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八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九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八

   諸方廣語

南陽慧忠國師語     洛京荷澤神㑹大師語

江西大寂道一禪師語   澧州藥山惟儼和尚語

越州大殊慧海和尚語   汾州大達無業國師語

池州南泉普願和尚語   趙州從諗和尚語

鎭州臨濟義玄和尚語   玄沙宗一師備大師語

漳州羅漢桂琛和尚語   大法眼文益禪師語

南陽慧忠國師問禪客從何方來對曰南方來師曰南方有

何知識曰知識頗多師曰如何示人曰彼方知識直下示學

人即心是佛佛是覺義汝今悉具見聞覺知之性此性善能

揚眉瞬目去來運用徧於身中挃頭頭知挃脚脚知故名正

徧知離此之外更無別佛此身即有生滅心性無始以來未

曽生滅身生滅者如龍換骨蛇脫皮人出故宅即身是無常

其性常也南方所說大約如此師曰(⿱艹石)然者與彼先尼外道

無有差別彼云我此身中有一神性此性能知痛癢身壞

之時神則出去如舎被燒舎主出去舎即無常舎主常矣

審如此者邪正莫辨孰爲是乎吾比遊方多見此色近尤盛

矣聚却三五百衆目視雲漢云是南方宗旨把他壇經改換

添糅鄙譚削除聖意惑亂後徒豈成言敎苦哉吾宗喪矣(⿱艹石)

以見聞覺知是佛性者淨名不應云法離見聞覺知(⿱艹石)行見

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僧又問法華了義開佛知

見此復若爲師曰他云開佛知見尚不言菩薩二乗豈以衆

生癡倒便同佛之知見邪僧又問阿那箇是佛心師曰牆壁

瓦礫是僧曰與經大相違也SKchar槃云離牆壁無情之物故名

佛性今云是佛心未審心之與性爲別不別師曰迷即別悟

即不别曰經云佛性是常心是無常今云不别何也師曰汝

但依語而不依義譬如寒月水結爲冰及至暖時冰釋爲水

衆生迷時結性成心衆生悟時釋心成性若執無情無佛性

者經不應言三界唯心宛是汝自違經吾不違也問無情旣

有心性還解說法否師曰他熾然常說無有閒歇曰某甲爲

什麽不聞師曰汝自不聞曰誰人得聞師曰諸佛得聞曰衆

生應無分邪師曰我爲衆生說不爲聖人說曰某甲聾瞽不

聞無情說法師應合聞師曰我亦不聞曰師旣不聞爭知無

情解說師曰我若得聞即齊諸佛汝即不聞我所說法曰衆

生畢竟得聞否師曰衆生若聞即非衆生曰無情說法有何

典據師曰不見華嚴云刹說衆生說三丗一切說衆生是有

情乎曰師但說無情有佛性有情復若爲師曰無情尚尓況

有情邪曰(⿱艹石)然者前舉南方知識云見聞是佛性應不合判

同外道師曰不道他無佛性外道豈無佛性邪但縁見錯於

一法中而生二見故非也曰若俱有佛性且殺有情即結業

互醻損害無情不聞有報師曰有情是正報計我我所而懷

結恨即有罪報無情是其依報無結恨心是以不言有報曰

敎中但見有情作佛不見無情受記且賢劫千佛孰是無情

佛邪師曰如皇太子未受位時唯一身尓受位之後國土盡

屬於王寧有國土別受位乎今但有情受記作佛之時十方

國土悉是遮那佛身那得更有無情受記邪曰一切衆生盡

居佛身之上便利穢汚佛身穿鑿踐蹋佛身豈無罪邪師曰

衆生全體是佛欲誰爲罪曰經云佛身無罣礙今以有爲質

礙之物而作佛身豈不乖於聖旨師曰大品經云不可離有

爲而說無爲汝信色是空否曰佛之誠言那敢不信師曰色

旣是空寧有罣礙曰衆生佛性旣同只用一佛修行一切衆

生應時解脫今旣不尓同義安在師曰汝不見華嚴六相義

云同中有異異中有同成壞揔別𩔖例皆然衆生佛雖同一

性不妨各各自修自得未見他食我飽曰有知識示學人但

自識性了無常時抛却殻漏子一邊著靈臺智性迥然而去

名爲解脫此復若爲師曰前已說了猶是二乗外道之量二

乗猒離生死欣樂SKchar槃外道亦云吾有大患爲吾有身乃趣

SKchar諦須陁洹人八萬劫餘三果人六四二萬辟支佛一萬

劫住於定中外道亦八萬劫住非非想中二乗劫滿猶能迴

心向大外道還却輪迴曰佛性一種爲別師曰不得一種曰

何也師曰或有全不生滅或半生半滅半不生滅曰孰爲此

解師曰我此閒佛性全不生滅汝南方佛性半生半滅半不

生滅曰如何區別師曰此則身心一如心外無餘所以全不

生滅汝南方身是無常神性是常所以半生半滅半不生滅

曰和尚色身豈得便同法身不生滅邪師曰汝那得入於邪

道曰學人早晚入邪道師曰汝不見金剛經色見聲求皆行

那道今汝所見不其然乎曰某甲曽讀大小乗敎亦見有說

不生不滅中道正性之處亦見有說此隂滅彼隂生身有代

謝而神性不滅之文那得盡撥同外道斷常二見師曰汝學

出丗無上正眞之道爲學丗閒生死斷常二見邪汝不見肇

公云譚眞則逆俗順俗則違眞違眞故迷性而莫返逆俗故

言淡而無味中流之人如存若亡下士拊掌而不顧汝今欲

學下士𥬇於大道乎曰師亦言即心是佛南方知識亦尓那

有異同師不應自是而非他師曰或名異體同或名同體異

因兹濫矣只如菩提SKchar槃眞如佛性名異體同眞心妄心佛

智丗智名同體異縁南方錯將妄心言是眞心認賊爲子有

取丗智稱爲佛智猶如魚目而亂明珠不可雷同事須甄别

曰若爲離得此過師曰汝但子細反觀隂入界處一一推窮

有纎豪可得否曰子細觀之不見一物可得師曰汝壞身心

相邪曰身心性離有何可壞師曰身心外更有物不曰身心

無外寧有物邪師曰汝壞丗閒相邪曰丗閒相即無相那用

更壞師曰(⿱艹石)然者即離過矣禪客唯然受敎常州僧靈覺

問曰發心出家本擬求佛未審如何用心即得師曰無心可

用即得成佛曰無心可用阿誰成佛師曰無心自成佛亦無

心曰佛有大不可思議爲能度衆生若也無心阿誰度衆生

師曰無心是眞度生若見有生可度者即是有心宛然生滅

曰今旣無心能仁出丗說許多敎迹豈可虚言師曰佛說

亦無心曰說法無心應是無說師曰說即無無即說說

無心造業有心否師曰無心即無業今旣有業心即生滅何

得無心曰無心即成佛和尚即今成佛未師曰心尚自無誰

言成佛若有佛可成還是有心有心即有漏何處得無心曰

旣無佛可成和尚還得佛用否師曰心尚自無用從何有曰

茫然都無莫落斷見否師曰本來無見阿誰道斷曰本來無

莫落空否師曰空旣是無墯從何立曰能所俱無忽有人持

刀來取命爲是有是無師曰是無曰痛否師曰痛亦無曰痛

旣無死後生何道師曰無死無生亦無道曰旣得無物自在

饑寒所逼若爲用心師曰饑即喫飯寒即著衣曰知饑知寒

應是有心師曰我問汝有心心作何體叚曰心無體叚師曰

汝旣知無體叚即是本來無心何得言有曰山中逢見虎狼

如何用心師曰見如不見來如不來彼即無心惡獸不能加

害曰寂然無事獨脫無心名爲何物師曰名金剛大士曰金

剛大士有何體叚師曰本無形叚曰旣無形叚喚何物作金

剛大士師曰喚作無形叚金剛大士曰金剛大士有何功德

師曰一念與金剛相應能滅殑伽沙劫生死重罪得見殑伽

沙諸佛其金剛大士功德無量非口所說非意所陳假使殑

伽沙劫住丗說亦不可得盡曰如何是一念相應師曰憶智

俱忘即是相應曰憶智俱忘誰見諸佛師曰忘即無無即佛

曰無即言無何得喚作佛師曰無亦空佛亦空故曰無即佛

佛即無曰旣無纎豪可得名爲何物師曰本無名字曰還有

相似者否師曰無相似者丗號無比獨尊汝努力依此修行

無人能破壞者更不須問任意遊行獨脫無畏常有河沙

賢聖之所覆護所在之處常得河沙天龍八部之所恭敬河

沙善神來護永無障難何處不得逍遥又問迦葉在佛邊聽

爲聞不聞師曰不聞聞曰云何不聞聞師曰聞不聞曰如來

說不聞聞無說不聞聞師曰如來無說曰云何無說說

曰言滿天下無口過

洛京荷澤神㑹大師示衆曰夫學 者須達自源四果三賢

皆名調伏辟支羅漢未斷其疑等妙二覺了達分明覺有

淺深敎有頓漸其漸也歷僧秖劫猶處輪迴其頓也屈伸臂

頃便登妙覺(⿱艹石)宿無道種徒學多知一切在心邪正由已不

思一物即是自心非智所知更無別行悟入此者眞三摩提

法無去來前後際斷故知無念爲最上乗曠徹淸虚頓開

寶藏心非生滅性絕推遷自淨則境慮不生無作乃攀縁

自息吾於昔日轉不退輪今得定慧雙修如拳如手見無念

體不逐物生了如來常更何所起今此幻質元是眞常自性

如空本來無相旣達此理誰怖誰憂天地不能變其體心歸

法界萬象一如逺離思量智同法性千經萬論只是明心旣

不立心即體眞理都無所得告諸學衆無外馳求(⿱艹石)最上乗

應當無作珍重 人問無念法有無否師曰不言有無曰恁

麽時作麽生師曰亦無恁麽時猶如明鏡若不對像終不見

像若見無物乃是眞見 師於大藏經内有六處有疑問於

SKchar2第一問戒定慧曰戒定慧如何所用戒何物定從何處

修慧因何處起所見不通流六祖荅曰定即定其心將戒戒

其行性中常慧照自見自知深第二問本無今有有何物本



有今無無何物誦經不見有無義眞似騎驢更覔驢荅曰前

念惡業本無後念善生今有念念常行善行後代人天不久

汝今正聽吾言吾即本無今有第三問將生滅却滅將滅滅

却生不了生滅義所見似聾盲荅曰將生滅却滅令人不執

性將滅滅却生令人心離境未却離二邊自除生滅病第四

問先頓而後漸先漸而後頓不悟頓漸人心裏常迷悶荅曰

聽法頓中漸悟法漸中頓修行頓中漸證果漸中頓頓漸是

常因悟中不迷悶第五問先定後慧先慧後定定慧後初

生爲正荅常生淸淨心定中而有慧於境上無心慧中而有

定定慧等無先雙修自心正第六問先佛而後法先法而後

佛佛法本根源起從何處出荅曰說即先佛而後法聽即先

法而後佛若論佛法本根源一切衆生心裏出

江西大寂道一禪師示衆云道不用修但莫汚染何爲汚染

但有生死心造作趣向皆是汚染若欲直會其道平常心是

道謂平常心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無凡無聖經云

非凡夫行非賢聖行是菩薩行只如今行住坐卧應機接物

盡是道道即是法界乃至河沙妙用不出法界若不然者云

何言心地法門云何言無盡燈一切法皆是心法一切名皆

是心名萬法皆從心生心爲萬法之根本經云識心達本故

號沙門名等義等一切諸法皆等純一無雜若於敎門中得

隨時自在建立法界盡是法界若立眞如盡是眞如若立理

一切法盡是理(⿱艹石)立事一切法盡是事舉一千從理事無别

盡是妙用更無別理皆由之心迴轉譬如月影有若干眞月

無若干諸源水有(⿱艹石)干水性無若干森羅萬象有(⿱艹石)干虚空

(⿱艹石)說道理有(⿱艹石)干無礙慧無(⿱艹石)干種種成立皆由一心

也建立亦得埽蕩亦得盡是妙用妙用盡是自家非離眞而

有立處即眞立處盡是自家體(⿱艹石)不然者更是何人一切法

皆是佛法諸法即解脫解脫者即眞如諸法不出於如行住

坐卧悉是不思議用不待時節經云在在處處則爲有佛佛

是能仁有智慧善機情能破一切衆生疑網出離有無等縛

凡聖情盡人法俱空轉無等輪超於數量所作無礙事理雙

通如天起雲忽有還無不留礙迹猶如畫水成文不生不滅

是大寂滅在緾名如來藏出緾名大法身法身無窮體無増

減能大能小能方能圎應物現形如水中月滔滔運用不立

根㘽不盡有爲不住無爲有爲是無爲家用無爲是有爲家

依不住於依故云如空無所依心生滅義心眞如義心眞如

者譬如明鏡照像鏡喻於心像喻諸法(⿱艹石)心取法即渉外因

縁即是生滅義不取諸法即是眞如義聲聞聞見佛性菩薩

眼見佛性了達無二名平等性性無有異用則不同在迷爲

識在悟爲智順理爲悟順事爲迷迷即迷自家本心悟即悟

自家本性一悟永悟不復更迷如日出時不合於SKchar智慧日

出不與煩惱暗俱了心及境界妄想即不生妄想旣不生即

是無生法忍本有今有不假修道坐禪不修不坐即是如來

淸淨禪如今(⿱艹石)見此理眞正不造諸業隨分過生一衣一納

坐起相隨戒行増薫積於淨業但能如是何慮不通久立諸

人珍重

澧州藥山惟儼和尚上堂曰祖師只敎保護(⿱艹石)貪瞋起來切

須防禦莫敎揨直𢈔觸是你欲知枯木石頭却須擔荷實無

枝葉可得雖然如此更冝自看不得絕却言語我今爲汝說

遮箇語顯無語㡳他那箇本來無耳目等貌時有僧問云何

有六趣師曰我此要輪雖在其中元來不染問不了身中煩

惱時如何師曰煩惱作何相狀我且要你考看更有一般㡳

只向紙背上記持言語多被經論惑我不曽看經論䇿子汝

只爲迷事走失自家不定所以便有生死心未學得一言半

句一經一論便說恁麽菩提SKchar槃丗攝不攝若如是解即是

生死(⿱艹石)被此得失繫縛便無生死汝見律師說什麽尼薩

耆突吉羅最是生死本雖然恁麽窮生死且不可得上至諸

佛下至螻蟻盡有此長短好惡大小不同若也不從外來何

處有閑漢堀地獄待你你欲識地獄道只今鑊湯煎煑者是

欲識餓鬼道即今多虚少實不令人信者是欲識畜生道見

今不識仁義不辨親踈者是豈須披毛戴角斬割倒懸欲識

人天即今洗淨威儀持瓶挈鉢者是保任免墮諸趣第一不

得棄遮箇遮箇不是易得須向髙髙山頂立深深海㡳行此

處行不易方有少相應如今出頭來盡是多事人覔箇癡鈍

人不可得莫只記䇿子中言語以爲自已見知見他不解者

便生輕慢此軰盡是闡提外道此心直不中切須審悉恁麽

道猶是三界邊事莫在納衣下空過到遮裏更微細在莫將

等閑須知珎重

越州大殊慧海和尚上堂曰諸人幸自好箇無事人苦死造

作要擔枷落獄作麽每日至夜奔波道我參禪學道解會佛

法如此轉無交渉也只是逐聲色走有何歇時貧道聞江西

和尚道汝自家寶藏一切具足使用自在不假外求我從此

一時休去自己財寶隨身受用可謂快活無一法可取無一

法可捨不見一法生滅相不見一法去來相徧十方界無一

微塵許不是自家財寶但自子細觀察自心一體三寶常自

現前無可疑慮莫㝷思莫求覔心性本來淸淨故華嚴經云

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若能如是解諸佛常現前又淨名

經云觀身實相觀佛亦然(⿱艹石)不隨聲色動念不逐相貌生解

自然無事去莫久立珍重此日大衆普集久而不散師曰諸

人何故在此不去貧道巳對面相呈還肯休麽有何事可疑

莫錯用心抂費氣力(⿱艹石)有疑情一任諸人恣意早問時有僧

法淵問曰云何是佛云何是法云何是僧云何是一體三寶

願師垂示師曰心是佛不用將佛求佛心是法不用將法求

法佛法無二和合爲僧即是一體三寶經云心佛與衆生是

三無差別身口意淸淨名爲佛出丗三業不淸淨名爲佛滅

度喻如嗔時無喜喜時無嗔唯是一心實無二體本智法爾

無漏現前如蛇化爲龍不改其鱗衆生迴心作佛不改其面

性本淸淨不待修成有證有修即同増上慢者眞空無滯應

用無窮無始無終利根頓悟用無等等即是阿耨菩提心無

形相即是微妙色身無相即是實相法身性相體空即是虚

空無邊身萬行莊嚴即是功德法身此法身者乃是萬化之

本隨處立名智用無盡名無盡藏能生萬法名本法藏具一

切智是智慧藏萬法歸如名如來藏經云如來者即諸法如

義又云丗閒一切生滅法無有一法不歸如也時有人問云

弟子未知律師法師禪師何者最勝願和尚慈悲指示師曰

夫律師者啓毗尼之法藏傳壽命之遺風洞持犯而達開遮

秉威儀而行䡄範牒三畨羯磨作四果初因(⿱艹石)非宿德白眉

焉敢造次夫法師者踞師子之坐㵼懸河之辯對稠人廣衆

啓鑿玄𨵿開般(⿱艹石)妙門等三輪空施(⿱艹石)非龍象蹴蹋安敢當

斯夫禪師者撮其樞要直了心源出没卷舒縱橫應物咸均

事理頓見如來拔生死深根獲見前三昧若不安禪靜慮到

遮裏揔須茫然隨機授法三學雖殊得意忘言一乗何異故

經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乗法無二亦無三除佛方便說

以假名字引導於衆生曰和尚深達佛旨得無礙辯又問儒

道釋三敎同異如何師曰大量者用之即同小機者執之即

異揔從一性上起用機見嗟别成三迷悟由人不在敎之同

異 講唯識道光坐主問曰禪師用何心修道師曰老僧無

心可用無道可修曰旣無心可用無道可修云何每日聚衆

勸人學禪修道師曰老僧尚無卓錐之地什麽處聚衆來老

僧無舌何曽勸人來曰禪師對面妄語師曰老僧尚無舌勸

人焉解妄語曰某甲却不會禪師語論也即曰老僧目亦不

會講華嚴志坐主問禪師何故不許靑靑翠竹盡是法身鬱

鬱黃華無非般若師曰法身無象應翠竹以成形般若無知

對黃華而顯相非彼黃華翠竹而有般(⿱艹石)法身故經云佛眞

法身猶若虚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黃華若是般若般若即

同無情翠竹若是法身翠竹還能應用坐主會麽曰不了此

意師曰若見性人道是亦得道不是亦得隨用而說不滯是

非若不見性人說翠竹著翠竹說黃華著黃華說法身滯法

說般若不識般若所以皆成爭論志禮謝而去人問將

心修行幾時得解脫師曰將心修行喻如滑泥洗垢般若玄

妙本自無生大用現前不論時節曰凡夫亦得如此否師曰

見性者即非凡夫頓悟上乗超凡越聖迷人論凡論聖悟人

超越生死SKchar槃迷人說說理悟人大用無方迷人求得求

證悟人無得無求迷人期逺劫悟人頓見 維摩坐主問經

云彼外道六師等是汝之師因其出家彼師所墮汝亦隨墮

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養汝者墮三惡道謗於佛毀於法不

入衆數終不得滅度汝(⿱艹石)如是乃可取食今請禪師明爲解

說施曰迷徇六根者號之爲六師心外求佛名爲外道有物

可師不名福田生心受供墮三惡道汝(⿱艹石)能謗於佛者是不

著佛求毀於法者是不著法求不入衆數者是不著僧求終

不得滅度者智用現前(⿱艹石)有如是解者便得法喜禪恱之食

有行者問有人問佛荅佛問法荅法喚作一字法門不知是

否師曰如鸚鵡學人語話自語不得爲無智慧故譬如將水

洗水將火燒火都無義趣人問言之與語爲同爲異師曰

夫一字曰言成句名語且如靈辯滔滔譬大川之流水峻機

疊疊如圎器之傾珠所以郭象號懸河春鸚稱義海此是語

也言者一字表心也内著玄微外現妙相萬機撓而不亂淸

濁渾而常分齊王到此猶慙大夫之辭文殊到此尚歎淨名

說如今常人云何能解 源律師問禪師常譚即心是佛

無有是處且一地菩薩分身百佛丗界二地増于十倍禪師

試現神通看師曰闍梨自已是凡是聖曰是凡師曰旣是凡

僧能問如是境界經云仁者心有髙下不依佛慧此之是也

又問禪師每云若悟道現前身便解脫無有是處師曰有人

一生作善忽然偷物入手即身是賊否曰故知是也師曰如

今了了見性云何不得解脫曰如今必不可須經三大阿僧

祇劫始得師曰阿僧祇劫還有數否源抗聲曰將賊比解脫

道理得通否師曰闍梨自不解道不可障一切人解自眼不

開瞋一切人見物源作色而去云雖老渾無道師曰即行去

者是汝道 講止觀慧坐主問禪師辨得魔否師曰起心是

天魔不起心是隂魔或起不起是煩惱魔我正法中無如是

事曰一心三觀義又如何師曰過去心巳過去未來心未至

現在心無住於其中閒更用何心起觀曰禪師不解止觀師

曰坐主解否曰解師曰如智者大師說止破止說觀破觀住

止𣳚生死住觀心神亂且爲當將心止心爲復起心觀觀(⿱艹石)

有心觀是常見法(⿱艹石)無心觀是斷見法亦有亦無成二見法

請坐主子細說看曰(⿱艹石)如是問俱說不得也師曰何曽止觀

人問般若大否師曰大曰幾許大師曰無邊際曰般若小否

師曰小曰幾許小師曰看不見曰何處是師曰何處不是

維摩坐主問經云諸菩薩各入不二法門維摩黙然是究竟

否師曰未是究竟聖意若盡第三卷更說何事坐主良久曰

請禪師爲說未究竟之意師曰如經第一卷是引衆呵十大

弟子住心第二諸菩薩各說入不二法門以言顯於無言文

殊以無言顯於無言維摩不以言不以無言故黙然收前言

語故第三卷從黙然起說又顯神通作用坐主㑹麽曰竒怪

如是師曰亦未如是曰何故未是師曰且破人執情作如此

說若據經意只說色心空寂令見本性敎捨僞行入眞行莫

向言語紙墨上討意度但會淨名兩字便得淨者本體也名

者迹用也從本體起迹用從迹用歸本體體用不二本迹非

殊所以古人道本迹雖殊不思議一也一亦非一若識淨名

兩字假號更說什麽究竟與不究竟無前無後非本非末非

淨非名只示衆生本性不思議解脫若不見性人終身不見

此理 僧問萬法盡空識性亦爾譬如水泡一散更無再合

身死更不再生即是空無何處更有識性師曰泡因水有泡

散可即無水身因性起身死豈言性滅曰旣言有性將出來

看師曰汝信有明朝否曰信師曰試將明朝來看曰明朝實

是有如今不可得師曰明朝不可得不是無明朝汝自不見

性不可是無性今見著衣喫飯行住坐卧對面不識可謂愚

迷汝欲見明朝與今日不異將性覔性萬劫終不見亦如盲

人不見日不是無日 講靑龍䟽坐主問經云無法可說

說法禪師如何體㑹師曰爲般(⿱艹石)體畢竟淸淨無有一物

可得是名無法即於般(⿱艹石)空寂體中具河沙之用即無事不

知是名說法故云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講華嚴坐主問禪



師信無情是佛否師曰不信(⿱艹石)無情是佛者活人應不如死

人死驢死狗亦應勝於活人經云佛身者即法身也從戒定

慧生從三明六通生從一切善法生若說無情是佛者大德

如今便死應作佛去 有法師問持般(⿱艹石)經最多功德師還

信否師曰不信曰(⿱艹石)爾靈驗傳十餘卷皆不堪信也師曰生

人持孝自有感應非是白骨能有感應經是文字紙墨性空

何處有靈驗靈驗者在持經人用心所以神通感物試將一

卷經安著案上無人受持自能有靈驗否 僧問未審一切

名相及法相語之與黙如何通㑹即得無前後師曰一念起

時本來無相無名何得說有前後不了名相本淨妄計有前

後夫名相𨵿鏁非智鑰不能開中道者病在中道二邊者病

在二邊不知現用是無等等法身迷悟得失常人之法自起

生滅埋没正智或斷煩惱或求菩提背却般(⿱艹石)波羅密

人問律師何故不信禪師曰理幽難顯名相易持不見性者

所以不信若見性者號之爲佛識佛之人方能信入佛不逺

人而人逺佛佛是心作迷人向文字中求悟人向心而覺迷

人修因待果悟人了心無相迷人執物守我爲已悟人般(⿱艹石)

應用見前愚人執空執有生滯智人見性了相靈通乾慧辨

者口疲大智體了心泰菩薩觸物斯照聲聞怕境昧心悟者

曰用無生迷人見前隔佛 人問如何得神通去師曰神性

靈通徧周沙界山河石壁去來無礙刹那萬里往返無蹤火

不能燒水不能溺愚人自無心智欲得四大飛空經云取相

凡夫隨冝爲說心無形相即是微妙色身無相即是實相實

相體空喚作虚空無邊身萬行莊嚴故云功德法身即此法

身是萬行之本隨用立名實而言之只是淸淨法身也

人問一心修道過去業障得消滅否師曰不見性人未得消

滅若見性人如日照霜雪又見性人猶如積草等須彌只用

一星之火業障如草智慧似火曰云何得知業障盡師曰見


前心通前後生事猶如對見前佛後佛萬法同時經云一念

知一切法是道場成就一切智故 有行者問云何得住正

法師曰求住正法者是邪何以故法無邪正故曰云何得作

佛去師曰不用捨衆生心但莫汚染自性經云心佛及衆生

是三無差別曰若如是解者得解脫否師曰本自無縛不用

求解法過語言文字不用數句中求法非過現未來不可以

因果中契法過一切不可比對法身無象應物現形非離丗

閒而求解脫 僧問何者是般若師曰汝疑不是者試說

又問云何得見性師曰見即是性無性不能見又問如何是

修行師曰但莫汚染自性即是修行莫自欺誑即是修行大

用現前即是無等等法身又問性中有惡否師曰此中善亦

不立曰善惡俱不立將心何處用師曰將心用心是大顚倒

曰作麽生即是師曰無作麽生亦無可是 人問有人乗船

船㡳刺殺螺蜆爲是人受罪爲復船當辜師曰人船兩無心

罪正在汝譬如狂風折樹損命無作者無受者丗界之中無

非衆生受苦處

僧問未審託情勢指境勢語黙勢乃至揚眉動目等勢如何

得通㑹於一念閒師曰無有性外事用妙者動寂俱妙心眞

者語黙揔真㑹道者行住坐卧是道爲迷自性萬惑兹生又

問如何是法有宗旨師曰隨其所立即有衆義文殊於無住

本立一切法曰莫同太虚否師曰汝怕同太虚否曰怕師曰

解怕者不同太虚又問言方不及處如何得解師曰汝今正

說時疑何處不及 有宿德十餘人同問經云破滅佛法未

審佛法可破滅否師曰凡夫外道謂佛法可破滅二乗人謂

不可破滅我正法中無此二見若論正法非但凡夫外道未

至佛地者二乗亦是惡人又問眞法幻法空法非空法各有

種性否師曰夫法雖無種性應物俱現心幻也一切俱幻若

有一法不是幻者幻即有定心空也一切皆空(⿱艹石)有一法不

空空義不立迷時人逐法悟時法由人如森羅萬象至空而

極百川衆流至海而極一切賢聖至佛而極十二分經五部

毗尼五圍陀論至心而極心者是揔持之妙本萬法之洪源

亦名大智慧藏無住SKchar槃百千萬名盡心之異號耳又問如

何是幻師曰幻無定相如旋火輪如乾闥婆城如機𨵿木人

如陽燄如空華俱無實法又問何名大幻師師曰心名大幻

師身爲大幻城名相爲大幻衣食河沙丗界無有幻外事凡

夫不識幻處處迷幻業聲聞怕幻境昧心而入寂菩薩識幻

法達體幻不拘一切名相佛是大幻師轉大幻法輪成大幻

SKchar槃轉幻生滅得不生不滅轉河沙穢土成淸淨法界

僧問何故不許誦經喚作客語師曰如鸚鵡只學人言不得

人意經傳佛意不得佛意而但誦是學語人所以不許曰不

可離文字言語別有意邪師曰汝如是說亦是學語曰同是

語言何偏不許師曰汝今諦聽經有明文我所說者義語非

文衆生說者文語非義得意者越於浮言悟理者超於文字

法過語言文字何向數句中求是以發菩提者得意而忘言

悟理而遺敎亦猶得魚忘筌得兎忘蹄也有法師問念佛

是有相大乗禪師意如何師曰無相猶非大乗何況有相經

云取相凡夫隨冝爲說又問願生淨土未審實有淨土否師

曰經云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即佛土淨若心淸淨

所在之處皆爲淨土譬如生國王家決定紹王業發心向佛

道是生淨佛國其心若不淨在所生處皆是穢土淨穢在心

不在國土又問每聞說道未審何人能見師曰有慧眼者能

見曰甚樂大乗如何學得師曰悟即得不悟不得曰如何得

悟去師曰但諦觀曰似何物師曰無物似曰應是畢竟空師

曰空無畢竟曰應是有師曰有而無相曰不悟如何師曰大

德自不悟亦無人相障人問佛法在於三際否師曰見在

無相不在其外應用無窮不在於内中閒無住處三際不可

得曰此言大混師曰汝正說混之一字時在内外否曰弟子

究撿内外無蹤迹師曰若無蹤迹明知上來語不混曰如何

得作佛師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曰衆生入地獄佛性入否

師曰如今正作惡時更有善否曰無師曰衆生入地獄佛性

亦如是曰一切衆生皆有佛性如何師曰作佛用是佛性作

賊用是賊性作衆生用是衆生性性無形相隨用立名經云

一切賢聖皆以無爲法而有差别 僧問何者是佛師曰離

心之外即無有佛曰何者是法身師曰心是法身謂能生萬

法故號法界之身起信論云所言法者謂衆生心即依此心

顯示摩訶衍義又問何名有大經卷内在一微塵師曰智慧

是經卷經云有大經卷量等三千大千界内在一微塵中一

塵者是一念心塵也故云一念塵中演出河沙偈時人自不

識又問何名大義城何名大義王師曰身爲大義城心爲大

義王經云多聞者善於義不善於言說說生滅義不生滅

義無形相在言說之外心爲大經卷心爲大義王若不了了

識心者不名善義只是學語人也又問般若經云度九𩔖衆

生皆入無餘SKchar槃又云實無衆生得滅度者此兩叚經文如

何通會前後人說皆云實度衆生而不取衆生相常疑未決

請師爲說師曰九𩔖衆生一身具足隨造隨成是故無明爲

𡖉生煩惱包裏爲胎生愛水浸潤爲濕生欻起煩惱爲化生

悟即是佛迷號衆生菩薩只以念念心爲衆生若了念念心

體空名爲度衆生也智者於自本際上度於未形未形旣空

即知實無衆生得滅度者 僧問言語是心否師曰言語是

縁不是心曰離縁何者是心師曰離言語無心曰離言語旣

無心若爲是心師曰心無形相非離言語非不離言語心常

湛然應用自在祖師云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僧問如

何是定慧等學師曰定是體慧是用從定起慧從慧歸定如

水與波一體更無前後名定慧等學夫出家兒莫㝷言逐語

行住坐卧並是汝性用什麽處與道不相應且自一時休歇

去若不隨外境風心性水常自湛湛無事珍重

汾州大達無業國師上堂有僧問曰十二分敎流于此土得

道果者非止一二云何祖師東化別唱玄宗直指人心見性

成佛豈得丗尊說法有所未盡只如上代諸德髙僧並學貫

九流洞明三藏生肇融叡盡是神異閒生豈得不知佛法逺

近某甲庸昧願師指示師曰諸佛不曽出丗亦無一法與人

但隨病施方遂有十二分敎如將蜜果換苦葫蘆淘汝諸人

業根都無實事神通變化及百千三昧門化彼天魔外道福

智二嚴爲破執有滯空之見若不會道及祖師來意論什麽

生肇融叡如今天下解禪解道如河沙數說說心有百千

萬億纎塵不去未免輪迴思念不亡盡須沈墜如斯之𩔖尚

不能自識業果妄言自利利他自謂上流並他先德但言觸

目無非佛事舉足皆是道場原其所習不如一箇五戒十善

凡夫觀其發言嫌他二乗十地菩薩且醍醐上味爲丗珍竒

遇斯等人翻成毒藥南山尚自不許呼爲大乗學語之流爭

鋒脣舌之閒鼔論不形之事並他先德誠實苦哉只如野逸

髙士尚解枕石溲流棄其利禄亦有安國理民之謀徴而不

赴況我禪宗途路且别看他古德道人得意之後茅茨石室

向折脚鐺子裏煑飯喫過三十二十年名利不干懷財寶不

爲念大忘人丗隱跡巖叢君王命而不來諸侯請而不赴豈

同我軰貪名愛利汨没丗途如短販人有少希求而忘大果

十地諸賢豈不通佛理可不如一箇博地凡夫實無此理他

說法如雲如雨猶被佛呵云見性如隔羅縠只爲情存聖量

見在果因未能逾越聖情過諸影跡先賢古德碩學髙人博

達古今洞明敎網蓋爲識學詮文水乳難辨不明自理念靜

求眞嗟乎得人身者如爪甲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良可

傷哉設有悟理之者有一知一解不知是悟中之則入理之

門便謂永出丗利廵山傍㵎輕忽上流致使心漏不盡理地

不明空到老死無成虚延歳月且聦明不能敵業乾慧未免

苦輪假使才並馬鳴解齊龍樹只是一生兩生不失人身根

思宿淨聞之即解如彼生公何足爲羨與道全逺共兄弟論

實不論虚只遮口食身衣盡是欺賢罔聖求得將來他心慧

眼觀之如喫膿血一般揔須償他始得阿那箇有道果自然

招得他信施來不受者學般若菩薩不得自謾如冰凌上行

似劒刃上走臨終之時一豪凡聖情量不盡纎塵思念未忘

隨念受生輕重五隂向驢胎馬腹裏託質泥犂鑊湯裏煑煠

一遍了從前記持憶想見解智慧都盧一時失却依前再爲

螻蟻從頭又作蚊䖟雖是善因而遭惡果且圖什麽兄弟只

爲貪欲成性二十五有向脚跟下繫著無成辦之期祖師觀

此土衆生有大乗根性唯傳心印指示迷情得之者即不㨂

凡之與聖愚之與智且多虚不如少實大丈夫兒如今直下

便休歇去頓息萬縁越生死流逈出常格靈光獨照物累不

拘巍巍堂堂三界獨歩何必身長丈六紫磨金輝項佩圎光

廣長舌相若以色見我是行邪道設有眷屬莊嚴不求自得

山河大地不礙眼光得大揔持一聞千悟都不希求一飡之

直汝等諸人儻不如是祖師來至此土非常有損有益有益

者百千人中澇漉一箇半箇堪爲法器有損者如前巳明從

他依三乗敎法修行不妨却得四果三賢有進修之分所以

先德云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宿債

池州南泉普願和尚上堂曰諸子老僧十八上解作活計有

解作活計者出來共你商量是住山人始得良久願視大衆

合掌曰珍重無事各自修行大衆不去師曰如聖果大可畏

勿量大人尚不奈何我且不是渠渠且不是我渠爭奈我何

他經論家說法身爲極則喚作理盡三昧義盡三昧似老僧

向前被人敎返本還源去幾恁麽會禍事兄弟近日禪師太

多覔箇癡鈍人不可得不道全無於中還少若有出來共你

商量如空劫時有修行人否有無作麽不道阿你㝷常巧脣

薄舌及乎問著揔皆不道何不出來莫論佛出丗時事兄弟

今時人檐佛著肩上行聞老僧言心不是佛智不是道便聚

頭擬推老僧無你推處你若束得虚空作棒打得老僧著一

任推時有僧問從上祖師至江西大師皆云即心是佛平常

心是道今和尚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學人悉生疑惑請和

尚慈悲指示師乃抗聲荅曰你(⿱艹石)是佛休更渉疑却問老僧

何處有恁麽傍家疑佛來老僧且不是佛亦不曽見祖師你

恁麽道自覔祖師去曰和尚恁麽道敎學人如何扶持得師

曰你急手托虚空著曰虚空無動相云何托師曰你言動相

早是動也虚空何解道我無動相此皆是你情見曰虚空無

動相尚是情見前遣某甲托何物師曰你旣知不應言托擬

何處扶持他曰即心是佛旣不得是心作佛否師曰是心是

佛是心作佛情計所有斯皆想成佛是智人心是采集主皆

對物時他便妙用大德莫認心認佛設認得是境被他喚作

所知愚故江西大師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且敎你後人

恁麽行履今時學人披箇衣服傍家疑恁麽閑事還得否曰

旣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和尚今却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

未審若何師曰你不認心是佛智不是道老僧勿得心來復

何處著曰揔旣不得何異太虚師曰旣不是物比什麽太虚

又敎誰異不異曰不可無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師曰你

若認遮箇還成心佛去也曰請和尚說師曰老僧自不知曰

何故不知師曰敎我作麽生說曰可不許學人會道師曰會

什麽道又作麽生會曰某甲不知師曰不知却好若取老僧

語喚作依通人設見弥勒出丗還被他燖却頭尾曰使後人

如何師曰你且自看莫憂他後人曰前不許某甲會道今復

令某甲自看未審如何師曰㝠會妙會許你你作麽生會曰

如何是妙會師曰還欲學老僧語縱說是老僧說大德如何

曰某甲若自會即不煩和尚乞慈悲指示師曰不可指東指

西賺人你當哆哆和和時作麽不來問老僧今時巧黠始道

我不會圖什麽你若此生出頭來道我出家作禪師如未出

家時曽作什麽來且說看共你商量曰恁麽時某甲不知師

曰旣不知即今認得可可是邪曰認得旣不是不認是否師

曰認不認是什麽語話曰到遮裏某甲轉不會也師曰你若

不會我更不會曰某甲是學人即不會和尚是善知識合會

師曰遮漢向你道不會誰論善知識莫巧黠看他江西老宿

在日有一學士問如水無筋骨能勝萬斛舟此理如何老宿

云遮裏無水亦無舟論什麽筋骨兄弟他學士便休去可不

省力所以數數向道佛不會道我自修行用知作麽曰如何

修行師曰不可思量得向人道恁麽修恁麽行大難曰還許

學人修行否師曰老僧不可障得你曰某甲如何修行師曰


要行即行不可專㝷他背曰若不因善知識指示無以得會

如和尚毎言修行須解始得若不解即落他因果無自由分

未審如何修行即免落他因果師曰更不要商量若論修行

何處不去得曰如何去得師曰你不可逐背㝷得曰和尚未

說敎某甲作麽生㝷師曰縱說何處覔去且如你從旦至夜

忽東行西行你尚不商量道去得不得别人不可知得你曰

當東行西行揔不思量是否師曰恁麽時誰道是不是曰和

尚毎言我於一切處而無所行他拘我不得喚作徧行三昧

普現色身莫是此理否師曰若論修行何處不去不說拘與

不拘亦不說三昧曰何異有法得菩提道師曰不論異不異

曰和尚所說修行迢然與大乗别未審如何師曰不管他别

不別兼不曽學來(⿱艹石)論看敎自有經論坐主他敎家實大可

畏你且不如聽去好曰究竟令學人作麽生會師曰如汝所

問元只在因縁邊看你且不奈何縁是認得六門頭事你但

會佛那邊却來我與你商量兄弟莫恁麽㝷逐不住恁麽不

取古人語行菩薩行唯一人行天魔波旬領諸眷屬常隨菩

薩後覔心行起處便擬撲倒如是經無量劫覔一念異處不

得方與眷屬禮辭讃歎供養猶是進修位中下之人便不奈

何況絕功用處如文殊普賢更不話他兄弟作麽生道行是

無覔一日行㡳人不可得今時傍家從年至歳只是覔究竟

作麽生空弄脣舌生解曰當恁麽時無佛名無衆生名使某

甲作麽圖度師曰你言無佛名無衆生名早是圖度了也亦

是記他言語曰(⿱艹石)如是悉屬佛出丗時事了不可不言師曰

你作麽生言曰設使言言亦不及師曰若道言不及是及語

你虚恁麽㝷逐誰與你爲境曰旣無爲境者誰是那邊人師

曰你若不引敎來即何處論佛旣不論佛老僧與誰論遮邊

那邊曰果雖不住道而道能爲因如何師曰是他古人如今

不可不奉戒我不是渠渠不是我作得伊如狸奴白牯行履

却快活你若一念異即難爲修行曰云何一念異難爲修行

師曰才一念異便有勝劣二根不是情見隨他因果更有什

麽自由分曰每聞和尚說報化非眞佛亦非說法者未審如

何師曰縁生故非曰報化旣非眞佛法身是眞佛否師曰早

是應身也曰若恁麽即法身亦非眞佛師曰法身是眞非眞

老僧無舌不解道你敎我道即得曰離三身外何法是眞佛

師曰遮漢共八九十老人相罵向你道了也更問什麽離不

離擬把楔釘他虚空曰伏承華嚴經是法身佛說如何師曰

你適來道什麽語其僧重問師顧視歎曰若是法身說你向

什麽處聽曰某甲不會師曰大難大難好去珍重

趙州從諗和尚上堂云金佛不度鑪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

水眞佛内裏坐菩提SKchar槃眞如佛性盡是貼體衣服亦名煩

惱不問即無煩惱且實際理什麽處著得一心不生萬法無

咎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會道截取老僧頭去夢幻

空華何勞把捉心若不異萬法一如旣不從外得更拘執作

什麽如羊相似亂拾物安向口裏老僧見藥山和尚道有人

問著者便敎合却口老僧亦敎合却口取我是淨一似獵狗

專欲喫物佛法在什麽處遮裏一千人盡是覔作佛漢子於

中覔一箇道人無(⿱艹石)與空王爲弟子莫敎心病最難醫未有

丗間時早有此性丗界壞時此性不壞從一見老僧後更不

是別人只是一箇主人公遮箇更用向外覔物作什麽正恁

麽時莫轉頭換腦(⿱艹石)轉頭換腦即失却去也時有僧問承師

有言丗界壞時此性不壞如何是此性師曰四大五隂僧曰

此猶是壞㡳如何是此性師曰四大五隂法眼云是一箇兩箇是壞不壞且作

麽生㑹試断看

鎭府臨濟義玄和尚示衆曰今時學人且要明取自已眞正

見解若得自己見解即不被生死染去住自由不要求他殊

勝自備如今道流且要不滯於惑要用便用如今不得病在

何處病在不自信處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徇一切境脫大德

(⿱艹石)能歇得念念馳求心便與祖師不別汝欲識祖師麽即汝

目前聽法㡳是學人信不及便向外馳求得者只是文字學

與他祖師大逺在莫錯大德此時不遇萬劫千生輪迴三界

徇好惡境向驢牛肚裏去也如今諸人與古聖何別汝且欠

少什麽六道神光未曽閒歇(⿱艹石)能如此見是一生無事人一

念淨光是汝屋裏法身佛一念無分別光是汝報身佛一念

無差別光是汝化身佛此三身即是今日目前聽法㡳人爲

不向外求有此三種功用據敎三種名爲極則約山僧道三

種是名言故云身依義而立土據體而論法性身法性土明

知是光影大德且要識取弄光影人是諸佛本源是一切道

流歸舎處大德四大身不解說法聽法虚空不解說法聽法

是汝目前歷歷孤明勿形叚者解說法聽法所以山僧向汝

道五蕰身田内有無位眞人堂堂顯露無絲髪許閒隔何不

識取心法無形通貫十方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手執捉在

足運奔心(⿱艹石)不在隨處解脫山僧見處坐斷報化佛頂十地

滿心猶如客作兒等妙二覺如擔枷帶鏁羅漢辟支猶如糞

土菩提SKchar槃繫驢馬橛何以如斯蓋爲不達三祇劫空有此

障隔(⿱艹石)是眞道流盡不如此如今略爲諸人大約話破自看

逺近時光可惜各自努力珍重

玄沙宗一師備大師上堂曰太虚日輪是一切人成立太虚

見在諸人作麽生滿目覷不見滿耳聽不聞此兩處不省得

便是瞌睡漢(⿱艹石)明徹得坐却凡聖坐却三界夢幻身心無一

物如針鋒許爲縁爲對直饒諸佛出來作無限神通變現設

如許多敎網未曽措著一分豪唯助初學誠信之門還會麽

水鳥樹林却解提綱他甚端的自是少人聽非是小事夭魔

外道是孤恩負義天人六趣是自欺自誑如今沙門不薦此

事翻成弄影漢生死海裏浮沈幾時休息去自家幸有此廣

大門風不能紹繼得更向五蕰身田裏作主宰還夢見麽如

許多田地敎誰作主宰大地載不起虚空包不盡豈是小事

(⿱艹石)要徹即今遮裏便明徹去不敎仁者取一法如微塵大不

敎仁者捨一法如豪髮許還會麽時有僧問從上宗旨如何

師黙然僧再問師乃叱之僧問從何方便門令學人得入師

曰入是方便僧問初心人來師如何指示師曰什麽處得初

心來 僧問學人創入叢林乞師提接師以杖指之僧曰學

人不會師曰我恁麽爲汝却成抑屈於人如今(⿱艹石)的自肯當

人分上不論初學入叢林可謂諸人久踐與過去諸佛無所

乏少如大海水一切魚龍初生至老吞吐受用悉皆平等所

以道初發心者與古佛齊肩奈何汝無始積劫動諸妄情結

成煩惱如重病人心狂熱悶顚倒亂見都無實事如今所覩

一切境界皆亦如是對汝諸根盡成顚倒古人以無窮妙藥

醫療對治直至十地未得惺惺將知大不容易古人思惟如

喪考妣如今兄弟見似等閑何處別有人爲汝了得何惜時

光虚度何妨密密地自究子細觀㝷至無著力處自息諸縁

去縱未發萌種子猶在若緫取我傍家打鼔弄粥飯氣力將

此造次排遣生死賺汝一生有何所益應須如實知取好無

事珍重

漳州羅漢桂琛和尚上堂大衆立久師曰諸上坐不用低

思量思量不及便道不要揀擇委得下口處麽汝向什麽處

下口試道看還有一法近得汝還有一法逺得汝麽同得汝

異得汝麽旣然如是爲什麽却特地艱難去蓋爲不丈夫男

子㒝㒝偰偰無些子威光慼慼地遮護箇意根恐怕人問著

我常道汝若有達悟處但去却人我披露將來與汝驗過直

下作麽不肯莫把牛迹裏水以爲大海佛法遍周沙界莫錯

向肉團心上妄立知見以爲疆界此見聞覺知識想情縁然

非不是(⿱艹石)向遮裏㸃頭道我眞實即不得只如古人道此事

唯我能知是何境界還識得麽莫是汝見我我見汝便是麽

莫錯會(⿱艹石)是遮箇我我隨生滅身有即有身無即無所以古

佛爲汝今日人說異法有故異法出生異法無故異法滅盡

莫將爲等閑生死事大此一團子消殺不到在處乖張不少

聲色若不破受想行識亦然役得汝骨出在莫道五隂本來

空也不由汝口便解空去所以道須得親徹須眞實也不是

今曰老師始解恁麽道他古聖告報汝喚作金剛秘宻不思

議光明藏覆隂乾坤生凡育聖亘古亘今誰人無分旣若如

此更籍何人所以諸佛慈悲見汝不奈何開方便門示眞實

相我今方便也汝還會麽若不會莫向意根下SKchar怪僧問從

上宗門乞師方便師曰方便即不無汝喚什麽作宗門曰恁

麽即學人虚施此問師曰汝有什麽罪過問佛法還受雕琢

也無師曰作麽不受曰如何雕琢師曰佛法問諸行無常是

生滅法如何是不生不滅法師曰用不生不滅作麽問才擬

是過不擬時如何師曰擬有什麽過曰恁麽即便自無瘡也

師曰合取口問諸境中以何爲主師曰那箇是諸境曰莫是

疑處是麽師曰把將疑處來問正恁麽時是什麽師曰不恁

麽時是什麽曰學人道不得師曰口裏是什麽塞却師又曰

諸人朝晡恁麽上來下去也只是被些子聲色惑亂身心不

安若是聲色名字不是佛法又疑伊什麽若是佛法不是聲


色名字汝又作麽生擬把身心湊泊伊(⿱艹石)是聲色名字揔是

聲色名字若是佛法揔是佛法會麽異聲無聲異色無色離

字無名離名無字試把舌頭㸃看有多少聲色名字自何而

色以何爲名三界如是崢嶸尚覔出頭不得因什麽却特地

難爲去只爲諸人自生顚倒以常爲斷悟假迷眞妄外馳求

SKchar異見終日共人商量便有佛法不與人商量便是丗閒

閑人話到遮裏才舉著佛法便道擬心即差動念即乖㝷常

諸處元無口似紡車揔便不差去佛法事不是隔日瘧皆由

汝狂識凡情作差與不差解忽然見我拈箇搥子搥背便作

意度顧覽不然見我把箇箒子掃東掃西便各照管是汝㝷

常打柴何不顧覽招呼便悟去上坐佛法莫向意根下皮袋

裏作則度汝成自賺我不敢網絆初心籠𦋐後學各自究去

無事珍重

大法眼文益禪師上堂曰諸上坐時寒何用上來且道上來

好不上來好或有上坐道不上來却好什麽處不是更用上

來作什麽更有上坐道是伊也不得一向又須到和尚處始

得諸上坐且道遮兩箇人於佛法中還有進趣也未上坐實

是不得並無少許進趣古人喚作無孔鐵鎚生盲生聾無異

(⿱艹石)更有上坐出來道彼二人揔不得爲什麽如此爲伊執著

所以不得諸上坐揔似恁麽行脚揔似恁麽商量且圖什麽

爲復只要弄脣觜爲復別有所圖恐伊執著且執著什麽爲

復執著理執著事執著色執著空(⿱艹石)是理理且作麽生執(⿱艹石)

是事事且作麽生執著色著空亦然山僧所以㝷常向諸上

坐道十方諸佛十方善知識時常垂手諸上坐時常接手十

方諸佛垂手時有也什麽處是諸上坐時常接手處還有

會處會取好若未會得莫道揔是都來圎取諸上坐傍家

行脚也須審諦著些精彩莫只藉少智慧過却時光山僧在

衆見此多矣更有一般上坐自己東西猶未知向遮邊那邊

東聽西聽說得少許以爲𦙄襟仍爲他人注解將爲自已眼

目上坐揔似遮箇行脚自賺亦乃賺他奉勸諸上坐且明取

道眼好些子粥飯智慧不足可恃若是丗閒造作種種非違

之事入地獄猶有劫數且有出期若是錯與他人開眼目陷

在地獄㝠㝠長夜無有出期莫將爲等閑奉勸且依古聖慈

悲門好他古聖所見諸境唯見自心祖師道不是風動幡動

仁者心動但且恁麽會好別無親於親處也師良久又云諸

上坐貶也得剥也得時僧問學人不爲別事請師直道師曰

汝是不爲別事問如何是不生不滅㡳心師曰那箇是生滅

㡳心僧曰爭奈學人不見師曰汝(⿱艹石)不見不生不滅㡳也不

是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便會取問古人才見人恁麽來

便叫失也古人意如何師曰汝不信但問別人問維摩與文

殊對談何事師曰汝不妨聦明問法同法性入諸法故古意

如何師曰汝是行脚僧問如何是解修行㡳人師曰汝是什

麽人曰恁麽即不落因果也師曰莫作野千鳴問識本還源

時如何師曰謾語問明暗不分時如何師曰道什麽問如何

是對境數起㡳心師曰恰道著問如何是學人本分事師曰

謝指示問決擇之次如履輕冰如何決擇師曰待汝疑即道

曰學人即今疑師曰嚇阿誰問從上宗乗如何履踐師曰雷

聲甚大雨㸃全無問如何是末後句師曰苦問如何是玄言

妙旨師曰用玄言妙旨作什麽問如何是直道師曰恐難副

此問 問承敎有言佛眞法身猶(⿱艹石)虚空應物現形如水中

月如何得恁麽師曰如何得恁麽問敎云佛以一音演說

衆生隨𩔖各得解學人如何解師曰汝甚解師又曰此問巳

是不會古人語也因什麽却向伊道汝甚解何處是伊解處

莫是於伊分中便㸃與伊麽莫是爲伊不會問却反射伊麽

且素非此理愼莫錯會除此兩會別又如何商量諸上坐(⿱艹石)

會得此語也即會得諸聖揔持門且作麽生會(⿱艹石)也會得一

音演說不會隨𩔖各解恁麽道莫是有過無過說麽莫錯會

好旣不恁麽會作麽生說一音演說隨𩔖得解有箇去處始

得每日空上來下去又不當得人事且究道眼始得他古人

道一切聲是佛聲一切色是佛色何不且恁麽會取僧問逺

逺㝷聲請師一接師曰汝㝷㡳是什麽聲是僧聲是俗聲是

凡聲是聖聲還有會處麽(⿱艹石)也實不會上坐吵吵是聲吵吵

是色聲色不奈何莫將爲等閑上坐(⿱艹石)會得即是眞實(⿱艹石)

會即是幻化(⿱艹石)也會得即是幻化(⿱艹石)也不會即是眞實他古

人亦向上坐道唯我能知除此外別無作計校處上坐成不

成從何而出是不是從何而出理無事而不顯事無理而不

消事理不二不事不理不理不事恁麽注解與上坐(⿱艹石)更不

會不如且依古語好他古人見上坐百般不得所以垂慈向

汝道將聞持佛佛何不自聞聞無事珍重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