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二回 聖主封功賜寶刀 二馬訪友逛蘇州 下一回▶


  詩曰:

    獨對青天舉一觴,醒時歌舞醉時狂。

    黃金不是千年樂,紅日難消兩鬢霜。

    身後碑銘空自好,眼前傀儡為誰忙。

    得些生計隨時過,光景無多易散場。

  伊欽差正在看書之際,從外面進來一個賊人:身高約有八尺,黑紫面目,環眉大眼,迎面頭上有一個大疙瘩,年約二十以外;身穿藍綢汗褂,青洋縐中衣,青緞薄底快靴,手拿鬼頭刀,說:「伊哩布,你可認得我?」大人一瞧,是上水工的頭兒、單角獸馬奪。大人說:「你來此何干?」馬奇說:「贓官,你不認的我,我乃是天地會八卦教的小會總。今天奉鎮北侯盧會總之命,特意前來殺你。」說罷,舉刀就剁。大人一閉眼,只聽「撲咚」一響,賊人栽倒就地。大人一瞧,從桌底下鑽出一人,將賊人捆上,說:「大人不必害怕。我名張義,乃陝西咸陽人氏。知道二馬與倭侯爺上百花山辦案,我怕有賊人前來害大人,我暗中保護。吾要去也。」說罷,出離上房,竟自去了。大人說:「壯士慢走!」連叫兩三聲,張二虎並未回來。大人這才叫:「來人哪!」東西配房眾人起來,看守賊人。

  候至天色方亮,倭侯爺等回來,何喜正在門首站著,見三個人回來,將昨夜晚上之事細說一遍。三個人到裡邊,給大人道受驚,把拿獲賊人之事稟明。大人一一訊問口供,果然皆是天地會八卦教,與侯爺共同遞折子,奏明聖上。康熙老佛爺欽派吏部尚書田文忠至黃河岸審問盧定河與王千層,果然確實。這一天,有人稟報:「龍門合上!」天在正午,把六個賊人到河岸,梟首祭神。眾位大人焚香禱告,將賊之首級扔在河內,候了三天,並無動靜,口子沒也開,從此清平。大人遞折子,請匾額一塊。康熙老佛爺欽派南書房書寫「神靈感應」四字,發往黃河岸,交伊哩布辦理。

  眾人諸事已畢,回京請安。倭剋金布面聖請假回籍,康熙佛爺是有道明君,賞了一年假,賞白銀二千兩。侯爺謝恩請訓,拜別王爺、至近的親友,回江蘇去了。伊哩布升授工部尚書,兼管順天府事務。馬成龍召見,聖主龍心大悅,想起當初興順鏢店之事,此時馬成龍也發了福啦,又穿著官服,聖主一問他這幾年所立的勞績,馬成龍福至心靈,一一奏明聖主。天子欽賜博奇巴圖魯,賞穿黃馬褂,賞戴花翎,升任京營恊鎮,衙門在京西海甸,又賞賜大環金絲寶刀。聖主開恩,知道他們在外多年,賞了半年假,賞銀二千兩。馬夢太升任京營南城抽分廠的參將,也賞假半年,賞銀一千兩。

  二人謝恩,回大人住宅,在東交民巷路北。二人住大人外書房。大人把兩個人叫進去,問他二人是回家,是在京當差?二人齊說:「聖上賞半年假,我等家中俱皆沒人,暫在都住半年就是了。」馬夢太說:「我到安定門外頭上上墳。我家的房子,是我一個親戚在那裡住居,我也用不著他,我和馬大哥在此居住就是了。」大人說:「也很好。你兩個人明日遞謝恩的折子,由戶部銀庫把銀子領來,該當作幾件當差使的衣服。」馬夢太二人回到書房,過了幾天,諸事辦理完畢。他把所領的銀子買了綢緞,叫裁縫在本宅就做起衣服來了。馬成龍拿了四百兩銀子,給彰儀門裡井泉館孫大哥送了二百兩去;又給白德之妻洪氏嫂嫂送去了二百兩銀子,叫他度日。除此這二處故舊之交,並無別處。馬成龍回到宅內,與夢太居住,毫無一事。

  這一天,馬夢太邀他出前門聽戲,馬成龍說:「沒個聽頭。假打假鬧,假殺假砍,沒有看頭。」夢太說:「菜市口瞧殺人的,那是真的,若不然,咱們哥倆到京西游游三山五園,西直門外頭瞧瞧高亮橋、萬壽山,游游昆明湖,游游繡壽橋,到香山游游碧雲寺、臥佛寺、天台山、寶珠洲。」馬成龍說:「我不去,除卻了山水、房屋、樹木,並沒有別的可瞧的。」馬夢太說:「那麼你就在家坐著麼?」馬成龍說:「我有一個地方可去,怕你不去。」夢太說:「是哪裡?」成龍說:「蘇州。一則到那裡開了眼,二則還盡其朋友之情。大哥顧煥章他家本在蘇州住,咱們到那裡,他必帶著咱們游姑蘇虎丘山。還有三弟張廣義,他現任江蘇水師的統領,你我在他衙門裡住幾天,大概無有不可。」夢太說:「你得做兩件衣裳,咱們好去游去。」成龍說:「我交給管家何喜,叫他到綢緞店裡給我揀時樣的緞匹買來,叫裁縫給我做上幾件衣服。」夢太說:「也好,你拿銀子來,我給你買去就是了。」成龍遂把銀子交給夢太,置辦衣服。又叫大人宅內家人前去寫車,僱到五家營。家人去不多時,就帶了一個趕車的來,給成龍、夢太請安。成龍說:「你姓什麼?」趕車的說:「我姓曹,行六,久走五家營。」成龍說:「送到五家營,要多少錢?」趕車的說:「你是管牲口吃?是管人吃?」成龍說:「我們全不管。」趕車的說:「你給三十兩銀子。」山東馬說:「就是。我先給你五兩銀子,本月十五日把車放來,一早起身。」趕車的點頭答應,拿了銀子竟自去了。

  這一日晚半天,同馬夢太進去見大人,稟明要游蘇州之事。大人說:「你二人道路之上,須要小心。我給你二人二百兩銀子,作為路費。不知你們多早起身?」夢太與成龍說:「本月十五日。我二人扮作保鏢的模樣就是了,如要是到了蘇州,再露本來的面目。我二人在路上就說是保鏢的。」大人說:「很好。你二人要早早的回來。」

  兩個英雄到了十五日那一天,拜辭了大人。外面來給夢太送行之人不少。也有給山東馬來送禮的,是彰儀門里路北井泉館來的,送來了茶葉、臘大八件餑餑。又有趕車的到了,也就大家收拾行囊物件,二人告辭。只見裡邊管家何喜笑嘻嘻的說:「馬大人,我來送你幾件衣服,你來瞧瞧好不好?」說罷,拉著成龍到他那屋裡去,然後拿出來一個包袱說:「大哥,你瞧僬這幾件時樣的衣服,都是送給你的。」山東馬一瞧,是玫瑰紫摹本緞汗褂,紫摹本緞中衣,玉色綢子襪子,大紙緞子山東皂鞋上繡三藍套皮球,油綠洋縐大衫,共合這幾件衣服。山東馬一瞧,說:「好,穿上叫他們去看看。」原來是管家何喜與山東馬玩笑,故意的把他戲耍一番。今天馬成龍把衣服穿好了,在穿衣鏡一照,說:「好傢伙,我出去到外邊叫他們瞧瞧就是了。」說罷,走到了外邊,一看,大家都笑了。馬夢太一瞧,說:「好哇,真像一個海裡蟒。」山東馬說:「你別玩笑啦,我要上車了,一到蘇州也叫他們瞧瞧我是個外場的朋友。」跳上車去,瘦馬說:「好哇,我亦換好了衣服。」穿上藍綢褲褂,漂白襪子。藍寧綢四鑲雙臉兒鞋,跨著外轅。趕車的一搖鞭,直出前門,順大路出了南西門。

  頭一站住在半路招商店,方才下車進上房,店中櫃房裡說:「伙計,你瞧瞧,許是拐帶吧?」跑堂的到了屋內,送過淨面水,然後一瞧,原來是個男子,問:「要什麼菜?」山東馬說:「要四樣冷葷、四樣熱炒、兩壺酒。」跑堂的去到外邊要著菜,告訴眾位掌櫃說:「是一個男子,穿著衣服像個女子似的。我先去給他們拿菜去,然後再說話吧。」山東馬與夢太二人喝了一個酩酊大醉。次日起身,夢太給了店飯錢。晚半天住店也是如是。一連三天,都是夢太給的錢。到了第四天住店,馬成龍說:「今天請客。老弟,你要可吃的菜買。」夢太要了好些個菜,喝了好些個酒。次日天明,山東馬也就望褥套的裡邊一摸,說:「壞了,我忘了帶著銀子了,兄弟你給他吧。」夢太說:「好,都是小弟我的事,你不必掛念,那算什麼。」

  二人自此在路上非止一日,到了邢台縣北關,天色尚早,趕車的曹六說:「二位,今天咱們住在此處?還是住在下站,多趕三十里路?」馬夢太說:「我們又無有要緊的事,何必如此?咱們就住在西關外。」見前邊大街路東有一座客店,門首站著一個掌櫃的說:「曹六爺來了麼?裡邊來吧!」趕車的一搖鞭子,那騾子剛要入店,馬成龍說:「我下車去。」手拿大環金絲寶刀,方一入店,只聽的「克嚓」的寶刀在鞘內一響。焉想到二馬今天來到此處,要惹下一場大禍。山東馬知道這寶刀有喜報喜,有凶報凶。在鞘內一響,馬成龍說:「了不得了!」打了一個寒戰。不知二馬到此該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