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七回 叛國賊奉旨交部訊 白將軍兵定孽龍溝 下一回▶


  詩曰:

    一生愛說是為偏,不讀詩書不種田。

    山水優游身外事,煙霞嘯傲性中天。

    浮生作夢空成夢,舉世無緣亦是緣。

    口談今古為業事,光陰虛度十餘年。

  顧大人被他等用地板蓋上,也不能出去,無可如何,自己想道:「說是生有處,死有地,今天活該我死於此地,大概是不能活的了。」正在發愁無可如何之際,只聽得板子一響,煥章望上一躥。上面馬杰說:「賢弟,我日夜惦念於你,怕你在此受困,故此天天夜間我前來。今日甚巧,你我弟兄先走到外面無人之處再說吧。」

  二人來至店外,紅鬍子馬杰等二人蹲在地下,說:「賢弟,你不可在此久待,今天你急速入都見駕,奏明聖主,請旨拿直隸巡撫入都,審問天地會之事;請旨派兵前來蘆溝橋天賜店,拿獲賊人,刨挖地雷。你這是一件大功勞,劣兄就要入川去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年相見,再作道理。」說罷,二人分手。

  煥章入都,先見神力老王爺,回明直隸巡撫吳聯在蘆溝橋設造地雷、安心謀反、自己私訪在路拿賊之事。李玉、王有義過來給顧煥章請了安,回明瞭分手之後,把張忠、張祿兩個賊人的屍身埋在道旁溝內。煥章說:「也不必管他就是。」神力王帶顧煥章見駕,老王爺奏明瞭聖上,康熙爺降旨:派神力王調京營的官兵,去拿獲天賜店一干賊人,連察訪地雷。

  王爺帶兵去到蘆溝橋天賜店,並不見有一人,派兵把店圍上,刨地雷,刨出好些火藥、竹竿子;將房拆毀,回京奏明聖上。康熙爺傳旨:拿直隸巡撫入都,交刑部革職,嚴刑審訊;派顧煥章在刑部衙門質對吳聯。

  那日奉旨剿拿吳聯,到刑部細細審訊。派的問官是:文學殿大學士、軍機大臣、六部總裁彭中堂,吏部尚書、都察院總憲田文忠,滿漢四名御史與大理寺卿明安、刑部尚書杜光耀,共是八堂,嚴刑訊問。吳聯並不承認,他說:「身受國恩,官居頭品,為封疆之臣,我豈能身入邪教?我與顧煥章素日有仇,求眾位大人明鑒,不可聽他一片之言。」又問顧煥章說:「你既出首告吳大人,你怎麼知道他是天地會?你說說。」顧煥章說:「大人要問,神力王爺在蘆溝橋剿了賊店,裡面又剿出火藥等物件,乃是職員在他那店內目睹真實,才能出首。眾位大人用刑拷我們倆就是。」吳聯說:「眾位大人,他是武夫可以受得住刑,犯官實不能與他比,求眾位大人聖明!」問了一天,也沒有口供,散堂,把二人收科。如是問了十數餘天。聖主下了一道上諭催問,無奈二人俱無口供。

  這一日,奉旨出征叛賊的白大將軍,跑紅旗的折子入都奏明聖上:兵破了孽龍溝,拿獲流賊杜雙印,傷重身死;得了賊人寶刀一口,進獻聖上;餘賊躥入福建畫石嶺,隨後進兵追趕。聖主大加封賞,寶刀入庫,傳旨:派白國氈務要將賊人撲滅,又派查黃河欽差伊哩布提調參贊軍務。伊大人自剪子峪諸事辦完,都司王慶等謝恩,辭別了欽差走了。

  伊大人先將何丁交縣入獄看管,自已把諸事完了,方要起程,這日接到聖主的旨意,派下來打畫石嶺提調官,遂帶二馬先起身。至畫石嶺,早見將軍的先鋒官金馬統領鄧忠鄧大人的隊在此安營。伊大人先見了鄧總鎮,然後白大將軍也就到了。伊哩布遞手本參見大將軍。將軍甚喜,說:「兄台,你我都是朝廷的命官,又是街坊,何必如此多禮。本帥聽人傳言,說大人處有兩個能人,俱都姓馬,一名山東馬成龍,一名瘦馬夢太。不知此二人哪個是武藝出眾之人?」大人說:「老帥,要說眼裡靈變、平常的拳腳,馬夢太來的熟練;若要講臨敵無懼、勇冠三軍之人,膽大力勇,還是馬成龍。」

  大將軍吩咐:「來人,把馬成龍叫進來。」只聽得外面有人答言說:「是!」進來一人:頭上未戴著官帽,身穿藍布大褂,高腰襪子,青布山東皂鞋;身高八尺,面如紫玉,粗眉大眼,平頂短項,在下面給將軍請安,說:「卑職馬成龍給將軍請安!」老帥一瞧,口中說:「你這個山東人,是幹什麼的?」馬成龍說:「都司馬成龍參見將軍。」白大帥說:「你既然是都司,為何不穿官衣?」馬成龍說:「我沒有官衣,求將軍見容。」老將軍說:「你會使什麼兵刃?」成龍說:「使大腦袋刀一口。」說罷,出去取來,請將軍過目。老將軍一瞧,原來是一口瓦刀。又叫馬夢太進來,外面答言說:「是!」至大帳,給老帥磕頭請安。將軍一瞧,見他身高八尺,麵皮透黃,壽眉金睛;頭戴新緯帽,高提梁翡翠翎管兒,身穿新寧綢單袍,外罩紅青馬褂,薄底靴子。將軍說:「你是馬夢太,使什麼兵刃?」瘦馬說:「我使的是短把刀、避血桷。」將軍吩咐:「馬成龍與馬夢太,你二人在外面演平生所練的武藝。」山東馬本不會什麼拳腳,只聽馬夢太說:「我先打一趟拳。」下去在帳外當中一站,怎見得,有贊為證:羅漢拳,站當場,移身繞步逞剛強。伏虎勢,暗裡藏;反背捶,把人傷;鴛鴦腳,最難防;連珠炮,神鬼忙;丹鳳眼耳,順手牽羊。

  練完了,氣不湧出,面不改色,在當中一站。又練了一趟,在旁邊一站。將軍叫成龍練,山東馬一瞧,不練不成,還得費話,瞎練一回,把身在當中一站,說:「我要練了。」把腿一抬,打了一個飛腳;望前走了四五步,又打了一個旋風腳;望前走了幾步,又打了一個飛腳,完了。來至將軍面前,說:「都司馬成龍練完了。」老將軍氣的面目改色,問:「此拳何名?」成龍說:「嘎嘎拳。」又問:「還會練什麼?」山東馬又把瓦刀瞎練了一回,又至將軍面前,說:「我練了一回六花刀。」老將軍說:「你這個刀法、拳腳,俱是胡鬧,我這營內用你不著,把他給我趕出去吧!」又賞了馬夢太一個四喜的扳指,又賞了一個跟頭褡褳、一把小刀子、火鐮,賞了一桌酒席。馬夢太也下去,來到伊大人住的大帳房,一旁有東西兩個小帳房,見山東馬把行李收拾好了,望大家說話呢。有幾個跟伊欽差的下人說:「馬大老爺,你是怎麼了?」山東馬在那裡喝著酒,說:「我被白大將軍把我給轟出來了,我怎麼有臉在此處了?等著伊大人來了之時,他要是念起舊日的好處,給我幾兩銀子,我回到北京城去,賣硬面餑餑就完了。」正說之際,聽得那邊有好幾個跟老將軍的差官,與馬夢太在那裡說閒話。又只見夢太笑嘻嘻的手內托著將軍賞的那幾樣玩物,望那位哈大老爺說:「哈大哥,你瞧瞧,將軍賞我的這幾樣東西。」哈老爺說:「好!」又給那位一瞧,說:「英大哥,你瞧瞧,將軍賞我的東西。」又給那位瞧瞧,如是者,在那邊站著都給瞧瞧。來在山東馬的面前,說:「馬大哥,你瞧瞧。」馬成龍說:「我早已就知道。你這個貧就沒完了,又是將軍賞你的東西、酒席,對不對?」正說之際,見那邊有兩個兵抬著一桌席給送了來,擺在帳房之內,說:「大人在大帳與將軍那裡吃酒,議論軍機大事,你們眾位用飯吧。」馬夢太說:「大哥來吧,咱們喝酒吧,別生氣啦!大人下來定有道理。」二人入座吃酒,山東馬惟有拿酒遣悶。

  方吃完了,只見欽差過來了,先把成龍叫進大帳,說:「你不可任性,暫且跟著我。等著明天要出兵之時,與賊人打仗,有功勞先叫人家眾人立。如果是賊人真勇,將軍帳下眾將所不能贏賊了,連馬夢太都算著;那時我在將軍跟前一說,要是你出去成功,把賊人若是拿住,或是打死,我也就可以在將軍台前說話了。除此,並無第二個主意。」山東馬說:「謝過大人!」伊大人說:「你們下去歇歇去吧。」一夜無話。

  次日天明,聽得大帳之內發動點炮。將軍的大營有四五十座,十萬精兵,今日調了有二成隊,請伊欽差一同兵伐畫石嶺。只見旗旆招展,號帶飄揚。少時,二馬跟大人馬後,隨同大隊望西,奔畫石嶺。只見那座山口,坐西向東,南邊山坡上有九節毒龍炮兩個,北山坡上也有毒龍炮兩個,兩桿白八卦旗,上面有無數的賊兵,各執槍刀,山口有木板閘住。將軍在正東方傳令駐隊,只聽得畫石嶺山口內三聲炮響,木閘一開,自裡邊出來了無數的賊兵。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