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回 病二郎鏢店遇友 王河龍救駕拿賊 下一回▶


  詞曰:

  游手好閒有損,專心務本無虧。賭博場中抖雄威,金寶銀錢俱費。多少英雄落魄,也教富貴成灰。勸君及早把頭回,免受饑寒之累。

  小秦椒來至姑娘面前,笑嘻嘻的。他欺侮姑娘是個女子,過去伸手就拉,打算帶到上房見少東家,前去獻功。誰知道姑娘全身武藝,正見群賊圍住哥哥,有心過去幫著動手,自己又是個女子。正在進退兩難之際,只見小秦椒來至面前,姑娘蛾眉直立,杏眼圓睜,舉手一掌,正打在賊人臉上,遂奪賊人兵刃,過去幫助他哥哥動手。

  忠孝說:「賽花留神!」胡賽花站在板凳上,面向正東,觀看賊人動手。

  只聽到上房屋內少東人說:「請教師爺帶一百名打手,關上店門,給我打!」早有人往北院中去了。不大的時刻,有二位英雄,帶打手一百名,俱是短衣裳,小打扮,手使殺威棒,從北院中出來。望天棚底下觀看,瞧見天棚架上插著平果青鳥兒,有一少年幫著忠孝兄妹動手。

  二教師口中說道:「忠孝大哥,為何來至此處,落得這般光景?賢妹亦在此處,不知所因何故?說明來歷,弟等替你作主!」

  忠孝抬頭一看,這位教師,身高八尺,面黃肌瘦,微帶病形;手拿三尖兩刃刀,身穿藍綢褲褂,薄底兜根窄腰快靴。此人姓李,名慶龍,別號人稱病二郎。後跟一人,身高七尺,白面模兒,手持雙鐧,此人姓薛,名叫應龍,別號人稱小丙靈。

  俱是衛輝府連三莊的人,一個住李家堡,一個住薛家莊,與忠孝自幼同師學藝,總角相交,一處長大成人,結義兄弟。忠孝居長,慶龍次之,應龍行三,情投意合,異姓有情非異姓,同胞無義枉同胞。

  這二人因在家中賭錢,被人用假寶暗算,現錢輸淨,欠下帳目。有心要還,家中財帛俱有老人家作主,不由二人經管。二人難見債主,遂帶盤費來至北京,住西河沿天成店。盤費用盡,當賣已空,在店中發愁。

  小二見二人素日相待甚好,今見二人為難,說:「你們二位不是會把勢嗎?何不上天橋前去賣藝?」二人遂帶自己單刀、花槍出店,順大街到珠市口南邊空寬之所,開了一塊場子。當中一站,走了一趟彈腿,耍了一趟單刀,然後自己將拳腳拉開。拳似流星眼似電,腰似蛇行腿似鑽;拳打南山斑斕虎,腳踢北海混江龍。

  練罷拳腳要錢。眾人說:「好俊武藝!」大家稱贊,望裡扔錢。頭一天掙銅制錢十弔有餘。二人回店甚是喜悅,還了所欠的飯帳,用飯安歇。次日天明,薛應龍說:「哥哥,咱們天天賣藝倒也不錯,以濟燃眉之急。」正是:君子身可大可小,丈夫志能屈能伸。

  二人出店,又去賣藝,一連半月有餘。

  這一日,正練之間,天約正午,從外面鑽進一人。身高六尺有餘,面黃,細眉圓眼,嘴唇發薄,兩耳發削;身穿藍綢中衣,白雞皮縐短汗衫,足登青緞快靴一雙。

  這人把雙手環胸一抱,滿臉不屑地道:「朋友,你這算那門子?來這裡現眼!」

  李慶龍把眼一瞪,過去一腿將來人踢倒,罵道:「混帳東西,來在爺爺跟前討打!」只聽後面有人喊嚷說:「好兩個賣藝的膽大,敢踢弟子老師!我今天務必將你等趕開!」。

  只見一位黑花臉老人,拉開被踢的少年,對二人說:「你兩個姓什麼?在哪裡住?」

  李慶龍道:「我住在西河沿天成店,別號人稱病二郎李慶龍的便是。他是吾的義弟,小丙靈薛應龍。」通罷名姓,那老人並不回答,竟自去了。

  旁邊有看熱鬧之人說:「你兩個快走吧,惹下禍了!方才那老人名叫鬼臉太歲佟起亮,被踢的少年是他兒子佟德英,在前門外開鏢店為生。現今又在菜市口蓋房,又要開鏢局子,手下英雄最多,無人敢惹。這一回去必定帶人前來找你,決不善罷甘休。」

  二人聞聽,說:「你不必多管閒事,我二人在此等候於他。」那人默默不語。正是:無益言語休開口,不干己事少出頭。

  二人等至日色已落,並不見有人來找。二人無奈回店,忿忿不平,在店中晚飯飲酒,心中煩悶,天將二鼓,撤去殘桌安歇。

  次日天明,方才起來淨面,只見小二進來報道:「外面有人來請你們二位,」

  慶龍想到:「異鄉之地,並無親故,何人來請?叫他進來,問明便知。」

  小二帶此人來至屋內,只見手拿大紅請帖一張,雙手送將過來,笑吟吟說:「我們主人打發奴才來請二位教師爺來了。」

  慶龍見帖上書寫:「特請老師傅賜教。」下書:「佟起亮頓首拜。」

  原來昨日佟起亮回家想:「這兩個賣藝的必是英雄,何不將他請在我家,傳教吾兒?」想罷,自己寫帖一個,次日遣人至店中聘請。

  二人看罷來帖,不知是何緣故,一想:「跟他前去,一見便知端底。」遂同來人至米市衚衕路西大門,到門房等候。

  這人進去通稟,只見那花面老人出來迎接,請二人至上房,擺酒款待。

  老人說明本意,每年修金各三百兩。遂帶他兒子佟德英拜見兩位師傅,就是昨天被踢之人。帶至西後院外,有打手一百名,也隨學練拳腳、棍棒。

  二人遂在此處安住,著人到店內搬取行李,算還店帳。二人即在佟宅教練拳棒、各樣武藝,三月有餘。見東人處夜聚無數老少人等,聽說俱是異樣之事,暗問徒弟德英,方知是天地會八卦教之賊。二人不勝驚異,就有退縮之心,豈奈無由可退。

  這日正教練徒弟,忽有人來說:「今天興順鏢店開張,少東人與人打架,請教師爺帶打手人等前往。」二人來至店的後門,進裡面從北院出來,只見打手帶傷,當中圍著二男一女,內有義兄胡忠孝、義妹賽花,另一少年並不認識。

  李慶龍一見,說:「你們這店內真好大膽,敢打我的朋友!我二人不與你善罷甘休!」說罷,把三尖兩刃刀掄起來,幫著胡忠孝打店內的打手。薛應龍也來動手,二人各通名姓。

  眾打手齊聲喊嚷說:「二位教師爺反向著外人!」

  少東人在上房連連跺腳,說:「吃著我,喝著我,還打我的人!叫人快去請老東人與五路達官來!」

  正喊鬧之間,只見眾英雄各攜槍刀兵刃,從南院出來,一齊動手。

  馬夢太正打之間,心中想到:「我今天本來有事,在廣慶茶園約請朋友,等候四霸天。今天在此我並不認識這個姓胡的,何必多管閒事!我看這事越鬧越大,我不如趁此走了吧。」想罷,自己拔下平果青,跳出圈外,竟自出大門去了。

  康熙聖上在板凳上站著,口中說道:「可惜!此人虎頭蛇尾,終無大用!」

  聖上見忠孝等四人被眾人圍住,甚是可憐,心中想:「我的保駕之人又未帶來一個。」口中說道:「胡忠孝、李慶龍、薛應龍,你等自管打,打死自有我,朕與你作主!」聖主雖然說話,人多口雜,聲音一片,胡、李等並未聽見。

  五路達官個個英雄,有南路鏢頭貪花浪子小蝴蝶侯瑞,飛行太保侯芳,神刀無敵李猛。眾人將四個人困在當中,忠孝帶傷,薛應龍吁吁帶喘,李慶龍堪堪不行。

  正在危急之間,忽聽外面說:「哥哥,就是這裡麼?」從外面來了二人:一個身高貫字身體,穿藍縐綢長衫,白襪雲履;面如紫玉,濃眉闊目,鼻直口方。後面一人身高七尺有餘,身穿青縐綢長衫,足登青緞薄底兜根窄腰快靴;面如晚霞,眉分八彩,目如朗星;左手架鷂子一個。

  二人分開眾人,進大門而來。聖主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跟班的來了,口中傳旨,吩咐二人:「進順興鏢店,幫著忠孝等拿賊!」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