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十回 顧煥章廣慶園見駕 馬成龍提督衙封官 下一回▶


  詩曰:

    雲驅風急馬蹄忙,吐氣揚眉志激昂。

    不怕青雲高萬丈,只要黃卷兩三行。

    棘閣門戶無關鎖,茅屋人家有棟樑。

    明日廣寒宮裡去,桂花折得幾枝香。

  馬夢太問那一位老英雄的姓名,顧煥章在樓上暗中觀瞧,甚是稱奇。回頭一瞧聖主,聖主說:「那邊莫非是顧煥章?自五虎莊分手,朕時常想念於你,今朝可巧在此相遇。」煥章只要聽下面那一位老英雄的姓名,見聖主一說話,慌忙跳下樓來,竟出廣慶茶園去了。下面那位老英雄未留名姓,亦就揚長而去,聖主早就瞧見四霸天帶一伙人來,盡是不法之人,甚是有氣,竟自把戲給攪了。適才瞧見顧煥章,不覺失聲,露出本來的面目。聖上忙傳旨意,叫伊哩布傳本地面官:「將四霸天等拿交提督衙門,不准放一個漏網。將馬夢太、孫四也交提督衙門,只帶四霸天。」下邊群賊一見聖駕在此,俱皆逃躥。伊哩布下樓望孫四要驢,趕緊鞴好,請聖駕回宮。達摩肅王遂保駕出廣慶茶園,竟自去了。伊大人叫地面官人,要拿獲四霸天等餘黨,見一個也沒有了,無奈暫將馬夢太、孫四送交提督衙門,自己也回家去了。

  地面官人僱車一輛,將馬夢太、孫四送在提督衙門。門外一下車,過來好些個人等,有認識馬夢太的,說:「老哥,這是為什麼?」馬夢太將適才之事細說一遍,跟孫四至班房門首。只聽裡面有一個山東人說:「我的禿子白大哥,你死的屈,來顯魂來了?」孫四進班房說:「你這小子玩笑,誰是你的禿子?」

  原來馬成龍同胡忠孝、李慶龍、薛應龍四個人,頭半晌就送到衙門來了。還有興順店賊人四十七名,在別的班房收下。這屋裡頭,問明四個人的底案,一瞧胡忠孝不像有錢的,說:「姓馬的,你有朋友沒有?」成龍說:「我不認得人。」看鋪說:「我姓王,排行在五,你這個差使屬我看管,說點好的,我自有照應。照著這麼著,伙計把他拉到外頭,鎖在尿桶上去。」成龍一聞此言,說:「王頭兒,你這裡來,我看你也是個好人,我跟你有心腹話說,你給我找個人來說吧。」王頭來至成龍面前,認著成龍是好意,方才望那裡一站,成龍掄圓了就是一掌,打倒在地。成龍說:「已就也已就了,我打死人也無數,這連你也打死了吧。」王頭說:「你饒了我吧,我不敢了!」成龍說:「你請我喝三斤酒贖罪,我饒了你;若不然,我打死你!」王頭說:「我請你喝酒。伙計,快給我拿酒去!」有一個小伙計拿錢拿瓶子竟自去了。少時回來,將酒交與馬成龍。成龍這才把王頭放了,坐在旁邊喝酒。

  三斤酒喝完,喝了一個醉眼朦朧,見孫四同馬夢太進來,他一睜眼認錯了人了。孫四本是個禿子,他猛一瞧,打算是白德哪。馬夢太說:「你們兩人誰也不認識誰,俱是難友兒,何必打架!」馬夢太方才落座,孫四也就不言語。從外面進來無數人說:「老哥,你這是奏案官司,來到我們這衙門裡啦。你要有什麼事,我給你回家送信,外頭我給你叫來一桌席壓驚。站堂的李頭送來一桌果席,要叫我給帶過來了。他為老哥的事很著急,因為他們家裡有病人,有一個把他叫了走了。戶房的杜先生、刑房的馬先生,俱有禮物。」馬夢太說:「眾位老哥們,不必分心。一來天氣熱,菜蔬一過夜就壞了。眾位哥哥兄弟,我心領了。」說著,自外邊抬進一桌菜來,放在地下,一碗一碗的擺在桌上。眾人都是這衙門裡當差的,與馬夢太是相好,大家出去照應外面衙門之事。馬夢太說:「呦!胡爺,你們也在這裡。那麼來吧,一同喝酒。」李爺、薛爺也就過去坐下。

  馬成龍在那裡說:「馬夢太,你不認得我了?」夢太說:「實在眼拙的很!咱們在哪裡見過?」成龍把方才在興順鏢店之事說了一遍,夢太才知道是在那裡見的,說:「大哥來吧,一塊兒喝盅酒吧!」成龍笑嘻嘻的過來,同眾人坐在一處,說:「大家喝吧!」本來成龍就醉了,今天見大家在一處說話,他就說:「我熟讀大清律例,來,來,你們說說都是什麼案,我一料就知道誰是什麼罪過。」

  胡忠孝說:「我是投親不遇討飯,店內賊人瞧見我妹妹,硬行要搶,我跟他們打起來了。你斷我應該是什麼罪過?」成龍把頭一搖,說:「你要是遇見了恩官,望輕裡辦,你是罪之魁,惹禍之頭,辦你個秋後處決;要是望重裡辦,總得斬立決。」胡忠孝一聽,把頭一低,一陣的心酸,長歎一聲,說:「死了倒不要緊,我妹妹是個女子,家中還有六七十歲的母親,可歎!可歎!」病二郎李慶龍一聽,說:「我與我拜弟薛應龍,我二人是在先賣藝,後來佟起亮請我們去教他的兒子,我們才知道他是個天地會八卦教匪。我們本應辭他,誰知道他這一天打架,是我哥兒兩個一瞧,跟我們胡大哥,我們就動手打他店中人,幫助大哥動手。此話是實,你算我們兩人該當何罪之說?」成龍說:「你們倆是賊人的教習,論王法得剮了。」這二人一聽,也就不言語了,信以為真。馬夢太說:「朋友,我與孫四二人應該何罪?」成龍說:「你二人有驚駕之罪,奉旨交這衙門,也該按惡棍匪徒那樣辦,是斬立決,梟首示眾!」馬夢太說:「我們大家殺的殺,剮的剮,你應該問個什麼罪?」成龍一笑,說:「我殺了四十多個人也不要緊,他按重辦,是遞解還家,省我自己的盤費;要按輕辦,是皇上喜歡,就賞給一個守備。」大眾齊聲說:「你走開吧,別扯著玩了!我們都是有罪的,你倒賞個守備,這是何道理?」

  正說話之際,聽著外面升座,先問的是店內四十多名賊人,一上刑就全招了,連佟起亮是八卦教的情節,俱皆說明。此時把眾賊人當堂定罪,暫且入獄。隨後提馬成龍、胡忠孝等四名審問,四人俱按實情招認。又提馬夢太與孫四,這兩個也俱皆招認在廣慶茶園之事。問官吩咐:「將六個人看押,將所問明的口供底兒,呈與伊大人觀看。」

  次日,大人又親提審訊一番,一則是奉旨交派的,案情重大,俱皆問明,專折次日上達天聽。聖上覽奏降旨,派伊哩布至提督衙門宣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步軍統領伊哩布奏前三門外邪教匪徒甚多,朕訪於興順鏢店確實。馬成龍遵旨拿賊,義勇可嘉,欽賜守備,留京聽用。胡忠孝、馬夢太,藝業絕倫,欽賜千總,回籍歸鏢。薛應龍、李慶龍,奮勇捕賊,欽賜把總。孫兆英欽賜把總。胡賽花女中丈夫,貞烈可嘉,聽旨議婚。白德之屍,該哭主領回。各賞銀二百兩,由戶部領。

  奉旨回籍之人,毋庸在此逗留。興順鏢店被獲賊人等,送交刑部嚴刑審訊。在案脫逃之賊人佟起亮與佟起亮之子佟德英、四霸天著名匪棍,交順天府都察院一體嚴拿。欽此。

  馬成龍等六個人磕頭謝恩。胡忠孝由戶部領了銀子,同拜弟薛、李二人,帶胡賽花竟回原籍去了。一路之上,感念馬成龍與馬夢太之恩。孫兆英仍照料廣慶茶園的買賣。馬成龍將白德之屍買棺木成殮,幫洪氏娘子辦理白事,將聖上所賜的銀子,俱給洪氏嫂嫂度日。

  這一日,回井泉館,大家給他道喜,孫起廣甚是喜悅。大家吃酒之際,外邊伙計進來說:「千總瘦馬老爺來拜。」成龍慌忙迎接進來,落座,馬夢太說:「大哥,明天你我到伊大人那裡拜謝拜謝,你想如何?」成龍說:「好說。你家中還有什麼人?」馬夢太說:「我父母早喪,孤身一人。」成龍也把自己之事細說一遍,留馬夢太吃晚飯。天色已晚,成龍說:「你也不能進城,明日咱倆去拜伊大人。」夢太也就在此住宿。

  次日天明,淨面更衣,用完早飯,僱車一輛,進城至交民巷伊大人宅門首,通稟進去,伊大人請見。二人隨進內至客廳,抬頭一看,見大人穿便衣在正面椅子上坐定,這兩個人過去行禮,大人說:「你兩個人起來,明天我把你們要在步營當差,好不好?」二人謝過大人。又把他二人家中之事細問一遍,二人一一說明。大人說:「我這外邊書房有的是房屋,你兩個人搬在我這裡來,晚半天給我看看家,白天上衙門當差。」二人說:「甚好。」從此二人就搬在大人宅西院外書房居住。

  白天二人無事,這一天至前門外,見顧煥章在那裡相面,馬夢太說:「這個人好大能耐,等他完了,請他吃個飯,盤桓盤桓。」天至太陽平西,煥章收住,方才要走,夢太拉住,說:「義士,我給你見個朋友,這是我們同處當差的馬成龍。」煥章仔細一瞧,說:「唔呀!此人的相貌甚是端正,必要顯達雲程,並非池中之物。」說著,三人一同至酒館吃酒談心,越說越近,就在酒館之中結為金蘭之好。煥章居長,成龍次之,夢太行三。此日大醉。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三人相論語偏長。

  二人請煥章進城一同居住,煥章說:「我明天還要訪友去。」酒飯已畢,三人分手。成龍、夢太住在廣慶茶園,次日又前去找顧煥章,竟是不見了。二人進城,方至大人宅門首,從裡面跑出一人,把他二人拉住,說:「二位,你們還回來啦?大人今天早晨派四個人各處找你二人,你二人跟我走,快去見大人。」夢太、成龍二人心中疑惑。不知所為何故,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