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三十九回 花燭夜失去黃馬褂 慶團圓大上白犬墳 下一回▶


  歌曰:

  石崇夜夢墜馬,醒來告訴鄉人。擔酒牽羊賀滿門,給他壓驚解悶。范丹時被虎咬,人言自不小心。看來敬富不敬貧,世態炎涼堪可恨。

  老將軍要殺張廣太,旁邊閃出馬成龍說:「刀下留人!祈稟將軍大人,將這個人交與我馬成龍,自有道理。他若是真心歸順,將軍破畫石嶺易如反掌。」將軍說:「將張廣太就交給馬成龍辦理。」將軍退帳。

  成龍帶他到了自己帳房,叫夢太把他解開,自己把座兒放在一旁,說:「老弟,你坐下吧,我有話問你。你是哪裡的人?在賊營裡有多少年?你今天是作什麼來?你說說我聽。」張廣太說:「我是武清縣河西務的人,因家中弟兄不和,出離在外。學練拳腳是在天津,我師傅名回教正。我是流落福建,在太保莊遇侯起龍,與我結拜。吃醉酒後,他給我頭上打了一個戳子,後來我知道他是八卦教,我也走不了了。後來到了他的山寨,他走了一套白牌的文書,保舉我是一個神機會總,我在這畫石嶺日子不久。白天瞧見清兵大隊有我師兄馬夢太,我故此夜晚在侯起龍跟前討令,說來清營探聽軍情,被眾位看營門的看見,我情願叫他們捆上見將軍。方才要殺,多蒙尊駕台愛相救,這就是我的真情實話。」山東馬說:「你獻畫石嶺、拿侯起龍,應該如何的辦理?你是多時獻山擒賊?」張廣太說:「背主投降,不能頂定。倘若定了明天,這邊去了接應,我在那邊不得出來辦事,機關一泄,反為所害,須慢慢的圖之。」山東馬說:「我知道了,你不必說。我叫馬成龍。老兄弟你過來,咱們哥倆保他這條性命。」夢太說:「甚好,我去營務處立軍令狀。」馬成龍說:「好,我也去。」二人帶著張廣太到了鄧忠帳房內鄧大人那裡稟明,立了軍令狀。鄧大人回稟將軍不提。二馬又帶廣太到了自己帳房,還有將軍賜的酒席,又讓廣太喝了兩杯壓驚酒。廣太告辭,二人送出了大營而去。廣太在路上想著馬成龍的恩重如山,回到了山寨,又見裡面眾人齊聲說:「接神機會總。」張三爺說:「你等用心把守就是了。」遂進了內寨,侯起龍正派侯尚英、侯尚杰,入四川峨嵋山通天寶靈觀八路督會總吳恩那裡去調兵去。二人改扮走後,與馬凱商議這守山打仗之事。又見廣太進來,說:「賢弟,昨夜到清營可曾把白大將軍刺死?」三爺說:「不能下手。我看出一條道路,今夜晚你我二人先把大隊調齊,然後叫他們紮在山口以外。兄與各帶兵刃,先從暗中刺了清營的大帥,然後放起火來,合山的大隊以號火為令,見號火齊殺入清營,一掃而平,不費吹灰之力,不知兄長尊意怎樣?」侯起龍說:「甚好!我同你就是這樣辦理就是了。」二人白天也未出兵,候至夜晚,吩咐:「馬凱帶合山的大隊,在那東山口扎住。我二人去也,見清營號火起為令。」說罷,帶著廣太出離了大寨。

  二人方一出東山口,三爺在後面心中想道:「憑我一個人,不能是他的對手,須得暗中傷他才是道理。」想罷,舉手中刀照著侯起龍就是一刀,正砍在腿上,賊人「哎喲」一聲,栽倒就地。廣太過去把他捆上,把刀扔開,然後扛起來,直撲大營而來。到了營門以外,守營門之官將問:「是何人?」張廣太說:「我是神機會總張廣太,投降清營,拿獲為首賊人侯起龍,前來獻功。」眾人回稟了將軍與馬成龍,又知會了營務處鄧大人。

  將軍升帳,吩咐武軍官把張廣太帶來。二馬出去,到了南營門外,見廣太扛著賊人,自己在那裡站著,連忙說:「張三兄弟好快!把賊人交給官兵帶著,你跟我去見將軍去。」三爺說:「甚好。」跟著二馬到了大帳,給將軍磕下頭去,說:「民子拿獲為首的賊人侯起龍前來,請將軍大帥審問。」左右官將把侯起龍帶上來,跪倒在那裡,把他口中堵的那物件拿出來。大帥一瞧,是飛刀會總侯起龍,遂問道:「侯起龍,你那威風哪裡去了?你那叛逆之心大概也不高興啦?我今天拿住你,你把夭地會八卦教的細情說明,我奏明瞭聖上,還定要加功封賞於你。」侯起龍甦醒多時,「哎喲」一聲,說:「氣死我也!好一個張廣太,忘恩負義,氣死我也!我必不能饒你,我死後作厲鬼,必要結果你的性命!」張廣太在一旁說:「大帥不必問他,急速調大兵前去剿山。此時眾賊人齊在東山口外駐隊紮定,這邊以號火為令。」大帥吩咐:「調右營火器精銳兵五千,派金刀將鄧忠出去,二馬、張廣太一同前往。把侯起龍帶下去,派人看守。」又派英桂帶接應隊一萬前去接應就是。夢太、馮帶領火器軍至大營以外,只見西門外人聲鼎沸,舉起號火來,只聽得人聲一片。這邊早把炮車、火槍放了一陣連環。少時間,接應隊已到,攻打得賊人東倒西歪,大家逃散。天明人報:「紅旗兵勝畫石嶺。得了刀矛器械、旗纛號令、糧草車仗,投降之人三千之眾。」大帥發放軍情,奏明朝廷。康熙老佛爺旨意下:命張廣太來京陛見。馬成龍賞賜參將,記名提督。馬夢太賞游擊,盡先補用。隨營兵將校俱有升賞,兵丁賞三個月錢糧。白將軍賞賜斐陵阿巴圖魯,賞戴三眼花翎。伊哩布賞加頭品頂戴,帶二馬查辦黃河事務。

  合營大家謝恩,並將侯起龍在本地處死示眾。伊大人帶二馬直奔黃河水岸。

  老將軍帶著張廣太與那十萬官兵,一個個鞭敲金蹬響,齊唱凱歌聲。在路非止一日,到了北京,兵部投文,禮部演禮。是日,帶領張廣太在暢春園引見,是天地會八卦教的衣服。一班的文武官在兩旁一站,甚是整齊。聖主問道:「天地會八卦教是何人所興?」張廣太把誤入太保莊先前的事細說一遍,又奏明瞭邪教之事:「裡面有一為首之賊,名叫吳恩,他會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妖言惑眾,禍亂人心,天下各省俱有他們教中人。」聖主看了他的履歷,甚是喜悅,加封三品銜,以副將留用,賞穿黃馬褂,賞戴大花翎,欽賜博奇巴圖魯,賞假半年,賞銀二千兩。指婚胡賽花,是通州守備胡忠孝之妹。因前私訪興順鏢店,聖主所遇,故此指婚。又派張廣太到刑部質對。吳聯叫張廣太將發分開,一看當中有一個頂記。又下旨:順天府都察院、五城御史、各省督撫,無論官民人等,頂上是有頂記者,俱皆先斬後奏。

  又下旨四川總督兵伐峨嵋山,拿為首之賊人吳恩。

  張三爺謝恩,方到朝房,只見有一個人拿著一個包袱,笑嘻嘻說:「三爺,我奉大人之命,給你送衣服來了。」廣太心中甚喜,細瞧,認得是哈府管家哈喜。三爺說:「哈兄大人在京中嗎?」哈喜說:「大人由按察司新近奉旨調京,賞的是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那大爺在刑部奉天司行走主事,住家在東四牌樓南邊史家衚衕路北。昨日大爺在部中的一個朋友提起三爺你的名頭來了,連大人都說:『自太原府一分手,不知他的去向,不知是三爺不是?』今早晨派人到白大將軍那邊打聽打聽,方知道三爺你今天在暢春園召見,說是天地會的打扮。大人新告的假,派我請三爺到宅內住去。帶著衣服,叫你老人家換好了。」

  廣太拿過衣服換好,到了刑部。問官正在堂上,提出來吳聯與顧煥章二人對質,來到大堂。彭大人說:「吳聯,你招認就是。」吩咐把張廣太帶上來。廣太說:「眾位大人,把他頭上的髮際分開,要是有頂記,必是天地會。我也知道他是八路督會總的兄弟吳聯。」吳聯說:「這是顧煥章用錢買的。我的頭上有頂記,我認罪;我的頭上沒有頂記,求眾位大人治他誣陷好人,必須治罪!」廣太方要說話,眾問官說:「把他頭髮分開!」不知吳聯頭上果有頂記無有,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