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第二十三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四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五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四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八丗七十四人

   漳州羅漢院桂琛禪師法嗣七人見録

金陵淸涼文益禪師     襄州淸谿洪進禪師

金陵淸涼休復禪師     撫州龍濟紹修禪師

杭州天龍寺秀禪師     潞州延慶傳殷禪師

衡嶽南臺守安禪師

   福州僊宗契符大師法嗣二人見録

福州僊宗洞明大師     泉州福淸行欽禪師

   杭州天龍重機大師法嗣一人見録

髙麗雪嶽今光禪師

   婺州國泰瑫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婺州齊雲寶勝禪師

   福州昇山白龍道希禪師法嗣五人見録

福州廣平玄旨禪師     福州白龍淸慕禪師

福州靈峯志恩禪師     福州東禪玄亮禪師

漳州報劬玄應禪師

   泉州招慶法因大師法嗣七人六人見録

泉州報恩宗顯大師     金陵龍光澄忋禪師

永興北院可休禪師     郴州太平淸海禪師

連州慈雲慧深大師     郢州興陽道欽禪師

    漳州保福淸谿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婺州報恩寶資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處州福林澄和尚

   處州翠峯從欣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處州報恩守眞禪師

   襄州鷲嶺明逺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襄州鷲嶺第二丗通和尚

   杭州龍華志球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仁王院俊禪師

   漳州保福可儔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漳州隆壽無逸禪師

   潭州延壽寺慧輪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廬山歸宗道詮禪師     潭州龍興裕禪師

   韶州白雲祥和尚法嗣六人見録

韶州大歷和尚        連州寶華和尚

韶州月華和尚        南雄州地藏和尚

英州樂淨含匡禪師     韶州後白雲和尚

   朗州德山縁密大師法嗣二人見録

潭州鹿苑文襲禪師     澧州藥山可瓊禪師

   西川靑城香林澄逺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灌州羅漢和尚

   襄州洞山守初禪師法嗣潭州道崧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鄂州黄龍誨機禪師法嗣九人七人見錄

洛京紫蓋善沼禪師     眉州黄龍繼達禪師

𬃅樹第二丗和尚       興元府玄都山澄和尚

嘉州黒水和尚        鄂州黄龍智顒禪師

眉州福昌達和尚常州慧山然和尚 洪州雙嶺悟海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婺州明招德謙禪師法嗣六人五人見録

處州報恩契從禪師     婺州普照瑜和尚

婺州雙谿保初禪師     處州涌泉究和尚

衢州羅漢義和尚福州興聖調和尚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朗州大龍山智洪禪師法嗣三人見録

大龍山景如禪師      大龍山楚勛禪師

興元府普通院從善禪師

   襄州白馬行靄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白馬智倫禪師

   安州白兆山懷楚禪師法嗣三人一人見録

唐州保壽匡祐禪師蘄州自南禪師 果州永慶院継勲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襄州谷隱智靜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谷隱知儼禪師       襄州普寧法顯禪師

  廬山歸宗𢎞章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東京普淨院常覺禪師

   鳯翔府紫陵微禪師法嗣鳯翔府大朗和尚 潭州新開和尚二人無機縁語

    句不

  襄州石門山慧徹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石門山紹逺禪師      鄂州靈竹守珍禪師

   洪州同安志和尚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朗州梁山縁觀禪師陳州靈通和尚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襄州廣德延和尚法嗣一人見録

廣德周禪師

   益州淨衆寺歸信禪師法嗣漢州靈龕山和尚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隨州護國知逺禪師法嗣東京開寳常普大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行思禪師第八丗

前漳州羅漢桂琛禪師法嗣

昇州淸涼院文益禪師餘杭人也姓魯氏七歳依新定智通

院全偉禪師落髮弱齡稟具於越州開元寺屬律匠希覺師

盛化于明州鄮山育王寺師往預聽習究其微旨復傍探儒

典遊文雅之場覺師目爲我門之游夏也師以玄機一發雜

務俱捐振錫南邁抵福州長慶法㑹雖縁心未息而海衆推

之㝷更結侣擬之湖外旣行值天雨忽作溪流暴漲暫寓城

西地藏院因參琛和尚琛問曰上坐何往師曰邐迤行脚去

曰行脚事作麽生師曰不知曰不知最親切師豁然開悟與

同行進山主等四人因投誠咨決悉皆契㑹次第受記各鎭

一方師獨於甘蔗洲卓庵因議留止進師等以江表叢林欲

期歷覽命師同往至臨川州牧請住崇壽院初開堂日中

坐茶筵未起四衆先圍繞法坐時僧正曰師曰四衆巳圍繞

和尚法坐了師曰衆人却參眞善知識少頃升坐大衆禮請

訖師謂衆曰衆人旣盡在此山僧不可無言與大衆舉一古

人方便珍重便下坐 時有僧出禮拜師曰好問著僧方申

問次師曰長老未開堂不荅話 子方上坐自長慶來師舉

先長慶稜和尚偈而問曰作麽生是萬象之中獨露身子方

舉拂子師曰恁麽㑹又爭得曰和尚尊意如何師曰喚什麽

作萬象曰古人不撥萬象師曰萬象之中獨露身說什麽撥

不撥子方豁然悟解述偈投誠自是諸方㑹下有存知解者

翕然而至始則行行如也師微以激發皆漸而服膺海參之

衆常不減千計 師上堂大衆立久乃謂之曰只恁麽便散

去還有佛法也無試說若無又來遮裏作麽若有大市裏

人聚處亦有何須到遮裏諸人各曽看還源觀法門義海華

嚴論SKchar槃經諸多䇿子阿那个敎中有遮个時節若有試舉

看莫是恁麽經裏有恁麽語是此時節麽有什麽交涉所以

微言滯於心首甞爲縁慮之場實際居於目前翻爲名相之

境又作麽生得翻去若也翻去又作麽生得正去還㑹麽莫

只恁麽念䇿子有什麽用處 僧問如何披露即得與道相

應師曰汝幾時披露即與道不相應 問六處不知音時如

何師曰汝家眷屬一羣子師又曰作麽生㑹莫道恁麽來問

便是不得汝道六處不知音眼處不知音耳處不知音若

根本是有爭解無得古人道離聲色著聲色離名字著名字

所以無想天修得經八萬大劫一朝退墮諸事儼然蓋爲不

知根本眞實次第修行三生六十劫四生一百劫如是直到

三祇果滿他古人猶道不如一念縁起無生超彼三乗權學

等見又道彈指圎成八萬門刹那滅却三祇劫也須體究若

如此用多少氣力 僧問指即不問如何是月師曰阿那个

是汝不問底指 又僧問月即不問如何是指師曰月曰學

人問指和尚爲什麽對月師曰爲汝問指江南國主重師之

道迎入住報恩禪院署淨慧禪師

師上堂謂衆曰古人道我立地待汝覯去山僧如今坐地待

汝覯去還有道理也無那个親那个踈試裁斷看問洪鍾

才擊大衆雲臻請師如是師曰大衆㑹何似汝㑹問如何

是古佛家風師曰什麽處看不足 問十二時中如何行履

即得與道相應師曰取捨之心成巧僞 問古人傳衣當記

何人師曰汝什麽處見古人傳衣 問十方賢聖皆入此宗

如何是此宗師曰十方賢聖皆入 問如何是佛向上人師

曰方便呼爲佛 問聲色兩字什麽人透得師却謂衆曰諸

上坐且道遮个僧還透得也未若㑹此問處透聲色即不難

問求佛知見何路最徑師曰無過此 問瑞草不凋時如何

師曰謾語 問大衆雲集請師頓決疑網師曰寮舎内商量

茶堂内商量 問雲開見日時如何師曰謾語眞个 問如

何是沙門所重處師曰若有纎毫所重即不名沙門 問千

百億化身於中如何是淸淨法身師曰揔是 問蔟蔟上來

師意如何師曰是眼不是眼 問全身是義請師一決師曰

汝義自破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流出慈悲喜捨 問百

年暗室一燈能破如何是一燈師曰論什麽百年 問如何

是正眞之道師曰一願也敎汝行二願也敎汝行 問如何

是一眞之地師曰地則無一眞曰如何卓立師曰轉無交渉

問如何是古佛師曰即今也無嫌處 問十二時中如何行

履師曰歩歩蹋著問古鏡未開如何顯照師曰何必再三

問如何是諸佛玄旨師曰是汝也有 問承敎有言從無住

夲立一切法如何是無住本師曰形興未質名起未名

問亡僧衣衆僧唱祖師衣什麽人唱師曰汝唱得亡僧什麽

衣 問蕩子還郷時如何師曰將什麽奉獻曰無有一物

師曰日給作麽生 師後遷住淸涼上堂示衆曰出家人但

隨時及節便得寒即寒熱即熱欲知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縁

古今方便不少不見石頭和尚因看肇論云㑹萬物爲巳者

其惟聖人乎他家便道聖人無巳靡所不已有一片言語喚

作參同契末上云竺土大僊心無過此語也中間也只隨時

說話上坐今欲㑹萬物爲已去蓋爲大地無一法可見他又

囑人云光隂莫虚度適來向上坐道但隨時及節便得若

移時失𠉀即是虚度光隂於非色中作色解上坐於非色中

作色解即是移時失𠋫且道色作非色解還當不當上坐若

恁麽㑹便是没交渉正是癡狂兩頭走有什麽用處上坐但

守分隨時過好珍重 問如何是清涼家風師曰汝到別處

但道到淸涼來 問如何得諸法無當去師曰什麽法當著

上坐曰爭奈日夕何師曰閑言語問觀身如幻化觀内亦

復然時如何師曰還得恁麽也無問要急相應唯言不二

如何是不二之言師曰更添些子得麽問如何是法身師

曰遮个是應身 問如何是第一義師曰我向汝道是第二

義 師問修山主毫𣯛有差天地懸隔兄作麽生㑹修曰毫

𨤲有差天地懸隔師曰恁麽㑹又爭得修曰和尚如何師曰

毫𨤲有差天地懸隔修便禮拜東禪齊拈云山上恁麽祗對爲什麽不肯及乎再請益法

眼亦只恁麽道便得去且道疑訛在什麽處若看得透道上坐有來由 師 與悟空禪師向火

拈起香匙問悟空云不得喚作香匙兄喚作什麽悟空云香

匙師不肯悟空却後二十餘日方明此語東禪齊拈云叢林中揔道悟空好語

法眼湏有此語若恁麽㑹還夢見也未除此外别作麽生會法眼意上坐旣不喚作香匙喚作什麽别下一轉子看要知

上坐平生眼 因 僧齋前上參師以手指簾時有二僧同去卷簾

師曰一得一失東禪齊拈云上坐且作麽生會有云爲伊不明旨便去卷簾亦有道指者即㑹不指而去

者即失恁麽㑹還可不可旣不許恁麽㑹且問上坐阿那个得阿那个失 因 雲門問僧什麽處

來云江西來雲門云江西一隊老宿寢語住也未僧無對僧

問師不知雲門意作麽生師曰大小雲門被遮僧勘破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道場來師曰明合暗合僧無語師令

僧取土添蓮盆僧取土到師曰橋東取橋西取曰橋東取師

曰是眞實是虚妄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報恩來師曰衆僧

還安否曰安師曰喫茶去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泗州禮拜

大聖來師曰今年出塔否曰出師却問傍僧曰汝道伊到泗

州不到 師問寶資長老古人道山河無隔礙光明處處透

作麽生是處處透㡳光資曰東畔打羅聲歸宗柔别云和尚擬隔礙

師指竹問僧還見麽曰見師曰竹來眼裏眼到竹邊僧曰揔

不恁麽法燈别云當時但擘眼向師歸宗别云和尚只是不信某甲 有 俗士獻師𦘕障

子師看了問曰汝是手巧心巧曰心巧師曰那个是汝心俗

士無對歸宗代云某甲今日却成容易 僧 問如何是第二月師曰森羅萬

象曰如何是第一月師曰萬象森羅師縁被於金陵三坐大

道場朝夕演旨時諸方叢林咸遵風化異域有慕其法者涉

逺而至玄沙正宗中興於江表師調機順物斥滯磨昬凡舉

諸方三昩或入室呈解或叩激請益皆應病與藥隨根悟入

者不可勝紀以周顯德五年戊午七月十七日示疾國主親

加禮問閏月五日剃髮沐身告衆訖跏趺而逝顔貌如生壽

七十有四臘五十四城下諸寺院具威儀迎引公卿李建勲

巳下素服奉全身於江寧縣丹陽郷起塔謚大法眼禪師塔

曰無相嗣子天台山德韶呉越國師文遂江南國導師慧炬髙麗國師等一

十四人先出丗並爲王侯禮重次龍光泰欽等四十九人後

開法各化一方如本章敘之後因門人行言署玄覺導師

請重謚大智藏大導師三處法集及著偈頌眞讃銘記詮注

等凡數萬言學者繕寫傳布天下

襄州淸谿山洪進禪師曽住鄧州谷口在地藏時居第一坐一日有

二僧禮拜地藏和尚曰俱錯二僧無語下堂請益修山主修

曰汝自巍巍堂堂却禮拜擬問他人豈不是錯師聞之不肯

修乃問曰未審上坐作麽生師曰汝自迷暗焉可爲人修憤

然上法堂請益地藏地藏指廊下曰典坐入庫頭去也修乃

省過又一日師問修山主曰明知生不生性爲什麽爲生之

所留修曰筍畢竟成竹去如今作篾使還得麽師曰汝向後

自悟在曰紹修所見只如此上坐意旨如何師曰遮个是監

院房那个是典坐房修禮謝 師後住有僧問衆盲摸象各

說異端忽遇明眼人又作麽生師曰汝但舉似諸方師經

行次衆僧隨從乃謂衆曰古人有什麽言句大家商量時有

從猗上坐出衆擬問次師曰遮勿毛驢猗渙然省悟猗後住天平山

昇州淸涼院休復悟空禪師北海人姓王氏幼出家十九納

戒甞自謂曰苟尚能詮則爲滯筏將趣凝寂復患墮空旣進

退莫決捨二何之乃參㝷宗匠縁㑹地藏和尚法眼章𫐠之後繼

法眼住撫州崇壽甲辰歳江南國主創淸涼大道場延請居

之 上堂示衆曰古聖才生下便周行七歩目顧四方云天

上天下唯我獨尊他便有遮个方便竒特只如諸上坐初生

下時有个什麽竒特試舉看若道無即對面諱却若道有又

作麽生通得个消息還㑹麽上坐幸然有竒特事因什麽不

知去珍重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汝是衆生曰還肯也無師

曰虚施此問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汝道此土還有麽

問省要處乞師一言師曰珍重 問如何是道師曰本來無

一物何處有塵埃僧禮拜師曰莫錯㑹問如何是一塵入

正受師曰色即空曰如何是諸塵三昩起師曰空即色

問諸餘即不問如何是悟空一句師曰兩句也 問牛頭未

見四祖時爲什麽百鳥銜華師曰未見四祖曰見後爲什麽

不銜華師曰見四祖 問如何是自己事師曰幾處問人來

問古人得个什麽即便休歇去師曰汝得个什麽即不休歇

去 問如何是學人出身處師曰千般比不得萬般況不及

曰請和尚道師曰古亦有今亦有 問如何是亡僧面前觸

目菩提師曰問取髑髏後人 問如何是諸佛本源師曰汝

喚什麽作諸佛 問雨華動地始起雷音未審和尚此日稱

揚何事師曰向上坐道什麽曰恁麽即得遇清涼也師曰實

即得 問毒龍𡚒迅萬象同然時如何師曰你什麽處得遮

个問頭師平日居方丈唯毳一韈每哂同參法眼多爲偈頌

天福八年癸夘十月朔日遣僧往報恩院命法眼禪師至

方丈囑付又致書辭國主取三日夜子時入滅國主屢遣使

候問令本院至時擊鍾及期大衆並集師端坐警衆曰無棄

光影語絶告寂時國主聞鍾登髙臺遥禮淸涼深加哀慕仍

𫞴茶毗收舎利建塔

撫州龍濟山主紹修禪師 初與大法眼禪師同參地藏所

得謂巳臻極暨同辭至建陽途中譚次法眼忽問曰古人道

萬象之中獨露身是撥萬象師曰不撥萬象法眼曰說什麽

撥不撥師懵然却迴地藏地藏問曰子去未久何以却來師

曰有事未決豈憚䟦涉山川地藏曰汝䟦涉許多山川也還

不惡師未喻旨乃問曰古人道萬象之中獨露身意旨如何

地藏曰汝道古人撥萬象不撥萬象師曰不撥地藏曰兩个

也師駭然沈思而却問曰未審古人撥萬象不撥萬象地藏

曰汝喚什麽作萬象師方省悟再辭地藏覲于法眼法眼語

意與地藏開示前後如一故法眼先住撫州崇壽大振宗風

師後居龍濟山不務聚徒而學者奔至 師上堂示衆曰具

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聖人法聖人不㑹聖人若㑹即是

凡夫凡夫若知即是聖人此兩語一理二義若人辨得不妨

於佛法中有个入處若辨不得莫道不疑 問見色便見心

露柱是色如何是心師曰𦍒然未㑹且莫詐明頭問如何

得出三界師曰汝恁問不妨出得三界 問當陽舉唱誰是

委者師曰非汝不委 問如何是萬法主師曰喚什麽作萬

法 問敎云須彌納芥子芥子納須彌如何是須彌師曰穿

破汝心曰如何是芥子師曰塞却汝眼曰如何納師曰把將

須彌與芥子來曰前言何在師曰前有什麽言師有時示

衆曰聲色不到病在見聞言詮不及過在脣舌 僧問離却

聲色請和尚道師曰聲色裏問將來問如何是學人心師

曰阿誰恁麽問問劫火洞然大千俱壞未審遮个還壞也

無師曰不壞曰爲什麽不壞師曰同於大千 問如何是觸

目菩堤師曰特地令人愁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待汝問

西來意我即向汝道 問巨夜之中以何爲眼師曰暗

問纎毫不隔爲什麽覷之不見師曰作家弄影漢問古鏡

未磨時如何師曰照破天地曰磨後如何師曰黒似漆

問如何是普眼師曰纎毫覻不見曰爲什麽覷不見師曰爲

伊眼太大 問如何是大敗壞㡳人師曰劫壞不曽遷曰此

人還知有佛法也無師曰若知有佛法渾成顚倒曰如何得

不顚倒師曰直須知有佛法曰如何是佛法師曰大敗壊

問如何是學人常在㡳心師曰還曽問荷玉麽曰學人不㑹

師曰不㑹夏末問曹山師著偈頌六十餘首及諸銘論羣經

略要等並行于丗

杭州天龍寺秀禪師先住歳豐 師 上堂謂衆曰諸上坐多少無

事十二時中在何丗界安身立命且子細㸃撿看何不覔个

歇處因什麽却與別人㸃若恁麽去早落第二頭也時有

僧問承師有言恁麽去早落第二頭學人揔不恁麽上來師

如何辨白師曰汝却作家曰恁麽即今日得遇於師也師曰

汝且莫詐明頭問承古有言二人俱錯未審古人意旨如

何師曰汝何不自檢責曰恁麽即人天有賴也師曰汝不妨

靈利本國署淸慧大師

潞州延慶院傳殷禪師 僧問見色便見心燈籠是色那个

是心師曰汝不㑹古人意曰如何是古人意師曰燈籠是心

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未審轉什麽物師曰道什麽僧擬進

語師曰遮漆桶

衡嶽南臺守安禪師 初住江州悟空院有僧問人人盡有

長安路如何得到師曰即今在什麽處問如何是西來意

師曰是什麽意問如何是本來身師曰是什麽身問寂

寂無依時如何師曰寂寂㡳你師因有頌曰南臺靜坐一鑪

香亘日凝然萬事忘不是息心除忘想都縁無事可思量

前福州僊宗契符淸法大師法嗣

福州僊宗洞明眞覺大師 僧問拏雲不假風雷便濬浪如

何透得身師曰何得弃夲逐末

泉州福淸廣法大師行欽初住雲臺院 師上堂謂衆曰還

有人鑒得出麽若有人鑒得是什麽湖裏破草鞋若也鑒不

出落地作金聲無事久立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諸

上坐大家道取 問如何是譚眞逆俗師曰客作漢問什麽

曰如何是順俗違眞師曰喫茶去 問如何是然燈前師曰

然燈後曰如何是然燈後師曰然燈前曰如何是正然燈師

曰喫茶去 問如何是第二月師曰汝問我荅 師問僧汝

念什麽經曰法華經師曰彼此話墮

前杭州天龍重機大師法嗣

髙麗雪嶽令光禪師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分明記

取 問如何是諸法之根源師曰謝指示

前婺州國泰瑫禪師法嗣

婺州齊雲寶勝禪師僧問如何是齊雲境師曰龍潭徹㡳

淸烏⻱得繼名曰莫即遮个便是麽師曰道髙龍虎伏八僊

連太平 問如何是齊雲水師曰龍潭常徹㡳擬問即波瀾

曰莫只遮个便是麽師曰古殿無香煙誰人辨淸濁曰未審

深深處如何師曰闍梨欲識深深處直須脚下絶雲生

前福州昇山白龍院道希禪師法嗣

福州廣平玄旨禪師曽住黄蘗上堂示衆曰還有人證明

麽若有人證明亦免孤負上祖埋没後來若是㝷言數句大

藏分明若是祖宗門中怪及什麽處恁麽道亦是傍瞥之辭

僧問如何是廣平境師曰地擎名山秀谿連海水淸曰如何

是境中人師曰汝問我荅 問如何是法身體師曰廓落虚

空絶玷瑕曰如何是體中物師曰一輪明月散秋江曰未審

體與物分不分師曰適來道什麽曰恁麽即不分也師曰穿

耳胡僧𥬇㸃

福州昇山白龍淸慕禪師僧問如何是白龍密用一機師

曰汝毎日用什麽曰恁麽即徒勞側聆師便喝出 問一切

衆生日用而不知如何是日用㡳師曰別祗對你爭得

問不責上來聲前一句請師道師曰莫是不辨麽

福州靈峯志恩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劒師曰我進前汝

退後曰恁麽即學人喪身命去也師曰不打水魚自驚

問如何是佛師曰更是阿誰曰旣然如此爲什麽迷妄有差

殊師曰但自不亡羊何須泣歧路 問如何是靈峯境師曰

萬疊靑山如飣出兩條渌水若圖成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

明明密密密密明明

福州東禪玄亮禪師僧問夲無迷悟爲什麽却有衆生師

曰話墮 問祖祖相傳傳法印師今繼嗣嗣何方師曰特謝

證明曰恁麽即白龍當時親受記今日應聖度迷津師曰汝

莫錯認定盤星

漳州報劬院玄應定慧禪師泉州晉江縣人也姓吳氏幼出

家於夲州開元寺九佛院稟具探律乗閱大藏終袠乃之福

州謁白龍希和尚印可心地却歸夲州淸谿㑹淸谿長老罷

唱保福庵于貴湖一見以同道相契豁命檀信於庵之西靑

陽山創室請師宴處二十餘載開寶三年屬泉州帥陳洪進

仲子文顥任漳州刺史於水南創大禪苑曰報劬屢請師住

持固辭不往師之兄仁濟爲軍挍文顥因遣仁濟入山𫐠意

勤懇師不得巳出時參學四集僅千五百人隨從入院大啓

法筵 僧問如何是第一義師曰如何是第一義曰學人請

益師何以倒問學人師曰汝適來請益什麽曰第一義師曰

汝謂之倒問邪 問如何是古佛道場師曰今夏堂中千五

百僧陳帥以師之道德聞于

太祖皇帝賜紫衣師號開寶八年將順丗先七日遺書辭陳

守仍示一偈曰今年六十六丗壽有延促無生火熾然有爲

薪不續出谷與歸源一時俱備足及期日誡諸門人吾滅後

不得以喪服器泣有亂規矩言訖坐化陳守傷歎盡禮送終

茶毗收靈骨於院之後山建浮圖

前泉州招慶法因大師法嗣

泉州報恩院宗顯明慧大師初住興國有僧問新豊一𣲖

興國分流祖嗣西來請師舉唱師曰也在新豐得些子時曰

恁麽即法雨霶𩃱羣生有賴也師曰莫閑言語問昔日靈

山一㑹迦葉親聞未審今日誰是聞者師曰却憶七葉巖中

尊 問昔日覺城東際象王迴旋五衆咸臻今日太守臨筵

如何提接師曰眨上眉毛著曰恁麽即一機顯處萬縁喪盡

師曰何必繁辭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日裏看鵄毛

師後住報恩有僧問學人都致一問請師道師曰不是創住

遮个師僧也難容 問離四句絶百非請師道師曰靑紅華

滿庭 問不涉思量處從上宗乗請師直道師良久僧曰恁

麽即聽響之流徒勞側耳師曰早是粘膩 問不責上來聲

前一句請師直道師曰汝自何來曰恁麽即是遇明師也師

曰莫閑言語問如何是人王師曰奉對不敢造次曰如何

是法王師曰莫孤負好曰未審人王與法王對譚何事師曰

非汝所聆

金陵龍光院澄忋禪師廣州人也姓陳氏幼出家於夲州觀

音院生滿納戒於韶州南華寺㝷遊方抵于泉州參法因大

師印悟心地後住舒州山谷寺 有僧新到師問什麽處來

曰江南來師曰汝還禮渡江船子麽曰和尚爲什麽敎禮渡

江船子師曰是汝善知識又住齊安龍光前後三處聚徒說

法終于龍光

永興北院可休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徧滿

天下僧曰莫便是麽師曰是即牢收取 問大作業㡳人來

師還接否師曰不接曰爲什麽不接師曰𦍒是好人家男女

郴州太平院淸海禪師 僧問古人道不從請益得祖師爲

什麽道誰得作佛師曰悟了方知 問從上宗乗次第指授

未審今日如何舉唱師曰透出白雲深洞裏名華異草嶺頭

生 問如何是句中人師曰好辨

連州慈雲普廣大師慧深 僧問匿王請佛旣奉法於當時

我后延師蓋興宗於此日𦍒施方便無恡舉揚師曰不煩再

問 問如何是大圎鏡師曰著 問如何是向上事師曰分

明聽取

郢州興陽山道欽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如何是興陽境師曰松

竹乍栽山影緑水流穿過院庭中 問如何是佛師曰更是

什麽

前婺州報恩寶資禪師法嗣

處州福澄和尚 僧問如何是伽藍師曰勿幡幀曰如何是

伽藍中人師曰瞻禮即有分 問下堂一句請師不吝師曰

閑吟唯憶龐居士天上人閒不可陪

前處州翠峯從欣禪師法嗣

處州報恩守眞禪師 僧問諸官巳結人天㑹報恩今日事

如何師曰闍梨到諸方分明舉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

閃爍烏飛急奔騰兔走頻

前襄州鷲嶺明逺禪師法嗣

襄州鷲嶺通和尚第二丗住 僧 問丗尊得道地神報虚空神和

尚得道未審什麽人報師曰謝你報來

前杭州龍華寺志球禪師法嗣

杭州仁王院俊禪師 僧問承古有言向上一路千聖不傳

如何是向上不傳㡳事師曰向上問將來曰恁麽即上來不

當去也師曰旣知如此蹋歩上來作什麽

前漳州保福院可儔禪師法嗣

漳州隆壽無逸禪師 初開堂升坐良久謂衆曰諸上坐若

是上根之士早巳掩耳中下之流競頭側聽雖然如此猶是

不得巳而言諸上坐他時後日到處有人問著今日事且作

麽生舉似他若也舉得舌頭鼔舌頭論若也舉不得如無三

寸且作麽生舉 僧問絶妙宗風請師垂示師良乆僧曰恁

麽即頓決疑情便契心源向上宗乗如何言論師曰待汝自

悟始得

前潭州延壽寺慧輪禪師法嗣

廬山歸宗第十二丗道詮禪師吉州安福人也姓劉氏生惡

葷血髫齓禮本州思和尚受業聞慧輪和尚化被長沙時馬

僭竊與建康接壤師年二十五結友冒險逺來參㝷後馬

氏滅劉言有其地王逵復代劉言逵疑師江表諜者乃令捕

執將沈干江師怡然無怖逵異之且詢輪和尚輪曰斯皆爲

法忘軀之人也聞老僧虚譽故來決擇耳逵恱而釋之仍加

禮重師捿泊延壽經十稔輪和尚歸寂乃迴廬山開先駐錫

乾德初於山東南牛首峯下結茅爲室開寶五年洪帥林

仁肇請居筠陽九峯隆濟院闡揚宗旨本國賜大沙門號

僧問承聞和尚親見延壽來是否師曰山前麥熟也未

問九峯山中還有佛法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九峯山中佛

法師曰山中石頭大㡳大小㡳小㝷屬江南國絕僧徒例試

經業師之徒衆並習禪觀乃述一偈聞于州牧曰比擬忘言

合太虚免敎和SKchar有親䟽誰知道德全無用今日爲僧貴識

書時州牧閱之與僚佐議曰旃檀林中必無雜樹唯師一院

特奏免試經太平興國九年南康知軍張南金先具䟽白師

然集道俗迎請坐歸宗道場僧問如何是歸宗境師曰千

邪不如一直 問如何是佛師曰待得雪消後自然春到來

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牀窄先卧粥稀後坐問古人道

不是風動不是幡動如何師曰來日路口有市師雍熙二年

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夜趺坐白衆而順寂壽五十六臘三十

七茶毗舎利塔于牛首庵所師頗有歌頌流傳於丗

潭州龍興SKchar2禪師僧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張三李四

曰比來問自己爲什麽也張三李四師曰汝且莫草草

問諸餘即不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家風即且置阿那个

是汝不問㡳諸餘

前韶州白雪祥和尚法嗣

韶州大歷和尚初參白雲白雲舉拳曰我近來不恁麽也師

領旨禮拜自此入室 住後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破草

鞋 問如何是無爲師乃擺手問施主供養將何報荅師

以手撚髭僧曰有髭即撚無髭如何師曰非公境界師在

暗室坐有僧來不審師乃與一掌僧不測

連州寶華和尚師上堂示衆曰看天看地新羅國裏和南

不審日消萬兩黄金雖然如是猶是少分又曰盡十方丗界

是木羅漢幡竿頭上道將一句來又曰天上龍飛鳯走山閒

虎嘯猿啼拈向鼻孔道將一句來 僧問如何是寶華境師

曰前頭渌水後面靑山僧曰不㑹師曰末後一句 師問僧

什麽處來曰大容來師曰大容近日作麽生曰近來合得一

瓮醬師曰沙彌將一椀水來與遮僧照影因有僧問大容

云天賜六銖披挂後將何報荅我皇恩大容云來披三事納

歸挂六銖衣師聞之乃曰遮老凍齈作恁麽語話大容聞令

人傳語云何似奴縁不斷師曰比爲抛塼只圖引玉 師見

一僧從法堂階下過師乃敲繩牀僧曰若是遮个不請拈出

師喜下地問之並無說處師乃打 師有時戴冠子謂衆曰

若道是俗且身披袈裟若道是僧又頭戴冠子大衆無對

韶州月華和尚初謁白雲雲問曰業个什麽師對曰念孔雀

經白雲曰好个人家男子隨鳥雀後師聞語驚異遂依附久

之乃契旨㝷住月華有僧問如何是月華家風師曰若問家

風即荅家風曰學人問家風師曰金銅羅漢師問僧什麽

處來曰大容來師曰東路來西路來曰西路來師曰還見彌

陀麽僧良久禮拜師曰禮拜月華作麽 師入京上堂有一

官人出禮拜起低頭良久師曰擊雷之機徒勞佇思 有老

宿入到法堂顧視東西曰好个法堂且無主師在方丈聞之

曰且坐老宿問曰玄中最的猶是⻱毛兔角不向二諦中修

如何密用師曰側曰恁麽則拗折拄杖割斷草鞋去也師曰

細而詳之

南雄州地藏和尚 上堂有僧問旣是地藏地藏還來否師

曰打開佛殿門裝香換水 師與大容和尚在白雲開火路

大容曰三道寶階何似箇火路師曰甚麽處不是

英州樂淨含匡禪師 開堂日謂衆曰摩竭提國親行此令

去却擔登請截流相見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側耳無

功 問如何是樂淨家風師曰天地養人 問如何是樂淨

境師曰有功貪種竹無暇不栽松曰忽遇客來將何供養師

曰滿園秋果熟要者近前甞問不坐菩提坐直過那邊如

何師曰放過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斬新丗界

特地乾坤 問龍門有意透者如何師曰灘下接取曰學人

不㑹師曰喚行頭來 問但得夲莫愁末如何是夲師曰不

要問人曰如何是末師乃豎指 問如何是樂淨境師曰滿

月團圎菩薩面庭前椶樹夜义頭 有僧辭師問什麽處去

曰大容去師曰大容若問樂淨近日有何言敎汝作麽生祗

對僧無語師代曰但道樂淨近日不肯大容因師請打籬

次有僧問古人種種開方便門和尚爲什麽却攔截師曰牢

下橛著

韶州後白雲和尚 初開堂登坐謂衆曰不審從上宗風不

容佇思然念諸佛初心敬禮後代相承事須有方便三十年

後不得埋没若是髙賢上士不在其流後學初心汝个入路

看取大衆頭上若也不㑹聽葛藤去也師良久又曰上至諸

佛下至含識共个真心且阿那个是諸人心莫是情與無情

共一體麽恁麽見解何似三家村裏旣如是不得又作麽生

㑹直下㑹得早是自相鈍置若據祖師門下豈立遮个階梯

眨上眉毛早是蹉過何況聲前薦得句後投機㑹中還有知

音麽去却擔簦請截流相見時有僧禮拜師曰俊哉龍象蹴

蹋潤無邊三乗五性皆惺悟僧擬再伸問師曰去 問古琴

絶韻請師彈師曰伯牙雖妙手時人聽者稀曰恁麽即再遇

子期也師曰𥬇發驚絃斷寧知調不同 問昔日靈山一㑹

梵王爲主未審白雲什麽人爲主師曰有常侍在曰恁麽即

雨霶𩃱羣生有賴師曰汝莫遮裏賣梔子

前朗州德山縁密大師法嗣

潭州鹿苑文襲禪師僧問逺逺投師請師接師曰五門巷

裏無消息僧良久師曰㑹麽曰不㑹師曰長樂坡頭信不通

澧州藥山可瓊禪師第九丗住後住江陵延壽僧問請師荅話

師曰好曰還當得也無師曰更問僧問曰巨嶽不曽乏寸土

師今苦口爲何人師曰延壽也要道過曰不申此問焉辨我

師師喝其僧禮拜師便打

前西川靑城香林澄逺禪師法嗣

灌州羅漢和尚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井中紅燄日

裏浮漚曰如何領㑹師曰遥指浮桑日那邊問如何是羅

漢鏡師曰地連香積水門對聖峯山問旣是羅漢爲什麽却

受人轉動師曰換却眼睛轉却髑髏

前鄂州黄龍誨機禪師法嗣

洛京長水紫蓋善沼禪師僧問死中得活時如何師曰抱

鎌刮骨薰天地炮烈棺中求託生 問才生便死時如何師

曰賴得覺疾

眉州黄龍繼達禪師僧問如何是納師曰針去䤼不迴曰

如何是帔師曰橫鋪四丗界豎蓋一乾坤曰道滿到來時如

何師曰要羮與羮要飯與飯 問黄龍出丗金翅鳥滿空飛

時如何問汝金翅鳥還得飽也無

𬃅樹和尚第二丗住 問 僧發足什麽處曰閩中師曰俊哉曰謝

師指示師曰屈哉 僧鋤地次見師乃不審師曰見阿誰了

便不審曰見師不問訊禮式不全師曰却是孤負老僧其僧

歸堂舉似第一坐第一坐曰和尚近日可畏爲人切師聞之

乃打第一坐七棒第一坐曰某甲恁麽道未有過打怎麽師

曰枉喫如許多年鹽醋又打七棒

興元府玄都山澄和尚 僧問喜得趨方丈家風事若何師

曰動風開曉露明月正當天曰如何拯濟師曰金雞樓上一

下鼔 問如何是沙門行師曰一切不如

嘉州黒水和尚 初參黄龍黄龍問曰雪覆蘆華時如何黄

龍曰猛烈師曰不猛烈黄龍又曰猛烈師又曰不猛烈黄龍

便打師因而省覺自爾契縁化行黒水

鄂州黄龍智顒禪師第三丗住 僧 問如何是黄龍家風師曰待

賔飣僊果 僧問如何是諸佛之夲源師曰即此一問是何

源曰恁麽即諸佛無異路去也師曰延平劒巳成龍去猶有

刻舟求劒人

眉州昌福達和尚 僧問學人來問師則對不問時師意如

何師曰謝師兄指示 問本來則不問如何是今日事師曰

師兄遮問大好曰學人不會時如何師曰謾得即得問國

有寳刀誰人得見師曰師兄逺來不易曰此力作何形狀師

曰要也道不要也道曰請師道師曰難逢難遇問石牛水

上臥時如何師曰異中異妄計不浮沈曰便恁麽去時如何

師曰翅天日落把土成金

前婺州明招德謙禪師法嗣

處州報恩契從禪師 初開堂升坐欲坐乃曰烈士鋒前還

有俊鷹俊鷂兒麽放一个出來看所以道烈士鋒前少人陪

雲雷擊鼓劒輪開誰是大雄師子種滿身鋒刃但出來時有

僧始出師曰看好精彩僧擬申問師曰什麽處去也

問師子未出窟時如何師曰鋒鋩難擊曰出窟後如何師曰

藏身無路曰欲出不出時如何師曰命似懸絲曰向去事如

何師曰拶師後住南明有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還

奈何麽 問十二時中如何即是師曰金剛頂上看曰恁麽

即人天有頼師曰汝又誑諕人天作麽

婺州普照瑜和尚 上堂未坐謂衆曰三十年後大有人向

遮裏亡鋒結舌去在還㑹麽的然若不是眞師子兒爭識得

上來機 僧問師子未出窟時如何師曰衆獸徒然曰出窟

後如何師曰狐絶萬里曰欲出不出時如何曰當衙者喪

問向去事如何師曰決在臨鋒師乃頌曰決在臨鋒處天然

師子機嚬呻出三界非祖莫能知

婺州雙谿保初禪師示衆曰未透徹不須呈十方丗界廓然

孤峯頂上通機照不用看他北斗星僧問九夏靈峯劒

請師不露鋒師曰未拍金鎻前何不問僧曰千般徒設用難

出髑髏前師曰背後礙殺人

處州涌泉究和尚 師上堂良久曰還有虎狼禪客麽有則

放出一个來 時有僧才出師曰還知喪命處麽曰學人咨

和尚師曰什麽處去也 問師子未出窟時如何師曰抖㖃

曰師子出窟後如何師曰蓋天蓋地曰欲出不出時如何師

曰一切人辨不得 問向去事如何師曰俊鷂亦迷蹤

衢州羅漢義和尚上堂衆集有僧才出禮拜師曰不是好

㡳僧曰龍泉寶劒請師揮師曰什麽處去也曰恁麽即龍谿

南面盡鋒鋩師曰收取 問不落古今請師道師曰還怪得

麽曰猶落古今師曰莫錯

前朗州大龍山智洪禪師法嗣

大龍山景如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喝僧曰

尊意如何師曰㑹麽曰不㑹師又喝問太陽一顯人皆羨

鼔聲才罷意如何師曰季秋凝後好晴天

朗州大龍山楚勛禪師第四丗住 上 堂良久曰大衆只恁麽各

自散去巳是重宣此義了也久立又奚爲然久立有久立㡳

道理知了經一小劫如一食頃不知道理便見茫然還知麽

有知者出來大家相共商量時有僧出展坐具曰展即徧周

沙界縮即絲髮不存展即是不展即是師曰你從什麽處得

來曰恁麽即展去也師曰勿交涉 問如何是大龍境師曰

諸方舉似人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你爲什麽謾我問亡

僧遷化向什麽處去也師曰阿彌陁佛僧問善法堂中師

子吼未審法嗣嗣何人師曰猶自恁麽問

興元府普通院從善禪師僧問法輪再轉時如何師曰助

上坐喜曰合譚何事師曰異人掩耳曰便恁麽領㑹時如何

師曰錯 問佩劒叩松𨵿時如何師曰莫亂作曰誰不知有

師曰出

前襄州白馬行靄禪師法嗣

襄州白馬智倫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眞金也須失色

問如何是和尚出身處師曰牛觝牆曰學人不㑹意旨如何

師曰巳成八字

前安州白兆山第二丗懷楚禪師法嗣

唐州保壽匡祐禪師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近前來

近前來僧近前師曰會麽曰不會師曰石火雷光巳經塵劫

僧問如何是爲人㡳一句師曰開口入耳曰如何理㑹師曰

逢人告人

前襄州谷隱智靜禪師法嗣

谷隱知儼禪師登州人也受業於本州鵲山得法於前谷隱

智靜禪師繼踵住持玄侣臻萃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

阿誰師曰白雲南傘蓋北 問如何是迦葉親聞㡳事師曰

速須作却 問如何是諸佛照不著處師曰問遮山鬼窟作

麽曰照著後如何師曰咄精怪 問千山萬水如何登涉師

曰舉歩便千里萬里曰不舉歩時如何師曰亦千里萬里

襄州普寧院法顯禪師 僧曰曩劫共住爲什麽不識親䟽

師曰誰曰更待某甲道師曰將謂不領話 問萬水千山如

何登渉師曰靑霄無閒路到者不迷機

前廬山歸宗第四丗住𢎞章禪師法嗣

東京普淨院常覺禪師者陳留人也姓李氏幼習儒學絶無

千禄之意志樂山水頗以遊覽爲務至廬山歸宗禪師㑹下

聞法省悟遂求出家未幾歸宗將順寂命師撫之曰汝於法

有縁他後濟衆人莫測其量也仍以披剃事囑諸門人訖然

後示滅師至唐乾化二年落髮明年納戒於東林寺甘露壇

㝷遊五臺山還上都於麗景門外獨居二載間有北隣信士

張生者請師供養張素探玄理因叩師垂誨師乃隨冝開誘

張生於言下發悟遂設榻留宿至深夜與妻竊窺之見師體

徧一榻頭足俱出及令婢㒒視之即如常張生倍加欽慕曰

弟子夫婦垂老今願割宅之前堂以禆丈室師欣然受之至

後唐天成三年遂成大院賜額曰普淨師以時機淺昧難任

極旨苟啓之非器令彼招謗讟之咎我寧不務開法每月三

八施浴僧道萬計師常謂諸徒曰但得慧門無壅則福何滯

哉一日給事中陶穀入院致禮而問曰經云離一切相則名

諸佛今目前諸相紛然如何離得師曰給事見个什麽陶欣

然仰重自是王公大人屢薦章服師號皆却而不受以開寶

四年十二月二日示疾十一日告衆囑付訖右脇而化壽七

十有六臘五十有六今法嗣繼丗住持彌盛

前襄州石門山第三丗慧徹禪師法嗣

石門山紹逺禪師第四丗住 僧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

曰十方無異𩔖掲覺鳯林前問先師歸於鴈塔當仁一句

請師垂示師曰修羅掌内擎曰月夜义足下蹋泥龍

問金龍不吐凡間霧請師舉唱鳯皇機師曰白眉不展手

長安路坦平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布袋盛烏⻱問如

何是石門境師曰孤峯對鳯嶺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巖中

殘雪處處分輝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滴瀝非旨趣千

山不露身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白牛露地卧靑谿

問生死之河如何過得師曰風吹河葉浮萍草問如何是

三乗敎外別傳一句師曰羊頭車子入長安 問生死浪前

如何話道師曰毛袋横身絕飲啄靑谿常卧太陽春問如

何是道師曰山深水冷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金槌擊金鼔

問天隂日不出光輝何處去師曰鐵蛇横大路通身黒似煙

鄂州靈竹守珍禪師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錫帶胡中

土瓶添漢地泉 問迷悟不入諸境時如何師曰境從何來

曰恁麽即入諸境去也師曰龍頭蛇尾漢

前洪州同安志和尚法嗣

朗州梁山縁觀禪師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資楊水

急魚行澁白鹿松髙鳥泊難 問大衆雲集白鹿一句請師

闡揚師曰近日居何國土又曰梁山髙挂秦時鏡光壽門風

不假燈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龍生龍子鳯生

鳯兒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葱嶺不傳唐土信胡人謾説

太平歌 問如何是從上傳來㡳事師曰渡水胡僧無膝袴

背駝梵夾不持經 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南華裏曰爲什

麽在南華裏師曰爲汝問正法眼 問如何是納衣下事師

曰密 有端長老訪師晤坐譚話時有僧問二尊不並化爲

什麽兩人居方丈師曰一亦非 師有頌曰梁山一曲歌格

外人難和十載訪知音未甞逢一个又頌曰紅燄藏吾身

何須塔用新有人相肯重灰裏邈全身

前襄州廣德第二世延和尚法嗣

襄州廣德周禪師僧問見話不學時如何師曰徧界没聾人

誰是知音者曰如何是知音者師曰㫁絃續不得厯劫響泠

泠僧問不教有言阿逸多不㫁惱不修禪定佛記此人成佛

無疑此理如何師曰鹽又盡炭又無曰鹽盡炭無時如何師

曰愁人莫向愁人道道向愁人愁殺人



景德傳燈錄卷第二十四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387-釋道原-景德傳燈錄-10-08.djvu/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