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六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七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六

吉州清原山行思禪師第九丗下至第十一丗

  第九丗

   金陵清涼文益禪師法嗣三十三人一十三人見録

蘇州薦福紹明禪師    澤州古賢謹禪師

宣州興福可勲禪師    洪州上藍守訥禪師

撫州覆船和尚      杭州奉先法SKchar禪師

廬山化城慧朗禪師    杭州永明道鴻禪師

髙麗靈鑒禪師     荆門上泉和尚

廬山大林僧遁禪師    池州仁王縁勝禪師

廬山歸宗義柔禪師泉州上方慧英襌師 荊州護國遇禪師 饒州芝嶺照禪師

    廬山歸宗師慧禪師 廬山歸宗省一禪師襄州延慶通性大師 廬山歸宗夢欽禪師

    洪州舎利玄闡禪師 洪州永安明禪師 洪州禪谿可莊禪師 潭州石霜爽禪師 江西靈山

    和尚 廬山佛手巖因禪師 金陵保安止和尚昇州華嚴幽禪師 袁州木平道達禪師 洪州

    大寧道邁禪師 楚州龍興德賔禪師 鄂州黄龍仁禪師 洪州西山道聳禪師巳上二十人無

    機縁語句不錄

   襄州淸谿洪進襌師法嗣二人見録

相州天平山從漪禪師   廬山圎通縁德禪師

   金陵淸涼休復禪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金陵奉先慧同禪師廬山寳慶庵道習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撫州龍濟山紹修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河東廣原和尚

   衡嶽南臺守安禪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襄州鷲嶺善羙禪師安州慧日院明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漳州報劬院玄應禪師法嗣報劬第二丗仁義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漳州隆壽無逸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漳州隆壽法騫禪師

   廬山歸宗道詮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筠州九峯義詮禪師

   眉州黃龍繼達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第二丗黃龍和尚

   朗州梁山縁觀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郢州大陽山警玄禪師

  第十丗

   天台山德韶國師法嗣四十九人三十人見録

杭州永明寺延壽禪師   温州大寧可𢎞禪師

蘇州長壽朋彦大師    杭州五雲山志逢大師

杭州報恩法端禪師    杭州報恩紹安禪師

福州廣平守威禪師    杭州報恩永安禪師

廣州光聖師護禪師   杭州奉先淸昱禪師

天台普聞智勤禪師   温州鴈蕩願齊禪師

杭州普門希辯禪師   杭州光慶遇安禪師

天台般若友蟾禪師    婺州智者全肯禪師

福州玉泉義隆禪師   杭州龍冊曉榮禪師

杭州功臣慶蕭禪師   越州稱心敬璡禪師

福州嚴峯師术禪師   潞州華嚴慧達禪師

越州淸泰道圓禪師   杭州九曲慶祥禪師

杭州開化行明大師   越州開善義圎禪師

温州瑞鹿遇安禪師    杭州龍華慧居禪師

婺州齊雲遇臻禪師    温州瑞鹿寺本先禪師

    杭州報恩德謙禪師 杭州靈隱處先禪師天台善建省義禪師 越州觀音安禪師 婺州

    仁壽澤禪師 越州雲門重禪師 越州大禹榮禪師 越州地藏瓊禪師 杭州靈隱紹光禪

    師 杭州龍華紹鑾禪師 越州碧泉行新禪師越州象田黙禪師 潤州登雲從埾禪師 越州

    觀音朗禪師 越州諸曁五峯和尚 越州何山道孜禪師 越州大禹自廣禪師 筠州黄蘗師

    逸襌師 蘇州瑞光淸表禪師巳上一十九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杭州報恩寺慧明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福州保明道誠大師

   金陵報慈道場文遂導師法嗣常州齊雲慧襌師洪州雙嶺祥禪師

    洪州觀音眞禪師 洪州龍沙茂禪師洪州大寧奬禪師五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杭州永明道濳禪師法嗣三人見録

杭州千光王瓌省禪師  衢州鎮境志澄大師

明州崇福慶祥禪師

   杭州靈隱淸峯禪師法嗣九人八人見録

杭州功臣院道慈禪師   秀州羅漢願昭禪師

處州報恩師智禪師    衢州濲寧可先禪師

杭州光孝道端禪師    杭州保淸遇寧禪師

福州支提辯隆禪師    杭州瑞龍希圎禪師

    杭州國泰德文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金陵報慈行言導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洪州雲居義能禪師饒州北禪淸皎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金陵淸涼泰欽禪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洪州雲居道齊禪師廬山捿賢慧聡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金陵報恩法安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廬山棲賢道堅禪師

廬山歸宗第十四丗慧誠禪師

   廬州長安院延規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廬州長安辯實禪師    潭州雲蓋用淸禪師

  第十一丗

   杭州永明寺延壽禪師法嗣杭州富陽子蒙禪師杭州朝明院津禪師

    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蘇州長壽院朋彦大師法嗣一人見録

長壽第二丗法齊禪師

   杭州普明寺希辯襌師法嗣髙麗國慧洪禪師 越州上林湖智禪師巳上

    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行思禪師第九丗下

金陵淸涼文益禪師法嗣

蘇州薦福院紹明禪師州將錢仁奉請住持乃問如何是

和尚家風師曰一切處看取

澤州古賢院謹禪師師勘僧云如來堅密身一切塵中現

如何是堅密身僧豎SKchar師云現即現你怎生㑹僧無語

師侍立次見浄慧問一僧云自離此閒什麽處去來曰入嶺

來淨慧曰不易曰虛涉他如許多山水淨慧曰如許多山水

也不惡其僧無語師於此言下大悟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

築著汝鼻孔

宣州興福院可勲禪師建州建陽人也姓朱氏自淨慧印心

遂開法住持 僧問如何是興福主師曰闍梨不識曰莫只

遮便是麽師曰縱未歇狂頭亦可失 問如何是道師曰勤

而行之 問何云法空師曰不空 師有偈示衆曰秋江煙

島晴鷗鷺行行立不念觀丗音爭知普門入

洪州上藍院守訥禪師上堂謂衆曰盡令提綱無人埽地

叢林兄弟相共證明晩進之流有疑請問有僧問願開甘

露門當觀第一義不落有無中請師垂指示師曰大衆證明

曰恁麽即屈去也師曰閑言語 問如何是佛師曰更問阿誰

撫州覆船和尚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不識 問如何是祖

師西来師曰莫謗祖師

杭州奉先寺法明普照禪師法瓌 僧問釋迦出丗天雨

華地揺六動未審和尚今日有何祥瑞師曰大衆盡見曰法

王法如是也師曰人王見在 問淨慧寶印和尚親傳今日

一㑹當付何人師曰誰人無分曰恁麽即雷音普震無邊刹

也師曰也須善聽

廬山化城寺慧朗禪師江南相宋齊丘請開堂師𦫵坐曰今

日令公請山僧爲衆莫非承佛付囑不忘佛恩衆中有問話

者出來爲令公結縁 僧問曰令公親降大衆雲臻從上宗

乗請師舉唱師曰莫是孤負令公麽 問師常苦口爲什麽

學人己事不明師曰闍梨什麽處不明曰不明處請師決斷

師曰適來向汝道什麽曰恁麽即全因今日去也師曰退後

禮三拜

杭州慧日永明寺通辯禪師道鴻第三丗住 僧 問遠離天台境

來登慧日峯久聞師子吼今日請師通師曰聞麽曰恁麽即

昔時崇夀今日永明也師曰幸自靈利何須亂道師謂衆

曰大道廓然古今常爾眞心周徧如量之智皎然萬象森羅

感具實相該天括地亘古亘今大衆還㑹麽還辯白得麽

問國王嘉命公貴臨筵未審今日當爲何事師曰驗取曰此

意如何師曰什麽處去來曰恁麽即猶成造次也師曰休亂

道 問諸佛出丗放百寶光明師登寶坐有何祥瑞師曰可

驗曰法王法如是師曰也是虛言

髙麗靈鑒禪師僧問如何是淸淨伽藍師曰牛欄是

問如何是佛師曰拽出癲漢著

荊門上泉和尚 僧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曰我得

問遠遠投師如何一接師按杖視之其僧禮拜師便喝

問尺璧無瑕時如何師曰我不重曰不重後如何師曰火裏

蝍蟉飛上天

廬山大林寺僧遁禪師 初住圎通有僧舉僧問玄沙和尚

向上宗乗此閒如何言論玄沙云少人聽今問師不知玄沙

意旨如何師曰待汝移却石耳峯我即向汝道歸宗柔別云且低聲

池州仁王院縁勝禪師 僧問農家擊壤時如何師曰僧

家自有本分事曰不問僧家本分事農家擊壤時如何師

曰話頭何在

廬山歸宗寺義柔禪師第十三丗住 師 初上堂升坐維那曰槌

曰法筵龍象衆當觀第一義師曰若是第一義且作麽生觀

恁麽道落在什麽處爲是觀爲復不許人觀先德上坐共相

證明後學初心莫喚作返問語倒靠語有疑請問僧問諸

佛出丗說法度人感天動地和尚出丗有何祥瑞師曰人天

大衆前䆿語作麽問諸官巳集大衆側聆如何是出丗一

言之事師曰大衆證明 問香煙起處師登坐未審宗乗事

若何師曰敎乗也恁麽㑹問優曇華坼人皆覩逹本無心

事若何師曰謾語曰恁麽即南能別有深深旨不是心心人

不知師曰事須飽叢林 問昔日余峯今日歸宗未審是一

是二師曰謝汝證明 問智藏一箭直射歸宗歸宗一箭當

射何人師曰莫謗我智藏 問此曰知軍親證法師從何處

荅深恩師曰敎我道什麽即得師又曰一問一荅也無了期

佛法也不是恁麽道理大衆此日之事故非本心實謂只个

住山寧有意向來成佛亦無心蓋縁是知軍請命寺衆誠心

旣到遮裏且說个什麽即得還相悉麽此若不及古人便道

相逢欲相喚脉脉不能語作麽生㑹若㑹堪報不報之恩足

助無爲之化若也不㑹莫道長老開堂只舉古人語此之盛

事天髙海深況喻不及更不敢讃祝皇風迴向淸列何以故

古人猶道吾禱久矣豈況當今聖明者哉久立珍重 僧問

如何是空王廟師曰莫少神曰如何是廟中人師曰適來不

謾道 問靈⻱未兆時如何師曰是吉是凶問未達其源

乞師方便師曰達也曰達後如何師曰終不恁麽問 問久

發大乗心中忘此意如何是此意師曰又道中忘

前襄州淸谿洪進禪師法嗣

相州天平山從漪禪師 有僧問如何得出三界師曰將三

界來與汝出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顯露地問如

何是佛師曰不指天地曰爲什麽不指天地師曰唯我獨尊

問如何是天平師曰八凹九凸 問洞深杳杳淸谿水飲者

如何不𦫵墜師曰更夢見什麽 問大衆雲集合譚何事

師曰香煙起處森羅見

廬山圓通院縁德禪師錢塘人也姓黃氏初出家於臨安朗

瞻院落髮依年徃天台山受具始習禪那於天龍順德大師

尋往江表問道值洪進山主印心時江南國主於廬山建院請

師開法 師上堂示衆曰諸上坐明取道眼好是行脚僧本

分事道眼若未明有什麽用處只是移盤喫飯道眼若明有

何障礙若未明得強說多端也無用處無事也好尋究

僧問如何是四不遷師曰地水火風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

曰水鳥樹林曰學人不㑹師曰㑹取學人 問久負勿絃琴

請師彈一曲師曰負來得多少時也曰未審作何音調師曰

話墯也珍重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過去燈明佛本光

瑞如是 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云特地申問是什麽意

問如何是大梅主師云闍梨今日離什麽處

前昇州淸涼休復禪師法嗣

昇州奉先寺淨照禪師慧同魏府人也姓張氏幼歳出家禮

饒州北禪院惟直禪師披削年滿受具於撫州希操律師於

淸涼得法 僧問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見又云佛身充滿

於法界普見一切羣生前於此二途請師說師曰唯一堅密

身一切塵中見 僧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汝疑阿那个不

是問如何是常在㡳人師曰更問阿誰

前撫州龍濟山紹修禪師法嗣

河東廣原和尚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示偈曰刹刹現

形儀塵塵具覺知性源常鼔浪不悟未曽移

前衡嶽南臺守安禪師法嗣

襄州鷲嶺善羙禪師第三丗住 僧 問如何是鷲嶺境師曰峴山

對碧玉江水徃南流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有什麽事

問百川異流還歸大海未審大海有幾滴師曰汝還到海也

未曰到海後如何師曰明日來向汝道

前漳州隆夀院無逸禪師法嗣

隆壽法騫禪師泉州晉江縣人也姓施氏母廖氏始娠頓惡

葷腥及長捨於本州開元寺菩提院出家納戒詣漳州參逸

和尚得旨刺史陳洪銛請開堂住持隆夀第三丗住上堂謂衆曰

今日隆壽出丗三丗諸佛森羅萬象同時出丗同時轉法輪

諸人還見麽 僧問如何是隆壽境師曰無汝挿足處曰如

何是境中人師曰未識境在有僧到參至明日入方丈請

師心要師曰昨日相逢序起居今朝相見事還如如何却覔

呈心要心要如何特地䟽

前廬山歸宗寺道詮禪師法嗣

筠州九峯義詮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有力

者負之而趨

前眉州黃龍繼達禪師法嗣

眉州黃龍第二丗和尚 僧問如何是密室師曰斫不開曰

如何是密室中人師曰非男女相 問國内按劒者是誰師

曰昌福曰忽遇尊貴時如何師曰不遺

前朗州梁山縁觀禪師法嗣

郢州大陽山警玄禪師 僧問叢林浩浩法鼓喧喧向上宗

乗如何舉唱師曰他無个消息爭肯應當曰今日宗乗巳蒙

師指示未審法嗣嗣何人師曰梁山㸃出秦時鏡長慶峯前

一樣輝 問如何是大陽境師曰孤鶴老猨啼谷韻痩松寒

竹鎖靑煙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作麽作麽 問如何是大

陽家風師曰滿缾傾不出大地勿饑人問如何是佛師曰汝

何不是佛曰學人不㑹時如何師曰迢然不挂三秋月一句

當陽豈在燈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解問不當曰學

人不㑹時如何師曰陜府鐵牛人皆嚮卞和得玉至今傳

問如何是大陽透法身㡳句師曰大洋海㡳紅塵起須彌山

上水橫流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爲什麽百鳥銜花師曰出

戸烏雞頭戴雪曰見後爲什麽不銜花師曰杲日當天後烏

雞出戸飛

行思禪師第十丗

前天台山德韶國師法嗣

杭州慧日永明寺智覺禪師延壽餘杭人也姓王氏緫角之

歳歸心佛乗旣冠不茹葷日唯一食持法華經七行俱下才

六旬悉能誦之感羣羊跪聽年二十八爲華亭鎮將屬翠巖

永明大師遷止龍冊寺大闡玄化時呉越文穆王知師慕道

乃從其志放令出家禮翠巖爲師執勞供衆都忘身宰衣

不繒纊食無重味野蔬布𥜗以遣朝夕尋徃天台山尺柱峯

九旬習定有烏𩔖尺鷃巢于衣襵中曁謁韶國師一見而深

器之密授玄旨仍謂師曰汝與元帥有縁他日大興佛事密

受記初住明州雪竇山學侣臻湊咸平元年額曰資聖寺 師 上堂曰

雪竇遮裏迅瀑千尋不停纎粟竒巖萬仞無立足處汝等諸

人向什麽處進歩時有僧問雪竇一徑如何履踐師曰歩歩

寒華結言言徹㡳冰建隆元年忠懿王請入居靈隱山新寺

爲第一丗明年復請住永明大道場爲第二丗衆盈二千

僧問如何是永明妙旨師曰更添香著曰謝師指示師曰且

喜勿交渉師有偈曰欲識永明旨門前一湖水日照光明生

風來波浪起 問學人久在永明爲什麽不㑹永明家風師

曰不㑹處㑹取曰不㑹處如何㑹師曰牛胎生象子碧海起

紅塵 問成佛成祖亦出不得六道輪迴亦出不得未審出

个什麽不得師曰出汝問處不得 問承敎有言一切諸佛

及佛法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師曰長時轉不停非義亦

非聲曰如何受持師曰若欲受持者應須用眼聽問如何

是大圎境師曰破砂盆師居永明道塲十五載度弟子一千

七百人開寶七年入天台山度戒約萬餘人常與七衆受菩

薩戒夜施鬼神食朝放諸生𩔖不可稱筭六時散華行道餘

力念法華經一萬三千部著宗鏡録一百卷詩偈賦詠凡千

萬言播于海外髙麗國王覽師言敎遣使齎書叙弟子之禮

奉金線織成袈裟紫水精數珠金澡罐等彼國僧三十六人

親承印記前後歸本國各化一方以開寶八年乙亥十二月

示疾二十六日辰時焚香告衆跏趺而亡明年正月六日塔

于大慈山壽七十二臘四十二

太宗皇帝賜額曰壽寧禪院

温州大寧院可𢎞禪師僧問如何是正眞一路師曰七顚

八倒曰恁麽即法門無别去也師曰我知汝錯㑹去 問皎

皎地無一絲頭時如何師曰話頭巳墯曰乞師指示師曰適

來亦不虛設 問向上宗乗請師舉揚師曰汝問太遲生曰

恁麽即不仙陀去也師曰深知汝恁麽去

蘇州安國長夀院朋彦大師永嘉人也姓秦氏本州開元寺

受業初參婺州金鱗寶資和尚後因慧明禪師激發而歸于

天台之室悟正法眼自此隨縁闡法盛化姑蘇節使錢仁奉

禮重創院請轉法輪本國賜紫衣署廣法大師 僧問如何

是玄旨師曰四稜榻地 問如何是絶絲豪㡳法師曰山河

大地曰恁麽則即相而無相也師曰也是狂言問如何是

徑直之言師曰千迃萬曲曰恁麽即無不緫是也師曰是何

言歟 問如何是道師曰跋渉不易師建隆二年辛酉以住

持付門人法齊繼丗說法即其年四月六日示滅壽四十九

臘三十五

杭州五雲山華嚴道場志逢大師餘杭人也生惡葷血膚體

香絜幼歳出家于本邑東山朗瞻院依年受具通貫三學了

達性相甞夢𦫵須彌山覩三佛列坐初釋迦次彌勒皆禮其

足唯不識第三佛但仰視而巳時釋迦示之曰此是補彌勒

處師子月佛師方作禮覺後因閱大藏經乃符所夢天福中

遊方抵天台山雲居道場參國師賔主縁契頓發玄祕一日

因入普賢殿中宴坐倐有一神人跪膝于前師問曰汝其誰

乎曰護戒神也師曰吾患有宿愆未汝知之乎曰師有何

罪唯一小過耳師曰何也曰凡折鉢水亦施主物師每常傾

棄非所冝也言訖而隱師自此洗鉢水盡飲之積久因致脾

胃疾十載方愈几折退飲食反涕唾便利等並冝鳴指黙念呪發施心而傾棄之吴越國王

嚮其道風召賜紫署普覺大師初命住臨安功臣院玄侣

軸湊 師上堂曰諸上坐捨一知識而參一知識盡學善財

南㳺之式樣也且問上坐只如善財禮辭文殊擬登妙峯山

謁德雲比丘及到彼所何以德雲於別峯相見夫敎意祖意

同一方便終無別理彼若明得此亦昭然諸上坐即个蔟著

老僧是相見是不相見此處是妙峯是別峯脫或從此省去

可謂不孤負老僧亦常見德雲比丘未甞刹那相捨離還信

得及麽 僧問叢林舉唱曲爲今時如何是功臣的的意師

曰見麽曰恁麽即大衆咸欣也師曰將謂師子兒 問佛佛

授手祖祖傳心未審和尚傳个什麽師曰汝承當得麽曰學

人承當不得還別有人承當得否師曰大衆𥬇汝 問如何

是如來藏師曰恰問著問如何是諸佛機師曰道是得麽

師一日上堂良久曰大衆看看便下坐歸方丈開寶初忠懿

王創普門精舎三請住持再揚宗要即普門第一丗 師上

堂曰古德爲法行脚實不憚勤勞如雪峯和尚三迴到投子

九度上洞山盤桓徃返尚求个入路不得看汝近丗參學人

才跨門來便待老僧接引SKchar掌說禪且汝欲造玄極之道豈

同等閑況此事悟亦有時躁求焉得汝等要知悟時麽如今

各且下去堂中靜坐直待仰家峯㸃頭老僧即爲汝分說時

有僧出曰仰家峯㸃頭也請師說師曰大衆且道此僧㑹老

僧語不㑹老僧語其僧禮拜師曰今日偶然失鑒問如何是

普門家風師曰幾人觀不足曰如何是普門境師曰汝到處

且問家風了休師開寶四年固辭國主稱年老願依林泉頣

養時大將凌超以五雲山新創華嚴道塲奉施爲終老之所

雍熈二年乙酉十一月忽示疾二十五日命侍僧辦香水盥

沐跏趺而坐良久告寂壽七十七臘五十八塔曰寶峯常照

杭州報恩光敎寺慧月禪師法端第三丗住 師 上堂曰數夜與

諸上坐東語西話猶未盡其源今日與諸上坐大開方便一

說却還願樂也無久立珍重 僧問學人恁麽上來請師

接師曰不接曰爲什麽不接師曰爲汝太靈利

杭州報恩光敎寺通辨明達禪師紹安第四丗住 師 上堂曰一

句染神萬劫不朽今日爲諸上坐舉一句分明記取珍重

僧問大衆側聆請師不吝師曰竒怪曰恁麽即今日得遇於

師也師曰是何言歟 師有時示衆曰幸有樓臺帀地常提

祖印不妨諸上坐參取久立珍重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

曰一切處見成曰恁麽即亘古亘今也師曰莫閑言語

福州廣平院守威宗一禪師福州𠋫官人也西峯山受業參

天台得旨國師授之法衣時有僧問曰大庾嶺頭提不起如

何傳授付於師師拈起衣曰有人敢道天台得麽時吳越忠

懿王嚮德命闡法住持署于師名玄徒臻萃上堂示衆曰

達磨大師云吾法三千年後不移絲髮山僧今日不移達磨

絲髮先達之者共相證明若未達者不移絲髮僧問洪鍾

韻絶大衆臨筵祖意西來請師提唱師曰洪鍾韻絶大衆臨

筵 問古人云任汝千聖見我有天眞佛如何是天眞佛師

曰千聖是弟 問如何是廣平家風師曰誰不受用師後

遷住怡山長慶上堂謂衆曰不用開經作梵不用展鈔牒科

還有理論處也無設有理論處乃是方便之譚宗乗事作麽

生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未曾有人荅得曰請師方便

師曰何不更問師後終于長慶

杭州報恩光敎寺第五丗住永安禪師温州永嘉人也姓翁

氏幼歳依本郡彚征大師出家後唐天成中隨本師入國呉

越忠懿王命征爲僧正師尤不喜俗務擬潜徃閩川投訪禪

㑹屬路歧艱阻遂逥天台山結茅而止尋遇韶國師開示頓

悟本心乃辭出山征師聞于忠懿王初命住越州淸泰院次

召居上寺署正覺空慧禪師師上堂曰十方諸佛一時雲

集與諸上坐證明諸上坐與諸佛一時證明還信麽切忌卜

僧問四衆雲臻如何舉唱師曰若到諸方切莫錯舉曰非伹

學人大衆有賴師曰禮拜著 僧問五乗三藏委者頗多祖

意西來乞師指示師曰五乗三藏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

汝却靈利 問如何是大作佛事師曰嫌什麽曰恁麽即親

承摩頂去也師曰何處見丗尊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汝

過遮邊立僧移歩師曰㑹麽曰不㑹師示偈曰汝問西來意

且過遮邊立昨夜三更時雨打虚空濕電影豁然明不似蚰

蜒急 師開寶七年甲戌夏六月示疾告衆爲别時有僧問

昔日如來正法迦葉親傳未審和尚玄風百年後如何體㑹

師曰汝什麽處見迦葉來曰恁麽即信受奉行不忘斯旨也

師曰佛法不是遮个道理言訖坐亡壽六十四臘四十四旣

闍維而舌不壞柔䎡如紅蓮葉今藏于普賢道塲中師以華

嚴李長者釋論旨𧼈宏奥因將合經成百二十卷雕印徧行

天下

廣州光聖道塲師護禪師閩越人也自天台得法化行嶺表

國主劉氏待以師禮創大伽藍請師居焉署大義之號

僧問昔日梵王請佛今日國主臨筵祖嗣西來如何舉唱師

曰不要西來山僧巳舉唱了也曰豈無方便師曰適來豈不

是方便 問國王三請來坐光聖道塲未審和尚法嗣何方

師曰一聲鼕鼓萬戸齊窺曰恁麽即天台妙旨光聖親承也

師曰莫亂道 問學人乍入叢林西來妙訣乞師指示師曰

汝未入叢林我巳示汝了也曰如何領㑹師曰不要領㑹

杭州奉先寺淸昱禪師永嘉人也得法於天台國師呉越忠

㦤王召入問道命軍使薛温於西湖建大伽藍曰奉先建大

佛寶閣延請師居之演暢宗旨署圎通妙覺禪師 僧問

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髙聲舉似大衆師開寶中示㓕于本寺

台州天台山紫凝普聞寺智勤禪師僧問如何是空手把

鋤頭師曰但恁麽諦信曰如何是歩行騎水牛師曰汝自何

來 師有頌示衆曰今年五十五脚未蹋寸土山河是眼睛

大海是我肚太平興國四年例試僧經業山門老宿各寫法

名唯師不閑書札時通判李憲問禪師丗尊還解書也無

師曰天下人知至淳化初不疾命侍僧開浴浴訖垂誡衆安

坐而逝塔于本山三年後門人遷塔發龕覩師全身不散容

儀儼若髭髮仍長迎入新塔

温州鴈蕩山願齊禪師錢塘人也姓江氏少依水心寺紹巖

禪師出家受具初習智者敎精研止觀圓融行門後參天台

國師發明玄奥乃住鴈蕩山開寶五年呉越王長子於西𨵿

建光慶寺請師開法住持仍於城下諸禪衆中訪求名行三

百人同入新寺 師上堂有僧問夜月舒光爲什麽碧潭無

影師曰作家弄影漢其僧從東過西立師曰不唯弄影兼乃

怖頭師居之未幾固辭入山太平興國中示滅

杭州普門寺希辯禪師蘇州常熟人也幼出家禮本邑延福

院啓祥禪師落髮具戒詣楞伽山聽律尋謁天台受心印乾

德初呉越忠懿王命住越州清泰院署慧智禪師開寶中復

召入居普門寺即第二丗住 師 上堂曰山僧素乏知見復寡聞

持頃雖侍坐於山中和尚亦不蒙一句開示以至今與諸仁

者聚㑹更無一法可相助𤼵何況能爲諸仁者區別緇素商

量古今還怪得山僧麽若有怪者且道此人具眼不具眼有

賔主義無賔主義晚學初機必須審細時有僧問如何是

普門示現神通事師曰恁麽即闍梨怪老僧也曰不怪時如

何師曰汝且下堂裏恩惟去太平興國三年吴越王入覲師

随寶塔至見于滋福殿賜紫號慧明大師端拱中上言願還

故里 詔從之賜御製詩及忠懿王施金於常熟本山院創

塼浮圖七級髙二百尺功旣就至道三年八月二十五日示

疾而逝壽七十七臘六十三塔于院之西北隅

杭州光慶寺遇安禪師錢塘人也姓沈氏丱歳出家于天台

華頂峯禮庵主重蕭披剃依年受具尋遇本山韶國師密契

SKchar乾德中吳越忠懿王命住北𨵿傾心院又召入居天龍

開寶七年甲戌安僖王請於光慶寺攝衆署善智襌師

初上堂有僧問無價寶珠請師分付師曰善能吐露曰恁麽

即人人具足也師曰珠在什麽處僧乃禮拜師曰也是虛言

問提綱舉領盡立主賔如何是主師曰深委此問曰如何是

賔師曰適來向汝道什麽曰賔主道合時如何師曰其令不

行 問心月孤圎光吞萬象如何是吞萬象㡳光師曰大衆

緫見汝恁麽問曰光吞萬象從師道心月孤圓意若何師曰

抖擻精神著曰鷺𠋣雪巢猶可辨光吞萬象事難明師曰謹

退 問靑山渌水處處分明和尚家風乞垂一句師曰盡被

汝道了也曰未必如斯請師荅話師曰不用閑言又一僧

方禮拜師曰問荅俱備僧擬伸問師乃叱之 師有時示衆

曰欲識曹谿旨雲飛前面山分明眞實个不用別追攀

問承古德有言井㡳紅塵生山頭波浪起未審此意如何師

曰若到諸方但恁麽問曰和尚意SKchar如何師曰適來向汝道

什麽師又曰古今相承皆云塵生井㡳浪起山頭結子空華

生兒石女且作麽生㑹莫是和聲送事就物呈心句裏藏鋒

聲前全露麽莫是有名無體異唱玄譚麽上坐自㑹即得古

人意旨不然旣恁麽㑹不得合作麽生㑹上坐欲得㑹麽但

看泥牛行處陽燄飜波水馬嘶時空華墜影聖凡如此道理

分明何須久立珍重太平興國三年隨寶塔見于滋福殿賜

紫號朗智大師淳化初還光慶舊寺三年九月二十一日歸寂

天台山般若寺友蟾禪師錢塘臨安人也幼歳出家於本邑

東山朗瞻院得度聞天台國師盛化逺趨函丈密印心地初

命住雲居普賢院僧侣咸湊吳越忠懿王署慈悟禪師遷止

上寺衆盈五百 僧問鼓聲才動大衆雲臻向上宗乗請師

舉唱師曰虧汝什麽曰恁麽即人人盡霑恩去也師曰莫亂

道雍熈三年以山門大衆付受業弟子隆一繼踵開法至淳

化初示滅歸葬于本山

婺州智者寺全肯禪師初參天台天台問汝名什麽曰全肯

天台曰肯个什麽師乃禮拜住後有僧問有人不肯師還

甘也無師曰若人問我即向伊道師太平興國中以住持付

法嗣弟子紹忠繼丗說法尋於本寺歸寂

福州玉泉義隆禪師 上堂曰山河大地盡在諸人眼睛

裏因什麽說㑹與不㑹時有僧問曰山河大地眼睛裏師今

欲更指歸誰師曰只爲上坐去處分明曰若不上來伸此問

焉知方便不虚施師曰依俙似曲才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杭州龍冊寺第五丗住曉榮禪師温州白鹿人也姓鄧氏幼

依瑞鹿寺出家登戒聞天台國師盛化遂入山參禮受心法

初住杭州富陽淨福院後住龍冊寺二處皆聚徒開法

僧問祖祖相傳未審和尚傳阿誰師曰汝還識得祖未

僧慧文問如何是眞實沙門師曰汝是慧文 問如何是般

若大神珠師曰般若大神珠分形萬億軀塵塵彰妙體刹

刹盡毗盧 問日用事如何師曰一念周沙界日用萬般通

湛然常寂滅常轉自家風 師一日坐妙善臺受大衆小參

有憎問向上事即不問如何是妙善臺中的的意師曰若

諸方分明舉似曰恁麽即雲有出山勢水無投澗聲師乃叱

之師淳化元年庚寅八月二十九日於秀州靈光寺淨土院

歸寂預告門人致書辭同道壽七十一臘五十六

杭州臨安縣功臣院慶蕭禪師僧問如何是功臣家風師

曰明暗色空曰恁麽即諸法無生去也師曰汝喚什麽作諸

法師乃頌曰功臣家風明暗色空法法非異心心自通恁麽

㑹得諸佛眞宗

越州稱心敬璡禪師僧問結束囊裝請師分付師曰莫

諱曰什麽處孤負和尚師曰却是汝孤負我師後遷住杭州

保安院示滅

福州嚴峯師术禪師初開堂𦫵坐時有極樂和尚問曰大

衆顒望請震法雷師曰大衆還㑹麽還辨得麽今日不異靈

山乃至諸佛國土天上人閒緫皆如是亘古亘今常無變異

作麽生㑹無變異㡳道理若㑹得所以道無邊刹境自他不

隔於豪端十丗古今始終不移於當念問靈山一㑹迦葉親

聞今日嚴峯一㑹誰是聞者師曰問者不弱問如何是文

殊師曰來處甚分明

潞州華嚴慧達禪師僧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山河大地

問如何是華嚴境師曰滿目無形影

越州剡縣清泰院道圎禪師 僧問亡僧遷化向什麽處去

也師曰今日遷化嶺中上坐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

不可向汝道庭前栢樹子

杭州九曲觀音院慶祥禪師餘杭人也姓沈氏身長七尺餘

辯才冠衆多聞强記時天台門下推爲傑出僧問險惡道

中以何爲津梁師曰以此爲津梁曰如何是此師曰築著汝

鼻孔

杭州開化寺傳法大師行明本州人也姓千氏少投明州雪

竇山智覺禪師披剃及智覺遷住永明大道塲有徒二千王

臣欽仰法化彌盛師自天台受記迴永明翼賛本師海衆傾

開寶八年智覺歸寂師遂住能仁寺忠懿王又建大和寺

尋改名六和寺後太宗皇帝賜號開化延請住持二處皆聚徒說法 僧問如

何是開化門中流出方便師曰日日潮音兩度聞問如何

是無盡燈師曰謝闍梨照燭太宗皇帝賜紫衣師號咸平

四年四月六日示㓕

越州蕭山縣漁浦開善寺義圎禪師僧問一年去一年來

方便門中請師開師曰分明記取曰恁麽即昔時師子吼今

日象王迴師曰且喜勿交渉

温州瑞鹿寺上方遇安禪師福州人也得法於天台又常閱

首楞嚴了義時謂之安楞嚴也至道元年季春月將示㓕

有法嗣弟子蕰仁侍坐師乃說偈曰不是嶺頭攜得事豈從

雞足付將來自古聖賢皆若此非吾今日爲君裁師說偈付

囑以香水沐身易衣安坐令舁棺至室良久自入棺經三日

門人與本寺瑜闍梨輙啓棺覩師右脇吉祥而卧四衆哀慟

師乃再起升堂說法及訶責垂誡曰此度更啓吾棺者非吾

之子言訖復入棺長往

杭州龍華寺慧居禪師閩越人也自天台領旨呉越忠懿王

命住上寺 初開堂衆集定師曰從上宗乗到此如何言論

又如何舉唱只如釋迦如來說一代時敎如缾注水古德尚

云猶如夢事䆿語一般且道古德據什麽道理便恁麽道

還㑹麽大施門開何曽擁塞生凡育聖不漏纎塵言凡則全

凡舉聖則全聖凡聖不相待个个獨尊所以道山河大地長

說法長時放光地水火風一一如是時有僧出禮拜師曰

好个問頭如法問將來僧方進前師曰又勿交渉也 僧問

諸佛出丗放光動地和尚出丗有何祥瑞師曰話頭自破

異日上堂謂衆曰龍華遮裏也只是拈柴擇菜上來下去晨

朝一粥齋時一飯睡後喫茶但恁麽參取珍重僧問學人

未明自己如何辨得淺深師曰識取自巳眼曰如何是自己

眼師曰向汝道什麽

婺州齊雲山遇臻禪師越州人也姓楊氏幼歳依本州大善

寺出家年滿登具預天台之室親承印記住齊雲山宴居法

侣咸湊 僧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五六尺其僧禮拜師曰

塔倒也 問圎明了知爲什麽不因心念師曰圎明了知曰

何異心念師曰汝喚什麽作心念 師秋夕閑坐偶成頌曰

秋庭肅肅風颾颾寒星列空蟾魄髙搘頥靜坐神不勞鳥窠

無端拈布毛其諸歌偈皆觸事而作三百餘首流行見乎別

録至道中卒于大善寺

温州瑞鹿寺本先禪師温州永嘉人也姓鄭氏幼歳於本州

集慶院出家納戒於天台國淸寺得法於天台韶國師師初

遇國師國師導以非風幡動仁者心動之語師即時悟解後

乃示徒曰吾初學天台法門語下便薦然千日之内四儀之

中似物礙膺如讎同所千日之後一日之中物不礙膺讎不

同所當下安樂頓覺前咎乃述頌三首一非風幡動仁者心

動頌曰非風幡動唯心動自古相傳直至今今後水雲徒欲

曉祖師眞實好知音二見色便見心頌曰若是見色便見心

人來問著方難荅求道理說多般孤負平生三事納三明自

己頌曰曠大劫來秖如是如是同天亦同地同地同天作麽

形作麽形𠔃無不是師自邇足不歷城邑手不度財貨不設

卧具不衣繭絲夘齋終日宴坐申旦誨誘徒衆朝夕懇至踰

三十載其志彌厲師示衆云你等諸人還見竹林蘭若山

水院舎人衆麽若道見則心外有法若道不見焉奈竹林蘭

若山水院舎人衆現在摐然地還㑹恁麽告示麽若㑹不妨

靈利無事莫立 師示衆云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羣

生前隨縁赴感靡不周而常處此菩提坐若道佛身充满於

法界去菩薩界縁覺界聲聞界天界修羅界人界畜生界餓

鬼地獄界如是等界應須勿有蹤跡去始得爲什麽有此二

說爲道法界唯是佛身便恁麽道恁麽道旣成二三又作

麽生說是充滿法界㡳佛身向遮裏爲你等亂道還得麽於

遮个說話若也薦得不妨省心力若也廌不得你等且道不

歷僧祗獲法身是个甚人彼此出浴勞倦不妨且退師有

時云大凡參學佛法未必學問話是參學未必學㨂話是參

學未必學代語是參學未必學别語是參學未必學捻破經

論中竒特言語是參學未必捻破諸祖師竒特言語是參學

若也於如是等參學任你七通八達於佛法中儻無个實見

處喚作乾慧之徒豈不聞古德云聦明不敵生死乾慧豈免

苦輪諸人若也參學應須眞實參學始得眞實參學也行時

行時參取立時立時參取坐時坐時參取眠時眠時參取語

時語時參取黙時黙時參取一切作務時一切作務時參取

旣向如是等時參且道參个甚人參个什麽說到遮裏須自

有个明白處始得若非明白處喚作造次參學則無究了

又云幽林鳥叫碧㵎魚跳雲片展張瀑聲嗚咽你等還知得

如是多景𧰼示你等个入處麽若也知得不妨參取好

又云天台敎中說文殊觀音普賢三門文殊門者一切色觀

音門者一切聲普賢門者不動歩而到我道文殊門者不是

一切色觀音門者不是一切聲普賢門者是个什麽莫道別

却天台敎說話無事且退 又云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

怍驢西家作馬若是求出三界修行㡳人聞遮个言語不妨

狐疑不妨驚怛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或

㑹云千變萬化不出眞常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

家作馬或㑹云須㑹異𩔖中行始㑹得遮个言語南泉遷化

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或㑹云東家是南泉西家是

南泉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或㑹云東家

郎君子西家郎君子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

馬或㑹云東家是什麽西家是什麽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

家作驢西家作馬或㑹云乃作驢叫又作馬嘶南泉遷化向

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或㑹云喚什麽作東家驢喚什

麽作西家馬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或㑹

云旣問遷化荅在問處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家

作馬或會云作露柱處去南泉遷化向甚處去東家作驢西

家作馬或㑹云東家作驢虧南泉甚處西家作馬虧南泉甚

處如是諸家㑹也揔於佛法有安樂處南泉遷化向甚處去

東家作驢西家作馬學人不㑹要騎便騎要下便下遮个荅

話不消得多道理而㑹若見法界性去也勿多事珍重

又云晨朝起來洗手面盥漱了喫茶喫茶了佛前禮拜佛前

禮拜了和尚主事處問訊和尚主事處問訊了僧堂裏行益

僧堂裏行益了上堂喫粥上堂喫粥了歸下處打睡歸下處

打睡了起來洗手面盥漱起來洗手面盥漱了喫茶喫茶了

東事西事東事西事了齋時僧堂裏行益齋時僧堂裏行益

了上堂喫飯上堂喫飯了盥漱盥漱了喫茶喫茶了東事西

事東事西事了黄昏唱禮黃昏唱禮了僧堂前唱參僧堂前

喝參了主事處喝參主事處喝參了和尚處問訊和尚處問

訊了初夜唱禮初夜唱禮了僧堂前喝珍重僧堂前唱珍重

了和尚處問訊和尚處問訊了禮拜行道誦經念佛如此之

外或往莊上或入郡中或歸俗家或到市肆旣有如是等運

爲且作麽生說个勿轉動相㡳道理且作麽生說个那伽常

在定無有不定體㡳道理還說得麽若也說得一任說取珍

重 又云鑑中形影唯慿鑑光顯現你等諸人所作一切事

且道唯慿个什麽顯現還知得麽若也知得於參學中千足

萬足無事莫立 又云你等諸人夜閒眠熟不知一切旣不

知一切且問你等那時有本來性若道那時有本來性那時

又不知一切與死無異若道那時無本來性那時睡眠忽省

覺知如故還㑹麽不知一切與死無異睡眠忽省覺知如故

如是等時是个什麽若也不㑹各自體究取無事莫立

又云諸法所生唯心所現如是言語好个入㡳門户且問你

等諸人眼見一切色耳聞一切聲鼻嗅一切香舌知一切味

身觸一切䎡滑意分别一切諸法只如眼耳鼻舌身意所對

之物爲復唯是你等心爲復非是你等心若道唯是你等心

何不與你等身都作一塊了休爲什麽所對之物却在你等

眼耳鼻舌身意外你等若道眼耳鼻舌身意所對之物非是

你等心又焉奈諸法所生唯心所現言語留在丗閒何人不

舉著你等見遮个說話還㑹麽若也不㑹大家用心商量敎

㑹去幸在其中莫令猒學無事且退大中祥符元年二月師

忽謂上足如晝曰可造石龕仲秋望日吾將順化如晝禀命

尋即成就及期逺近士庻奔趨瞻仰是日參問如常至午時

安坐方丈手結寶印復謂如晝曰古人云騎虎頭打虎尾中

央事作麽生如晝荅云也只是如晝師云你問我晝乃問騎

虎頭打虎尾中央事和尚作麽生師云我也弄不出言訖奄

然開一目微視而寂壽六十七臘四十二長吏具以事聞

詔本州常加檢視如晝乃奉師甞所著竹林集十卷詩篇歌

辭共千餘首詣 闕上進 詔藏祕閣如晝特賜紫衣

前杭州報㤙寺慧明禪師法嗣

福州長谿保明院通法大師道誠 師上堂曰如爲一人衆

多亦然珍重 僧問如何是保明家風師曰看問圎音普

震三等齊聞竺土僊心請師密付師良久僧曰恁麽即意馬

巳成於寶馬心牛頓作於白牛師曰七顛八倒曰若不然者

幾招哂𥬇師曰禮拜退後 問如何是和尚西來意師曰我

不曽到西天曰如何是學人西來意師曰汝在東土多少時

前杭州永明寺道潜禪師法嗣

杭州干光王寺瓌省禪師温州陶山人也姓鄭氏㓜歳出家

精究律部聽天台文句棲心於圎頓止觀後閱楞嚴文理宏

濬未能洞曉一夕誦經旣久就案若假SKchar夢中見日輪自空

降開口吞之自是倐然發悟差別義門渙然無滯後聞國城

永明法席隆盛專申叄問永明唯印前解無別指喻即以忠

懿王所遺納衣授之表信物住湖西嚴淨院開寶三年衢州

刺史翁晟仰重師道乃開西山創大禪苑太宗皇帝改賜寳雲寺額請師

居之學者臻萃師上堂曰諸上坐佛法無事昔之日月今

之日月昔日風今日風昔日上坐今日上坐莫道舉亦了說

亦了一切成現好珍重師開寶五年壬申七月示疾不求醫

三日前有寶樹浴池現師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二十七日

晡時集衆言別安坐而逝壽六十有七闍維舎利門人建塔

衢州鎭境志澄大師僧問如何是定乾坤㡳劒師曰不漏

絲髮日用者如何師曰不知 問或因普請鋤頭損傷蝦蟇

蚯蚓還有罪也無師曰何誰是下手者曰恁麽即無罪過師

曰因果歷然師後遷住杭州西山寶雲寺說法本國賜紫署

積善大師

明州崇福院慶祥禪師上堂曰諸禪德見性周徧聞性亦

然洞徹十方無内無外所以古人道隨縁無作動寂常眞如

此施爲全眞智用 問如何是本來人師曰堂堂六尺甚分

明曰只如本來人還作如此相貌也無師曰汝喚什麽作本

來人曰乞師方便師曰敎誰方便

前杭州靈隱寺淸聳禪師法嗣

杭州臨安㓛臣院道慈禪師問師登寶坐大衆咸臻請師

揚宗敎師曰大衆證明上坐曰恁麽即亘古亘今也師曰

也須領話始得

秀州羅漢院願昭禪師錢塘人也依本部西山保淸院受業

自靈隱發明衆請出丗 師上堂曰山河大地是眞善知識

時常說法時時度人不妨諸上坐參請無事久立 僧問羅

漢家風請師一句師曰嘉禾合穗上國傳芳曰此猶是嘉禾

家風如何是羅漢家風師曰或到諸方分明舉似師後住杭

州香嚴寺僧問不立纎塵請師直道師曰衆人笑汝曰如何

領㑹師曰還我話頭來

處州報恩院師智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誰人

不見 問如何是一相三昧師曰靑黄赤白曰一相何在師

曰汝却靈利 問祖祖相傳傳祖印師今法嗣嗣何人師曰

靈鷲峯前月輪皎皎

衢州濲寧可先禪師僧問如何是濲寧家風師曰謝指示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怪老僧什麽處曰學人不㑹乞師方

便師曰適來豈不是西來意

杭州臨安光孝院道端禪師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髙聲問

著曰莫即便是也無師曰勿交涉師後住靈隱寺示滅

杭州西山保淸院遇寧禪師初開堂𦫵坐有二僧一時禮

拜師曰二人俱錯僧擬進語師便下坐

福州支提山雍熈寺辯隆襌師明州人也依靈隱寺了悟禪

師出家遂受心印 師上堂曰巍巍實相畐塞虚空金剛之

體無有破壞大衆還見不見若言見也實相之體本非靑黄

赤白長短方圎亦非見聞覺知之法且作麽生說見㡳道理

若言不見又道巍巍實相畐塞虚空爲什麽不見僧問如

何是向上一路師曰脚下㡳曰恁麽即尋常履踐師曰莫錯

認 問如何是堅密身師曰倮倮地曰恁麽即不密也師曰

見什麽

杭州瑞龍院希圎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特謝

闍梨借問曰借問即不無家風作麽生師曰瞌睡漢

前金陵報慈行言導師法嗣

洪州雲居山義能禪師第九丗住 師 上堂曰不用上來堂中憍

陳如上坐爲諸上坐轉第一義法輪還得麽若自信得各自

歸堂參取師下堂後却問一僧只如山僧適來敎上坐參

取聖僧聖僧還道个什麽僧曰特謝和尚再舉問如何是

佛師曰即心是佛曰學人不㑹乞師方便師曰方便呼爲佛

迴光返照看身心是何物

前金陵淸涼泰欽襌師法師

洪州雲居山第十一丗住道齊禪師洪州人也姓金氏禮百

丈山明照禪師得度徧歷禪㑹學心未息後遇法燈禪師機

縁頓契曁法燈住上藍院師乃主經藏一日侍立次法燈謂

師曰藏主我有一轉西來意話汝作麽生㑹師對曰不東不

西法燈曰有什麽交涉曰道齊只恁麽未審和尚尊意如何

法燈曰他家自有兒孫在師於是頓明厥旨初住筠州東禪

院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汝是阿誰 問荆𣗥林中無出路

請師方便爲畬開師曰汝擬去什麽處曰幾不到此師曰閑

言語 問不免輪迴不求解脫時如何師曰還曾問建山麽

曰學人不㑹乞師方便師曰放你三十棒 問如何是三寶

師曰汝是什麽寶曰如何師曰土木瓦礫師次住洪州𩀱林

院後住雲居山三處說法著語要搜玄拈古代別等集盛行

諸方此不繁録至道三年丁酉九月示疾八日申時令聲鍾

集衆維那白云衆巳集師曰老僧三處住持三十餘年十方

兄弟相聚話道主事頭首勤心賛助老僧今日火風相逼特

與諸人相見諸人還見麽今日若見是末後方便諸人向什

麽處見爲向四大五隂處見六入十二處見遮裏若見便可

謂雲居山二十年閒後學有賴吾去後山門大衆付契瓌開

堂住持凡事更在勤而行之各自努力珍重大衆才散師歸

西挾告寂壽六十九臘四十八今塔存本山

前金陵報恩院法安禪師法嗣

廬山棲賢寺道聖禪師有官人問某甲収金陵布陣殺人

無數還有罪也無師曰老僧只管看問如何是祖師西來

意師曰洋瀾左裏無風浪起 問如何是棲賢境師曰棲賢

有什麽境

廬山歸宗寺第十四丗慧誠禪師楊州人也姓崔氏幼出家

於撫州明水院受具㳺方縁契慧濟禪師密承心印庵于廬

山之余峯淳化四年孟夏月歸宗柔和尚歸寂郡牧與山門

徒衆三請師開法住持 初上堂未升坐謂衆曰天人得道

此爲證恁麽便散去巳是周遮其如未曉再爲重敷方乃升

坐 僧問郡主臨筵請師演法師曰我不及汝 問如何是

佛師曰如何不是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不知師又

曰問話且住諸上坐問到窮劫問也不著山僧荅到窮劫荅

也不及何以故爲上坐各有本分事圎滿十方亘古亘今乃

至諸佛也不敢錯悞上坐謂之頂族只助發上坐所以道十

方法界諸有情念念以證善逝果彼旣丈夫我亦爾何得自

輕而退屈諸上坐不要退屈信取便休祖師西來只道見性

成佛其餘所說不及此說更有个竒特方便舉似諸人分明

記取到諸方莫錯舉久立珍重 異日上堂僧問不通風處

如何過得師曰汝從什麽處來 僧舉南泉云銅缾是境缾

中有水不得動著境與老僧將水來鄧隱峯便拈缾瀉水南

泉乃休師曰鄧隱峯甚竒怪要且亂瀉師接武歸宗十有四

載常聚五百餘衆景德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堂辭衆安然而

化壽六十有七臘五十二全身塔于本山

前廬州長安院延規禪師法嗣

廬州長安院辯實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

曰少室靈峯住九霄

潭州雲蓋山海㑹寺用淸禪師河州人也姓趙氏本州出家

酷志求法遠參長安濳契宗旨先住韶州東平山淳化二年

知潭州張茂宗請居雲蓋第六丗住 僧 問有一人在萬丈井㡳

如何出得師曰且喜得相見曰恁麽即穿雲透月去也師曰

三十三天事作麽生僧無語 問如何是雲蓋境師曰門外

三泉井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童行作子 師有頌示衆曰

雲蓋鎻口訣擬議皆腦裂拍手趁玄空雲露西山月 僧問

如何是雲蓋鎻口訣師曰徧天徧地曰恁麽即石人㸃頭靈

柱拍手師曰一缾淨水一鑪香曰此猶是井㡳蝦蟇師曰勞

煩大衆師常節叚食隨衆二時但展鉢而巳或逾年月亦不

調練服餌無妨作務有請必開即便飽食而亡拘執至道二

年四月二日示疾而逝闍維建塔于本山

行思禪師第十一丗

前蘇州長壽院朋彦大師法嗣

長壽第二丗法齊禪師婺州人也姓丁氏始講百法因明二

論尋置講遊方受心印於廣法大師建隆二年廣法歸寂付

授住持節使錢仁奉禮重請揚眞要有百法坐主問令公

請命四衆雲臻向上宗乗請師舉唱師曰百法明門論曰畢

竟作麽生師曰一切法無我 問城東老母與佛同生爲什

麽却不見佛師曰不見即道曰恁麽即見去也師曰城東老

母與佛同生師太平興國三年戍寅捨衆就本院創別室宴

咸平三年庚子十二月十一日示滅壽八十九臘七十二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