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易童子問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易童子問卷第一 歐陽文忠公文集 易童子問卷第二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易童子問卷第三

易童子問第三 乾坤乾爻七九則變坤爻八六則

一作乾爻七九九則變坤爻八六六則變

第四  屯動乎險而經綸之險字下一有中字

第五  蒙以養其德以一作不

第七  師臣伐主主一作君以本於順以當作心兵非聖王

第九  同人急於人事急一作適

第十一   觀下觀於民於一作乎

第十二  剥動以經論易釋文黄潁云經論匡濟也本亦作綸

第十三  復見乎動復也復字下一有動字

第十六  咸男女同𩔖歟曰此下一有男女異𩔖也故睽之彖曰二女同居

其志不同行又曰二十二字其志通此下一有也字

第十七  恒而久成久字上疑脫能字而化成而字下疑脱天下字

不正利一作不利正

第十八  明夷岀而臨衆臨二作莅

易童子問卷第二  歐陽文忠公集七十七

童子問曰履險蹈難謂之蹇解難濟險謂之解二卦

之義相反而辭同皆曰利西南者何謂也曰聖人於斯

二卦辭則同而義則異各於其彖言之矣蹇之彖

徃得中也解之彖曰徃得衆也者是巳西南坤也坤

道主順凡居蹇難者以順而後免於患然順過乎柔

則入於邪必順而不失其正故曰徃得中也解難者

必順人之所欲故曰徃得衆也

童子問曰損損下益上益損上益下何謂也曰上君

而下民也損民而益君損矣損君而益民益矣語曰

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此之謂也童子又曰損之象曰

君子以懲忿窒慾益之象曰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

則改何謂也曰嗚呼君子者天下繫焉其一身之損

益天下之利害也君子之自損忿慾爾自益者遷善

而改過爾然而肆其忿慾者豈止一身之損哉天下

𬒳其害矣遷善而改過者豈止一已之益哉天下

有蒙其利者矣童子曰君子亦有過乎曰湯孔子聖

人也皆有過矣君子與衆人同者不免乎有過也其

異乎衆人者過而能改也湯孔子不免有過則易之

所謂損益者豈止一身之損益哉

童子問曰夬不利即戎何謂也曰謂其已甚也去小

人者不可盡盖君子者養小人者也小人之道長斯

害矣不可以不去也小人之道巳衰君子之利及乎

天下矣則必使小人受其賜而知君子之可尊也故

不可使小人而害君子必以君子而養小人夬剛決

柔之卦也五陽而一隂決之雖易而聖人不欲其盡

決也故其彖曰所尚乃窮也小人盛則決之衰則養

之使知君子之爲利故其象曰君子以施禄及下小

人巳衰君子已盛物極而必反不可以不懼故其象

又曰居德則忌

童子問曰困亨貞大人吉無咎其彖曰險以說困而

不失其所亨何謂也曰困亨者困極而後亨物之常

理也所謂易窮則變變則通也困而不失其所亨者

在困而亨也惟君子能之其曰險以說者處險而不

懼也惟有守于其中則不懼于其外惟不懼則不失

其所亨謂身雖困而志則亨也故曰其惟君子乎其

象又曰君子以致命遂志者是也童子又曰敢問正

大人吉無咎者古之人孰可以當之曰文王之羑里

箕子之明夷

童子問曰革之彖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何

謂也曰逆莫大乎以臣伐君若君不君則非君矣是

以至仁而伐桀紂之惡天之所欲誅而人之所欲去

湯武誅而去之故曰順乎天而應乎人也童子又曰

然則正乎曰正者常道也堯傳舜舜傳禹禹傳子是

已權者非常之時必有非常之變也湯武是巳故其

彖曰革之時大矣哉云者見其難之也童子又曰湯

武之事聖人貴之乎曰孔子區區思文王而不已其

厚於此則薄於彼可知矣童子又曰順天應人豈非

極稱之乎何謂薄曰聖人於革稱之者適當其事爾

若乾坤者君臣之正道也於乾坤而稱湯武可乎聖

人於坤以履霜爲戒以黄裳爲吉也

童子問曰革去故而鼎取新何謂也曰非聖人之言

也何足問革曰去故不待言而可知鼎曰取新易無

其辭汝何從而得之夫以新易舊故謂之革若以商

革夏以周革商故其象曰湯武革命者是也然則以

新革故一事爾分於二卦者其誰乎童子又曰然則

鼎之義何謂也曰聖人言之矣以木巽火亨飪也

童子問曰震之辭曰震驚百里不喪匕鬯者何謂也

曰震者雷也驚乎百里震之大者也處大震之時衆

皆震驚而獨能不失其守不喪其器者可以任大事

矣故其彖曰震驚百里驚逺而懼邇也不喪匕鬯出

可以守宗廟社稷爲𥙊主者謂可任以大事也童子

曰郭公夏五聖人所以傳疑彖之闕文奈何曰聖人

疑則傳疑也若震之彖其辭雖闕其義則在又何疑

童子問曰艮之象曰君子以思不出其位何謂也曰

艮者君子止而不爲之時也時不可爲矣則止而以

待其可爲而爲者也故其彖曰時止則止時行則行

於斯時也在其位者冝如何思不出其位而已然則

位之所職不敢廢也詩云風雨如晦鷄鳴不巳此之

謂也

童子問曰歸妺征凶彖曰歸妺天地之大義人之終

始也其卦辭凶而彖辭吉何謂也曰合二姓具六禮

而歸得其正者此彖之所謂妹者也若婚不以禮而

從人者卦所謂征凶者也童子曰敢問何以知之曰

咸之辭曰取女吉其爲卦也艮下而兊上故其彖

上柔而下剛男下女是以吉也漸之辭曰女歸吉其

爲卦也艮下而巽上其上柔下剛以男下女皆與咸

同故又曰女歸吉也歸妹之爲卦也不然兊下而震

上其上剛下柔以女下男正與咸漸反故彼吉則此

凶矣故其彖曰征凶位不當也者謂兊下震上也童

子曰取必男下女乎曰夫婦所以正人倫禮義所以

養㢘耻故取女之禮自納采至于親迎無非男下女

而又有漸也故漸之彖曰漸之進也女歸吉也者是

已奈何歸妺以女下男而徃其有不凶者乎

童子問曰兊之彖曰順乎天而應乎人何謂也曰兊

說也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莫

大於此矣而所以能使民忘勞與死者非順天應人

則不可由是見小惠不足以說人而私愛不可以求

童子問曰萃聚也其辭曰王假有廟渙散也其辭又

曰王假有廟何謂也曰謂渙爲散者誰歟易無其辭

也童子曰然則敢問渙之義曰吾其敢爲臆說乎渙

之卦辭曰利渉大川其彖曰乘木有功也其象亦曰

風行水上渙而人之語者冰釋汗浹皆曰渙然則渙

者流行通逹之謂也與夫乖離分散之義異矣嗚呼

王者冨有九州四海萬物之象莫大於萃可以有廟

矣功德流行逹于天下莫大於渙可以有廟矣

童子問曰節之辭曰苦節不可貞者自節過苦而不

得其正歟物𬒳其節而不堪其苦歟曰君子之所以

節於已者爲其愛於物也故其彖曰節以制度不傷

財不害民者是也節者物之所利也何不堪之有乎

夫所謂苦節者節而太過行於己不可久雖久而不

可施於人故曰不可正也童子口敢問其人曰異衆

以取名貴難而自刻者皆苦節也其人則鮑焦於陵

仲子之徒是矣二子皆苦者也

童子問曰小過之象曰君子以行過乎恭喪過乎哀

用過乎儉者何謂也曰是三者施於行己雖有過焉

無害也若施於治人者必合乎大中不可以小過也

蓋仁過乎愛患之所生也刑過乎威亂之所起也推

是可以知之矣

童子問曰既濟之象曰君子思患而豫防之者何謂

也曰人情處危則慮深居安則意怠而患常生於怠

忽也是以君子既濟則思患而豫防之也

童子問曰火在水上未濟君子以慎辨物居方何謂

也曰未濟之象火冝居下而反居上水冝居上而反

居下二物各失其所居而不相濟也故君子慎辨其

物冝而各置其物於所冝居之方以相爲用所以濟

乎未濟也

易童子問卷第二

易童子問第一   履坤道主順此下一 有又衆也三 字

第二   損君子之自損此下一有者字𬒳其害矣矣字上一有者字

第五   革貴之乎一作所貴乎順天應人此上一 有其曰二 字

第八   艮可爲而爲者也爲者一作有爲

第十   兊萬物之象象一作衆

第十一   莭皆苦者也皆苦一作其甚

第十二  小過於治人者一無者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