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盈川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楊盈川集 卷第九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十

楊盈川集卷九

  墓誌

   𨟎國公墓誌

永昌元年春二月甲申朔𨟎國公薨公諱柔字懷順

弘農人也縣犯大原王廟諱攺爲仙掌焉公即隋煬

帝之玄孫元德太子之曾孫恭帝之孫𨟎國公行基

之子粤(⿱艹石)稽古崇德象賢統承先王脩其禮物惟丞

相保寜西漢惟太尉亮弼東朝功書王家澤流后嗣

亦猶司徒之敬敷五教殷德日新后稷之播時百榖

周有大賚隋高祖昩旦丕顯齊聖廣淵皇天眷佑誕

受顧命恭皇帝遜位明𫾻能讓天下作賔皇室與國

咸休系承百代之宗國稱二王之後公山河積氣淸

白餘基孝友著於閨門信義行於邦國縱心妙用不

出戶庭覃思典墳不窺園圃及其上公𫝊位命服居

前有𪫟惕之心無驕矜之色漢之平帝猶敬劉歆魯

之戴公尚聞商頌大唐貴爲辰極富有寰瀛用三王

之禮以同天地奏八代之樂以答神祗郊上玄定㤗

畤金繩玉匣日觀登封左箇西偏明堂布政未嘗不

虞賔在列周客來庭禮秩尊於百僚贊拜絶於群后

猶能小心畏懼恪愼肅恭上帝時歆下人祗協以爲

藩屏以訓子孫禀命不融享年五十有五嗚呼哀哉

越某月葬於某原嗣子某官生盡其孝死盡其哀學

不替於爲䘮禮有踰於鑚燧卜其宅兆俾無後艱述

其家風謂之不朽其銘曰

有客有客乗殷之馬建于上公尹兹東夏有客有客

乗殷之輅作賔王家率由典故天之蒼蒼人之亡亡

栢檟成行魂歸故鄉

   常州刺史伯父東平楊公墓誌銘

楊氏之先其來尚矣在皇爲皇軒在帝爲帝嚳在王

爲周武在覇爲晉文此之謂不朽西京爲丞相東漢

爲司徒魏室爲九卿晉朝爲八座此之謂代禄公諱

德裔字德裔弘農華隂人也即常州剌史華山公之

元孫左衛將軍武安公之長子生而岐嶷代不乏賢

事親以孝聞在鄉黨恂恂如也始以父任爲太子左

千牛備身轉秀容華亭福昌雒四縣令詔封東平公

䇿勲上柱國是時也天子仄席求賢勵精爲化以公

屈臨小縣焉用牛刀處治中别駕之任方展其驥足

耳擢拜頴州幽州二司馬寛以制猛嚴而不殘每行

縣録囚徒其所平反者十八九詔徵尚書郎御史中

丞謇謇亮直有王臣之節尋以公事去官復拜饒州

括州越州都督府三州長史在會稽引陂水漑田數

千頃人𫉬其利于今稱之焉遷棣曹恒常四州剌史

歴政淸白爲當時所重於是覽先賢之言知止足之

分罷歸初服告老𥝠庭乃率群從子弟營别業於宜

神鄉之望仙里其制宅也宗廟爲先廐庾爲次居室

爲後喟然而言曰古人所謂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

於斯者吾知之矣維文明元年夏四月某日薨於正

寢春秋八十有五嗚呼哀哉公簡貴不交流俗非禮

不動非禮不行望之儼然聽其言也厲博觀史藉不

學書生尋章摘句而巳至於臺閣舊事法令科條莫

不成誦在心(⿱艹石)指諸掌最爲六尚書郎二年御史中

丞滿歳宰人者四縣上佐及專城者九州盛德形容

𬒳於歌詠門生故吏遍於天下永淳二年輿駕幸東

都召見公於金城頓訪以得失公採摭群言悉心以

對高宗嗟嘆者良乆賜几杖粟帛鄉里榮之一子令

珍早亡朝夕温淸者四女公慨然有䘮明之痛因不

豫彌留遺命以弟之子神毅爲後越垂拱元年春二

月某日與夫人隴西李氏合葬於某原禮也逺近會

葬千餘人操筆而爲誄者以百數嗚呼哀哉其銘曰

巖巖華山峻極于天上侵神氣下固窮泉夫惟積德

生我大賢滔滔河水中國之紀𣲖别九都經營萬

里夫惟積潤生我君子惟忻之城惟華之亭宜陽

之地益部之星公爲其宰不殞其名汝隂之國薊

門之北陂水朝黄燕雲夜黑公爲其佐日宣其德

人踐郎官含香握蘭來居白室直繩明筆潘子一除

士師三黜邑號鄱陽山名括蒼東南之美呉會之

卿展其驥足有頼王祥四州之大是稱都會千里

之榮即分麾盖言旋舊國保兹蓍艾生爲貴臣死

爲貴神隂堂是夜古木非春鄧攸無子天道何親

   杜𡊮州墓誌銘

公諱某字某京兆杜陵人也髙莘之撫教萬方堯帝

之平章百姓傳稱聖人之後易曰積善之家在夏爲

御龍在周爲唐杜三王以降百代可知車服出於南

陽衣冠襲於京兆曾祖榮華後魏秦州别駕祖良宇

文朝復州長史父舉唐易州司兵叅軍州事端履道

椽史安貞厚於天爵薄於人位闕里之庭學夫詩禮

太丘之門執其羔鴈公孝慈而敬威莊而安淹貫義

方周覽典藉服其服則文之以君子之容遂其辭則

實之以君子之德起家左翊衛選授貝州府倉叅軍

事出自中禁在於外臺謹其盖藏實其倉𢈔尋遷蓬

州咸安許州長杜湘州洛陽三縣令地方百里官歴

三城言非法度不出於口行非公道不萌於心令不

肅而威宣教不舒而德洽轉虢州司馬制授朝散大

夫𭒀州司馬又遷蘇州長史加中散大夫鸞鳳不棲

於枳𣗥鷰雀不集於梧桐宜得其材非公莫可我大

周誕受萬國寵綏四方建官惟賢垂拱而理乃命公

爲朝議大夫使持節𡊮州諸軍事守𡊮州剌史天王

之使列國之君發其德音而勸不用賞正其顔色而

禁不用刑德成而位尊名遂而身退乞骸告老謝病

言歸以某年月日終於淮海之舘春秋七十有七嗚

呼哀哉夫人太原王氏魏驃𮪍大將軍新昌公平之

曾孫唐蜀王府典軍上柱國志隆之女也纂承洪烈

嗣續徽音中外柔加小大懷睦夫人之化國風美於

鵲巢寶劒之沉夜氣衝於牛斗享年四十八嗚呼咸

亨二年某月日終長杜之官第維天授三年春二月

合祔於杜陵之平原禮也王人吊祭儀仗官給長子

某官等毁形於骨痛貫於心父母哀哀昊天莫報佳

城鬱鬱白日何年願述餘風式銘幽壤其銘曰

鳳凰鳴矣于彼高崗顯𠃔君子邦家之光猗歟令德

秀於閨房歳云暮矣池𣗳荒凉死則同穴如何彼蒼

   隰川縣令李公墓誌銘

公諱嘉字大善隴西成紀人也趙郡太守雍州大中

正上開封府永康公之孫幽州都督鎮軍大將軍上

柱國丹陽公之子重華以文明允塞謨九德於臯陶

仲尼以恭儉温良繙六經於柱史將軍李牧人主願

其同時河尹李膺天下思其執御况乎衣冠代美祖

考家聲占於日月爲宗周之SKchar姓誓以山河則炎漢

之劉氏公門承將相地積英靈望之儼然横㫁山而

鬱起聽其言也注懸河而不竭王則秦王所見天照

白虹劒則殷帝所傳星浮紫氣假使蔡中郎之博學

郭有道之人倫何嘗不聞迎王粲而倒屣爲茅容而

下拜起家爲太子左千衛以調升也按河圖於玉版

震一索而爲長男考天象於銅渾心前星而爲太子

直城霞遶曲障雲平出入靑牓之門周旋黑衣之列

稍遷越王府戶曹叅軍越之建國也地居南斗之𨇠

王之受封也禮極東門之拜郎爵所以隆懿親恭和

所以資明德一言而干楚后即從雲夢之畋三見而

說趙王仍襲上卿之印又遷隰川令川原爽塏風俗

和平晉獻公之㣧夷吾是邑代㳟王之子郢容爲侯

陽泉依六壁之城孟津合三溪之水公以輜車就列

墨綬當官有蠶績於郕人用牛刀於魯邑市𨞬無競

不假鞭絲學校方興唯聞擊石諸侯取其𮜿則四海

瞻其儀表爲杜陵之男子誰⿰糹⿱𢆶匹後曹蔑鄉里之小人

願辭彭澤於是退歸初服就養私門戯嬰兒於階下

扶老子於井上尋丁外艱哀毁踰制加人一等俯就

三年服闋襲封丹陽公勲上𮪍都尉公以安車禮盛

賜杖年髙𬒳服先王之道游優太平之化左琹右書

謀孫翼子居常飽德不言何氏之萬錢直置當仁豈

特于公之駟馬淸風可賞必有鸞鳳相期白雪時遊

多以神仙見屬義形於金石節貫於松筠西山五日

之朝將化羽而生翼北海明年之驗便展辰而至巳

永淳元年八月二十一日終于京師道政里之𥝠

第享年七十二嗚呼哀哉長子隨州光化縣令守節

等哀纒弔鶴痛結鄰人孝之始也則身體髪膚所以

全其性孝之終也則衣裳棺槨所以成其禮天高八

萬想京兆而何從地濶三阡對任城而有恨越弘道

二年歳次甲申正月甲申朔二十六日巳酉陪葬於

昭陵東南之平原烱樗櫟庸材瓶筲小器仰惟先友

叨雅契於金環俯逮婚集作姻荷深知於玉潤南容

有道僅聞將聖之言東武建瑩俄述安仁之賦嗚呼

哀哉乃作銘曰

愛初帝子堯之大理降及真人國之柱史衣冠百代

慶靈千祀吉兆占熊嘉名贈鯉聿脩厥德必復其始

大孝因心至仁由巳肅成門内章華宫裏父任爲郎

學優則集作仕陽山之曲蜀江之涘月旦乗鳬田間

狎雉其心若鏡其直如矢亟攺炎凉罷歸桑梓象賢

舊國安車暮齒忽愴池臺俄悲生死郭門一望郊烟

四起夫復何言平生巳矣

   李懷州墓誌銘

公諱冲寂字廣德隴西狄道人也左衛大將軍西平

王之孫荆州大都督漢陽王之子今上之族兄也原

夫帝堯之緒運期受於天漢顓頊之胄大命集於皇

家光耀則(⿱艹石)木十枝波瀾則長河九𣲖或中軍按部

金鼔所以接其聲或剌史班條冕旒所以彰其德信

可謂玉林多寶天族多竒以御邦家以藩王室者也

公山河誕慶辰昴發祥金多木少孔文舉之天骨玉

㓗水淸華子全之神彩南陽季恭偉懸識宰臣沛國

趙元儒竊知公望編漢皇之兄弟列周室之邪茅天

下稱其八才吾家號爲千里初任尚舎直長稍遷城

門郎仍奉勅於弘文舘讀書掌舍諸宫城門列校制

詣東觀有黄香之博聞賜其制書有班游之廣學尋

授篤部貟外郎轉金部郎中又勅公爲戎州道支度

軍糧使天府充牣軍儲委積振南宫之紱冕譽表三

臺歴西蜀之江山榮高駟馬遷大府鴻臚二少卿

艱去職楊播之登太府初聞累遷之命鄭黙之拜鴻

臚遽見終䘮之禮孔宣尼旣祥五日彈不成聲孟獻

子加人一等懸而不樂服闋歴靑德齊徐四州剌史

東臨巨海西至長原或全齊歴下之軍或大禹徐方

之地任隆刑部陶侃八州𭔃重潯陽桓伊十郡遷宣

州剌史呉王舊邑楚國先封江𢌞鵲尾之城山枕海

根之治蜀郡無此計吏則惟薦張堪頴川尤多制書

則但稱黄覇廵察使以尤異聞遷陜州剌史觀其井

邑虢伯上陽之故墟度其川原周公分陜之遺跡唇

齒通其列國咽喉壯其天險善人爲政無待於百年

童子行謡先符於兩日于斯時也天以順動帝以㑹

昌修封禪於岱嶽作明堂於汶上望山川而遍群神

執玉帛而朝萬國制公檢校司理常伯文昌之省遥

接大階建禮之門旁連複道萬機匡賛八座謀猷旣

陪軒帝之廵仍覿漢家之事属河縣而南走慿斗骨

而爲城居衛蒲東亡界朝鮮而爲役属乘輿乃誅後

至討不庭申命六事之人以問三韓之罪制曰師出

遼左卿可爲北道主人檢校營州都督石門山險銅

鼎河流天文則營室辨方地象則神臺鎮野供其行

李鄭國有東道之名爲我主人常山當北州之𭔃遼

東平以功遷蒲州剌史堯都蒲坂舜耕歴山昭襄王

始作河橋穆天子至於雷首汝南朕之心腹遂拜韓

崇河東吾之股肱時徵季布遷少府監忠信爲主楊

阜齊衡淸白在官常林比德又除蒲州剌史諸童之

逄迎郭伋再牧并州百姓之願得耿純復臨東郡孝

敬皇帝國之儲嗣乾之長男四極奏於重光二年

於上帝崇其謚號用黄屋於羽儀卜其園塋象玄宫

之制度山陵之建也以公檢校將作大匠游衣漢寢

之外抱劒橋山之下百工畢力陳琳於是乎躬親諸

吏懷恩魏覇於是乎無謫遷銀青光禄大夫行少府

(⿱艹石)夫協時月乗天正秦人徃事遊别舘而祈年漢

宫舊儀下明庭而避暑上幸九成宫以公檢校右領

軍將軍本官如故董司戎政以戒不虞七校陳其甲

兵五營按其軍服領軍之職用文武於紀瞻右軍之

官叙勤勞於常惠尋以公事免左授歸州司馬楚州

舊也始得子男之田夔之先也裁爲附庸之國人同

賈傳路似長沙伯騫有聲於鄉里仲任見知於筆札

制遷中大夫行兖州都督府長史大庭之庫少昊之

墟上眞降婁金精吐宿旁瞻日觀木德題山别乗初

迎將宣萬邦之化佩刀終爽徒見三公之服以永淳

元年某月日行次唐州方城縣遇疾薨朝廷聞而傷

之贈懷州剌史公嚴而有禮直而能和行孝立身移

忠事主生知者上重之以八索九丘道在斯尊加之

以文昭武穆故能入登常伯出踐方州爲六卿之儀

表發三軍之號令列長㦸於門前羅曲旃於堂下子

孫朝夕玉𣗳相輝賔客逺迎玳𬖂交映悲夫展禽三

黜安仁再免奚辭𣗥署俯集桐華𢡖舒則不繫隂陽

喜愠則不形于顔色何嗟及矣竟遊東岱之山無所

不知旋閉南陽之墓二年夏五月日葬於萬年縣龜

川鄉之平原長子某官某次子某官某箕裘必復花

蕚生光隣人泣其悲慟明主憂其毁瘠觀其弔客不

無𩀱鶴之徵察其成墳自有百烏之感森森隴𣗳漠

漠郊烟右𤣥㶚而浩蕩左驪山而起伏杜陵萬家之

邑非復城池滕公駟馬之銘不知年代其銘曰

高陽積德武昭餘慶宅鎬開基封唐起聖協和萬國

平章百姓天叙諸侯禮樂宗正周之曲阜漢之平

陸地則葭莩祥惟嶽瀆鄉黨稱善閨庭雍穆始拜城

門即遊天禄大㣲之位益部之星卿則有六四至

丹靑州則有九八牧專城旣踐臺閣仍司甲兵𠋣

伏無兆遭隳有運賈誼從王桓譚佐郡自忘寵辱曾

無喜愠人去何歸天高不問東都門外長樂宫邊

白馬旒旐靑鳥墓田楸桁夾路碑石書年百代之後

南陽之阡

   從弟去盈墓誌銘

古者黄帝軒轅氏没帝嚳高辛氏作㓜而狥齊長而

敦敏則天下之人用其教者百年忠肅㳟懿宣慈惠

和則天下之人謂之才者八子黄烏旗而白魚躍有

周武之興王彤弓一而旅矢千有晉文之起覇雖隱

公遜位哀侯失國而文之昭也武之穆也司徒爲五

教之官有社稷焉有黎人焉丞相臨萬機之職崤函

鼎盛赫奕於朱輪河洛台階昭彰於白玉積善餘慶

信而有徵國子進士楊去盈字流謙弘農華隂人也

曾祖諱𥘉周大將軍隋宗正卿常州剌史順楊公皇

朝左光禄大夫華山郡開國公食邑本鄉二千五百

户唐虞之稷契魏晉之裴王晏嬰可以事百君臯繇

爲之謩九德麾盖兵馬人知牧伯之尊名山大川藴

積公侯之氣王考諱安僞鄭王充逼授二十八將封

鄫國公尋謀歸順爲充所害皇朝贈大將軍旌忠烈

也陶謙雅尚祖逖雄心會天子之𫎇塵見諸侯之釋

位雖陳平去就潜懷杖劒之謀而石勒㐫殘遂及推

墻之禍父某潤州句容遂州長江二縣令朝散大夫

行鄧州司馬文武兼備淸白在躬人無間言位不充

量四方取則孔宣父之踐中都百里非才龎士元之

登别駕(⿱艹石)夫庭生玉𣗳身帶金鐶有衛玠之風神有

張良之容貌蔣琬之譏盛元責在司空陳蕃之對薛

勤志淸天下觀其昏定晨省立身揚名怪草蔚其休

徵神魚會其SKchar感莊公獨嘆聞頴叔之純行有道相

推見茅容之盡禮則閨門雍穆以孝聞也輔仁會友

合志同方晏平仲之善交鮑叔牙之知我張堪死日

妻子惟託於朱暉劉惔生平風月毎思於玄度則朋

友之德(⿱艹石)蘭芬也朱穆好學中食忘飱譙周研精欣

然獨笑張華四海之内(⿱艹石)指諸掌班固百家之言無

不窮究鈎深致逺恱丘墳也八音繁會五色章明動

天地而感鬼神序人倫而成孝敬陽臺並作楚襄王

賜雲夢之田上林同時漢武帝給尚書之筆則瓊敷

玉藻未足云也自攝齊東序撰杖西膠推宰我之能

言貴顔囘之有德成如麟角道尊於璧水之前翼若

鴻毛俯拾於金門之下方將咫尺宣室扈從明庭申

賈誼之忠讜盡楊雄之規諫豫章七載擢脩幹而聳

長條有鳥三年摶積風而運滄海豈期數有迍否天

無皂白苗而不秀秀而不實盖有是夫古人有言殁

而不朽者此之謂也春秋二十有六以上元三年

月二十二日殁于京師勝業里嗚呼哀哉至儀鳳四

年十二月二日歸葬於華隂之某原不忘本也山河

鬱鬱松栢蒼蒼骨肉閉兮歸后土魂魄遊兮思故鄉

三荆揺落五都悲凉痛門戸之無主悼人琴之兩亡

嗚呼哀哉其銘曰

高集逺蹠濁涇淸渭天子諸侯司空太尉星辰鼓舞

山澤通氣道在者尊德成爲貴賈家三虎偉節最怒

荀氏八龍慈明無𩀱劍光冲斗璧氣浮江據於道德

聞於家邦子之承親温席扇枕子之友悌同輿共寢

朝歌不入盗泉不飲垂露崩雲繁絃縟錦明經大學

射䇿鴻都對揚天子高揖司徒鱗翮摶運波濤不虞

子之䘮也良可悲夫瞻望不及佇立以泣惟見黄埃

心腸以摧躑躅兮徘徊嗚呼兮哀哉長夜漫漫何時

旦魂兮魂兮歸去來

   從弟去溢墓誌銘

處士弘農楊去溢年二十即華山公之曾孫大將軍

之孫朝散大夫鄧州司馬之第四子也維嶽有五有

華山之金石焉山阜相屬合谿懷谷所以鎭其南也

維瀆有四有河宗之玉璧焉波瀾汨起𢌞洑萬里所

以經其北也言其土地則巨靈之高掌逺蹠作西漢

之城池叙其衣冠則太尉之四代五公爲東京之柱

國然後積勲累德枝分葉散大君有命臨夏日之壇

塲天子動容聽秋風之金鼓是以熊羆入兆羔鴈成

群黄憲之名聞於海内陳蕃之志掃於天下群童忽

聚逢苦李而先知賔客相過問楊梅而即對善父母

爲孝善兄弟爲友居家可移之道也利者義之和貞

者事之幹元亨日新之德也(⿱艹石)夫節陵遺䇿汲冢

書𠋣相之八索九丘張華之千門萬戸莫不山藏海

納學無所遺至如白雪𢌞光淸風度曲崔亭伯眞龍

之氣揚子雲吐鳳之才莫不玉振金聲筆有餘力逺

心天授高興生知盡江海之良圖得烟霞之秘筭貞

不絶俗從容於名教之塲道由人弘坐卧於羲皇之

代于時朝廷之上山林之下英儒瞻聞之士洪筆麗

藻之客希末光而影集聽餘聲而響和者猶藩籬之

望天池鱗介之宗龜龍也嗟乎隂陽爲道大道無亭

毒之心禍福惟人聖人有抑揚之教智焉而斃仁焉

而終今也則亡歎顔囘之短命死而可作冀隨會之

同歸文不在兹乎天之將䘮也以某年某月某日終

於某所越儀鳳四年十月二日歸葬於華隂之某原

林野彌望關山寥廓樵童牧竪孟嘗君之池臺一去

千年丁令威之城郭悲纒於魯衛痛深於花蕚姜肱

没齒無因共𬒳之歡鍾毓生年非復同車之樂嗚呼

哀哉其銘曰

叔虞建國天錫之唐伯僑受氏食菜於楊五侯簪紱

四代軒裳有德有行如圭如璋乃生男子初寢之牀

從公小大辨日炎凉天下之寶邦家之光神鋒太阿

旗鼓相當事親以禮左右無方交友以信芝蘭有芳

文犀徤筆白鳳彫章鵬鷃齊致江湖兩忘謂天輔德

則惟其常殱我吉士于何不傷關山摇落洲渚蒼茫

黄塵匝地白露爲霜左右刮骨親賔㫁腸摧殘玉𣗳

埋没金鄕交交黄鳥爰集于桑命不可續人之云亡

   從甥梁錡墓誌銘

故右衛率府翊衞安定梁錡年二十有八以上元三

年秋八月某日終於某所圖其景𪧐天有大梁之星

辨其物土地有大梁之國考其衣冠人有大梁之姓

綜乹坤而列位兼水土而成文業耕織而樂琴書有

梁鴻之雅尚生封侯而死廟食有梁竦之雄圖西山

求白鹿之仙東海受黄蛇之寶曾祖某光禄大夫開

府儀同三司驃𮪍將軍淸河太守右衛大將軍同州

剌史上柱國郡守旁通於月建儀同上法於太階光

禄大夫下大夫之職驃𮪍將軍大將軍之比祖某河

南澠池令鄭州司功叅軍事冀州蒲州二府事司馬

朝散大夫紀王府司馬襄州同州二長史仲由宰邑

蕭何主吏桓温之徵謝奕暫爲司馬之官周景之禮

陳蕃仍降題輿之命考某國子學生霍王府叅軍并

州大都督府兵曹揚州大都府録事叅軍仲尼閒居

曰參不敏天子命我叅卿軍事張常山之福應直保

金鉤謝太傳之閨門惟生玉𣗳所以圓光折水真氣

衝天孩笑之時見之者知其孝友能言之際聽之者

許其聦明審淸河管輅之天文對江夏黄童之日蝕

揮其勁翮則鳳凰飛鳴於赤山整其蘭䈥則駿馬騰

驤於陸地(⿱艹石)夫神龍負卦瑞雀衘書安𨤲王汲冢

文穆天子羽陵之籍莫不因條報葉望表知裏鄭玄

殫見覽萬卷之八千班固洽聞渉五經之四部至如

琱弧夜月角力三才鐡劒秋霜烟雲五色莫不推之

以智勇成之以揖讓歴諸侯而說劍直之無前引司

馬而操弓觀者如堵可謂多才天縱盛德日新曼倩

不讓於詩書翁歸兼強於文武由是交通遂廣聲名

益振朱家大俠滕公有然諾之言劇孟過人𡊮盎有

逢迎之禮及其從㣲至著資父事君籍丹書之勲業

叅黒衣之行伍神宫海外瞻鏤牓於明山太室雲端

奏仙簧於洛水翊駕馳道周廬甲觀方當奉詞出使

萬里行封受命忘身三軍拜將豈期年歳朝露浮生

過隙漢逸人之雅操命也如何魯司㓂之知言苗而

不秀嗚呼哀哉望吾子者空懷𠋣閭之嘆嗟余弟者

獨有亡琴之悲從日月於龜謀考圖書於馬鬛越以

儀鳳三年春二月某日甲子葬於某所悲夫吾見其

進由來孔李之家吾謂之甥實曰何劉之族陽元既

没瞻舊宅而無成康伯不存對玄言而誰與其銘曰

山河帶礪金木精靈磊磊千丈森森五兵騑驂西掖

出入東明人壽無幾皇天不平碑㽜郭泰挽送田横

終寂寥於相宅空嗟嘆於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