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8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八十七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目錄

 竹部彙考二

  毛詩陸疏廣要菉竹猗猗 唯筍及蒲

  段成式酉陽雜俎桃支 竹 䈄𥳔竹 疏竹 筋竹 百葉竹 慈竹

  竹肉

  郭橐駝種樹書

  段公路北戶錄斑皮竹筍 越王竹 方竹杖

  僧贊寧筍譜

草木典第一百八十七卷

竹部彙考二[编辑]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衛風》
[编辑]

菉竹猗猗[编辑]

有草似竹,高五六尺,淇水側人謂之「綠竹」 也。菉竹,一草名,其莖葉似竹,青綠色,高數尺,今淇奧傍生此,人謂此為菉竹。淇奧,二水名。

菉《爾雅》云:「菉,王芻。」 郭云:「菉,蓐也。今呼䲭腳莎。」 某氏云:「鹿蓐也。」 鄭云:「藎草,亦名菉蓐。」 《本草》唐注云:「藎草,葉似竹而細薄,莖亦圓小。生平澤溪澗之側,荊襄人鬻以染黃,色極鮮好,洗瘡有效。《爾雅》所謂王芻。」 《爾雅翼》云:「《說文》曰:『菉,王芻也』。引《詩》曰:『菉竹猗猗』。則菉與綠同。《本草》名藎草,俗亦呼淡竹葉,所謂『終朝采綠,不盈一掬』」 者,《上林賦》稱香草云:「揜以綠蕙,被以江蘺。」 張揖亦以綠為「王芻」 ,《衛風》引以為首,蓋必嘉草也。而《離騷》云:「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獨離而不服。」 以三者皆惡草,與《衛風》相反。《詩》《騷》所取,各有義耳。

《爾雅》云:「竹,萹蓄。」 郭註:「似小藜,赤莖,節好,生道傍,可食,又能殺蟲。」 李巡曰:「一物二名也。」 孫炎某氏引《詩·衛風》云:「菉竹猗猗。」 案陶隱居《本草註》云:「處處有,布地而生,節間白花,葉細綠,人謂之萹竹。鬻汁與小兒飲,療蚘蟲。」 鄭注:「即萹竹也。」 《韓詩》:「綠𦺇猗猗。」 𦺇萹筑也。陸德明曰:「𦺇,萹竹也。」 《石經》同。萹竹亦作「扁竹。」 《蜀本草》云:「葉如竹,莖有節,細如釵股,生下濕地。」 《圖經》云:「春中布地生道旁。苗似瞿麥,葉細綠如竹,赤莖如釵股,節間花出,甚細,微青黃色,根如蒿根。」 《爾雅翼》云:「《九章》曰:『掔大薄之芳茝兮,搴長洲之宿莽。惜吾不及古之上兮,吾誰與玩此芳草。解萹蓄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 王逸曰:「言已解折萹蓄,雜以香菜,合而佩之,修飾彌盛也。然萹蓄、雜菜,皆非芳草,逸義非是。蓋言解去萹蓄與雜菜,而佩芳茝宿莽為交佩爾。然則竹又惡物,與《衛風》相反耶?」 又云:「萹蓄既似竹,則宜謂之竹爾。」 按璣所說,則又合綠與竹為一草,未知其審。然古今說者,皆言淇水㫄自生竹箭,故古人言「伐竹淇衛」 ,又曰「淇衛之箭,如此多矣。」 蓋淇水宜竹箭,自古已然。然《說文》引《詩》作「菉竹」 ,《韓詩》作「綠𦺇」 ,菉既非色,而𦺇又非竹,不可合為綠色之竹箭,故析而解之云:菉,王芻。𦺇,萹筑也。然則淇奧自出竹箭,不妨兼有菉竹二草耶?綠竹,《朱傳》云:「綠色也。淇上多竹。」 漢世猶然,所謂「淇園之竹」 是也。《竹譜》云:「淇園,衛地,殷紂竹箭園也。」 《淮南子》曰:「烏號之弓,貫淇衛之箭。」 《毛詩》云:「綠竹猗猗」 是也。又云:「植物之中,有物曰竹。不剛不柔,非草非木,或茂沙水,或挺岩陸。」 又云:「竹之別類,六十有一。」 又云:「竹六十年一易根,輒結實而枯死,其實落地復生,六年遂成畽。」 《埤雅》云:「竹,物之有筋節者也。」 故蒼史制字,筋節皆從竹。《爾雅》曰:「東南之美者,有會稽之竹箭焉。」 今竹性亦喜東南引生,故古之種法云:劚取東南,引根於園角,西北種之,久之自當滿園。《語》曰:「西家種竹,東家治地。」 言其滋引而生來也。《易》云:「方以類聚,竹引東南。」 則以卦推之,巽為竹矣。震,東方也,故震為蒼筤竹而已。蒼筤,幼竹也。《傳》曰:「淇衛箘簬。」 又曰:「淇衛之箭。」 又曰:「下淇園之竹以為楗,伐淇園之竹以為」 矢。蓋淇之產竹,土地所宜,故風人以此美武公之德也。《詩》云:「瞻彼淇奧,綠竹猗猗。」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竹之初生,其色綠長則綠轉而青矣。卒章又曰:「如簀,言盛也」 ,則又明其為竹矣。《說文》:「竹,冬生草也。圓質虛中,深根勁節。」 其種大小不一字。從倒草,竹草也。而冬不死,故從倒草。按綠一作菉,王芻也。竹一作𦺇,萹蓄也。毛、韓說皆同,而《竹譜》未傳,皆以為即《漢書》淇園之竹。酈道元云:「淇川無竹,唯王芻萹草不異。」 毛興、劉執中云:「淇水之㫄,至今多美竹。」 豈淇園之竹在後魏無復遺種,而至宋更滋茂乎?然據兩《漢書》,淇奧有竹,據《水經注》有王芻萹草,毛、韓、朱三家各自可通。陸璣又以綠竹為一草名,古今並無從其說者。今木賊草,醫方通用,木工以治器,但無華葉,寸寸有節,與陸說有葉者稍殊,未知即一物否也。《爾雅·釋簜》莽等在草中,然實非草類。王元美所云:「竹於草木,如魚於鳥獸」 是也。其類至多。《山海經》「帝俊竹共谷竹鉤。」

端竹尋竹,《禮斗威儀》。竹:《吳越春秋》晉竹、《述異記》:斑竹、孤竹、孝竹。《呂覽》:「嶰谷竹。」《南都賦》:「籦籠䈽篾,篠簳箛箠。」《吳都賦》:「篔簹箖箊,桂箭射筒,柚梧篻簩。」竹譜單名者。篁棘單苦甘,弓筋筇䈏𥲊。蓋狗蘆篃之屬。雙名者,蘇麻、般腸、百葉雞脛篲篠之屬,《廣志》有雲母䙰𥯨、漢利之屬,《酉陽雜俎》有䈄𥳔之屬。《筍譜》至八十五種,竹筍及諸方志有疏節、人面、綿貓、叢澀、碧玉、電斑之屬,難以具載。然多出交廣荒外,非詩人所盡見也。竹田曰「篁」,「竹胎」曰筍,竹膚曰「笢」,竹皮曰「筠」,竹裏曰笨,竹枚曰「箇」,「竹約」曰「節剖」,竹未去節曰。「竹死曰䈙。竹有雌雄,雌者多筍,五月十三日謂之竹醉日,栽竹多茂盛,其性惡寒好溫,故曰九河鮮育,五嶺實繁。然處處有之,不似萹蓄,但盛於淇川也。」上文皆馮嗣宗辨證,可謂詳明博雅矣。但遍搜陸《疏》刻本,並未載木賊,唯馮本「多其草,澀礪,可以洗攪笏及盤枕,利於刀錯,俗呼為木賊」數語,因《多木賊草》一辨。然木賊產於秦隴間,不聞產於淇衛,未知昔人何以云然?

《大雅》
[编辑]

唯筍及蒲[编辑]

筍,竹萌也。皆四月生,唯笆竹筍,八月、九月生,始出地,長數寸,鬻,以苦酒、豉汁浸之,可以就酒及食。《爾雅》云:「筍,竹萌。」 邢《疏》云:「孫炎曰:『竹初萌生謂之筍。凡草木初生謂之萌筍』。」 則竹之初生者,可以為菜殽。《詩·大雅》·韓奕云:「其蓛唯何,唯筍及蒲。」 是也。《爾雅》又云:「䈚,箭萌。」 郭註云:「萌,筍屬也。」 鄭注云:「箭竹筍也。」 《通志》云:「凡筍類,惟箭筍為美,故會稽竹箭有聞焉。」 《周禮·天官·醢人》云:「箈菹雁醢,筍菹魚醢。」 《呂覽》云:「和之美者,越酪之箘。」 註:「越酪,山名。箘,竹筍也。」 《筍譜》:「竹初種根食土而下求乎母也;及擢筍冒土,而上愛乎子也。筍大約不過青綠色。」 《本草木性甲乙氣》:蘇子瞻云:「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 陸農師云:「其萌曰筍。筍從勹從日。勹」 之日為筍,解之日為竹。一曰從旬。旬內為筍,旬外為竹。今俗呼竹為妒母草,言筍旬有六日而齊,母其自死筍謂之仙人杖。

《段成式酉陽雜俎》
[编辑]

《桃支》
[编辑]

桃支竹以四寸為一節,木瓜一尺一百二十一節。

《竹》
[编辑]

竹花曰「獲」,死曰「䈙。」六十年一易,根則結實枯死。

《䈄墮竹》
[编辑]

䈄墮竹,大如腳指,腹中白幕闌隔,狀如濕麪。將成竹 而筒皮未落,輒有細蟲齧之隕籜。後蟲齧處成赤跡, 似繡畫可愛。

《棘竹》
[编辑]

棘竹一名「笆竹」,節皆有刺,數十莖為叢。南夷種以為 城,卒不可攻,或自崩根出,大如酒瓮,縱橫相承,狀如 繰車。食之落人齒。

《筋竹》
[编辑]

《筋竹》南方以為矛,筍未成時,堪為弩弦。

《百葉竹》
[编辑]

百葉竹:一枝百葉。有毒。

《慈竹》
[编辑]

慈竹,夏月經雨,滴汁下地,生蓐,似鹿角,色白,食之已 痢也。

《竹肉》
[编辑]

江淮有竹,肉生竹節上,如彈丸,味如白雞。皆向北有 大樹,雞如桮棬,呼為「胡孫眼。」

《郭橐駝種樹書》
[编辑]

《竹》
[编辑]

冬至前後各半月,不可種植。蓋天地閉塞而成冬種 之必死。

種時斬去稍,仍為架扶之,使根不搖易活。又法:三兩 竿作一本,移蓋根自相持,則尤易活也。或云:「不須斬 稍,只作兩重架,尤妙。」

種竹處當積土令稍高於傍地二三尺,則雨潦不侵 損,錢塘人謂之「竹腳。」

竹有花輒槁死,結實如稗,謂之「竹米。」一竿如此,則久 之,滿林皆然。其治法於初米時擇一竿稍大者,截去 近根三尺許,通其節以糞之,則止。

竹林中有樹切勿去之,蓋竹為樹枝所礙,雖風雪不 復欹斜。筀竹根多穿害階砌,惟聚皂莢刺埋土中。障 之根則不過栽油麻萁尤妙。

凡種竹,正二月劚取西南根,於東北角種,其鞭自然 行西南,蓋竹性向西南行也。諺云:「東家種竹西家除 地,若得死貓埋其下。」其竹尤盛。種竹有醉日,即五月 十三日也。

種竹若用鋤頭打實土,則筍生遲。

種竹不去條,則林外向陽者,三二年間,便有大竹。諺 云:「栽竹無時,雨過便移,多留宿土。」切記南枝,如要不 間年不出筍,用《本命》日,於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也又云:種竹須闊掘溝,用礱糠和泥抱根,然後用淨土 傅其上,或鋪少大麥於其中,令竹根著麥上,以土蓋 之,其根易行。

《志林》云:「竹有雌雄,雌者多筍,故種竹半擇雌者,物不 逃於陰陽,可不信歟。」凡欲識雌雄,當自根上第一枝 觀之,雙枝是雌即出筍,若獨枝者是雄。

種竹法:「擇大竹就根上去三四寸許截斷之,去其上 不用,只以竹根截處打通節,實,以硫黃末顛倒種之。」 第一年生一竹,隨即去之,次年亦去之,至第三年生 竹,其大如所種者。

種竹用舊葇茨夾土,則竹根尋地脈而生。

竹有六十,年數便生花。

竹以三伏內及臘月斫者,不蛀。

竹「留三去四,蓋三年留四年者伐去。」

《月菴》種竹法:先鋤其地,深三尺,闊一尺五寸,將馬糞 乾者和細泥并土,填一尺高,令人於其上踏熟。或無 馬糞,以礱糠代之。夏月令稀,冬月令稠。然後種竹,須 三四莖作一叢者,淺栽為佳,上多用河泥蓋之,斫去 竹梢裝架。地廣宜種筀竹,亭檻間宜種筋竹,至次年 八月,方可去篠竹。

竹與菊根皆長向上,添泥覆之為佳。

又「七月間移竹,無不活者。」

《段公路北戶錄》
[编辑]

《斑皮竹筍》
[编辑]

湘源縣十二月食斑皮竹筍,諸筍無以及之。《吳錄》云: 「馬援至荔浦,見冬筍,名曰苞筍。」《博物志》曰:「斑皮竹,堯 女以涕揮竹,竹盡斑也。」《爾雅》曰:「筍,竹之萌。」《說文》曰:「筍, 竹胎。」《詩疏義》:「筍皆四月生。」巴竹筍生八月。竹筍,冬 夏生。《永嘉記》:「含墮竹筍,六月生。」愚按《山海經》:竹生花, 其年便枯。六十年一易,根必結實而枯死。實落土復 生,六年還成町也。《竹譜》曰:「䈙必六十年,復亦六年」是 也。南中有以竹為刀錯子者,如少鈍,復以漿水洗之 如初。《廣州記》云:「石林竹勁利,削為刀,切截象皮,如截 草也。」愚聞貞元五年,番禺有海戶犯鹽禁,避罪羅浮 山,入至第十三嶺,過巨竹百丈萬竿,竹圍二十一尺, 有三十九節,節長二丈。海戶因破之為篾。會罷吏捕 逐,遂挈而歸。時有軍人獲一篾,以為奇貨。後獻於刺 史李復,復命陸子羽圖而記之。許氏《說文》有「長節竹, 謂之。」得非「《羅浮山》《龍鍾》」之義乎。

《越王竹》
[编辑]

嚴州產越王竹,根於石上,狀若荻枝,高尺餘,土人用 代酒籌。次有沙著,產於海島間,其心若骨,可為籌著。 凡欲采者,須輕步從之,不爾,聞人行聲,則縮入沙中, 不可取。陳藏器云:「越王餘筭味鹹,生南海,長尺許。」

《方竹杖》
[编辑]

澄州產方竹,體如削成,勁挺堪為杖,亦不讓張騫筇 竹杖也。其隔州亦出,大者數丈。又海晏出蘆,堪為拄 杖。高潘州出千歲蕨,拄杖之類具多。更有疏節竹,五 六尺一節,僧道多以為杖。又按王最云:「溱州通竹,直 上無節,空心也。」

《僧贊寧筍譜》
[编辑]

《一之名》
[编辑]

筍者,竹之篛也。竹根曰「鞭。」鞭節之間,乳贅而生者。竹 屬兼草而木,偕少陽之氣歟,故初種根食土,而下求 乎母也。

「母」 ,水也而潤下,得水而生也。

及「擢筍冒土而上」,愛乎子也。

「子」 ,火也,而炎上,鑽竹而生火也。

皆自然之性也。竹盛高平之地,黃白息壤,即是所宜 也。

得山阜良,下田傷水則死矣。

凡植竹,正月、二月引根,鞭必西南而行。

負陰就陽也

諺曰:「東家種竹,西家理地」,謂滋蔓而來生也。其居東 北隅者,老竹也。老種不生,生亦不滋茂矣。宜用稻麥 糠糞之,不可饒沃植之。開坑深二尺許,覆土厚五寸, 除瓦石軟柔之土為佳。大抵竹八月,俗謂之小春。熱 欲去,寒欲來,氣至而涼,故曰「小春。」往往木有花,草有 荂,竹得是氣也,根伸而達,亦謂為鞭行,鞭頭為筍,俗 謂之「偽筍。」

言偽者音訛也。二筍也,亦如花再生花也。「二果」 二葉亦同也。

今吳會間八月,鄉人往往掘土采鞭頭為筍,向市而 鬻。然終傷損春筍,而且害竹母。凡百穀各以其初生 為春,熟為秋,若筍以鞭行時分芽露白月為春。

始生也用夏正

「及乎外苞內實,冒土而生。」當二三月為秋。

為成熟時也。然有四時之筍。則春秋不定也。許慎《說文》云。「竹冬生也。」

《釋草》云:「筍,竹萌。」郭璞注:「竹初生也。」孫炎云:「竹初生曰 萌生謂之筍。」詳孫之說。始冒土者為萌,萌,芽也,生長挺挺然為筍也。《尚書孔傳》:「筍,篛竹也。」詳孔之說。篛,竹 白篛也。白篛之類越多。《爾雅》說芙蕖,莖下本蔤。郭注 曰:「蔤,莖下白,亦可食,篛在泥中也。」《周禮》說蒲,葅亦蒲 之篛也。謂蒲始生,取其中心入地篛大如匕,柄正白, 噉之甘脆也。凡草木有白篛,嫩而堪食者,皆曰白篛 也。今孔安國云:「篛竹為筍已過,為竹未勁,故謂篛竹 也。」合言竹之篛篛,即見白也。所言篛者,幼弱也。加草 者,簡濫也。䈚,箭萌。郭注:「萌,筍也。」《周禮》:「䈚葅、鴈醢」、䈚葅, 即以箭筍鹽藏為葅,實于籩豆中也。虇,蘆筍也。《爾雅》: 「菼薍其萌虇。」郭注:「江東呼蘆筍為蘆虇。」然則萑葦之 類,其初生者皆名「虇」也,如是者只有多名也。

一名「筍。」

生成謂之筍

一名「萌。」

「初生謂之萌」 ,言絕篛也。

一名《篛竹》。

土內皮中,謂之「篛」 也。

一名「䈚。」

《箭竹萌》,即會稽箭筍也。

一名「虇。」

蘆葦之初生,總名虇萌。今沙岸潮濤汨漱,蘆葦菼薍,根露白晳然,濯而食之,味甜且脆。詳虇名,芽也,今江東人言「虇芽」 之事是也。

一名《竹胎》。

出《說文》。然筍芽之時,卷葉左右重重然。旋露節而實終露外際。籜苞裹而生。堅勁為竹。故謂之竹胎也。

一名《竹牙》。

即牙目之牙也

一名「茁。」

謂「竹萌初生,茁茁然」 ,故《殊方》音訓之名也。

一名《初篁》。

初,始也。篁,竹也。見《梁簡文帝集》。

一名《竹子》。

張華《神異經注》:「子,筍也。」

前之諸名,別同異,分少長也。厥狀,可尋而識也。「字體」: 《說文》云:「凡竹屬皆從竹。」今筍二形,下聲,或作筍。筍悉 通,蓋旬、尹聲相濫耳。

《二之出》
[编辑]

《周易》「震主蒼筤」,竹所生蒼筤筍。若然者,既得木少陽 之氣而弱,亦負陰而就陽,為草則勁而彊耳。

《周禮》「揚州之利竹箭」,亦有䈚萌之別名矣。舉成數實 物也,惟筍竹萌也,皆四月生也。

此據洛陽土中,嵩少之間四月方生,及秦隴、終南皆四月生也。

笆《竹筍》

八月生盡九月。成都蜀地有別受氣類。一云「笆竹。」 而竹與筍皆有刺芒也。

《郿竹筍》。

長節而深根。筍冬夏皆生。鄉人掘土取筍。《廣志》作篃竹。可作屋椽。《山海經》同也。

箭筍:

十二月生。會稽以來諸山絕多,或叢生,或蔓延,可如著大,長三四寸。

䈄,𥳔筍。

自甌越以南,七月生,至八月盡。

《燕筍》。

錢塘多生,其色紫,苞當其燕至時生,故俗謂「燕筍。」

天目筍。

五月生,盡六月。其筍色黃。出天目山。端午後方采鬻。旱歲則無。

《竹?王林》筍。

漢武時,一女浣於勝水,見竹節隨流近女子,推去又來,聞有音聲,持歸破之,得小兒男也。及長,以竹為姓,立以為王。其竹棄之於野,化生成林。其筍密,生冒土。南地熱,其筍多冬生。

桃、《竹筍》

涪陵相思崖生此竹。昔有童子在崖下吹竹,神女見,悅之,投以桃竹釵,童子報之以簴。今桃枝與竹皆生崖畔,其筍生亦柔弱有異,因號崖為「相思」 也。

《孤竹筍》。

襄陽薤山下有孤竹,三年方生一筍,及筍成竹,竹母已死矣,代謝如春秋焉。又《周官》曰:「孤竹之管,孫竹之管,陰竹之管。」 鄭注云:「孤竹,特生者。孫竹,根之末生者。陰竹,生山北者。」 今詳:孤竹特生獨生筍者,即子母不相同。孫竹根鞭生筍者;陰竹,山北引鞭晚生筍者也。

《旋味筍》:

一名苦蒲筍。福州南一日程多生苦竹,春則生筍。鄉人煮食,甚苦而且澀。及停久,則味還,可食,故曰「旋味筍。」

竹筍:

「出交趾。」 其為竹也,實中勁強有毒。彼土人銳以刺虎,中之則死,筍亦內實。

《桂竹筍》。

《山海經》云:「桂竹甚毒,傷人必死。」戴凱之《竹譜》云:「同《山海經》。」今未詳桂竹狀貌,筍亦難識,今恐筍:異名同實也。堅不同此例。然。《與》。信《譜》而錄,即應今可食者。早晚桂筍所以不同也。

竹筍:

生海畔山,而竹與筍皆有毛,傷人則死。泊船海嶼,慎勿取毛筍食。又有筍同此毒。《廣志》云:「𥯨竹堪作笛。」既有毒,豈可作笛?此同名而殊實也。

竹筍:

《竹本》:根長千丈,斷節為大船,生海畔山。其竹萌可數丈,猶為筍也。

《簩竹筍》。

其竹皮薄而空多大者,徑不過二寸,皮上有粗澀文,可為錯鑢物并爪甲,利於鐵作者。若用久鈍,則漿水洗,還復快利。其筍無肉,今詳微多毛,猶或殺人,又況粗可鑢筍,皮亦澀理而可食乎?一云:「簩竹一枝百葉,有毒。」

篠,簜筍。

《尚書》曰:「揚州,厥貢篠、簜。」 孔注云:「篠竹,箭簜,大竹。」 《禹貢》:「揚州任土。」 或曰:「今揚州絕少篠簜竹,箭中為矢者。臨川、會稽為良。」 非也。曾不知夏禹時,揚州土疆,南極交廣皆一分墟,近代分撫、越也。箭筍易識,簜筍名詁,訓故未詳。

筍:

七月生至十月間。縉雲以南多出,然味苦而節疏,筍可大於箭筍少許。山人采剝,以灰汁熟煮之,都為金色,然後可食。苦味減而甘,食甚佳也。

筍:

出溫,處、建以來。竹如苦竹,長節而薄,可作屋椽,筍則春生可食。

釣絲《竹筍》

南越多有之。竹本大如鼓形,上節漸小,高三四丈者,若釣絲然。筍下廣上銳,味甘可食,發病。

《木竹筍》。

今靈隱山中亦出,中堅,亦通小脈,節內若通草中也。筍堅可食。今人采竹作杖可愛,或與《同類耳》,

《邛竹筍》。

出蜀中臨邛,故曰邛竹。其筍春生。《羅浮山記》曰:「邛竹本出邛山,張騫西至大宛所得歸,而此山左右時有之,鄉老多以為杖。」 今羅浮山有筍生,又早時候與蜀不同。其竹節橫出中間,練杵形,為杖如木刻。竹筍中實,食美。《山海經》云:「龜山扶竹。」 注:筇也。節高,實中中杖,名之扶老竹也。與扶竹並節者不同。

赤竹筍。

出閩中,大者如椽,堪作彈、織箔扇筍,不毒。

《衛丘竹筍》。

《山海經》云:「衛禺山丘南帝俊。」借音「舜」 字。竹林在焉。大可為舟。《郭注》云:「舜林中竹一節可以為船。」筍可知矣。

蘆竹筍。

其為竹也,葉闊而利,可用割物。實,箬類也。筍苦,亦可食。出廬州。

對《青竹筍》。

竹則一邊青,一畔紫,二色相映可愛。筍萌可食。出成都。近孟昶據蜀,作《對青竹亭》焉。

《慈母山筍》。

《丹陽記》:江寧縣南慈母山,竹可以為簫管,王褒《洞簫賦》所稱即此也。其筍圓緻,異於餘處。自伶倫采竹嶰谷,其後惟此簳見珍,俗呼「鼓吹山」 ,常禁伐者,筍則三月生,可食。

鍾龍《竹筍》:

戴凱之《竹譜》云:「此竹伶倫所伐也。其筍生可食。」

《漢竹筍》:

《譜》云:「大者一節受一斛,小者受數斗,可為樽榼。其筍一節可受二三斗,味雖甘而澀。」

《利竹筍》。

其竹蔓生若藤,蔓屬實中而堅韌,筍隨竹蔓而生,亦實韌也。

《簢筍》:

《爾雅》云:「簢,荼中。」 郭注:「其中空。」 今詳:竹皆空中,或自根至梢,空中則無節竹也。疑簢竹一名荼中,一云其中耎,曰荼,可以為席。如此者,則其竹內隔耎,與常竹不同,故云「荼中」 ,為筍嫩而節耎薄也。

鄰《竹筍》。

《爾雅》。郭注。堅中謂貞實。與平常竹不同。筍味。同木竹筍。

雲母筍。

郭義恭《廣志》云:「雲母,大竹也。其筍亦相稱。」

《箘筍》。《簬筍》。

《伊二本》:竹生荊楚間。《尚書荊州》:厥貢箘簬。孔注:「箘簬,美竹也,出雲夢之澤,三國常致貢焉。天下稱美,蓋堪為矢,大者為筆。」 本母既曰「美竹厥萌,可曰美筍也。」

《竹》:

《廣志》:竹:皮青,肉白如雪,軟韌可為索,字或從草從竹,不定其筍皮青而筍肉晳白。王子年《拾遺記》有「竹作簫」,

少室竹筍。

《河圖》曰:「少室之山,大竹堪為甑器,其筍長偉堪食。」

《渭川筍》。

《史記》曰:「渭川千畝竹,其人與千戶侯等。」 今詳《史記》,舉其本而不言筍。筍利利人,厥富可儕等王侯也。筍晚四月方盛。

鄠杜《竹筍》。

《漢書》曰:秦地有鄠杜竹林,南山檀柘,號陸海也。鄠杜多竹而勁小,西夏結乾筍,豈不是乎?

鏞,《竹筍》。

出廣州。此竹本絕大,內空,容得三升許米。交廣以南,人將此作升子量出納。其出黃,可療風癇疾。名天竹黃。按竹黃名天竹,言此竹大也。亦猶天麻、天蓼,言大如天。云。雀麥鼠莧,言小也。或曰天竺之竺,非也。詳其竹亦療風,筍功可見也。一說竹黃是南海邊竹內塵沙加於竹凝結成者。竹兼筍,皆療風疾。

《相迷》《竹筍》。

生廣州已來,竹狀與鏞竹少異,其洪長亦同,內空生黃,堪作丸筍,減鏽筍少分。

《桃枝竹筍》。

其竹勁直柔弱,可為𥰓為席。《尚書顧命》「竹席」 是也。其筍叢生,其皮生毛,聚蟲蟻而不可食。今觀此竹,是處有之。王彪之《閩中賦》亦可見矣。

新婦《竹筍》。

出武林山陰,其竹圓直韌可為篾。筍則三月而生,可食。

莖竹筍。

《竹譜》曰:「莖竹,似桂而概節,其筍可食。」

《簟竹筍》。

沈懷遠《南粵志》曰:「博羅縣東蒼州足簟竹,既大薄且空中節直二丈,其直如松。」 詳其竹直二丈,猶為筍而可食。

雞頭竹筍。

《竹譜》曰:「雞頭竹,似篁而細,筍亦可食,堪茹。」

斑竹筍。

《博物志》云:「舜死,二妃淚下,染竹成斑。妃死為湘水神,故曰『湘妃竹』。」 詳其筍,脫其殼乃為篛,竹方生斑,筍不可食。

《篃筍》:

《竹譜》云:竹,江漢間謂之「竿。」一尺數葉,葉大如履,可以作篷。今詳葉如屨,即王彪之《閩中賦》云「湘箬」也。其筍亦不大,止若箬葉,異諸竹耳。又此竹與郿竹同也。

篔,簹筍。

曹毗《湘中賦》云:「其竹則篔簹。」 今詳其筍,亦洪大,竹節長四尺。

沛《竹筍》。

《神異經》云:「南方荒中有沛竹,其長百丈,圍二丈五六尺,厚八九寸,可以為大船。其子美,煮而食之。」

白烏筍:

湘中有此竹,生是筍,見魏《曹毗賦》。又有「實中竹」,即「實中筍。」屬也,

「魚腸竹筍。」

梁簡文《修竹賦》中見魚腸、雲母之名,曰「映花靡」 等。今詳:魚腸為名,必像實而作,其竹細而屈,筍亦可以識矣。

《篁,筍》。

八月生筍,止十一月竹。閩、溫以來多節疏,鄉人候抽長成竹梢弱,正月時便斷之,以火燎之,逐重起之,可為條而弱韌,謂之「竹麻。」 泉州以南,路傍多生。彼土人取逐節可八九尺,堅捺之,青皮纔爆,內白肉,便為麻,即不見火,謂之「麻竹。」 南中轉高長節疏,其筍皮黑紫色,其心實,人取細切,鹽漬少頃,以漿水漬再宿,瀝乾,瓶藏泥封,謂之《筍笴》。

《挲摩筍》。

《嶺表錄》云:「桂廣皆植,大若茶碗。竹厚而空小,一夫止擎一竿,堪為茆屋椽梁柱。其種者,斂其竿,每截二尺許,打入土,不踰月而生根葉,明年長芽,筍不數歲成林。其筍南人亦藏之為筍笴。」

竹筍:

《嶺表錄》云:「其竹枝上刺,南人呼為。」自根橫生枝

條展轉如織,雖野火焚燎,只燒細枝嫩條。其筍叢生,轉復牢密。邕州舊以為城,蠻蜑來侵,竟不能入。

《羅浮筍》:

羅浮山,貞元中,有人游第十三嶺,見巨竹有三十九節,二丈餘圍,筍甚膚直。

《雲丘帝筍》。

《竹譜》云:「帝陵上所生竹,一節可以為船,筍大如本。」

《匾竹筍》:

匡廬山中多其筍,初冒土便匾薄,及成竹,匾而長。今諸山中是處皆有之。

箖,箊筍。

左思《吳都賦》曰:「竹則篔簹箖箊。」 今詳其筍可食。

射筒筍。

見《吳都賦》。吳越有之,筍可食。

竹筍:

竹節疏而筍可食也

《篻竹筍》。

其《竹實》中,屬,見《吳都賦》中。筍堅大可食,篻出韶州。莖五、六寸,中為弓弩。筍堪食。自秋生至於冬末,春即不生矣。

筋。《竹筍》。

《天台圖經》云:「五縣皆有,言其竹韌也。日南、九真炙生可作彈弓弦也。」

服傷筍。

竹大者五六寸,圍長二丈,其中實滿,筍至四月已後方出,味甚美。

狗竹筍。

寧海已來,多三寸圍,節間有毛。筍三月生,可食。諸邑皆有之。

《筀竹筍》。

今春二月已後,吳越多生。

《扶竹筍》。

今武陵山西舊有雙竹,院中所產修篁嫩篠,皆對抽並幹。相傳云:茲竹自永泰已來有之。馮翊嚴諸為其記。王子敬《竹譜》云:「會稽箭竹,錢塘扶竹。」 蓋此雙竹,即扶竹也。譬猶東海地產桑,兩兩並生,謂之扶桑矣。今詳是竹為筍,便有合歡貌,並出愚曾著《扶竹賦》。

《慈竹筍》。

四月生,江南人多以灰煮食之。其為竹也,內實而節疏,性弱而可代藤用,其形緊而細。又蘄黃生叢竹,一叢數竿,筍不外迸,只向裏生,如多,只可刪科。內五六月長筍,明年方成竹,其筍不堪食。

玳瑁、《竹筍》

薛翊《異物志》曰:「弓竹,似筋藤,斑駁如玳瑁。其筍脫殼,而微有斑文也。」

《龍牙竹筍》。

出永嘉大羅山,其竹長四五尺,稀節,人取必有大風雨雷電,人下山則止。近有人令取種,遇風而止。其筍則春二月生也。

棘《竹筍》。

《譜》曰:「其筍味肥,食之落人鬢髮。」

竹筍:

《齊民要術》云:「筍無味。」

雞脛竹筍。

食之肥美

檳榔、《竹筍》。

見杜臺卿淮賦

《毛竹》筍。

出武陵洞口,人斫竹隨生。土俗云:「仙人入洞,故生此竹,以隔浮生也。」

篁,《竹筍》。

疑其狀貌。「類」字或是。《竹筍皆無味,

由衙》《竹筍》。

《南方草木狀》云:「由衙竹,民間種之,長百尺,徑一尺八九寸。交趾人作屋柱,筍澀不可食。」

《方竹筍》:

出澧州西游川《鐵冶》辰山之陽,其筍莖方二寸已來,彼封人多為臺卓衣架等,其筍硬不堪食。其竹節平,其性堅,其心實。

《丹竹筍》。

出道州瀧中峭壁之上,竹每「節可一丈或八尺,莖不大,裊裊搖空,粉節上似有丹色,心空肉薄,舟人多劈為百丈繂。」

《毛斑竹筍》。

出蘄州,初伐竹即無斑,以灰汁洗之即斑。見彼人多作簾席或笛管筍,絕不堪食,與「二妃祠」 者不同矣。

沙麻竹筍。

《南粵志》中,此竹人削為弓,弓似弩也。或云蘇麻竹,或云粗麻竹,此疑與「斯摩」 同耳。若斯摩筍一人只

可擔兩莖耳,亦堪為筍笴。

白竹筍:

連州抱腹山多生此竹,莖徑白,節心少許綠。彼土人出筍之後,落籜撒梢時采此竹,以灰煮水,浸作竹布鞋,或搥一節作箒,謂曰「竹拂。」 若貢布,一疋只重數兩也。

《匾竹筍》:

出廬山《莖匾。傳》云:「釋惠遠使鬼神,號辟蛇」 ,行者捻此竹為匾。竹筍出皆匾,堪食之。

拂雲箒。《竹筍》

出廬山,莖大如指,竹杪細葉密翠如箒。彼人采為方物贈人,謂之「拂雲箒」 ,作纎長也。

雙梢竹筍

出九疑山第二重麓臺側。筍長獨莖,及生枝葉,即分為兩梢,葉密而細,亦謂為「合歡竹」 ,與象扶桑者少同。

《箖竹筍》。

出襄州臥龍山諸葛亮祠中。筍堪食,甚美,漸長,長百尺,只梢上有葉,土人作幡竿承落。

《木竹筍》。

「韶州多生成竹,一莖如萬歲藤,一節長四尺,無花而實,實如草豆蔻,土人鹽之為果實。」 筍初生時,磊塊然不堪食,與今吳會間《木竹》筍食美而味甘者不同。

《水竹筍》:

出黔南管內,或岩下潭水中生。其筍,隨水深淺以成節。若深一丈,則筍出水面為一節。蠻蜑采取以為食。

古散《竹筍》。

節似馬鞭,葉似桐樹而小,皮似栟櫚,柔韌,筍亦堪食。

秋蘆《竹筍》。

其竹似蘆,身如荻蔗,冬天不凋,插枝如生筍,可食也。

鶴膝《竹筍》。

竹狀,節下大小似苦竹,而閩中土人呼為「槌竹」 ,亦堪作拄杖。詳此。同筇竹也。筍可食。

《石簝竹筍》。

一名篻簩。生閩中。竹似石而小。《吳都賦》曰「篻簩。」 有叢筍可食也。

《合歡竹筍》。

出南嶽下諸州山溪間,郴州最多。其筍初生合歡形勢及成竹也。或兩莖合,或三莖合,斷其間有竅,竹皮或斑點文僧斷作針筒用也。

《紫竹筍》:

成都府人家庭心多苞叢而生,其色沈紫可愛,抽筍且稀,心實,筍不宜食。

《月竹筍》:

竹狀輕短,叢生,每月抽筍,謂之「月竹。」 筍如箭竹萌,人不食也。

《三稜竹筍》。

其狀若棕櫚,葉莖柄三脊,然筍細,初抽川中人家竹林中,忽有云,「吉兆也。」

《三之食》
[编辑]

李績《本草》云:「竹筍,味甘,無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氣,可 久食。」又陳藏器云:「諸筍皆發冷血及氣,不如苦筍,不 發病。今詳諸說皆冷,久食亦發風。苦筍冷,毒尤甚。」陳 說非也。以親驗為證:「諸筍以豉汁漬之,能解酒毒。」又 《本草》云:「淡竹葉,味辛,平,大寒。主胸中痰熱,欬逆上氣。」 又菫竹、苦竹、淡竹、甘竹,實中竹,並以筍為佳。是知筍 食去前病,當葉根茹一半明矣。若丹石熱渴,煮淡竹 根汁以療之。筍汁亦可除丹砂毒。嘔噦逆氣鬼氣,可 取筍中酒服之,謂糟中筍,節中水也。最止小兒嘔吐。 又食桂等筍。或「中。」桂筍之毒發,唯草犀根能療 之。草犀解諸毒,生嶺南及睦、婺、洪、饒間亦間生之。苗 高二三尺,獨莖對葉,根如細辛,生研服之,以功如犀, 故名草犀,陳藏器云也。次則麻油、薑,皆殺筍毒。凡食 筍之要,譬若治藥,修煉得門則益人,反是則損。采筍 之法,可避露日,出後掘深土取之,半折取鞭根旋得 投密竹器中,以油單覆之,勿令見風,風吹旋堅,以巾 紛拭土,又不宜見水,含殼沸湯瀹之,煮宜久。

按:「煮筍實可一周時,已熟,或見生水,還重煮一周時。」

驗知筍不可生,生則損人。苦筍最宜久甘,筍出湯後, 去殼澄煮筍汁為羹茹,味全加美,然後始可與語為 食筍者矣,此外不足筭也。

不然蒸最美,味全,糠灰中煨,後入五味尢佳。

采筍,「一日曰蔫,二日曰箊。見風則觸本堅,入水則浸 肉硬。脫殼煮則失味生著刃則失柔。采而停久,非鮮 也;盛而苦風,非藏也;揀之脫殼,非治也;淨之入水,非 洗也;蒸煮不久,非食也。」筍萌之味,或甘或苦。甘則脾藏,食苦則肝藏。食原其本性,實酸蓋本性也。食甘多 則損脾而逆胃,何耶?竹實少陽之氣,終剋於脾土也; 食苦多。則補肝而助膽。何耶。與肝同類木也。二味都 利大小腸。

民間有煮苦筍,才入出水自貽伊毒竹肉,一周時,臨熟為水濺食,可以皮膚爆裂。苦筍與竹實同氣而降一等也。

一說滑利大腸,無益於肺也,俗或謂之刮腸箆是也。 凡物過度而食,益少而損多,豈止筍耶?殺筍之毒,吳 蜀薑麻油如竹叢,欲敗以油滓沃,明年則凋疏矣。 葅法《周禮》云:「加豆之實,筍葅魚醢。」注:䈚,箭萌。筍,竹萌。 今詳鄭注,不言葅法,如南人筍笴也。此久藏法。鹽出 水後,加鹽糯米粥藏,可以過暑月。到無筍時食,暴藏 或鹽酢而已。如蒲葅亦爾。古加於豆籩中,以享賓客, 用薦鬼神也。

酢法:煮用鹽米粥藏之,加以椒辛物,或炒熟油藏為 醢食,極美矣。

《藏法食經》云:「淡竹安鹽中一宿,煮糠令冷,藏之。再出, 別煮糠,加鹽,藏之五日,可食。」

《生藏法》:「將陶器一口可受一石者,選肥筍覆之,密泥 塞之,勿令風入,到無筍時,揭器則宛轉器中,取其弱 處剪之,勿令見風,入湯便瀹,後方脫皮。」一將筍截其 尖銳,用鹽湯煮之,停久入瓶,用前冷鹽湯同封瓶口 令密,後沈於井底,至九月井水煖,早取出。如生,可五 味治之而食。

《乾法》:將大筍生去尖銳頭,中折之,多鹽漬,停久,曝乾。 用時久浸易,水漬作羹,如新筍也。

脯法:「作熟脯,搥碎,薑酢漬之,火焙燥後,盎中藏,無令 風犯。」

《會稽箭筍乾法》:多將小筍蒸後,以鹽酢焙乾。凡筍宜 蒸味全,今越箭乾為美啖也。

結筍乾法:秦隴以來,出筍纎長,土人用土鹽鹽乾結 之,市於山東。道浸而為臛菜,甚美。

取麻法:南方作疏、作扇、作鞋。取篁竹、麻竹,當其正月, 新竹上表獨是筍,下已成竹,逐節斷,重重起,已入湯 煮,柔韌作績,纎疏作鞋,隨意可也。

《四之事》
[编辑]

竹之與筍,蓋草木中之殊名。親屬一物,則其根葉密 而堅,其莖心空而直,其枝背戾而裊,其葉玲瓏而繁, 貞而不剛,柔而不屈,居天下之大端,貫四時而不易 葉,蓋得氣之本也。是故君子愛之,壯者謂之竹,弱者 謂之筍。厥譬母子焉,少慕長焉,言其濟人之利博矣。 歷代文士,名而志之,久則滋蔓以廣於後。

神農、     周成王、    周公

《尹吉甫》    《子夏》、     莊周。

《列禦寇》·    漢高祖、    《東方朔》

《張平子》    《馬援》     《漢樂安相李尢》, 《魏侍中王粲》  《王子平》,    《晉潘岳》

「左太沖    《王宣》」、     《葛洪》。

《陸雲》、     丘道護,    《吳孟宗》。

王彪之、    郭璞、     劉殷

丁古     木元虛、    《江逌》。

戴凱之、    劉虛哲、    沈道虔。

何隨     齊陳后    明僧紹

王儉     《梁簡文帝》。   《劉孝綽》

《范元琰》    梁元帝    宗懍。

陳江總、    陰鏗、     蕭大圜

《杜臺卿》    《北齊蕭慤》   唐楊師道 《李淳風》    《道士吳筠》   《段成式》。

白居易、    陳藏器、    《釋志徹》

《陸龜蒙》    《劉恂》     《夏侯彪之》、 沈如琢、    《梁高祖》    《林諝》、

何光遠、    程崇雅、    范旻

《神農本經》中「竹筍味甘,主疾」等句,李英公《本草》同而 廣,今詳《神農》作《本經》非也。三五之世,朴略之風,史氏 不繁,紀錄無見,斯實後世醫工,知草木之性,託名炎 帝耳。

周成王將崩,命召畢率諸侯相康王。作《顧命篇》云:「敷 重筍席。」無粉純席仍几孔注篛竹云:「私燕之坐,故席几質飾 也。」說筍席者多,或云以篛竹為席。今詳篛竹,筍新成, 豈堪起而為篾?非篾安能織席?此恐不然,知用筍皮, 殼破而編簟也。故《尚書正義》云:「取筍竹之皮以為席」 是也。其《正義》中不取筍皮,皮短故連言筍竹之皮,即 筍成竹時,其皮長而勁,可破織席明矣。若取篛竹,破 以為𥰓而織者,即同前篾席也。今尚質,取筍皮織也。 一云如取長節筍新成竹者起皮,亦通可織,但弱脆 耳。亦異前𥰓席,此合質素之義也。 周公作《周禮》云:「加豆之實,筍葅魚醢。」鄭元注:凡葅醢 皆以氣味相成,其狀未聞。箈葅雁醢。注:「箈,箭萌。」 尹吉甫作《韓奕》詩,以美宣王能錫命諸侯。其三章韓 侯出祖,顯父餞之曰:「清酒百壺。其肴維何?炮鱉鮮魚其蓛維何?維筍及蒲。」

子夏作《爾雅》云:「筍竹萌䈚箭萌」等。按張揖諸儒說周 公作《釋詁》以訓成王,一云子夏作《釋訓》,叔孫通作《釋 言》。今云皆子夏作,前三篇,後諸篇續加糅,罔知也。如 言昌歜,豈可新制禮,以諱事鬼神,自犯父名而能訓 子姪耶?金縢云「惟爾元孫,某不言發」,是也。郭璞云:「興 於中古。」而注張仲,周宣王時賢臣,自為函矢。陸羽《說 茶》引《釋草》而列周公。非也。今筍列子夏。亦未全是。不 知釋草木何人作。且引卜商為是。

《莊子》說:萬物皆出於機,皆入於機,一氣萬形,有變化 云為,死生互質者也。故曰:「羊奚比乎不筍久竹,生於 青寧。」

《列子》云:「羊奚比生乎不筍,久,竹生青寧。」文意同。《莊子》, 漢高祖為亭長,乃以竹皮為冠,令求盜,卒往薛縣治 冠。應劭注:以竹始生皮作冠,今鵲尾冠是也。薛,魯國 縣有竹冠師,故高祖令往修治舊冠也。賤而冠之,及 貴常冠,所謂劉氏冠是也。

東方朔著《神異經》,記周巡天下所見,《山海經》所不載 者列之,雖有而不論者亦列之說。竹可以為船,其 子美,煮而食之,可以亡創厲。張茂先注:「子,筍也。惡厲, 創也。」

張平子作《南都賦》,述南陽光武舊都也,云:「春茆夏筍, 秋韭冬菁。」

東漢馬援至荔浦,見冬苞筍,上言《禹貢》「厥包橘柚」,疑 謂是也。

漢樂安相李尤,字伯仁,作《七疑》,云:橙、醯、筍、葅。

魏侍中王粲作《釋》云:「越鱊涼拘,全筍葅菁。」

王子年《拾遺記》云:「蓬萊山有浮筠之簳,葉青莖紫,子 如大珠,有青鸞棲其上,下砂礰細如粉,暴風至,竹條 翻起,拂細砂如雲霧。仙者來觀戲焉。風吹竹折,如鐘 磬之音。」竹既如彼,今詳萌謂仙筍矣。

潘岳為河陽懷令,頻宰三邑,勤於政績。為尚書郎,廷 尉評,免官。作《閒居賦》云:「青筍紫薑。」按:筍不過縹綠,賦 言青筍,今是處竹萌多作青綠色,非青碧色也。 左太沖《吳都賦》云:「苞竹抽節,往往縈結。」注:苞謂筍苞 皮。抽節謂長也。

王宣居宇,堂前有筍兩莖,一日盜折而亡,宣顧而不 言。

葛洪云:「吳景帝時,戍將廣陵發一塚,有人體如生,人 共轝出,死人懷中頹然出筍。」

陸雲字士龍,為性喜笑。《笑林》云:「漢人。有適吳,吳人設 筍,問是何物,語曰:『竹也』。歸煮其床,簀而不熟,乃謂其 妻曰:『吳人轣轆,欺我如此』。」

丘道護誄道士曇諦曰:「梨柚薦甘,蒲筍為蓛。」

孟宗,字恭武,江夏人。為性至孝。從李肅學,其母為作 厚褥大被。人問其母,曰:「小兒無德致客,學者多貪,故 與為廣被,庶可氣類相接,讀書不懈。」及長,為朱據軍 吏將。母在營,既不得志,遇夜雨屋漏,因泣以謝母,母 勉之。遷吳縣令。在官得物未寄,母不先食。及母卒,母 性嗜筍,冬節將至,宗乃入林哀泣,筍為之生,得以供 祭。

王彪之作《閩中賦》曰:「竹則苞甜亦苦。縹箭斑弓,員當 函矢,桃枝育蟲,緗箬素筍,彤竿綠筒。」

郭璞字景純,博物多識,世謂無比,作《爾雅》「䈚,箭萌」,注 云:「筍。」《周禮》「䈚葅雁醢。」又作「菼薍其萌虇」,注云:「今江東 呼蘆筍為虇虇。」音繾綣之綣。

晉劉殷年甫九歲,孝性自然。為曾祖母冬思筍,殷泣 而獲供饋焉。

丁固仕吳性敦孝敬母嘗思筍固遂泣竹生筍母子 俱大賢位至封公貴極人望。

木元虛著《四明山記》云:「雪竇山北喦生石乳,其峰非 人可升,有毛竹、銀筍。」詳其毛竹自生毛筍,若銀筍即 銀礦如筍然如池州山穴,曾有懸囚人下窺至百餘 尋,後見洞明煥,遂手搴之,得三數莖,疑是此耶。或云 毛竹筍白如銀,未詳。

江逌作《竹賦》云:「望春擢筍,應秋發堅。」

戴凱之作《竹譜》,搜括竹類,言有六十一焉,筍類附在 此也。又云:「䈄𥳔竹,大如腳指,蟲食其筍皮,類繡,甚可 愛。」

宋劉虛哲,性孝謹,母疾篤,禱祈備遍。夢一黃衣翁曰: 「汝可取南山竹筍食之,病立瘥。」驚覺,俱依夢采南山 竹筍饋母,食之病愈。

宋沈道虔,人有拔屋後筍,令人止之,曰:「惜此筍欲成 林,更有佳者相與。」乃令人買大筍送與之。

何隨《華陽國志》云:「人有盜其園筍,隨見挈履而歸,恐 盜者見也。」

齊孝宣陳皇后性嗜筍、鴨、卵。永明九年,詔「太廟祭后 薦筍、鴨、卵」云。

齊王儉《贈高士宗測》「蒲褥筍席。」

齊明僧紹字真承,隱江東攝山。齊太祖謂其弟慶符 曰:「卿兄高尚,朕雖不相接,時通夢中焉。」遺紹竹根、如意筍、籜冠。太祖聞紹出游定林寺,囑沙門僧遠欲相 接,竟不諧。永明中徵,不就而卒。

梁簡文帝《七勵》云:「澄瓊漿之素色,雜金筍之甘葅。」又 《春晚賦》云:「望初篁之傍嶺,愛新荷之發池。」

梁劉孝綽《謝建安王餉米等啟》,傳教李孟孫宣教旨, 垂賜米、酒、瓜、筍、葅、脯、鮓茗,至味芳雲「枯潭抽節」等。 范元琰家有竹圃,每見人盜筍,苦於過溝。元琰伐樹 為橋,與盜者過,盜人感其情,而息意不盜。

梁元帝《賦得竹》詩曰:「作龍遷葛水,為馬向并州。柯亭 臨絕澗,桃枝夾細流。冠學芙蓉勢,花堪威鳳遊。」略諸 句,「冠學芙蓉勢」,亦筍皮冠也。

梁宗懍作《荊楚歲時記》云:「五月民並斷竹筍為粽,摶 葉插頭,五絲繫臂,謂為長命縷。」

陳江總《歲暮還宅詩》曰:「悒然想泉石,驅駕出中臺,翫 竹春前筍,驚花雪後梅。」

陳陰鏗侍宴,賦《得竹》詩曰:「夾池一叢竹,青翠不驚寒。 葉醞宜城酒,皮裁薛縣冠。」今詳,陰鏗用漢高祖往薛 縣治筍殼冠也。

隋蕭大圜《竹花賦》云:「洛下七賢,湘中二女,傾翠蓋之 踟躕,泛蓮洲之容與,倜儻傲人,便娟笑語,拊嫩筍以 含啼,顧貞筠而命醑。」

杜臺卿作《淮賦》云:「綠筒縹箭,罕節疏目。檳榔之筍,盛 冬所育。」

北齊蕭慤作《春庭晚望詩》曰:「春庭聊縱望,春臺自相 隱,窗梅落晚花,池竹間初筍,泉鳴知水急,雲來覺山 近,不畏花不飛,只愁花飛盡。」

唐楊師道《春朝閒步》詩:「偃沐乘閒豫,清晨步北林。池 塘藉芳草,蘭蕙襲幽衿。霧中分曉日,花裏叫春禽。野 徑香恆滿,山階筍屢侵。何須命傾蓋,桃李自成陰。」 唐李淳風撰《占夢書》云:「夢折筍,得財象也。夢竹生筍 者,欲有子息也。」或云周公占夢。按《周禮》說六夢外,故 無委曲而言。今言李淳風,亦恐非也。何則?言詞淺近, 妄說《周禮》之名。此且出李下耳。

道士吳筠著《竹賦》云:「一筍明其引嗣,三節獲乎嬰兒。」 段成式者,唐相文昌之子,著《酉陽雜俎》云:張芬曾為 南康行軍,曲藝過人,力舉七尺,碑趡鞠高過半塔,彈 力五斗。常揀向陽巨筍,纎以籠之,隨長以土培之,常 留寸許度,計高四尺數,長久方除籠伐之,一尺十節, 其色如金,塗壁方長彈子,作「天下太平」四字。

唐白樂天作《筍歌》,布在華裔。

唐·陳藏器《明草木性:本草》,拾神農、陶弘景、李世績之 遺事,多說筍療治發害之性也。

《釋志徹》,會昌年中,於上元縣瓦官閣南有雙籠,閉之, 忘記歲月。及詔拆浮圖開之,徹得筍筆。一作筴千餘頭 中藏者,則《大業拾遺槁》也。

唐僖宗朝,陸龜蒙處士隱蘇臺甫里村,亦號甫里先 生,著《筍賦》云:「洪殺靡定,方圓不均。」自注曰:「南方有方 竹。」今澧州游川鐵冶多方竹,竹內實,微通心,若釵股 許。筍可食亦實。湘川人取竹作床椅,有四稜,上穿孔, 入當耳。

劉恂,唐昭宗朝出為廣州司馬官滿,上京擾攘遂居 南海作《嶺表錄》云:「邕溪」筍《交廣挲摩筍》: 唐夏侯彪之上新繁令,問里胥曰:「竹筍一錢幾莖?」對 曰:「五莖。取十千,買五萬莖。」謂之曰:「吾未要,且寄林中 養之。」至秋竹成,一竿十丈,遂成五十萬。貪猥不道,皆 此類也。

沈如琢,成都人,有孝行。母患渴,非時思桑葚,苦求不 遂。家東一樹,生摘以奉母,母渴愈。及亡,負土成墳,廬 於側。白鵠二,棲於廬,冬筍抽十莖。天寶二年,詔旌表 朱梁。高祖開平二年冬,商州進筍,以為瑞品,詔賜太 府幣帛。

林諝著《閩中記》,述風土,所生竹二十許類筍附而云。 何光遠作《廣政錄》,記孟氏有蜀時翰林學士徐光溥、 劉侍郎羲度分直,忽睹庭中筍迸出,徐因題之。劉性 多譏誚,徐託土本是蜀人,徐詩曰:「迸出斑犀數十株, 更添幽景向蓬壺。出來似有凌雲勢,用作丹梯得也 無。」劉詩曰:「徐徐出土非人種,枝葉難投日月壺。為是 因緣生此地,從他長養。譬如無二學士從茲不睦。」 程崇雅者,遂州蓬山縣人,有孝譽。母患冬月思筍,焚 香入竹林哭泣,感生大筍數株。

范旻著《邕管記》,有「鹿頭筍」諸色筍,名類甚多,不能備 述其名。

《五之雜說》
[编辑]

凡草木受陰陽之氣,從元和之主,苟無範圍,何大鈞 鑄形而相肖?故云「木實從核,以求其種。」柤為梨屬枳為橘屬草 荂從秀,以求其醜。葦醜苕竹之醜節種。同蔗屬也厥性弱於 木而強於草,知非木實,草木中之別類。故《爾雅》曰:「如 竹箭曰苞。」見釋木也篠,箭。見釋草也亦言「菜。」筍為人之所采取也民間說 「竹有生日,即五月十三日也。」移竹栽取宜此日或陰 雨,土虛鞭行,明年筍萌交出。偷筍閭閻人隔垣籬,必 埋貓於家牆下,明年筍迸過矣筍皮扇,今江東人取苦竹,筍皮厚可三分,磔開一尺 五寸,杉木為柄,漆紙飾緣,內書畫適意,止不受彩耳。 筍皮,僧家多取苦筍殼,裁為鞋屐,中屜可隔足汗耳。 昔王子猷暫寄人家,便令種竹。或問「暫居何煩?」子猷 笑曰:「何可一日無此君。」後代人謂竹都為此君,今作 譜者,可命筍為此君之子也。

吾儕中有利口。薄徒喜詆訶賢達。曰:「汝是玉。吾見汝 作石時。汝是竹。吾見汝作筍時。」

俗聞呼筍為龍孫。若然者,龍未聞化竹,竹化為龍,豈 宜言龍孫?今詳理實竹為龍,龍且不生筍,故《嘉言巧 論》,呼為「龍孫」耳。

或問:「筍有五色章采否?」對曰:「江東黃筀《間居賦》有青 筍,《閩中賦》有素筍、赤筍,錢塘多紫桂筍,自餘斑狸緗 縹,不可勝言,大約不過青綠色。」

《本草·木性》·「甲乙氣」

愚著《物類相感志》,常寄書問天目舊友,問山中所出 伊僧嗜筍,卻迴詩云:「山中人事違,天眼中修定。」天目一名 天眼我本無根株,只將筍為命。

諺曰:「臘月煮筍羹,大人道便是。」昔有新婦,不得舅姑 意,凡所須索,必背時而逆意。其婦善承須,不違所要, 皆巧圖與夫求變,而副舅姑無以取責。姑一日歲暮 而索筍羹,婦答即煮供上妯。娌問之曰:「今臘月中何 處求筍?」婦曰:「且應為貴,以順攘逆責耳。」其實何處求 筍?姑聞而後悔,倍憐新婦,故又諺曰:「恭敬不如從命, 『受訓不如從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