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諧/十二舞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時諧
←上一回 十二舞姬 下一回→


國王有十二女,皆絕美。共寢一室,分十二床。每歸寢,則門必閉,且加扃焉。晨起,履皆敝,若曾做通宵舞者。顧其夜舞之地,則無人能偵之。王告國中,有能詗得此中秘密,知公主夜舞之地者,則聽擇其一為妻。王薨,則襲其位。試而罔效,詗三晝夜而不得者,則殺之。

一王子來,願詗之。王命導之入一殿,與十二公主隔垣宿。王子凝坐,將以矙公主之所往。室門洞闢,有事無不聞者。顧未幾而王子即熟寐,晨寤,始知公主夜舞如故,履敝亦如故,悔之弗及。二三夜皆然,王遂殺之。繼至者亦有數人,一一同運,俱喪其生。

適一老兵,戰創而罷役,將返國。道經一林,遇老嫗,問其將何之。

兵曰:「吾茫茫不知所之,亦不知何為而後可。願一探公主之舞所,他日獲得為王也。」

老嫗曰:「是亦不難。子今晚往,公主賜子酒,子勿飲。旋即偽為熟寐也者,俟其去而覘之。」

語至此,授以一衫曰:「御此,則人皆不見汝。公主往,子亦尾之往,則得之矣。」

兵唯唯受策,往見國王,願任其事。王命導之入一殿,一如前客。即夕,長公主奉酒一杯至。兵暗傾之,未嘗入口,遂登床而臥。少頃,鼾齁大作,作深睡之狀。十二公主聞之,咸譁笑。

長者曰:「是人亦無幸矣!抑何愚也!」

於是諸公主皆起,各啓篋出艷服,對鏡裝束訖,腰低鬟嚲,婆娑欲舞。

少者曰:「姊乎!姊輩皆樂甚,而予心獨戚戚不安,若知禍之將至者,斯何故歟?」

長者曰:「癡婢!胡善怯。汝詎忘王子數輩,且欲監察吾儕而不得。乃一老兵之是懼耶?即不予以睡藥,彼亦大睡矣。」

語次,相將出,共往視兵。兵仍酣臥,手足不少動。眾見之,心大安。長者乃還至其床次,一鼓掌,床忽陷於地下,而穽門大闢。兵開目微睨,見諸公主自穽門魚貫入,長者前導。則大喜,謂時不可失,急一躍起,而披老嫗所贈衫從之。及扶梯之半,行太遽,足忽踏少者之裳。

少者驚呼其姊曰:「噫!姊乎!事不諧矣!胡若有人褰吾之裳!」

長者曰:「蠢哉婢子!此無他,牆上釘耳。」

乃俱下。梯盡,及平地,則見一大林。枝枝葉葉,燦爛作奇光。審視之,則皆銀也。兵念必折取一枝,藏之出,以作他時之佐證。因擇一小枝折之,即聞樹中有洪聲出。

少公主聞之,即又驚曰:「我固知事殊不妙,姊不聞乎?此聲固前此所未有也。」

長者曰:「此乃諸公子見吾儕至,而作歡笑聲耳!」

繼又至一林,枝葉皆金。至第三林,則枝葉皆鑽石結成者。兵各折一枝,皆有洪聲自樹出。少者震懾,長者則又曰:「此諸公子歡笑之聲也。」

美公子忽唶曰:「噫!異哉!今日舟大重,胡竭力棹之,而舟乃遲遲不前?」

已而抵一湖,湖邊泊小艇十二,上各坐美公子一人,咸艤舟以待。十二公主各登艇,兵則與少者同舟。

棹至中流,美公子忽唶曰:「噫!異哉!今日舟大重,胡竭力棹之,而舟乃遲遲不前?吾見疲苶甚矣!」

少公主曰:「或天暑故耳。吾亦覺憊甚。」

既達對岸,則見一皇皇大城,畫角之聲盈耳。舟迫岸,相將入城。公子個挟一公主而舞。兵至此大樂,亦就而與之共舞。少公主注酒一觴,將就飲,兵潛吸之。公主引觴入口,則觴已空。公主益駭怖,語其姊。姊笑之如前,乃不語。

諸公主舞至明晨三時許,履又敝矣,始各罷舞。公子送之過湖。是時兵與長公主同舟。既登岸,各殷殷道別。公主復申次夕之約,始返。及扶梯,兵先公主而登,就床臥,仍作鼾齁狀。十二姊妹咸憊甚,緩緩歸室。聞兵酣臥於床上,喜曰:「彼未醒也。」 乃藏艷服,解衣脫履而寢。翌晨,兵秘之不言,決欲重履奇境。二三夜皆從之往,所覩一一如前。諸公主必待履敝,而後罷舞歸。及第三夜將散時,兵竊取一金爵,懷之歸,以為親履其地之證據物。

明日,兵將面王宣其秘,乃以三樹枝一金爵往。公主匿門後聽之。

王問曰:「朕十二女果夜舞於何地?爾得之乎?」

對曰:「與十二公子舞於地下之大城。」

遂盡舉其事以告,并出三樹枝一金爵獻之。王命召公主至,問兵言碻否。公主見事已洩,無可掩飾,遂盡承之。王乃命兵擇一人為婦。

兵曰:「臣年鬢已高,願得長者。」

當日遂成禮。於是即以兵為王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時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