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續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0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十一
  征𣙜考
  𣙜酤禁酒
  宋寧宗嘉㤗四年二月蠲臨安府逋負酒税
  至開禧元年二月復蠲之
  嘉定四年四月禁兩浙福建州縣科折鹽酒
  先是孝宗初即位免楊存中所獻酒坊逋負錢四千萬緡乾道二年二月蠲諸路酒坊逋負淳熙三年六月減四川酒課四十七萬餘緡七年十一月禁淮南諸司州郡抑配民酒九年九月以旱減恭合渠昌州今年酒課十一年七月蠲減浙東敗闕坊塲酒課十六年四月光宗即位以四川應起經總制錢存留二年代輸鹽酒重課又以兩浙犒賞酒課𨽻諸州嵗入六十五萬尋減三十萬紹熙三年正月蠲四川鹽酒重額錢九十萬緡五月仍以兩浙犒賞酒庫𨽻諸州令户部郎官提領嵗以四十五萬緡為額至是年乃有浙閩科折鹽酒之禁
  宋史髙定子𫝊曰寧宗時定子知夾江縣前是酒酤貸秣於商人定子給錢以糴且寛𣙜酤民以為便後為四川總領所立管文字總領所治利州倚酒𣙜以佐軍用吏奸盤錯定子躬自究詰酒政遂平後來者復欲増課定子曰前以吏蠧亦既革之今又求益是再𣙜也乃止
  十六年五月詔復潭州税酒法
  湖南安撫使知潭州真徳秀奏曰𣙜酒一事重為潭害積𡚁已極不容不更舊法俱存不容不復竊惟酒之有𣙜可行於江浙諸路不可行於廣南福建盖瘴鄉炎嶠疾癘易乘非酒無以禦嵐霧而民貧俗獷勢不能使之必沽於官故特弛其禁以從民便若荆湖以南雖非閩廣比而宻鄰桂筦旁接連賀風土氣𠉀往往相似故今全永郴道等州或聴民自釀而輸税於官或夏秋正賦併輸酒息未有専行禁𣙜如江浙諸路者獨潭州自紹興元年兵革未息城市蕭條幕府適有練達之人建議於州募醖户造酒城外而募泊户賣之城中入城之時數罌以税官無尺薪斗米之費而坐獲利入民無逮捕抑配之擾而得飲醇美其後名公鉅卿相繼典州皆因而不改旁郡如衡依倣其法迄今遵行至乾道二年劉珙討平郴寇増置親兵又乞屯軍郴桂一時調度百出亦不敢輕變税法但増置糯米塲添劍南北楚三湘量從官賣稍分醖户之利而已及辛棄疾剏置飛虎一軍欲自瞻飬多方理財取辦酒課乃始獻議於朝悉從官賣變税為𣙜皆謂不便人多移徙墟市一空孝宗皇帝亟從給事中芮輝所奏降旨住罷及開禧二年趙善恭又欲盡籠其息不待奏聞遽行官𣙜醖户失業犯法者多甫及數年其𡚁遂極曹彦約到任時官賣之額日朘月減幕府相視束手無策彦約以為若行𣙜酒則利在官吏而百姓䝉其害一為税酒則利在百姓而官吏有不便此議一起毎指以為難行皆官吏自為計非為公家計為百姓計者也以嘉定三年官賣本息計之雖名收二十萬八千五百貫有竒而米麯柴水本錢與官吏食錢却計一十二萬二千三百餘貫除本收息僅八萬六千二百餘貫是一日所得止二百五十餘貫若官賣一分税酒二分則日税之額不過一百六十餘貫當不難辦於是叅用官私俱醖之議許城外百姓自行造酒搬運入城上秤收税每酒一斤税錢七文不税而入謂之私酒既而安丙視事即議改𣙜且限三日打併投醪江流椎𦉍破釡在在怨嗟凡酒家一孔之利鈎抉靡遺酒貴米賤既相遼絶重法以禁亦不為止捜邏之卒旁午達道連坐之人填溢犴圄所至騷然人不堪命其害不止一州且及一路由是觀之税與𣙜孰便孰否大略可觀矣自彦約復行税法衛涇繼之毎嵗所入浄息率不下八百餘貫視昔之𣙜無大相過是不科糴不抑配不捜捕薪水之費官吏之給皆十去其七而確然一定之息踵門自至顧何所憚而不為哉謹議目下措置復行税酒舊法所慮人微望輕不足鎮壓異議既行之後他時或有變更則為醖戸者重罹蕩析之禍是臣實悮之也望聖慈嘉恵湘民特降睿㫖從臣所請當琢石鐫刻立之通衢以為本州一定不易之制
  理宗寳慶二年三月以久雨詔大理寺三衙兩浙運司臨安府諸屬縣𣙜酒所凡贓賞等錢罪已决者一切勿徴毋錮留妻子
  自是霖潦寒暑皆免
  紹定二年十月詔台州水災除茶鹽酒酤諸雜税郡縣抑納者監司察之
  時楊瑾攝華亭弛酒税
  嘉熙二年十二月詔四川諸州縣鹽酒𣙜額自明年始更減免三年其四路合發總所綱運者亦免
  開慶元年嚴私醋之禁
  景定三年十月詔蠲四川制總州縣鹽酒𣙜額
  五年六月命董宋臣兼主管御前酒庫
  度宗咸淳元年十月減四川州縣鹽酒課始自景定四年正月一日再免徴三年
  至四年十月又詔已減四川州縣鹽酒課自咸淳四年始再免徵三年
  日知録曰先王之於酒也先以禮坊之後以刑糾之天子無甘酒之失卿士無酣歌之愆至幽王而天不湎爾之詩作其教嚴矣漢蕭何造律羣飲罰金既失坊民之意於前曹參代之聞吏醉歌呼而亦取酒與相應和復失糾民之意於後桑𢎞羊踵此從而𣙜酤遂以為利國之一孔而禁酒之弛實濫觴於此然自孝宣以後時禁時開至唐代宗詔天下州縣各量定酤户隨月納税自此名為禁而實許之酤意在𣙜錢不在酒矣宋仁宗初言者猶以天下酒課月比嵗増無有藝極非古禁羣飲以節用之意孝宗淳熙中李燾奏設法勸飲以歛民財周輝雜志以為惟恐飲不多而課不羡此𣙜酤之𡚁也近既不𣙜緡亦無禁令遂以酒為日用之需猶饔飱之不可闕而厚生正徳之論莫有起而持之者矣
  遼制凡頭下軍州酒税赴納上京
  遼史地理志曰頭下州軍官位九品之下及井邑商賈之家征税各歸頭下惟酒税課納上京鹽鐵司
  太祖神冊時遼東新附地不𣙜酤鹽麯之禁亦弛至聖宗太平中馮延休韓紹勲相繼商利欲與燕山平地例加䋲約其民病之
  興宗景福元年禁職官不得擅造酒糜榖有婚祭者有司給文字始聴
  道宗清寧十年十一月詔南京不得非時飲酒
  金太宗天㑹三年始命𣙜酤官以周嵗為滿
  金𣙜酤因遼宋舊制至是始有是命
  十三年正月時熙宗已即位詔公私禁酒
  世宗太定初以國用不足設官𣙜醋以助經用
  至二十三年以府庫充牣罷之
  三年詔嚴禁私釀設軍廵察
  先是詔宗室私釀者從轉運司鞫治至是省奏中都酒户多逃以故課額愈虧帝曰此官不嚴禁私釀所致也命設軍百人𨽻兵馬司同酒使副合千人巡察雖權要家亦許捜索奴婢犯禁杖其主百且令大興少尹招復酒户
  等謹按金史梁肅𫝊大定二年肅為大興少尹時以用度不足上疏言自漢武帝用桑𢎞羊始立𣙜酤法民間粟麥嵗為酒所耗者十常二三宜禁天下酒麯自京師及州郡官務仍舊不得酤販出城其縣鎮鄉村權行停止不報至此嚴禁私釀又命大興少尹招復酒户葢仍用其奏也
  八年更定酒使司課及五萬貫以上者依舊例通注文武官餘並右職有才能累差不虧者為之
  次年大興縣官以廣陽鎮務虧課而懼奪其俸乃以酒散部民使輸其税大理寺以財非入已請以贖論帝曰雖非私贓而貧民亦受其害若止從贖何以懲後特命解職至十九年三月尚書省奏虧課院務顔葵等六十八人各合削官一階帝曰以承廕人主𣙜沽此遼法也法幣則當更張唐宋法有可行者則行之
  十八年三月命戍邊女直人遇祭祀婚嫁節辰許自造酒
  二十六年更定酒課功酬法
  尚書省奏鹽鐵酒醋自定課後増各有差帝曰監臨官惟知利已不知利從何來若恢辦増羡者酬遷虧者懲殿仍更定併増併虧之課無失原額横班祗虧者與餘差一例降罰庶有激勸又如功酬合辦二萬貫而止得萬七八千難迭兩酬者向多止納萬貫輒以餘錢入已今後可令見差使内不迭酬餘錢與後差使内所増錢通算為酬庶錢可入官又監官食直若不先與何以責亷今後及格限而至者即用此法時梁肅為吏部尚書舉同安主簿髙旭除平陽酒使肅奏明君用人必器使之旭儒士優於治民若使坐列肆𣙜酒酤非所能也請諸道鹽鐵使依舊文武叅注其酒税使副以右選三差俱優者為之帝稱善
  罷酒税司杓欄人
  梁肅拜叅知政事上疏論生財舒用八事二曰罷酒税司杓欄人五曰罷𣙜醋以利與民七曰隨路酒税許折納諸物詔議行之
  二十七年命天下院務依中都例改設麯課聴民酤初二十四年七月帝在上京㑹寜尹富察通言可罷上京酒務令民自造以輸税帝曰先灤州諸地亦嘗令民煎鹽後以不便罷之今豈可令民自沽耶二十六年帝以上京酒味不嘉欲如中都麯院取課庶使民得美酒至是遂議以天下院務依中都例改收麯課而聴民酤並議遣官詢問遼東來逺軍南京路新息虞城西京路西京酒使司白登縣徳哷勒部族天城縣七處除税課外願自承課者賣酒帝曰自昔鹽官多私官錢若令百姓承辦庶革此弊其試行之
  章宗明昌元年正月更定新課令即日收辦
  承安元年七月定中都麯使司以大定二十一年明昌六年為界通比均取一年之數為額
  中都麯使司大定間嵗獲錢三十六萬一千五百貫至是年嵗獲四十萬五千一百三十三貫西京酒使司大定間嵗獲錢五萬三千四百六十七貫五百八十八文至是年嵗獲十萬七千八百九十三貫乃定通比均取法至泰和四年九月省奏在都麯使司自定課以來八年併増宜依舊法以八年通該課程均其一年之數仍將新増諸物一分税錢併入通為課額以後之課毎五年一定其制又令隨處酒務元額上通取三分作糟酵錢
  等謹按章宗紀承安元年七月帝御紫宸殿受賀賜諸王宰執酒勅有司以酒萬尊置通衢賜民縱飲九月賜右丞相襄酒百尊又都人進酒三千一百瓶詔以賜邊軍吏葢酒禁之開莫甚於是嵗也
  三年三月復𣙜醋
  先是明昌五年以有司所入不充所出言事者請𣙜醋息遂令設官𣙜之其課額竢當差官定之尋罷至是省臣以國用浩大遂復𣙜醋五百貫以上設都監千貫以上設同監一員
  五年四月令酌收杓欄錢
  省奏舊隨處酒税務所設杓欄人以射糧軍厯過隨朝差役者充大定二十六年罷去其隨朝應役軍人各給添支錢粟酬其勞今擬將元收杓欄錢以代添支令各院務驗所收之數百分中取三隨課代輸更不入比嵗約得錢三十餘萬以佐國用
  泰和六年制院務賣酒數各有差若數外賣及將帶過數者罪之
  宣宗貞祐三年十二月議酒税設使司依大定之制御史田迥秀言大定中酒税錢及十萬貫者始設使司其後二萬貫亦設令河南使司五十餘員虚費月廪宜依大定之制至元光元年復設麴使司
  哀宗天興二年九月禁公私釀酒
  元太宗二年正月定酒課驗實息十取一
  三年立酒醋務坊塲官𣙜酤辦課
  仍以各州府司縣長官充提㸃官𨽻徴收課税所其課額驗民户多寡定之
  六年頒酒麴醋貨條禁私造者依條治罪
  邱濬大學衍義補曰榖麥既已納税用榖為酒又税之造麥為麴以醖酒义税之以米與醩為醋又税之是則榖麥一物農耕以為食官既取之商糴於農以為酒與麴醋官又取之三四出税豈上天生物養民人君代天子民之意哉
  世祖中統三年三月免髙麗酒課
  至元二年四月勅上都商税酒醋等課毋徴
  四年八月申嚴平灤路私鹽酒課之禁互見鹽鐵考
  九月申嚴西夏中興等路僧尼道士啇税酒醋之禁互見征商考至十四年五月申嚴大都酒禁犯者籍其家貲散之貧民十八年五月禁甘肅𤓰沙等州為酒十九年十月禁大都及山北州郡酒二十年四月元典章作十五年七月申嚴酒禁有司造者財産女子沒官犯人配役
  七年九月山東饑勅益都濟南酒税以十之二收糧十年四月定葡萄酒三十分取一例
  時大都酒使司欲於十分中取一省部議葡萄酒漿雖以酒為名實不用米麴自六年七年立為課額止三十分取一宜令如舊從之
  十五年正月弛女直碩達勒達酒禁
  二月以川蜀地多嵐瘴弛酒禁四月以時雨霑足稍弛酒禁民之衰疾飲藥者官為醖釀量給之十一月開酒禁
  十六年二月以大都河間山東酒醋等課併入鹽運司二十二年正月詔禁私酒
  右丞盧世榮言京師富豪户釀酒價髙而味薄以致課不時輸宜一切禁罷官自酤賣向之嵗課一月可辦從之至二月又申禁私造酒麴
  三月罷上都醋課
  九月罷𣙜酤
  初民間酒聴自造米一石官取鈔一貫盧世榮以官鈔五萬錠立𣙜酤法米一石取鈔十貫增舊十倍至是罷之聴民自造増課鈔一貫為五貫
  等謹按食貨志云是年二月命隨路酒課依京師例毎石取一十兩三月用右丞盧世榮等言上都酒課改𣙜酤之制令酒户自具工本官司拘賣毎石止輸鈔五兩是因世榮言而課從輕也以姦臣𫝊考之二十一年十一月世榮居中書言京師富豪户釀酒酤賣價髙味薄且課不時輸宜一切禁罷官自酤賣明年正月奏古有𣙜酤之法今宜立四品提舉司以領天下之課嵗可得鈔千四百四十錠二月又奏大都酒課日用米千石以天下之衆比京師當居三分之二酒課亦當日用米二千石今各路但總計日用米三百六十石而已奸欺盜隠不可不禁已責各官増舊課二十倍後有不如數者重其罪皆從之四月以言者劾始下世榮於獄然自是雖罷𣙜酤猶増前一貫者為五倍葢言利之臣貽害如此志稱用其言改輸十兩為五兩誤矣惟鄉民造醋者免收課乃世榮所奏九事之一因怒之者衆聊託此以要譽者元典章言先是鄉村農民造醋與城市一體收課是年二月命並免之是其事也典章又言酒課除大都河西務楊村所管州城依例𣙜酤外所有腹裏大都上都江南福建兩廣鄉村内百姓皆聴自造酒辦課所謂罷𣙜酤之實如此
  二十五年二月禁遼陽酒
  至六年禁上都桓州應昌隆興酒二十七年七月禁平地忙安倉釀酒犯者死十月禁大同路釀酒十一月禁上都山後釀酒二十八年三月太原饑嚴酒禁十月嚴山後酒禁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六月以甘肅等處米價湧貴詔禁釀酒
  元史刑法志曰私造薩滿阿喇克酒者同私酒法杖七十徒二年財産一半沒官有首告者於沒官物内一半給賞䝉古漢軍醖造私酒醋麴者依常法犯禁飲私酒者笞三十七犯界酒十瓶以下罰中統鈔一十兩笞二十七十瓶以上罰四十兩笞四十七酒給原主酒雖多罰止五十兩罪止六十
  四月以武岡寶慶二路荐經寇亂免今年酒税課至二十七年八月又免大都平灤河間保定四路流民租賦及酒醋課
  七年弛寜夏酒禁
  至二十七年九月武平地震盜賊乘隙剽刼民愈憂恐平章政事特穆爾以便宜蠲租賦罷商税弛酒禁二十九年四月弛太原甘肅酒禁仍𣙜其酤八月弛平灤酒禁十月弛上都酒禁
  二十九年正月江西福建酒税課悉歸有司
  自二十五年二月改江西茶運司為都轉運使司并𣙜酒醋税至是從江西行省左丞髙興言詔江西酒醋之課不𨽻茶運司福建酒醋之課不𨽻鹽運司皆依舊令有司辦之
  三月令湖廣龍興南京分辦杭州酒課十之三
  丞相完澤等言杭州省酒課嵗辦二十七萬餘錠湖廣龍興嵗辦止九萬錠輕重不均於是减杭州省十分之三令湖廣龍興南京三省分辦
  等謹案元典章是年正月阿喇卜丹以此為言中書省議行之阿喇卜丹江西行省也
  成宗元貞元年閏四月弛甘州酒禁
  大徳元年七月免上都酒課三年
  至二年五月罷蕁麻林酒税羡餘三年五月鄂岳漢陽興國常澧潭衡辰沅寶慶常寜桂陽茶陵旱免其酒課五年九月江陵常徳澧州皆旱免其門攤酒醋課
  十一月禁和林釀酒
  至五年四月又禁和林釀酒其諸王駙馬許自釀飲不得酤賣六年十一月禁和林軍釀酒惟安西王阿南達諸王呼喇珠托克托布哈伊竒哩駙馬曼濟台鴻吉哩岱雅爾哈許釀八年六月開和林酒禁立酒課提舉司
  五年十月以嵗饑禁釀酒
  至十一月詔諭中書省近因禁酒聞年髙需酒之人有預市而儲之者其無釀具者勿問六年正月又禁民釀酒十二月禁諸路釀酒七年正月以嵗不登禁河北甘肅陜西等郡釀酒
  等謹按元典章是年以各路犯界酒貨有斷沒入官有給付原主者歸斷不一罰鈔數亦不同都省議斷决追罰仍依定例所獲酒數給主仍勒出境毋致侵課至七年定决杖七十七追中統鈔一百貫付告人充賞
  七年二月併大都鹽運司入河間運司其所掌京師酒税課令户部領之
  五年開上都大都酒禁其所𨽻兩都州縣及山後河東山西河南嘗告饑者仍悉禁之
  閏五月又詔上都路應昌府伊竒喇斯和林等處依内郡禁酒
  十月弛太原平陽酒禁
  十二月又弛京師酒課許貧民釀酒
  八年大都酒課提舉司設槽房一百所
  至九年併為三十所毎所一日所醖不許過二十五石之上十年復増三所武宗至大三年又増為五十四所嵗輸十萬餘錠
  大學衍義補曰槽房毎所一日醖二十五石總計日費七百五十石月費二萬二千五百石嵗費二十七萬石矣
  九年七月禁晉寜冀寜大同釀酒
  至十一年武宗即位九月中書省言杭州一郡嵗以酒糜米麥二十八萬石禁之便河南益都諸郡亦宜禁之制曰可十二月以饑故禁山東河南江浙民釀酒
  十一年七月時武宗已即位江浙水民饑詔酒醋門攤課程免一年
  十一月詔免建康路今年酒課
  武宗至大元年九月弛諸路酒禁
  十月又以大都艱食罷𣙜酤閏十一月以杭州紹興建康等路嵗比饑饉免今年酒課十分之三
  仁宗延祐元年正月除四川酒禁
  至七年英宗即位五月弛陜西酒禁八月罷上都嶺北甘肅河南諸郡酒禁
  禁興元鳳翔涇州邠州酒
  以嵗荒故也至十二月又以汴梁南陽歸徳汝寜淮安水勅禁釀酒四年四月禁嶺北酒五年三月禁和寜浄州路酒十月又禁大同冀寜晉寜等路酒十一月禁開成莊浪等處酒六年三月禁甘肅行省所屬郡縣酒六月濟寜等路水禁酒九月禁山東諸路酒七年英宗即位四月申嚴和林酒禁
  六年三月定私造酒麴依匿税科斷例
  常徳路副達嚕噶齊哈尚言比來水旱相仍小民無以為生沽賣酒漿無知犯法若無問斗升一體科斷雖有籍沒之名貧家小户財産㡬何况私茶止沒物貨而賣酒匿税反重於彼似乎不倫部議𣙜酤之法既已改革酒醋課程普散於民除認納門攤許令醖造飲用外其自備工本造賣酒麴不行赴務包認闗由者止依匿税例
  英宗至治元年正月以奉元路饑禁酒
  十二月又以真定保定大名順徳等路水民饑禁釀酒至二年二月以河間路饑禁釀酒三月以河南兩淮饑禁釀酒四月以恩州饑禁釀酒五月以彰徳府饑禁釀酒三年五月以嶺北米貴禁釀酒
  十一月以營田提舉司徴酒擾民命有司兼𣙜之二年十二月弛河南陜西等處酒禁
  泰定帝泰定二年閏正月以河間真定保定瑞州四路饑禁釀酒
  四月又禁山東諸路酒九月禁大都順徳衛輝等十郡酒十二月以大寜路鳳𦍤府饑禁釀酒至三年二月禁汴梁路釀酒五月以涇州饑禁釀酒四年十一月禁晉寜路釀酒
  十二月弛瑞州路酒禁
  至三年九月弛大都上都興和酒禁十一月弛寜夏路及成都酒禁
  文宗天厯元年十一月以汴梁河南等路及南陽府頻嵗旱蝗禁其境内釀酒
  十二月又詔被兵郡縣免雜役禁釀酒至二年十月禁奉元永平釀酒
  十二月開上都酒禁
  至二年三月開遼陽酒禁十二月開河東冀寜路四川崇慶路酒禁
  二年十二月令所撥賜酒課仍輸官
  大都槽房累朝以課程撥賜諸王公主及各寺者凡九所至是中書省言諸王公主自有封邑嵗賜宫寺亦各有常産其酒課悉令仍舊輸官為宜從之
  順帝至元三年五月以興州松州民饑禁上都興和造酒
  至正四年十一月以河南民饑禁酒六年五月以陜西饑禁酒八年五月以四川旱禁酒十四年九月禁河南淮南酒十五年閏正月以上都路饑嚴酒禁
  元代天下毎嵗酒醋課總入之數
  腹裏酒課五萬六千二百四十三錠六十七兩一錢遼陽河南陜西四川甘肅江浙江西湖廣各行省酒課共四十一萬二千三百一十一錠二百兩九錢雲南行省酒課𧴩二十萬一千一百一十七索腹裏及遼陽河南陜西四川江浙江西湖廣七行省醋課共二萬二千五百九十一錠二百三十五兩八錢
  明太祖庚子嵗二月從中書省請定征酒醋之税丙午嵗二月禁民種糯
  自初定金陵即定禁酒令至是又令曰余自創業江左十有二年軍國之費科徴於民效順輸賦固為可喜然竭力𤱶畝所出有限而取之過多心甚憫焉曩因民間造酒糜費米麥故行禁酒之令今春米麥價稍平頗有益於民然非塞其源而欲遏其流不可也今嵗農民毋種糯米以塞造酒之源欲使五榖豐積而價平吾民得所養以樂其生庶幾養民之實也
  洪武六年十一月令太原勿復進葡萄酒
  諭省臣曰朕飲酒不多太原嵗進葡萄酒自今令其勿進國家以養民為務豈以口腹累人哉又西番兆日之地舊有造葡萄酒户三百五十家至七年七月其酋長以所造酒來獻又諭中書省曰物非常有而求之者必有非常之害昔元時造葡萄酒使者相繼於途勞民甚矣豈宜效之且朕性不喜飲况中國自有秫米供釀何用以此勞民其郤之使無復進
  十八年命酒醋課折收金銀錢鈔著為令
  凡賣酒醋之家不納課程者笞五十酒醋一半入官内以十分之三付告人充賞務官攅攔自獲者不賞其造酒醋自用者不在此限
  英宗正統七年命各處酒課州縣收貯以備用
  等謹按邱濬言明朝不立酒麴務惟攤其課於税務中而醋則自來無禁唐宋來苛征酷歛一切革之又謂民間酒肆報官納課罷肆則己未嘗如前代藉為經費然考實錄及㑹典太祖初起已有征酒醋之令至十八年又折收金銀錢鈔則酒醋未嘗無征英宗有收貯備用之命則酒課亦未嘗不藉為經費也
  景帝景泰二年定酒麴毎十塊收税鈔牙錢鈔塌房鈔各三百四十文
  六年十二月宛平知縣王紀言嵗歉民饑宜加拯䘏請裁减酒醋麴局酒户從之
  憲宗成化四年命張家灣宣課司并在京都税司凡遇客商淮麴投税毎百分取二
  令送光祿寺凖塌房條税課鈔毎嵗所送十五萬斤如有餘存留支用凡諸色人踏送酒麴湏赴務投税方許貨賣違者並依匿税科斷其造酒家自用麴貨不在此限如賣酒家自無麴貨湏收買曽經投税麴貨造酒貨賣依例辦納酒課若自行造麴亦湏赴務投税
  大學衍義補曰天下造麴之處惟淮安一府糜麥為多以石計者毋慮百萬淮安當南北之衝網運上下商賈往來必經於此一年之間般運於四方者不可勝計前代以國計必不得已而取其利今日無所利之請勅所司嚴加禁約凡民間造麴器具悉令折毁傭作者勒令歸農有犯與私鹽偽錢同科使毎嵗存麥百餘萬石以資民食亦國家藏富於民之一法也
  世宗嘉靖二十六年革甘肅原派店户流民酒屠油舖等銀
  神宗萬厯四年命張家灣宣課司解光祿寺麴塊折收銀
  光祿寺卿胡執禮奏抽分麴塊不堪醖釀尚書王國光議嵗收之數毎斤折銀一分解寺辦用時抽分麴共一十五萬二千八百斤内供應酒醋局一十萬八千八百斤光祿寺四萬四千斤此後酒醋局解本色光祿寺折銀四千四百兩又寧國府嵗造酒瓶一十萬件送南京光祿寺交納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