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五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六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五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九丗上

   金陵淸涼文益禪師法嗣三十人見録

天台山德韶國師     杭州報恩寺慧明禪師

漳州羅漢智依大師    金陵章義道欽禪師

金陵報恩匡逸禪師    金陵報慈文遂導師

漳州羅漢守仁禪師   杭州永明寺道潜禪師

撫州黄山良匡禪師    杭州靈隱淸聳禪師

金陵報恩玄則禪師    金陵報慈行言導師

金陵淨德智筠禪師    髙麗道峯慧炬國師

金陵淸涼泰欽禪師    杭州寶塔寺紹巖禪師

金陵報恩法安禪師    撫州崇夀契稠禪師

洪州雲居淸錫禪師   洪州百丈道常禪師

天台般若敬遵禪師    廬山歸宗筞眞禪師

洪州同安紹顯禪師    廬山捿賢慧圎禪師

洪州觀音從顯禪師    廬州長安延規禪師

常州正勤希奉禪師   洛京與善捿倫禪師

洪州新興齊禪師     潤州慈雲匡達禪師

淸原行思禪師第九丗上

金陵淸涼文益禪師法嗣

天台山德韶國師處州龍泉人也俗姓陳氏母葉氏夢白光

觸體因而有娠及誕尤多竒異年十五有梵僧勉令出家十

七依本州龍歸寺受業十八納戒於信州開元寺後唐同光

中遊方詣投子山見大同禪師乃發心之始次謁龍牙遁和

尚問雄雄之尊爲什麽近之不得龍牙曰如火與火曰忽遇

水來又作麽生龍牙曰汝不㑹師又問天不蓋地不載此理

如何龍牙曰合如是師不喻旨再請垂誨龍牙曰道者汝向

後自㑹去次問䟽山曰百帀千重是何人境界䟽山曰左槎

芒繩縛鬼子師進曰不落古人請師說曰不說師曰爲什麽

不說曰个中不辨有無師曰師今善說䟽山駭之師如是歷

參五十四善知識皆法縁未契最後至臨川謁淨慧禪師浄

慧一見深器之師以徧涉叢林亦倦於參問伹隨衆而巳一

日浄慧上堂有僧問如何是曹源一滴水浄慧曰是曹源一

滴水僧惘然而退師於坐側豁然開悟平生凝滯渙若冰釋

遂以所悟聞于淨慧浄慧曰汝向後當爲國王所師致祖道

光大吾不如也自是諸方異唱古今玄鍵與之決擇不留微

迹尋迴本道遊天台山覩智者顗禪師遺蹤有若舊居師復

與智者同姓時謂之後身也初止白沙時吴越忠懿王以國

王子刺台州嚮師之名延請問道師謂曰他日爲霸主無忘

佛恩漢乾祐元年戊申王嗣國位遣使迎之申弟子之禮有

傳天台智者敎羲寂者屢言于師曰智者之敎年祀寖遠慮

多散落今新羅國其本甚備自非和尚慈力其孰能致之乎

師於是聞于忠懿王王遣使及齎師之書往彼國繕寫備足

而迴迄今盛行于丗矣 師上堂曰古聖方便猶如河沙祖

師道非風幡動仁者心動斯乃無上心印法門我輩是祖師

門下客合作麽生㑹祖師意莫道風幡不動汝心妄動莫道

不撥風幡就風幡通取莫道風幡動處是什麽有云附物明

心不須認物有云色即是空有云非風幡動應須妙㑹如是

解㑹與祖師意旨有何交渉旣不許如是㑹諸上坐便合知

悉若於遮裏徹㡳悟去何法門而不明百千諸佛方便一時

洞了更有什麽疑情所以古人道一了千明一迷萬惑上坐

豈是今日㑹得一則明日又不㑹也莫是有一分向上事難

㑹有一分下劣凡夫不㑹如此見解設經塵劫只自勞神乏

思無有是處僧問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和尚如何爲

人師曰汝到諸方更問一徧曰恁麽即絕於言句去也師曰

夢裏惺惺問櫓棹俱停如何得到彼岸師曰慶汝平生

問如何是三種病人師曰恰問著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

此問不弱問如何是六相師曰即汝是 問如何是方便

師曰此問甚當 問亡僧遷化向什麽處去也師曰終不向

汝道曰爲什麽不向某甲道師曰恐汝不㑹問一華開五

葉結果自然成如何是一華開五葉師曰日出月明曰如何

是結果自然成師曰天地皎然 問如何是無憂佛師曰愁

殺人 問一切山河大地從何而起師曰此問從何而來

問如何是數起㡳心師曰爭諱得問如何是第二月師曰

來處甚分明曰爲什麽不㑹師曰喚什麽作第二月 問如

何是沙門眼師曰黒如漆 問絕消息時如何師曰謝指示

問如何是轉物即同如來師曰汝喚什麽作物曰恁麽即同

如來也師曰莫作野干鳴問那吒太子析肉還母折骨還

父然後於蓮華上爲父母說法未審如何是太子身師曰大

家見上坐問曰恁麽即大千同一眞如性也師曰依希似曲

才堪聽又被吹將別調中 問六根俱泯爲什麽理事不明

師曰何處不明曰恁麽即事理俱如也師曰前言何在

師有時謂衆曰大凡言句應須絕滲漏始得時有僧問如何

是絕滲漏㡳句師曰汝口似鼻孔 問如何是不證一法師

曰待言語在曰如何是證諸法師曰醉作麽師有時謂衆

曰只如山僧恁麽對他諸上坐作麽生體㑹莫是眞實相爲

麽莫是正恁麽時無一法可證麽莫是識伊來處麽莫是今

體顯露麽莫錯㑹好如此見解喚作依草附木與佛法天地

懸隔假饒荅話簡辨如懸河只成得个顚倒知見若只貴荅

SKchar辨有什麽難但恐無益於人翻成賺悮如上坐從前所

SKchar辨問荅記持說道理極多爲什麽心疑不息聞古聖方

便特地不㑹只爲多虚少實上坐不如從脚跟下一時覷破

㸔是什麽道理有多少法門與止坐作疑求解始知從前所

學㡳事只是生死根源隂界裏活計所以古人道見聞不管

如水裏月無事珍重 師有偈示曰通玄峯頂不是人閒心

外無法滿目靑山 師後於般若寺開堂說法十二㑹

第一㑹師初開堂日示衆云一毛吞海海性無虧纎芥投鋒

鋒利無動見與不見㑹與不㑹惟我知焉乃有頌曰暫下髙

峯巳顯揚般若圓通遍十方人天浩浩無差別法界縱橫處

處彰珍重師昇堂日有僧問承古有言若人見般若即被

若縛若人不見般若亦被般若縛旣見般若爲什麽却被

師云你道般若見什麽學云不見般若爲什麽即被縛師曰

你道般若什麽處不見又云若見般若不名般若不見般若

亦不名般若般若且作麽生說見不見所以人道若欠一法

不成法身若剩一法不成法身若有一法不成法身若無一

法不成法身此是般若之眞宗諸上坐又僧問乍離凝峯丈

室來坐般若道場今日家風請師一句師云虧汝什麽處學

云恁麽即雷音震動乾坤地人人無不盡霑恩師云幸然未

㑹且莫探頭探頭即不中諸上坐相共證明令法久住國土

安樂珍重 第二㑹師上堂有僧問承敎有言歸源性無二

方便有多門如何是歸源性師云你問我荅學云如何是方

便門師云你荅我問學云如何趣向師云顚倒作麽又僧問

一身即無量身無量身即一身如何是無量身師云一身學

云恁麽即昔日靈山今來親覩師云理當即行又云三丗諸

佛一時證明上坐上坐且作麽生㑹若㑹時不遷無絲豪可

得移易何以故爲過去未來現在三際是上坐上坐且非三

際澤霖大海滴滴皆滿一塵空性法界全收珍重 第三㑹

師上堂有僧問四衆雲集人天恭敬目覩尊顔願宣般若師

云分明記取學云師宣妙法國王萬歳人民安樂師云誰向

你道學云法爾如然師云你靈利又僧問三丗諸佛不知有

貍奴白牯却知有旣是三丗諸佛爲什麽却不知有師云却

是你知有學云貍奴白牯爲什麽却知有師云你什麽處見

三丗諸佛又僧問承敎有言眼不見色塵意不知諸法如何

是眼不見色塵師云却是耳見學云如何是意不知諸法師

云眼知學云恁麽即見聞路絕聲色喧然師云誰向你道又

云夫一切問荅如針鋒相投無纎豪參差相事無不通理無

不備良由一切言語一切三昧横豎深淺隱顯去來是諸佛

實相門只據如今一時驗取珍重 第四㑹師上堂舉古人

云如何是禪三界綿綿如何是道十方浩浩因什麽道三界

綿綿何處是十方浩浩㡳道理要㑹麽塞却眼塞却耳塞

却舌身意無空闕處無轉動處上坐作麽㑹橫亦不得豎

亦不得縱亦不淂奪亦不得無用心處亦無施設處若如是

㑹得始㑹法門絕擇一切言語絶滲漏曽有僧問作麽生是

絕滲漏㡳語向他道口似鼻孔甚好上坐如此㑹自然不通

風去如識得盡十方丗界是金剛眼睛無事珍重 第五㑹

師上堂有僧問云天下太平大王長夀如何是王師云日曉

月明學云如何領㑹師曰誰是學人又云天下太平大王長

夀國土豊樂無諸患難此是佛語古不易今不遷一言可以

定古定今㑹取好諸上坐又僧問承古有言有物先天地無

形本寂寥如何是有物先天地師云非同合學云如何是無

形本寂寥師云誰問先天地學云恁麽即隨靜林閒獨自遊

師云亂道作麽又云佛法不是遮箇道理要㑹麽言發非聲

色前不物始㑹天下太平大王長壽久立珍重 第六㑹師

上堂示衆云佛法現成一切具足古人道圎同太虛無欠無

餘若如是且誰欠誰剰誰是誰非誰是㑹者誰是不㑹者所

以道東去亦是上坐西去亦是上坐南去亦是上坐北去亦

是上坐上坐因什麽得成東西南北若㑹得自然見聞覺知

路絕一切諸法現前何故如此爲法身無相觸目皆形般若

無知對縁而照一時徹㡳㑹取好諸上坐出家兒合作麽生

此是本有之理未爲分外識心達本源故名爲沙門若識心

皎皎地實無絲豪障礙上坐乆立珍重 第七㑹師上堂有

僧問欲入無爲海先乗般若船如何是般若船師云常無所

住如何是無爲海師云且㑹般若船又僧問古德云登天不

借梯遍地無行路如何是登天不借梯師云不遺絲髮地學

云如何是遍地無行路師云適來向你道什麽師又云百千

三昧門百千神通門百千妙用門盡不出得般若海中何以

故爲於無住本建立諸法所以道生滅去來邪正動靜千變

万化是諸佛大定門無過於此諸上坐大家究取増於佛法

夀命珍重第八㑹師上堂有僧問丗尊有正法眼付囑摩

訶迦葉只如迦葉在賔鉢羅窟未審付囑何人師云敎我向

說學云恁麽即靈山付囑不異今日師云你什麽處見靈

山又僧問浄慧寶印和尚親傳未審今日一㑹當付何人師

云鼕鼕鼓一頭打兩頭鳴學云恁麽即千聖同儔古今不異

師云禪河浪靜尋水迷源又僧淸遇云帝王請命師赴王恩

若㑹中請師舉唱師云分明記取學云恁麽即雲臺寶

網同演妙音師云淸遇何在學云法王法如是師云阿誰證

明又云靈山付囑分明諸上坐一時驗取若驗得更無別理

只是如今譬如太虛日明雲暗山河大地一切有爲丗界悉

皆明現乃至無爲亦復如是丗尊付囑迄至于今並無絲豪

差別更付阿誰所以祖師道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法法

有本心非心非本法此是靈山付囑牓樣諸上坐徹㡳曽取

好莫虚度時光國王恩難報諸佛恩難報父母師長恩難報

十方施主恩難報況建置如是次第佛法興隆若非國王恩

力焉得如此若要報恩應須明徹道眼入般若性海始得乆

立珍重 第九㑹師上堂有僧問承先德云人空法亦空二

相本來同如何是二相本來同師云山河大地學云不㑹乞

師方便師云什麽處是不方便處又僧問承敎有言心淸淨

故法界淸浄如何是淸淨心師云迦陵頻伽共命之鳥學云

心與法界是一是二師云你自問別人問師又云大道廓然

詎齊今古無名無相是法是修良由法界無邊心亦無際無

事不彰無言不顯如是㑹得喚作般若現前理極同眞際一

切山河大地森羅万象牆壁瓦礫並無絲豪可得虧闕無事

久立珍重 第十㑹師上堂有僧問承師有言九天擎玉印

七佛兆前心如何是印師云不露文如何是心師云你名安

嗣又云法界性海如函如蓋如鉤如鏁如金與金色位位皆

齊無纎豪參差不相混濫非一非異非同非別若歸實地去

法法皆到㡳不是上來問个如何若何便是不問時便非在

長連牀上坐時是有不坐時是無只如諸方老宿言敎在丗

如常河沙如來一大藏經卷卷皆說佛理句句盡言佛心因

什麽得不㑹去若一向織絡言敎意識解㑹饒上坐經塵沙

劫亦不能得徹此喚作顚倒知見識心活計並無得力處此

蓋爲根脚下不明若究盡諸佛法源河沙大藏一時現前不

欠絲豪不剰絲豪諸佛時常出丗時常說法度人未曽閒歇

乃至猿啼鳥叫草木叢林常助上坐發機未有一時不爲上

坐有如是竒特處可惜許諸上坐大家究取令法久住丗閒

增益人天壽命國王安樂無事久立珍重 第十一㑹師上

堂舉古人云吾有一言天上人閒若人不㑹緑水靑山且作

麽生是一言㡳道理古人語須是曉達始得若是將言而名

於言未有个㑹處良由究盡諸法根蔕始㑹一言不是一言

半句思量解㑹喚作一言若㑹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始到古

人境界亦不是閉目藏眼暗覩無所見喚作言語道斷且莫

賺㑹佛法不是遮个道理要㑹麽假饒經塵沙劫說亦未曽

有半句到諸上坐經塵沙劫不說亦未曽欠少半句應須徹

㡳㑹去始得若如是斟酌名言空勞心力並無用處與諸上

坐相共證明後學初心速須究取乆立珍重 第十二㑹師

上堂有僧問髑髏常千丗界鼻孔摩觸家風如何是髑髏常

千丗界師云更待荅話在學云如何是鼻孔摩觸家風師云

時復舉一遍又僧問一人執炬自盡其身一人抱冰橫屍於

路此二人阿誰辨道師云不遺者學云不㑹乞師指示師云

你名敬新學云未審還有人證明也無師云有學云什麽人

證明師云敬新證明又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云異

境靈蹤覩者皆羙僧又云見後如何師云適來向你道什麽

又僧問承古有言𫾣打虛空鳴觳觳石人木人齊應諾六月

降雪落紛紛此是如來大圎覺如何是敲打虚空㡳師云崑

崙奴著鐡袴打一棒行一歩學云恁麽即石人木人齊應諾

也師云你還聞麽又云諸佛法門時常如是譬如大海千波

万浪未曽暫住未常暫有未常暫無浩浩地光明自在宗三

丗於毛端圎古今於一念應須徹㡳明達始得不是問一則

語記一轉話巧作道理風雲水月四六八對便當佛法莫自

賺諸上坐究竟無益若徹㡳㑹去實無可隱藏無刹不彰無

塵不現直下凡夫位齊諸佛不用纎豪氣力一時㑹取好無

事久立珍重開寶四年辛未華頂西峯忽摧聲震一山師

曰吾非久矣明年六月大星隕于峯頂林木變白師乃示疾

於蓮華峯參問如常二十八日集衆言别跏趺而逝夀八十

二臘六十五

杭州報恩寺慧明禪師姓蔣氏幼出家三學精練志探玄旨

乃南遊於閩越閒歷諸禪㑹莫契本心後至臨川謁淨慧禪

師師資道合尋迴鄞水大梅山庵居時吴越部内禪學者雖

盛而以玄沙正宗置之閫外師欲整而導之一日有二禪客

到師問曰上坐離什麽處曰都城師曰上坐離都城到此山

則都城少上坐此山剰上坐剰則心外有法少則心法不周

說得道理即住不㑹即去其二禪客不能對 新到僧問如

何是大梅主師曰闍梨今日離什麽處僧無對師尋遷於天

台山白沙卓庵時有朋彦上坐博學強記來訪師敵論宗

乗師曰言多去道遠矣今有事借問只如從上諸聖及諸先

德還有不悟者也無朋彦曰若是諸聖先德豈有不悟者哉

師曰一人發眞歸源十方虛空悉皆消殞今天台山嶷然如

何得消殞去朋彦不知所措自是他宗汎學來者皆服膺矣

漢乾祐中吳越忠懿王延入王府問法命住資崇院師盛談

玄沙宗一大師及地蔵法眼宗旨臻極王因命翠巖令參等

諸禪匠及城下名公定其勝負天龍禪師問曰一切諸佛及

佛法皆從此經出未審此經從何而出師曰道什麽天龍方

再問師曰過也資嚴長老問如何是現前三昧師曰還聞麽

曰某甲不患聾師曰果然患聾師舉雪峯塔銘問老宿云

夫從縁有者始終而成壞非從縁有者歷劫而長堅堅之與

壞即且置雪峯只今在什麽處法眼别云只今是成是壞衆皆無對設有

對者亦不能當其徵詰時羣彦弭伏王大恱命師居之署圓

通普照禪師 師上堂謂衆曰諸人還委得麽莫道語黙動

靜無非佛事好且莫錯㑹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

汝還見香臺麽曰某甲未㑹乞師指示師曰香臺也不識

問離却目前機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汝何不問曰恁麽即委

是去也師曰也是虚施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我見燈

明佛本光瑞如此 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特地申問是

什麽意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十萬八千眞䟦渉直下西

來不到東 問如何是第二月師曰SKchar目看花花數朶見

精明樹幾枝枝

漳州羅漢宣法大師智依 師上堂曰盡十方丗界無一微

塵許法與汝作見聞覺知還信麽然雖如此也須悟始得莫

將爲等閑不見道單明自已不悟自前此人只具一𨾏眼還

㑹麽 僧問纎塵不立爲什麽好醜現前師曰分明記取别

處問人 問大衆雲集誰是得者師曰還曽失麽 問如何

是佛師曰汝是行脚僧 問如何是寶夀家風師曰一任觀

看曰恁麽即太守有賴師曰汝作麽生曰終不敢謾大衆師

曰嫌少作麽師問僧受業在什麽處曰在佛迹師曰師在

什麽處曰什麽處不是師舉起拳曰作麽生曰和尚收取曰

放闍梨七棒師問僧今夏在什麽處曰在無言上坐處師

曰還曽問訊他否曰也曽問訊師曰無言作麽生問得曰若

得無言什麽處不問得師喝之曰恰似問去兄 師與彦端

長老喫餅餤端曰百種千般其體不二師曰作麽生是不二

體端拈起餅餤師曰只首百種千般端曰也是和尚見處師

曰汝也是羅公詠梳頭㨾師將示滅乃謂衆曰今晚四大不

和暢雲騰鳥飛風動塵起浩浩地還有人治得麽若治得永

劫不相識若治不得時時常見我言訖告寂

金陵鍾山義禪師道欽太原人也初住廬山捿賢師上堂

曰道逺乎哉觸事而眞聖逺乎哉體之則神我尋常示汝何

不向衣鉢下坐地直下參取要須上來討箇什麽旣上來我

即事不獲巳便舉古德少許方便斗藪些子⻱毛兔角解落

諸上坐欲得省要麽僧堂裏三門下寮舎裏參取好還有㑹

處也未若有㑹麽試說看與上坐證明 僧問如何是捿賢

境師曰捿賢有什麽境 問古人拈椎豎拂還當宗乗中事

也無師曰古人道了也 問學人創入叢林乞和尚指示師

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江南國主請師居章義道場示衆

曰揔來遮裏立作什麽善知識如河沙數常與汝爲伴行住

坐卧不相捨離但長連牀上穩坐地十方善知識自來參上

坐何不信取作得如許多難易他古聖嗟見今時人不柰何

了乃曰傷夫人情之惑久矣目對眞而不覺此乃嗟汝諸人

看却不知且道看却什麽不知何不體察古人方便只爲信

之不及致得如此諸上坐但於佛法中留心無不得者無事

體道去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不東不西 問百年暗

室一燈能破時如何師曰莫謾語問佛法還受變異也無

師曰上坐是僧 問大衆雲集請師舉楊宗旨師曰久矣

問如何是玄旨師曰玄有什麽旨

金陵報恩匡逸禪師明州人也初住潤州慈雲江南國主請

居上院署凝密禪師一日上堂衆集師顧視大衆曰依而

行之即無累矣還信麽如太陽赫弈皎然地更莫思量思量

不及設爾思量得及喚作分限智慧不見先德云人無心合

道道無心合人人道旣合是名無事人且自何而凡自何而

聖此若未㑹也只爲迷情所覆便去不得迷時即有質礙爲

對爲待種種不同忽然惺去亦無所得譬如演若達多認影

爲頭豈不是擔頭覔頭然正迷之時頭且不失及乎悟去亦

不爲得何以故人迷謂之失人悟謂之得得失在於人何𨵿

於動靜僧問諸佛說法普潤羣機和尚說法什麽人得聞

師曰只有汝不聞 問如何是報恩一句師曰道不是得麽

問十二時中思量不到處如何行履師曰汝如今在什麽處

問祖嗣西來如何舉唱師曰不違所請 問如何是一句師

曰我荅爭似汝舉 問佛爲一大事因縁出丗未審和尚出

丗如何師曰恰好曰恁麽即大衆有賴師曰莫錯㑹

金陵報慈道場文遂導師杭州人也姓陸氏乳抱中父母徙

家于宣城才丱歳挺然好學乃禮池州僧正落髮登戒年十

六觀方禪敎俱習甞究首楞嚴經十軸甄分眞妄縁起本末

精博於是節科注釋文句交絡厥功旣就謁于淨慧禪師述

己所業深符經旨淨慧問曰楞嚴豈不是有八還義師曰是

曰明還什麽師曰明還日輪曰日還什麽師懵然無對淨慧

誡令焚其所注之文師自此服膺請益始忘知解初住吉州

止觀乾德二年國主延入居長慶次清涼次報慈大道場署

雷音覺海大導師禮待異乎他等 師上堂謂衆曰天人羣

生𩔖皆承此恩力威權三界德被四生共稟靈光咸稱妙義

十方諸佛常頂戴汝誰敢是非及乎向遮裏喚作開方便門

對根設敎便有如此如彼流出無窮若能依而奉行有何不

可所以淸涼先師道佛即是無事人且如今覔个無事人也

不可得 僧問崇壽佛法付囑止觀止觀佛法付囑何人師

曰汝試舉崇壽佛法看 問巓山巖崖還有佛法也無師曰

汝喚什麽作巓山巖崖 問如何是道師曰妄想顚倒

師謂衆曰老僧平生百無所解日日一般雖住此閒隨縁任

運今日諸上坐與本無異 僧問如何是無異㡳事師曰千

差萬別僧再問師曰止止不須說且㑹取千差萬别問如

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方丈板門扇 問如何是無相道場

曰四郎五郎廟 問如何是吹毛劒師曰簳SKchar杖 問如何

是正直一路師曰逺逺近近曰便恁麽去時如何師曰咄哉

癡人此是險路 師問僧從什麽處來曰撫州曹山來師曰

幾程到此曰七程師曰行却許多山林谿澗何者是汝自己

曰揔是師曰衆生顚倒認物爲已曰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

揔是師又曰諸上坐各在止觀終冬過夏還有人悟自己也

無止觀與汝證明令汝眞見不被邪魔所惑問如何是學人

自已師曰好箇師僧眼目甚分明

漳州羅漢院守仁禪師泉州永春人也初參淨慧後迴故郡

止東安興敎寺上方院示衆曰只據如今誰欠誰剰然雖如

此猶是第二義門上坐若明達得去也且是一是二更須子

細看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的的意師曰即今是什麽意

問如何是SKchar槃師曰生死曰如何是生死師曰適來道什麽

僧衆晚參師謂衆曰物物本來無處所一輪明月印心池便

歸方丈 師次住漳州報恩院謂衆曰報㤙遮裏不曽與人

SKchar話今日與諸上坐SKchar一兩則話還願樂麽諸上坐鶴脛長

鳬脛短甘草甜黃蘗苦恁麽SKchar辨還愜雅意麽諸上坐莫道

血脉不通泥水有隔好且莫錯㑹珍重僧問如何是西來

意師曰喚什麽作西來意曰恁麽即無西來也師曰由汝口

頭道 問如何是報恩家風師曰無汝著眼處問學人未

委稟承請師方便師曰莫相孤負麽曰恁麽即有師資之分

也師曰叢林見多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向汝道什麽

問如何是無生之相師曰捨身受身曰恁麽即生死無過也

師曰料汝恁麽㑹師又曰人人皆備理一一盡圎常問如

何是圎常之理師曰無事不參差曰恁麽即縱橫法界也師

曰巧道有何難 問如何是不到三寸師曰汝問我苔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福州來師曰䟦涉如許多山嶺阿那个

是上坐自已曰某甲親離福州師曰恁麽啇量别有商量曰

更作麽生商量師曰汝話墮也 問不昧縁塵請師一接師曰

喚什麽作縁塵僧曰若不伸問焉息疑情師曰若不是今日

便作官方

杭州永明寺道濳禪師河中府人也姓武氏初詣臨川謁淨

慧禪師一見異之便容入室一日淨慧問曰子於參請外看

什麽經師曰看華嚴經淨慧曰揔別同異成壞六相是何門

攝屬師對曰文在十地品中據理則丗出丗閒一切法皆具

六相曰空還具六相也無師懵然無對淨慧曰子却問吾師

乃問曰空還具六相也無淨慧曰空師於是開悟踊躍禮謝

浄慧曰子作麽生㑹師曰空淨慧然之異日因四衆士女入

院淨慧問師曰律中道隔壁聞叙釧聲即名破戒見覩金銀

合雜朱紫駢闐是破戒不是破戒師曰好箇入路淨慧曰子

向後有五百毳徒而爲王侯所重在師尋禮辭駐錫於衢州

古寺閱大藏經而巳後忠懿王錢氏命入府受菩薩戒署慈

化定慧禪師建大伽藍號慧日永明請居之師曰欲請塔下

羅漢銅象過新寺供養王曰善矣予昨夜夢十六尊者乞隨

禪師入寺何昭應之若是仍於師號加應眞二字師坐永明

大道場常五百衆 師上堂謂衆曰佛法顯然因什麽却不

㑹去諸上坐欲㑹佛法但問取張三李四欲㑹丗法則參取

古佛叢林無事久立 僧問如何是永明的的意師曰今日

十五明朝十六曰覽師的的意師曰何處覽問如何是永

明家風師曰早被上坐荅了也 問三種病人如何接師曰

汝是聾人曰請師方便師曰是方便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

爲什麽百鳥銜華師曰見東見西曰見後爲什麽不銜華師

曰見南見北曰昔日作麽生師曰且㑹今日 問如何是第

二月師曰月問如何是覿面事師曰背後是什麽問文

殊仗劒擬殺何人師曰止止曰如何是劒師曰眼是問諸

餘即不問向上宗乗亦且置請師不荅師曰好箇師僧子曰

恁麽即禮拜去也師曰不要三拜盡汝一生去一日大衆

參師指香鑪曰汝諸人還見麽若見一時禮拜各自歸空

僧問至道無言借言顯道如何是顯道之言師曰切忌揀擇

問如何是慧日祥光師曰此去報慈不遠曰恁麽即親蒙照

燭也師曰且喜没交涉

撫州黄山良匡禪師吉州人也 上堂謂衆曰髙山頂上空

蔬飯無可祗待諸道者唯有金剛眼睛慿助汝發明眞心汝

若㑹得能破無明黒暗汝若不㑹眞个不壞便起歸方丈

僧問如何是黃山家風師曰築著汝𤾁孔問如何是物不

遷義師曰春夏秋冬 問如何是一路SKchar槃門師曰汝問宗

乗中一句豈不是曰恁麽即不哆哆師曰莫哆哆好問衆

星攅月時如何師曰喚什麽作月曰莫即遮箇便是也無師

曰遮个是什麽 問明鏡當臺森羅爲什麽不現師曰那裏

當臺曰爭奈即今何師曰又道不現 問如何是禪師曰三

界緜緜曰如何是道師曰四生浩浩

杭州靈隱山清聳禪師福州福淸縣人也初參淨慧一日淨

慧指雨謂師曰滴滴落上坐眼裏師初不喻旨後因閱華嚴

經感悟承浄慧印可迴止明州四明山卓庵節度使錢億執

師事之禮忠懿王命於臨安兩處開法後居靈隱上寺署了

悟禪師 師上堂示衆曰十方諸佛常在汝前還見麽若言

將心見將眼見所以道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若能如是

解諸佛常現前又曰見色便見心且喚什麽作心山河大地

萬象森羅青黃赤白男女等相是心不是心若是心爲什

麽却成物象去若不是心又道見色便見心還㑹麽只爲迷

此而成顚倒種種不同於無同異中強生同異且如今直下

承當頓豁本心皎然無一物可作見聞若離心別求解脫者

古人喚作迷波討源卒難曉悟 問根塵俱泯爲什麽事理

不明師曰事故且從喚什麽作俱泯㡳根塵問如何是觀

音第一義師曰錯 問無明實性即佛性如何是佛性師曰

喚什麽作無明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亘古亘今

問不問不苔時如何師曰寱語作麽 問如何是巓山巖崖

裏佛法師曰用巓山巖崖作麽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

師曰靑山渌水曰見後如何師曰渌水靑山 師問僧汝㑹

佛法麽曰不㑹師曰汝端的不㑹曰是師曰且去待别時來

其僧珍重師曰不是遮个道理 問如何是摩訶般若師曰

雪落茫茫僧無語師曰㑹麽曰不㑹師遂有頌曰摩訶般若

非取非捨若人不㑹風寒雪下

金陵報恩院玄則禪師滑州衛南人也初問靑峯如何是佛

靑峯曰丙丁童子來求火師得此語藏之於心及謁淨慧淨

慧詰其悟旨師對曰丙丁是火而更求火亦似玄則將佛問

佛淨慧曰幾放過元來錯㑹師雖蒙開發頗懐猶豫復退思

旣殆莫曉玄理乃投誠請益淨慧曰汝問我與汝道師乃問

如何是佛淨慧曰丙丁童子來求火師豁然知歸後住報恩

院 師上堂顧視大衆曰好箇話頭只是無人解問得所以

勞他古人三度喚之諸人即不勞他喚也此即且從古人意

作麽生還說得麽千佛出丗亦不増一絲豪六道輪迴也不

減一絲豪皎皎地現無絲頭翳礙古人道但有纎豪即是塵

且如今物象嶷然地作麽生消遣汝若於此消遣不得便是

凡夫境界然也莫嫌朴實說話也莫嫌說著祖佛何以故見

說祖佛便擬超越去若恁麽㑹大没交渉也須子細詳究看

不見他古德究離生死亦無剃頭剪𤓰功夫如今看見大難

繼續 問了了見佛性如何是佛性師曰不欲便道 問如

何是金剛大士師曰見也未 問如何是諸聖密密處師曰

却須㑹取自己曰如何是和尚密密處師曰待汝㑹始得師

謂衆曰諸上坐盡有常圎之月各懷無價之珍所以月在雲

中雖明而不照智隱或内雖眞而不通無事久立 問如何

是不動尊師曰飛飛颺颺問如何是了然一句師曰對汝

又何難曰恁麽道莫便是也無師曰不對又何難曰深領和

尚恁麽道師曰汝道我道什麽 問亡僧遷化向什麽處去

也師曰待汝生即道曰賔主歷然師曰汝立地見亡僧

問如何是學人本來心師曰汝還曽道著也未曰只如道著

如何體㑹師曰待汝問始得問敎中有言樹能生果作頗梨

色未審此果何人得喫師曰樹從何來曰學人有分師曰去

果八萬四千 問如何是不遷師曰江河競注日月旋流

問宗乗中玄要處請師一言師曰汝行脚來多少時也曰不

曽逢伴侣師曰少瞌睡

金陵報慈道場玄覺導師行言泉州晉江人也得法於淨慧

禪師 上堂示衆曰凡行脚人參善知識到一叢林放下瓶

鉢可謂行菩薩道之能事畢矣何用更來遮裏舉論眞如SKchar

槃此是非時之說然古人有言譬如披沙識寶沙礫若除眞

金自現便喚作常住丗閒具足僧寶亦如一味之雨一般之

地生長萬物大小不同甘辛有異不可道地與雨有大小之

名也所以道方即現方圎即現圓何以故爾法無偏正隨相

應現喚作對現色身還見麽若不見也莫閑坐地 問如何

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此問不當 問坐却是非如何合得本

來人師曰汝且作麽生坐江南國主新建報慈大道場命師

大闡宗猷海㑹二千餘衆別署導師之號師謂衆曰此日英

賢共㑹海衆同臻諒惟佛法之趣無不僃矣若是英鑒之者

不須待言也然言之本無何以黙矣是以森羅萬衆諸佛洪

源顯明則海印光澄SKchar昧則情迷自惑苟非通心上士逸格

髙人則何以於諸塵中發揚妙極卷舒物象縱奪森羅示生

非生應滅非㓕坐㓕洞巳乃曰眞常言假則影散千途論眞

則一空絕迹豈可以有無生滅而計之者哉 問國王再請

蓋特薦先朝和尚今日如何舉唱師曰汝不是問再唱人曰

恁麽即天上人閒無過此也師曰勿交涉 問逺遠投師請

垂一接師曰却依舊處去

金陵浄徳道場達觀禪師智筠河中府人也姓王氏弱齡邁

俗依普救寺杲大師披削年滿受具始遊方謁撫州龍濟修

山主親附久之機縁莫契後詣金陵報恩道場參淨慧頓悟

玄旨後住廬山捿賢寺師上堂謂衆曰從上諸聖方便門不

少大㡳只要諸仁者有箇見處然雖未見且不參差一絲髮

許諸仁者亦未甞違背一絲髮許何以故炟赫地顯露如今

便㑹取更不費一豪氣力還省要麽設道毗盧有師法身有

主斯乃抑楊對機施設諸仁者作麽生㑹對㡳道理若也㑹

且莫嫌他佛語莫重祖師直下是自已眼明始得僧問如

何是的的之言師曰道什麽 問紛然覔不得時如何師曰

覔箇什麽不得 問如何是祖師意師曰用祖師意作什麽

問今朝呈遠瑞正意爲誰來師曰大衆盡見汝恁麽問乾德

三年江南國主仰師道化於北苑建大道場曰浄德延請居

之署大禪師之號 上堂謂衆曰夫欲慕道也須上上根器

始得造次中下不易承當何以故佛法非心意識境界上坐

莫恁麽懱猰地他古人道沙門眼把定丗界函蓋乾坤緜緜

不漏絲髮所以諸佛讃歎讃歎不及比喻比喻不及道上坐

威光赫弈亘古亘今幸有如是家風何不紹續取爲什麽自

生卑劣枉受辛勤不能曉悟只爲如此所以諸佛出興於丗

只爲如此所以諸佛唱入SKchar槃只爲如此所以祖師特地西

來僧問諸聖皆入不二法門如何是不二法門師曰但恁

麽入曰恁麽即今古同然去也師曰汝道什麽處是同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 師曰恰問著曰恁麽即學人禮拜也

師曰汝作麽生㑹 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不是師復謂衆

曰吾不能投身巖谷滅迹市鄽而出入禁庭以重煩丗主吾

之過也遂屢辭歸故山國主錫以五峯捿玄蘭若開寶二年

八月十七日安坐告寂壽六十四臘四十四

髙麗道峯山慧炬國師始發機於浄慧之室本國主思慕遣

使來請遂迴故地國主受心訣禮待彌厚一日請入王府

上堂師指威鳯樓示衆曰威鳯樓爲諸上坐舉揚了諸上坐

還㑹麽儻若㑹且作麽生㑹若道不㑹威鳯樓作麽生不㑹

珍重師之言敎未被中華亦莫知所終

金陵淸涼法燈禪師泰欽魏府人也生而知道辨才無礙入

淨慧之室海衆歸之僉曰敏匹初受請住洪州幽谷山𩀱林

院 上堂未𦫵坐乃曰此山先代一二尊宿曽說法來此坐

髙廣不才何𦫵昔古有言作禮須彌燈王如來乃可得坐且

道須彌燈王如來今在何處大衆要見麽一時禮拜師便升

坐良久曰爲大衆只如此也還有㑹處麽僧問如何是𩀱

林境師曰畫也不成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且去又曰境也

未識且討人 問一佛出丗震動乾坤和尚出丗震動何方

師曰什麽處見震動曰爭奈即今何師曰今日有什麽事

有僧出禮拜師曰道者前時謝汝請我將什麽與汝好僧擬

問次師曰將謂相悉却成不委 問如何是西來密密意師

曰苦 問一佛出丗普潤羣生和尚出丗當爲何人師曰不

徒然曰恁麽即大衆有賴也師曰何必 師告衆曰且住得

也久立官人及諸大衆今日相請勤重此箇殊功比喻何及

所以道未了之人聽一言只遮如今誰動口師便下坐立倚

拄杖而告衆曰還㑹麽天龍寂聽而雨華莫作須菩提㡠子

盡將去且恁麽信受奉行 師次住上藍護國院僧問十万

俱擊鼓十處一時聞如何是聞師曰汝從那方來 問善行

菩薩道不染諸法相如何是菩薩道師曰諸法相曰如何得

不染去師曰染著什麽處 問不久開選場還許學人選也

無師曰汝是㸃額人又曰汝是什麽科目 問如何是演大

法義師曰我演何似汝演 師次住金陵龍光院上堂𦫵坐

維那白椎云法筵龍象衆當觀第一義師曰維那是第二義

長老只今是第幾義師又舉衣袖謂衆曰㑹麽大衆此是山

呼舞蹈莫道五百生前曽爲樂主來或有疑情請垂見示時

有僧問如何是諸佛正宗師曰汝是什麽宗曰如何師曰如

何即不㑹問上藍一曲師親唱今日龍光事若何師曰汝

什麽時到上藍來曰諦當事如何師曰不諦當即别處覔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且問小意却來與汝大意師後

入金陵住清涼大道場上堂𦫵坐僧出問次師曰遮僧最先

出爲大衆巳了荅國主深恩 問國主請命祖席重開學人

上來請師直指心源師曰上來却下去 問法眼一燈分照

天下和尚一燈分付何人師曰法眼什麽處分照來江南國

主爲鄭王時受心法於淨慧之室曁浄慧入滅復甞問於師

曰先師有什麽不了㡳公案師對曰見分析次異日又問曰

承聞長老於先師有異聞㡳事師作起身勢國主曰且坐

師謂衆曰先師法席五百衆今只有十數人在諸方爲導首

你道莫有錯指人路㡳麽若錯指敎他入水入火落坑落塹

然古人又道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鑊湯鑊湯自

消滅且作麽生商量言語即熟及問著便生䟽去何也只爲

隔闊多時上坐但㑹我什麽處去不得有去不得者爲眼等

諸根色等諸法諸法且置上坐開眼見什麽所以道不見一

法即如來方得名爲觀自在珍重師開寶七年六月示疾告

衆曰老僧卧疾強牽拖與汝相見如今隨處道場宛然化城

且道作麽生是化城不見古導師云寶所非遥須且前進及

至城所又道我所化作今汝諸人試說箇道理看是如來禪

祖師禪還定得麽汝等雖是晚生須知僥忝我國主凡所勝

地建一道場所須不闕只要汝開口如今不知阿那箇是汝

口爭荅效他四恩三有欲得㑹麽但識口必無咎縱有咎因

汝有我今風火相逼去住是常道老僧住持將逾一紀每承

國主助發至于檀越十方道侣主事小師皆赤心爲我黙而

難言或披麻帶布此即順俗我道違眞且道順好違好然但

順我道即無顚倒我之遺骸必於南山大智藏和尚左右乞

一墳冡升沈皎然不淪化也努力努力珍重即其月二十四

日安坐而終

杭州眞身寶塔寺紹巖禪師雍州人也姓劉氏七歳依髙安

禪師出家十八進具於懷暉律師曁遊方與天台韶國師同

受記於臨川尋於浙右水心寺挂錫宴寂後止越州法華山

續入居塔寺上方淨院呉越王命師開法署了空大智常照

禪師上堂謂衆曰山僧素寡知見本期閑放念經待死豈

謂今日大王勤重苦勉山僧効諸方宿德施張法筵然大王

致請也只圖諸仁者明心此外無別道理諸仁者還明心也

未莫不是語言譚𥬇時凝然杜黙時參尋知識時道伴商略

時觀山翫水時耳目絕對時是汝心否如上所解盡爲魔魅

所攝豈曰明心更有一𩔖人離身中妄想外別認徧十方丗

界含日月包太虛謂是本來眞心斯亦外道所計非明心也

諸人者要㑹麽心無是者亦無不是者汝擬執認其可得乎

問六合澄淸時如何師曰大衆誰信汝問見月忘指時如

何師曰非見月曰豈可認指爲月邪師曰汝參學來多少時

也師開寶四年七月示疾謂門弟子曰諸行無常即常住相

言訖跏趺而逝壽七十三臘五十五

金陵報恩院法安慧濟禪師太和人也印心於法眼之室初

住撫州曹山崇壽院爲第四丗上堂謂衆曰知幻即離不

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諸上坐且作麽生㑹不作方便

又無漸次古人意在什麽處若㑹得諸佛常見前若未㑹莫

向圎覺經裏討夫佛法亘古亘今未甞不見前諸上坐一切

時中咸承此威光須具大信根荷檐得起始得不見佛讃猛

利㡳人堪爲器用亦不賞他向善久脩淨業者要似他廣頟

兇屠抛下操刀便證阿羅漢果直須恁麽始得所以長者道

如將梵位直授凡庸僧問大衆旣臨於法㑹請師不吝句

中玄師曰謾得大衆麽曰恁麽即全應此問也師曰不用得

問古人有言一切法以不生爲宗如何是不生宗師曰好箇

問處 問佛法中請師方便師曰方便了也 問如何是古

佛心師曰何待問江南國主請入居報恩署號攝衆師上

堂謂衆曰此日奉命令住持當院爲衆演法適來見維那白

槌了多少好令敎當觀第一義且作麽生是第一義若遮裏

參得多少省要如今更別說箇什麽即得然承恩旨不可杜

黙去也夫禪宗示要法爾常規圎明顯露亘古亘今至於達

磨西來也只與諸人證明亦無法可得與人只道直下是便

敎立地覯取古人雖即道立地覯取如今坐地還覯得也無

有疑請問 僧門三德奥樞從佛演一音玄路請師明師曰

汝道有也未 問如何是報恩境師曰大家見汝問師開寶

中示滅于本院

撫州崇壽院契稠禪師泉州人也 上堂𦫵坐僧問四衆諦

觀第一義如何是第一義師曰何勞更問 師又曰大衆欲

知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縁作麽生是時節因縁上坐如今便

散去且道有也未若無因什麽便散去若有作麽生是第一

義上坐第一義現成何勞更觀恁麽顯明得佛性常照一切

法常住若見有法常住猶未是法之眞源作麽生是法之眞

源上坐不見古人道一人發眞歸源十方虚空悉皆消殞還

有一法爲意解麽古人有如是大事因縁依而行之即是何

勞長老多說衆中有未知者便請相示 僧問淨慧之燈親

然汝水今日王侯請命如何是淨慧之燈師曰更請一問

問古人見不齊處請師方便師曰古人見什麽處不齊

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是佛曰如何領解師曰領解即不是

問的的西來意師當第幾人師曰年年八月半中秋 問如

何是和尚爲人一句師曰觀音舉上藍舉師淳化三年示滅

洪州雲居山廣平院淸錫禪師泉州人也初住龍須山廣平

院有僧問如何是廣平境師曰識取廣平曰如何是境中

人師曰驗取 次住雲居山僧問如何是雲居境師曰汝喚

什麽作境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適來向汝道什麽 師後

住泉州西明院有廖天使入院見供養法眼和尚眞乃問曰

眞前是什麽果子師曰假果子天使曰旣是假果子爲什麽

將供養眞師曰也只要天使識假 問如何是佛師曰容顔

甚竒妙

洪州百丈山大智院道常禪師本山出家禮照明襌師披剃

尋參浄慧獲預函丈因請益問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

言叙語未終淨慧曰住住汝擬向丗尊良乆處㑹去師從此

悟入後本山請歸住持當第十一丗學者尤盛師上堂示

衆曰乗此寶乗直至道場每日勞諸上坐訪及無可祗延時

寒不用久立却請迴車珍重 僧問如何是學人行脚事師

白拗折拄杖得也未 問古人有言釋迦與我同參未審何

人師曰唯有同參方得知曰未審此人如何親近師曰恁麽

即不解參也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住住問不著問

還郷曲子作麽生唱師曰設使唱落汝後 問如何是百丈

境師曰何似雲居 問如何是百丈爲人一句師曰若到諸

方揔須問過 師又謂衆曰實是無事與上坐各各事佛更

有何疑得到遮裏古人只道十方同共聚箇箇學無爲此是

選佛處心空及第歸心空是及第且作麽生㑹心空不是那

裏閉目冷坐是心空此正是識隂想解上坐要心空麽但且

識心所以道過去巳過去未來更莫筭兀然無事坐何曽有

人喚設有人喚上坐應他好不應好若應阿誰喚上坐若不

應不患聾也三丗體空且不是木頭所以古人道心空得見

法王還見法王麽也只是老病僧又莫是渠自伐麽珍重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汝有多少事不問僧舉人問玄沙曰

三乗十二分敎即不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玄沙曰三乗十

二分敎不要其僧不㑹請師爲說師曰汝實不㑹曰實不㑹

師示偈曰不要三乗要祖宗三乗不要與君同君今欲㑹通

宗旨後夜猿啼在亂峯師淳化二年示滅塔于本山

天台山般若寺通慧襌師敬遵上堂謂衆曰皎皎炟赫地

亘古亘今也未曽有纎豪閒斷相無時無節長時拶定上坐

無通氣處所以道山河大地是上坐善知識放光動地觸處

露現實無絲頭許法可作隔礙如今因什麽却不㑹特地生

疑去無事不用乆立 僧問優曇華坼人皆覩般若家風賜

一言師曰不因上坐問不曽舉似人曰恁麽即般若雄峯詎

齊今古師曰也莫錯㑹問牛頭未見四祖時爲什麽百鳥

銜華師曰汝什麽處見曰見後爲什麽不銜華師曰且領話

好 問靈山一㑹迦葉親聞未審今日一㑹何人得聞師曰

汝試舉迦葉聞㡳看曰恁麽即迦葉親聞去也師曰亂道作

麽 師自𫐠眞讃曰眞𠔃寥廓郢人圖雘嶽聳雲空澄潭月躍

廬山歸宗寺法施禪師䇿眞曹州人也姓魏氏本名慧超𦫵

浄慧之堂問如何是佛淨慧曰汝是慧超師從此信入其語

播于諸方初自廬山余家峯請下住歸宗上堂示衆曰諸

上坐見聞覺知只可一度只如㑹了是見聞覺知不是見聞

覺知要㑹麽與諸上坐說破了也待汝悟始得久立珍重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我向汝道即别有也 問如何是歸宗

境師曰是汝見什麽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出去 問國王

請命大啓法筵不落見聞請師速道師曰閑言語曰師意如

何師曰又亂說 問承敎有言將此身心奉塵刹是則名爲

報佛恩塵刹即不問如何是報佛恩師曰汝若是即報佛恩

問無情說法大地得聞師子吼時如何師曰汝還聞麽曰恁

麽即同無情也師曰汝不妨㑹 問古人以不離見聞爲宗

未審和尚以何爲宗師曰此問甚好猶是三縁四縁師曰莫

亂道師次住金陵奉先寺未幾復遷止報恩道場太平興國

四年歸寂

洪州鳳捿山同安院紹顯禪師僧問王恩降旨師親受熊

耳家風乞一言師曰巳道了也 問千里投師請師一接師

曰好入處 雲蓋山僧乞瓦造殿有官人問旣是雲蓋何用

乞瓦師代曰罕遇竒人

江州廬山棲賢寺慧圎禪師上堂示衆曰出得僧堂門見

五老峯一生參學事畢何用更到遮裏來雖然如此也勞上

坐一轉無事珍重 僧問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未審古人意

旨如何師曰大衆一時㑹取 又上堂有僧擬問師乃指其

僧曰住住其僧進歩問從上宗乗請師舉唱師曰前言不搆

後語難追曰未審今日事如何師曰不㑹人言語 問如何

是佛法大意師曰好 問如何是棲賢境師曰入得三門便

合知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此欠少 問祖燈重耀

不吝慈悲更垂中下師曰委得麽曰恁麽即方便門巳開師

曰也賺

洪州觀音院從顯禪師泉州莆田人也少依本邑石梯山出

家具戒參法眼受記初住昇州妙果院後住兹院參學頗衆

師上堂衆集良久謂曰文殊深賛居士未審居士受賛也無

若受賛何處有居士邪若不受賛文殊不可虛發言大衆作

麽生㑹若㑹眞箇納僧時有僧問居士黙然文殊深賛此

意如何師曰汝問我荅曰恁麽人出頭來又作麽生師曰行

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僧問如何是觀音家風師曰眼前

看取曰忽遇作者來作麽生見待師曰貧家只如此未必便

言歸 問久負没絃琴請師彈一曲師曰作麽生聽其僧側

耳師曰賺殺人 師謂衆曰盧行者當時大𢈔嶺頭爲明上

坐言莫思善莫思惡還我明上坐本來面目來觀音今日不

恁麽道還我明上坐來恁麽道是曹谿子孫若是曹谿子孫

又爭合除却四字若是又過在什麽處試出來啇量看良久

師又曰此一衆眞行脚人也珍重太平興國八年九月中師

謂檀那𡊮長史曰老僧三兩日閒歸鄕去袁曰和尚尊年何

更思郷師曰歸郷圖得好塩喫𡊮不測其言翌日師不疾而

坐亡壽七十有八袁長史建塔于西山

廬州長安院延規禪師 僧問如何是庵中主師曰到諸方

但道從長安來師化縁將畢以住持付門人辯實接武說

乃歸本院西堂示㓕

常州正勤院希奉禪師蘇州人也姓謝氏住本院爲第二丗

初上堂示衆曰古聖道圎同太虚無欠無餘又云一一法一

一宗衆多法一法宗又道起唯法起滅唯法滅又云起時不

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據此說話屈滯久在叢林上坐若

初心兄弟且須體道人身難得正法難聞莫同等閑施主衣

食不易消遣若不明道箇箇盡須還他上坐要㑹道麽珍重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什麽處得遮箇消息

問如何是諸法空相師曰山河大地 問僧衆雲集請師舉

唱宗乗師曰舉來久矣問佛法付囑國王大臣今日正勤

將何付囑師曰萬歳萬歳問古人有言山河大地是汝眞

善知識如何得山河大地爲善知識去師曰汝喚什麽作山

河大地 問如何是合道之言師曰汝問我荅問靈山㑹

上迦葉親聞未審今日誰人得聞師曰迦葉親聞箇什麽

問古佛道場學人如何得到師曰汝今在什麽處問如何

是和尚圎通師𫾣禪牀三下問如何是脫却根塵師曰莫妄

想 問人王法王是一是二師曰人王法王 問如何是諸

法寂滅相師曰起唯法起滅唯法滅問如何是未曽生㡳

法師曰汝爭得知 問無著見文殊爲什麽不識師曰汝道

文殊還識無著麽 問得意誰家新曲妙正勤一句請師

宣師曰道什麽曰豈無方便也師曰汝不㑹我語

洛京興善捿倫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向汝恁麽道即

得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適來猶記得因宫師致政李

公繼勲終丗有僧問是法住法位丗閒相常住未審宫師李

公向什麽處去也師曰恰被汝問著曰恁麽即虛申一問師

曰汝不妨靈利

洪州武寧嚴陽新興齊禪師 僧問如何得出三界去師曰

汝還信麽曰信即深信乞和尚慈悲師曰只此信心亘古亘

今快須究取何必沈吟要出三界三界唯心 師因雪謂衆

曰諸上坐還見雪麽見即有眼不見無眼有眼即常無眼即

斷恁麽㑹得佛身充滿僧問學人辭去泐潭乞和尚示箇

入路師曰好箇入路道心堅固隨衆參請隨衆作務要去即

去要住即住去之與住更無他故若到泐潭不審馬祖

潤州慈雲匡達禪師 僧問佛以一大事因縁故出現於丗

未審和尚出丗如何師曰恰好曰作麽生師曰不好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