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顧煥章升任真定府 王有義殺賊密樹林 下一回▶


  詩曰:

    閒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窗日已紅。

    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

    道通天地有化外,思入風雲變態中。

    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

  守備張忠要將李玉拿下,只見從外邊來了一人,身軀矮小,頭戴草帽,身穿貴州綢大衫,高襪雲履,手拿小黃布包袱一個;年在三旬以外,雙眉帶秀,二目帶神。進得店內,一見要拿李玉,說:「唔呀,不可如此!」張守備一回頭,把眼一瞪,說:「你是作什麼的?放著道路不走,在此多管閒事,趕緊給我趕出去!」從外進來的此人,正是新任總兵顧煥章,身穿便衣,暗自私行到此,見守備問他是作什麼的,他才說道:「我是個相面的。從此路過,見你們打架,我來勸解,不能不管。」千總王有義一聽煥章之言,說道:「你進來,你給我們二人相面吧。把那跟班的放下來,咱們到上房屋裡坐著。」李玉見主人來了,也不敢言語了。見三人進了上房,他本來就醉了,在天棚底下椅子上就睡著了。

  到上房三人落座,煥章問:「二位在哪裡當差?」王有義說:「我們是保定營的守備與千總,接上司上任,乃是真定鎮總兵顧大人。望先生你給我們二人看看相貌如何?」顧煥章說:「唔呀!尊駕的相貌可喜。印堂發亮,正走中年大運;三山得配,為武將,望後必要掌權;鼻有梁柱,將來必能官居極品。看尊駕目下氣色,百日之內定要高升。」王千總聽罷,說:「多蒙先生台愛。我們這營伍中升遷,俱有一定的規矩,此時又沒有出缺,我何能升遷哩!來吧,你再給我們這位張老爺看看。」煥章一瞧張忠,大吃一驚,說:「唔呀!弗好哉!你這個相貌雙眉帶煞,地閣發蕭,眼無守精。尊駕此時雖則為官,臉上帶一般煞氣。我可是直言,三天之內,必有大禍臨身,恐有掉頭之禍。」張守備一聞此言,勃然大怒,說:「你這個無禮的匹夫,竟敢以惡語傷人!」王有義說:「大哥,君子問禍不問福,何必生氣!」煥章微微一笑,說:「二位不可不信方才所言。」煥章說:「我再給你細瞧瞧。噯呀!張老爺我瞧錯了,我看你今夜晚三更准死!」張守備氣往上衝,作威說:「這還了得!拉下去給我快打!」煥章說:「要憑打,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我實告訴你們說吧,我就是剪子峪捉拿小耗神、暢春園與神力王比武的賽報應,顧煥章就是我。」二人一聽,慌忙跪倒,說:「原來是總鎮大人,卑職等未曾遠迎,惟求大人恕罪!」煥章說:「你們起來!這也不要緊,你們起來!」二人在旁邊站著,垂手侍立。大人說:「你們坐下!」讓至再三,方敢落座。

  張忠吩咐看酒,少時店中人將酒席擺列齊備。張忠親自到外面燙酒,進得屋來,滿滿給顧煥章斟上一杯,說:「大人神相,卑職素日久仰,料想我斷無生理。我這一杯酒,奉求大人一件事:家有八旬老母,卑職家中又無兄弟,倘若我死之後,求大人多多照應。」煥章一聽,說:「倒是個孝子。我喝了你這杯酒,就是你死之後,都有我一人承管。」說罷,一飲而盡。張忠復又斟了一杯,說:「家還有十四歲兒子,讀書未成,學武未就,求大人帶到任上,不時教訓,給他一個微末差使,久後他能夠養身餬口,卑職就死在九泉之下,亦感念大人的厚恩!」說著,跪將下去。大人用手扶起,說:「起來,我再飲了你這杯酒,諸事都在我顧某身上,老兄不必多慮。」張忠又將酒壺拿起斟上,言道:「卑職家眷現在保定府,倘若今夜身遭不測,求大人將卑職屍首著人送回府下,恩同再造!」大人接杯在手,一氣而乾。「老兄但請放心,不必多囑咐。」煥章說罷此話,覺著頭暈眼黑,天地亂轉,頭重腳輕,坐立不住,栽倒在地,氣閉過去,不省人事。

  張忠一見,哈哈大笑,吩咐伙計將店門關上。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叫王有義趁著李玉他睡覺,將他捆上。王有義捆好了李玉,口內塞上些個氈綿,然後又來到屋內,叫道:「大哥,咱們將那兩個人都已捆上,我到此時不明白,你是怎麼用酒會把他兩個拿住了?」張忠說:「賢弟,你有所不知,我當年作過龐各莊的把總,因剿賊店,得了一包麻藥,我留在身邊。今天你我在此相遇仇敵,故用麻藥將他麻倒。」

  原來張忠是永平府撫寧縣人氏,行伍出身,出任南路廳把總被撤,他又投在保定府恊鏢當差,那時他就歸了八卦教了。教中人給他用銀子走動門路,他方升本汛的守備了。與王有義是把兄弟,哥倆常在一處談心說話,情投意合,言語對勁。他勸王有義歸順八卦教,王有義也不知八卦教是如何的好處,就跟他入了八卦教了。後來入了教一年有餘,方知道他們乃是邪教,不是正道,有心要退出來,無奈又在他手下當差,不好脫身。今天他二人是奉他都會總的白牌,前來捉拿顧煥章,與小耗神報仇。今天用麻藥將顧煥章拿住,用被窩將他二人包好,候至夜晚起身。一則恐走漏消息,二來白日眼目眾多。二人落座吃酒,吩咐將李玉所拉之馬套上一輛車,連顧煥章主僕二人物件等俱都裝在車上。一干眾人心中甚喜。

  候至日落,大家起身,出離了何家窪。行至三更時分,正是皓月當空,前面有一樹林,甚是幽靜,大家齊說:「咱們這裡歇息歇息再走。」張忠等俱皆下馬,眾人口渴,想要喝水,見東南上有一菜園子,眾人前去尋井喝水,就剩下張、王二人在此看守。聽得前面村莊正交三鼓,張忠一想:「他給我相面,說我今夜必死,現在天至三更,我不如把他殺了,以解我胸中之恨。」說罷,走至車前,由被內將顧煥章拉了出來,舉手中刀,照著顧煥章脖頸,只聽「咯嚓」一聲,紅光崩濺,鮮血直流,「咕嚕叭噠」,人頭落地,死屍栽倒於車下。不知顧煥章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