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馬成龍定計拿巡撫 王千層赴宴入牢籠 下一回▶


  詩曰:

    胡笳動處玉關秋,驚醒癡人夢裡愁。

    不敢笑他年少婦,如今我亦悔封侯。

  倭侯爺細瞧他臉上戴著牛皮鬼臉、假紅鬍子,聽他的聲音是姜玉,故意地說:「原來是二郎楊戬。無事不敢勞動尊神,我這裡有書信一紙,煩你轉達上帝天王那裡,去請得天兵天將,時常保護。」說罷,用筆寫了幾句。上寫:義子倭剋金布謹稟父王台前:我私訪于家圍,有邪教于珍,原系叛逆之賊,訪得確實。父王奏請大兵剿滅邪教,一則可以解張廣太之危,二則可以與國除害。書不盡言,惟望鑒察。

  義男倭剋金布書寫完,交與姜玉拿去。姜小爺說:「尊法旨!」拿了那封書字去了。倭侯爺下了法台,站在花園當中,說:「於莊主,你可瞧見了?」嚇得眾人一陣發楞,然後請倭侯爺到了內書房,預備臥具,請仙長安歇睡覺。倭侯爺也不敢睡著。

  次日天明,起來淨面吃酒。于珍說:「仙師,我這于家圍住戶,都是我們教中人,在此住居,並無一個外人。明天夜晚,聚會合村之人,請仙師度脫,傳授幾個徒弟,好不好?」倭侯爺說:「很好。」喝完了酒,天有正午,只見外邊有人來報,說:「神力王帶大隊將于家圍圍住,請莊主定奪!」于珍說:「仙師,這是為何緣故?算一算!」倭侯爺一聽,就知是姜玉把書信送到,王爺奏明瞭聖上,必是奉旨前來拿賊。倭侯爺想罷,說:「唔呀莊主,不好!必是欽天監奏明瞭皇上,調兵前來剿滅來吧。快把眼閉上,跟我駕雲躲避吧。」于珍說:「我的家眷應該如何?」倭侯爺說:「有我安排就是。你快把眼閉上,先救你逃走!」

  只聽外邊殺聲一片,不知有多少官兵前來。于珍把眼閉上,侯爺把他扛起來,到了外邊,望地上一摔。早過來幾個官兵把他捆上。于珍睜眼一瞧,說:「好一個神仙,原來你是私訪的,前來拿我。我也不想有今日,受你這樣的巧計。好個小輩妖道,好大膽量,楞敢把我送給官兵!」侯爺說:「吾姓顧,名煥章,聖上恩賜倭剋金布,賞賜靖遠倭侯。我特意前來拿你!」神力王吩咐:「把賊人拿獲!派官兵放火燒這于家圍,不准放一人漏網逃走!」一聲令下,烈燄騰空。怎見得?有贊為證:

  幾點星星之火,勾出離部無情。隨風使浪顯威能,烈燄騰空勢猛。

  只聽呼呼聲響,重窗窗戶煙生,漫天遍地赤通紅,畫閣雕樑無影。

  這一陣大火把于家圍人等俱皆燒死,連一個人也沒有逃走。後來住居之人,都是新搬了去的。

  閒言少敘。王爺帶著官兵,押著那個于珍,派人交了刑部,然後遞折子奏明瞭天子。聖主派了刑部正堂田文忠、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張海澄、大理寺卿劉元太,嚴刑勘問,審明白了于珍。原因墨龍死後,他買出朱五、劉六二人,在齊化門等候,派人探聽,知道廣太他那一天入都。他有一個娘舅姓曹,在御前當內監的差事,他會使水火符兒,用鹽碱寫了字,用袢褡子拿火燒了,有鹽碱拿著他不能散,故作幾句話,在聖主的跟前接牆告狀。今天在部裡都招認了明白,然後奏明聖上,康熙老佛爺傳旨意:把于珍凌遲處死,曹太監發往黑龍江,胡忠孝入都置辦軍器,同張廣太入都謝親,無故受人誣害。江蘇水師營副將員缺,著張廣太去補授;張家灣都司員缺,著胡忠孝去補授;墨龍的屍身,交本地面官掩埋;白氏聽其自便。旨意一下,張廣太回家,李貴也從武清縣衙門出來了,部文到了,帶著家眷兩個夫人與二位拜兄鄒忠、李貴,上任去了。倭侯爺,聖上賞賜押馬大臣、閱兵大臣、前引大臣、專操大臣。

  臘盡春歸,又到了四月間。又接了伊大人的折子,參淮陽道任永杰、河道總督盧定河,縱使家丁偷工減料等情。聖上旨意:欽派倭剋金布查辦黃河事務,任永杰革職留任,摘去頂戴;河道總督盧定河降三級留任。倭侯爺仍在王府,帶了二十多個人,坐著紫韁大鞍車,請了訓起程,在路非止一日。那一日,離高家堰不遠,早有人報與伊大人知道。總辦黃河堤工的司員眾人,齊接侯爺。伊大人派二馬出去迎接倭侯爺。有人傳報侯爺住伊大人的公館。馬夢太一想:「我們當初是拜兄弟,不知如今他作了侯爺啦,還認得我們不認得?也罷,我過去給他請個安,見機而作就是。」只聽那邊炮響,侯爺帶著好些個人,換了騎馬啦。夢太過去請了一個安。侯爺下了馬,說:「老兄弟,你的差事好哇?」馬夢太說:「托哥哥的福!」二人攜手正望前走,山東馬說:「顧大哥在上,小弟馬成龍有禮!」倭侯爺故作聽不見,一直望裡邊去了。山東馬一想,說:「沒瞧見?不能沒瞧見,為何不與我說話,是怎麼回事?我再進去,偏要見見他,看他還念故人之交不念?他如要是不念故人之交,那時我永遠不與他說話!」說著,到了裡邊上房。

  伊大人正與倭侯爺說話,二人謙恭多時,還是伊大人上座。侯爺總算跟著大人打剪子峪得的功名,就算是大人的門生了。方才說著話,成龍又進來了。侯爺早瞧見他了,知道他的脾氣是最愛玩笑,當著好些個下人,他要說出玩笑話來,急不的,惱不的,故此在外邊故作沒瞧見他。又見他氣昂昂的說:「顧大哥,你得了第,就不認得我了?」侯爺一瞧,說:「唔呀!我的賢弟,我正要問你哪,你好哇?我真想你,你坐下吧。」成龍說:「我方才聽見哥哥你來,心中甚喜。」大家落座吃茶。

  侯爺說:「我奉旨前來,是幫著大人辦理黃河堤工事務,不知此時工程怎樣?水勢如何?」大人說:「耗費帑銀六十萬,也沒打上黃河的堤工。不知怎樣,是派人當時打了七天,無奈打上了開啦。子午相衝,卯酉必破,連辦好了的都被水沖了。如今大概這就打上了。」說著話,人報合龍門就在明天,侯爺放賞點名。

  大家至次日天明,齊集黃河岸驗看。伊大人心中不樂,就要跳下河去,與國家盡忠。自己也是沒臉,跪在就地磕了一個頭,方要望下跳,早被侯爺一把抓住,說:「大人不可如此!我自有主意。工程眼前告竣,何不等把龍門合上,然後在土壩之上搭一座席棚,你我二人在那裡坐等。要是天上垂佑,那時口子不能開了;如要是不垂佑,你我死在此處,也算報答君王俸餉之德。不知大人意下如何?」伊大人點頭,回歸公館之內。

  天有正午,人報:「龍門合上了!請大人上香祭奠。」倭侯爺說:「搭兩個席棚兒,我與大人俱在那裡等候,口子一開,就算完了。」山東馬說:「我與馬夢太兩個人也去。」瘦馬馬夢太真不願意,無奈勉強答應。外邊眾跟人一聽說這個信兒,齊放聲痛哭,說:「再未想到咱們今天死在此處,實在可慘!」那一個跟倭侯爺的說:「好哇!我家中父母、兄嫂、妻子,實指望我出來跟官發財,再未想到今天跟著侯爺死在此處。」那邊有伊大人的跟班的說:「罷了,我是真知道這一開口子,咱們大家俱被水沖去了。可憐孤孤單單,冷冷清清,大廟裡不收,小廟裡不留,也沒有一個伴兒。」那邊有一個說:「我有一個主意,管保成功。咱們大家把辮子拴在一處,你想好不好?」那邊有給侯爺趕車的說:「結了,我是一個禿子,不能拴在一處。」正說著,成龍進屋內說:「列位,不必著急,我有主意,把辮子給他系在耳朵上就成啦。」內中有一個家人說:「咱們大家求他個人情吧,他與侯爺是拜兄弟,你等大家還不磕頭嗎?」眾家人齊求成龍說個人情,別帶了他們去才好。山東馬說:「這可是你們願意的,大人侯爺要問,你等可就說實是你們自己願意托的我就是。」說著,成龍入內見大人,說:「侯爺與大人要在口子上守著,等候口子開,都是為國盡忠,不知這些跟人還是帶了去,還是不帶了去?」大人說:「不能帶了去。」成龍說:「那就不是了,他們大家都是願意與大人同去。大人不信,叫他們進來一問便知。」伊大人與侯爺說:「叫他們進來吧,我問問他們。」只見從外邊進來了一伙人,齊站在大人跟前,侯爺問說:「你們是托馬成龍來的沒有?」大家自打算成龍給說了人情,不帶了他們去哪,齊說:「不錯!我們托他來的。」大人說:「你等果然是願意托他來的?」大家說:「我等是都願意托他來的。」大人說:「既然如此,我全把你們帶了去就是。」大家也不敢言語,自己暗中怨恨成龍不表。

  大人帶著眾人,齊來至新堤岸上席棚內,只聽水聲響如牛吼。不知眾位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