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七十五回 神力王襄陽城鏖兵 眾英雄八卦幡損命 下一回▶


  詩曰:

    戍樓殘月逐征鞍,聽鼓猶疑夜應官。

    好友聯吟同入夢,清時行路久忘難。

    曾歌北塞憐王粲,再出東山愧謝安。

    此去不愁腰索盡,迎人黛色秀堪餐。

  胡忠孝正在兩軍陣前要與那會匪為首的先鋒姚文華動手,姚文華刀一擺,照定那胡爺就是一刀,胡忠孝用槍相迎。二人在戰場之上大戰多時,不分勝敗輸贏。王爺隊內出去王天寵,一鏢把姚文華打死,胡忠孝甚為喜悅,收馬回隊報功。那妖道一見,說:「我山人用法術把他等拿住,不用你們分心。」說罷,跳下四輪車,手執太阿劍,說:「兒等擂鼓助陣,待山人殺他個片甲不歸!」說罷,直奔兩軍陣前。王天宏讓胡忠孝回歸本隊,自己提木棍、雁翎萬,大罵妖道。二人在戰場之上動手,吳恩恨王天寵入骨,說:「小輩,山人定要結果你的性命!」說罷,掄太阿劍就剁,王天寵閃開。二人大戰有三十多回合,不分勝敗。

  吳恩真急了,用陰陽八卦幡一指,一縷青煙,王天寵栽倒在戰場之上。

  王爺大隊之內跑過去顧煥章,把他救回本隊。有龍恩、王合龍二人出去,也被妖道幡一指,說:「好兩個匹夫!我必要你的性命,萬不能饒恕於你!」用寶幡一指,二人躺在戰場之上,被賊人的餘黨結果性命。一連出去幾位,俱皆身亡。顧煥章不岔,出去要拿妖道,被人家一劍把棍棒削為兩段,短把刀揮作兩截。連敗清營四十八陣,殺的神力王兵退湘江岸,想奇計拿賊。他又要調馬成龍去,又怕他病體未痊。至三月底,派馬夢太至浙江獨龍口調成龍。此時,王天寵身中八卦幡之後,覺著渾身無力,多虧倭侯爺的奪命仙丹,吃了幾粒,才覺著透好,在營內養病,陣亡了薛應龍、龍恩、王河龍、李杰、京營參將劉保善等二十多名。王爺急的吐血,不知該當如何辦理,派夢太去說:「如馬成龍病好,調他前來;如病未好,調大環金絲寶刀前來。給顧煥章使,好捉拿吳恩。」

  夢太到了獨龍口,見了眾人,就把這些話說了一遍。馬成龍說:「甚好。張三賢弟,你先給我擺上個香案。我先給我那寶刀祭奠祭奠,保佑著我這一到襄陽城先拿吳恩,然後再殺退了賊兵,這就算我奇功一件。」外邊家人早把香案辦好了,成龍穿好了衣服,說:「你們哥兒幾個先喝著,我到外邊燒上香再喝。」自己站起身,來到香案一旁,先燒香,然後又把那寶刀放在香案之上,跪下磕頭,說:「寶刀,你乃是聖上所賜我的。你這一去,要是妖人寶劍的對手,你在鞘內作聲,先給我一個顯應;你要不是他的對手,你在鞘內連一動也不動。」說罷,磕下四個頭去,只聽那刀連聲響亮。成龍甚喜。把刀帶起來,又入席吃酒。高杰說:「我也跟你們二位去,到那襄陽城瞧瞧那吳恩他有多大本領,我與他較量幾合。」夢太說:「你先在這裡跟張三大人護守獨龍口,候王爺的令,前來調你就是,明天我二人用完了早飯起身。」說罷,撤去杯盤,大家安歇。

  次日天明,起來用完了早飯,換好衣服,二馬告辭,出獨龍口。張廣太與高杰同送至十里之外分手。廣太說:「弟在此處專候捷音!」二馬在馬上拱手作別在路上時逢初夏之時,綠樹蔭濃,清和月半;青山映目,芳草生香。農夫耘田,牧童放牛於山坡,漁翁垂釣於河岸。雖則亂離之後,此處稍平。本處百姓都知天地會兵退湖北省,有神力王的大隊在湘江擋住,故此俱不擔驚害怕,照常度光陰歲月。二馬在馬上一路觀瞧,並不像亂離之世,彷彿堯天雨露中。

  二人在路,曉行夜宿。那一日,到了一座鎮店,是南北的大街。夢太說:「咱們今天住在這裡吧。此處離大營有四十里之遙,今天咱們要去到營裡就黑了,王爺傳你進去問會子話,再吃完了飯就晚了。第二日必要開兵,那時你人困馬乏,歇不過來。今日住在這裡,明天正午就到了大營了,見了王爺,辦完了事用飯,也歇的過來。」成龍說:「也好,咱們就住在這裡。」一瞧路東有一座店,大門關著,粉牆之上有字,上寫:「天和客棧,安寓仕宦行台、往來客商。」馬夢太下馬叫門,說:「開門,我們住店。」裡面有人答話說:「什麼人叫門?」夢太說:「我們是打公館的,快快的開門。」裡邊出來了一個小二,年約二十多歲,說:「你們是哪裡來的?我問你。」夢太說:「我們是從獨龍口來,往襄陽軍營內去的大清營的差官馬大老爺。」小二讓二人進店,把馬接過去,拴在馬棚之內,讓馬成龍與夢太到了東上房之內,把衣服脫去,要洗臉水,洗完了臉。

  山東馬成龍自己到了外間屋內一瞧,南邊有一個暗間,外邊正東牆上有一個牌位,上寫:「臨敵無懼、勇冠三軍馬成龍之神位。」成龍瞧夠多時,說:「好傢伙!伙計,你這裡來,我問問你就是了。這個牌位是什麼人供的?」那跑堂的說:「是我們店內東家掌櫃的供的。我聽人說,是有一個人,是山東登州府文登縣的人,姓馬,雙名成龍。此人武藝群超,天地會聞名喪膽,望影心驚。聽說神力王派人去調他,我們這裡百姓都說:他如來時,必把吳恩打敗,故此我們這裡都供奉他。他如來之時,果能把賊人殺敗,我們這裡年年供奉著他;如要打了敗仗,把這牌位扔在溺尿窩子之內,大家拿溺澆他。」馬成龍一聽,說:「好傢伙!要依我的說,你們也不必供奉他,也不必澆他。」說著話,馬夢太在屋裡聽見直樂,說:「大哥,你進來吧,小弟等著你喝酒哪。」成龍進去,與馬夢太談了會子閒話,天色已晚,二人安歇。馬夢太永遠不脫這衣服睡覺;馬成龍他脫去衣服大睡,枕著大環金絲寶刀。二人安歇睡覺,睡至二鼓以後,馬夢太說睡語,說:「好賊人,我全把你們宰了!」只聽外面「吧」的一聲響。原來是店中的伙計端著一盆水,正走到窗櫺之外,聽見馬夢太一說睡語,嚇的那手腕子一軟,把盆扔在就地。此是閒話,不提。次日天明,成龍二人起來,說:「老兄弟,你把我的東西給拿哪裡去了?」夢太說:「什麼東西?」成龍說:「就是那大環金絲寶刀。」夢太說:「我不知道。」成龍一聽,說:「了不得啦!必是被賊人偷去。」夢太說:「我不信,別的東西不偷,就是偷你那大環金絲寶刀?我瞧瞧賊從哪裡進來的?」猛抬頭一瞧,見東邊窗台上放著一張書柬,伸手拿過來遞給成龍。成龍接過來一瞧,是一張紅單帖,上面寫定:「盜刀者,乃見督會總吳慶是也。如要此刀,或王天寵或顧煥章,他二人到襄陽城可換回此刀。」成龍一瞧,「欸」了一聲,說:「了不得啦!我這口刀被天地會八卦教盜了去了!老兄弟,你有什麼主意?」夢太說:「我沒主意,咱們倆人見了王爺再說吧。」成龍說:「不要緊,我到後邊瞧瞧,賊是從哪裡進來的。」說著話站起,撲奔東後院,瞧了一瞧。

  書中交代,原來是江蘇知府吳慶,他自那五鬼莊地雷未能成功,自己實在是沒臉。這一天,在吳恩的跟前,討了一支令箭,說:「要假扮作清朝的差官,探聽清營的虛實。」自己帶著四名跟人,這一天來到新平鎮,住在天和店南隔壁三元店內。聽得店中人傳說,天和店住著有清營的兩個差官。吳慶聞聽,心中說道:「不知清朝兩個差官是上哪裡去的?」等到夜晚,天有三更時分,換好了夜行衣,出離房屋,越牆而過,至天和店東上房的後窗戶,側耳望窗內一聽,聽見二馬盹睡已熟,回手把窗櫺給支起來,進到屋內一瞧,牀上躺著兩個人。吳慶把成龍枕的那大環金絲寶刀,一伸手拉將起來,見光閃閃,冷森森,甚是驚人。吳慶一瞧,先把那刀用手一掄,方要剁馬成龍,只聽夢太說:「我全把你們那些個賊人殺了!」是夢中的睡語,嚇的賊人自東後窗戶鑽出去。又聽見前邊:「吧」的一聲響,自己走到了東牆根之下,也不敢動。一瞧這是一口寶刀,「先我聽見人傳言說,此刀善能斬釘剁鐵,殺人不帶血,我何不先拿此刀回去。」想罷,上牆要走;又想:我何不留一個名姓!」隨身帶著有紙筆,說:「我給他留下一個字兒。」想罷,用筆寫了一個字兒,扔在那邊院內,自己回店,帶跟人叫開店門,回歸襄陽去了。故此成龍一瞧那個字兒,就知道寶刀是被人家盜去了。馬夢太默默無言,成龍也發了楞了。夢太說:「今天把刀一丟,王爺必要治罪你我。他還指著這一口刀敵妖人吳恩哪!丟了這口刀,那如何是他的對手?這該當如何辦理?」馬成龍說:「不要緊,咱們哥兒兩個喝酒吧。到了大營之內,你就交令,說把我調了來了,你就回帳房去你的。我見了王爺自有話說,不與你相干。」說罷,要酒要菜,馬成龍倒很樂。二人吃完了飯,算帳還了店飯錢,鞴好馬,二人出店上馬,一直的往正南奔湘江,過了大江就是軍營。

  到了營門以外,二人下馬,過來了好些個人,都讓馬成龍。也有說:「馬大人好了,這一來就好了。合營之內,大家盼想。」夢太先到了號房之內,然後又到了中軍差官那裡,回稟裡邊。王爺發擂升帳,馬夢太到了大帳,給王爺請安,又給屠海侯爺、伊大人請安,說:「參將馬夢太奉王爺的令,把馬成龍調到來交令。」王爺吩咐:「把馬成龍給我叫進來。」夢太自己出大帳去了,有差官傳令:「馬成龍進帳。」山東馬一聲答應,隨令到了大帳之內,先給王爺叩頭,給眾位請安。兩旁眾差官、戈什哈、武軍官、旗牌官,親兵、護衛不少。王爺甚喜,在旁邊賞給一個座兒,說:「成龍,你好了,真乃是社稷之福也!你坐下吧,我有話問你。」成龍說:「有王爺在此,我不敢坐。」王爺說:「你坐下無妨,我不怪你罪。」成龍謝了座,然後王爺問他的大環金絲寶刀:「你拿來,本帥我瞧瞧,如能敵了吳恩之時,那時間我必要重保舉你!」馬成龍說:「王爺要問那把刀,乃是當年白大將軍拿杜雙印之時得的,進獻國家,聖上賜給我。我無福,昨天走在半路,他在鞘內作響,化了一條龍飛了。」王爺說:「豈有此理!」成龍的刀鞘子還帶著,一撩馬褂,說:「你瞧瞧有沒有?」王爺一看,怒滿胸膛,說:「好一個馬成龍,我必要殺你!」先拔令箭一支,插在中軍帳,說:「勿論什麼人,誰要是給他求情,先斬首號令!」吩咐武軍官:「把馬成龍給我出大帳營門,梟首號令!」兩旁一聲答應,先把成龍好了。王爺又派人去傳馬夢太進帳,嚇得眾人戰戰兢兢。不知成龍的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