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實無別--批鄧澤如等抨擊中國共產黨密函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實無別
作者:孫中山
1923年12月3日

    (孫批:交鄧澤如。照所批,約各人會齊細心研究。如尚有不明白者,可於星期日再來問明。)

    總理鈞鑒:

    敬肅者:竊以本黨改組,其動機雖出自我總理之乾綱獨斷,惟組織法及黨章、黨綱等草案,實多出自俄人鮑羅廷之指揮。然此表面文章尚無大害,惟探聞俄人替我黨訂定之政綱政策,全為陳獨秀之共產黨所議定。(孫批:此稿為我請鮑君所起草,我加審定,原為英文,廖仲愷譯之為漢文。陳獨秀並未聞其事,切不可疑神疑鬼。)陳於蘇俄本有密切之關係,其所組織之共產黨,為蘇俄政府所給養。此回改組,陳獨秀因粵人對伊感情太壞,乃避去而以其黨徒譚平山出而任事,陳獨秀則在暗中牽線,內裏隱陰謀,經為其黨徒范體仁因爭權利而衝突,遂向國會議員徐清和詳細陳述。茲謹轉述徐議員之言及其他方面探得者,密報於我總理,以免令外人弄我如傀儡。此為黨員等天職所在,勢難容已,非敢反對此回改組也。黨員等白問愛黨愛國斷不減於陳獨秀,亦當為總理信其無他也。(孫批:俄國革命之所以能成功,我革命之所以不成功,則各黨員至今仍不明三民主義之過也。質而言之,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實無別也。)


    (一)此回共產黨與我黨合作之動機。此動機發生於木司寇第三國際大會之後,其表面宣佈者則謂對於資本主義成熟之國家,則鼓吹階級鬥爭,促成社會革命;對於資本主義幼稚之國家,則主張聯合工農及中產階級,以完成民主革命。(孫批:俄國革命之初不過行民權\民生二主義而己,及後與列強奮鬥六年,乃始知其用力之最大者,實為對於民族主義。)近東則協助土耳其,遠東則協助我國。果然如此,亦未嘗非友邦之好意,不虞陳獨秀之共產黨則利用此機會,而利用我黨矣。陳獨秀本為陳逆炯明特別賞識之人,曾自言“寧死不加入國民黨”。且嘗在學界倡言,謂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為絕無學理的根據,指斥我黨為落伍的政黨,總理為過時的人物。(孫批:此乃中國少年學生自以為是,及一時崇拜俄國革命過當之態度。其所以竭力排擠而疵鲷毀吾黨者,初欲包攬俄國交際,並欲阻止俄國不與吾黨往來,而彼得以獨得俄助,而自樹一幟與吾黨爭衡也。乃俄國之革命黨皆屬有黨政經驗之人,不為此等少年所遇正惑,且窺破彼等技倆,於是大不以彼為然,故為我糾正之。且要彼等必參加國民黨,與我一致動作,否則當絕之;且又為我曉喻之,謂民族主義者正適時之良藥,並非過去之遺物。故彼等亦多覺悟而參加。對吾黨,俄國欲與中國合作者,只有與吾黨合作,何有於陳獨秀?陳如不服從吾黨,我亦必棄之。)今竟率其黨徒群然來歸,識者早知其別有懷抱,黨員等致疑者久矣,今已探得其利用方法。


    (二)陳獨秀的共產黨利用我黨之陰謀。陳獨秀此次之加入吾黨,乃有系統的、有組織的加入。當未加入之先,曾在北方某地(似是海參崴)開大會議,決定利用我黨之方法,其大前提則借國民黨之軀殼,注入共產黨之靈魂。其方略(甲)則使我黨叢國際之仇怨,(乙)則使吾黨在國內斷絕實力派之協助,乃以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為標語。夫此二標語實堂堂正正、無可非議者,然運用之制為具體的政綱(如政綱草案之一、二兩條即陰謀所在)宣示世界,則我黨永無獲得國際上同情之一日,更使我華僑黨人在海外無復有立足之餘地。(孫批:我國革命向為各國所不樂聞,故嘗助反對我者以撲滅吾黨。故資本國家斷無表同情於我黨,所望同情只有俄國及受屈之國家及受屈之人民耳。)我黨對於軍閥之攻擊只限定於曹錕、吳佩孚,今陳獨秀派替我黨立言,則連及於張作霖、段祺瑞,務使國中實力派因此而與我黨決裂,使我黨陷於孤立無援之地。此陳獨秀共產黨對於我黨陰謀之綱領也。其他種種詭譎行為,實不勝數。

    查陳獨秀受蘇俄給養,組織共產黨之後,自知其共產黨人少力微,不能活動,其初乃依附吳佩孚,日頌吳佩孚之功德,指吳為社會主義實行家,無恥之言為國人所共聞。至今年三月京漢工潮發生,吳佩孚殘殺-工人之慘劇出現,陳獨秀利用吳佩孚之假面具乃遭揭破,因此轉而利用我黨益急,人寇亦益深。故此回改組,陳獨秀實欲藉俄人之力,慫動我總理於有意無意之間,使我黨隱為彼共產黨所指揮,成則共產黨享其福,敗則吾黨受其禍。(孫批:此次俄人與我聯絡,非陳獨秀之意也,乃俄國自動也。若我因疑陳獨秀而連及俄國,是正中陳獨秀之計,而助之得志矣。)又黨章草案定總理一職為選舉職,竊恐事實隨環境變遷,五年之後將見陳獨秀被選為總理矣,黨員等不予承認則有違黨章,若予以承認則辱及全黨,我黨無形消滅即在此時,思之實為寒心。(孫批:民權主義發端於選舉,若因噎廢食,豈不自反對其主義乎?若怕流弊,則當人人竭力奮鬥,不可放責任,嚴為監視,如察悉有弊端,立為指出。以後我每兩禮拜與各人會集一次,如遇有問題可公共解決之。)至蘇俄政府之協助我黨改組,與陳獨秀是否同一鼻孔出氣,黨員等未敢斷定之,惟陳獨秀利用我黨改組而施其陰謀,則凡黨員皆能共見矣。

    抑尤有進者,本黨向用委任之制,各局部首領之智愚賢不肖,由總理審定而別擇之,以大公無我之心自收用當其材之效,今一變而為普通選舉之制。(孫批:因一人所見有限,故不得不付之公舉,亦自覺所委任常有不當之處,故不得不改革。)嘗見本黨人數眾多,晶類不一,選舉運用偶有不明,即易為奸人所利用。即如此次組織各區分部,陳獨秀之黨徒譚平山曾預先收羅去年請大總統下野之逆徒,使之改名介紹入黨,迨至區分部選舉之先,乃預約其徒輩選之為委員。有此事實的證明,可知本黨試行選舉制之初期,即發生為奸人利用選舉之弊病。(孫批:不能以彼往時反對吾人,則絕其向善之路。)推其流弊之所至,他日選舉一省之執行委員會及中央執行委員會,亦何難再施其技倆以愚弄黨人?黨員等思之再三,以為本黨即採用選舉制,亦宜加以限制。(孫批:種種方法,有不善者自當隨時改良,方期進步。吾黨自革命以後則日日退步,必有其故,則不圖進步改良也。)擬請用覆選舉法,假如選舉一省之執行委員,先由各縣分部選出初選當選人,繼以初選當選人之名單送呈總理審定之。以該名單中若干人為候選員,然後由眾於候選員中選出一省之執行委員。其他如中央委員會之選舉及各部之選舉,亦皆倣此辦法。庶幾經過一度之審查,而奸人乃無術施其運動,此黨員等所以主張限制選舉也。


    要之,奸人謀毀吾黨,其計甚毒,不可不防。黨員等心所謂危,不得不揭發其詭計,密陳於鈞座之前。冒昧陳詞,伏維鑒察。恭頌鈞祺

    鄧澤如 林直勉 黃心持 曾克祺

    黃隆生 朱赤霓 趙士覲 鄧慕韓

    吳榮新 林達存 陳佔梅

    中華民國十二年十一月廿九日

    • 據原件影印,載鄧澤如:《中國國民黨二十年史跡》,上海、正中書局,一九四八年六月初版①

    ① 原件現藏台北、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