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辭章句疏證/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编辑]

  《招》者,宋玉之所作也。招者,召也。以手曰招,以言曰召。者,身之精也。宋玉怜哀屈原,忠而斥弃,愁懑(一作忧愁)山泽,(一作魄)放佚,厥命将落。故作《招》,欲以复其精神,延其年寿,外陈四方之恶,内崇楚国之美,以讽谏怀王,冀其觉悟而还之也。

招魂[编辑]

  ※朕幼清以廉洁兮,

  朕,我也。不求曰清,不受曰廉,不曰洁。洁一作絜。

  ※身服义而未氵未。

  氵未,已也。言我少小修清洁之行,身服仁义,未曾有懈已之时也。

  ※主此盛德兮,牵於俗而芜秽。

  牵,引也。不治曰芜,多草曰秽。言己施行常以道德为主,以忠事君,以信结交,而为俗人所引。德能芜秽,无所用之也。

  ※上无所考此盛德兮,

  考,校。

  ※长离殃而愁苦。

  殃,祸也。言己履笔忠信而遇暗主。上则无所考校己之盛德,长遭殃祸,愁苦而已也。离一作罹。

  ※帝告巫阳曰:

  帝,谓天帝也。女曰巫,阳其名也。巫一作

  ※“有人在下,我欲辅之。

  人,谓贤人,则屈原也。宋玉上设天意,祐助贞良,故曰:帝告巫阳,有贤人在於下方,我欲辅成其志,以厉黎民也。在一作於。

  ※离散,汝筮予之。

  者,身之精也。者,性之决也。所以经纬五藏,保守形体也。筮,卜也。蓍曰筮。《尚书》:“决之蓍龟。”言天帝哀闵屈原离散,身将颠沛,故使巫阳筮问求索,得而与之,使反其身也。予一作与。

  ※巫阳对曰:“掌

  巫阳对天帝言,招者,本掌之官所主职也。一作梦。

  ※上帝其命难从,

  言天帝难从掌之官,欲使巫阳招之也。一云其命难从,一云命其难从。

  ※若必筮予之,恐後之谢,不能复用。”

  谢,去也。巫阳言如必欲先筮问求所在,然後与之,恐後怠懈,必去卜筮之法,不能复修用,但招之可也。一云谢之,一无之字。

  ※巫阳焉乃下招曰:

  巫阳受天帝之命,因下招屈原之。乃一因。

  ※兮归来!

  还归屈原之身。归来一作徕归。

  ※去君之恒,何为四方些?

  恒,常也。,体也。《易》曰:“贞者事之。”言灵当扶人养命,何为去君之常体而远之四方乎?夫人须而生,待人而荣。二者别离,命则零。或曰:,里也。楚人名里曰也。一云何为乎四方,乎一作兮,一注云待人而荣。

  ※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

  舍,置也。祥,善也。言何为舍君楚国饶乐之处,而陆离走不善之乡,以犯触众恶也。舍一作舍,离一作罹。

  ※兮归来,东方不可跼些!

  ,寄也。《论语》曰:“可以六尺之孤。”言东方之俗,其人无义,不可命而害身也。

  ※长人千仞,惟是索些。

  七尺曰仞。索,求也。言东方有长人之国,其高千仞,主求人而食之也。惟一作唯。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代,更也。言东方有扶桑之木,十日<立立>在其上,以次更行,其热酷烈,金石坚刚,王本作代。然审以文义,当作

  ※彼皆习之,往必释些。

  释,解也。言彼十日之处,自习其热,行往到,身必解烂也。皆一作作自。

  ※归来兮,不可跼些!

  言宜急来归,此诚不可以附而居之也。一无兮字,一云归来归来。

  ※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言南方之俗,其人甚无信,不可久留也。

  ※雕题黑齿,

  雕,画也。题,额也。黑一作墨。

  ※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

  醢,酱也。言南极之人,雕画其额,齿牙尽黑,常食蠃奉,得人之肉,用祭祀先祖,复以其骨为醢酱也。一作“而祀”,一作“得人以祀”,无“肉”字。

  ※蝮蛇蓁蓁,

  蝮,大蛇也。蓁蓁,积聚之貌。

  ※封狐千里些。

  封狐,大狐也。言炎土之气,多蝮虺恶蛇,积聚蓁蓁,争欲人;又有大狐,健走,千里求食,不可逢遇也。

  ※雄虺九首,

  首,头也。

  ※往来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忽,疾急貌也。言复有雄虺,一身九头,往来忽,常喜吞人,以益其心,贼害之甚也。一作倏,一无以字。

  ※归来兮,不可跼久淫些!

  淫,游也。言其恶如此,不可久游,必被害也。一云魂兮归来,一云归来归来不可久淫,无以字。

  ※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流沙,沙流而行也。《尚书》曰:“餘波入於流沙。”言西方之地,厥土不毛,流沙滑滑,昼夜流行,从广千里,又无舟航也。从广一作纵横。

  ※旋入雷渊,

  旋,转也。渊,室也。

  ※{靡灬}散而不可止些;

  {靡灬},碎也。言欲涉流沙少止,则回入雷公之室,转还而行,身虽{靡灬}碎,尚不得休息也。{靡灬}一作靡,《释文》作糜。一作麋,非是。

  ※而得脱,其外旷宇些。

  旷,大也。宇,野也。言从雷渊虽得免脱,其外复有旷远之野,无人之土也。一作幸。

  ※赤岂若象,

  岂,蚍蜉也。小者为岂,大者谓之蚍蜉也。岂一作蚁。

  ※玄蜂若壶些。

  壶,乾瓠也。言旷野之中有赤蚁,其状如象;又有飞蜂腹大如壶。皆有ン毒,能杀人也。蜂一作蜂,《释文》作

  ※五不生,菅是食些。

  柴棘为。菅,茅也。言西极之地不生五,其人但食柴草,若群牛也。一作丛,菅

  ※其土烂人,求水无所得些。

  言西方之土温暑而热,ㄡ烂人肉,渴欲求水,无有源泉,不可得之也。

  ※彷徉无所倚,广大无所极些。

  倚,依也。言欲彷徉东西,无民可依,其野广大,行不可极也。一云:言西方之土广大遥远,无所臻极,虽欲彷徉,求所依止,不可得也。彷徉一作仿佯。

  ※归来兮,恐自遗贼些!

  贼,害也。言欲往者,自予贼害也。一作归来归来。

  ※兮归来,北方不可跼止些!啬冰峨峨,飞雪千里些。

  言北方常寒,其冰重累,峨峨如山,凉风急时,疾雪随之,飞行千里,乃至地也。

  ※归来兮,不可以久些!

  言其寒杀人,不可久留也。一作归来归来,一作不可以久止。

  ※兮归来,君无上天些!

  天不可得上也。

  ※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

  啄,也。言天门凡有九重,使神虎豹执其关闭,主啄天下欲上之人而杀之也。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

  言有丈夫一身九头,强梁多力,从朝至暮,拔大木九千枚也。

  ※豺狼从目,往来些。

  ,往来声也。《诗》曰:“征夫。”言天上有豺狼之兽,其目皆从,奔走往来,其声,争欲人也。一作莘。

  ※悬人跼矣,投之深渊些;

  投,レ也。言豺狼得人,不即食,先悬其头,用之矣戏,疲倦已後,乃レ於深渊之底而弃之也。悬《释文》作县,矣一作嬉,一作娱。

  ※致命於帝,然後瞑些。

  瞑,卧也。言投人已讫,上致命於天帝,然後乃得眠卧也。瞑一作眠。

  ※归来往,恐危身些!

  往即逢害,身危殆也。一作归来归来,一作魂兮归来。

  ※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

  幽都,地下后土所治也。地下幽冥,故称幽都。

  ※土伯九约,其角{疑角}々些。

  土伯,后土之侯伯也。约,屈也。{疑角}{疑角},犹狺狺,角利貌也。言地有土伯,执卫门户,其身九屈,有角{疑角}{疑角},主触害人也。{疑角}一作

  ※敦灰血拇,逐人丕々些。

  敦,厚也。灰,背也。拇,手母指也。丕,走貌也。言土伯之状,广肩厚背,逐人丕,其走捷疾,以手中血漫污人也。灰一作每。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言土伯之头,其貌如虎,而有三目,身又肥大,状如牛也。参一作三。

  ※此皆甘人,归来,恐自遗灾些。

  甘,美也。灾,害也。言此物食人以为甘美,径必自与害,不旋踵也。一作归来归来,一作归来兮,灾一作菑。

  ※兮归来,入修门些!

  修门,郢城门也。宋玉设呼屈原之归楚都,入郢门,欲以感激怀王,使还之也。

  ※工祝招君,背先行些。

  工,巧也。男巫曰祝。背,倍也。言选择名工巧辩之巫,使招呼君,倍道先行,导以在前,宜随之也。

  ※秦齐缕,郑绵络些。

  ,络。缕,线也。绵,缠也。络,缚也。言为君作衣,乃使秦人职其络,齐人作采缕,郑国之工缠而缚之,坚而且好也。《释文》作篝。绵一作绵。

  ※招具该备,永啸呼些。

  该,亦备也。言撰设甘美,招之具,靡不毕备,故长啸大呼,以招君也。夫啸者,阴也。呼者,阳也。阳主,阴主。故呼啸以感之也。

  ※兮归来,反故居些!

  反,还也。故,古也。言宜急来归还古昔之处也。

  ※天地四方,多贼奸些。

  贼,害也。奸,恶也。言天有虎豹,地有土伯,东有长人,西有赤蚁,南有雄虺,北有增冰,皆为奸恶,以贼害人也。

  ※像设君室,静安些。

  无名曰静,空宽曰。言乃为君造设第室,法像旧庐,所在之处,清静宽而安乐也。

  ※高堂邃宇,槛层轩些。

  邃,深也。宇,屋也。槛,也。从曰槛,横曰。轩,楼版也。言所造之室,其堂高显,屋甚深邃,下有槛,上有楼板,形容异制,且鲜明也。

  ※层台累榭,临高山些。

  层、累,皆重也。无木谓之台,有木谓之榭。言复作重层之台,累石之榭,其颠眇眇,上乃临於高山也。或曰:临高山而作台榭也。

  ※网户朱缀,刻方连些。

  网户,绮文镂也。朱,丹也。缀,缘也。刻,镂也。横木亲柱为连。言门户之楣皆刻镂绮文,朱丹其缘,雕镂连木,使之方好也。网一作罔。

  ※冬有{穴夭}厦,夏室寒些。

  {穴夭},衤复室也。厦,大屋也。《诗》云:“於我乎夏屋渠渠。”言隆冬冻寒,则有大屋,衤复{穴夭}温室。盛夏暑热,则有洞达阴堂,其内寒凉也。厦一作夏。室一作屋。

  ※川谷径复,流潺些。

  流源为川,注为谷。径,过也。复,反也。言所居之舍,激导川水,径过园庭,回通反复,其流急疾,又洁净也。川一作,径一作亻

  ※光风转蕙,崇兰些。

  光风,谓雨已日出而风,草木有光也。转,摇也。,犹,摇动貌也。崇,充也。言天雨霁日明,微风奋发,动摇草木,皆令有光,充实兰蕙,使之芬芳而益畅茂也。

  ※经堂入奥,朱尘筵些。

  西南隅谓之奥。朱,丹也。尘,承尘也。筵,席也。《诗》云:“肆筵设机。”言升殿过堂,入房至室奥处,上则有朱画承尘,下则有簟筵好席,可以休息也。或曰:朱尘筵,谓承尘搏壁,曼延相连接也。经一作径,古本作升;奥《释文》作奥,搏一作薄。

  ※砥室翠翘,挂曲琼些。

  砥,石名也。《诗》曰:“其平如砥。”翠,鸟名也。翘,羽也。挂,悬也。曲琼,玉钩也。言内卧之室,以砥石为壁,平而滑泽;以翠鸟之羽雕饰玉钩,以悬衣物也。或曰:亻室,谓亻亻回曲房也。挂一作絓。

  ※翡翠珠被,烂齐光些。

  雄曰翡,雌曰翠。被,衾也。齐,同也。言床上之被,则饰以翡翠羽及珠玑,刻画众华,其文烂然而同光明也。

  ※阿拂壁,罗帱张些。

  席也。阿,曲隅也。拂,薄也。罗,绮属也。张,施也。言房内则以席薄床,四壁及与曲隅复施罗帱,轻且凉也。

  ※纂组绮缟,结琦璜些。

  纂组,绶类也。璜,玉名也。言帱帐之细皆用绮缟,又以纂组结束玉璜,为帷帐之饰也。纂一作{艹綦},一作綦;绮一作奇。

  ※室中之观,多珍怪些。

  金玉为珍,诡异为怪。言纵观房室之中,四方珍奇玩好怪物,无不毕具也。珍一作,怪一作忄在。

  ※兰膏明烛,华容备些。

  兰膏,以兰香炼膏也。容,貌也。言日暮游宴,燃香兰之膏,张施明烛,观其镫锭,雕镂百兽,华奇好备也。烛一作属。

  ※二八侍宿,射递代些。

  二八,二列也。言大夫有二列之乐,故晋悼公赐魏绛女乐二八,歌锺二肆也。射,厌也。《诗》云:“服之无射。”递,更也。言使好女十六人侍君宴宿,意有厌倦,则使更相代也。或曰:夕递代。夕,暮也。

  ※九侯淑女,多迅众些。

  淑,善。迅,疾也。言复有九国诸侯好善之女,多才长意,用心齐疾,胜於众人也。

  ※盛不同制,实满宫些。

  ,鬓也。制,法也。宫,犹室也。《尔雅》曰:“宫谓之室。”言九侯淑女工巧妍雅,装饰两结垂鬓下髮,形貌奇异,不与众同,皆来实满,充後宫也。一云垂髮鬓下,一云垂下佛。

  ※容态好比,顺弥代些。

  态,姿也。比,亲也。弥,久也。言美女众多,其貌齐同,姿态好美,自相亲比,承顺上意,久则相代也。代一作世。

  ※弱颜固植,謇其有意些。

  固,坚也。植,志也。謇,正言貌也。言美女内多廉耻,弱颜易鬼,心志坚固,不可侵犯,则謇然发言,中礼意也。植一作立。謇一作蹇。

  ※夸容修态,ㄌ洞房些。

  夸,好貌。修,长也。ㄌ,竟也。房,室也。言复有美好之女,其貌夸好,多意长智,群聚罗列,竟识洞达,满於房室也。ㄌ一作ㄌ。

  ※蛾眉曼录,目腾光些。

  曼,泽也。录,视貌。腾,驰也。言美女之貌,蛾眉玉白,好目曼泽,时录然视,精光腾驰,惊惑人心也。蛾一作娥。录一作睇。

  ※靡颜腻理,遗视绵些。

  靡,纟致也。腻,滑也。遗,窃视也。绵,也。言诸美女容颜脂细,身体夷滑,心中绵脉,时时窃视,安详谛审,志不可动也。绵一作瀍,一作

  ※离榭修幕,侍君之些。

  离,别也。修,长也。幕,大帐也。,静也。言愿令美女於离宫别观帐幕之中,侍君静而宴游也。

  ※翡帷翠帐,饰高堂些。

  言复以翡翠之羽,雕饣芳帱帐,张之高堂,以乐君也。帐一作帱,饰一作饣芳。

  ※红壁沙版,玄玉梁些。

  红,赤白色也。沙丹沙也。玄,黑也。言堂上四壁皆垩色令之红白,又以丹沙画饰轩版,承以黑玉之梁,五采分别也。一云玄玉之梁。

  ※仰观刻桷,画龙蛇些。

  言仰观视屋之榱,皆刻画龙蛇而有文章也。

  ※坐堂伏槛,临曲池些。

  言坐於堂上,前伏槛,下临曲水清池,可渔钓也。

  ※芙蓉始发,杂芰荷些。

  芙蓉,莲华也。芰,菱也,秦人谓之{艹后}。言池水之中有芙蓉,始发其华,芰菱杂错,罗列而生,俱盛茂也。或曰:倚荷,谓荷立生水中持倚之也。

  ※紫茎屏风,文缘波些。

  屏风,水葵也。言复有水葵,生於池中,其茎紫色,风起水动,波缘其叶上而生文也。或曰:紫茎,言荷茎紫色也。屏风,谓荷叶鄣风也。《御览》卷九九九引作“言复有水葵,生於中也,其茎紫色,风起动波,缘其叶上而生文也。或曰:紫茎,言荷茎紫色也。屏风,谓荷叶如屏也”。

  ※文异豹饰,侍陂陁些。

  豹,犹虎豹。陂陁,长陛也。言侍从之人皆衣虎豹之文,异采之饰,侍君堂隅,卫阶陛也。或曰:侍陂池,谓侍从於君游陂池之中,赫然光华也。陁一作陀。

  ※轩京既低,步骑罗些。

  轩、京,皆轻车名也。低,屯也。一曰:低,亻免也。徒行为步,乘马为骑。罗,列也。言官属之车既已屯止,步骑士众,罗列而陈,<立矣>须君命也。

  ※兰薄户树,琼木篱些。

  薄,附也。树,种也。柴落为篱。言所造舍种树兰蕙,附於门户,外以玉木为其篱落,守御坚重,又芬香也。

  ※兮归来,何远为些!

  远为四方而久不归也。

  ※室家遂宗,食多方些。

  宗,众也。方,道也。君九族室家,遂以众盛,人人晓味,故饮食之和,多方道也。

  ※稻粢爵麦,黄粱些。

  稻,余;粢,稷;爵,择也,择麦中先熟者也。,糅也。言饭则以亢稻糅稷,择新麦糅以黄粱,和而柔需,且香滑也。

  ※大苦咸酸,辛甘行些。

  大苦,豉也。辛,谓椒姜也。甘,谓饴蜜也。言取豉汁,和以椒姜,<dfn class="unicode-pua" style="border: 1px solid orange; background: yellow; font-style: normal; cursor: help;" title="此处原字符使用了Unicode私有区编码而无法识别,请协助查实修正。原字符为:,请注意在不同系统中的显示可能完全不同。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咸酢和以饴蜜,则辛甘之味,皆发而行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咸一作咸。

  ※肥牛之腱,{{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若芳些。

  腱,筋头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若,熟烂也。言取肥牛之腱烂熟之,则肥濡{{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美也。若一作弱,{{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一作輶,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释文》{{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

  ※和酸若苦,陈吴羹些。

  言吴人工作羹,和调甘酸,其味匿名苦而复甘也。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敝黾}炮羔,有柘浆些。

  羔,羊子也。柘,{艹诸}蔗也。言复以饴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敝黾}炮羔,令之烂熟,取{艹诸}蔗之汁为浆饮也。或曰:血{敝黾}炮羔,和牛五藏为羔{{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鹜为羹者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释文》作濡;柘一作蔗。一注云:{{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而{敝黾}炮羔,和牛五藏{{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为羹者也。

  ※鹄酸{{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隽凫,煎鸿{{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些。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隽,小{{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也。鸿,鸿雁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鹤也。言复以酸酢烹鹄为羹,小{{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隽{{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凫煎熬鸿{{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令之肥美也。

  ※露鸡{{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厉而不爽些。

  露鸡,露栖之鸡也。有菜曰羹,无菜曰{{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大龟之属也。厉,烈也。爽,败也。楚人名羹败曰爽。言乃复烹露栖之肥鸡,{{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霍{{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龟之肉,则其味清烈不败也。《北堂书钞》卷一四四引王注烈作列。{{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

  ※ХЦ蜜饵,有饣长饣皇些。

  饣长饣皇,饣易也。言以蜜和米<麦丐>熬煎作ХЦ,捣黍作饵,又有美饣易,众味甘美也。捣黍一作捣麦,一作揉米。

  ※瑶浆蜜勺,实羽觞些。

  瑶,玉也。勺,沾也。实,满也。羽,翠羽也。觞,觚也。言食已复有玉浆,以蜜沾之,满于羽觞,以漱口也。蜜古本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

  ※挫糟冻饮,酎清凉些。

  挫,捉也。冻,冰也。酎,醇酒也。言盛夏覆蹙乾酿,提去其糟,但取清醇,居之冰上,然後饮之。酒寒凉,又长味,好饮也。

  ※华酌既陈,有琼浆些。

  酌,酒斗也。言酒{{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在前,华酌陈列,复有玉浆,恣意所用也。陈一作陈。

  ※归来反故室,敬而无妨些。

  妨,害也。言君{{Node-count limit exceeded|}}急来归还,反所居故室,子孙承事恭敬,长无祸害也。一云归来归来,一作归反故室,无来字。

  ※肴羞未通,女乐罗些。

  鱼肉为肴。羞,进也。言肴膳已具,进举在前,宾主之礼,殷勤未通,则女乐倡荡,罗列在堂下也。

  ※陈钟按鼓,造新歌些。

  按,徐。言乃奏乐作音,而撞钟徐鼓,造为新曲之歌,与众绝异也。陈一作陈,按一作桉。

  ※涉江采菱,发扬荷些。

  楚人歌曲也。言己涉渡大江,南入湖池,采取菱芰,发扬荷叶。喻屈原背去朝堂,隐伏草泽,失其所也。菱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扬荷,《文选》作阳阿。注云:荷当作阿。《涉江》、《采菱》、《阳阿》皆楚歌名。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朱,赤也。酡,著也。言美女饮{{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醉饱,则面著赤色而鲜好也。酡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一本云:当作衤它,徒何切,著也。为{{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者非。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矣光眇视,目曾波些。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矣,戏也。眇,眺也。波,华也。言美女酣乐,顾望{{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矣戏,身有文光,目采盼然,白黑分明,若水波而重华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矣一作嬉,一作娱。

  ※被文服纤,丽而不奇些。

  文,谓绮绣也。纤,谓罗{{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也。丽,美好也。不奇,奇也。犹《诗》云:“不显文王。”不显,显也。言美女被服绮绣,曳罗{{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其容靡丽,诚足奇怪也。一云被兹文服,纤丽不奇。

  ※长髮曼{{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艳陆离些。

  曼,泽。艳,好貌也。《左氏传》曰:“宋华督见孔父之妻,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艳。’”言美人长髮工结,{{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鬓滑泽,其状艳美,仪貌陆离,而难具形也。髮一作鬓。

  ※二八齐容,起郑舞些。

  齐,同。郑舞,郑国之舞之也。言二八美女,其仪容齐一,被服同饰,奋袂俱起而郑舞也。或曰:郑舞,郑重屈折而舞也。

  ※衽若交竿,抚案下些。

  竿,竹竿也。抚,抑也。言舞者使便旋,衣衽掉摇,回转相钩,状若交竹竿,以手抑案而徐来下也。一云:抚,抵也。以手抵案而徐下行也。衽一作衽。

  ※竽瑟狂会,扌真鸣鼓些。

  狂,犹<立立>也。扌真,击也。言众乐<立立>会,吹竽弹瑟,又扌真击鸣鼓,以进八音,为之节也。扌真一作嗔,一作填,《文选》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真。

  ※宫庭震惊,发激楚些。

  震,动也。惊,骇也。激,清声也。言吹竽击鼓,众乐<立立>会,宫庭之内,莫不震动惊骇,复作《激楚之清声,以发其音也。

  ※吴俞{{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蔡讴,奏大吕些。

  吴、蔡,国名也。俞{{Node-count limit exceeded|}}、讴,皆歌也。大吕,六律名也。《周官》曰:“舞《云门》,奏大吕。”言乃复使吴人歌谣,蔡人讴吟,进雅乐,奏大吕,五音六律,声和调也。《文选》奏作秦。

  ※士女杂坐,乱而不分些。

  言醉饱酣乐,合{{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促席,男女杂坐,比肩齐膝,恣意调戏,乱而不分别也。

  ※放陈组缨,班其相纷些。

  组,绶。纷,乱也。言男女共坐,除去威严,放其冠缨,舒陈印绶,班然相乱,不可整理也。陈一作陈,班一作斑。

  ※郑卫妖玩,来杂陈些。

  郑、卫,国名也。妖玩,好女也。杂,厕也。陈,列也。言郑卫二国复遣妖玩之好女,来杂厕俱坐而陈列也。陈一作陈。

  ※《激楚》之结,独秀先些。

  激,感也。结,头髻也。秀,异也。言郑卫妖女,工於服饰,其结殊形,能感楚人,故异之而使之先进也。

  ※{艹昆}蔽象棋,有六{{{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些。

  {艹昆},玉也。蔽,{{{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箸以玉饰之也。或言{艹昆}{艹路},今之箭囊也。投六箸,行六棋,故为六{{{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也。言宴乐既毕,乃设六{{{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以{艹昆}蔽作箸,象牙为棋,丽且好也。{艹昆}一作琨,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昆};{{{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一作博。

  ※分曹并进,遒相迫些。

  曹,偶。遒,亦迫。言分曹列偶,<立立>进技巧,投箸行棋,转相遒迫,使不得择行也。或曰:分曹<立立>进者,谓<立立>用射礼进也。

  ※成枭而牟,呼五白些。

  倍胜为牟。五白,{{{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齿也。言己棋已枭,当成牟胜,射张食棋,下兆於屈,故呼五白,以助投也。《文选》枭作凫,兆於屈一作逃於窟。

  ※晋制犀比,费白日些。

  晋,国名也。制,作也。比,集也。费,光貌也。言晋国工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棋箸,比集犀角以为雕饰,投之{{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高然如日光也。

  ※铿钟摇ね,契梓瑟些。

  铿,撞也。摇,动也。{{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鼓也。言众宾既集,共{{{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博}以相娱乐,堂下复鸣大钟,左右歌吟,鼓琴瑟也。

  ※娱酒不废,沈日夜些。

  娱,乐。言虽以酒相娱乐,不废政事,昼夜沈湎,以忘忧也。或曰:娱酒不发,发,旦也。

  ※兰膏明烛,华镫错些。

  言镫锭尽雕琢错镂,饰设以禽兽,有英华也。烛一作{{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属,镫一作雕。

  ※结撰至思,兰芳假些。

  撰,犹博也。假,至也。《书》曰:“假于上下。”兰芳,以喻贤人也。言君能结撰博专至之心,以思贤人,贤人即自至也。

  ※人有所极,同心赋些。

  赋,诵也。言众坐之人各欲尽情,与己同心者,独诵忠信与道德也。

  ※酎饮尽欢,乐先故些。

  故,旧也。言饮酒作乐,尽己欢欣者,诚欲乐我先祖及与故旧人也。酎一作酌。一本尽上有既字。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兮归来,反故居些。

  言{{Node-count limit exceeded|}}神宜急来归,还反楚国,居旧故之处,安乐无忧也。

  ※乱曰:献岁发春兮,汨吾南征。

  献,进。征,行也。言岁始来进,春气奋扬,万物皆感气而生,自伤放逐,独南行也。

  ※べ{{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齐叶兮,白芷生。

  べ,王刍也。言屈原放时,べ{{Node-count limit exceeded|}}之草,其叶适齐,白芷萌芽,方始欲生,据时所见,自哀伤也。犹《诗》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也。

  ※路贯庐江兮,左长薄。

  贯,出也。庐江、长薄,地名也。言屈原先出庐江,过历长薄。长薄在江北,时东行,故言左也。

  ※倚沼畦瀛兮,遥望博。

  沼,池也。畦,犹区也。瀛,池上也,楚人名池泽中曰瀛。遥,远也。博,平也。言己循江而行,遂入池泽,其中区瀛远望平博,无人民也。

  ※青骊结驷兮,齐千乘。

  纯黑为骊。结,连也。四马为驷。齐,同也。言屈原尝与君俱猎於此,官属齐驾驷马,或青或黑,连千乘,皆同服也。

  ※悬火延起兮,玄颜。

  悬火,悬镫也。玄,天也。言己时从君夜猎,悬镫林木之中,其火延及烧于野泽,烟上烝天,使黑色也。烝一作蒸。

  ※步及骤处兮,诱骋先。

  骤,走也。处,止也。诱,导也。骋,驰也。言猎时有步行者,有乘马走骤者,有处止者,分以围兽,己独驰骋为君先导也。

  ※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

  抑,止也。骛,驰也。若,顺也。还,转也。言抑止驰骛者,顺其共获,引车右转,以遮兽也。还一作旋,一云引右运,无车字。

  ※与王趋梦兮,课後先。

  梦,泽中也,楚人名泽中为梦中。《左氏传》曰:“楚大夫斗伯比与{{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公之女淫而生子,弃诸梦中。”言己与怀王俱猎于梦泽之中,课第群臣,先至後至也。一注云:梦,草中也。

  ※君王亲发兮,惮青兕。

  发,射。惮,惊也。言怀王是时亲自射兽,惊青兕牛而不能制也。以言尝侍君猎,今乃放逐,叹而自伤闵也。兕一作亹。《御览》卷八九○引王注作“言怀王是时亲射,以言尝君猎,今兽惊青兕牛而不能制也”。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朱明,日也。承,续也。淹,久也。言岁月逝往,昼夜相续,年命将老,不可久处,当急来归也。一作时不淹,一作时不可淹,一作时不见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皋,泽也。被,覆也。径,路也。渐,没也。言泽中香草茂盛,覆被径路,人无采取者,水卒增溢,渐没其道,将至弃捐也。以言贤人久处山野,君不事用,亦将陨颠也。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湛湛,水貌。枫,木名也。言湛湛江水,浸润枫木,使之茂盛。伤己不蒙君惠,而身放弃,曾不若树木得其所也。或曰:水旁林木中,鸟兽所聚,不可居之也。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言湖泽博平,春时草短,望见千里,令人愁思而伤心也。或曰:荡春心。荡,涤也。言春时泽平望远,可以涤荡愁思之心也。伤春心一作伤心悲。

  ※{{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兮归来,哀江南!

  言{{Node-count limit exceeded|}}{{Node-count limit exceeded|}}当急来归,江南土地僻远,山林{{Node-count limit exceeded|}}阻,诚可哀伤,不足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