棗林雜俎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談子孺木有書癖。其在記室,見載籍相餉,輒色然喜。或書至猥誕,亦過目始釋。故多所採摭。時於坐聆塗聽,稍可涉筆者,無一輕置也。銖而積,寸而累,故稱雜焉。其義自大易雜卦始。予曾手其書而悲之。以彼其勤,脫佐鄴侯之側,游茂先之旁,漁獵群秘,領略要眇,何至觀書於市,有目不得下,有舌不敢吐乎哉。今雖偏載瑣述,未適於用。而展卷澄鮮,筆飽墨瑩,誠說林之蝥弧也。惜天限孺木,朝不謀夕,足跡未及燕。而令已矣。三輔黃圖之盛,東京夢華之思,孺木即有意乎,亦安所措翰也。悲夫。時崇禎甲申九月既望,膠東高弘圖題於白門公署。
舊稿二帙。高相國序後,歲有增定。太傅西州之慟,不止羊曇;山陽鄰笛之哀,奚翅向秀哉。因錄原序,抆淚識其末。江左遺民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