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六回 行惡反招惡報 欺人終被人欺 下一回▶


  詞曰:

  你會使乖,別人也不呆。你愛錢財,前生須帶來。我命非你擺,自有天公在。時來運來,人來還你債。時衰運衰,你被他人賣。常言作善可消災,怕無福難擔待,一任桑田變滄海。

  從飯鋪出來這人,姓孫,名起廣,乃山東文登縣馬家莊人,與成龍自幼同窗好友,知己之交,足稱莫逆,少年結為金蘭之契。成龍在有錢之時,孫起廣要入都去作買賣,借成龍白銀五百兩,已在京都十數餘年,並未回家,曾使成龍之銀在崇文門外花兒市開設大貨鋪一個,生意興隆,連年在東西南北城開了二葷鋪十數餘個,今年又在此開設井泉館。

  開張之日,孫起廣是以今日在此照料,聞聽外面打人,出去一看,見是成龍,說:「別打!是我的朋友。」趕緊過去拉著成龍,進裡邊櫃房落座,說:「賢弟,因何至此?」成龍將別後之事細說一番。孫起廣說:「賢弟,我的事情倒也甚好。」亦將諸事細說,問:「吃了飯嗎?」即叫伙計帶成龍上澡堂子去洗澡,並將自己裌衣裳帶去給成龍更換。晚半天成龍回來,二人在櫃房吃酒談心。孫起廣說:「賢弟,這鋪內帳上正在無人之際,你就管理帳目是了。」成龍點頭,從此就在這裡作買賣。起廣白天到各鋪照料,晚間仍回此處與成龍談話。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殘冬已過,臘去春回,時逢新王正月。這一日,成龍從櫃上拿了兩弔錢,說:「孫大哥,我上街散悶走走。」孫起廣說:「甚好。」成龍至前門大街,見街道寬闊,買賣繁華,人煙稠密,真是帝都之所,與別處風俗大不相同。天橋以北,無非是醫卜星相、三教九流之輩,大凡多是爭名奪利之人。在碎葫蘆都一處,吃了半天酒。

  天晚回歸鋪內,見孫起廣唉聲歎氣,不知所為何事。成龍趕緊問道:「大哥,為什麼如此?」孫起廣說:「我有一個表弟王三,去歲春天從家中來找我,未能見面,投在南橫街瓦匠白德。此人是個禿子,專訛外省新來之人。王三去歲沒找著我,就在白瓦匠那裡去做小工活,一去時節沒有活做,住了二十餘天才上工,只做了一年多的活,也沒使著幾弔錢。白德說他是我的表弟,找著我這裡了,他二人一算帳,他倒說我表弟還欠他五十弔錢,硬行訛詐,將王三送在我這裡要錢。我認著是真欠他的呢,問表弟王三,他也說不清,道不明,我就給了他了。他走之後,我才問明白,是他訛詐我。正氣惱之際,你就回來了,你說可氣不可氣?」成龍聞聽,說:「是了,既往不咎就是了。」天色已晚,大家安歇。

  次日天明,成龍換好衣服,出了井泉館,並未說給孫起廣知道,直奔南橫街,來找瓦匠白德。見是南北小衚衕路東的門,清水戟的門樓的門上,貼著對聯,書寫是:太平真富貴春色大文章成龍用手打門,從裡面出來一個人,甚是齊正:身穿青洋縐棉袍,足下青緞皂鞋,漂白襪子;身高七尺,面如薑黃,頭上少髮,細眉圓眼;腰繫藍洋縐褡包,帶著青緞子跟頭褡褳,上紮著「白」字,是「明月鬆間照,清泉石上流」。此人彷彿剛起來的樣子。成龍過去說:「借光!這裡有個白師傅在哪裡住?」那人說:「找他做什麼?」成龍說:「我是山東人,上北京來找朋友,沒找著。我來找小工活做,有沒有?」那人說:「我就姓白,名德。你跟我到茶館,有話再說。」

  成龍同此人出北口,至大街路南泰興軒茶館。他二人進去,喝茶之人站起來的不少,這個嚷說「白大爺」,那個也說「白大哥」,全站起說:「才來!」方至後堂,見西邊有八仙桌一張,一邊有幾凳一個,上邊放有磁茶壺一把,兩個細白磁茶盅兒。跑堂的有二十來歲,身穿半大藍布褂,白布襪子,青布的雙臉鞋,青布油裙,上鑲著五福捧壽,手拿銅壺,先倒半碗漱口水。白德在北邊幾凳上坐下,跑堂說:「白大爺,你來了?」白禿子說:「來了。」掏出茶葉放在桌上,跑堂的趕緊拿起打開,放在壺裡泡上,將壺蓋兒蓋上。成龍在白德身後站立,如同跟班似的。白德說:「你坐下說話。」成龍故意裝起傻來說:「有白大爺在此,我不敢坐。」白德說:「你坐下就是了。」成龍在南邊板凳上坐下,跑堂拿了一個蓋碗,又給成龍泡上一碗茶。白德說:「你喝完了茶,你就吃飯吧。」成龍說:「我沒有錢。」白德說:「我給吧。」成龍喝了兩碗茶,叫跑堂的說:「你給我要菜。」跑堂說:「你要什麼?」成龍說:「白大爺,咱一同吃就是了。」白德說:「我早呢。」成龍說:「你給我來一個溜丸子、炸丸子、氽丸子、四喜丸子、三仙丸子、燜丸子、葵花丸子、南煎丸子,你給我來碟光頭餑餑。」白德一聽,把眼一瞪,自己心中大大的不願意。成龍說:「你給我來兩壺白乾。」跑堂的端菜送酒。成龍自己痛痛快快的一喝,吃喝完了,說:「給我算帳。」跑堂拿過一算,說:「兩千八百八十文。」成龍說:「給三弔錢就是了。」說罷,對著白德說:「白頭,我吃了三弔整,你給吧。」白德說:「我不管!你吃了三弔錢,你給他三弔錢。」成龍說:「什麼?我給三弔?你說你給,你叫我給!」白德說:「你吃斤餅斤麵,我給錢行了;你要氽丸子、炸丸子的,你混鬧排場,我不管!」成龍說:「你不管,好辦!」說罷,站將起來,來至白德面前,伸開手將胳臂一掄,照定白德頭頂之上就是一掌。白德從椅子上就是一出溜,躺在就地,昏迷不醒。大眾說:「打死人了!別叫兇手跑了!」成龍說:「我不跑,死了我給他抵償!」

  呆了半天,白德還醒過來,自己爬起坐在板凳上發楞。成龍說:「白頭兒,我吃了三弔錢,你是給不給吧?」伸著手又要打。白德害怕,趕緊打裡頭褡褳裡掏出票子來,一查並沒有三弔的,拿了一張四弔票,遞給跑堂的,拿到櫃上找回一弔現錢來,往桌上一放。成龍伸手拿過來,揣在懷裡,說:「白頭,你有活沒有?有活,我跟你做活去;沒活,我走了,明日早晨在這裡見。我在彰儀門裡頭井泉館那裡住。你要打官司,你就告我去;你要打架,晚上我在家裡等你。」說罷,大搖大擺竟自走了。

  在大街逛了一天,天晚回在鋪內。起廣說:「你往哪裡去了?你也沒在館中吃飯,你在哪裡吃的?」成龍說:「我吃了朋友了。」起廣說:「你望哪個是朋友?誰請你吃的?」成龍說:「南橫街白德瓦匠請我吃的。」將自己吃白德緣故說了一遍。孫起廣說:「了不得了!他不是好惹的,今日你應早回來才是。今日晚上,他必前來找你打架,咱們這裡快些預備人。」成龍說:「不要緊,都有我呢!他晚半天來,也不過三二十個人,我一個人足把他們打跑了。」自己將通條放在手底下,專候打架之人。

  天至定更,只聽那邊喊嚷怪叫,口中說道:「姓馬的,你走出來吧,別在我們北京城裡叫字號。不行,你急速出來,我等特意前來找你!」原來是白德約會盟兄盟弟前來打架,各拿木棍鐵尺前來,至井泉館叫罵。成龍趕緊拿著通條往外就迎,並不答言,自己想道:「來者不過狐群狗黨,自負己能,一陣可以將他等趕跑。」想罷,舉通條就打。只聽「乒乓」聲響,群賊紛紛倒退。白德身倒在地,還有他兩個朋友亦帶重傷,俱叫伙計拉在屋內。

  成龍說:「白德,你也是時常訛人家的,外鄉人來這裡,投親不遇,給你做了小工活,你不給錢,你還說人家短欠你的。你今日,你也給我寫一張借字。」白德大罵說:「你將大太爺打死就是了,我也不含糊,絕不與你寫字!你訛我不行!」成龍從那邊將通條拿將過來,往白德的耳朵上一烙,白德不由的疼痛難忍,說:「我給你寫字就是,你不要這樣非刑。我可不會寫,你叫別人寫,我畫押就是了。」成龍說:「孫大哥,你給代筆。」鋪紙一張,起廣遂代寫道:立字人白德,因手乏,借到馬成龍名下紋銀一百兩整。言明每月照三分利息,一年之期歸還,按月交利,空口無憑,立此借券為證。康熙 年 月 日。立借字人白德 押代筆人孫起廣 押寫完了字,叫白德畫押,將繩扣鬆開。成龍說:「你要打官司,營城司坊、大宛兩縣、順天府都察院、南北衙門,隨便去告,候你就是。明天我還是去找你要銀子去。」說罷,又說:「你三個滾蛋!」三個人抱頭鼠躥,出了井泉館。白德說:「我非得報仇不可!你哥倆回去,我到家自有道理。」那兩個人默默無言,盡自去了。正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未從舉意神先知。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白德來到家中,對自己之妻要刀,說:「我買的那把夾把子刀給我。」

  洪氏說:「做什麼?」白德就將白天之事細說一遍。洪氏說:「你常訛山東人,傷天害理,那必是山東的皇上來了。」白德說:「胡說!山東那有皇上?滿嘴內胡說!」拿刀在手,磨了半天,放在旁邊,單等成龍前來要銀子。次日天明,吃茶、淨面之際,聽的外面要銀子的來了,高叫:「白德,出來還帳!馬成龍在此等候多時。」白德一聞此言,手執鋼刀出了上房,開街門舉刀就剁。成龍自鋪內一早起來淨面之後,出離井泉館,來至南橫街小衚衕路東白德門首,說:「白德,我來了,要銀子來了。」正叫之際,直見白瓦匠手舉鋼刀,從裡面出來就剁。成龍往南邊一避,刀落空了,趁勢一腿,踢倒在地,口中罵道:「肏進子,不要臉!」說罷,拾起刀來,將賊人按在地下,說:「你跟著我走吧,上昨天那個飯鋪就是了。」拉了白德就往前走。至大興軒茶館,聽見裡面無數人談論白德昨天打架之事。正談論時,成龍同白德進去,至後邊落座,說:「給我們拿茶來!」白德也不言語,自己心內想:「打群架也不行,拼命也不行,我實在沒了主意了。」正想之際,只聽成龍要酒要菜,又是溜丸子、炸丸子、氽丸子、四喜丸子、三仙丸子、南煎丸子、燜丸子,照昨天一樣,要了一桌子,就自己吃起來了。吃完說:「白德兒,你給他三弔錢就是了。」偏巧白德還是昨天一樣的票子,沒有三弔一張的票兒,又給了四弔一張。跑堂的拿到櫃上,找了一弔錢,放在桌上。白德方才要拿,只見成龍伸手拿起來,說:「白德,明天再見!我走了。」說罷,大搖大擺的走了。大眾吃茶之人,一個個紛紛議論,說:「白德今日可遇了霸王了,吃了一個飽,還拿著錢走了。」正是:草怕嚴霜霜怕日,惡人自有惡人磨。

  白德無奈,自己回家去了。次日,成龍又來,一連個月有餘,還常往白德要錢。

  這一天,成龍到白德門首叫門,那白德在裡面戰戰兢兢說:「有心出去見他,手中又無有錢;有心不見他,又不行。」無奈望自己妻子洪氏說道:「這都是我惹的禍!打官司也打不過他,打架也打不過。他常常來找我要錢,你看此事應該如何辦理?有心要搬家,不幾天將要開工做活,所有主顧家人都知道我在此處住了多年。今天手內又一文錢都無,他又在外叫門,前來找尋,如何是好?」洪氏娘子說:「你先出去將他請進來,我自有道理。」白德無奈,出上房開街門,要將成龍讓進來,說:「馬大爺,你請進裡邊,我有話說。」成龍說:「你裡邊安藏著人要打我,我也不怕,我就進去!」說著,往裡就走。

  進院至上房,見院內並無一人,四壁皆空,見白德之妻跪倒在地叩頭,說道:「馬大爺,我家現在要什麼沒有什麼,望求開恩,將我們饒了吧!」成龍說:「敢情你家窮到如此光景!」說:「白大哥,皆因你前者愛做惡事,欺負外鄉人,我才出來找你。我今天看來,你也是個窮苦人,從此你要改過自新。我前者所要你的錢,我亦都換成票子,帶在身上,我今俱皆如數給你。我現今也在朋友鋪中住著,我要從你學學瓦匠活。我每日所得之錢俱歸你使用,只要有我吃飯喝酒的錢就得了。」白德說:「明天我在菜市口包了一所房子工程,開工方能領價,現在正愁沒錢。今天有你給我這筆錢,明天開工足以行了。」說罷,出去買菜打酒,留成龍吃便飯。二人談來談去,甚是投機,遂口盟結為異姓兄弟,又請洪氏嫂嫂出來拜見。從此,成龍回井泉館,與孫起廣說明,要去學做瓦匠活,以好時常散悶;又在鐵鋪定打瓦刀一把,重九斤十二兩。白天同白頭做活,晚上仍回井泉館睡覺。孫起廣隨其自便,也不管他。

  光陰似箭,眼看工程已完,還剩影壁一個。白德同成龍是日二人在此趕做,在天棚底下甚是涼爽。見鏢店開張,又瞧些個熱鬧,成龍見眾人打架,心中早已十分有氣,要上前幫著,打個抱不平。只見那邊一響槍,將白德打死,成龍跳將出去,撲奔鬼臉太歲佟起亮前來。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