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第二十一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二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三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二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七丗

   杭州龍華寺靈照禪師法嗣七人見録

台州瑞巖師進禪師    台州六通院志球禪師

杭州雲龍院歸禪師    杭州餘杭功臣院道閑禪師

衢州鎭境遇縁禪師    福州報國院照禪師

台州白雲迺禪師

  明州翠巖令參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杭州龍册寺子興禪師   温州佛㠗知黙禪師

   福州安國院弘瑫禪師法嗣九人見録

福州白鹿師貴禪師    福州羅山義聦禪師

福州安國從貴禪師    福州怡山藏用禪師

福州永隆彦端禪師    福州林陽志端禪師

福州興聖滿禪師      福州僊宗明禪師

福州安國祥和尚

  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法嗣二十五人一十九人見録

泉州招慶省僜禪師    漳州保福可儔禪師

舒州白水如新禪師    洪州漳江慧廉禪師

福州報慈文欽禪師    泉州萬安淸運禪師

漳州報恩熙禪師      泉州鳳凰山從琛襌師

福州永隆瀛和尚      洪州清泉山守淸禪師

漳州報恩院行崇禪師   潭州嶽麓和尚

朗州徳山德海禪師    泉州後招慶和尚

朗州梁山SKchar禪師     洪州建山澄禪師

福州康山契穩禪師    潭州延夀慧輪大師

泉州西明琛禪師福州升山柔禪師 福州抌峯和尚明州法操禪師 襄州鷲嶺和尚

    睦州敬連和尚 潭州谷山向禪師巳上六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南嶽金輪觀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後衡嶽金輪和尚

   泉州睡龍山道溥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漳州保福淸豁禪師

   韶州雲門山文偃禪師法嗣六十一人二十五人見録三十五人

    見第二十三卷

韶州白雲祥和尚      朗州德山縁密禪師

潭州南臺道遵禪師    韶州雙峯山竟欽和尚

韶州資福和尚       廣州黃雲元禪師

廣州龍境倫禪師     韶州雲門爽禪師

韶州白雲聞和尚      韶州披雲智寂禪師

韶州淨法章和尚      韶州温門山滿禪師

岳州巴陵顥鑒大師    連州地藏慧慈大師

英州大容諲禪師     廣州羅山崇禪師

韶州雲門寶禪師     郢州臨谿竟脫和尚

廣州華嚴慧禪師     韶州舜峯韶和尚

隨州雙峯師寛禪師    英州觀音和尚

韶州林泉和尚       韶州雲門煦和尚

益州香林澄逺禪師

行思禪師第七丗

前杭州龍華寺靈照禪師法嗣

台州瑞巖師進禪師 師上堂大衆立久師曰媿諸禪德巳

省提持若是徇聲聽響不如歸堂向火珍重 僧問如何是

瑞巖境師曰重重疊嶂南來逺北向皇都咫尺閒僧曰如何

是境中人師曰萬里白雲朝瑞岳微微細雨洒簾前僧曰未

審如何親近此人師曰將謂闍梨親入室元來猶隔萬重關

台州六通院志球禪師 僧問全身佩劒時如何師曰落僧

曰當者如何師曰熏天炙地 問如何是六通境師曰滿目

江山一任看僧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古今自去來僧曰離

二途還有向上事也無師曰有僧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雲

水千徒與萬徒問擁毳玄徒請師指示師曰紅鑪不墜鴈

門關憎曰如何是紅鑪不墜鴈門𨵿師曰靑霄豈恡衆人攀

僧曰還有不知者也無師曰有僧曰如何是不知者師曰金

牓上無名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萬家胡月朗問如

何具第二月師曰山河大地

杭州雲龍院歸禪師 僧問久戰沙場爲什麽功名不就師

曰過在遮邊僧曰還有進處也無師曰冰消瓦解

杭州餘杭功臣院道閑禪師 僧問如何是功臣家風師曰

俗人東畔立僧衆在西邊 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如汝

與我僧曰恁麽即無二去也師曰十萬八千

衢州鎭境遇縁禪師 僧問衆手淘金誰是得者師曰谿畔

披砂徒自困家中有寶速須還僧曰恁麽即始終不從人得

去也師曰饒君便有擎山力未免肩頭有檐胝

福州報國院照禪師 師上堂曰我若全機汝向什麽處摸

索蓋爲根器不等便成不具慙愧還委得麽如今與諸仁者

作个入底門路乃敲繩牀两下云還見麽還聞麽若見便見

若聞便聞莫向意識裏卜度却成妄想顚倒無有出期珍重

因佛塔被雷霹有人問祖佛塔廟爲什麽却被雷霹師曰通

天作用僧曰旣是通天作用爲什麽却霹佛師曰作用何處

見有佛僧曰爭奈狼藉何師曰見什麽

台州白雲迺禪師 僧問荆山有玉非爲寶囊内眞金賜一

言師曰我家貧僧曰慈悲何在師曰空慙道者名

前明州翠巖令傪禪師法嗣

杭州龍冊寺子興明悟大師 憎問正位中還有人成佛否

師曰誰是衆生僧曰若恁麽即緫成佛去也師曰還我正位

來僧曰如何是正位師曰汝是衆生 問如何是無價珍師

曰卞和空抱璞僧曰忽遇楚王還進也無師曰凡聖相繼續

問古人拈布毛意作麽生師曰闍梨舉不全僧曰如何舉得

師乃拈起袈裟

温州雲山佛㠗院知黙禪師第二丗住 師 上堂曰山僧如今看

見諸上坐恁麽行脚喫辛契苦盤山涉澗終不爲觀看州縣

參尋名山聖跡莫非爲此一大事如今且要諸人於本參中

通个消息來雲山敢與證明非但雲山證明乃至禪林佛刹

亦與證明 僧問如何是佛㠗家風師曰送客不離三歩内

邀賔只在草堂前

前福州安國院弘瑫明眞大師法嗣

福州白鹿師貴禪師 開堂日有僧問西峽一𣲖不異馬頭

白鹿千峯何似雞足師曰大衆一時驗看 問如何是白鹿

家風師曰向汝道什麽僧曰恁麽即學人知時去也師曰知

時底人合到什麽田地僧曰不可更喃喃地師曰放過即不

可問牛頭未見四祖時百鳥銜花供養見後爲什麽不來

師曰曙色未分人盡望及乎天曉也如常

福州羅山義聦彈師師上堂大衆立久師曰若有分付處

羅山即不具眼若無分付處即勞而無功所以維摩昔日對

文殊且道如今㑹也無 僧問如何是出窟師子師曰什麽

處不震裂僧曰作何音響師曰聾者不聞問手指天地唯

我獨尊爲什麽却被傍者責師曰謂言胡須赤僧曰只如傍

者有什麽長處師曰路見不平所以按劒

福州安國院從貴禪師 僧問禪宫大敞法衆雲臻向上一

路請師決擇師曰素非時流 師有時上堂示衆云禪之與

道拈向一邊著佛之與祖是什麽破草鞋恁麽告報莫屈著

諸人麽若道屈著即且行脚去若道不屈著也須合取口始

得珍重又有時上堂曰直是不遇梁朝安國也謾不過珍

重僧問請師舉唱宗乗師曰今日打禾明日般柴 問牛

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香鑪對繩牀僧曰見後如何師曰

門扇對露柱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若問家風即荅家

風僧曰學人不問家風時作麽生師曰胡來漢去 問諸餘

即不問省要處乞師一言師曰還得省要麽師下堂曰純

陀獻供珍重

福州怡山長慶藏用禪師師上堂衆集師以扇子抛向地

上曰愚人謂金是二智者作麽生後生可畏不可緫守愚去

也還有麽出來道看時有僧岀禮拜退後而立師曰別更作

麽生僧曰和尚明鑒師曰千年桃核 問如何是伽藍師曰

長溪莆田僧曰如何是伽藍中人師曰新羅白水 問如何

是靈泉正主師曰南山北山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齋

前廚蒸南白飯午後鑪煎北苑茶 問法身還受苦也無師

曰地獄豈是天堂僧曰恁麽即受苦去也師曰有什麽罪過

福州永隆院彦端禪師 師上堂大衆雲集師從坐起作舞

謂大衆曰㑹麽衆曰不㑹師曰山僧不捨道法而現凡夫事

作麽生不㑹問夲自圎成爲什麽却分明晦師曰汝自檢

責看

福州林陽山瑞峯院志端禪師福州人也依夲部南澗寺受

業年二十四謁明眞大師一日有僧問如何是萬象之中獨

露身明眞舉一指其僧不薦師於是冥契玄旨乃入室白曰

適來那僧問話志端今有省處明眞曰汝見什麽道理師亦

舉一指曰遮个是什麽明眞甚然之 師上堂舉拂子云曹

溪用不盡底時人喚作頭角生山僧拈來拂蚊子薦得乾坤

陷落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木馬走似煙石人趂不及

問如何是禪師曰今年旱去年僧曰如何是道師曰冬田半

折耗 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便與一踏僧作接勢師便與

一摑僧無對師曰賺殺人 問如何是SKchar絕人煙處佛法師

曰巓山峭峙碧芬芳僧曰恁麽即一眞之理華野不殊師曰

不是遮个道理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竹著一文一𩀱

有僧夜參師曰阿誰僧曰某甲師曰泉州沙糖舶上㯽榔僧

良久師曰㑹麽僧曰不㑹師曰你若㑹即廓淸五蕰吞盡十

方師開寶元年八月内遺偈曰來年二月二别汝暫相棄𤑔

灰散四林勿占檀那地此偈因侍者傳于外四衆咸寫而記

之至明年正月二十八日州民競入山瞻禮師身無恙參問

如常至二月一日州主率諸官同至山偵伺經宵院中如市

二日師齋罷上堂辭衆時有圎應長老出衆作禮問曰雲愁

霧慘大衆嗚呼請賜一言未在告別師垂一足應曰法鏡不

臨於此土寶月又照於何方師曰非君境界應曰恁麽即漚

生漚滅還歸水師去師來是夲常師作嘘聲復有僧問數則

語師皆醻荅然後下坐歸方丈安坐至亥時問衆曰丗尊滅

度是何時節衆曰二月十五日子時師曰吾今日前時前言

訖長徃

福州興聖滿禪師師上堂曰覿面分付不待文宣具眼投

機喚作參玄上士若能如此所以宗風不墜 僧問昔日靈

山㑹裏今朝興聖筵中和尚親傳如何舉唱師曰欠汝一問

福州僊宗院明禪師 師上堂曰幸有如是門風何不炟赫

地紹續取去若也紹得不在三界若出三界即壞三界若

三界即礙三界不礙不壞是出三界是不岀三界恁麽徹去

堪爲佛法種子人天有賴 有僧問拏雲不假風雷便迅浪

如何透得身師曰何得棄本逐末

福州安國院祥和尚 師上堂頃閒乃失聲云大是無端雖

然如此事不得巳於中若有未覯者更開方便還㑹麽

僧問不涉方便乞師垂慈師曰汝問我荅是方便問應物現

形如水中月如何是月師提起拂子僧曰古人爲什麽道水

月無形師曰見什麽 問如何是宗乗中事師曰淮軍散後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衆眼難謾

前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法嗣

泉州招慶院省僜淨修大師師初參保福問荅𡨋符一日

保福入大殿覩佛像乃舉手問師曰佛恁麽意作麽生師對

曰和尚也是撗身曰一橛我自收取師曰和尚非唯横身保

福然之後住招慶初開堂𦫵座少頃曰大衆向後到處遇道

伴作麽生舉似他若有人舉得試對衆舉看若舉得免孤

上祖亦免埋没後來古人道通心君子文外相見還有遮个

人麽況是曹谿門下子孫合作麽生理論合作麽生提唱

僧問昔日覺城東際象王迴旋今日閩嶺南方如何提接師

曰會麽曰恁麽即一機啓處四句難追未委從上宗門成得

什麽邊事師曰退後禮拜隨衆上下 問全提不到請師商

量師曰拊掌得麽僧曰恁麽即領㑹去也師曰莫錯問如

何得不傷於己不負於人師曰莫屈著汝遮問麽僧曰恁麽

上來已蒙師指也師曰汝又屈著我作麽問當鋒一句請師

道師曰嗄憎再問師曰瞌睡漢 師問僧離什麽處曰報恩

師曰僧堂大小曰和尚試道看師曰何不待問問學人全

身不㑹請師指示師曰還解笑得麽師又曰叢林先達者不

敢相觸忤若是初心後學未信直須信取未省直須省取不

受略虚諸人本分去處未有一時不顯露未有一物解蓋覆

得如今若要知不用移絲髮地不用少許㓛夫但向博地位

中承當取豈不省心力旣能省得便與諸佛齊肩依而行之

縁此事是个白凈去處今日須得白凈身心合他始得自然

合古合今脫生離死古人云識心逹本解無爲法方號沙門

如今諸官大衆各須體取好莫全推過師僧分上佛法平等

上至諸佛下至一切共同此事旣然如此誰有誰無勤王之

外亦須努力適來說如許多般蓋不得巳而已莫道從上宗

門合恁麽語話只如從上宗門合作麽生還相悉麽若人有

相悉山僧今日得雪去也久立大衆珍重

漳州保福院可儔明辯大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

雲在靑天水在缾問如何是吹毛劒師曰瞥落也僧曰還

用也無師曰莫鬼

舒州白水海㑹院如新禪師師上堂良久乃曰禮煩即亂

僧問從上宗乗如何舉唱師曰轉見孤獨僧曰親切處乞師

一言師曰不得雪也聽他 問如何是迦葉頓領底事師曰

若領得我即不恡僧曰恁麽即不煩於師去也師曰又須

著棒爭得不煩 僧問古人横說說猶未知向上一𨵿

子如何是向上一𨵿子師曰賴遇孃生臂短 問如何是

祖師意師曰要道何難僧曰便請師道師曰將謂靈利又不

仙陀 問羚羊挂角時如何師曰恁麽來又恁麽去僧曰爲

什麽如此師曰只見好𥬇不知爲什麽如此

洪州漳江慧廉禪師師初開堂有僧問昔日梵王請佛蓋

爲奉法之心今日朱紫臨筵未審師如何拯濟師曰别不施

行僧曰爲什麽不施行師曰什麽處去來 問師登寶坐曲

爲今時四衆攀瞻請師接引師曰什麽處屈汝僧曰恁麽即

垂慈方便即直下不孤人也師曰也須收取好問如何是

漳江境師曰地藏皺眉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普賢摻SKchar2

問如何是漳江水師曰苦 問如何是漳江第一句師曰到

别處不得錯舉

福州報慈院文欽禪師 問如何是諸佛境師曰雨來雲霧

暗晴乾日月明 問如何是妙覺明心師曰今冬好晩稻出

自秋雨成 問如何是妙用河沙師曰雲生碧岫雨降靑天

問如何是平常心合道師曰喫茶喫飯隨時過看水看山實

暢情

泉州萬安院淸運資化禪師 僧問龍溪一𣲖晉水分燈萬

安臨筵如何指示師曰作麽生折合僧曰未審師還許也無

師曰更作麽生僧曰昔日龍谿密旨今朝萬安顯揚人天側

聆願垂開演師曰還聞麽僧曰恁麽即五衆巳蒙師指的不

異城東十眼開師曰五衆且置仁者作麽生 問久處幽𡨋

今身不㑹乞師指示師曰莫屈著汝問麽曰恁麽即禮拜隨

衆上下師曰還許也無師曰靜處薩婆訶 問諸佛岀丗振

動乾坤和尚出丗未審如何師曰向汝恁麽道僧曰恁麽即

不異諸聖去也師曰莫亂道問如何是萬安家風師曰苔

羹倉米飯僧曰忽遇上客來將何祗待師曰飯後三巡茶

問如何是萬安境師曰一塔松蘿望海淸

漳州報恩院道熙禪師初與保福送書徃泉州王太尉處太

尉問漳南和尚近日還爲人也無師曰若道爲人即屈著和

若道不爲人又屈著太尉來問太尉曰道取一句待鐡牛

能齧草木馬解含煙師曰某甲惜口喫飯太尉良久又問驢

來馬來師曰驢馬不同途太尉曰爭得到遮裏師曰謝太尉

領話僧問名言妙句即不問請師眞實師曰不阻來意

泉州鳳凰山從琛洪忍禪師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門

風相似即無阻矣學人不是其人僧曰忽遇恁麽人時如何

師曰不可預搔而侍痒問學人根思遟迴方便門中乞師

傍瞥師曰傍瞥僧曰深領師旨安敢言乎師曰太多也

師有時上堂有僧出來禮拜退後立師曰我不如汝僧應諾

師曰無人處放下著 問昔日靈山㑹上佛以一音演說

日請師一音演說師良久僧曰恁麽即大衆頓息疑SKchar去也

師曰莫塗汙大衆好 問諸佛皆以大事因縁故出現於丗

未審和尚如何拯濟師曰大好風涼 問如何是學人自己

事師曰暗筭流年事可知 問如何是鳯凰境師曰雪夜觀

明月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作人醜差僧曰爲人何在師

曰莫屈著汝麽

福州永隆院瀛和尚明慧禪師 師上堂曰謂言侵早起更

有夜行人似即似是即不是珍重 問無爲無事人爲什麽

却是金鎻難師曰爲斷麤纎貴重難留曰爲什麽道無爲無

事人逍遥實快樂師曰爲閙亂且要斷送 有僧參師曰不

要得許多般數速道速道僧無對 師有時示衆曰日出卯

用處不須生善巧 問如何進向得達夲源師曰依而行之

洪州淸泉山守清禪師福州閩縣人也姓林氏岀家于巖背

山悟心之後受請居淸泉玄侣臻集 問如何是佛師曰問

僧曰如何是祖師曰荅 僧問和尚見古人得个什麽便住

此山師曰情知汝不肯僧曰爭知某甲不肯師曰鑒貌辨色

問親切處乞師一言師曰莫過此 問古人面壁爲何事師

曰屈曰恁麽即省心力師曰何處有恁麽來 問諸餘即不

問如何是向上事師曰消汝三拜不消汝三拜

漳州報恩院行崇禪師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碓擣磨

磨 問曹谿一路請師舉揚師曰莫屈著曹谿麽曰恁麽即

羣生有賴師曰汝也是老䑕喫鹽 問不涉公私如何言論

師曰喫茶去 問丹霞燒木佛意作麽生師曰時寒燒火向

曰翠微迎羅漢意作麽生師曰別是一家春

潭州嶽麓山和尚 師上堂良乆謂衆曰昔日毗盧今朝嶽

麓珍重問如何是聲色外句師曰猿啼鳥叫問師唱誰

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五音六律 問截舌之句請師舉揚

師曰日能熱月能涼

朗州德山德海禪師僧問靈山一㑹何人得聞師曰闍梨

得聞曰未審靈山說个什麽師曰即闍梨㑹問如何是該

天括地句師曰千界摇動 問從上宗乗以何爲驗師曰從

上且置即今作麽生驗曰大衆緫見師曰話墯也 問如何

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擘

泉州後招慶和尚 問末後一句請師商量師曰塵中人自

老天際月常明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一缾兼一鉢到

處是生涯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擾擾忩忩晨雞暮鍾

朗州梁山SKchar禪師 師問新到僧什麽處來曰藥山來師曰

還將得藥來麽僧曰和尚住山不錯

洪州髙安縣建山澄禪師 開堂日有僧問牧長請命和尚

如何舉揚宗敎師曰還聞麽僧曰恁麽即大衆有賴師曰還

是不聞問如何是法王劒師曰可惜許曰如何是人王劒

師曰塵埋牀下履風動架頭巾 問一代時敎接引今時未

審祖宗如何示人師曰一代時敎已有人問了也曰和尚如

何示人師曰惆悵庭前紅莧樹年年生葉不生花問故𡻕

巳去新𡻕到來還有不受𡻕者無師曰作麽生僧曰恁麽即

不受歳也師曰城上巳吹新𡻕角牎前猶㸃舊年燈僧曰如

何是舊年燈師曰臘月三十日

福州康山契穩法寶大師 初開堂有僧問威音王巳後次

第相承未審師今一㑹法嗣何方師曰象骨舉手龍谿㸃

問圎明湛寂非師旨學人因底却不明師曰辨得未僧曰恁

麽即識性無根去也師曰隔靴搔癢

潭州延壽寺慧輪大師僧問寶劒未岀匣時如何師曰不

在外曰出匣後如何師曰不在内 問如何是一色師曰靑

黄赤白曰大好一色師曰将謂無人也有一个半个

泉州西明院琛禪師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竹箸瓦

椀僧曰忽遇上客來時如何祗待師曰黃虀倉米飯問如

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問取露柱看

前南嶽金輪可觀禪師法嗣

後南嶽金輪和尚僧問如何是金輪第一句師曰鈍漢

問如何是金輪一隻箭師曰過也曰臨機一箭誰是當者師

曰倒也

前泉州睡龍山道溥禪師法嗣

漳州保福院淸豁禪師福州永泰人也少而聦敏禮鼔山興

聖國師落髮禀具初謁大章山契如庵主有語句如庵主章出焉後參

睡龍睡龍一日問曰豁闍梨見何尊宿來還悟也未曰淸豁

甞訪大章得个信處睡龍於是上堂集大衆召曰請豁闍梨

岀對衆燒香說悟處老僧與汝證明師乃拈香曰香巳拈悟

即不悟睡龍大恱而許之 上堂謂衆曰山僧今與諸人作

个和頭和者默然不和者說有頃間又曰和與不和切在如

今山僧帶些子事珍重 僧問家貧遭劫時如何師曰不能

盡底去曰爲什麽不盡底去師曰賊是家親曰旣是家親爲

什麽飜成家賊師曰内旣無應外不能爲曰忽然捉敗功歸

何所師曰賞亦未曽聞曰恁麽即勞而無功師曰功即不無

成而不處曰旣是成功爲什麽不處師曰不見道太平本是

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胡人泣

漢人悲師將順丗捨衆欲入山待滅過苧谿石橋乃遺偈曰

丗人休說路行難鳥道羊膓咫尺間珍重苧谿谿畔水汝歸

滄海我歸山即徃貴湖卓庵未幾謂門人曰吾滅後將遺骸

施諸蟲螘勿置墳塔言訖潜入湖頭山坐磐石儼然長徃弟

子戒因入山㝷見禀遺命延留七日竟無蟲螘之所侵食遂

就闍維散於林野今泉州開元寺淨土院影堂存焉

前韶州雲門山文偃禪師法嗣

韶州白雲祥和尚實性大師初住慈光院廣主劉氏召入府

說法時有僧問覺華才綻正遇明時不昧宗風乞師方便師

曰我王有令 問敎意祖意同别師曰不別曰恁麽即同也

師曰不妨領話 問諸佛未岀丗普徧大千白雲一㑹如何

師曰賺却幾人來曰恁麽即四衆何依師曰勿交涉 問即

心即佛示誨之辭不渉前言如何指敎師曰東西且置南北

作麽生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石橋那畔有遮邊無㑹

麽僧曰不㑹師曰且作丁公吟 問衣到六祖爲什麽不傳

師曰海晏河淸 問如何是和尚接人一路師曰來朝更獻

楚王看 問從上宗乗如何舉揚師曰今日未喫茶 師上

堂謂衆曰諸人㑹麽但街頭市尾屠兒魁膾地獄鑊湯處㑹

取若恁麽㑹堪與人爲師爲匠若向納僧門下天地懸殊更

有一般底只向長連牀上作好人去汝道此兩般人郍个有

長處無事珍重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雲門來師曰裏許有

多少水牛曰一个兩个師曰好水牛 師問僧不壞假名而

譚實相作麽生僧曰遮个是𠋣子師以手撥云將鞋袋來僧

無端雲門和尚聞之乃云須是他始得師將示滅白衆曰某甲雖提祖印未

盡其中諸仁者且道其中事作麽生莫是無邊中閒内外巳

否如是㑹解即大地如鋪沙去此即他方相見言訖告寂

朗州德山第九丗縁密圎明大師 師上堂示衆曰僧堂前

事時人知有佛殿後事作麽生師又曰德山有三句語一句

函蓋乾坤一句隨波逐浪一句截斷衆流時有僧問如何是

透法身句師曰三尺杖子攪黃河 問百花未發時如何師

曰黄河水渾流曰發後如何師曰幡竿頭指天 問不犯辭

鋒時如何師曰天台南嶽曰便恁麽去如何師曰江西湖南

問佛未出丗時如何師曰河裏盡是木頭船曰岀丗後如何

師曰遮頭蹋著郍頭軒 問已事未明如何辨得師曰須彌

山頂上曰直恁麽去如何師曰脚下水淺深 問達磨禾來

時如何師曰千年松倒挂曰來後如何師曰金剛努起拳

問師未出丗時如何師曰佛殿正南開曰師出丗後如何師

曰白雲山上起曰出與未出還分不分師曰靜處薩婆訶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南山起雲北山下雨問如何是應

用之機師喝僧曰只遮个爲復別有師乃打之 問大用現

前不存䡄則時如何師曰黑地打破甕僧退歩師乃打

問佛未出丗時如何師曰猢猻繫露柱曰出丗後如何師曰

猢猻入布袋 問文殊與維摩對談何事師曰并汝三人無

繩自縛問如何是佛師曰滿目荒榛曰學人不㑹師曰勞

而無功 問盡大地致一問不得時如何師曰話墯也曰大

衆緫見師便打

潭州水西南臺道遵和尚法雲大師 師上堂謂衆曰從上

宗乗合作麽生提綱合作麽生言論將佛法兩字當得麽眞

如解脫當得麽雖然如是細不通風大通車馬若約理化門

中一言啓口振動乾坤山河大地海晏河淸三丗諸佛說

現前若也分明古佛殿前同登彼岸無事珍重問如何是

西來意師曰下坡不走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著

衣喫飯曰見後如何師曰鉢盂壁上挂 問如何是眞如含

一切師曰分明曰爲什麽有利鈍師曰四天打鼔樓上擊鍾

問如何是南臺境師云金剛手指天問如何是色空師曰道

士著眞紅 問十二時中時時不離如何師曰諦

韶州雙峯山興福院竟欽和尚慧眞廣悟禪師益州人也受

業於峨眉洞谿山黒水寺觀方慕道預雲門法席密承指喻

乃開山創院漸成叢林開堂日雲門和尚躬臨證明 僧問

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日岀方知天下朗無油那㸃佛前燈

問如何是𩀱峯境師曰夜聽水流庵後竹晝看雲起面前山

問如何是法王劒師曰鈆刀徒逞不若龍泉曰用者如何師

曰藏鋒猶不許露刄更何堪 問賔頭盧應供四天下還得

徧也無師曰如月入水 問如何是用而不雜師曰明月堂

前垂玉露水精殿裏粲眞珠有行者問某甲遇賊來時若

殺即違佛敎不殺又違王𠡠未審師意如何師曰官不容針

私通車馬廣主劉氏甞親問法要至太平興國二年三月戒

門人曰吾不久去丗汝可就夲山頂預修墳塔至五月二十

三日功畢師曰後日子時行矣及期㑹雲門爽和尚温門舜

峯長老等七人夜話侍者報三更師索香焚之合掌而逝

韶州資福和尚 僧問不問宗乗請師心印師曰不荅遮个

話曰爲什麽不荅師曰不副前言問覿面難逢處如何顧險

夷乞師垂半偈免使後人疑師曰鋒前一句超調御擬問如

何歷劫違曰恁麽即東山西嶺時人知有未審寶福庭前誰

家風月師曰領取前話

廣州新㑹黃雲元襌師 初開堂以手拊繩牀云諸人還識

廣大須彌之坐也無若不識看老僧乃𦫵坐 問如何是大

漢國境師曰歌謡滿路 問敎云龍披一縷金翅不吞和尚

三事全披如何師曰還免得麽 師上堂拈古人語云觸目

未曽無臨機何不道又云觸目未曾無臨機道什麽

廣州義寧龍境倫禪師 初開堂提起拂子曰還㑹歴若㑹

即頭上更増頭若不㑹即斷頭取活 問如何是大漢國境

師曰亂走作麽曰恰是雨下天晴師便打問如何是龍境水

師曰腥臊臭穢曰飲者如何師曰七通八達 問如何是龍

境家風師曰蟲狼虎豹 問如何是佛師曰勤耕田曰學人

不㑹師曰早收禾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黃雲來師曰作麽

生是黃雲郎當媚癡抹躂爲人一句僧無對 師上堂問衆

曰作麽生是長連牀上取性一句道將來衆無對

韶州雲門山爽和尚 師上堂僧門如何是佛師曰聖躬萬

歳 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曰銀香臺上生蘿蔔

韶州白雲聞和尚 師上堂良久僧出曰白雲一路全因今

日師曰不是不是僧曰和尚如何師曰白雲一路草深一丈

問學人擬申一問未審師還荅也無師曰皂莢樹頭懸風吹

曲不成 問受施主供養將何報荅師曰作牛作馬

韶州披雲智寂禪師 僧問如何是披雲境師曰白日没閑

人 問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審是什麽字師說偈荅曰以

字不是八不成森羅萬象此中明直饒巧說千般妙不是謳

歌不是經

韶州淨法章和尚禪想大師廣主劉氏問如何是禪師師乃

良乆廣主罔測因署其號 僧問日月重明時如何師曰日

月雖明不鑒覆盆之下 問旣是金山爲什麽鑿石師曰金

山鑿石問如何是道師曰去去迢迢十萬餘

韶州温門山滿禪師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胷題萬字曰如

何是祖師曰不遊西土 有人見壁上𦘕問旣是千尺松爲

什麽却在屋下師曰芥子納須彌作麽生  問隔牆見角

便知是牛如何師便打 師與一老宿在國門坐老宿曰紫

衣師號又得也更要个什麽師曰要國師老宿曰佛尚不作

豈況國師師乃𥬇曰長老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汝

曽讀書麽 僧問太子初生爲什麽不識父母師曰迴然

尊貴

嶽州巴陵新開顥鑒大師初在雲門雲門舉雪峯和尚云開

却門達磨來也問師意作麽生師曰築著和尚鼻孔雲門曰

修羅王發業打須彌山一摑SKchar跳上梵天報帝釋你爲什麽

却去日本國裏藏身師曰莫恁麽心行好雲門曰汝道築著

又作麽生 師住後僧曰祖意敎意是同是别師曰雞寒上

樹鴨寒下水 僧問三乗十二分敎即不疑如何是宗門中

事師曰不是納僧分上事曰如何是納僧分上事師曰貪觀

白浪失却手撓 師將拂子遺人人問夲來清淨用拂子作

什麽師曰旣知淸淨莫忘却梁山别云也須拂却

連州地藏院慧慈明識大師 僧問旣是地藏院爲什麽塑

熾盛光佛師曰過在什麽處 問如何是地藏境師曰無人

不遊

英州大容諲禪師 師上堂僧問天錫六銖披挂後將何報

荅我皇恩師曰來披三事納歸挂六銖衣 問如何是大容

水師曰還我一滴來 問當來彌勒下生時如何師曰慈氏

宫中三春草問如何是眞空師曰拈却拒陽曰如何是妙

用師乃握拳僧曰眞空妙用相去幾何師以手撥之 問長

虵偃月即不問疋馬單槍時如何師曰麻江橋下㑹麽曰不

會師曰聖壽寺前 問旣是大容爲什麽趂出僧師曰大海

不容塵小谿多搕𢶍上音罨下音靸 問 如何是古佛一路師指地

僧曰不問遮个師曰去 師與一老宿相期去别處尋却因

事不去老宿曰佛無二言師曰法無一向

廣州羅山崇禪師 僧問如何是大漢國境師曰玉狗吠時

天未曉金雞啼後五更初 問丹霞訪居士女子不攜籃時

如何師曰也要到遮裏一轉 問如何是羅山境師曰布水

千尋

韶州雲門寶和尚 師上堂示衆曰至道無難唯賺揀擇還

有揀擇麽珍重

郢州林雞竟脫和尚 僧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曰明眼人

𥬇汝 問如何是法身師曰四海五湖賔 問如何是本來

人師曰風吹滿面塵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富有

多賔客曰見後如何師曰貧窮絶往還 問如何是佛師曰

十字路頭曰如何是法師曰三家村裏曰佛之與法是一是

二師曰露柱渡三江猶懷感恨長 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

復州城曰如何是塔中人師曰龍興寺

廣州華嚴慧禪師僧問承古人有言妄心無處即菩提正

當妄時還有菩提也無師曰來音巳照僧曰不會師曰妄心

無處即菩提

韶州舜峯韶和尚初問雲門和尚寶月爲什麽於此分輝雲

門曰千光同照師曰謝和尚指示雲門曰見什麽 僧正入

師方丈乃曰方丈得恁麽黒師曰老䑕窟僧正曰放猫兒入

好師曰試放看僧正無對師拊掌𥬇 師與老宿渡江次師

取錢與渡子老宿曰囊中若有靑銅片師揖曰長老莫𥬇

隨州雙泉山師寛明敎大師 師上堂舉拂子曰遮个接中

下之人時有僧問上上人來如何師曰打鼓爲三軍問向

上宗乗如何舉唱師曰不敢曰恁麽即含生有望師曰脚下

水深淺 問凡有言句盡落有無不落有無如何師曰東弗

于代曰遮个猶落有無師曰支過雪山西 僧問洞山如何

是佛洞山云麻三斤師聞之乃曰向南有竹向北有木

師後住智門僧問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時如何師曰不

入遮个野狐羣隊 問如何是定師曰蝦蟇跳不出斗曰如

何岀得師曰南山起雲北山下雨 問北斗裏藏身意旨如

何師曰雞寒上樹鴨寒下水 問豎起杖子意旨如何師曰

一葉落知天下秋師後終於智門

英州觀音和尚 因穿井僧問井深多少師曰没汝𤾁孔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英州觀音曰見後如何師曰

英州觀音問如何是觀音妙智力師曰風射破䆫

韶州林泉和尚 僧問如何是林泉主師曰巖下白石曰如

何是林泉家風師曰迎賔待客 問如何是道師曰迢迢曰

學人便領㑹時如何師曰久久忘縁者寧懷去住情

韶州雲門煦和尚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今是什

麽意僧曰恰是師乃喝去

益州青城香林院澄逺禪師初住西川導江縣迎祥寺天王

時謂水精宫 僧 問美味醍醐爲什麽變成毒藥師曰導江紙

問見色便見心時如何師曰適來什麽處去來曰心境俱亡

時如何師曰開眼坐睡 師後住靑城香林僧問北斗裏藏

身意如何師曰月似彎弓少雨多風 問如何是諸佛心師

曰淸即始終淸曰如何領㑹師曰莫受人謾好 問如何是

祖師西來意師曰踏歩者誰 問如何是和尚妙藥師曰不

離衆味曰喫者如何師曰𠯗啗看 問如何是室内一燈師

曰三人證⻱成鼈問如何是納衣下事師曰臘月火燒山

問大衆雲集請師施設師曰三不待兩 問如何是學人時

中事師曰恰恰 問如何是玄師曰今日來明日去曰如何

是玄中玄師曰長連牀上 問如何是香林一脉泉師曰念

無閒斷曰飲者如何師曰隨方斗稱 問如何是納僧正眼

師曰不分別曰照用事如何師曰行路人失脚 問萬機俱

泯迹方識夲來人時如何師曰淸機自顯曰恁麽即不別人

師曰方見本來人 問魚游陸地時如何師曰發言必有後

救僧曰却下碧潭時如何師曰頭重尾輕 問但有言句盡

是賔如何是主師曰長安城裏曰如何領㑹師曰千家萬户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