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諧/玫瑰花萼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時諧
←上一回 玫瑰花萼 下一回→
原刊於1909年《東方雜誌》第八期


昔有一國王,年老乏嗣,恆悒悒不歡。一日,王與后出遊河干。一小魚舉頭水上,呼曰:「陛下之願將償矣。不久,當誕一女。」未幾,其言果驗。后旋舉一女,女絕慧美。王顧而樂之,因下詔大饗天下。及期,鄰國俱至,並招國中諸怪而宴之,蓋冀怪之呵護其少女也。

國中諸怪凡十有三,並著靈異。而王祇有十二金盤,不敷奉客,於是遺一怪不招。眾怪至,登座大嚼。筵終,各出美物贈小公主,並次第進祝詞,或錫以德,或以才,或以貌。十一怪祝矣,十二怪方欲致辭,未及啟齒,忽不招之怪突然至,盛怒而前,將洩憤於公主,厲聲呼曰:「公主至十三歲,必中紡錘,仆地而殭。」

十二怪尚未贈言,聞此,急前曰:「不吉之言,不能不應,但吾今少紓其禍。公主雖中紡錘,然不死,惟宜長睡百年耳。」

王聞之,亦已大憂。為愛女故,盡購國中紡錘毀之。已而公主漸長成。凡怪所贈諸言,罔弗應。公主貌美而賢,聰慧罕匹,見者無不傾羨。

及十三歲誕辰,王與后他出。公主獨處深宮,殊寂寞,乃出而散步,卒入一古塔。塔旁植一梯,甚狹。梯盡處,設一小扉,扉上置金鑰一。公主撥之,扉大闢。一老嫗坐其中而紡,狀至倥傯。

公主曰:「媪,爾在此何為者。」

嫗曰:「紡耳。」言時點首。

公主曰:「是物旋得大佳。」遂取錘,意欲為之代紡。手甫觸錘,而怪言果中,公主已倒地而殭矣。然未死,特深睡耳。

已而王與后回宮,滿朝都睡。馬睡於廄,犬睡於庭,雀睡於棟,蠅睡於壁。春竈火不熇,朝釜肉不糜。膳女揪廚童之髮,方將摑其耳,手尚高舉,而人已與童俱睡矣。六宮寂寂為睡鄉,四墉長棘叢生,年密一年,全宮皆沒,屋脊都不可見。於是國中為之謠曰:「玫瑰也學海棠睡,宮牆盡日弄姿態。」蓋公主名玫瑰花萼也。

久之,遂有數王子先後聞名至,欲破棘入宮,以覘其異,而終不能達。蓋荒荊亂莽之刺人也,利於刃。王子多木立而死。如是者不知幾何年。

一日,又有一王子入境。父老為述棘生之故,言「此中有華麗之宮,宮內一美公主,名曰玫瑰花萼者,與其同朝之人,熟睡於此。吾儕聞之祖父,曾有無數之王子來,欲破莽入,不得,皆木立而死。」

少年王子曰:「此奚足懼。吾必欲往覓玫瑰花萼。」

老人諫之,王子弗聽,遂行。是日適逢百年之期,王子入,但見奇葩異卉,滿樹帶芳妍。屈曲覓途而進,至於百花深處,則衣香人影,不可辨矣。卒至宮中,惟見廄中睡馬,庭中睡犬,棟上睡雀,壁上睡蠅。迤邐以達廚下,則見一膳女尚睡未醒,方高揚一手,仍若扑廚童之勢。更有一婢手執黑雞,正拔毛未竣,而亦酣然並睡焉。

再進,則益闐寂,遠近無聲。卒達古塔,啟小室之扉,則玫瑰花萼在焉。春睡方濃,嬌憨可掬,視之令人生愛。王子目不旁瞬,俯而與之一親吻。則玫瑰花萼啟眸而醒,嫣然展笑。二人既相偕出,而王與后亦醒。既而滿朝皆醒,相視大愕。馬起而抖擻,犬起而狂吠,雀頭出於翼下,四視而翱翔,壁上蠅亦栩栩以活。竈火仍耀而午炊香矣,釜肉亦熟且麋矣。膳女摑廚童之耳,而廚童哭矣。婢亦伸手拔雞毛矣。

王子即日與玫瑰花萼成婚,而二人遂偕老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時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