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八回 侯起龍連敗七將 山東馬醉破飛刀 下一回▶


  詞曰:

  欲避饑寒二字,當思勤儉為先。勤能創業儉能傳,勤儉傳家久遠。

  勤乃修身之本,儉為治富之源。克勤克儉有餘錢,免受他人輕賤。

  白大將軍在畫石嶺東山口外列隊,眾帶兵官將人等俱在兩旁侍立。

  少時,賊隊自山裡面出來,大旗在當中,是由綾子做成,上寫「飛刀正印會總侯」。前面是先鋒黃面太歲蔣方,左邊是神機會總張,右邊是副印會總馬;侯尚英、侯尚杰俱在兩旁站立。為首的騎著一匹青色馬,頭戴三角白綾巾,身穿粉緞子征衣,薄底靴子;鬢邊上雙插白鵝翎,金抹額,二龍鬥寶;背後帶著十二口柳葉飛刀,又名叫鏢刀,俱是三尖兩刃,把上拴著紅綢子條兒;又有截把鬼頭刀一口,在那裡手中拿著,甚是威風;把坐下馬一催,來至在兩軍陣前,說:「清國兵將,不必如此作威!不服我,哪個有能耐的過來,分個高低!」又見裡面出來一個白面貌的說:「神機會總在此,你們哪個前來?」飛刀會總侯起龍說:「你先在後面去,有劣兄在此,可以敵了賊人。」正說之際,老將軍派前營副將李德英,前去與飛刀侯會總動手。李大人是當初跟著神力王爺征過大金川、小金川,征過雲南,智勇雙全,由站兵出去的,自己得了一個副將,在直隸山海恊任上,奉調帶本部兵,隨老將軍剿賊。今天一瞧,就討會說:「本將願往!」一拍坐下馬,擰槍出了本隊,大聲喊嚷說:「叛逆賊人,認得我神力將李德英的厲害嗎?」催馬至陣前,大嚷一聲,擰槍直取侯起龍。旁邊過來的蔣方說:「小輩不可無禮,我來也!」拉著手中棍至陣前,舉棍就打。李大人用槍相迎,二人戰上四五個回合,蔣方一棍落空,被李德英一槍刺於馬下。怒惱了飛刀會總侯起龍,手使截把刀,前來助陣,一見李德英刺死蔣方,拉背後飛刀,冷不防,照著李大人就是一飛刀。只聽一聲響,李大人墜馬身亡,為國盡忠,死在沙場之上。白大帥又派後營守備周振出去,也被飛刀砍死。如是者,一連六陣,陣亡了六員戰將。惟有馬夢太在那裡說:「列位老哥哥們,不是我姓馬的說句大話,我今天把你們這幾位先供的高高的,就憑這麼一個賊,會贏不了他?真也是怪事!來,來!我先去討令去。」

  正說之際,聽得大將軍傳「馬夢太出去拿賊」。本來馬爺是望這一眾武將軍官吹著玩,聽見將軍真叫他出去,自已先就怕了,無奈過去給將軍請了安,說:「守備馬夢太伺候大帥。」老將軍說:「也罷。你就出去拿賊,如得勝拿獲侯起龍,本帥定有重賞!」瘦馬不敢違令,拉刀出陣。只見那邊侯起龍洋洋得意,說:「那邊過來的馬夢太,休要討死,我飛刀會總在此!」夢太離賊人不遠,還是把煙壺兒掏出來,把刀一夾,搖閃晃腦,甚是得意,說:「小子,你記得我嗎?老太爺前來拿你,自通名姓!」飛刀會總掄刀過來動手,幾個照面,被侯起龍一飛刀,把他頭上皮削去一塊,夢太敗回陣來。白大將軍甚是著急,十分焦躁。伊欽差在一旁說:「好一個膽大賊人!馬成龍,你出去拿他就是。」山東馬一聽,從馬後出來,見老將軍施禮說:「卑職前去拿這個賊人就是。」老將軍說:「有本帥能征慣戰之人,尚不能勝賊,何況是你!」成龍說:「如不勝賊,甘當軍法!」將軍說:「好!你就前去。」山東馬拉瓦刀出離了本隊,直撲賊人而來。侯起龍一瞧,正要問他姓甚名誰,只聽本隊中鳴金之聲,連忙歸隊,查問說:「哪個鳴金?」神機會總張說:「小弟方才見兄長連勝清營幾陣,又見出來了一個山東馬,此人藝業絕倫,弟恐兄長力盡,受他人之算,弟要替兄前去拿這個姓馬的去。」飛刀會總說:「賢弟,與劣兄掠陣,我正殺的得意之間,等我拿了這個山東馬,再作道理。」說罷,回身直撲兩軍陣前而來。早見馬成龍在那裡手拿著瓦刀,面向正西,在那裡等候。

  飛刀會總一見,甚是有氣,用截把刀一指,說:「小子,你不可這樣無禮。你就是那臨敵無懼、勇冠三軍的馬成龍嗎?」大英雄答應說:「我正是馬成龍。你就是飛刀會總嗎?我來拿你!」說罷,二人交手。侯起龍本來武藝超群,掄刀就砍,馬成龍急架相還。二人在戰場之上正殺的高興,只聽白老將軍在隊內連聲說:「好!你等快給擂鼓助陣!」鼓吏擂動花腔鼓,在那裡助威。山東馬正在得意之時,又見賊人把手一揚,一飛刀直奔成龍咽喉而來。山東馬大嚷一聲,說:「好傢伙!」那飛刀落在就地;又是第二口刀,照著前胸刺來,山東馬又一嚷,那刀又墜落於地;三口刀飛來,照著腿剁來,成龍也就閃開了。

  書中先說飛刀會總候起龍的飛刀,百發百中,為什麼他又被馬成龍閃開?能征慣戰的英雄尚不能贏賊,馬成龍又不會躥高跳遠,就是力氣大,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其中有個緣故,要是山東馬他頭一個出來動手,他也得死在侯起龍之手。今天他在欽差大人的馬後那裡看了半天,他見飛刀會總那飛刀出來,一把在上路的頭上、面門、咽喉;再不然,就是前胸、肚腹下;三路就是在腿上。他自己早已說:「我使的是一把瓦刀,長有三尺二寸,刀頭寬有六寸,長九寸,他的飛刀一來,照著我之面門一來,我用瓦刀一迎,那時我就擋過去了;他的飛刀照著肚腹一來,我把瓦刀望下一沉,尋時就把他飛刀擋開了;往下腿上來,我一躥就閃開了。」因此他出來在這裡動起手來,頭一飛刀,用瓦刀在面門上一迎,就閃開了;第二刀也照樣閃開;第三飛刀也就把腿望上一躥,閃開了。

  此時飛刀會總侯起龍心中甚是著急,無奈又與山東馬動手。二人大戰多時,不分高低上下、勝敗輸贏。飛刀會總甚是著急,又用飛刀望著山東馬腰中一扔,只聽「咯嚓」一聲,正中腰上,山東馬成龍就翻身栽倒在地,侯起龍心中甚喜,在那邊站著,洋洋得意,說:「小輩,你今天望哪裡去,我來殺你這無禮的匹夫!」說罷,往前一躥,方要掄刀砍馬成龍,只聽身背後有人說:「飛刀會總侯大哥,你別殺他,讓我結果他的性命就是了。」飛也似來了一位神機會總,要救成龍的性命。不知來到此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