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五回 孫黃並至協定政綱 陸趙遞更又易總理 民國演義
第十六回 祝國慶全體臚歡 竊帝號外蒙抗命
第十七回 示協約驚走梁如浩 議外交忙煞陸子欣 

  卻說武昌起義的時期,為陰曆辛亥年八月十九日,就是陽曆十月十日,民國既改用陽歷,應以十月十日為紀念日。袁總統當將是案咨詢參議院,經各議員議決,以陽曆十月十日,為國慶日。南京政府成立,係陽曆正月一日,北京宣佈共和,係陽曆二月十二日,兩日為紀念日,均舉行慶典。每歲屆國慶日,即雙十節。應舉行各事如下:
  (一)放假休息。(二)懸旗結綵。(三)大閱。
  (四)追祭。(五)賞功。(六)停刑。(七)恤貧。
  (八)宴會。
  民國元年十月十日,國慶期屆,即舉行慶祝禮,是日改大清門為中華門,門外高搭彩樓一座,內懸清隆裕太后退位詔旨,趙總理秉鈞派內外兩廳丞,作為代表,行中華門開幕禮。各署各團體代表,均到場慶祝,興高采烈,旗鼓揚休。一面在祈年殿建設祭壇,追祭革命諸先烈,由趙總理代表總統,臨壇主祭。祭儀概照新制,祭文仍仿古體,其文云:
    維民國元年十月十日,臨時大總統袁世凱,謹遣代表趙秉鈞,具犧牲酒醴,致祭於革命諸先烈曰:「荊高之歿,我武不揚,沉沉千載,大陸無光。時會既開,國風不變,帝制告終,民豪聿見,神臯萬里,禹跡所區,誰無血氣,忍此濡需?矯首仰天,龍飛海嘯,雷震電激,日月清照。蹉跎不遂,委骨荒坾,壯心未已,毅魄長留,嗟我新民,毋忘前烈!煜煜國徽,自由之血。革故既終,鼎新伊始,靈爽既昭,勗哉君子!尚饗。」
  祭畢退班,再由袁大總統,親行閱兵禮。兵隊共到一萬二千名,拱衛軍六千,禁衛軍三千,游緝隊一千,補充隊一千,就總統府門外設台。袁總統戎服佩刀,登台兀立,所有陸軍總長以下,統在台下站定。各軍士由東轅進,從西轅出,行列井井,毫不凌亂。歷一時許,各隊俱已過去,袁總統方才下台,入府休息。各員均退至國務院,國務院中設茶話會,就廳前搭一彩棚,飾以松柏,下列几案數十,茶點齊備。參議院議員、各行政機關上級官吏、各省代表、中外新聞記者及京城著名紳董等,均就席與會。就是各國公使及外賓,亦乘興參觀。還有內蒙古活佛章嘉,及甘珠爾瓦兩呼圖克圖,呼圖克圖為大喇嘛名號,亦作胡克圖,蒙、藏、青海皆有之。時適來京謁見總統,因亦得列入會中。可巧天朗氣清,日高秋爽,賓僚聯翩戾止,端的是國門集祜,全體臚歡。既而日光晌午,客興猶濃,院中備有午席,便請大眾同餐,飲的是旨酒,吃的是佳餚,雖稱是尋常筵席,計算代價,差不多要費千金。裡面雖是奇窮,外面總要闊綽。午後席散,賓僚陸續回去,那軍警兩界,卻來繼續宴會,夜餐又有數十席,統吃得醉飽歡呼,無情不愜。
  前門外的琉璃廠工藝局一帶地方,獨辟一個共和紀念會場,乃是革命黨人發起,會場左右門及正門,均紮松花牌樓,場內亦有彩棚數處,內設陳列館、運動場、演劇場等。陳列館內的物品,係革命時的圖印旗幟,衣服關防文件,及諸烈士生前死後的照像。運動場內,施演競走諸技。
  演劇場內,所演皆革命新劇。場中並設祭壇,供祀諸先烈牌位。最精雅的,是用五彩紮成,疊起一座黃鶴樓,高接雲表,蔚為大觀。無非皮相。除初十日正式會外,復繼續開會兩日。十一日章嘉活佛到會,令隨從喇嘛諷經,追薦先烈。夜間有會員組織提燈會,備辦各種花燈,募集青年童子,提燈出遊,前導軍樂,後護馬隊。先至中華門行鞠躬禮,嗣由大街直赴天壇,適四川公會,亦制成方式白燈,上書川省諸先烈姓名,同時並至。雙方至天壇會齊,大放煙火。霎時間煙燄沖霄,就火光裡面,現出各種革命戰劇,彷彿槍林彈雨,依稀楚界漢河。大眾見所未見,詫為奇逢,無論男女老幼,一時麇集,幾乎滿城不夜,舉國若狂,小子也說不勝說。
  惟袁總統以民國創造,煞費經營,除追祭先烈外,所有留在的偉人,理應旌賞,特授前總統孫文,副總統黎元洪大勛位,唐紹儀、伍廷芳、黃興、程德全、段祺瑞、馮國璋,均勛一位,孫武勛二位,給國務總理一等嘉禾章,各部總長二等嘉禾章。外如各省都督民政長及民國有功人士,都酌給勛章,或陸軍銜秩有差。只聞賞功,未聞恤貧,總是百姓吃虧。且以武昌為起義地,特派代表朱慶瀾,先日赴鄂,致祭先烈。參議院代表湯化龍,與朱同行。
  既到武昌,巧值各省都督,也有代表派來,就前清萬壽宮,改設會場,踵事增華,不亞首都。但見場中陳設,光怪陸離,彩樓廣築,四圍組不老之松,巨額高懸,數字織長青之柏,還有五色電燈,五彩花朵,掩映增光,排疊成錦,中供諸烈士牌位,由各代表排班致祭。黎副總統,早派代表蔡濟民,主持一切,祭禮告備,先後宣讀祭辭,全場行三鞠躬禮。至奏過軍樂,才行散班,統赴宴會場就宴。
  還有一種特別的紀念,係是從前受傷的軍士,尚在病院養痾,至是令各穿軍服,佩掛黃綾,標明姓氏,及某戰受傷,傷在某處等字樣,舁以彩紮椅轎,導以軍樂,遊行全城,俾士民參觀,感念不忘。黎副總統,又有一篇演說辭,浼蔡濟民在場宣讀,大致是:「共和未奠,責在後死。」說得非常痛切,小子因紙短言長,不遑殫述,看官如欲覽全文,請向黎副總統文牘中,隨時披閱,好在坊間都有專書出售,不煩小子費手了。可略即略,免惹人厭。
  武昌以外,要算上海,此外各省,亦無不同時慶祝,隨處懸著五色旗,各地掛著五彩燈,都道是五族一家,普天同慶。極盛難繼,為之奈何?哪知西藏的獨立,並未取消,外蒙古的獨立,非但不肯取消,且居然在庫倫地方,設立政府,推哲布尊丹巴為帝,改元共戴,立起一個蒙古帝國來。蒙古立國,成吉思汗有靈,恰也心慰,可惜國不成國,幾同瞎鬧。這哲布尊丹巴,係是何人?就是外蒙教主,居住庫倫,向來揚名中外的活佛。活佛本沒有甚麼梟雄,而且雙目失明,差不多是個無知動物,不是活佛,直是死佛。惟他的妻室扣肯兒,具有三分姿色,心中又是多生一竅,格外比蒙人聰明。就中有個親王杭達多爾濟,素出入活佛帳中,與佛妻扣肯兒,很是莫逆。大約是結歡喜緣。扣肯兒哄動活佛,把政權委任杭達,杭達得了重權,遂主張聯絡俄人,反抗中國。俄政府正窺伺蒙古,得了這個消息,格外心歡,當將國中土產,遺贈活佛及杭達,連扣肯兒處,也特地進送一份。活佛等自然愜意,便遣杭達至俄京,道達謝忱。俄政府又甚表歡迎,至杭達返至庫倫,巧值武漢革命,當即慫慂活佛,宣佈獨立,並逐去清辦事大臣三多。辛亥年十一月十日,活佛哲布尊丹巴,在庫倫舉行正式即位禮,自稱皇帝,建元共戴,比袁皇帝著了先鞭。也仿襲前清官制,分設各都,並置內閣總理。總理一缺,本擬任杭達親王,因杭達通曉外事,改任外部,別用松彥可汗為總理。松彥可汗本名海珊,係東蒙喀爾沁旗人,曾犯案奔俄,熟習俄語,嗣至庫倫,為杭達所引用,又令陶什陶總統軍事。陶什陶係東三省著名胡匪,東省懸賞緝捕,他遁入俄境,輾轉至庫倫,杭達聞他善戰,因薦握軍權。此外還有圖什公、崔大喇嘛、達賴貝子、那木薩賴公等,分掌部務。統是一班好腳色。並聘俄員里斯克拂為軍事顧問官,尋復延俄人馬司哥頓為財政顧問官,一切措置,惟俄是從。一面派人游說各旗,勸令附和外蒙,喀爾喀四部,本歸活佛管轄,當然服從。惟內蒙、東蒙、西蒙諸王公,與中國感情較密,尚未肯盡附外蒙。
  杭達親王,聞中國革命,將還罷手。南北有議和消息,恐和議成後,必加詰責,不如預先佈置,結俄為援,當下呈明活佛,自充正使,另派奚林丹定親王為副,帶了貢獻物品,起程赴俄。俄政府聞他到來,格外厚待,特派外部人員薩沙諾夫,殷情招接,並導他謁見俄皇。俄皇下座慰勞,握手言歡。好買賣來了!杭達即敬獻金佛一尊,名馬十頭,作為贄儀。蒙古地圖,何不盡行獻出?俄皇收受後,再命外交大臣,陪他筵宴。席間談及外蒙獨立情形,當由杭達當面請求,一是要俄國接濟軍械,二是要俄國借給款項。薩沙諾夫一一承認,且願為代致中國,通告北京政府,提出蒙古獨立,不准中國干涉。杭達喜歡的了不得,恨不得在薩沙諾夫前拜跪下去,磕著幾個響頭,還是向扣肯兒前磕頭,卻贈你特別禁臠。若對俄外部磕頭,簡直是要你的命。於是謝了又謝。薩沙諾夫果有信實,一俟杭達等離俄,即電致駐華俄使,轉達北京政府,提出三大要求,列款如下:
  (一)中國許蒙古完全行政主權。(二)蒙古地方,中國不得駐兵設官及開墾。(三)撫慰此次服兵之華人。
  這時候的中華民國,方在草創,南北尚未統一,自然無暇答復。至袁世凱就任總統,杭達已回庫倫,當由蒙古國內閣大臣名義,電達北京,佈告正式獨立,並賀袁總統就任。袁總統得電後,兩復活佛,勸令取消。活佛也兩復發總統,一說是業經自主,如何取消?二說是請商諸鄰邦,杜絕異議。袁總統以鄰邦二字,分明是指俄羅斯,擬俟內事粗定,再與俄人協商。哪知活佛一方面,竟煽動西蒙各旗,攻占科爾多,復嗾使東蒙各旗,攻占呼倫城,且勾通科爾沁右翼前旗札薩克郡王烏泰,稱兵內犯,侵擾洮南府。
  袁總統乃飛飭東三省各都督,派兵出剿。一場鏖戰,始將烏泰逐竄索倫山,隨即下令革去烏泰世爵,另任鎮國公銜鵬束克,署理札薩克。
  惟對於內外蒙古,仍用羈縻手段。國慶期內,內蒙活佛章嘉,與甘珠爾瓦呼圖克圖,翊贊共和,入京覲見;袁總統特別優待,即加封章嘉徽號,用「宏濟光明」四字,且准他沿用前輩所得黃轎九龍座褥,並賞穿帶膆貂褂,特給銀一萬圓。甘珠爾瓦呼圖克圖,也得邀封「圓通善慧」名號,賞穿帶膆貂褂,賞銀與章嘉活佛同例。內蒙各旗,總算被袁總統籠絡住了。老袁無非此術。袁總統又令蒙藏事務局總裁貢桑諾爾布,致書內外蒙古,及前後西藏,勸他歸附民國,同造共和。前藏達賴喇嘛,恰也乖巧,暗思尹昌衡駐紮川邊,巴塘、里塘等處得而復失,不如暫行答復,陽奉陰違為是,當下復函通款,聲言內附。當經袁總統還給封號,仍封為誠順贊化西天大善自在佛。接連是東蒙古十旗王公,也函覆政府,願發起蒙旗會議,解釋共和真理,藉泯猜嫌。袁總統聞報,特派蒙古科爾沁親王,兼任參議員阿穆爾靈圭,及吉林都督陳昭常,東三省宣撫使張錫鑾,相偕赴會,會所在長春道署,各旗王公陸續到來,統共得四十人。會議了三四天,當由政府三委員,提出意見如下:
  (一)請各王公赴各本旗勸慰,力陳五族共和之利益。(二)請內外蒙務即取消獨立。(三)如能效忠民國,或從事宣慰,蒙古早日取消獨立者,由政府格外獎敘。(四)請各王公宣告民國對於蒙古固有權利,概不剝奪。(五)凡蒙古所借外債,均歸民國擔保歸還。
  五條以外,還有議案十條,亦開列下方:(甲)蒙邊要隘地點,許政府派兵鎮駐。(乙)蒙王無論向何國借款,非經中央政府允准,不得實行。
  (丙)取消獨立後,請大總統頒發特別優待蒙人條件。
  (丁)蒙人不准私將產業抵押外人,以保領土。(戊)蒙人舉辦新政,准由政府許可。(己)創辦華蒙聯合會,以敦感情。(庚)組織蒙文報,以開民智。(辛)蒙人改用五色國旗,以符國體。(壬)蒙人應遵民國法律。
  (癸)蒙人練兵所需槍械,概由各省都督代購,不准私運。
  各旗王公,均表同情。政府三委員,返報袁總統,滿望從此進行,得將蒙、藏兩大部收歸宇下,實踐五族一家的本旨。不意十一月九日,竟由駐京俄使,來了一個照會,說是正式通告。外交部接著,慌忙展閱,不瞧猶可,瞧著這照會中的全文,幾把那外交總長梁如浩,嚇得瞠目伸舌,險些兒成了癡呆病。小子有詩歎道:
  莫言世界盡強權,勝負只爭一著先。
  試憶中西交涉事,昧機多半是遷延。
  畢竟照會中有何緊要,且至下回交代。
  民國第一屆國慶日,舉行祝典,號稱極盛,自是而後,逐年減色,至民國四年雙十節,袁氏欲行帝制,竟停止慶祝宴會。外人謂吾中國人,只有五分鐘熱誠。即以逐年之國慶日觀之,已可覘華人程度。彼美利堅之七月四日,法蘭西之七月十四日,全國慶祝,迄今猶昔,何吾國人之有初鮮終,一至於此乎?若夫蒙、藏兩區為英、俄二國所播弄,向背靡常,反覆不一,而袁氏且只事羈縻,仍襲用前清遷延政策。迨至一紙飛來,全國驚詫,始悔前此因循之失計,不亦晚乎?特揭之以儆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