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8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八十回 賽諸葛退兵峨嵋山 神力王安營鳳翅嶺 下一回▶


  詩曰:

    枉教經濟壓時英,宣室難回聖主情。

    兩漢文章千古重,三閭幽怨一身輕。

    從來志大才難用,畢竟年高氣易平。

    才壯便衰卑濕地,傷必寧獨為先生。

  神力王問探子:「所報何事?」那探子說:「探得襄陽城四門大開,裡面並不見有一個人,不知所因何故?」神力王一聽,吩咐:「再探!」各處又派馬成龍、馬夢太、李慶龍三人帶五千飛騎馬隊,哨探襄陽城而去,探明白回報。三人領命,帶飛騎馬隊出離了大營,直奔襄陽城。方一進東門,見街道平坦,並無一人行走。在各處一探,也是無人。取河中水瞧瞧,裡面也沒下毒藥。又往地下挖開,也沒有地雷。各處空房搜巡,也沒有火藥。俱皆找遍,天晚回營。見王爺交令,細稟哨探之事。神力王說:「你三個人下去吧,明日聽令。」夜晚傳令:小心把守營門,怕賊人詭詐。至三更時分,神力王又親身到各處查訪一番。

  次日天明,老王爺升帳,兩旁文官武將伺候聽令。王爺問伊大人說:「此事今天該當怎樣辦理?」伊大人說:「據我想,賊人昨天在兩軍陣前打了敗仗,必是糧草接濟不上,他又怕孤城受敵。他原打算長驅大進,奔江蘇省城,那裡錢糧甚廣。他又未能到了江蘇,在浙江宜興地面也得銀錢不多。今在襄陽城內住居數月有餘,糧草亦盡,他還有數萬賊兵,他如何不先打算走?依我之見,先派人知會浙江巡撫,叫他委派候補人員在襄陽辦理地面之事。派他應付糧草,隨後請爺駕帶兵,務要把賊人盡皆撲滅才是。」神力王吩咐文案辦文書,知會浙江巡撫與湖北巡撫,兩處應付糧草。歇兵五日。

  這一日,有兵部差官到,有聖旨前來,王爺接入大帳,把旨意供奉當中,一干眾將望闕謝恩,欽差官宣讀旨意。上寫: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神力王平賊有功,欽賜免死金牌一面,屠海加封定遠公之爵,伊哩布賞給太子太保銜,馬成龍賞給頭品頂戴,隨征將士賞加一級,兵丁賞三個月錢糧。欽此。

  神力王帶眾人謝恩已畢,款待欽差官。次日,欽差入都,就帶回謝恩的折子去。

  王爺這才得了探馬的回信說:「賊人帶兵退歸四川峨嵋山。」神力王說:「兵伐峨嵋山!」合營眾將得令,拔營起兵,往峨嵋山進發。至五月端陽節後三日,到了峨嵋山北山口,在鳳翅嶺紮營。自帶親軍護衛,到了峨嵋山北山口外一瞧,見那東西兩座山峰,峭壁石崖直立沖天。當中有一條路進山,也沒有人把守。此山周圍連環三百餘里,當中最高大的是峨嵋山,裡面甚是寬大。此山有東山口一條路,可通成都;南山口一條路,可通雲南土司;北山口外有一座雄橋鎮,離山口十里之遙。

  那鎮店太平之時,有大清國一文一武,文的是巡檢司,武的是把總。因吳恩叛反,此處正是他的大路。那前任的巡檢司史振鐸早已被賊人殺死。本鎮的把總是此處人,獵戶出身,姓毛,名瑞,人稱鐵叉小二郎。他是軍功出身,因妖道叛反,請過他做鄉道,他不願歸天地會,先行了兩角告急的文書。那上司玩怠公事,認作是不要緊的山賊,也沒有發兵。毛瑞知道他管帶的那一百二十名士兵,如何與賊人打仗?先知會了鄉親,叫眾人避難,自己帶了那一百二十名步兵,在正東數里之外截雄嶺三官廟內暫行扎住。他與那兵丁商議說:「上司不發兵,咱們是人少。國家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依我之見,候賊人出山之時,讓他前隊過去,他既然叛反,他那武勇精銳之兵必然在頭裡,在後的是糧草軍裝等物。他到時,你我眾人暗中前去搶他些個糧草,殺些個賊人。久後見了上司,也有話說。上報國家爵祿之恩,你我雖死也算是英雄。要是咱們當頭截住去路,賊人勢大,賊出山,你我人少,那是自找死路。留下我這一條命,久以後萬一國家派欽差大帥剿山,別人不知路徑,我知道里邊的地理,可以帶他們進去拿賊。」眾人齊說:「總爺說的是。」果然到了那日,吳恩帶二十萬賊出山,過了三天賊兵。那日夜晚,毛瑞帶他手下那一百二十名步兵有三更時分到雄橋鎮一瞧,遍地都是賊營。他自正東殺進去,從正南殺回來,搶了賊人二百多匹馬,馱回好些個軍裝物件。賊人後軍督會總知道此處沒有官兵,故此失了一招,急傳令調隊之時,毛把總早已帶著那兵,回截雄嶺三官廟去了。

  今日,神力王在北山口外鳳翅嶺紮營,南北八十餘里的連營,東西有五六十里。這毛瑞聽說,帶著他那一百二十名兵齊來至大營,先到前鋒營胡大人那裡稟見。此時統帶前鋒營威勇隊,是記名總兵胡忠孝;總理前鋒營營務處,是李慶龍,正在中宮帳打算派人探山,聽見差官回話,說有雄橋鎮的把總毛瑞稟見。胡大人正愁沒有嚮導,一聞此言,吩咐叫他進來。不多時,毛瑞入大帳,先請了安。胡大人問:「你就是雄橋鎮的把總嗎?」毛瑞答應說:「是。」胡爺說:「你來何事哪?」毛瑞把給上憲告急行文、自已兵少、搶賊人的馬匹等事俱皆回明瞭。又問了他一回此處的風俗人情,叫他下去把他帶來那一百二十名兵花名冊,交文案,歸本營前右營,吩咐已畢。

  只見自外邊有神力王爺的差官,擎著一支令箭,說:「參將李慶龍聽令!王爺派你探峨嵋山北山口,急速前往!有令箭在此。」病二郎接令,挑了五千名馬隊,自己結束停當,又托付胡大人說:「我要是此一去至正午不回來,大哥派人接應我就是。」說罷,自己帶馬隊出離了大營,至峨嵋山東西山口一瞧,就是東西兩座山頭,並無有一人把守。往南走一條大路,李慶龍先派了幾個官兵去探聽探聽,少時回來稟報說:「裡邊並不見有一人,也沒有賊營。」李慶龍說:「我兵前進!」走了有五六里之遙,見迎面橫著有一道山梁,攔住去路。那山崗高有二里之遙,往上去有一條大路,半山腰中有一個石碑,上有硃砂紅字,上寫:「探山之人,至此必死!」山崗之上有十數棵鬆樹,當中有一桿白旗,上寫「天地會」三字,並不見有一人在上面把守。李慶龍瞧了多時,怕裡邊有埋伏,吩咐退兵,回大營見王爺交令,細稟王爺此事。神力王說:「你下去就是。」

  過了幾天,馬成龍討令探山。神力王甚喜,派他帶八百步隊,與謝祿、韓虎一同前往。馬成龍至天晚,帶官兵找嚮導,一同前去。有人舉保鐵叉小二郎毛瑞,他乃本地人,常入山打獵,人地相熟。馬成龍派人去傳毛瑞前來問話。少時,有人把毛瑞傳來,給馬大人請安,說了一回地理。馬成龍說:「甚好,你跟我去探東山口!」說罷,帶人馬一同奔東山口。

  天有三更時分,進了東山口,走了有七八里地,見前邊一塊平川之地,當中有一根高桿,上掛著一個燈籠,上邊有字,上寫:「探山之人,至此必死!」馬成龍帶著那些個官兵一直的往前走,方一到那高桿之下,只聽「呵吱」一聲響,南邊一聲炮響,北邊又一聲炮響,從後邊有一支人馬列隊,人人勇躍,個個爭先,號炮齊鳴。為首有兩個頭目,俱是頭戴三角白綾巾,二龍鬥寶,鬢插白鵝翎兒,藍綢子箭袖袍,皮連帶繫腰,紫緞子戰裙,青緞子快靴。一個是面如蟹殼,長眉大眼,年約三十以外,手執九耳八環刀,在南邊站著。北邊站著一個是面如茄皮,短眉毛圓眼睛,五短身材,年在二十以外,手使渾鐵軋油錘,雙手一擺,說:「小輩別走!今有巡風會總喬英在此等候多時了。」那邊使刀的說:「有當值會總聞太在此!」毛瑞回身擺叉,照定那喬英就是一叉。山東馬回身照定聞太,搶手中大環金絲寶刀就剁。聞太用九耳八環刀往上一迎,「克嚓」一聲,那九耳八環刀削為兩段。成龍趁勢一刀,結果了聞太的性命。那邊喬英也是用錘往外一晃,「克嚓」掄錘就打,二人大戰。謝祿、韓虎、馬成龍三人一同過來,說:「好一個教匪!我等來結果你的性命就是了!」喬英看勢不好,派手下四千賊兵一擁齊上。馬成龍帶領那八百親兵,與毛瑞、謝祿、韓虎一同殺奔東山口外,回歸大營,去見王爺交令,細稟在山口內哨探遇賊人打仗之事,也沒有探出明白的去路,不知吳恩有多少人馬。神力王說:「下去吧!」

  自此日,就在這裡紮了兩個多月的營,也不見有賊人出來打仗。急的那神力王吐血,帶病在那中軍帳,悶悶不樂。

  這一日,到了中秋,合營大小文武官將俱都過節。惟有那王天寵因盜寶刀累的八卦幡傷反覆了,不能起,倭侯爺他倒每日伺候他。這日營內准飲酒,大家開懷暢飲。胡忠孝、李慶龍與馬夢太、馬成龍等四個人在一處飲酒,吃的酩酊大醉。胡忠孝說:「神力王爺今天連過節都不高興,急的吐血,就沒有一個肯去到那峨嵋山內,探聽明白一條大路的。」那馬成龍一聞此言,說:「眾位不必著急,我明天好歹必要探聽明白一條去路,回來好進兵,捉拿那妖人吳恩就是。」馬夢太說:「你別說醉話來。那一回你帶毛瑞探東山口,幾乎叫人家把你拿住,到如今沒有一個人敢去探山了。你今天喝醉了,又說這醉話來啦。」馬成龍把眼一瞪,說:「我要不去,我是一個匹夫!大丈夫說話,如白染皂,明天再見!」那胡忠孝怕他二人說糟了,就說:「今年好俊月光!去歲間是在湘江口過的八月節,馬大哥病著哪,我與馬老哥還有薛應龍賢弟,今年添了馬大哥,缺少薛賢弟。」李慶龍接過說道:「這就應了那七律詩上的話了:『同來玩月人何在?風景依稀似去年。』」四個人吃到三更,月在當空,鏡光似水,萬籟無聲。又看了半天月亮,大家安歇。次日天明,用完了早飯,馬成龍親身至王爺的大帳,給王爺請了安。王爺問:「你至此何干?」成龍說:「回王爺的話,前者成龍探峨嵋山,未能成功。今天求王爺賞一支令箭,我帶那囚犯營的人二百名,去探峨嵋山北山口。」書中交代,什麼叫作囚犯營哪?神力王所帶著的兵,入旗滿家的漢人甚多,犯了罪,輕者押交囚犯營看管,候王爺發落。也有該殺的,未問明白;也有犯了軍規,未能發落的;也有本營內兵伴打官司的。因老王爺病著,也沒有別人審問。馬成龍想要叫那些個人帶罪立功的意見,故來討令。他也是想開了:「反正這一去,不探出虛實,萬不能回來的。」王爺准了他的令。他得令下來,到了那囚犯營,一見眾人說:「列位老哥們,我在王爺那裡討下一支令來,前去探峨嵋山北山口。此一去,若要能探聽明白一條去路,你等不但無罪,還有功勞。比在這裡等死好不好?」大家一聽,齊說:「我等情願隨馬大人前往哨探就是!」馬成龍說:「你們跟我到前邊,我有本身領的俸銀,每人賞你們二兩。你等共有多少人?」大家說:「共二百零九名。」成龍將為首的叫過來一瞧,問。「叫什麼名字?」那人說:「我叫胡進忠。」成龍說:「你跟我來。」到了那前邊帳房之內,拿了五十兩銀子,派他買一簍酒來,四個人抬著,又賞給眾人的銀子,告訴他們:「今日黃昏時候,前去探山,不可有誤。」那神力王見馬成龍出去,自己「欸」了一聲,說:『我大營之內的武官,都要像馬成龍,這一座峨嵋山早已攻破。」自己喝了幾盅酒,吃了些點心,派李五給義子倭剋金布送了一盒子雜樣點心去。

  李五托著點心盒子,到了倭侯爺那帳房之內,倭侯爺自己在上面坐著飲酒,兩旁有四個差官,他們都在那站著。李五過去給倭侯爺請了一個安,說:「奴才奉爺的命,來給侯爺請安,送來了一盒子點心。」侯爺派人給他五兩銀子。李五笑嘻嘻的謝了賞,隨口說:「侯爺,你老人家的拜弟馬成龍,他在老王爺大帳親身討令,前去探峨嵋山北山口。」侯爺一聽,說:「好!我也前去討令,難道我還不如他嗎?」說著站起身,到了王爺大帳,討下一支令來,挑了二百兵,也賞了兵丁每人四兩銀子。告訴伺候他的人:「不准對王天寵說我去探山。」自己帶那二百人出營,見馬成龍帶的都是囚犯營內罪人。倭候爺說:「成龍,你探北山口,我探南山口,不探明白,至死也不回營!」馬成龍說:「大哥,為何出此不吉之言?」倭侯爺一直撲奔正東,又往南拐,帶那二百人探山去了。成龍一瞧,天也不早,帶著二百多人一直進了北山口。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