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三杰暗訪百花山 英雄被害隱仙觀 下一回▶


  歌曰:

  獨佔鼇頭,本是男兒得意秋。金印懸如鬥,聲勢非長久。錦繡滿胸頭,何須誇口。生死臨頭,半字難相救,因此上蓋世文章一筆勾。

  伊欽差帶著跟人在河岸席棚之內,有倭侯爺與那二馬,一連三個席棚。大人在頭一個,侯爺在第二個席棚,成龍、夢太在三座席棚,眾跟人在四座席棚。山東馬喝了一個大醉,辮子挽著一個髻兒,喝了個酩酊大醉,手拿瓦刀,來至大人跟前,說:「欽差大人,這黃河口子今天不開了。」大人說:「你怎麼知道?」老馬說:「我問了王八了。」大人說:「胡說!出去!」山東馬迷迷糊糊到了外面,來到自己席棚之內,扒在地下,大肚子在濕沙土上一冰,竟自睡著。

  大人心中煩悶,也就伏几而臥,曲肱而枕之,昏昏沉沉,渺渺茫茫。方一合眼,彷彿身在河岸之上,站立一瞧,水都凝冰,心中想道:「這水都凍成冰了,難道說還能開口子嗎?」正思想之際,只見水聲大震,從裡邊出來十二對燈籠,上寫「水府」二字。隨後出來金瓜鉞斧、朝天鐙,全副金執事。

  頭前有一個文官,頭戴展翅烏紗,身穿大紅官服,腰繫玉帶,方底皂靴,手拿牙笏;白面,五綹長髯。後面有一人。腳登分水輪,頭戴五龍盤珠冠,龍頭朝前,龍尾朝後,上嵌八寶雲羅傘蓋,花貫魚腸;身穿杏黃袍,上繡龍翻身、蟒探爪、躥五雲把海水鬧、富貴高升一件杏黃袍;足下登摸泥姣,時樣好,細篆薄底把氈包,壽山永固,一雙方頭皂。身背後跟著一人,懷抱一桿大旗,卷著並未舒開。頭前那個戴烏紗帽的,朝著伊大人說話,說:「星君請了!我等是奉佛祖的牒文、玉皇懿旨,黎民該遭塗炭之苦,百姓受輪回之災。星君即速回去,不可逆天而行。」伊大人說:「我也是奉聖上的旨意,難道說這黃河就不能打上了?」那邊龍王答說:「星君要打黃河,你望身後那桿旗子上看。」只見那桿旗子「唰啦啦」一展,伊大人仔細一看,上寫:人可丁黨一橫奪,惡獸頭上生一角。

    大人回京朝聖主,千層蘆葉擋黃河。

    三三寇在乾坤聚,斬首流血龍門合。

    策謨不出細參悟,一驥騰空便明白。

  看罷,只聽那龍王說:「星君急速回高家堰,再多一個時辰,口子就開了。」說完,水花一開,俱皆不見。大人正遲疑之際,只見從裡邊出來一個巡江夜叉,手拿九耳八環刀,說:「何人窺探水府?」舉刀照著大人就剁,伊大人唬得一身冷汗。

  睜眼一看,桌上殘燈猶明,只聽高家堰正交三鼓,連忙叫:「來人!」有眾人與倭侯爺、馬夢太等齊到。大人說:「我適才偶得一夢,夢見水府龍王指示。」大人細將夢中之事對眾人說了一遍,問說:「何人能圓此夢?我必有重賞。」眾人猜了半天,俱不合情理。馬夢太心中一動,說:「我何不去叫醒了馬成龍,他最精明,善能圓夢。我喚醒了他,就說我做了一個夢,叫他給我圓圓;他如要說對了,我去對大人說,就說是我想起來的,也算是一件奇功。」出離帳房,來到自己席棚之內。

  見馬成龍赤著上身,躺在就地,肚腹朝下。馬夢太方要叫他,只見山東馬一翻身爬起來,口中說:「好傢伙,這還了得!」原來是馬成龍喝的大醉,正躺在就地濕沙土上,有兩個蟄蟲鑽入他肚臍眼內爭窩,把老馬給咬醒了。用手把蟲兒拈死,說:「好傢伙!」夢太說:「大哥,你先叫嚷,我做了一個夢,你給我圓圓。」山東馬說:「你做的什麼夢?告訴我,我給你圓圓。」夢太說:「我夢見方才在河沿上站定,有水府龍王現身說話。」他把大人做的那個夢,照樣又細說了一遍。山東馬一聽,只是搖頭,說:「你做這個夢,你怎麼配哪?這明明是欽差大人所做之夢,問你來的,你不知道,你故意把我叫醒,說是你做的夢,叫我給你圓夢。如圓對了之時,你在大人台前獻功,就不提起我山東馬來了。我說的對不對?」問的馬夢太閉口無言。山東馬又說:「你跟我去見大人去吧,這個夢我能圓。」馬夢太說:「你真是精明強幹之人,果然是大人做的夢。你跟我去見大人,細圓此夢就是。」

  二人到了大人帳房之內,馬夢太先說:「馬成龍能圓此夢。」大人說:「好,我正與侯爺這裡胡猜,析解不開。成龍,你說說我聽,如要對時,必要記你奇功一件。」山東馬說:「法不傳六耳。」大人叫從人出去,就剩了倭侯爺、馬夢太站在一旁。大人說:「你說吧,這也沒有別人了。」山東馬說:「大人,我說『法不傳六耳。』四個人,不是八個耳朵麼?「侯爺說:「你這個人混帳!我同馬夢太出去,你跟大人說就是了。」二人出去。大人又問說:「成龍,你說吧。」山東馬說:「大人,我說的『法不傳六耳』。」大人說:「這帳房內就是你我,我出去你告訴誰?」山東馬說:「侯爺大哥,馬老兄弟,你們進來,我跟你們鬧著玩呢。」侯爺同夢太復反到帳房落座。山東馬說:「大人把那首詩寫出來,我瞧瞧。」大人提筆,將詩底寫出來。山東馬一瞧,說:「頭一句,我就知道了。『人可丁黨一橫奪』,『人可』,是一個『何』字,『丁黨一黃奪,是三個人,是何丁、何擋、何橫。『惡獸頭上生一角』,大概是獨角龍馬凱。『大人回京朝聖主』,那是一句吉祥話兒。『千層蘆葉擋黃河』,這一句有干係大事。山西巡撫是王千層,河道總督是姓盧,大概他這兩個許是天地會八卦教的賊人。『三三寇在乾坤聚』,『乾』者為天,『坤』者為地,『聚』者會也。『三三』是六,說的是這何丁、何擋、何橫、馬凱、王千層、盧定河,他六個人必是獲罪於河神,作惡甚大。到如今龍王指示,這也是一段好事,大人拿住那六個賊人斬了,也就合上龍門啦。你要信我的話,那時間自有應驗。此是我的愚見,不知大人、侯爺怎樣?」大人說:「那四個賊人我都知道,可以訪拿。王千層乃是一個封疆大臣,盧定河是一個總督。慢說這夢中之事不足為憑,連問他也不敢問。就讓他真是天地會八卦教,也不成呀。」成龍說:「我有一計,明天請盧、王二位大人在公館之內喝酒,擺上了酒席,我與馬夢太那裡站著就是了。還有一件事,大人先說話,看他的動作是怎麼樣;他如要是臉上一帶形跡,那時間大人說:『如今天地會八卦教匪徒甚多,天下各處連作官的人都有。』他那時間要不言語,我就說:「大人說這話,我先明明心。』我把帽子一摘,把頭髮一分,讓他等瞧瞧有頂記沒有。瞧完了,然後說:『眾位大人,我是當小差事的,咱們大家都要瞧瞧。』侯爺與大人頭上必然是沒有頂記,看他叫瞧不叫瞧?」侯爺說:「他如要是不叫瞧,該當怎樣?」山東馬說:「我在他身背後一站,說:『小輩,你這不要臉的東西!』罵完了,一把掌把他官帽打去,把他腦袋望肋下一夾,瞧瞧他怎麼樣。他頭上如有頂記,當時把他拿住;他如沒有頂記,」伊大人說:「你一個小小的武職,毆辱大臣,你擔得起嗎?」山東馬說:「那時間,你就說我瘋了。」侯爺說:「你要有這個膽子,我這個侯爵不要了,萬不能叫他把你殺了。你聽見了沒有?」馬成龍說:「好!」只聽外邊水聲鼎沸,巨浪直衝,翻花水勢高可過岸,激得直響,可不開口子。侯爺說:「大人不可如此,咱們回去吧,那時再作道理。」遂吩咐眾人回高家堰公館之內。大家到公館,方才落座,只聽山崩地裂之聲,口子又開了。那些個家人唬的戰戰兢兢。

  次日天明,請盧定河、王千層。去不多時,外邊喝道之聲,王巡撫進了公館,大人迎入上房,問:「盧大人為何不來?」王千層說:「二十里鋪又有本汛之官來報又開了口子,他去查驗去了。」說著話,吃茶擺酒,三人落座。二馬在一旁站立,眾跟人齊伺候。

  三人吃酒,王巡撫問:「大人喚我有何吩咐?」欽差伊大人歎了一口氣,說:「這如今天下的事,新出來些攻乎異端、怪力亂神之事,作官之人竟歸天地會八卦教,這事真乃怪道!不知他是所因何故?」王巡撫說:「這也是迷人不醒其端。」山東馬說:「大人說話也奇了,我這腦袋上可沒有頂記,不信你瞧瞧,大家都明明心。」王千層把臉一沉,說:「我與侯爺大人議論軍機大事,你一個微末的前程,何必多講?還不給我下去!」成龍退在背後,站在他那身後,心中說:「我給他一巴掌,要是有頂記,算是奇功一件;要是沒有頂記,我這個亂兒也就惹大了。」又一想:「膽小焉得將軍作!我就給他一巴掌,把他腦袋夾在肋下,我倒瞧瞧是有頂記沒有?」想罷,把眼一瞪,掄起巴掌,照著王巡撫就是一掌,把他腦袋望肋下一夾,分開他的頭髮。不知果有頂記沒有,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