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昇平前傳/8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永慶昇平前傳
◀上一回 第八十五回 平安莊老豪傑拿賊 半截村小英雄遇俠 下一回▶


  詩曰:

    舊游回首記依稀,湖上樓台客盡非。

    幾輩笙歌名士老,一輪風月故人歸。

    青山失意曾無恙,白水盟心尚不違。

    今日飄零誰是伴?獨銜杯酒看斜暉。

  馬成龍跟那個人到了那東配房,與夢太二人坐在一處,然後那人出去了。成龍說:「二位賢弟,莊門鎖了,你看應該如何?」夢太擺手不語。自外進來了一個人,有二十多歲,五官俊俏,身穿二藍洋縐大衫,薄底快靴,說:「你三個人是走白牌的?拿過來,祖師爺先看傳牌,然後傳見。」夢太說:「內有機密事,面見細稟。」那人說:「你三個人小心了!」出了東房,北邊是二道重門,西邊是花園子,好俊一所宅院!怎見得?有贊為證:上下俱是綠瓦,周圍都砌紅牆。

  雕樑畫棟吐龍光,鳳閣斜張蛛網。

  珍禽枝頭百囀,名花園內群芳。

  風流富貴不尋常,亞賽王侯氣象。

  三人跟那少年進了重門裡,東西寬大,俱有廂房二十餘間,彷彿朝房的樣子。正北有九間大廳,前出廊,帶有月台,上面方才點上紗燈十數個,廳前有幾個氣死風燈籠。月台上坐著兩個人。正中一張八仙桌兒,後邊有一把椅子,上坐著一個道人,頭戴九梁道巾,身穿寶藍緞子道袍,腰繫九股絲縧;肋佩寶劍,左邊半面是黑的,右邊半面是白的,花白鬍子。三人一瞧,認的是佟起亮。東邊面向南桌後也坐著一個人,光頭未戴帽,項短脖粗,身穿青縐綢長衫一件;面上無數花斑,雄眉圓眼,準頭豐滿,五官甚是兇惡。兩旁台階上,有二十名伺候人,都是三角白綾巾,插白翎,身穿箭袖袍,助佩太平刀。月台下兩邊,站著有二百名莊兵,都是長槍、大刀,威風凜凜,相貌堂堂。馬成龍在前面,鬼臉太歲佟起亮一瞧,說:「那邊莫非是馬成龍?你這小輩休要逞能,我來也!」掄手中寶劍離座位,照定那馬成龍就剁。成龍急架相還,二人在院中當場戰了有十數個回合,不分高下。眾人也不知是二人所因何故。李慶龍、馬夢太二人過去捉拿那花面魔王金四彪,金四彪拉手中槍,與李慶龍、馬夢太動手。正在酣戰之際,山東馬大嚷一聲說:「好傢伙!這個肏進子好厲害,你們快來吧!」那院中鑼聲響亮,人聲一片,說:「好兩個小輩!你這些個無用之輩,快把他等拿住,不可放走,壞了我這莊中之事!」那些個賊人齊聲吶喊說:「拿呀!快把這三十餘黨章獲!」三位英雄擺兵邊刃與眾人動手。馬成龍說:「好傢伙呀!肏進的,你們真個不要臉!我結果你等!」搶手中大環金絲寶刀,遇著就死,逢著必亡,著招一下,筋斷骨頭傷。只殺的高坡之處人頭滾滾,低窪之處血水成河。外邊張國瑞帶鄉勇官兵人等,殺進了平安小莊。鬼臉太歲一瞧不好,飛身上房。成龍說:「馬老兄弟,你跟著他,不可有誤!把賊交給你了。」夢太拉手中短把刀,說:「你這個小輩,我來結果於你,休要逃走!」佟起亮躥房越脊,直奔那後面花園之內僻靜之處,打算要逃走。焉想夢太在後邊緊跟,到了花園之內,說:「馬夢太,你不必這樣緊緊跟隨。我這大的年歲,你今饒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年相見,後會有期,我必不能忘卻了你的好處!」夢太說:「你這混帳東西,別不要臉!你乃奉旨嚴拿的賊犯,你今天想要逃走,是比登天費事!」佟起亮說:「你這不要臉的老匹夫,休要無禮!我來結果你的性命,你不必逃走!」夢太說:「你這裡來,你我分個高低上下、勝敗輸贏!」馬夢太掄手中短把刀過去,二人動手。夢太的刀法精通,佟起亮的劍路高強,二人戰夠兩三個時辰,天色已然大亮。佟起亮進了花園內樹林,夢太也不敢追進去,只可在這外邊等候,說:「佟起亮,除卻你別出來,我不與你動手;你要出來,我絕不能放你逃走!」自己蹲在那樹林以外等候。

  書中且說馬成龍與花面魔王金四彪動手,二人難分上下,李慶龍竭力相幫,外邊張國瑞趕到,大家齊聲喊嚷:「拿賊!不可放那金四彪逃走!」大家動手,金四彪被三位英雄拿住,餘黨盡皆逃走。官兵將賊殺了一個土平。天色大亮,不見馬夢太在何處,派人各處尋找。馬成龍到後邊花園之內,只見馬夢太蹲在那裡,口內說:「怪道,真正是怪道!」成龍說:「賢弟,你嚷什麼哪?」夢太說:「昨夜晚上我追賊來到此處,賊人進了樹林之內,我方才要追進去,有人在我後邊摸了我一把,我回頭一找,並無一人,我想這事真是鬧鬼。我又在各處尋找,俱皆不見,我無奈又在這裡等賊。天有二更時分,我才進樹林把賊人拿住,捆在樹上,我又出來了。大哥,跟我進樹林把那賊人拿獲,解往大都,面聖請功。」成龍也喜悅。二人進了樹林一瞧,果然佟起亮在那裡捆在樹上。二人過去,把佟起亮解下來,拉到前邊交給官兵,與金四彪捆在一處,把莊中細軟物件分賞三軍。大家回歸平安鎮店內,派官兵看守兩個罪犯,又叫張國瑞稟報與地方官知道。

  到了上房,聽見櫃內有人說:「悶的很!快把我放出去吧!」那成龍趕緊自己開櫃,把那個老頭兒放出來。那老頭兒說:「三位大喜!昨夜晚一見面就與賊人打在一處,你們三個人膽量不小。我有一件事問瘦馬大人:你昨天在賊人花園之內,為什麼不把賊人拿住?快些說來!」夢太說:「你這老頭兒,我如何不把賊拿住?我捆上他的!」那老頭兒說:「你這個人竟說瞎話!賊人佟起亮被你拿住?口內堵的是什麼物件?」馬夢太也不語。老頭兒說:「張國瑞,你去把那老道口內堵的手絹兒取出來,是青洋縐的,上繡五福捧壽的花樣,三個角兒。」店東張國瑞把佟起亮口內的手絹取出來,叫李慶龍、馬成龍二人瞧。山東馬一瞧,說:「老兄弟,這個老頭兒許幫你拿他來的。要不然,這手絹他如何知道?」瘦馬羞得面紅不語,自己到東房櫃內一瞧,說:「馬大哥,這真是一位老俠客!大哥問他姓什麼,叫什麼?昨夜晚上,實在是他把佟起亮拿住的。」馬成龍說:「老英雄,尊姓大名?」那老頭兒說:「馬大人要問,我姓朱,名天飛,乃江蘇人氏,別號人稱鑽雲神猴的便是。我昨夜晚暗中恊力相幫,拿著佟起亮。」馬成龍說:「你這一件功勞甚大,你可有兒子沒有?跟我見老將軍,奏明聖上,必要封官。」朱天飛一聽,說:「欸!馬大人,我自幼童子功,並未成過家,也無有至親,也無有骨肉,孤身在外。我就有個親外甥,家住上海,姓姜,名玉,此時也不知落在哪裡。」馬成龍說:「大家落座,我給你算一卦。」伸手掏出來六文錢,用兩手一晃,往桌上一扔,說:「朱老兄台,此卦大吉!你外甥名叫姜玉,他跟了一個姓張的去了,對不對?」朱天飛說:「我也聽人說過,不知後來怎麼樣?」成龍說:「後來跟著姓張的在外做官,現今在獨龍口西海岸總鎮大人張廣太衙門。此人小身軀,蝦蟆嘴,一臉的碎斑。我說的對不對?」朱天飛說:「這是你算出來的?」馬成龍說:「不是,是我親眼看見的。」朱天飛說:「這一件功勞,我送給你們三個人。我要上西海岸獨龍口,去訪我外甥姜玉去了。」說罷告辭,揚長而去。

  成龍說:「張店東,你報官,把金四彪那一處住宅交給你辦理。我煩你一件事:找兩三個木匠,打木籠兩個,把佟起亮二人先解往穆將軍大營之內,奏明瞭聖上,早晚你在家中等候,定有皇恩。」張國瑞過來請了一個安,說:「多謝大人,我去找人,吩咐他們連夜辦理就是。」成龍等三個人,派人看守那佟起亮兩個人。他三個人要酒要菜,正在吃酒之際,天有二更,三人安歇睡覺。次日天明起來,木籠做好了,把兩個人捆好,放在木籠之內,算還了飯帳,帶官兵辭別了張國瑞,押著兩個賊人,出離了平安莊。

  這日正往前走,天有巳正,迎面來了兩個人,說:「大隊慢走,我二人來也!」馬成龍一瞧,頭前那少年人,約有二十歲,身高八尺,面如傅粉,環眉闊目,三山得配;身穿藍春綢長衫,白襪雲履,舉止端方。後跟一人,也有二十來歲,項短脖粗,面似烏金紙;身穿青綢大衫,薄底快靴,扛著個褥套,說:「馬大人慢走!」不知二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慶昇平前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