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十五回 宿山村俠士鋤強 奉上諭賢臣升任 下一回▶


  且說周春發聽了林公一番言語,心中大喜!便一面吩咐莊丁,齊集一處,預備迎敵時吶喊助威,一面擺上豐盛酒菜,款待三個客人。正在吃喝,忽遠遠聽得村外一棒鑼聲,接著人喊馬嘶,越來越近。早有一個莊客,報進來說是強盜已來迎娶了!

  周春發一聽,嚇得發抖。張幼德和楊彪二人馬上站起身來,卸去長衣,各自抽出傢伙,說道:「我們去殺了強盜再來飲酒。」

  說著,逕帶了一眾莊丁,直向外面而來,將莊丁分佈在村口隱蔽之所,叫他們如有動靜,只管吶喊助威,不必出頭露面。莊丁答應,自去埋伏。二人佈置妥當,便走出村口,向前一看,此時雨勢已止,就黑暗中望去,只見一堆黑簇簇的東西,向這邊擁將過來,到得離村三五十步之處,忽覺眼一亮,原來強人預備下的燈球火把,到此方才亮出。師徒二人就火光中看去,只見一共有二三十個小強盜,為首一個漢子,卻認得是由葛大力家漏網的轟天雷裘獅。幼德便向楊彪道:「為師的獨當裘獅,你只去衝殺那伙伴,殺他個首尾不能兼顧。」楊彪答應一聲。

  二人當路而立。那裘獅看見有人擋路,並且都執傢伙,情知今天又遇見了扎手貨,便大聲喝道:「何處小子,敢來擋爺爺的路?快快讓開,免你一死。」張幼德捧刀在手,哈哈大笑道:「不是冤家不聚頭,俺張幼德前番在葛莊沒有將你這廝拿下,今天卻又在此相遇,這也是你命中注定。」裘獅一聽是張幼德,不覺吃了一驚,暗想:他如何會到這裡?但既然相遇,只有和他廝拚一下。打定主意,也不多說,只將手中刀一擺,一個箭步撲到張幼德面前,順手就是一刀。幼德不慌不忙,讓過了刀,也使動手中練金八寶刀,來取裘獅,二人殺做一團,難分難解。

  那楊彪一見師父動手,便發一聲狂吼,衝入強盜隊中,揮動手中軋鐵刀,逢人便砍,竟如砍瓜切菜一般,二三十個小強盜,哪裡是他對手?此時埋伏在村口的莊丁,聽見外面有喊殺之聲,便也高聲吶喊起來。那裘獅到此,始知這裡早有預備,知難占得便宜,欲待走時,又被幼德纏住,不能脫身,心頭一急,手裡一鬆,早被張幼德捉到破綻,一刀砍去,正中左臂。裘獅臂受重傷,不能再戰,只好負痛而逃。此時帶來的二三十個嘍囉,已死傷了一半,餘眾跟了裘獅,逃回八疊山去了。那裡張、楊二人帶莊客回到莊上,周春發迎入送酒。幼德道:「那廝們雖然被我殺退,難免不再來尋事,莊主還是暫時到宜城避禍。好在我和省中巡防營管帶有親,此去請他派兵剿滅八疊山,蕩平盜匪,那時你再回來。」春發拜謝了,就連夜挈眷登程,就在宜城暫住,莊上的事,托由心腹莊丁照料,要待八疊山盜匪剿滅,方才回轉,表過不提。

  且說當下林公就在莊上略略休息,等天明之後,自有莊丁照料洗漱,吃過早點,林公等亦然上馬登程,取道向漢水而來。

  哪知行了未及十里,忽聽得西北上人聲鼎沸,幼德偶然回頭看時,只見一隊盜匪,滾浪似的從旁截來。幼德連忙下馬,向林公說道:「請大人向深林中暫避,且等我們把盜匪殺退了,再行趕路。」林公連忙下馬。楊彪跨下馬背,帶著三匹馬,送林公到深林中躲避。且說鐵頭太歲秦昌得報周家莊上有人保護,總頭目裘獅受傷敗回,新娘未曾搶來,不覺勃然大怒!及問裘獅,始知係張幼德路過此間,出頭干預。當時已在深夜,不及下山,回思一想,他既然路過,天明必然上路,不如在半路將他截殺,故就帶了嘍兵在要路等候。到得此時,恰見三人跨馬前行,便從橫刺裡殺出。幼德仗著藝高心膽大,打算把盜魁砍死,免得派兵兜剿,當即下馬離鞍,站立當路。那一班盜匪飛也似的趕來,望見幼德掄刀當路,連忙就有人報與秦昌道:「前面那個壯漢,就是張幼德。」秦昌聽說,手持三股托天叉,直撲到幼德面前,喝道:「本大王與周姓女成親,干你什事?擅敢阻撓吉期,傷我頭目,如今你還待向哪裡走?」幼德答道:「俺若怕了你,也算不得英雄!」話聲未絕,秦昌急舉叉迎面刺來。幼德側身避過,用力向上架去,覺得叉上非常沉重,曉得盜魁的實力不弱。秦昌把叉向外一擺,趁勢分心刺進。幼德揮刀架開!於是叉來刀架,刀去叉迎,打了三十多個照面,秦昌力大無窮,一叉緊一叉,專向要害進攻。幼德雖然刀法精通,無如實力不敵,只能招架,不能還手;虧得楊彪在旁看得分明,大喝道:「狗強盜休得逞強,老爺來取你的狗命!」說著手舞純鋼軋鐵刀,虎吼也似的衝來,雙戰秦昌,打到四五十個照面,都殺得汗流脊背,兩臂酸麻,兀自不能抵敵,心中暗想:我二人就是戰死,也沒有什麼,只是那林公如何脫險,想到這一層,心中愈加焦急,手裡愈加不濟。那秦昌見了如此,喜出望外,越殺越勇,一把叉上三下四,左五右六,逼得二人走投無路。

  正在這千鈞一髮的當兒,忽然大道上一陣鑾鈴聲響,從正南上來了兩匹馬,前面馬上騎著一人,年約三十以外,白淨臉膛,濃眉虎目,正是武舉王錫朋;後面的那人,面色微黃,雙眉帶威,二目有神,年紀彷彿,卻是武進士李廷玉。他二人本是好友,生性行俠尚義,除暴安良,因為聽得八疊山有強盜猖獗,專程前來剪除。那張幼德和錫朋本係舊識,此時正被盜匪逼得心慌意亂,瞥見跨馬奔來的好似錫朋,連忙高聲招呼道:「錫朋兄駐馬!」錫朋聽得有人招呼,舉目一看,見是幼德和人動手,危急萬分,便不敢怠慢,手挺鉤鐮槍,催馬上前,喝一聲狗強盜照槍,使個毒龍出海之勢,猛的一槍,迎面刺去。

  秦昌顧了幼德、楊彪二人,冷不防斜刺裡一槍刺到,猛吃一驚,還虧他眼明手快,側身一閃,舉叉架住。錫朋的槍,竟如雨點般地點刺,秦昌竭力招架,混戰一會,不分勝負。廷玉看了,暗想不如我來助他一臂,便伸手入鏢囊,摸出一枚飛鏢,照定秦昌面門打去,嗤的一聲,正中左目,秦昌痛得發暈,手中叉一鬆,被錫朋分心一槍刺死,屍身倒地。後面嘍兵見盜首喪命,都嚇得忘魂喪膽,四散奔逃。

  錫朋也不追趕,即同廷玉下馬與幼德、楊彪相見,並問幼德因何遇盜。幼德就把同徒弟楊彪保護林公赴江寧新任,及避雨遇盜的始末情形說了一遍。廷玉羼言道:「如此說來,林大人還在樹林之中,他是我們的老師,大家快去謁見。」隨著四人同到深林中。李廷玉上前向林公行禮,說道:「老師受驚了,門生相救來遲,懇求恕罪!」林公訝言問道:「二位從何曉得我在此遇盜?特來援救。」廷玉答道:「那也是巧遇,門生同王年兄本擬到八疊山去私查大盜鐵頭太歲,行抵半途,正遇張、楊二位被賊首所困,門生拔刀相助,賊首已被王年兄刺死,就此八疊山附近居民可得安居樂業了。」林公便向錫朋問道:「前聞賢弟在兵部當差,如何忽在此處?不知何時出京。」錫朋答道:「因為不願意受穆彰阿差遣,去年秋間就返裡的。」林公說道:「二位正在壯年,投閒置散,未免埋沒英雄,不如隨我到江寧去圖個機會。」廷玉二人答道:「承蒙老師提拔,願效犬馬之勞,待門生等回去把私事料理停當,再到江寧求見。」於是大家上馬,取道前行。李、王二人送林公渡過漢水,方才告別。

  當下林公同張、楊二差官,一路曉行夜宿,很平安地直到江寧。常福已先到兩天。林公略事休息,便行接任,自有一番例行公事和各種應酬。那時江北一帶,水災連年不絕,屢次修堤,終未能得到絲毫效果,故兩江總督,適因藩司出缺,專折奏調林公到蘇,以便辦理災區善後事宜。為國求賢,為民擇官,本是人臣的天職,只因江北泰興縣,十年九荒,非但國稅無著,反撥公帑賑濟,故林公到任以後,又有一番忙碌。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