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7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七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七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七十五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七十四卷目錄

 湖州府部藝文二詩詞

  青山偶書         梁吳均

  題郭公山          前人

  錢山            黃潽

  白蘋洲           柳惲

  東林山          唐王維

  送李十一尉臨溪       常建

  霅溪館          劉長卿

  題玉村山叟屋壁       錢起

  西亭            耿湋

  前題            張籍

  三癸亭          顏真卿

  顧渚山          白居易

  太湖            前人

  顧渚山           杜牧

  鎮霅樓           前人

  顧渚            前人

  霅溪            許渾

  西塞山          皮日休

  太湖            前人

  前題           陸龜蒙

  賽玲瓏           前人

  弁山            前人

  前溪            前人

  送德清喻明府        李頻

  西塞山           羅隱

  法華山          僧皎然

  箬溪春興          前人

  天目            靈一

  苕水            前人

  白蘋洲           清晝

  霧山寺          宋寇準

  白蘋洲           前人

  題八勝寺         陳堯佐

  何山           梅聖俞

  道場山           蘇軾

  何山            前人

  飛英寺           前人

  回仙觀和回仙詩       前人

  題覺海寺         黃庭堅

  寄何山慧老         汪藻

  德清閒居        元趙孟頫

  弁山            前人

  飛英寺           前人

  鄣南道中          前人

  毘山            黃溍

  計籌山          林德芳

  堯市山          楊維楨

  弁山            前人

  餘不溪詠有序      倪瓚

  棲賢山          明張羽

  道場霽曉          前人

  蒼弁清秋          前人

  西塞晚漁          前人

  衡山暮嵐          前人

  金蓋出雲          前人

  下菰長煙          前人

  龍洞雲歸          前人

  峴山            劉基

  碧巖精舍         顧應祥

  別峰庵           前人

  天目晴雪          凌說

  渚溪夕照          前人

  梅溪春漲          前人

  過新市          劉仲景

  峴山            董份

  前題           蔡汝楠

  半月泉          周仲卿

  逸老堂           陳霆

  湖州道中          韓弈

  毘山讀書堂        王世貞

  題蓮花莊三品石為吳樞季太守賦

               謝肇淛

  濟上有懷毘山       潘季馴

  送白尉往湖州以上詩  唐順之

  惜紅衣有序     宋吳文英

  小重山紅蓼汀      汪藻

  木蘭花南園       張先

  天仙子浮暉閣     沈會宗  臨江仙與葉少蘊上巳九曲池流杯 葛勝仲

  又和前 以上詞    葉夢得

 湖州府部紀事

 湖州府部雜錄

 湖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九百七十四卷

湖州府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青山偶書》
梁·吳均
[编辑]

家住青山下,時向青山上。青山不可上,一上一惆悵。

《題郭公山》
前人
[编辑]

郭生在童稚,已得方外心。絕跡遺世務,棲真入長林。 《元和》感異類,猛獸懷德音。不懼因無情,斯言微且深。

《錢山》
黃溍
[编辑]

「吳興水為鄉,諸山若浮萍。況此一培塿,瑣屑世未名。 所欣漁樵居,乃與緇錫并。種竹有萬竿,結茅無十楹。 老僧解人意,蹝履能相迎。芳草被行逕,朱藤暗岩扃。 蕭條空階暮,日照莓苔青。猶嫌所歷卑,未極遊眺情。 聳身白雲上,始見春申城。想當高會時,樓觀飛青冥。 竭海薦罍勺,窮山羞鼎鉶。安知千歲後,寂寥無人行。」 煌煌冠蓋至,躍躍狐兔驚。歸來朱門客,聽此松風鳴。

《白蘋洲》
柳惲
[编辑]

汀洲採白蘋,日暮江南春。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 故人久不返,春華復應晚。不道新知樂,空言行路遠。

《東林山》
唐·王維
[编辑]

貝錦峰頭指下菰,雌雄樹底數榮枯。落花煙冷燒丹 竈,芳草雲深賣酒壚。夜榻有燈留獨鶴,曉祠御鼓失 群烏。回仙一片祇園跡,零落榴皮壁上圖。

《送李十一尉臨溪》
常建
[编辑]

「泠泠花下琴,君唱《渡江吟》。」天際一帆影,預懸離別心。 以言神仙尉,因致瑤華音。迴軫撫商調,越溪澄碧林。

《霅溪館》
劉長卿
[编辑]

寥寥北堂上,幽意獨誰論。落日無王事,青山在縣門。 雲峰向高枕,漁浦入前軒。竹動疏簾影,苔生雙屐痕。 荷香隨坐臥,湖色映朝昏。虛牖閒生白,鳴琴靜對言。 暮禽飛上下,春色帶清渾。遠岸誰家柳,孤煙何處村。 謫居投瘴癘,離思過湘沅。從此扁舟去,誰堪江浦猿。

《題王村山叟屋壁》
錢起
[编辑]

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陸沉。牛羊上山小,煙雨隔林深。 一逕入溪色,數家連竹陰。藏虹辭晚雨,驚隼落殘禽。 涉趣皆流目,將歸羨在林。卻思黃紱事,辜負紫芝心。

《西亭》
耿湋
[编辑]

高亭賓客散,暑夜醉相和。細汗凝衣集,微涼待扇過。 風還池色定,月轉樹陰多。遙想隨行者,珊珊動曉珂。

《前題》
張籍
[编辑]

霅水碧悠悠,西亭柳岸頭。夕陽生遠岫,斜照逐回流。 此地動歸思,逢人方倦遊。吳興耆舊盡,空見白蘋洲。

《三癸亭》
顏真卿
[编辑]

杼山多幽絕,勝事盈跬步。前者雖登攀,淹留恨晨暮。 及茲紆勝引,曾是美無度。欻構三癸亭,實維陸生故。 高賢能刱物,疏鑿皆有趣。不越方寸間,居然雲霄遇。 巍峨倚修岫,曠望臨古渡。左右苔石攢,低昂桂枝蠹。 山僧狎猿狖,巢鳥來枳椇。俯視何楷臺,旁瞻戴顒路。 遲回未能下,夕照明村樹。

《顧渚山》
白居易
[编辑]

「遙聞境會茶山夜,珠翠歌鐘俱遶身。」盤上中分兩州 界,燈前合作一家春。青娥對舞應爭妙,紫筍齊嘗各 鬥新。自笑花時客窗下,蒲黃酒對病眠人。

《太湖》
前人
[编辑]

水天向晚碧沉沉,樹影霞光重疊深。浸月冷波千頃 練,飽霜新橘萬株金。幸無案牘何妨醉,緃有笙歌不 廢吟。十隻畫船何處宿,洞庭山腳太湖心。

《顧渚山》
杜牧
[编辑]

山實東南秀,茶稱瑞草魁。剖符雖俗吏,修貢亦仙才。 溪盡停蠻語,旂張罩翠苔。重逢難自剋,俛首入塵埃。

《鎮霅樓》
前人
[编辑]

「晴日登攀好,危樓物象饒。」一溪通四境,萬岫遶層霄。 鳥翼舒華屋,魚鱗棹短橈。浪花機乍織,雲葉匠新雕。 臺榭羅嘉卉,城池敞麗譙。蟾蜍來作鑑,䗖蝀引成橋。 燕往隨秋葉,人空習早朝。楚鴻行盡直,沙鷺立偏翹。 暮角驚遊旅,清歌慘泬寥。景牽遊目困,愁托酒腸消。 遠吹流松韻,殘陽度柳標。時陪庾公賞,還悟脫煩囂。

《顧渚》
前人
[编辑]

倚溪侵嶺多高樹,誇酒書旗有小樓。驚起鴛鴦無限 意,一雙飛去卻回頭。

《霅溪》
許渾
[编辑]

山斷水茫茫,洛人西路長。笙歌留遠棹,風雨寄《華堂》。

紅壁耿秋燭,翠簾凝曉香。誰堪從此去,雲樹滿陵陽
考證.svg

《西塞山》
皮日休
[编辑]

「白綸巾下髮如絲,靜倚風根坐釣磯。」中婦桑村挑葉 去,小兒莎市賣蓑歸。雨來蓴菜流船滑,春後鱸魚墜 釣肥。西塞山前終日客,隔溪相羡盡依依。

《太湖》
前人
[编辑]

「聞有太湖名,十年未曾識。今朝得遊泛,大笑稱平昔。」 一舍行胥塘,盡日到震澤。「三萬六千頃,頃頃玻璃色。 連空淡無纇,照野平絕隙。好放青翰舟,堪弄白玉笛。 疏岑七十二。」露矛戟。悠然嘯傲去,天上搖畫鷁。 西風乍獵獵,驚波⿱《𠔿奄》涵碧,倏忽雲陣吼。須臾玉崖拆。 樹動為蜃尾,山浮似鰲脊。落照射鴻溶,清輝蕩拋 雲輕似可染,霞爛如堪摘。漸暝無處泊,挽帆從所適。 枕下聞澎《汃肌》上生。《栗》。討異足邅迴,尋幽多阻隔。 願風與良便,吹入神仙宅。甘將「一蘊書,永事嵩山伯。」

《前題》
陸龜蒙
[编辑]

東南具區雄,天水合為一。高帆大弓滿,羿射爭箭疾。 時當暑雨後,氣象仍鬱密。乍如開鵰笳,聳翅忽飛出。 行將十洲近,坐覺八極溢。耳目駭鴻濛,精神寒結栗。 坑來斗呀豁,涌處驚嵯崒。嶮異拔龍湫,喧如伐鮫室。 斯須風妥帖,若受命平秩。微茫識端倪,遠嶠疑格筆。 巉巉見銅關,左右皆輔弼。盤空儼柤趨,去勢猶橫逸。 嘗聞咸池氣,下注作清質。至今涵赤霄,尚且浴白日。 又云搆浮玉,宛與崑閬匹。肅為靈官家,此事難致詰。 纔迎沙嶼好,指顧俄已失。山川互蔽虧,魚鳥空聲跡。 何當受真檢,得召天吳術。一一問朝宗,方應可譚悉。

《賽玲瓏》
前人
[编辑]

陰洞曾為《採藥》行,冷雲凝絕燭微明。玉枝敲折琤然 墮,合有真官上姓名。

《弁山》
前人
[编辑]

五年重到舊山村,樹有《交柯》犢有孫。更感弁峰顏色 好,曉雲纔散已當門。

《前溪》
前人
[编辑]

賢達垂竿小隱中,我來真作釣魚翁。前溪一夜春流 急,已學嚴灘下釣筒。

《送德清喻明府》
李頻
[编辑]

返棹霅溪雲,仍參舊使君。州傳多古跡,縣記是新文。 水柵橫舟閉,湖田立木分。但如詩思苦,為政即超群。

《西塞山》
羅隱
[编辑]

吳塞當時指此山,吳都亡後水潺湲。嶺梅乍暖殘妝 恨,沙鳥初晴小隊閑。波闊魚龍應混雜,壁危猨狖正 奸頑。會將一副寒蓑笠,來與漁翁作往還。

《法華山》
僧皎然
[编辑]

路入松聲遠更奇,山光水色共參差。中峰禪寂一僧 在,坐對《梁朝》老樹枝。

《箬溪春興》
前人
[编辑]

春生箬溪水,雨後漫流通。芳草行無盡,清源去不窮。 野煙迷急浦,斜日起微風。數處承流望,依稀似剡中。

《天目》
靈一
[编辑]

昨夜雲生天井東,春來一雨一回風。林花屏逐谿流 下,欲上龍池道不通。

《苕水》
前人
[编辑]

苕水灘行淺,潛溪路更深。不知天目下,何處訪雲林。

《白蘋洲》
清晝
[编辑]

南朝分古郡,山水似湘東。堤月吳風在,湔居楚客同。 桂寒初結斾,蘋小欲成叢。時晦佳遊促,高歌聽未終。

《霧山寺》
宋·寇準
[编辑]

青紅樓殿枕寒溪,門外天垂斗柄低。啼鳥不知春向 背,落花依舊水東西。半橋霜月光相照,一帶松煙色 未齊。誰謂百年榛莽地,「香雲今日繞輪蹄。」

《白蘋洲》
前人
[编辑]

「杳杳煙波隔千里。」白蘋香散東風起。日落汀洲一望 時,愁情不斷如秋水。

《題八勝寺》
陳堯佐
[编辑]

八勝當時不易聞,今朝停棹宛然存。兩行翠竹欹僧 檻,一派清波遶寺門。禪寂豈分天外月,講鐘時度水 邊村。幽懷至此忘歸計,不覺躊躇日已昏。

《何山》
梅聖俞
[编辑]

泛泛南溪流,縈紆向山去。淺石長蒲茸,朝煙煖岩樹。 捨舟當禪扉,蹈蘚污野屐。誰愛鮑參軍,登臨多秀句。

《道場山》
蘇軾
[编辑]

「道場山頂何山麓,上徹雲峰下幽谷。我從山水窟中 來,尚愛此山看不足。」陂湖行盡白漫漫,青山忽作龍 蛇蟠。山高無風松自響,誤認石齒號驚湍。山僧不放 山泉出,屋底清池照瑤席。階前合抱香入雲,月裏仙 人親手植。出山回望翠雲鬟,碧瓦朱甍縹緲間。白水 田頭問行路,小溪深處是何山?高人讀書夜達旦,至 今山雞鳴夜半。我今廢學不歸山,山中對酒空三嘆。

《何山》
前人
[编辑]

今古何山是勝遊,亂峰縈轉遶滄洲。雲含老樹明還 滅,石礙飛泉咽復流。遍嶺煙霞迷俗客,一溪風雨送 歸舟。自嗟塵土先衰老,底事孤僧亦白頭

《飛英寺》
前人
[编辑]

微雨止還作,小窗幽更妍。盆山不見石,草木自蒼然。

《回仙觀和回仙詩》
前人
[编辑]

世俗何知貧與病,神仙可學道之餘。但知白酒留佳 客,不問黃公覓《素書》。

《題覺海寺》
黃庭堅
[编辑]

罏煙鬱鬱水沈犀,木遶禪床竹遶溪。一段秋蟬思高 柳,夕陽元在竹陰西。

《寄何山慧老》
汪藻
[编辑]

一見禪聯話不休,別來林壑又驚秋。每思樹杪聞清 磬,幾欲沙邊具小舟。未辦眼前茅一把,誰知身後橘 千頭。遠公社裏栽蓮處,他日還能著我不。

《德清閒居》
元·趙孟頫
[编辑]

已無新夢到清都,空有高情學隱居。貧尚典衣貪購 畫,病思焚硯厭求書。園人列積夜防虎,溪女叩門朝 賣魚。困即枕書饑即飯,謀生自笑一何疏。

《弁山》
前人
[编辑]

出郭聞鶯語,穿林散馬蹄。澗松何鬱鬱,春草又萋萋。 白石那堪煮,丹崖尚可梯。平生愛高興,只合此幽棲。

竹色迷行徑,松聲洶座隅。水清花自照,風煖鳥相呼。 飲罷思棋局,歌殘缺唾壺。重來瀟灑地,聊足慰須臾。

《飛英寺》
前人
[编辑]

梯飆直上幾百尺,俯視層空鳥背過。千里湖山秋色 靜,萬家煙火夕陽多。魚龍滾滾危舟楫,鴻雁冥冥避 網羅。誰種山中千樹橘,側身東望洞庭波。

《鄣南道中》
前人
[编辑]

山深草木自幽清,終日聞鶯不見鶯。好作束書歸隱 計,蹇驢來往聽泉聲。

《毘山》
黃溍
[编辑]

十載重來思惘然,勝遊邂逅一開顏。高林有色煙雲 靜,曲徑無香草樹閒。謾遣金樽催白日,絕憐紅粉涴 青山。南朝舊蹟今誰記,腸斷風流不可攀。

《計籌山》
林德芳
[编辑]

吳會東連接二州,憑高懷遠思悠悠。雲迷大澤魚龍 夜,風散平原草木秋。三尺空悲文種劍,五湖歸去子 皮舟。凄涼舊事成陳跡,惟有青山枕碧流。

《堯市山》
楊維楨
[编辑]

丹房夜宿庚桑洞,古寺重詢堯市山。聽猿老樹垂雲 白,飲馬清泉錦石斑。野婦採桑成隊出,山童沽酒滿 瓶還。顧渚橋頭有船買,尋詩直叩碧桃關。

《弁山》
前人
[编辑]

弁峰七十二,菡萏開青冥。窮探最絕嶺,龍舌呀岩扃。 高源下絕壁,海眼涵明星。毒龍戲珠玉,殘唾吹餘腥。 胡僧洗石缽,密咒收風霆。洞庭水如畝,溟涬連滄溟。 下觀人間世,九點煙中青。

《餘不溪詠》有序
倪瓚
[编辑]

開元館,在餘不溪濱,距溪無百步,上清王真人名《壽衍》。所居溪流,冬夏盈演,玉光澄映,與他水特異,故為名焉。庚午歲春,因市藥過浙江,趣便道,將歸梅里,俯斯水而悅之,泝流閒詠,盥濯平津,顧瞻壇宇,近在東麓,遂舍舟造其下。真人為出酒脯,燕嘯岩洞間,竟日乃返。悠悠徂歲,忽已十有七寒暑矣。余既為農畎畝,身依稼穡,復邇政繁,奔走州里,欲為昔遊,其可得乎?鍊師超然物表,閒情夷朗,周覽宇內,將還元館。余因彷像疇昔之所睹,追賦短章,以餞斯別。若夫超蹤溷濁,逍遙元邁,蓋深志於是矣。鑒而詠言,能無動悲慨乎。

《餘不》溪水綠生薲,放舟演漾當青春。舟隨鶴影忽行 遠,洞口桃花飛接人。雲松蔽虧煙蘿席,儼在溪東之 石壁。羽人垂衣坐鼓簧,饋我晨餐芝菌香。從茲更發 洞庭渚,濯足《咸池》臨故鄉。

《餘不》溪水涵綠薲,微風吹波蹙龍鱗。看山蕩槳不知 遠,花開白鹿來迎人。溪迴路轉松風急,竹林花房霞 氣濕。忽逢道士頎而長,疑是韓國張子房。相期飄拂 紫煙裏,下攬滄溟浮玉觴。

《棲賢山》
明·張羽
[编辑]

白日都消筆硯間,偶因行樂到松關。秋聲不盡蕭蕭 葉,夕景無多淡淡山。蛩響寒齋僧自定,苔荒深院客 常閒。巳知身世俱成幻,莫嘆西風鬢易斑。

《道場霽曉》
前人
[编辑]

城南山簇金芙蓉,飛標特立青冥中。岩前風來虎聽 法,煙外客至僧鳴鐘。雲嵐乍捲浮初日,臺殿高低耀 金碧。筍輿飛處破層雲,滿眼清暉弄晴色。

《蒼弁清秋》
前人
[编辑]

青山如龍起西北,玉削層崖倚寒碧。迢迢爽氣拂珠 簾,手板搘頤看秋色。雲間窈窕落葉黃,澗聲不斷松 風長。望中翠屏忽點破,一行白鷺下斜陽。

《西塞晚漁》
前人
[编辑]

西塞山前日欲暮,江樹離離起煙霧。元真仙馭不可

攀,時聽漁歌隔溪渡。灣頭酒賤鱖魚肥,紅塵不上綠
考證.svg
蓑衣。投竿倚棹看新月,猶見雙雙白鷺飛。

《衡山暮嵐》
前人
[编辑]

《衡山》山頂嵐光生,翠霧直與山俱橫。輕雲低拂北流 水,落日半隱鳩茲城。一片松花忽吹起,反覆陰晴生 眼底。揮毫安得米元暉,坐對高舂寫詩意。

《金蓋出雲》
前人
[编辑]

峨峨金蓋苕之南,中天削出青瑤簪。白雲無心出岩 岫,頃刻變化隨浮嵐。四海蒼生苦炎暑,從龍飛渡平 湖去。閒卻山中屋半間,一洗乾坤作甘雨。

《下菰長煙》
前人
[编辑]

坡陀廢壘青山側,至今傳是春申宅。三千劍客化為 塵,蔓草荒煙但蕭瑟。停舟弔古望眼迷,平沙漠漠斜 陽低。荒涼茅屋樵徑小,惟有古木寒鴉啼。

《龍洞雲歸》
前人
[编辑]

弁岡東走臨具區,靈牝下接龍宮居。常時出雲作霖 雨,每為下土蘇焦枯。收斂神力返林壑,徃徃雲端見 笙鶴。掃除腥霧清風來,知是龍君下寥廓。

《峴山》
劉基
[编辑]

湖上清溪溪上山,小亭結構俯人寰。窗中樹色宜晴 雨,門外灘聲自往還。吸月樽深浮玉近,采蓮舟去碧 波閒。「春蘭秋桂年年好,憔悴風塵滿厚顏。」

《碧巖精舍》
顧應祥
[编辑]

天放新晴嵐氣開,野僧扶我上層臺。百千萬折始到 頂,「五六十年纔一來。」巨浸漫空翻雪浪,飛泉激石響 寒雷。吾鄉勝概無過此,興盡重呼濁酒杯。

《別峰庵》
前人
[编辑]

雅愛湖邊寺,幽臨水上峰。暝煙含翡翠,秋宇淨芙蓉。 鰲極駕來穩,鯨濤任自衝。鷗盟隔浦嶼,鶴立背岩松。 古洞煙蘿合,飛梯石蘚重。簷牙妨過鳥,池面躍降龍。 僧定時聞磬,漁歸遠聽鐘。少耽遊覽勝,老覺應酬慵。 已悟三乘妙,猶嫌百慮憧。奇探元有意,幻住擬相從。 借榻揮談柄,參禪競舌鋒。還將一轉語,持去問南宗。

《天目晴雪》
凌說
[编辑]

兩池銀水在雲中,巖壑生花瑞氣隆。鹽虎作寒連地 合,玉鰲扶凍與天通。照人錯落山應瘦,向日消殘樹 半空。獨有小梅清見骨,只將春色笑春風。

《渚溪夕照》
前人
[编辑]

「渚溪行過少鄰家,撲面黃蜂趁晚衙。」一片素秋清映 水,半汀紅日澹迎霞。漁竿影沒人爭渡,牧笛聲殘雁 落沙。危石渡頭深淺處,只消新月照梅花。

《梅溪春漲》
前人
[编辑]

玉磬峰頭積雪消,紫梅花下水平橋。噴開石竇山傾 倒,怒拍溪門浪動搖。連岸白沙鷗鳥下,滿川紅日鱖 魚跳。黃流引入星河去,一任乘槎上碧霄。

《過新市》
劉仲景
[编辑]

澤國魚鹽一萬家,從來人物盛繁華。青衫雲鬢能搖 櫓,白苧冰肌解踏車。比屋傍河開市肆,疏苗盈野間 桑麻。《吳歈》一曲隨風度,蕩漾湖光映晚霞。

《峴山》
董份
[编辑]

「一春長復臥山阿,自愛山中綠樹多。」看盡閒雲低野 岫,坐當明月上清波。驚禽往往移林麓,鳴鹿時時過 薜蘿。卻笑閒來尚多事,著書時倦即行歌。

《前題》
蔡汝楠
[编辑]

雨花春色滿香關,湖水悠悠對客閒。帆帶片雲歸鳥 外,石延蒼蘚出林間。淮南招隱新開舍,支遁棲禪正 買山。不是為扶鳩杖出,勝遊那許得躋攀。

《半月泉》
周仲卿
[编辑]

石罅玉為髓,月梳金作稜。蒼苔誰鑿破,白雪自堅凝。 穿豈泰山霤,清於萬壑冰。此中無六月,門外氣如蒸。

《逸老堂》
陳霆
[编辑]

望望溪山面面窗,滿前風物盡歸降。浪花亂點疑晴 雪,鷗鳥群飛下碧江。城郭酒旗迷細雨,汀洲漁唱去 輕艭。宦情自信歸來早,一任空巖枕石淙。

《湖州道中》
韓弈
[编辑]

百里溪流見底清,苕花蘋葉雨新晴。南潯賈客舟中 市,西塞人家水上耕。岸轉青山紅樹近,湖搖碧浪白 鷗明。櫂歌誰唱彎彎月,彷彿吳儂「《子夜》聲。」

《毘山讀書堂》
王世貞
[编辑]

「清遠吳興古山水,毘山去郡不十里。一塔飛英倒峰 墮,萬井炊煙並雲起。梁國才人柳侍中,構亭爭勝白 蘋風。棠陰欲盡兔葵出,千載風流指顧空。彷彿山靈 訴天帝,遣作中丞讀書地。洗硯池含星斗文,題詩壁 吐雲霞氣。修廊複閣冠坡陀,美篠蒼藤依澗阿。花如 懷縣齋前密,果比閒居賦裏多。我歌一贈毘山長,為」 是浮家易來往。糟丘好釀三百斛,莫使王猷信仍爽。

《題蓮花莊三品石為吳樞季太守賦》
[编辑]

謝肇淛

吳公宅前幾片石,狀如伏虎質如鐵。故老相傳三百 年,蒼稜盡蝕土花色。突兀三峰削不成,龜紋犀理漫 縱橫。忽疑屋裏青山出,頓覺滿堂煙霧生。秦皇鞭斷 漢廷柱,雙影對蹲中孤立。奇態豈無神呵護,玲瓏祇有雲出入。君不見集賢學士趙家子,手題此石墨尚 泚。文采風流無復存,空留片石荊榛裏。我來踞石坐, 便欲與石語。丘壑還如見古人,臥遊何必親杖履。醉 來拔劍斫蒼苔,古今勝蹟總塵埃。蘭亭金谷俱已矣, 一泉一石安在哉。但當對石快飲酒,莫思身後令人 哀。落葉滿階月墜地,高歌一曲城烏起。

《濟上有懷毘山》
潘季馴
[编辑]

溪盤苕水曲如龍,溪上山亭一徑通。蒼弁嵯峨春雨 後,洞庭縹緲夕陽中。栽花已擬尋潘令,載酒誰當似 柳公。太白樓前明月夜,不堪徙倚對秋風。

《送白尉往湖州》
唐·順之
[编辑]

君家太湖北,作吏太湖南。驛路雞鳴近,山城樹影舍。 萬川疏沃野,百室競春蠶。幸此猶吾土,微官也自堪。

《惜紅衣》有序
宋·吳文英
[编辑]

《余從姜石帚遊苕霅間三十五年矣。重來傷今感昔,聊以詠懷》。

鷺老秋絲,蘋愁暮雪,鬢那不白。倒柳移栽,如今暗溪 碧。烏衣細語,傷伴惹、茸紅曾約。南陌。前度劉郎,尋流 花蹤跡。朱樓水側。雪面波光,汀蓮沁顏色。當時醉 近繡箔,夜吟寂。三十六磯重到,清夢冷雲南北。買釣 舟溪上,應有煙蓑相識。

《小重山》紅蓼汀
汪藻
[编辑]

月下潮生紅蓼汀。殘霞都斂盡,四山青。柳梢風急度 流螢。隨波去,點點亂寒星。別語記丁寧。如今能隔 幾長亭。夜來秋氣入銀屏。梧桐雨,還恨不同聽。

《木蘭花》南園
張先
[编辑]

去年春入芳菲國。青蕊如梅不忍摘。闌邊徒欲說相 思,綠蠟密緘朱粉飾。歸來故苑重尋覓。花滿舊枝 心更惜。鴛鴦從小自成雙,若不多情頭不白。

《天仙子》浮暉閣
沈會宗
[编辑]

「景物因人成勝概。滿目更無塵可礙。」等閒簾幕小闌 干,衣未解。心先快。明月清風如有待。誰信門前車 馬隘。別是人間閒世界。坐中無物不清涼,山一帶。水 一派。流水白雲常自在。

《臨江仙》與葉少蘊上巳九曲池流杯
葛勝仲
[编辑]

小樣洪河分九曲,飛泉環遶粼粼。青蓮往事已成塵。 羽觴浮玉甃,寶劍捧金人。綠綺且依流水調,逢逢 擂鼓催巡。玉堂詞客是佳賓。茂林修竹地,大勝永和 春。

和前        葉夢得[编辑]

《山半》飛泉鳴玉珮,回波倒卷粼粼。解巾聊濯十年塵。 「青山應卻怪,此段久無人。」行樂應須賀太守,風光 過眼逡巡。不離常作坐中賓。「只愁花解笑,衰鬢不宜 春。」

湖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長興縣晏子城,《吳地理志》云:「晏子娶吳王女,築 城居此。」《舊編》云:「後耕者每于土中得黃金,狀如四角 菱,中有齊字,名晏子金。」

吳山下臨苕溪,相傳吳王常送女於此。山灣有潮高 三尺,倒流七十里,名《吳王送女潮》。

漢沈震。字彥成。至孝。十歲遭荒。忽夜中有人告曰:「西 籬有米五十石。可供養。」掘之果得。

縣之金鵝山,相傳古有金鵝出沒其處,或聞其聲。後 漢述善侯沈戎葬其下,金鵝飛集,三鳴而去,沈之族 通顯。今山之陽三村名上初鳴、中初鳴、下初鳴,表鵝 異也。

《異苑》:烏程卞山,本名土山,有項籍廟,自號卞王,因改 名山。山足有一石匱,高數尺,陳郡殷康常往開之,風 雨晦冥乃止。

《宋書始興王濬傳》,「元嘉十七年,為揚州刺史,將軍如 故,置佐領兵。十九年,罷府。二十一年,加散騎常侍,進 號中軍將軍。明年,濬上言,所統吳興郡,衿帶重山,地 多汙澤,泉流歸集,疏決遲壅,時雨未過,已至漂沒,或 方春輟耕,或開秋沈稼,田家徒苦,防遏無方。彼邦奧 區,地沃民阜,一歲稱稔,則穰被京城,時或水潦,則數」 郡為災。頃年以來,儉多豐寡,雖賑賚周給,傾耗國儲, 公私之弊,方在未已。州民姚嶠,比通便宜,以為「二吳、 晉陵、義興四郡,同注太湖,而松江滬瀆,壅噎不利,故 處處湧溢,浸漬成災。欲從武康紵溪,開漕谷湖,直出 海口一百餘里,穿渠涻,必無閡滯。自去踐行,量度二

十許載,去十一年大水,已詣前刺史臣義康,欲陳此
考證.svg
計。」即遣主簿盛曇泰隨嶠周行,互生疑難,議遂寢息。

既事關大利,宜加研盡,登遣議曹從事史虞長孫與 吳興太守孔山士同共履行,准望地勢,格評高下,其 川源由歷,莫不踐校,圖畫形便,詳加笇考,如所較量, 決謂可立。尋四郡同患,非獨吳興。若此浛獲通,列邦 蒙益,不有暫勞,無由永晏,然興創事大,圖始當難。今 欲且開小漕,觀試流勢,輒差烏程、武康、東遷三縣近 民即時營作。若宜更增廣。尋更列言:「昔鄭國敵將史 起、畢忠,一開其說,萬世為利。嶠之所建,雖則芻蕘,如 或非妄,庶幾可立。」從之,功竟不立。

《南齊書沈驎士傳》:「驎士隱居餘干吳差山。征北張永 為吳興,請驎士入郡。驎士聞郡後堂有好山水,乃住 停數月。」

《蕭惠基傳》:惠基弟惠休,永元元年,徙吳興太守,徵為 右僕射。吳興郡項羽神舊酷烈,世人云:「惠休事神謹, 故得美遷。」

《梁書蕭琛傳》:琛遷吳興太守,郡有項羽廟,士民名為 「憤王」,甚有靈驗。遂于郡廳事安施床幕為神座,公私 請禱,前後二千石皆于廳拜祀而避居他室。琛至,徙 神遷廟,處之不疑。又禁殺牛解祀,以脯代肉。

《陳書高祖本紀》:「高祖武皇帝,諱霸先,字興國,小字法 生,吳興長城下春里人,漢太丘長陳寔之後也,世居 潁川。寔元孫準,晉太尉。準生匡,匡生達,永嘉南遷,為 丞相掾,歷太子洗馬,出為長城令,悅其山水,遂家焉。 嘗謂所親曰:『此地山川秀麗,當有王者興,二百年後, 我子孫必鍾斯運』。達生康,復為丞相掾。咸和中土斷」, 故為長城人。

《府志》:「隋大業二年,煬帝詔作輿服儀衛,課州縣送翎 毛,民求捕,殆無遺類。烏程有高樹踰百尺,上有鶴巢, 欲取之不可得,乃伐其根,鶴恐,殺其子,自拔氅毛投 於地。」

《唐書于頔傳》:「頔字允元,後周太師謹七世孫。蔭補千 牛,調華陰尉,累勞遷侍御史,為吐蕃計會使,有專對 材。擢長安令、駕部郎中,出為湖州刺史。部有湖陂,異 時溉田三千頃,久廞廢,頔行縣,命修復隄閼,歲獲秔 稻蒲魚無慮萬計。州地庳薄,葬者不掩柩,頔為坎瘞 枯骨千餘,人賴以安。」

《雲仙雜記》:吳興山中有一樹,類竹而有實,似莢狀。鄉 人見之,以問陸澄,澄曰:「名洛如花,郡有文士則生。 吳興米炊之甑香,白馬豆食之齒醉。」虢國夫人廚吏 鄧連以此米擣為透花。以豆洗皮,作《靈沙臛》,以供 「翠鴛堂。」

《府志》:「長興縣孝鵝塚在縣蔣灣。唐天寶末,邑人沈氏 畜一母鵝。鵝死,其雛悲鳴不復食,啄敗薦覆之。又銜 芻草列前,若祭奠狀,向天號叫亦死。沈氏異之,函二 鵝而埋焉,因名其地。」

西吳枝乘。五代時,江南多故,獨吳興未嘗被兵,避亂 者多家焉。諺曰:「放爾生,放爾命,放爾湖州作百姓。」 《宋史勾濤傳》:濤提舉太平觀十一年,帝謂秦檜曰:「勾 濤久閒,性喜泉石,可進職與一山水近郡。」檜對:「永嘉 有天台鴈蕩之勝,帝曰:『永嘉太遠,其以湖州命之』。」 《朱蹕傳》:建炎三年,金人陷杭州,初犯餘杭,守臣康允 之退保赭山蹕,白允之率弓手、土軍前路拒敵,使杭 民為逃死計。行二十里,遇金兵,蹕兩中流矢,左右掖 至天竺山,猶能率鄉兵禦敵,後數日遇害。時兀朮自 安吉進兵,過獨松關,曰:「南朝若以羸兵數百守此,吾 豈能遽渡哉!」

《胡宿傳》:宿知湖州,前守滕宗諒大興學校,費錢數十 萬。宗諒去,通判僚吏皆疑以為欺,不肯書曆。宿誚之 曰:「君輩佐滕侯久矣,苟有過,盍不早正?乃陰拱以觀, 俟其去而非之,豈昔人分謗之意乎?」坐者大慚謝。其 後湖學為東南最,宿之力為多,築石塘百里,捍水患, 民號曰胡公塘,而學者為立生祠。

《通志》:「宋大觀間,烏程里人邵宗益剖蚌獲珠,如羅漢 像,偏袒右肩,矯首左顧,衣紋畢具,奉之慈感寺臨溪 樓。建炎間,憲使楊應誠、刺史莫強中、通判商霖同瞻 玩,忽越檻躍入水,浮翔波面,光彩照耀,後竟無蹤。」 《德清》:宋淳熙間,有錢三翁,衣衲茹素,脅不沾席者五 十年,俗呼布衲翁。時邑中建阜安橋,屬主其事。一夕, 謂其徒曰:「翌朝有饋醬者,謹視之。」明日,青坡村民獻 醬二甕,探之得銀二笏,以充橋費。人始異其前知。 宋世雷擊德清縣覺海寺殿柱,倒書云:「酉侯李約火 攸利火謝均思通」十二字,字大盈尺,入木三分。 《齊東野語》:隆國黃夫人,湖州德清縣人,初入魏峻叔 高家,既出復歸。李仁本媵其女以入榮邸,時嗣王與 苪苦無子,一幸而得男,是為度宗。然自處極謙抑,雖 驟貴盛,每遇邸第親戚,至不敢坐,常以妳子自稱,人 亦以此名之。或者有魏妳子之謗,其實不然也。秦齊 國夫人胡氏亦同邑人,相去纔數里。賈涉濟川以制 置,少日舟過龜溪,見婦人浣衣者,偶盼之,因至其家。 問夫何在,曰:「未歸。」語稍洽,調之曰:「肯相從乎?」欣然惟命。及夫還,扣之,亦無難色,遂攜以歸。既而生似道,未 幾去嫁為民妻。似道少長,始奉以歸。性極嚴毅,似道 畏之。當景定、咸淳間,屢入禁中,隆國至同寢處,恩寵 甚渥,年至八十有三。上方賜祕器及冰腦各五百兩, 賻銀絹四千兩,疋命中使護葬,師漕供費。凡兩輟朝, 賜諡柔正,又賜功德寺及田六千畝,可謂盛極矣。故 一邑產二女貴人,前此所未有也。

《癸辛雜識》:丙子北師自蘇入杭,道由東遷,有道人結 茅岸傍,備水飲以施行者,化緣募鑄觀音銅像,積久 成相好端嚴,晨夕奉侍。聞師至,嘆曰:「一死無恨,所惜 此像兵火不保耳。」夜夢大士告曰:「吾何所慮,恐汝不 免。蓋汝前生曾殺人,今來者正宿冤也。明日有三騎 過山,其前二人衣紅,後一人衣白者是已。汝可迎之 以請死,無所逃也。」至期,所見無異。其人詫曰:「人皆避 匿,獨爾敢耳。」執之至庵,索其散花,具以夢告,且曰:「我 若厚藏,豈不能為性命計?」其人感悟,遽釋之,且有所 贈曰:「吾與汝解冤結。」竟以獲免。

《府志》:趙學士嘗讀書天聖寺,就殿壁寫「瀟湘煙景」二, 墨竹二,為吳中墨妙稱最。天聖寺自是無塵,名無塵 殿。

埭溪口平地突起一石,高四五丈,週十餘丈,仰視巉 巖,登攀不易。旁有廟名「石虎」,或有鑿其石者,虎遂咆 哮有聲,聞者辟易。

西吳枝乘五月夏至前五日,吳興太湖中白魚向湖 側淺水菰蒲之上產子,民得採之。隋時貢於洛。 正月望日,則城中巨商相率于慈感寺放火炮以為 勝負,賭財物,轟霹之聲,河水為沸,多至費數百金。 三月朔日,則民間婦女簪蓬于首,無貴賤皆然。清明 後,千百成群,進香于道場山迨日初夕,紅紫靚妝,半 醉笑語,「步堤上歸。」亦有進香于天竺者,間為桑中之 約。近來衣冠女子間相傚矣。

吳興以四月為蠶月,家家閉戶,官府勾攝徵收,及里 閈往來慶弔,皆罷不行,謂之蠶禁。是月也,有鳥飛其 聲曰「著山《著火湖》」,民謂之蠶鳥。又有小蝦,亦以蠶時 出市,民謂之蠶花,蠶熟則絕無矣。

湖多右族,齮齕齊民,民畏之甚于畏吏。自《甲午歲》一 變之後,奸民不逞,反得為政,豪貴雖斂手,而淳謹之 風澌滅盡矣。

《臥游錄》:王司州至吳興印渚中,嘆曰:「非惟使人情開 滌,亦覺日月清朗。」於潛縣東七十里有印渚,渚傍有 白石山,峻壁四十丈,印渚蓋眾溪之下流也。印渚已 上至縣,石險不可行船,印渚已下,水道無險,故行旅 集焉。

《太平清話》:霅有華溪,勝國時人多寫華溪漁隱,蓋是 趙承旨倡之。王叔明是趙家甥,故亦作數幅。今皆為 元宰所藏。每欲買山霅上作「桃源人」以應盡讖。為余 圖趙王孫桃花綠山一冊。

明太祖高皇帝極喜「顧渚茶」,定額三十二觔,歲以為 常。

《府志》:「菱湖真武祠鐘,正德間以鄰警括寺鐘銷為兵 器,此鐘獨不能燬,竟返之。尚書蔣瑤有記。」

安吉州梅溪山下,一石聳立,其高百餘丈,四面斗絕, 不可登攀。其上復有石,盤圓如車蓋,遇大風雨則盤 轉如石磨,疾轉歲豐,遲則歲歉,候之每驗。

歸安精舍禪院有井,廣半畝,水甚清澈。有靈鰻長數 尺,背有金線,俗呼為「鰻菩薩。」水旱祈禱,則出水面。正 德間,德清修葺城隍廟,工人於神像傍掘穴,溶石灰, 忽有氣騰如霧,經宿則浮沬滿穴,見白角如巨藕,支 起二尺許,懼而亟掩之。按餘不志,龜溪之蜃,首直城 隍廟。今所泄露者,蜃之角也。

陳苑馬學曾配許氏,恭簡公女。女宿好佛,誕子後遂 孑居一室,禪誦不輟。臨終有白《鸚鵡》二翔于庭中,几 上燭花現蓮座軍持。觀者以為精修所致。

韶村漾漾中水有時湧起作勢旋轉騰躍而上者丈 餘。食頃方散。每見必主邑有雋者。

世傳江子匯有蜃,往往吸氣成風,盪舟飄瓦。又有一 井,時出火燄,一道人來書符投之,火燄隨出,燒道人 鬚眉。疑井通蜃窟,後覆其井,其址在今弘文館照牆 下。東有葛仙翁祠,仙翁嘗令民間元宵前後,家家鳴 鼓以厭之,若曰「葛公在,葛公在。」有見一老人行郡中, 形甚怪,聞鼓聲,謂人曰:「吾聽之輒頭痛不能堪,奈何」 忽不見。人皆以為蜃精也。今譙鼓猶然。

萬曆己亥迄乙巳,有氣如虹,出于弁山之阿,長數丈, 白若純綿,名曰白吼。」見此田禾為祟,成實者鮮。田家 賽會祈禳,鳴金鼓逐之。至丙午春,知府陳幼學治醮 符籙驅之,歲大稔,有「《驅白吼文

湖州府部雜錄[编辑]

《避暑錄話》,顏魯公《吳興地記》:「烏程縣境有顓頊冢。《圖 經》云:『晉初,衡山見顓頊冢,有營丘圖,衡山在州之東 南,《春秋傳》所謂楚子伐吳,克鳩茲,至于衡山者也。今 謂之橫山』。」或疑顓頊都帝丘,今濮州是,無緣冢在此。 古今流傳,雖不可盡信,然舜葬蒼梧,禹葬會稽,何必 其都耶?今州之西南有杼山,亦隸烏程,其旁有夏駕 「山、夏王村」,相傳以為夏杼巡狩所至。杼,夏之七王也。 禹葬會稽,則杼之至此,固無足怪。庸俗之言,未可為 全無據也。越王勾踐,本禹之後。蓋吳越在夏,皆中國 地,其後習于用夷,故商周之間變而為夷,豈真夷狄 也哉?六合之大,自開闢以來,迭為華夷,不知其幾變。 如幽、燕故壤淪陷,不滿二百年,已不復名為中國矣, 而閩、廣、隴蜀列為郡縣者,亦安知秦漢之前皆夷狄 耶?

《癸辛雜識》:或言湖州以潘丙之事改名安吉州,乃寓 「潘丙」二字,史相之狡獪也。

「吾鄉妙喜,謂之杼山。謂夏杼嘗巡歷于此,故名其西 曰夏駕山,又有所謂夏王村者皆是也。今乃訛夏王 為下黃,夏駕為下夾,且名其上曰上夾,以成偽焉。」 《讀史訂疑》:「湖州有毘山。《一統志》云:『唐刺史柳渾讀書 其上,有讀書臺址』。」山今為尚書潘公所得,命予作歌, 亦具言柳渾事。予為證其誤,非唐柳渾,乃南齊柳惲 也。惲是渾六世祖,為吳興守時,有「亭皋木葉下,隴首 秋雲飛」句,時人目為柳吳興,故當有讀書臺耳。考《唐 書》,渾未嘗為湖州刺史,安得至毘山?當時修志者不 學乃爾。

辟寒青山,其中有石竇,東通洞庭,冬夏常暖,山色如 黛,故名。吳均《與施從事書》云:「故鄣縣三十五里有青 山,絕壁干天,孤峰入漢。綠嶂百重,清川萬轉。歸飛之 鳥,千翼競來;企水之猿,百臂相接。秋露為霜,春羅被 徑。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信足蕩累,頤物悟裏,散賞, 西吳枝乘。」秦時烏巾程林二氏者,善造酒,故以名邑, 相沿至今。然二氏絕無其後,而釀亦寖薄。元美謂「虛 名似督郵」,信矣。邇來沈氏《三白》,乃甲江南。

湖人于茗,不數顧渚而數羅𡵚。然顧渚之佳者,其風 味已遠出龍井下,𡵚稍清雋,然葉粗而作草氣。丁長 孺常以半角見餉,且教余烹煎之法。迨試之,殊類羊 公鶴。此余有解有未解也。余嘗品茗,以武夷、虎丘第 一,淡而遠也;松羅、龍井英次之,香而艷也;天池又次 之,常而不厭也。餘子瑣瑣,勿置齒喙。

吳興槎頭鯿為海內佳味,東門外之葫茯與之齊名, 士人稱「大頭菜」、「小頭魚」云。德清、長橋產蟶,然味不及 閩中遠甚。其他渚茭、山筍、黃雀、紫蟹,皆珍品也。 果實芰藕、菱、芡皆佳,而楊梅殊絕。出太子灣者,大幾 如卵,甘不勝口。

長興之顧渚山,有鳥如鴝鴝而小,蒼黃色,每至正二 月作聲,云春起也。至三四月作聲,云春去也。採茶人 呼為「報春鳥。」

湖民以蠶為田,故謂「勝意則增饒,失手則坐困。」綿以 兩蠶共作繭者為同功綿,值即倍常。其絲以三繭抽 者為合羅絲,歲以克御服,士庶家不得有也。 吳興毛穎之技甲天下,元時馮應科者擅長,至與子 昂、舜舉並名,今世猶相沿尚之。其知名者,曰翁氏、陸 氏、張氏,皆㕙毫也。 鏡亦以吳興為良。範金固不殊,其水清冽,能發光也。 最知名者薛氏。

孫吳時,吳興有八絕,吳範善風角,劉淳善星文,趙達 善算,嚴武善圍棋,宋壽善占夢,皇象善書,曹弗興善 畫,夏嫗善相。又元時吳興三絕:趙子昂書,錢選畫,馮 應科筆。

吳興沈為右族,雖蔓衍不億,然皆禘休文氏矣。孟貞 曜為武康人,邑中無孟姓者,僅一《孟郊井》云「土人不 甚諳也。」人之幸不幸如此。

管道昇畫,傳者絕少,在吳興者,錯龍殿畫竹耳。然《志》 不言管氏作,又以為子昂讀書其中所作,則真否固 未辨也。

《府志》《萬歲曆》曰:「太和二年,烏程縣治內閣下忽生蓮 花。」按太和,《晉廢帝紀年掌故集》以為唐憲宗中興,諸 道用兵,江南稍安,水花生於閣下,和氣所毓,不知其 紀年是元和也。

湖州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項羽避仇吳中,遇大溪,有異物焉,早暮以尾剪 人吞之,羽跨其背,一手扼頸,一手抱樹,連拔大樹數 章。天曙視之,馬也。遍體黑龍紋,遂以名溪。今郡西門 龍溪是也。」

吳興之東林沈東老,能釀《十八仙》白酒。一日,有客自 號回道人,長揖於門曰:「知公白酒新熟,遠來相訪,願 求一醉。」實熙寧元年八月十九日也。公見其氣骨秀 偉,跫然起,徐觀其碧眼有光,與之語,其聲清圓,于古今治亂、老、莊、浮屠氏之理無所不通,知其非塵埃中 人也。因出酒器十數於席,問曰:「聞道人善飲,欲以鼎 先為壽,如何?」公曰:「飲器中惟鐘鼎為大,屈巵螺杯次 之,而梨花蕉葉最小。請戒侍人次第速斟,當為公自 小至大以飲之。」笑曰:「有如顧愷之食蔗,漸入佳境也。」 又約周而復始,常易器滿斟於前,笑曰:「所謂杯中酒 不空也。」回公興至,即舉杯舉白。常命東老鼓琴,回乃 浩歌以和之。又嘗圍棋以相娛,止弈數子輒拂去,笑 曰:「祇恐棋終爛斧柯。」回公自日中至暮,已飲數斗,無 酒色。是夕月微明,秋暑未退,蚊蚋尚多。侍人乘扇驅 蚊,偶滅一燭,回公乃命取竹枝,以餘酒噀之,插于遠 壁。須臾蚊蚋盡棲壁間,而所飲之地灑然。東老欲有 所叩,先托以求驅蚊之法,回云:「且飲,小術何足道哉! 聞公自能黃白之術,未嘗妄用,且篤於孝義,又多陰 功,此余今日所以來尋訪,而將以發之也。飲將達旦, 則甕中所釀,少留糟粕而無餘瀝矣。」回公曰:「久不遊 浙中,今日為公而來,當留詩以贈。然吾不學世人用 筆書。」乃就舉席上榴皮畫字,題於庵壁,其色微黃而 漸加黑。《贈東老》詩云:「西鄰已富憂不足,東老雖貧樂 有餘。白酒釀來緣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凡三十六 字。已而告別,東老啟關送之,天漸明矣。握手并行,笑 約異時之集。至舍西石橋,回公先度,乘風而去,莫知 所適。

《孝豐縣志》:「宋徐仙姑,金石鄉徐氏女,少時浣紗溪側, 水面一物浮至,類萍實,取而食之,遂有娠,其母以為 怪,居三年,產一物,仍類萍實而大,女甚惡之,剖為十 二,亟投之水,倏忽變為十二龍,飛至天目成十二龍, 淵深不可測,俗名險潭。女仙去後,人立龍母廟祀之。 廟在水村,旱禱即應,年代不可考。」

郡城金婆樓,金婆者好道,築樓以居。一日,遇初先生 授以太乙養元之道。金婆修煉,不捨晝夜,辟穀十餘 年,端坐而逝。比葬,舁者訝其輕,發而視之,惟隻屨存 焉,因葺其樓。元泰定間,改名「迎真道院。」

郡城天聖寺故事,「殿左右柱,舊刻木為龍,盤繞其上, 不知來自何時。一日,龍下柱飲池水,為老僧所見,即 還殿柱,左右盤錯。」元學士趙松雪有《錯盤龍記》,碑之 殿左後,雲雷之夕,二龍遂飛去。學士之碑,歲久亦斷 失不可讀。

張確嘗遊白蘋洲上,見二碧衣女子攜手吟詩云:「碧 水色堪染,白蓮香正濃。分飛俱有恨,此別幾時逢。藕 隱玲瓏玉,花藏縹緲容。何當無雙翼,蘆影暫相從。」確 逐之,化為翡翠,分飛而去。

霅川昔有漁者將箄籃捕魚,往收之際,見一鯉長數 尺,枕于箄上,以鐵叉射之不中。箄內有一小鯉,知其 子也。候之良久復至,游泳箄外,似求出其子者。漁者 祝曰:「若有變,當放爾子。」魚乃吐黃氣一條,上有一僧, 長數寸,其氣高二丈餘,頃乃沒。漁者駭而放之,棄業 于金山寺為僧。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