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上帝及五帝異同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昊天上帝及五帝異同議
作者:長孫無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6

依祠令及新禮,並用鄭元六天之議,圓丘祀昊天上帝,南郊祭太微感帝,明堂祭太微五天帝。臣等謹按鄭元此義,唯據緯書,所說六天,皆謂星象,而昊天上帝不屬穹蒼,故注《月令》及《周官》,皆謂圓丘所祭昊天上帝,為北辰星曜魄寶。又說《孝經》郊祀後稷以配天,及明堂嚴父以配天,皆為太微五帝。考其所說,殊乘謬特深。按《周易》云:「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地。」又云:「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足明辰象非天,草木非地。《毛詩傳》云:「元氣廣大,則稱昊天。據遠視之蒼然,則稱蒼天。」此則天以蒼昊為體,不入星辰之例。且天地各一,是曰兩儀。天尚無二,焉得有六?是以王肅群儒,咸駮此義。又檢太史圓丘圖,昊天上帝外,別有北辰座,與鄭義不同。得太史令李淳風等狀稱,昊天上帝圖位自在壇上,北辰自在第三等,與北斗並列為星官內座之首,不同鄭元據緯書所說。此乃羲和所掌,觀象制圖,推步有徵,相沿不謬。又按《史記·天官書》等,太微宮有五帝者,自是五精之神,五星所奉,以其是人主之象,故況之曰帝。亦如房心為天皇之例,豈是天乎?《周禮》云:「兆五帝於四郊。」又云:「祀五帝,則掌百官之誓戒。」唯稱五帝,皆不言天。此自太微之神,本非昊天之祭。又《孝經》惟云郊祀後稷,別無圓丘之文。王肅等皆以為郊即圓丘,圓丘即郊,猶王城京師,異名同實,符合經典,其義甚明。而今從鄭說,分為兩祭,圓丘之外,別有南郊,違棄正經,理深未允。且檢吏部式,惟有南郊陪位,更不別載圓丘。式文既遵王肅,祠令仍行鄭義,令式相乖,理宜改革。又《孝經》云「:嚴父莫大於配天。」下文即云:「周公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則是明堂所祠,正在配天。而以為但祭星官,文違明義。又按《月令》,孟春之月,祈穀於上帝。《左傳》亦云:「凡祀,啟蟄而郊。」郊而後耕,故郊祀後稷,以祈農事。然則啟蟄郊天,自以祈穀,謂為感帝之祭,事甚不經。今請憲章姬孔,取王去鄭。四郊迎氣,存太微五帝之祀;南郊明堂,廢緯書六天之義。其方丘祭地之外,別有神州,謂之北郊,分地為二,既無典據,理又不通,亦請合為一祀,以符古義。仍並請循附式令,永垂後則。謹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