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一回 山東馬空手奪叉 伊欽差山口受困 下一回▶


  詩曰:

    英風銳氣世無雙,逆賊無知枉逞強。

    攻乎異端迷本姓,終叫名敗與身亡。

  小耗神余四敬的叉,照著馬成龍前胸一刺,山東馬手中又無兵器,這時候要回手拉瓦刀也晚了,把眼一瞪,說:「來吧!你望我這裡刺吧!」把胸一拍,見叉將要到胸前,他望後一撤,將叉頭讓過去了,用手把叉桿一抓,二人在戰場之上就奪起叉桿來了,也分不出誰的力氣大。這兩個人奪這一桿叉,是半碗飯,誰也不能讓誰。老馬急了,把手一揚,說:「小子,著寶貝!」只見一片白光,把小耗神給蒙住了,望後一閃,那叉被成龍奪在手內。余四敬望回就跑,伊大人傳令進兵。五百大隊一直的望西一衝。八卦教眾匪賊一回頭,齊望山裡敗,大人的隊望前就追。

  方進山口,走了不遠,只聽得背後一聲炮響,將進來的那山口被賊人堵住,上邊滾木礧石望下砸打,正截官兵之歸路。伊大人一聽此報,唬得一陣陣發悉,出於無奈,大家齊來聚在一處。見北邊是山,南邊是山,山上都有賊人在那上頭把守。眾官兵前進無門,後退無路,正不知該當如何。四面山上都是賊人,齊聲說:「好伊哩布!放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此時眾官兵目瞪口呆。大人說:「望回撤兵,咱們倒瞧賊應該如何?眾人答言說:「是!」往東一闖,上面滾木礧石往下砸打。官兵不敢向前,暫且退回,待等候黃昏時候再說。大人在馬上長歎一聲,說:「我這是多管閒事!奉旨查辦黃河,在此處地面上之事,落得這一般光景,連累這五百官兵、四員武將、二馬都跟我死在這裡,這也是命該如是,我先死了倒好。」說罷,叫夢太要刀。馬夢太十分著急,說:「大人不可心焦!我有一個主意,此去到衛輝府也不算遠,我等著晚半天,若是上天不該這五百人死,我扒上山去,找一個清靜地方滾下山去也可。」大人說:「既然如此,也好。」山東馬在那裡拿出酒壺,在那裡喝酒,也不言語。王慶大眾也不言語。此時日色已落,眾英雄大家也無法了。

  馬夢太辭別了大人,撲奔東山口,扒著山坡,一直的望上直扒。上面有好些個燈籠火把,眾人來來往往巡察。馬夢太離上面還有三四尺就上去了,早被一個賊人瞧見了,用手中槍照著夢太面門就刺。馬夢太一瞧,心中害怕,直上直下,也沒有地躲去,自己用右手把槍一接,賊人望回一撤,就這個勁兒,夢太上去了。自己心中甚喜,抽出短刀,照著那個賊就是一刀,將賊人刺倒,飛身下山至底營,向看守之人要了一匹馬,騎上飛也似的順大路,二次上衛輝府常大人那裡去調兵。

  走至天色一亮日初之時,恨不能飛了去才好。天有巳正,前面有一夾龍溝,南北有三里地,夢太從北往南要進這一道溝,只聽見有行車之聲,裡面地方又窄,夢太心中著急搬兵,來救大人。他那馬就進了這窄溝口,裡面就可一輛車行走,再有單行人也過不過。那輛二套車又堵住去路,急的他直嚷說:「使不得!你們得讓我過去就是了。我有要緊的事,不能耽誤了。你們快躲開!」只見那個趕車的說:「欸,朋友,使不得!你快快回去,我過去。不然這樣窄溝,我如何能躲的開?你不回去,你是自找無趣味了。」馬夢太一聽此言,說:「小子,你先別吹,咱們兩個就在這等著,看誰回去?要不等一天,便是小輩!」趕車的把眼一瞪,說:「小子,你不必胡說,惹我們老爺生氣!你趁早回去,讓我過去;要不然,瞧我把你這小子結果了性命!」只聽見坐車的裡頭說:「不可欺負人家外來之人,咱們爺們是本地的,你好好的把騾子卸下來,拴在後面車上,倒著拉回去就是。趕車的答應,方要卸騾子,馬夢太說:「不可!你們倒著拉,那得多大工夫。我瞧著你們坐車的面上,放你過去,我回去就是。」把馬一撥頭,出離夾龍溝以外,那輛二套車隨後也出來了。夢太這才進夾龍溝,一直往南,將一出南口,只見二套車復又追趕前來。夢太見有三條道路,不知哪條路通衛輝府。正想之間,見那輛二套車往東南那條道路去了。夢太問道:「借光,上衛輝府是從這條道去嗎?」趕車言道:「是。」夢太催馬,一直跟隨在後。大約走了五六里地,並不見那輛車了,只見前面有一莊門,坐東朝西。夢太進去一瞧,原來是座極大莊村,四面都是土圍子,以為防賊之用,東西大街。

  夢太由西往東而走,只見路南有一座大店,門首有大槐樹一棵,樹底下放著不少的桌子、板凳。夢太也有點渴了,也有點餓了,下馬進店,把馬交小二,吩咐用細草料給喂上。自己坐在店門首樹底下板凳上,說:「你先給我來一桶涼水,給我要小碗炸醬面三個、一壺酒、一個拌雞絲涼粉皮,給我衝上一壺茶,我吃了飯再喝。先給我拿過水來。」小伙計將涼水桶放在夢太面前,馬夢太端起水桶,「咕嘟咕嘟」直喝了一氣,站起身來,在樹底下走了有四五十步,把嘴一張,從口內吐出一口水來。自己又端起水桶來,又喝了一氣,照樣又吐出一口水來。伙計小二瞧著直嚷說:「你們瞧這個西洋水法!」大家聞聽,俱都出來觀看。夢太照樣吐水三次,落座吃酒,用飯已畢,叫伙計算帳,帳已完畢,共吃錢二千整。忽然一想:「身上並未帶錢,叫伙計暫且先給我記上一筆帳。」小二姓賈,外號叫高眼,說:「朋友,你是哪裡的?」夢太一想:「我要說遠方的,他必不寫帳,我有主意。」想罷,說:「我是衛輝府衙門頭,快班上有個神彈子馬老,就是我。與我寫上吧,改日給你送來。」伙計說:「不成,櫃上一概沒有帳,你好好給錢!我瞧你就不是個好人。眾位伙計們,快拿出鑼來,鳴鑼齊會眾人,拿這個奸細!」見伙計拿出鑼來,打的直響。

  少時,各門首俱有人手拿刀槍,齊聲吶喊說:「賈高眼,有什麼事?」

  小二說:「有一個奸細來至咱們這裡,把他拿著活埋了就結了。」眾人往上一圍,將夢太圍在當中,大家動手捉拿。夢太在裡面躥縱跳躍,閃展騰挪,無奈人多勢眾,一人不能取勝。工夫許久,直累得馬夢太渾身是汗,遍體生津,堪可支架不住。過來一幫飛抓將,照馬夢太抓來。無論你能閃能擋,飛抓不離左右。又有人用繃腿繩將馬夢太絆倒,大家過去捆上,問賈高眼說:「還是回稟莊主,還是把他活埋了?」賈高眼說:「埋了就結了,哪裡還有這麼些事情」眾人說:「抬著埋去!」

  眾人抬起馬夢太,方才要走,只見從正東來了三個人,大家說:「三位莊主都來了,暫且把他放下吧。」馬夢太心如刀割,潑口大罵賊人,自知一死,斷無生理。想欽差在剪子峪被困,還有五百名官兵,大約這兩天都要在鬼門關上掛號,撥魂帳上勾名。見眾人將他抬著要走,齊聲嚷莊主來了,又把他放下了。

  夢太睜眼望正東一看,見頭前走著一人,年約二十以外,身穿著藍縐綢大褂,白襪雲履;身高八尺,面如紫蟹;手拿團扇,搖搖擺擺。第二個人,身高七尺以外,面似薑黃,微帶瘦形,兩道細眉,二目帶神;身穿灰色貴州綢大褂,足登薄底快靴,手拿全棕百將黑折扇。第三個人,身高六尺以外,五短身材,白面目,長眉大眼,鼻直口方,年在二十上下;身穿寶藍洋綢大褂,足登青緞雲履,鈕帶十八子香串,手拿芝麻雕翎扇一把。三個人來至夢太面前,問道:「這是什麼事?」賈高眼說:「我瞧他是一個奸細,到咱們莊村來哨探來了。我叫眾街坊拿住他,把他埋了就完啦。回稟莊主,怕莊主生氣。」頭前那個莊主照著賈高眼就是一個嘴巴,趕緊過去把夢太繩鬆開,說:「老兄台,多有受屈了,弟等來遲!」夢太細一瞧,原來是故友來臨。不知三個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