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七十七回 假吳恩哄信王天寵 真寶刀仍歸馬成龍 下一回▶


  詩曰:

    吹笛上高城,秋高月正明。

    征夫雙淚下,漢塞一龍鳴。

    沙柳愁中折,梅花夢裡驚。

    徘徊三五弄,腸斷憶南征。

  吳恩正在那裡吩咐人去查拿奸細,吳慶說:「哥哥先別著急,我有話說。你算算這兩個賊人是在哪裡?進了城沒進城?再說,何必就這樣著急哪!」那吳恩又把卦盒兒一搖,往桌上倒,他又用手一擺,聽見吳恩說:「今天是清營的兩個奸細,已然進城,現在衙門之內。」吳慶說:「哥哥,再算他兩個人落在哪邊?姓什麼?叫什麼?」那妖道又把金錢一翻,說:「這兩個人就在咱們這衙門之內西北房上頭,一個是顧煥章。」倭侯爺聽見提他之名,心中一楞,說:「了不得啦!」又聽見吳恩說:「二名是馬夢太;倭侯爺一聽,就知是妖道造妖言,惑人之心,也不以為事。又聽見吳恩傳話說:「派外邊巡更之人多多小心,你也不必喝酒了,安歇吧。我要到後邊去歇著去啦。」那吳恩帶著眾人回後院去了。王天寵一瞧,心中說:「我要殺了吳恩,必盜回寶刀。還好他乃是一個叛逆之首,我何不跟他去,候他睡熟之際,然後再殺他。」遂與倭侯爺說:「大哥,你在這裡千萬別動。候吳慶安歇,好得那寶刀。我先去到後邊去,殺了吳恩就出來。」王天寵說罷,自己往後就走,躥房越脊,直奔後邊去。

  但則見那西北有一行院落,裡邊是四合瓦房,四外有無數的帳房。上房是五間,裡面燈光閃爍,東西廂房之內,也有燈光。王天寵自己跳下房去。站在上房廊子底,偷眼望屋內一瞧,見屋內靠北牆有一條花梨的擱几案,案前有八仙桌兒一張,一邊一把太師椅子。桌上放著一個蠟燈,桌前有五六個大包袱。王天寵進了屋門,慢慢的到了東裡間屋門外,望裡一瞧,屋裡燈光不明,上有人睡覺。靠著窗台八仙桌有兩把椅子,上面有兩個小童,伏著桌兒睡覺。王天寵又往邊西邊房門內一瞧,只見裡邊靠西牆有一個大,上有一塊黃雲段坐褥,上面端坐著一個老道,正是吳恩,背插著陰陽八卦幡,肋佩太阿劍,閉目垂睛。王天寵一看,伸手拉出那一把刀來,慢慢的把那簾子一掀,進了屋內,舉手中刀,照著吳恩就是一刀砍去。只聽「克嚓」一聲響,那草人應聲而倒,嚇的王天寵往外就跑。自夾壁牆內出來了真吳恩,大喊一聲:「拿賊!」

  原來那吳恩他自到襄陽之後,他在這夾壁牆內住,派人做了一個「消息」,誰人也不知道。他統帶著千軍萬馬,誰知哪個是奸細?故此他早防備,在牆外是安的假草人,如有人行刺,他早就知道了。那草人有走線,他在牆裡邊一聽,就知是刺客前來行刺。那吳恩自屋內追出來,到了院內一瞧,並不見有人。此時,王天寵他早就回歸前邊去了。只聽各處傳鑼之聲。倭侯爺正在著急之際,聽見王天寵說:「大哥不必害怕,我來也!」二人在暗中避夠多時,只見吳慶站起身來,說:「小子們,跟我到後邊去安歇!」過來了幾個伺候的人,把那吳慶扶著往前走,晃晃悠悠的一直的往前行走。走了不遠,在後堂東配房南裡間屋內,靠著東牆有一張大,吳慶躺在上也不言語,眾下人出去了。王天寵自己打簾子,進了東配房南裡間屋內一瞧,但則見那吳慶自己在上睡著,呼聲震耳。王天寵他已然到了跟前,伸手拿了那寶刀,趁勢舉起來,照定那吳慶就是一刀,「克嚓」一聲,人頭咕嚕嚕墜落於他。自己出了東房,與倭侯爺二人由院內上房,到了街心,二人撲奔馬道。正往前走,到了城頭之上一瞧,見無數的賊兵。二人站在城頭說:「我二人奉八路督會總之命,哨探清營。」二人跳下城去,賊人並不知是奸細。二位俠客順大路,一直的到了大清營。

  天色已然大亮了,進了大營,到了中營,瞧見成龍在那裡磕頭燒香,口中不住的說:「過往神靈聽真,我倭侯爺大哥與王天寵到襄陽城去盜那寶刀,那刀盜來盜不來倒不要緊,千萬保佑他們二人怎麼去怎麼回來,別受了賊人的暗算。」那倭侯爺一聽,就知道是成龍不放心,趕緊過來說:「賢弟不必磕頭,我已然把那寶刀盜回來了,你看!」就把盜刀之事細說一遍。王天寵把那寶刀交給成龍。山東馬接刀在手,說:「瞧瞧是我的刀不是。要是我的刀,我認的他。」把那寶刀仔細一瞧,說:「這是我的刀嗎?」又說:「這是我的刀嗎?」王天寵偷眼一看,說:「莫非不是他那寶刀,許我二人盜了假的來了?」倭侯爺說:「到底是你的不是?」馬成龍說:「可真是我的刀嗎!方才我一瞧,原打算不是哪。」倭侯爺說:「你這個混帳東西,真正是好詼諧!跟我去見王爺去吧。」

  聽見裡邊中軍帳發擂升帳。倭侯爺帶同著那二人,一直的到了大帳,跪在王爺面前,兩旁的文官武將齊齊的站立在兩旁,那倭侯爺說:「王爺在上,倭剋金布奉令與王天寵前去襄陽城盜刀,托王爺的洪福,已將此刀盜來交令。」王爺說:「好!算你一件奇功就是。馬成龍,我把此刀給你,今天出隊如在兩軍陣前得勝之時,尋時間我必保薦於你;如不得勝之時,那時間我必按軍法示眾!」吩咐:「今日辰刻調四成大隊,要齊帶隨征的英雄前去!」

  倭侯爺三人下來,在自己帳房內飲酒。王天寵因夜晚受了累啦,渾身疼痛,先回後邊歇著去了。

  少時間,王爺大令已下,眾武將聽見三聲炮響,倭侯爺與成龍也就一同出營。到了襄陽東門外,離城四里之遙空寬之所,扎住了大隊,王爺自居當中。聽得那襄陽城三聲大炮,先出來了有一萬馬隊。左邊扎住五千,右邊扎住五千,是雙龍出水勢。馬隊一邊一桿門旗,上邊有字,上面是「替天行道」,下邊是「聚眾招賢」。當中出來了有三萬步隊,前邊左右是八桿大旗,按「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個字。中間一桿大坐纛旗,上面個「帥」字。當中是吳恩,兩旁有四五百員戰將。因昨夜晚上四弟被殺,他今天一怒出兵。只見從襄陽正南上來了一隊馬隊,旗纛俱不是八卦教的樣式。為首帶兵之人,坐騎著一個駱駝,那人跳下來,身高有一丈二尺高,頭戴青緞子紮巾,金抹額,二龍鬥寶,皂緞色蟒箭袖,腰繫英雄帶,藍綢子底衣。牛皮戰靴,外罩獾皮的馬褂,手使著青銅槊。隊後站著一個使棍的老英雄,穿青褂,在後邊站著有五百多名飛騎馬隊。王爺看夠多時,也不知他是哪裡的英雄。書中交代,原來那個帶兵的人,是嘉峪關外金家坨三塢,複姓萬馬,名巴永太,人稱槊劈石裂。那隊後那一位老英雄,是姓龍,名飛揚,別號人稱棍槊十折。這巴永太因為那萬馬巴得禮與萬馬巴得思二人死在牧羊陣之內,這萬馬巴永太是他的兄弟。因為當初那彭公大人打牧羊陣之時,有一個鑌鐵塔常斷祖保著大人,打牧羊陣之時,槍挑了萬馬巴得禮、萬馬巴得思二人。那萬馬巴永太他正在年幼,要與兄長報仇雪恨,今天是同他教師龍飛揚帶著五百人,暗進潼關,投奔吳恩來,要給他兩個哥哥報仇雪恨。故此在襄陽正南安營扎住大隊,遞了投降的文書,給吳恩說明瞭要替兄報仇雪恨,願作為先鋒,殺退大清國的人馬。今天調大隊,他自告奮勇當先要戰。

  王爺問:「何人前去拿他前來?」旁邊有一人帶白旗馬隊的統領,名叫富明阿,接令當先一馬直奔戰場之上,大罵:「賊將休要逞能,我來與你比並三合!」掄手中豹尾鞭一擺,撲奔萬馬巴永太而來。二人在戰場之上正在動手之際,被巴永太一槊,把那富明阿結果性命。王爺一瞧,心中著急,又派出一個常春,至兩軍陣前,大罵:「反賊休要無禮!我來結果你的性命就是!」擺手中金背砍山刀,大罵:「賊人巴永太休得無禮!我必要與你較量三合兩趟!」常春亦被賊人結果性命。後來又出來了一個英桂,自告奮勇前去拿賊,至兩軍陣前亦被賊人所害。

  書不必多提,一連敗了清營九陣,殺的神力王並無主意,自己無法了。

  馬成龍過去了說:「王爺不必為難,我來結果他的性命!」王爺說:「等吳恩出來,你再去,也好拿那叛逆之賊。」馬成龍說:「殺了這個賊人,就可以使吳恩出來了,那時間我再拿他亦不為晚!」那王爺說:「待我親身前往。」自己出離本隊,一見那萬馬巴永太說:「小輩,你不必著急,我來結果你的性命!」神力王出離了本隊,到了兩軍陣前。巴永太把那槊一擺,說:「來者何人?把名通報上來!」神力王說:「小輩要問,我本帥乃神力王,奉旨特前來拿你!」巴永太把手中槊一擺。不知二人勝敗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