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七十一回 馬成龍炮打安天壽 張廣太水淹火龍街 下一回▶


  詩曰:

    誰握兵符駐大軍,橋山龍去訣浮雲。

    魯連一笑無秦帝,燕鼎重歸有樂君。

    南蔡真人初建極,王門飛將敵空群。

    聞雞試問烹雌婦,十載牛衣望紫氛。

  安天壽帶了十萬大兵殺奔泥金崗,早有探馬報與成龍知道。此時大帳之內,眾人正在飲灑之際,聽說此報,大吃一驚,齊說:「此事該當如何?真不好了!」成龍說:「不要緊,那是小輩,我自有道理。」傳密令,派人把大隊調齊,不必掌號。他還與大眾喝酒,並不害怕,倒喜歡,說:「人生有處,死有地,也不必管他十萬賊兵來偷營。我也不是說一句大話,不費吹灰之力,管保把會匪一陣殺退,叫他片甲不歸!」張忠心內說:「馬成龍有些個鬼化狐,我與我王大哥,我們二人今天許死在這裡。賊勢浩大,官兵人少,不知該當如何?」那呂慶與一干人俱皆心驚。

  正在為難之際,又有人報說:「安天壽帶兵離這有五六里之遙。」成龍說:「不必探了,我與眾位英雄再喝兩碗酒。」大家都喝不下去,王天寵說:「馬大人,這裡要是沒有預備,咱把這隊撤回去吧,不知大人尊意如何?此乃是一條萬全之計,一則可以保守蘇州;二則可以擋賊,以免生靈塗炭之苦,不知兄台怎樣?」馬成龍說:「王寨主,你打算我真沒有這樣的本領,叫你們大家為難?我不早說,怕的是有奸細,走漏了消息。張廣太,你去把那地雷的眼收拾好了。」

  原來是未從紮營之時,他就先派人挖地雷,是大帳前頭那十二座小帳房,不准叫人偷看,怕走漏了消息,壞了事。是張廣太經營,裡面安放六十四個地雷。今天只見那邊賊隊全軍來到,他吩咐大隊望後撤,叫張廣太他點放地雷。

  只聽見前面一聲喊:「殺呀!」亂馬奔騰,十萬大隊殺進泥金崗大清營內。張廣太一見,就把那地雷點著,只聽「咚」的一聲響,打的死屍遍地。後隊的賊人望回就跑。張廣太早就派手下的水師營的守備在夾江河岔子上流把水截住,賊人望回一逃,不敢從舊路回去,怕的是有埋伏,奔夾江小河口,到那找船。一瞧裡面水又不深,大眾賊人一瞧,怕後邊有追兵,就赴水望前逃走。上流裡水聲一響,只望下衝,下流的會匪賊人俱皆被水淹死,逃走了的也不多。水師營的守備葛雲祥,帶官兵回來交令。次日,成龍派人把賊人的死屍俱皆埋了,然後就把那賊人撇棄的刀矛器械、旗纛號令、馬匹等物,俱皆得了不少。又派遠探子去探。人報:「神力王帶大兵二十萬,離此不遠。」此時,江蘇的藩、臬、司、道、守、府,俱去迎接去了。馬成龍派呂慶看守大營,自帶眾武將去迎接王爺大隊。只見旗幡招展,號帶飄揚,眾文武官俱皆稟見。原來是倭侯爺入都見神力王,細說江蘇的事情,神力王奏明瞭聖上。康熙老佛爺早接得浙江、福建的警報,傳旨:派神力王統精兵二十萬,振威將軍屠海為副帥,倭剋金布辦理營務處。

  派伊哩布為提調參贊大臣。

  王爺傳檄文,知令山東、直隸兩省各提鎮,帶兵在王家營會兵。是日齊集,水路並進。

  這一日,到了蘇州,有眾文武官齊來迎接。王爺問知府吳德:「哪裡地面寬闊紮營?」知府回說:「五鬼莊地面寬闊,可以紮營。」神力王傳令:「兵往五鬼莊紮營。」全軍大隊到了蘇州城正南,把營寨安好,然後傳令:「馬成龍進見。」泥金崗一干眾戰將齊參見王爺,說明瞭大戰安天壽、急先鋒蕭可龍、地雷打邪教之事,把功勞簿交與王爺。王天寵也見著倭侯爺,二人言新敘舊,說了些別後之事。內中有恊鎮胡忠孝,守備李慶龍、守備薛應龍、龍恩、王合龍,金刀將鄧龍、古北口提督馬士元,大家談了會舊日的閒話。

  王爺升帳點名,眾人上了大帳。只聽得外面一陣亂,有營門官進來稟報說「有一個少年男子,姓鄧,說有緊急大事求見王爺。我等不叫他進來,他一定要進來。我等把他捆上了,他說來救咱們大營合營的性命。我等不敢不回稟王爺得知。」神力王說:「來,把那人帶上來,搜搜他的身上。」

  眾人下去,帶上一個少年男子,年約十六七歲,身穿藍綢子一件大衫,白襪雲履,五官俊秀,來到了大帳,給王爺磕了一個頭,說:「奴才給王爺磕頭,請王爺的虎駕急速挪營,少待片刻,合營休矣!」過來給伊提調磕頭,說:「恩官大人,奴才有禮。」伊欽差說:「你是誰?」那人說:「我就是伺候你老人家書童六吉兒。在桃柳營大人出去私訪,奴才跟著,到了一個土台兒上面歇涼,正遇黃河水開了口子。有一個逃難之人,大人派奴才下去救那個人,奴才也被水沖了去啦。幸虧我抱住一個木頭,順水飄流,到岸邊上,有一個人把我救上岸,帶我到了一個店裡,問我是幹什麼。我並不敢告訴他實話,我說我是跟官的,行路被水沖到此處。那人盤詰我半天家中之事,他勸我歸天地會八卦教,我假意依從。過了一天,有蘇州知府入都引見,店中那個救我之人,名叫張誠志,他薦舉我跟那知府,我打算他入都,我跟他到京中,可以順便歸家。不想他自引見,回頭來到此處作官,他是造反的八路督會總妖道的一家兄弟吳德。昨有邪教在白龍灘紮營,他候著賊隊到時,他好裡應外合。這五鬼莊是他早以安放的地雷,地下共二十四個大炮。今天是他派奴才我去龍王廟內點放地雷,奴才想我等都是大清國的人,焉能作這樣逆禮之事。我又念恩官大人這一分厚恩,我特意前來送信。王爺大人急速拔營,挪開此處!」王爺一聽,連忙傳令吩咐:「撤隊泥金崗,我兵速退!」又派張廣太去帶五百馬隊,同鄧喜去把龍王廟內的奸細拿來。廣太去調好了飛虎隊,又同鄧喜出營,直奔龍王廟而來。方至山門,廣太派人先把廟圍了,自己拉刀,帶鄧六吉兒進了山門。裡面有五六個人,齊說:「總管來了,我等正著急等著,所以然老不來。咱們是這就點火炮?是等待晚上再點火炮?」張三大人過來就是一刀,把那人剁死。唬的那五六個人都戰戰兢兢,齊說:「不好,你我快逃性命吧!」只見那外面的官兵齊說:「拿賊!」進來了二十多個官兵,把那五六個人拿住。鄧喜帶著張廣太到大殿裡,先把那供桌挪開,然後把木板用刀起下來;派了兩名千總秦德勝、呂長順,帶二十多人下地道,先把那地雷的藥捻子給用刀剁斷,又把那竹竿子火藥等物望外挪出來不少。帶那五六個人至泥金崗,訊問明白,俱皆是天地會,交營務處梟首號令。派人至五鬼莊,將地雷刨挖出來,又派人調蘇州知府吳德。少時,俱皆回來交令,調吳之人說:「吳德已懸印逃走,不知去向。」刨挖地雷之人已回來交令,王爺均記功勞。又把泥金崗隨同馬成龍打仗的功勞薄查點清楚,然後派幕友打折子底兒,自己過目,看完謄清,專折本奏明聖上。又把蘇州本地的官兵留在蘇州,所有的一干武將隨營留用。又派流星探馬哨探賊人。過了幾日,聖上旨下:馬成龍升授軍機處記名,簡放總兵。馬夢太以副將記名,張廣太有總兵缺提補。隨營的一干戰將,俱有加級記錄,兵丁賞三個月的錢糧。

  大家謝恩。王爺移營白龍灘。有探馬報說:「賊在浙江宜興西海岸紮營,西海岸獨龍口總鎮東、直隸兩省之兵,俱是馬步隊,又無船隻。打算在這裡設立船廠,打造戰船。伊大人說:「若一興工打造戰船,快者得三年,慢者得四五年。官兵不到,賊人在浙江、湖南、湖北等處地面攪亂,黎民遭塗炭之苦。」王爺說:「你有什麼高明主意哪?」伊大人說:「王爺要問,傳一支令箭,派本地面官發官價購買蘇、鬆、常、鎮四府的民船,大概有半載的工夫,就足已聚齊。」王爺說:「甚好。」

  正為這件事在中軍帳議論了半天,只見倭剋金布進大帳,給王爺磕頭,說:「我有一個朋友,姓王,名叫天寵,前在泥金崗鏢打過蕭可龍。聽說王爺為戰船為難,他願意孝敬王爺五百隻虎頭舟,一百萬銀子,他得回家去取,三個月交齊。」王爺說:「甚好,把他給我叫進來。」倭侯爺把王天寵帶進來,給王爺磕頭。王天寵又照樣說了一遍。王爺說「你去吧。」王天寵去後,果然三個月,把船隻、銀兩一概交齊,王爺甚是喜歡,要保留他作官。天寵說「民子福小命薄,不堪得國家皇恩,我實不能居官。王爺如用時,我萬死不辭!」王爺說「誰去過海探賊?」一干眾將並不答言,王天寵說:「若派一人幫助我,民子願往。」王爺說:「大帳之內,任你挑選。」王天寵說:「就要馬成龍跟我去,順大江奔西海,哨探賊人虛實。」王爺說:「甚好,就派成龍前往。」

  王天寵到了外邊,揀了一隻快船,請馬成龍上船。少時之間,見馬成龍在頭前走,馬夢太在後邊送他。王天寵說:「你來了甚好。」成龍說:「罷了,你把我害苦了。我是上船就暈,最怕的是水。」王天寵說:「不要緊,都有我哪!」山東馬的親隨給拿上了一壇酒、一個小簍兒,王勇問:「是什麼?」馬成龍說:「那是我的命根子,你別管,老兄弟,你回去吧,我要是死了,就見不著了。」夢太說:「我但願兄長此一去,馬到成功。」說罷分手。成龍望江中一瞧,水花兒直滾,波浪滔天,一眼看不到頭,盡是水,甚是害怕,不由己說:「這還了得!船一翻就不得了!」眾水手說:「你別說這話,船上忌這一句話。」不知此去二人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