线的不忠。只教学员数理化,不用毛泽东思想帮助学员思想革命化,其结果,必然把学员引向埋头业务,不问政治的邪路上去。

教育者必须先受教育。“要作好先生,首先要作好学生。”因此,我们搬进了学员的宿舍,与工人学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结成一对红,促膝谈心,交流思想,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建立了一种崭新的无产阶级的师生关系。

在实践中,我们还体会到,用毛泽东思想教育学员,这对教师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帮助学员实现思想革命化的过程,也就是我们学习毛泽东思想,斗私批修,实现自身思想革命化的过程。今后,我们要更好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虚心地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改造旧思想。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6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