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十五回 姚直正泄機小耗神 馬成龍路遇真報應 下一回▶


  歌曰:

  看破了浮生過半,半只壽,永無邊。半中歲月苦懮閒,半里乾坤舒展。半城半鄉村舍,半山半水田園。衣服半俗半新鮮,學饌半豐半儉。僕童半巧半拙,妻兒半樸半賢。心性兒半佛半神仙,性字兒半藏半現。一半還知天地,一半讓與人間。半思後代與桑田,半想閻羅怎見?酒飲半酣正好,花開半吐便豔。船桅半扇免翻顛,馬放半韁穩便。半少卻讓滋味,半多反厭愁煩。百年苦樂細想參,學會了吃虧一半。

  賊人何丁叫門,福喜急中生智,把院中缸蓋取下,說:「老爺,你快這裡藏著!」老爺無法,望缸內就藏。福喜將蓋蓋上,方出去開門。只見何丁腿帶重傷,一瘸一點往裡就走,至西屋內,問他母親要刀傷藥,上罷隨問:「我兄弟回來了沒有?」他母親說:「我不知道。」他說:「我先瞧瞧船去,回頭再作道理。」賊人去後,福喜將老爺放出,天色已晚。福喜諄諄囑咐:「老爺回歸公館,千萬著人前來救我。」

  大人回至公館,路遇成龍、夢太前來尋找。他二人訪了一天牆上畫白八卦、畫白圈的這事,也沒有訪著。回歸公館又不見了大人,二人又出來相找。至半路方遇,隨同大人回歸公館。二馬問:「書童六吉兒哪裡去了?」大人「咳」了一聲,說:「他淹死了。」又把自己方才之事說了一遍,遂吩咐二馬:「帶領本汛官兵四十名,並地面官人趙路通,一同前往。」

  約有二鼓以後,來至何家窪,成龍說:「別嚷,聽我吩咐:東邊十個人,兩個人舉著燈籠,八個人拿賊。如從你們這邊走了賊人,即辦你們縱賊脫逃之罪。南、北、西,俱照如此預備。」夢太方要望裡一躥,成龍說道:「且慢!你蹲在牆根底下,我蹬著你肩頭上牆,我先進院子拿賊,你在房上看著。」說罷,成龍扒上牆去,望下一溜,正在上不來下不去之時,又不敢嚷。此時夢太早已走了,成龍甚是著急,無奈望後一仰,只聽「撲通」一聲,摔在院內。裡面就是大惡賊何丁在家,尚未睡覺,找他兄弟又沒找著,方才回來歇息,只聽「撲通」一聲,他問:「是誰?」成龍答言說:「沒有人。」何丁說:「你是誰?」成龍說:「我來拿你來了!」賊人拿刀躥在院內,四外齊聲嚷拿。賊人掄刀,照著成龍就剁,成龍用瓦刀相迎。上面夢太照著賊人一避血桷,將賊人打倒在地。眾官兵趕在院內,將賊人捆上,放在車上,將福喜也喚出了,一同前往,至公館來見大人。

  大人說道:「將賊人帶上來!」大人說:「你還認得本部院嗎?」賊人抬頭一看,就是方才的伊大人,嚇的賊人戰兢兢的害怕。大人說:「我也不必多問你,把賊人交本縣問明寄獄,候本院回京之時再為辦理。」下面一干人等答應。天色已晚,大家安歇。

  次日天明,大人叫成龍、夢太,說:「我叫你二人訪的事情如何?」山東馬說:「牆上畫白圈,是怕狼;畫白八卦,為的是好看。」大人說:「不對!你等今天非訪明白此事不可。你二人先下去吃飯吧。」成龍、夢太二人來至自己屋內,早有聽差之人將酒飯擺好。二人喝酒,又提起方才大人說的這回事來了,真是無處去訪。旁邊有一聽差之人答言說:「二位老爺訪十天也訪不著,此事關係重大,無人敢說。」成龍說:「你知道嗎?你姓什麼,叫什麼?你自管說來,有什麼禍事都有我哪,你自管放心。」聽差之人說道:「我姓姚,名直正。我在這驛站裡當差多年,常常伺候過往大人的差使。提起畫白八卦、畫白圈的事情,我們這裡有一家財主,姓餘,名四敬,別號人稱小耗神,此人家產百萬。那一年,我們這裡鬧蝗蟲、水災,在我們桃柳營西南有一座山,他明著是開山修路,每人日給工錢二百,暗中聚眾招賢。此山名為剪子峪,進去有五千餘人,俱不讓出來。將山口堵死,上插兩桿大旗,上寫『重整天地會,再立八卦教』,每日在裡邊操兵演將,傳出信來,要將桃柳營六十一村俱皆掃平,如歸降他教中,免死。人人懼怕,大家紛紛望裡遞花名冊子,因此這些莊村俱是他們八卦教之人。門前畫白八卦、畫白圈為記。依我說,二位老爺回大人,就不必管這閒事:一則又未帶官兵;二則又奉旨查黃河,也管不著地面上什麼事。」

  成龍一聞此言,用完了飯,至上房見欽差大人,將姚直正之言細回了一遍。大人說:「我遞折子,請大兵來剿滅。」成龍說:「大人所說有理,無奈要遞折子請兵來,要是剪子峪之賊聞名逃竄,大人豈不鬧了一個蒙君妄奏不實之罪?」欽差伊大人一聽成龍說的有理,連忙問道:「依你之見,該當如何?」成龍說:「大人臨近有近親朋友帶兵之人,可修書一封,調五百精兵,前來拿賊,半公半私。如裡面賊勢大,欽差再請兵來不遲,不知我說的是不是?」大人一聽,心中說:「此人外面粗魯,心內很秀,我也喜歡他。這一條計策甚好!」吩咐請幕府師爺辦理文書,上衛輝府去調兵,給常明常大人寫信,也倒甚好。就遣成龍前往,也倒不錯。吩咐成龍預備行李起程,上衛輝府常大人那裡去就是了。

  成龍領了官盤費銀子,收拾物件要馬。桃柳營驛站號頭派人來,拉了一匹又小又瘦的馬來,被成龍山東馬一瞧,說:「朋友,你拉著回去吧,我還要去找你們號頭,那裡揀一匹瘦的才好,如他走不動,我還要扛著他輕身,你想對不對?」送馬的說:「你老人家自己去挑也好。」遂把馬拉了走了。山東馬收拾已畢,這才換好了衣服,扛著褥套,帶了他那二百銀子,同夢太至馬號。號頭說:「上差老爺來了麼?」山東馬說:「來了。你這號東西,楞敢給我一匹瘦馬!好好的把號簿拿過來,我瞧瞧!」號頭遂將馬花名冊遞與馬成龍。馬成龍睜睜細看,上寫:「頭一匹鎮槽龍烏锥大黑馬,二匹玉頂黃膘駒,三匹五名馬,四匹赤炭火龍駒。」山東馬說:「有這麼些好馬,你都不給我備一匹,快去把鎮槽龍烏維大黑馬給我鞴上了就是。」號頭劉元見馬成龍又愛玩笑,他就說:「老爺騎不的,這是匹劣馬,性情最大。他要是願意叫人騎,鞴了他順順噹噹能行二百多里地;他要是不叫人騎,你老人家可不知道龍性大著呢!鞴好了你老人家騎上吧,走個十里二十里的,他後腿一抬,就把你扔下來,那還是小可;他用前蹄一抱,將你抱在懷內,他就要對付活人。你老人家是上差老爺,我不敢擔承這個罪,再挑別的就是了。」山東馬一聽,說:「你別裝著玩了,快去給馬老爺鞴上就是了。叫一名馬夫跟著我。」說罷,將那烏維黑鞴上,也就有人將他的褥套搭上了馬。馬夫騎了一匹黃馬在頭前走。成龍說:「馬夢太兄弟,你好好在公館伺候大人,回頭再見,我走了。」說著,順大街帶領馬夫,二人一蕩馬,就是十數里地。少時,成龍說:「咱們前邊衛輝府見!」照著馬就是一鞭子。那馬永不叫打,今天一著鞭子,他就犯了龍性,一直往下跑了。成龍雙腿也夾不住他,只是顛顛。山東馬直嚷:「救人哪!」早將馬夫落遠了。

  正跑之間,前面南北一條大路,兩旁是山夾溝子,長有三四里,當中不能開車。馬成龍收不住韁了,一直往裡就走。從對面來了一輛草車,趕車直嚷說:「那邊開!別來!外頭開!」這馬那裡由的成龍,他就一直往前跑了,一見草車,他就眼一瞪,兩個耳朵一擺,把後腿一抬,就將成龍扔下來了。成龍說:「不好,真要對付活人!」那馬從草車一旁直望南跑了。馬成龍起來說:「趕車的,你別走過去。」把趕車的抓住,說:「你就給我找馬去,我還饒了你;如要不給我找馬去,我就與你是一場官司!」趕車的說:「你就不說理!我們在這一條山溝裡走了有一二里地,你方進山溝。你要是將馬勒住,如何有此一段事情?我說的是不是?」山東馬一想,說:「沒你的事,我自去找去。」走了不遠,將自己褥套揀起來,扛著望前去找馬。走出了山口,望南一瞧,遍地麥苗,並不見自己之馬,也沒一個行路之人,心中甚是急躁,心中說:「我要是沒有馬,如何能走到衛輝府去?」正在發愁,只聽對面有一人大嚷一聲,直撲奔成龍而來。不知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