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十四回 顧煥章水內拒強賊 伊欽差途中遇舊婢 下一回▶


  歌曰:

  終日懮愁,用盡心機不肯休。貧賤天生就,富貴天緣湊。算計到五更頭,明朝依舊。略放寬心懷,樂得安閒受,因此上把妄想貪心一筆勾。

  自船中出來的那個賊,掄刀方才要剁,大人睜睛一看,說:「且慢!我問你叫什麼?」那賊人說:「我叫何黨,別號人稱雙頭魚。來吧,待我結果於你!」正要舉刀,聽得東邊岸上有人嚷說:「唔呀!坑了吾,害了吾,要了吾的命了!唔呀!這麼大水往哪裡走呀?也沒有船隻,吾帶著八百多兩銀子,是不能走呀!」裡面兩個水賊一聽:「有這樣大財,為何不發呢?」有心殺了大人,又怕濺一船血,叫別人瞧出來也不便,「先把他捆上就是了。」想罷,將大人捆好,放在船艙之內。

  兩人將船撐開,出了葦塘。那邊岸上站著一人,身體矮小,穿著道袍,拿著小包裹一個,甚是沉重。何丁一瞧,叫他上船來。那道人躥上船來,坐在船頭之上,端端正正的。何丁又問說:「你姓什麼?哪裡的人?你說說。」那老道並不言語。

  書中交待,來的此人正是顧煥章,暗保欽差大人前來。早飯後遇見大人帶小童往西來,他遇朋友在那裡說話,少時追下來,就不見大人了。水又發了來,遍地是水,把這一道乾河灌滿了。東邊岸上沒有水,此時他想:「大概欽差必被水淹死了。」正想之際,見一隻船進了蘆葦當中去了,他甚是著急,知內中必有大人,想主意,將包袱包了好些石頭子,他才叫船出來。船上的水賊問他姓什麼,他說:「你不必多問,我實告訴你,我姓顧,名從善。」兩個水賊並不知顧爺的厲害,他還說呢:「我們這救生船有板刀面、餛飩。」煥章說:「好呀,我正在沒有吃飯,餛飩甚好,大大的餡兒,薄薄的皮兒,給個高高的湯兒,用點海粉、紫菜,我喝一碗就夠了。快去做,我嚐嚐!」此時兩個水賊還當他是好話,說:「朋友,包袱裡包的是什麼物件?」顧煥章說:「是銀子。」兩個賊人說:「快,快!都給我拿過來,我饒你的性命!」說罷,船已至葦塘當中。賊人舉刀照著顧煥章就剁,煥章一腳將賊人踢下河去。那個何丁也舉刀過來,也被踢下去了。兩個賊人在水內出頭望上觀著,煥章在上面用包袱之內的石頭子往下打。兩個賊人精通水性,在水裡能睜眼睛識物,鑽在船底下要翻這只小船。煥章見水底下一動,拉出短把刀,脫去道服,跳入水內,口中罵道:「好賊子,你哪裡走呀!」說著,直撲賊人就是一刀。二賊何丁在前,何黨在後,二人與煥章交手,水花兒來回亂滾,猶如攪海翻江。煥章一刀刺入何丁腿上,賊人帶傷順下流逃走去了。何黨亦不敢戀戰,亦就浮水走了。

  煥章上得船來,到艙中將大人放開。大人說:「你是誰?」煥章自通名姓。大人說:「你將我救回桃柳營公館,我專折保奏。聖上也時常想念於你,因你在五虎莊有救駕之功。」煥章說:「多謝大人!」連忙撐出小船,直奔東岸,將大人扶下船去,說:「我看大人氣色甚是不好,臉上有三道煞紋,現在去了一道煞紋,往後還有兩道劫煞,應在今天,甚是兇惡。大人如闖過這三道煞紋,方保無事。我有故友相候,不能跟大人一同前往,大人快回去,走三四里遙,就是桃柳營,吾要去也。」說罷,往東北竟自去了。大人方要拉他,已去遠了。大人無奈,往東行走,就不是才來的道路了。

  大人正往東走之際,見道旁有土房數間,隨牆板門一個,正房五間,東西廂房各三間。房西有棗樹數株,又有十數棵野花,開的十分豔麗。左右並無鄰居,獨此一家。大人正看之間,板門輕開,出來一個年輕少婦,約在二十以內的年歲,面如白玉,唇若涂脂,眉如春山,目似秋水;身穿藍布半大女褂,蔥綠中衣,漂白襪子,雪青摹本挖鑲花盆底雲鞋;頭髮漆黑,梳著兩把頭,上面首飾,俱是時興樣式;手端一盆洗衣裳水,往街上來倒。大人一瞧,甚是眼熟,彷彿在哪裡見過似的。又自想道:「人家是一年輕少婦,我何必多想,不如走吧。」心中雖是如此想,不由的回頭又看。

  見那少婦將水倒去,注目直看大人,口中說道:「尊駕,莫非是伊公嗎?」大人說:「你如何認得我?」那少婦說:「老爺,怎麼會不認得了?你老人家這兒來吧。」大人一瞧,細想說:「哦!原來是福喜呀!」這少婦由九歲到大人宅內,充當使女,其性最靈,大人甚為愛惜。當年大人作御史,正巡南城,福喜有父母俱皆老邁,時常至宅中找他女兒。這一日大人回宅,遇在門首,說:「你兩個人是作什麼的?」門上回道:「此乃是福喜家中父母,前來找他女兒。」大人見這夫婦甚是寒苦,進裡面一問福喜,說:「你父母平素作何生理?」福喜回道:「一無所能。」大人說:「既如此,叫他在宅內吃碗閒飯就是。」福喜叩頭謝過,只見他父母進來也叩頭謝恩。大人說:「你們住在花園那裡。」就是後來他父母身死,也是大人葬埋。福喜年至十七歲,在本宅有一書童,名叫德升兒,姓張,大人將福喜配他為妻。到去年,被姑奶奶那裡借去他夫婦幫忙,因姑爺放了歸德府知府,就將他二人帶著上任去了。今在此處相遇,不知所因何故,連忙問道:「福喜,你不是從姑爺、姑奶奶上任去了麼,為何還在此處,莫非有什麼事嗎?」福喜說:「老爺,請裡面坐著,回頭再說。」

  大人到院內,福喜把街門插上。大人見上房門外西邊有大皮缸三個,一個盛著水,兩個蓋著醬篷。大人遂進上房落座,福喜過來請安,說:「適才間大人在外面相問,我不好明言,恐走漏風聲。奴才等隨大人到任之後,命我夫婦二人入都,接少大爺與姑娘一同上任去。自歸德起身之時,正遇黃河開口子,我二人上了賊船,船家姓何,兄弟三人,名叫何丁、何黨、何橫,將我男人殺死。那時我求死全節不能。賊人將我載到此處,是他的住家,他有一個母親,是雙目失明,現在西屋睡覺。我至賊家已有七天,幸喜將我留在家內,又有賊黨將他三人約出去了,將我交與他母親看管。我有心要逃走,又不曉路徑,他母親說要將我留與他長子何丁為妻。昨日方要逃走,找衙門告狀,又叫賊人遇見,將我拉回,他忙忙的拿刀出門去了,至刻下尚未回來。他母親叫給他洗衣裳,我方才倒水,得遇老爺。老爺因何至此?」大人把方才之事細說一遍,說:「方才我遇見賊船,也是姓何,大概就是他。等我回去,到桃柳營公館,派二馬前來接你,並派官兵前來拿賊。」福喜說:「我惟候老爺救我!」大人說:「我要走了。」福喜說:「我給老爺前去開門。」方出上房,只聽叩打街門之聲,大人一聽,是方才賊人何丁的聲音。大人有心要走,又不能出去;有心要回來,又無處隱藏。福喜心中十分懼怕。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