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演義/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回 黎都督復函拒使 吳軍統被刺喪元 民國演義
第三回 奉密令馮國璋逞威 舉總統孫中山就職
第四回 復民權南京開幕 抗和議北伐興師 

  卻說京內官民,聞袁欽差到京,歡躍得什麼相似,多半到車站歡迎。袁欽差徐步下車,乘輿入正陽門,當由老慶老徐等,極誠迎接,寒暄數語,即偕至攝政王私邸,攝政王載灃,也只好蠲除宿嫌,慇懃款待。請他來實行革命,安得不格外慇懃?老袁確是深沈,並沒有甚麼怨色,但只一味謙遜,說了許多才薄難勝等語。語帶雙敲。急得攝政王冷汗直流,幾欲跪將下去,求他出力。老慶老徐等,又從旁慫慂,袁乃直任不辭,即日進謁隆裕后,也奉了誠誠懇懇的面諭,托他斡旋。袁始就內閣總理的職任,動手組織內閣,選用梁敦彥、趙秉鈞、嚴修、唐景崇、王士珍、薩鎮冰、沈家本、張謇、唐紹怡、達壽等,分任閣員,並簡放各省宣慰使,揀出幾個老成重望,要他充選。看官!你想當四面楚歌的時代,哪個肯來冒險衝鋒,擔此重任?除在京幾個人員無法推諉外,簡直是有官無人。而且海軍艦隊,及長江水師,又陸續歸附民軍,聽他調用,那時大河南北,只有直隸、河南兩省,還算是沒有變動。大江南北,四川又繼起獨立,完全為民軍所有。只南京總督張人駿,將軍鐵良,提督張勛,尚服從清命,孤守危城。江蘇都督程德全,浙江都督湯壽潛,又組織聯軍,進攻南京。上海都督陳其美,且號召兵民,一面援應江、浙聯軍,一面組合男女軍事團,倡義援鄂。枕戈待旦,健男兒有志復仇,市鞍從軍,弱女子亦思偕作。彼談兵,此馳檄,一片譁噪聲,遙達北京,已嚇得滿奴倒躲,虜氣不揚。語有分寸,閱者自知。袁總理迭接警耗,前稱袁欽差,此稱袁總理,雖是就官言官,寓意卻也不淺。默想民軍方面,囂張得很,若非稍加懲創,民軍目中,還瞧得起我麼?我要大大的做番事業,必須北制滿人,南制民軍,雙方歸我掌握,才能任我所為。隱揣老袁心理,確中肯綮。計畫既定,便與老慶商議,令他索取內帑,把慈禧太后遺下的私積,向隆裕后逼出,隆裕后無法可施,落了無數淚珠兒,方將內帑交給出來,袁總理立飭幹員,運銀至鄂,獎勵馮國璋軍,並函飭國璋力攻漢陽。國璋得了袁總理命令,勝過皇帝詔旨,遂慷慨誓師,用全力去爭漢陽。漢陽民軍總司令黃興,係湖南長沙縣人,向來主張革命,屢僕屢起,百折不撓。黎都督元洪,與他素未識面,及武漢鏖兵,他遂往見黎督,慨願前驅,赴漢殺虜。是夕,即渡江抵漢陽,漢陽民軍,與清軍酣戰,已有多日,免不得臨陣傷亡,隊伍缺額,就令新募兵充數。新兵未受軍事教育,初次交鋒,毫無經驗,一味亂擊,幸清軍統馮國璋,守著老袁訓誡,未敢妄動,所以相持不決。至袁令一下,他即率軍猛進,圍攻龜山。民軍總司令黃興,督師抵敵,連戰兩晝夜,未分勝負。不意馮軍改裝夜渡,潛逾漢江,用著機關大炮,突攻漢陽城外民軍。民軍猝不及防,紛紛倒退。黃興聞漢陽緊急,慌忙回援,見漢陽城外的要害,已被清軍占住,料知漢陽難守,竟一溜煙的逃入武昌。下一逃字,罪有攸歸。龜山所有炮隊,失去了總司令,未免腳忙手亂,一時措手不迭,便被馮軍奪去。漢陽城內,隨即潰散,眼見得城池失守,又歸殘清。等到武昌發兵往援,已是不及,黎都督不免懊悔,但事已如此,無可奈何,只得收集漢陽潰軍,加派武昌生力軍,沿江分駐,固守武昌。黃興見了黎督,痛哭移時,擬隻身東行,借兵援鄂,黎督也隨口照允,聽他自去。黃興實非將才。

  這時候的馮國璋,已告捷清廷,清廷封國璋二等男,國璋頗也欣慰,便擬乘勝再下武昌,博得一個封侯拜相的機會。當下派重兵據住龜山,架起機關大炮,轟擊武昌。武昌與漢陽,只隔一江,炮力亦彈射得著,幸虧武昌兵民,日夕嚴防,就是有流彈拋入,尚不過稍受損傷,無關緊要;沿江上下七十餘里,又統有民軍守著,老馮不能飛渡。只漢陽難民,渡江南奔,船至中流,往往被炮彈擊沉,可憐這窮苦百姓,斷股絕臂,飄蕩江流;還有一班婦女兒童,披髮溺水,宛轉呼號,無從乞救,一個一個的沉落波心,葬入魚鱉腹中。馬二先生,何其忍心。各國駐漢領事,見了這般慘狀,也代為不平,遂推英領事出為介紹,勸令雙方停戰。自殘同類,轉令外人出為緩頰,煞是可歎。國璋哪肯罷休,只說須請命清廷,方可定奪,一面仍飭兵開炮,蓬蓬勃勃的,放了三日三夜,還想發兵渡江,偏偏接到袁總理命令,囑他停戰,馮國璋一團高興,不知不覺的,銷磨了四五分,乃照會英領事,開列停戰條件,尚稱:「民軍為匪黨。」並有「匪黨須退出武昌城十五里,及匪黨軍艦的炮閂,須一概卸下,交與介紹人英領事收存」等語。英領事轉達黎督,黎督復交各省代表會公決。

  原來獨立各省,已各舉代表,齊集湖北,擬組織臨時政府,以便對內對外,本意是擇地武昌,因武昌方在被兵,不得安居,暫借漢口租界順昌洋行,為各省代表會會所。各省代表,見了馮國璋停戰條款,統是憤懣交加,不願答覆。嗣恐英領事面子過不下去,乃想出一個用矛制盾的法兒,寫了幾條,作為復詞。內開虜軍須退出漢口十五里以外,及虜軍所據的火車,應由介紹人英領事簽字封閉。極好的滑稽答覆。這種絕對不合的條款,怎能磋磨就緒?惟老馮也不好再戰,暫行停炮勿攻,待有後命,再定計議。樂得逍遙。忽接到江南急電,江督張人駿將軍鐵良提督張勛等,統棄城出走,南京被民軍占去。接連又奉袁總理電命,停戰十五日。於是按兵不動,彼此夾江自守,暫息烽煙。

  小子且將南京戰事,續敘下去。江督張人駿,本也是個模稜人物,只因鐵良是滿人,始終輔清,張勛雖是漢族,卻因受清厚恩,不敢背德,定欲保全江寧,對敵民軍,所以各省紛紛獨立,唯南京服從清室,毫無變志。江南第九鎮統制徐紹楨,時已反抗清廷,任為寧軍總司令,發兵攻擊南京,初戰不利,退回鎮江,旋經浙軍司令朱瑞,蘇軍司令劉之潔,鎮軍司令林述慶,滬軍司令洪承點,濟軍司令黎天才,齊集鎮江,與寧軍一同出發,再搗南京,張勛卻也能耐,帶著十八營防軍,與聯軍交戰數次,互有殺傷。嗣因聯軍分頭進攻,一個效忠清室的張大帥,顧東失西,好似一個磨盤心,終日在南京城下,指麾往來,鬧得人困馬乏,急忙電達袁總理,請他速發援兵。誰知這袁總理並無復音,再四呼籲,終不見報。袁總理已叫你拱讓,你何苦硬要支持?未幾,濟軍佔領烏龍山、幕府山,浙軍亦佔領馬群孝陵衛一帶,又未幾,浙軍復進奪紫金山,會同鎮軍滬軍,攻克天保城。張勛屢戰不利,反喪了統領王有宏,沒奈何退入朝陽門,專令城內獅子山守兵,開炮擊射聯軍。哪知獅子山上的兵士,已有變志,所發諸炮,都是向空亂擊,毫無效力,城外最要緊的雨花台,又被蘇軍奪去。張勛力竭計窮,先囑愛妾小毛子,收拾細軟,由部眾擁護出城,自己亦率了殘兵二千人,與張人駿、鐵良等開了漢西門,乘夜走脫,聯軍遂擁入南京城,歡呼不已。南京踞長江下游,倚山瀕水,向稱為龍盤虎踞的雄都,民軍席捲長江,必須攻克南京,才得作為根本重地。適值漢陽為清軍所得,兩方面勝負相同,各得對等資格,那時和議問題,方好就此著手了。實皆不能出老袁意中。   袁總理世凱,與清攝政王載灃,面和心不和,便乘此下手,欲逼載灃退歸藩邸,但形式上不便強逼,只把重大的問題,推到載灃身上去,自己不肯作主。載灃實擔架不起,情願辭職歸藩。慶親王奕劻,雖已罷去總理,遇著緊要會議,總要召他與聞,他便在隆裕后面前,力保袁總理能當重任,休令他人掣肘。隆裕后究是女流,到了沒奈何時候,明知袁總理未必可靠,也只好求他設法,索性退去攝政王,把清廷一切全權,托付袁總理。全權付與,還有什麼清室江山。袁總理遂命尚書唐紹怡,做了議和代表,且與唐密商了一夜,方令啟程南下。一夜密商,包括後來無數情事。各省代表會,聞北代表南來,公推伍廷芳為民軍代表,酌定上海地點,與北代表會議。兩下裡只約停戰,未及言和。那革命黨大首領孫文,已從海外回國,來任臨時總統,開創一個中華民國出來。筆大如椽。

  孫文字逸仙,號中山,廣東香山縣人,少時入教會學堂讀書,吸受歐化,目擊清政日非,遂倡言革命;嗣復往來東西洋,結合中國遊學生,組織同盟會,一心與滿清為難,好幾次運動革命,統歸失敗。俱見《清史演義》。至是民軍起義,把中國二十二省的輿圖,得了三分之二,不禁宿願俱慰,奮袂回國。看官試想!中國革命,全是他一人發起的效力,此番功成回來,寧有不受人歡迎麼?

  先是黃興到滬,擬召江、浙軍援鄂,會因鄂軍與清軍議和,彼此停戰,乃將援鄂事暫行擱起。至南京已下,各省代表,均自漢口移至南京,道出滬上,擬選舉正副元帥,為他日正副總統根本。當下開會公舉,黃興得票最多,當選為大元帥,黎元洪得票,居次多數,當選為副元帥。哪知江、浙聯軍,嘖有煩言,多半謂漢陽敗將,怎能當大元帥的職任?況黎都督是革命功首,反令他屈居副座,如何服人?遂紛紛電達滬瀆,不認黃興為大元帥。此即為軍人干涉立法權之始。但各代表推選不慎,也是難免指摘。各省代表,束手無策,只好再行酌議,擬將黎、黃兩人,易一位置。黃興聞聯軍不服,即日離滬,只致書各省代表,力辭大元帥當選,並推舉黎元洪為大元帥。各代表得了此書,樂得順風使帆,以大元帥屬黎,副元帥屬黃,惟會議時有一轉文,黎大元帥暫駐武昌,可由副元帥代行大元帥職權,組織臨時政府。公決後,即由各代表派遣專足,歡迎副元帥移節江寧,一面與行政機關接洽,在江寧預設元帥府,專待黃副元帥到來。不意黃副元帥竟爾固辭,至再三敦促,仍然未至。有幾個革命黨人,與黃興素來莫逆,竟跑入代表會所,狂呼亂叫,拍案痛詈,略稱:「舉定的正副元帥,如何易置?顯是看輕我會中好友,你等名為代表,試為設身處地,一位大元帥,驟然降職,尚有面目來寧,組織臨時政府麼?」此是政黨紛爭之始,愈見選舉不慎之弊。說得各代表俯首無言,待他舌乾口渴,方設詞勸慰,將他請出。黨人恨恨而去。

  各代表忍氣吞聲,面面相覷,忽聞孫中山航海到來,已抵吳淞口,虧得他來解圍。大眾方轉憂為喜,即開了一個歡迎會,去迓中山--中山於十一月初六日到滬;遂把大元帥副元帥的問題,擱過一邊,一心一意的,推舉孫中山為臨時大總統。初十日開會投票,每省代表,一票為限。奉天代表吳景濂,直隸代表谷鍾秀、張銘勛,河南代表李搫,山東代表謝鴻燾,山西代表景耀月、李素、劉懋賞,陝西代表張蔚森、馬步雲,江蘇代表袁希洛、陳陶怡,安徽代表許冠堯、王竹懷、趙斌,江西代表林子超、趙士壯、王有蘭、俞應麓、湯漪,浙江代表湯爾和、黃群、陳時夏、陳毅、屈映光,福建代表潘祖彝,廣東代表王寵惠、鄧憲甫,廣西代表馬君武、章勤士,湖南代表譚人鳳、鄒代藩、廖名搢,湖北代表馬伯援、王正廷、楊時傑、胡瑛、居正,四川代表蕭湘、周代本,雲南代表呂志伊、張一鵬、段宇清,聯翩到會,依法投票。全是表面文章。開箱檢視,總數隻有十七票,倒有十六票中,端端正正的,寫著孫文二字,大眾歡呼中華共和萬歲三聲,自是中華民國臨時總統,產生大陸,成為開闢以來第一次創局。大書特書。孫文辭無可辭,勉允就職,當准於辛亥年十一月十三日,即陽曆新正月一日,為臨時總統蒞任,中華民國紀元的吉期。先是鄂軍起義,用黃帝紀元,因黃帝為漢族遠祖,興漢排滿,不得不溯源黃帝,所以檄文起首,稱為黃帝紀元四千六百零九年;至造成民國,擬聯合漢、滿、蒙、回、藏五族,成一大中華,不應再存種族的形跡,乃改用民國紀元。且因世界各國,多用陽曆,也只好隨眾變通,藉便交際;可巧總統選出,又適當陽曆殘年,為此種種理由,才有此特別更改。話休煩敘。並非煩文,實為通俗教育起見。

  且說中華民國元年元月元日,當選臨時大總統孫文,由滬上乘著專車,赴寧受職,火車上面,遍懸五色旗,隨風送迎。這五色旗寓著五族共和的意義,係江、浙聯軍光復南京後,由都督程德全,及湖南志士宋教仁等,創造出來,後來遂定為國徽。武昌起義,用鐵血旗,即十八星旗。滇、黔、粤、桂獨立,襲用同盟會之青天白日旗。各省獨立,統用白旗。故本書特揭五色旗之緣起。是日午前,車抵南京,政學軍商各界,統到車站歡迎,駐寧各國領事,亦到來迎接。各炮台,各軍艦,各鳴炮二十一門,表示歡忱。孫文下車,便改乘馬車至臨時總統府,即日行就職禮。各省代表暨海陸軍代表齊集,軍樂聲與歡呼聲、舞蹈聲,和成一片。待眾聲少止,乃由孫文宣讀誓詞,詞曰:

  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此國民之公意,文實遵之,以忠於國。至專制政府既倒,國內無變亂,民國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認,文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謹以此誓於國民。數語已載《清史演義》,因所關重大,用特復錄。

  各省代表,因他宣誓已終,遂捧授大總統印信,由孫文接受加儀,那時寧軍總司令徐紹楨,又由各代表公推,令進箴頌,乃琳琳瑯瑯的宣讀起來。正是:

  元首退居公僕列,國民進作主人翁。

  欲知所讀何詞,且至下回續敘。

  本回所敘各事,多載入《清史演義》,而此復複述者,以事關重大,《清史演義》中不可無是文,《民國演義》中,尤不可無是文也。妙在事實從同,運筆不同,兩兩對勘,不嫌重複,反增趣味,且有彼詳此略、彼略此詳諸異點,置諸《清史演義》宜如彼,置諸《民國演義》宜如此,此妙手之所以不涉拘墟也,閱者鑒之,應不河漢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