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五回 眾賊人行兇搶玉姐 二豪傑夜探祁家莊 下一回▶


  詞曰:

  舍死當年笑五侯,含花撮錦逞風流。如今聲勢歸何處?孤冢斜陽漫對愁。覺我輩,且休休,世事如同水上漚。應虛迷歌歸原路。打破了機關一筆勾。話說馬成龍等三個人把佟起亮圍在當中,要拿他,佟起亮跳出圈外一瞧,不是他三個人的對手,奔入人群之中,竟自逃走去了。

  方才三個人要追,只聽西邊喊嚷說:「救人哪!救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真沒有王法!眾位鄉親,你們都不管,就瞧著他把我的女兒搶了走嗎?」成龍等三個人趕到那邊一看,只見眾人當中圍著一輛大車,搭著席棚兒,上面坐著一個五十來歲的婦人,拍手打掌的直哭。車下站著有六十來歲一個老頭兒,口中說:「眾位,你們也不管管,就瞧著他把我的女兒搶了走啦?」成龍擠進去問道:「老頭兒,你姓什麼?所因何故這麼直嚷?」那個老頭兒說:「大爺要問,我就在那西邊王新莊住。我姓李,名成,在我們村中開了一個小小的豆腐坊。我今年五十八歲,也沒有兒子,惟有一個女兒,今年十九歲,小名叫玉姐兒,許配人家,尚未過門。今天我們夫妻帶他進廟,買些個零碎東西。方才到此,過來十數個人,楞說我車碰了他啦,兩個人過來與我打架,那幾個人把我的女兒搶了走啦,望西北邊去了。」成龍說:「內中這些個人,你認得不認得?」李成說:「我不認得,瞧著搶人的裡頭,有一個像是祁家莊的人。」山東馬說:「你把這裡彈壓地面的官人找來,跟著他去到縣衙門去稟官,給你找人。我姓馬,我去給你找去,三更至五更,我必要給你找一個下落。明天一早,咱們在縣衙門那裡見。你自管放心吧!」成龍正與李成說話,忽聽背後有人一陣冷笑,說:「好一個三更至五更,怕不能做臉吧,別說大話!」山東馬回頭一瞧,人多,瞧不出是誰說話來。自己告訴明白李成,帶著夢太望回走。

  在路上,馬成龍說:「老兄弟,咱們到了店裡,換好了衣服,去奔祁家莊,連拿佟起亮,帶找李成的女兒李玉姐。」夢太也是好打路見不平。這二人把高杰擱在店內,為是怕他粗魯惹事,打算著把這一件事辦好了,帶著高杰上蘇州,給他在張副將營內找一個事。夢太等到了東升店,又要些個酒菜,說:「高杰,你在我們這屋內住著吧,我們哥倆去找一個人去。」高杰說:「帶著我去到祁家莊,非得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兩個,不必你二人動手。」成龍說:「你先在店內等著,我們訪真了,那時再來叫你。」山東馬把大衫放在店內。

  天有黃昏之時,二馬出離了店,問明瞭祁家莊,離此處還有八里之遙,在西北上。二馬望前起,夢太是真快,成龍如何跟的上他。山東馬說:「老兄弟別走,等等我吧,我是跟不上你。你兩頭見太陽,能走七八百里路;我要兩頭見太陽,還不走七八里路嗎?人家飛簷走壁,一躥就是好幾丈高;我要望上一躥,二尺來高。我是不能跟著你跑,慢慢的走吧。」夢太說:「你又不能走,還要多管閒事。」正說著,眼前到了祁家莊。路北的大莊門,東西一帶白牆,牆外有護莊河,寬有一丈,深約八尺,裡面水聲淙淙。二人到了牆根以下,成龍說:「兄弟你蹲下,我蹬著你肩頭上牆,到了那裡邊,你再接我進去。咱們到院內在各處暗中探訪,大概他們是與佟起亮一黨,白天在一處聽戲麼。我今天是一舉兩得。」

  夢太蹲在牆根底下,他蹬著上去。牆約有七八尺高,上得上面去,又自己望下扒,到了就地。只見夢太早就望前走了,成龍自己走進去。二門也沒關著,聽得裡面有人說話,說:「今天祖師爺面帶驚慌之色,不知所因何故?」內中又有別人說:「連咱們莊主都不喜歡,今天在上房喝酒哪。搶的那個美人,在東院內折桂軒,派人先勸解他,他如要不應,先把他放在逍遙自在牀上」旁邊又有一人說:「別多管閒事啦,咱們喝酒,咱們鬥牌吧。」大家嘻嘻哈哈的划起拳來了。又有幾個人唱小曲兒。

  山東馬又望後走,只見上房內明燈蠟燭,東邊有四扇綠屏門。山東馬躡足潛蹤進了東院,只見有北房三間,東裡間窗內燈燭輝煌。外間屋內也有燈光,似亮不亮。山東馬登台階一瞧,上面掛著一塊匾,借屋內燈光照的瞧見「折桂軒」三字,聽見屋中有幾個婦人說話。山東馬來至東窗櫺以外,用舌尖舔破了窗櫺紙,睜開一隻眼望裡細瞧,北邊有一張大牀,兩邊掛著幔帳,上面坐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婦女,兩邊有兩個老媽兒:一個年約四十多歲,一個年約有三十有餘,俱是身穿藍布衫,青布中衣,麵皮俊俏,伶牙俐齒。那三十多歲的老媽兒笑著說:「姑娘,你在王新莊住哇?你家開豆腐坊為生,你家給你找個人家,無非是莊稼人家。你跟著我們莊主,在這裡可以成箱子穿衣裳,使奴喚婢,一呼百諾,有何不可?」那女子並不答言,只是啼哭。那四十多歲的王媽說:「張嫂,你不必勸他啦。莊主叫咱們來勸他,是為好。」又說:「即便你不從,那時把你擱在逍遙自在牀上,那都是我們瞧的都不愛瞧了。」張媽又說:「王嫂,你真是一張利嘴。他年歲小不知道,咱們把他勸解過來,他也知咱們的好處。」

  山東馬聽明白了。故學婦人之聲說:「張媽、王媽,你兩個人這個廠兒來。」裡頭王媽一聽,說:「是。張嫂,這口音是誰呀?」張媽說:「這許是大奶奶那屋裡新上工山東老媽。」張媽到了外頭,說:「誰呀?」山東馬一掄大環金絲寶刀,「克嚓」一聲,將那婦人結果性命。裡邊王媽說:「喲,怎麼啦?我瞧瞧去。摔倒了一個筋斗嗎?」方出來一瞧,山東馬成龍掄刀就是一刀,「克嚓」一怕,登時身死。

  山東馬進了外間屋,說:「李玉姐,不必害怕,我是救你來啦。你父親名叫李成,我來瞧你在這裡沒在這裡。」方要進裡去,只聽「噗」的一聲,把那東房裡蠟燈吹滅了,成龍拿著外邊一個蠟燈,進了裡間屋一瞧,並不見有一個人,心中說:「怪道!哪裡去了?真是怪道!」正在各處尋找,並不知下落。只聽外邊來了一個人,說:「王媽,莊主爺問勸好了說有?如沒勸好,把他擱在逍遙自在牀上去。莊主爺吃醉酒,少時還要與他追歡取樂。」那山東馬出來,掄手中寶刀就剁。那個人回頭就跑,直嚷半天說:「有了賊啦!把張媽與王媽都給殺啦,快著鳴鑼聚眾吧!」

  少時,只聽的人聲吶喊,來了有二百多名打手,一個個手中拿著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大家齊嚷,殺聲一片,少時把馬成龍給圍上。山東馬一瞧,是真急啦,手掄寶刀,只聽一片聲喧,碰著就死,挨著就亡,著招一下,筋斷骨頭碎。直殺的高坡之處人頭滾滾,底窪之處血水直流。小淫人祁文龍來到,用手中那把單刀一指,說:「好一個小輩,莊主爺來拿你!」只見那邊過來一個佟起亮,說:「山東馬,你這個混帳東西,認得我鬼臉太歲來也!」說罷掄劍就砍。山東馬用寶刀相迎,二人在院中動手。馬夢太從房上跳下來,掄手中刀就剁,與群賊殺在一處。佟起亮不知來了多少英雄,自己上房逃走去了。餘賊俱皆藏起來。成龍一伸手將那祁文龍抓住,說:「小輩,你帶我去瞧瞧那逍遙自在牀去!今天也是沒人,咱們逍遙逍遙自在自在就是了。我也把你擱在牀上,叫你也知道那個滋味。你告訴我,在哪裡?如要不然,我就把你結果性命!」祁文龍說:「在東院中,你走,我帶你去吧。」他手下餘黨也沒一個來管他,都跑了。

  望東又走了兩個小院子,見有北房三間,裡邊也點著燈光。成龍挾著祁文龍,到了東裡間屋內一瞧,靠著北邊牆有一張八仙桌兒,上面放著一個蠟燈,桌上擺著酒壺、酒盅、一雙筷子、兩碟菜,可沒有一個人。靠著南窗戶那裡,有一張大牀,東西放著,西邊有一個枕頭。山東馬就把小淫人祁文龍擱在牀上面,朝下方一落平,只聽「咯嘣」一聲,從兩邊橫著搭上三根皮條,早把他絆住,不能動轉。東邊那牀望南北一分,把賊人的腿分為左右;西邊把那小溪人祁文龍的兩隻胳膀,有兩個消息一拿;又自牀上出來一個鐵蛤蟆,在祁文龍的裡連那裡,只望上拱,「咯吱咯吱」的直響。要是婦人,面朝上躺著,自房上垂下來有兩個套兒,男子上去不用費力氣,就可以行那雲雨之事。山東馬一瞧,說:「好傢伙!好傢伙!」

  原來那邊桌兒底下藏著一個人,是祁文龍的內兄,也是綠林中的英雄,姓杜,名芳,別號人稱「通背金剛」,很有些能耐,正在屋中飲酒,聽見前面喊聲大震,大聲吶喊,自己懶得出去。忽聽得外邊有一個山東人說話,到了屋內,他在那暗中藏躲桌兒底下。只見成龍他把那小淫人祁文龍擱在逍遙自在牀之上,杜芳心中不悅,心中說:「馬成龍,你要是真正英雄,何必凌辱於他?」越想越氣,拉出手中刀來,鑽出桌子來。山東馬是在南邊站著,背向北。杜芳自北邊桌底下出來,舉手中刀照定馬成龍脖頸就剁。只聽「克嚓」一響,紅光崩冒,鮮血直流,人頭落於就地。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