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四回 山東馬大鬧蘇州街 活閻羅氣走馬家寨 下一回▶


  詞曰:

  金烏玉兔西墜,江河綠水東流。人生哪有幾千秋?萬里山川依舊。壽天窮通是命,富貴榮華自修。看看白了少年頭,生死誰知先後。

  成龍方才要走,跑堂的劉六一把手拉住,說:「馬爺,不可這樣粗魯。你暫且落座,聽我慢慢告訴你說。你一個人能有多大膂力,焉是眾人對手?再者說,老掌櫃的病體沉重,等到後日,活閻羅必來討要銀子,你就見他再作道理。」

  成龍一想:「此乃片面之言,眼見之事猶然假,耳聽之言未必真。」自己轉身遂往上房,且見舅舅便知端詳,若果是真,絕不與賊人善罷甘休!至上房見舅舅躺在那裡,微睜二目,成龍說:「你老人家是什麼病?我給你評評脈就知道了。」

  他舅舅說:「你還會看病嗎?」說著,伸過手去。

  成龍說:「我摸脖頸就知道了。」用手一摸,說:「你老人家的病我知道了。我先說說病源你聽。這寧夏西門外有一座馬家寨,內中有個活閻羅馬剛,鐵面判官馬強,常常到這裡來吃飯,吃完了飯並不還錢。那一日,活閻羅又帶人來吃飯,他手持鋼刀,望你借白銀五百兩,硬行訛詐。你說一個沒有,他將你按倒在地,手持鋼刀放在脖頸之上,說:『你有銀子便罷,若沒有銀子,就要結果你的性命!』眾伙計前來解勸,應十日後給他銀子。你是加氣傷寒,病體沉重。我說的對不對?」

  他舅舅一聞此言,說:「你真是由脈裡知道的嗎?」

  成龍說:「不是,這是劉六告訴我的。」

  他舅舅說:「你不可惹事,初到此處,地理風俗不通。我也不久於人世,這買賣當初是拿你家錢立的,我死之後就歸你自己經理。你又沒有學過買賣,諸事留心,小心謹慎為是。」

  成龍說:「不成,我非得找這個東西,與他拼命!」

  他舅舅一聽,胸中一急,一口濁痰堵住咽喉,立時身死。

  成龍放聲痛哭,置辦棺槨、衣食等物,一概齊備,叫伙計劉六將幌子取下,暫且辦理白事,擇日再為開市。眾伙友依言照舊辦理,著人抬了棺木入殮,借興隆寺停靈,給方丈白銀數兩,以作停靈賃屋之費。諸事已畢,回轉鋪內。

  成龍吩咐伙計:「明天開市,等候活閻羅前來,好向他打架。」眾伙計依言,一宿晚景無話。

  次日清晨,早起開門,成龍吩咐伙計:「將面鍋添滿,開了之時,以好等著煮賊。將通條給我燒上,我到後邊暫且坐坐,賊人來要銀子,叫我出來見他。」吩咐已畢,自己入後院上房,悶坐等候。

  天將正午,只見活閻羅帶領二十多名餘黨,有一人扛著一口袋銀子,約四五百兩之數,放在桌上。活閻羅馬剛大搖大擺帶領眾人至後堂落座,說:「你等眾人快將老苗給我叫出來,拿出銀子萬事皆休;如若不然,將你這買賣盡皆拆毀,不准在此開設!」笑話劉六帶笑過來說:「馬大爺不可如此,我們換了東家了。這個東家甚是厲害,依我說你不必在太歲頭上動土!」馬剛一聞此言,氣往上衝,眼睛一瞪,說:「你給我叫他出來,我見見他是何等人物!」劉六轉身至後面屋內,見成龍伏几而臥,趕緊說:「小東家,活閻羅馬剛來了。」成龍說:「我去見他。」

  出上房至前邊,見東邊八仙桌子後邊椅子上坐著一人:身高約有九尺,面如刃鐵,兩道掃帚眉,一雙三角眼,高顴骨,頷下無須,正在二十以外年歲;身穿青洋縐一長衫,足登三鑲抓地虎靴子,手拿海東青扇子一把,坐在那裡洋洋得意。成龍說:「你就是活閻羅馬剛?你把我舅舅氣死了,我正要找你去,你還要什麼銀子?」馬剛睜眼一看,見成龍儀表非俗,就吃一驚,剛要與他說話,見他那邊爐內拉出火線相似通條一根,直撲自己而來,馬剛方要動手,成龍已到跟前,通條打在腿上,翻身栽倒在地。成龍用腳踏在他身上,說:「你這些個肏進的過來嚇!」馬剛說:「來人!」眾餘黨方才要動手,鋪中伙計各執器械,見東家將賊人打倒,聽得成龍那裡說:「將他銀子留下,別放走了他們!」劉六將銀子口袋扛起就往櫃房裡走,放下出來。成龍說:「你們給我滾吧,別在這裡裝著玩了!」一抬腳踢了馬剛一溜滾,群賊唬的望外就走。成龍手執通條追至門外,說:「從此不准到這裡來!」說罷,轉身回在鋪內,哈哈大笑。眾伙計說:「你這個禍惹大了,明天必帶領群賊至此打架。」成龍說:「不要緊,天塌了有地接著,腦袋掉下來碗大疤拉。」那眾人一個個提心吊膽,一夜無詞。

  次日,大家準備防備賊人前來打架,等至正午,不見有人到來,一天無話。又至次日,早飯後,只見有一人探頭望裡觀看,說:「昨天與會總爺打架,就是這個姓馬的嗎?」成龍打算是打架的前來,拉通條躥出門外,要與群賊拼命。來至門首以外,見有百十多個人,各穿長大衣服,鼓樂喧天,後面有人抬著匾一塊,上寫「除暴安良」四字。上款是「成龍馬老先生」,下款是「蘇州街眾鋪戶公立。」成龍不知所因何故。內中過來一人,年有半百,品貌端方,衣冠齊正,說:「馬兄台,弟趙煥章系開設緞店為生,你我對門街坊,路北德昌便是。前日閣下將活閻羅馬剛打走,我等料想他第二日必來,我等合街有守望相助,公議練勇,怕的是賊人趁時打搶造反。我等大家防範前去哨探,見馬家寨並不見有一人在內,大約活閻羅全家逃走。我等連夜趕辦匾一塊,公送兄台,以彰吾兄之德,傳留萬古,以表兄台英名。」成龍聞聽,趕緊道謝,說道:「眾位賞臉賜光!」大家吹打奏樂,將匾掛上,給成龍道喜,盡歡而散。

  成龍就在此處作買賣,兩月有餘,常常到他舅舅靈前哭弔,說:「外甥發財,日後必將你老人家靈柩帶回故里。」雖則在鋪內無事,自己一想:「光陰似箭,人生幾何?春花秋月,每傷虛度。男子漢大丈夫必要轟轟烈烈做一場事業,方不辜負此身,亦不辜負此生,上能光宗耀祖,下能顯達門庭,封妻蔭子,方算英雄。」成龍想罷,「以上各事,方入我老馬的心懷,不若將此糟坊賣去,再將舅舅靈柩送回原籍,與舅母合葬,以算完全一件大事。然後再到北京尋找門路,以求顯姓揚名。」想罷諸事,即叫管帳的景先生另覓財東管業,惟要白銀一千二百兩。此鋪論值二千餘金,因老馬急速要走,是以減價出售。此信一出,即有買主立契交銀。隨後成龍將舅舅之靈起回原籍,與其舅母合葬已畢,除去使費,還有白銀六百餘兩,隨帶起身。

  在道路之上行走,已非一日,一路濟困扶危。來至保定府,方才入店,焉想到有一場橫禍來臨!正是:好花偏逢三更雨,明月忽來萬里雲。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