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三十二回 茶肆無聊暢談漕弊 謾藏誨盜忽見奇人 下一回▶


  且說林公親赴常熟,私訪漕弊。在茶訪中聽得一班小糧戶,聚在茶桌上大發牢騷,聽某甲說東鄉低田送給人都無人受領,正在驚異,又聽某乙說道:「說來真是氣惱,家叔因為不願去求托蔡、浦,親自帶著五十多畝田單,到漕糧櫃上去完納,不料加出種種名目,比往年多完了一半,你想可恨不可恨?」說話未了,某丙又插言道:「我們表兄的產業,都是九年三熟的東鄉低田,租米收不到,年年賠錢糧,賠得叫苦連天,這種田地,出賣又無人受領,正是沒法拋棄呢!」林公在旁聽得真切,暗想常熟本是魚米之鄉,田產甚為優沃,如何弄得恁般地步?

  田產如此,漕賦弄得糟不可言,不知蔡、浦是何許人?漕書又何敢任意浮收,個中必有絕大弊端,必先查訪明白,才可徹底根究。打定主意,便向旁坐的年老茶客問道:「老人家!你可聽得那邊桌上三位茶客的談論?說得田如此不值錢,恐怕有感而發,未免言之過甚。在下是外路人,不知底細,聽了倒覺詫異!你老人家對於此中情形,定然知曉,還望見告。」那老人看了林公一眼道:「老先生!聽你口音好像是福建人?」林公應道:「正是,此次是到貴地來做些小生意,對於地方情形,不大知道。」老人接口道:「怪不得你不曉得,我們常熟的事,近年來,為了吃漕規,包完漕,鬧得天翻地覆,縣太爺不敢干涉,漕書差役更不敢過問,常、昭兩縣的漕米忙銀,除一部分顯宦巨紳仍舊自行完納,以外糧戶都托蔡、浦文武兩舉人經手代完。那蔡、浦兩姓,是本地大族,蔡氏族中的糧田約摸共有二萬多畝,一律有蔡文舉經手,本人名下二千多畝,固然一毛不拔,就是族中托他代完的,也只完上忙,下忙一概不完;浦武舉經手糧田比較蔡文舉少一點兒,漕書所受損失為數甚巨,非但中飽全無,連帶解省數額也湊不足,不得已只在小戶上截長補短,添出種種名目,遂使零星小戶一畝糧賦,簡直要完畝半漕銀,莫怪他們要直跳起來了!旁桌上三位茶客,諒也是小糧戶,有苦無門訴,故在此發牢騷。」林公很驚異的說道:「蔡、浦有多大能為,能夠一手掩蓋全縣的耳目,一班小糧戶受了他的間接痛苦,為什麼不到省裡去告呢?」老人含笑說道:「老先生你是商家,怪不得你不懂得官場中的規矩。」林公聽到這裡,暗暗好笑,只因要他說出下文,便也含糊下去,並不和他聲辯。那老人又續言道:「俗語說得好,官則為官,蔡文舉未曾中舉人的時候,弟兄三人都是秀才,住在北鄉西洋地方,欠糧不完,縣官派差催漕,姓蔡的非但不買賬,又自恃學過武藝,三人出手,反而把兩個差役一頓毆打,又把差船拔到岸上,架著乾柴,舉火燒燬差役無奈,只得回轉衙門,哭訴本官!縣官聞說抗糧不完,還要毆厚公差,不覺大發雷霆,馬上請城守營許守備,帶兵趕往西洋,把蔡氏三弟兄一並拿獲到縣。縣官問過一堂,因他們都是秀才,不便擅自重辦,只好暫時看管起來,一面行文學使,詳革功名。哪知蔡氏弟兄,先托巨紳飛函學使,只說是常熟催糧差役如何橫行不法,侮辱斯文,不留餘地。學使信以為真,及至披閱詳革公文,便嚴辭批駁,反說縣官不能駕馭差役,以至敢於侮辱斯文,一味包庇三蔡。縣官接閱回批,氣得兩眼發直,又不敢去和學使頂撞,只好放出三生。恰巧那年大蔡鄉試,竟高中第十六名舉人,於是如虎生翼,吃漕規,包漕銀,暢所欲為,縣官更不敢難為他,漕書被他弄得叫苦連天,常常到家喧擾,不滿貪壑不去,漕書只好聘用幾個會拳棒的在家保護。蔡文舉自知雙拳難敵四手,便去和浦武舉合伙包漕,於是一文一武,把常、昭兩縣的漕銀,快要被他倆全數把持了。」林公聽罷這一席話,方知常、昭漕賦卻被第三者從中壟斷,既非漕書舞弊,又非糧戶抗欠,如欲整頓清理,非將蔡、浦拿辦詳革,斷難見效。但是縣官恐怕再蹈前轍,決不敢將他們逮捕嚴辦,只好回省去調委幹員,前來拿問。想到這裡,就與老者作別,一路步行回船,命舟人開往太倉。行抵薄暮,泊舟於周敦裕米行前,正值行中娶婦,妝奩極富,有赤金檯面,四櫥八箱,觀者如堵。林公好奇心動,暗想此地嫁女,竟有如此豐厚妝奩,正是難得看見的,一邊想,一邊帶著林恩上岸觀看。旋來一黑面大漢,濃眉曝目,不像善類,見他兩道目光,注視著貴重奩具。林公看出他非賊即盜,原來此人正是海門大盜施有才。林公眼力果然不錯。這當兒又來一乞丐,與施盜並肩站立,林公瞧那乞丐的面貌舉止,也有些蹊蹺,暗想,古人說得好,謾藏誨盜,現在只因這副妝奩過分富麗,致起盜匪劫奪之心,萬一發生事變,也只算咎由自取呢!正想間,忽聽乞丐高聲喊道:「強盜來了!若不速捕,妝奩將被劫了!」說時,突然伸出一手,出其不意緊緊握住施有才的右臂。有才大駭,急忙出手還擊。不料那乞丐也是孔武有力之人,正是棋逢敵手,掙扎多時,從行前扭到喜堂階下,許多賀客都看得呆了!林公有林恩保護,也立在庭隅觀看。那有才奮鬥一會,知難脫逃,就狂呼道:「乞丐也是盜匪,主人幸勿受他的愚弄!」行主周同賓聽了,連忙上前相勸,只說二位勿作無謂扭打,聽兩位的語言,分明都是綠林好漢,今日適逢小兒吉期,辱臨敝舍,請入賓筵,借喜酒為二君合面如何?乞丐大笑道:「很好很好,如此遵命叨擾了!」說時走上廳堂,自居上座,有才也只好就座。

  同賓素喜結交江湖好漢,所以慇懃勸酒。乞丐連飲數十杯,談笑風生,衣衫雖像卑田院中人,氣概豪放,絕無半點寒乞相。

  施有才坐在他右首,反覺侷促不安,勉強喝了幾杯,正想起立告辭,卻被乞丐把臂攔阻道:「姓施的,何故急欲逃席,難道賊心未死,還想去一展搶劫手段嗎?你可知道我是何人?」有才答道:「小可實在不認得足下,倒要請教!」乞丐並不說話,即將身坐定,俯身垂手,取起自己的右足放在席面上,嚇得眾賀客都瞠目驚顧,定神細看方才知是削木製成的假足。乞丐又翹起斷腿示眾賓道:「這只斷腿,是從九死一生中保存的。」

  眾客俱咋舌不下,只見脛骨以下,創痕猶在,好似用利鋸截去的。眾客皆大驚,有才亦然動色。乞丐從容地將木腳裝置斷腿上,移垂座下,才同有才打了個哈哈說道:「小可壯年與君本為同道,君可知山東道上有沒羽箭郭老麼嗎?就是小可,盛時有二百多羽黨,橫行直、魯兩省,犯案如山,行商聞名色變,官兵畏怯退避。有一日,在安陵道上遇見一個書生,偕一美貌女子並坐驢車,自北而來,行李毫無,隨身只帶兩甕,好似烏金所制,光可鑒人,每遇打尖,上下車親手提攜,絕不假手車夫。小可看出他倆是夫婦,甕中必然藏有金銀珠寶,決計下手,率黨隨行。自吳橋而南,經過馬頰河,直到德平投客寓歇夜,我也跟入投宿,止於旁室。守到黃昏過後,從板壁縫中偷瞧動靜,只見女郎正在卸妝,拔下的金珠首飾投入甕中,甕口有蓋無鎖,隨手移置牀下,夫婦倆相對一笑,同登臥榻,下帳安睡。

  我在室中休息了一會,手掣鋼刀,從房中躍登椽隙,縱到他們臥室裡面,一個騰步,躥到牀前,揭開帳門諦視,只見他倆閉目跏趺對坐,聲息全無,也不張目,好像在熟睡之中。我就先下手為強,急揮削鐵如泥的寶刀,向他倆當頭猛砍兩刀,打算結果他倆的性命。那知如同砍在棉絮上一般,棉軟不能著力,絲毫也沒有損傷。二人張目一望,不驚不怒,依舊對坐著,女郎從容地說道:『窮凶極惡做什麼?遮莫為饑寒所迫,想劫些金銀過活,牀下甕中有金銀,有能力取得動,容爾自取。』我想一甕不過數十斤,索性連甕劫去,轉念之間,伸手入牀下,緊握甕口,向外拖移。那甕奇重異常,好似生了根的一般,用盡平生之力,不能移動分毫。我知有異,正想退出,哪知同黨魯莽,四人各執利刃衝進房來,向牀上人揮刀猛砍,砍得書生勃然大怒,奮袖一揮,四個同黨都向後跌出一丈光景。書生向我叱問道:『你們這種蠢才,也想做這沒本錢的買賣,一甕移挪不動,端不辱沒殺人。我往常在各處江湖走動,也聽得人家說過,什麼山東道上有個綽號沒羽箭,名喚郭老麼的,今日一見,原來是如此一個膿包,可見虛名不如實見了!』說著又格格的冷笑起來。這一來羞得郭老麼置身無地,翻身向外便走。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