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北江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更生齋詩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更生齋詩卷第一 洪北江詩文集 更生齋詩卷第二
清 洪亮吉 撰 清 呂培 等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北江遺書本
更生齋詩卷第三

更生齋詩卷第二

               陽湖⿰氵𠔏亮吉著

 百日賜環集

庚申又四月廿七日特奉

恩命釋回感事紀

恩四首

出關無別念止有首𨚑願何期

聖人恩特敕返鄕縣將軍堦下九叩頭微臣之命天所

留上慙螟蠓下螻蟻百計無能報天地

纍臣七十人臣罪最不赦寧知未旬日先已

詔書下一人泥首百衆隨堦下戴德聲如雷命輕

恩重無所惜挺劍終南殺殘賊

虞翻作逐臣一世未賜環縱有骨肉親不敢期生還

聖恩直與天地參投𢌿有北仍歸南鵂鶹怪啼魑魅笑

此客入關眞再造

五月始生魄送者盈北關捆載戚友書代致閭里間入

關一日走一驛計到江南止三月茲還夢想所不及到

日閉門先感泣

將發伊犁留別諸同人

如天

聖主沛殊恩料理投荒未斷魂一體視猶同赤子十旬

俗已悉烏孫詎留齒髮歸銅柱西去卽鄂羅斯相傳有唐堯時銅柱上鐫寒門

二字西域人死者魂氣皆歸于此如中國之岱宗云眞戴頭顱入玉門地日荷耡

農事了築廬先署海西村

嚴鼓三聲曉漏收將軍營外引纍囚此生不料能歸骨

萬死無言祇叩頭常擬帶刀同佩犢何曾投筆學封侯

渾河橋畔春波闊一輩羈人望未休

别惠遠城

下馬步出城百步屢駐脚長刀短後衣未忍卽抛𨚫

逐客縱已歸猶念未歸客今宵路岐夢分道向南北

瑪瑙斯龍門雷行

雷欲飛出山石忽逼雷住龍神復驅石橫截雷去路龍

施水法雷火攻水影火影懸當空水火燄燭星辰宮忽

然雷奔龍亦走龍旁小龍𦊅張口奪得雷輪大如斗雷

神歸山訴失守

綏來縣

十里一戍樓無異畿緊赤山城忽橫亘云以界西北關

門白鬚吏日昨適上値椽微襄要務奸宄亦專責車旁

勤問訊藉以騐名籍其餘童僕馬無不視淸冊長吏出

郭迎吏驚竄無迹招邀驛亭坐先已具朝食官賢誠念

舊一一訊遷客不知經年來添得幾相識離家萬餘里

百事宐自適諄諄意良厚共話移晷刻客去始閉門林

陰正西直

呼圖壁

一日渡百河馬力亦已疲星光瀉空灘懸溜復四飛豈

惟乏纖鱗波急草亦稀渡旁茅屋中燈火已出扉騎馬

入𡈽城夙與仙尉期佇聽鄕井談藉以𢠢渴饑兼聞徐

南昌時同年徐大令午亦納贖將南歸先時理征衣倘得合伴歸百驛

庶不迷語盡夜已闌當窗警晨雞

二十日扺烏魯木齊那靈阿州守顧掞熊言孔徐午三

 大令頻日致餞卽席賦贈三十韵

我爲東海臣罪重謫雪嶺前行望西海祇隔八達頂聞

言潮洶洶已僃閩越艇竆商咸裹足此道實荒梗來時

冰萬丈去已孕桃杏投荒雖百日屈指萬千幸纍臣先

未到幕府業奏請

國書三百字引例悉嚴整狂愚乃至此不殺不足警

到時總統將軍已具淸字摺密奏稍蹈故輙卽一面入奏一面正法摩刀營門前到日卽

延頸鼓嚴方喚入長跪氣先屏厲語若震霆官皆上持

梃歸來荒屋下閉戶匿形影時時語僮僕恐不待朝景

皇恩實寬厚往返不俄頃倘非如天德未免汚湯鼎同

官接踵賀喜極代咽哽珍羞羅中丞陳廵撫淮方伯邀說餅

歸方伯景照微生仍懼禍觴至代以茗離城三十里馬尚不

敢騁旬時經精河庶獲𠈃要領脫身𧲣虎穴足甫踏人

自綏來以東方設郡縣與軍台稍異明明天與日再得見公等前時覆

尊罍前至此斷飮約重到乃開今此復酩酊非云肆荒宴聊記受

恩竝時徐亦奉文將歸況聞寬大詔悉欲洗尤眚昨讀 諭旨以京師甘霖

普徧并赦常所不能赦者遂令九死客一一返鄕井兵先淸隴蜀盪

滌到河潁灾黎都踊躍羣盜命合併巖廊固無論耕鑿

亦淸靜東歸理春田彌覺化日永此意告故人故人應

早省

將至滋泥泉汛雨

未來滋泥泉風色忽十丈南山靑數點龍巳抉雲上排

頭盡如瓮勢欲穿叠嶂須㬰雲腳下牧豎指所向冥濛

半犁雨谿水未及漲洶洶南溝頭牛羊尚奔放沿村拾

新麥打鼓襍俚唱車箱徐徐眠北斗挂客帳

四十里井汛

四十里井間祇有十家住十家汲井過併向麥畦注麥

肥如野菽飽食耐征戍耕餘了無事間或插桑苧遂令

半里間夾屋無襍樹南山團作障三面塞去路時有歸

墟人穿雲白如鷺

三臺夜㝛

峰巒南北途千曲天半亂霞烘馬足山程九十到未遲

覓得山村最西屋綠莎窗開波影搖酒渴我尚餐山桃

夜闌殘月僅一綫紫燕白鴿爭歸巢

未至吉木薩二里見賽神者絡繹不絕時劉二尹之芳

 亦出城相迓因作此以贈

彩旗彩勝從空墮滿屋春人賽神坐賽神已畢跨馬忙

十里紅袖沿春塘城東出城愁不及爭上城樓向西立

鐘魚聲中角聲響馬上人皆避官長

廿九日發古城廵撫伊江阿大令阮曙竝馬送至水磨

 閣茶話乃別

出城聞泉聲到閣復數里逶迤岡四面雲向水中起濛

濛萍藻綠水鳥浴未已曲處響始奔驚流出潭厎人栽

沙果好都入北窗裏板屋止兩層高瞻忽迢遞殷勤相

送客門外尚餘幾揮馬去不停林長久延企

奇臺訪同里張縣尉潮海

一刺字半滅長鬚方呶呶縣尉赤足來窺門忽呼號前

月流人來今月流人返

聖恩眞如天來去僅旦晩飯我屋正中浴我堂北箱百

斛塵土盡𨺗然餘淸涼主人雖至誠留客已不及三更

出東城持燈上車急

道白山口取小南路往哈密

一山傾欹一山斷宛轉前行入螺旋山頭雲氣復四飛

人行忽如蝨綴衣行完百里無一家荒𡧯并乏棲林鴉

黄羊上嶺客登樹相望遙遙徹天曙是夕人馬依高樹下㝛

道中遇大風避入山穴半晌乃定

白山之東絕椽瓦間有土房人亦寡雲光裹地亦裹天

風力飛人復飛馬馬驚人哭拚作泥吹至天半仍分飛

一更風頽樵者喚人落山頭馬山半

將至七箇井㝛

日脚欲下雨脚酣半嶺草色同江南山坳一道去如綫

卅里外人皆覿面霞光天半色若頳新月竟與斜陽爭


星光延回日光暝一道彩雲生斗柄


朝發七箇井雨

初陽甫出山絕壁忽挂雨馬行益奮迅踏破雲萬縷濛


濛戈壁暗行及卅里許我僕穿徑來提壺挈筐筥陰厓

巢老鶻猛志欲攫取征人思暫佇我意仍未許空翠落


不完欣同僕夫語


初四日至節節草店露㝛

新雨乍傾飛瀑溜一尺水深疲馬瘦雙鞭齊舉馬忽騰


傾刻巳過坡三層駝蹄峰前祇一家新月欲出峰攔遮

車箱兀坐夜忘永腐齒猶能截堅餅

早行四十里至一間房小憇

大風搖天山旬日不出屋茅舍縱一間寥寥雞犬足昨

宵天始霽雞犬屋頭㝛尤欣飛溜急潭水綠如玉心空

聊酌水小坐傍車軸亭午尚一程搖鞭出林曲

瞭臺三老柳行

自根及頂僅二尋老榦橫披忽千丈枝梢幸遇坡佗轉

不爾居然勢奔放驅車覓路尤盤曲騎馬入林時俯仰

風飄羊角忽迅厲枝撼SKchar巢頻震盪排空欲攫雷電影

入暝爭言鬼神狀土人所言如此淸泉竟爾流根窟飛瀑無端

挂枝上半晴半雨勢乍分一榦一枝形不讓近看十戸

民居繞遠與萬株松翠抗鍊形或是倚丹井相近有丹井

𠏉終須抉靑嶂距村十里復掉頭攔路靑䓤尚堪望

至蠍子泉雨驟大

戈壁無端雨先愁急溜衝電低偏嚇馬雲薄不藏龍躑

躅千盤磴低迷萬樹松時南山口尚在望前行及山寺剛打午

時鐘

㝛沙𬃷泉

伊犁三月三哈密六月六風日固自佳其柰客幽獨今

宵㝛沙𬃷馬病擾心曲時一馬中暑病五日不食矣揮扇急出門臨

流看飛瀑林長久延佇石喜可容足鴉巢厭人影月出

竸相逐雙燕獨有情更殘導歸㝛

余發伊犁日理事同知哈豐阿贈一白馬性極馴謹行

 扺白山改道由小南路馬忽中暑五日不食至三堡

 汛勢垂斃矣詢于逆旅主人主人以爲尚可救余卽

 留以贈之并作一詩寄意

視爾如新僕相期返故鄕艱難同所歴寒暑忽違常魂

豈招中野年疑等下殤頻行亦何意偏一傍車箱

自三堡至頭堡一路見刈麥者不絕多回部所種土人呼回部爲纒頭

三堡至頭堡畝畝麥新刈咸攜薄笨車往返數難記伊

吾節候晩已及三夏季纒頭何辛勤風雨所不避全家

挈筐榼兒女在旁戲一歳祇一收倉箱已云僃竆荒無

天時祇復收地利今看戈壁外沃壤𢉙無弃尚書膺大

任本裕經國計時覺羅長麟爲甘陜總督秦隴多流民移來就邊地

邪敎近又滋擾秦隴一帶并𦊅至靜寧安定間

扺哈密日誠毅伯伍彌烏遜招飯署東蔬香圃

屋中書繞屋堂下水周堂淸絕無餘事時聞薜荔香

昔聞東陵侯今見安山伯皆種五色瓜偏能餉行客

蔬圃雖一隅百種花皆具成團胡蝶來成團胡蝶去

相公眞藎臣侯爲大學士伍彌泰子司馬習邊事哈密土魯番十

年勞卧治

長流水題壁

短流頭長流頭長流水流不休黃蘆𨵿格子墩二百里

無軍屯黃塵燒赤日炙聲如雷裂山石

自哈密至苦水鋪作

兩車一馬裝亦華後乗滿載敦煌瓜一旬戈壁苦無食

幸與瓜時適相値日昨長流河今日苦水泉不復置茗

椀惟應進瓜盤兩旬遙遙入關口縱剩數瓜當亦朽卽

以車藏酒泉酒

十三夜三鼓扺星星峽

天上星白暟暟地上星黑纍纍星星峽中十五夜天星

地星光激射一屋皆支一星罅須臾天晦地忽明地星

𨚫比天星靑北斗黯黯雞初鳴聲三號眠一眨炎炎火

星星峽

月夜自馬連井至大泉

入夜程偏好微茫大小泉SKchar巢雲外𦊅馬影月中圓達

板驚斜下征車偶倒懸林稍瞭房近巳有角聲傳

度赤金峽

茲山多赤雲石石悉靈異冥濛當月午寶氣燭天地丹

砂亘南北碧澗分巨細絕頂闢石房玲瓏逼天際靑羊

及馴SKchar一一向空睇稍南盤一徑石古路如砌森森女

媧廟客戶竸私祭兒童聚鄕塾師出盡兒戲黯黯神燭

昬脂車作行計回坡何襍沓足滑沙石膩出峽月已高

驚聞鼓聲沸是夕村人賽神

入嘉峪關

瀚海亦巳竆關門忽高矗風沙東南驅到此勢已縮候

門餘數騎駿足植如木風遞管鑰聲巖扃忽然拓城垣

金碧麗始見瓦作屋羌回分畛域中外此樞軸曉日上

北樓長城莽遙矚平衢馳若砥雪嶺俯如伏天形界西

域地勢極南服數折向郭東泉淸手堪掬尤慙關令尹

來往餉芻牧駐馬官道旁生還慶僮僕

示關吏

詔許南回理釣磯寄聲關吏莫訶幾書生萬里歸裝內

添得長刀短後衣

涼州城南與天山別放歌

去亦一萬里來亦一萬里石交止有祁連山相送遙遙

不能已昨年荷戈來行自天山頭天山送我出關去直

至瀚海道盡黃河流今年

賜敕回發自天山尾天山送我復入關𨚫駐姑臧城南

白雲裏天山之長亦如天日月出没相回環朝依山行

𦱤山㝛萬里不越山之彎松明照徹伊吾左隆冬遠藉

天山火安西雨汗揮不停酷暑復賴天山冰天山天山

與我有夙因怪厎昔昔飛夢曾相親但不知千松萬松

誰一樹是我當時置身處茲來天山樓欲與天山别天

山黯黯色亦愁六月猶飛古時雪古時雪著今楊柳雪

色迷人滯杯酒明朝北山之北望南山我欲客夢飛去

仍飛還

古浪縣七夕

古浪縣邊逢七夕天河橋外說雙星夜深偶憶小兒女


遮夢遠山無數靑

昨來三伏差快意飽啖甘瓜過肅州留得一枚如碩果


夜涼聊與薦牽牛


過枝陽渡

危樓在天上天半一橋橫淸絕枝陽渡平番只半程

水如天上來欲冒四山出四山如覆釡東北口微缺


自武勝驛扺平番

萬重山險忽已收又轉百曲羊腸溝前行正愁途愈窄

對面乃復來車牛馬行攢蹄牛怒目百計方能挽牛足

牛人咨嗟馬夫歎半日誤程時已宴南行噪SKchar北喚鳩

睛雨亦如風馬牛

客歲在請室中崔大令景儼頻入問訊就道時又送我

 獨遠今歲余奉

 恩命釋回大令適官蘭州先飛札道中急待把晤因

 率占一律以寄

纔辭獄吏仍低首乍見交親卽解顏杜甫預悲成死別

虞翻偏幸得生還含辛客路犇馳速旁午軍情措置艱

崔時理軍需總局爲我急沽桒落酒與君先話祝期山祝期山卽火燄

十五日過車道嶺時尚留一巨瓜因分餉僮僕及同行

 伴侶并以瓜皮飼馬

西域餘一瓜剖餉及童馭瓜皮兼飼馬人畜皆悅豫

征車方下嶺雲已没車轍風向西北來天空雨絲白

荅楊文學棽

我前訪子梁溪北鯉魚如龍相對食昨君覓我黃河邊

北風如虎吹出關出關入關止三月意外訪君君不測

君前寄我詩一篇令我回環誦難綴君今五十道在躳

遊歴幕府寧終竆布衣欲作車丞相文敎先布船司空

我今欲行爲子留攜手且上黃河樓黃河洶洶欲歸海

我屬河流少相待海上先人敝廬在

七月杪道出西安費大令濬邀集同里二十餘人宴我

 于署齋之海棠小舫卽席賦謝

短衣昨日過咸陽故舊都憐鬢髮蒼赤汗馬驚來異域

余乗一大宛馬入關是日贈莊刺史炘素心人喜盡同鄕蓴羮鱸膾秋皆

是日𩜹皆鄕味雪窖冰天夢未忘蘇武廿年臣百日坐中客以蘇武

牧羊圖見贈

恩眞欲罄千觴

八月十五夜中牟旅次邀李廵檢宐春及逆旅主人共

 飮待月作李自甘肅解餉回

居然一斗鄭州酒復有雙尾滎陽魚秣陵醉尉興不淺

逆旅主者言非迂秋花叢叢入檐𨻶睂上都飛一輪月

回汀風勢疾轉徐出水月光凹復𦊅酒行千廵客將起

頭上玉簫吹不已主人長嘯客亦呼秋燕驚飛鵲巢裏

官漏亦已絕車鐸又復喧明晨醉眼上鐵塔飽看萬筆

揮如椽時値秋試

十六日扺祥符與蔣表弟靑曜話舊

十年又向祥符過把臂故人無一個祇餘髯蔣住北頭

貧病亦憐豪氣挫我行萬里歴七州腹痛屢過元規樓

昔遊西安開封皆依畢尚書節署主人蛻去巢已毁我正荷㦸天西頭

前游轉悔耽書誤風月梁園等閑度嚴

𣈆𣹢約客頻只我書堂日扃戶此時豪興忽復來無意更

上城南臺土街嘈襍棚巷窄且擇𨻶地同徘回三更開

筵四更歇望後淸涼一輪月與君歴落論盛衰逐客亦

厭遊天涯

十八日杞縣東郭阻雨

兩日兩夕秋雨大杞縣東頭不能過疲驘顚蹶泥土中

油衣不完油轎破水深一尺村農喜東陌西阡麥苗起

鄙人拚得三日留只恐灌頂黄河流

商丘作

三日愁霖大黄河欲倒流魚蝦成水市鵞鴨占城樓久

戍兵纔返時守兵半隨巡撫守盧氏經時麥未收儒生半投筆土人云今

歲應試者最少爭欲事兜牟

廿三日將至江南境大雨

堪憐海西客纔聽江南雨迢迢萬里來海西十日五雨

行何稽八窗檐漏無時歇寒甚燭光靑欲裂愁中淮岸

三尺風夢裏天山萬年雪

過㝛州

鵓鴣聲裏轉西風秋色江南倍不同夢醒鄕心覺棖觸

瓜花黃過㝛州東

㝛州東阻雨

州南飛鷺絲州北富葑草茫茫葑草高逾屋白鷺絲多

部民少州城正當決口衝三板不没天回風扶攜老幼

向何處江北民戶逃江東高田出水曾無幾𨚫慮河流

更東徙河魚驕盛不畏人白日城墻曝腮尾東西路斷

已經月門外水泥皆尺一投荒客到且不愁飽飯魚蝦

待晴日

道中無事偶作論詩截句二十首

偶然落墨竝天眞前有寧人後野人金石氣同薑桂氣

始知天壤兩遺民

早年壇坫各相期江左三家識力齊山上蘼蕪時感泣

息夫人勝夏王姬謂呉祭酒偉業爲江左三家之一

筆厎居然絕點塵卅年大雅藉扶輪爭傳北宋南施好

恰與邊徐作替人

蠶尾山人絕世姿聆音先巳辨妍媸何應一代才名盛

只辦唐臨𣈆帖詩王尙書士正

藥亭獨漉許相參唫苦時同佛一龕尚得昔賢雄直

嶺南猶似勝江南

只辦人間時世粧名姝未稱古衣裳查編修愼行不凡作事

惟龍子拍手先驚斛律光陳檢討惟崧

校刊存疑信可嗤近人刻吳天章集于一字二字同异皆注存疑後先相距不

多時名家往往無全集嬴得人傳𨕖本詩謂吳雯康乃心等

窘于篇幅師王孟略具才情仿陸蘇學古未成留僞體

半生益覺賞心孤

晚宗北宋幼初唐不及詞名獨擅場辛苦謝家雙燕子

一生何事傍門墻朱檢討彛尊

茶烟縷縷出山厨遼左名家竝不如一事枉抛心力苦

欲將尚史比藏書豸靑山人李鍇

長慶老郎人不識開元宰相帝先知試看甲秀樓頭句

不愧名同諸葛祠鄂文端爾泰有紀功鐵柱在貴陽府南門外其旁有祠傍諸葛忠武享堂

亦名丞相祠堂

近來浙派入人探樊榭家家欲鑄金何似耕餘老居士

百篇猶有古遺音謂鄭孝廉世元著有耕餘集

遊戲詩應歸苦海性靈句實逼香山同時老輩猶難及

只許錢程伯仲間袁大令枚錢侍郎載程編修𣈆芳

四十九年前一日世間原未有斯人此二句阿文成桂五十自壽詩

公奇句誰能敵祇覺英雄面目眞

雲谿南北兩詩人黃景仁追楊起文不以烟霞葢𬖂笏

尚書亦足張吾軍錢文敏維城

鬼簿𮅕經雖作俑王楊盧駱信難訶近來海內詩家少

一半人誇記誦多

氣粗語大定何如百輩先慚筆力輸各有醇疵不相掩

弇山前後兩尚書謂畢宮𠈃詩集才氣横逸絕似前明王尚書世貞

虞山文筆比詩工邵編修齊燾一卷齊梁體格同贊善鄭贊善虎

學韓王王方伯大岳學杜愛才兼有古人風

描頭畫足高東井高孝廉文照盪魄回腸瞿叔遊瞿主簿華都遜

上虞張處士毎誇醉刎月氐頭張處士鳳翔上三人皆同余在安徽學使朱學

士筠署內張有詠西瓜燈詩內一聯云藍團盧𣏌臉醉刎月氐頭

祇覺時流好尚偏并將考證入詩篇美人香艸都删𨚫

長短皆摩擊壤編

將至固鎭

平岡方縱眺烟水忽無涯一道黃蘆港都成白鷺家竹

房經雨壞漁網帶風斜問路偏難準蒼茫十里賒

過臨淮關憶亡友黃二景仁

及到淮南路尋思三十年夜窗書共讀吟舫客如仙癖

更誰能解貧仍不受憐傷心黃叔度泉下巳高眠

過滁州憶亡友朱訓導沛

所交盈海內誰可作人師只有朱居士無慙元紫芝百

篇于道近七十入官遲腸斷西岡路瀕行手重持

自浦口放舟至觀音門

且展蓬窗緩舉杯蒲帆百尺水鳴雷不妨東海波臣笑

逐客新從西海來

燕子磯守風

陸程何其長一百二十日方買一葉舟風急檣又折空

灘一步不可移烏鵲亦向西南飛蘆花白處雲氣黑坐

看日腳平沈西逐臣自分干天譴萬死南回尚難免何

堪十日五駐程風伯雨師頻致餞柁樓攤書讀不休飽

飯更上空王樓浮生過眼行可歎沿江纍纍石俱爛

抵家

鄰舍墻頭望親朋戶外呼生還亦何樂聊足慰妻孥

雪窖冰天歸戍客瓊樓玉宇謫仙人生還檢點從前事

五十年如夢裏身

趙兵備翼以長篇題余出塞詩後報謝二首

四岳三塗力不支避公海外去吟詩惟餘日月同中土

不覺鴻濛是昔時山鬼慣覘人動息天龍爭共馬奔馳

歸裝正苦無奇句辜負先生弁首詞

老結雲谿𡧯莫鄰詞場宦局幾番新七千里外尋陳語

君前任貴西兵備及余視學此省已距二十年尚于行部時見君吟詠十四科中認後塵

雪舫正堪談往事雲山難得共閑身玉堂此度眞天上

公作邊臣我逐臣

 附原贈作             趙 翼

 人間第一最奇景必待第一奇才領渾沌倘無人可

鑿不妨終古懵不醒中原一片好景光發泄巳盡周

漢唐所未泄者蠻獠窟天遣李白流夜郎又敎子曕

 渡瓊海總爲𠌯昧開天荒伊犁城在西北極比似炎

 徼更遠僻烏孫故地羶裘鄕睢呿何曾讀倉頡近年

 始入坤輿圖去者無非罪人謫一聞嚴譴當出關如

 赴鬼門淚流赤豈知天固不輕與若輩紛紛何足數

 要等風騷絕代人來絢鴻濛舊風土稚存先生今李

 蘇狂言應受攖鱗誅𤍠鐵在頸赦不殺廣柳車送充

 囚徒天公見之拍手笑待子久矣子𦆵到鍾儀故是

 操南音斛律何妨歌北調從此天山雪嶺間神馬尻

 輿恣吟眺

 國家開疆萬餘里竟似爲君拓詩料卽今一卷荷戈

 詩巳如禹鼎鑄魅魑狂風捲石落半嶺堅冰鑿梯通

 九逵人驚鵰撲抱頭竄雷怯龍門飛輪馳生羌變驢

 或剩腿降夷化魚皆遊屍皆詩中所記隨手拈作錦囊句

 諾臯狹陋寧須支翻嫌

 賜環太草草令威百日歸華表倘更留君一二年北

 荒經定增搜考憶君唯恐君歸遲愛君轉恨君歸早

歸里後案頭見友人問訊書積已盈寸作此奉答

南歸眞復對妻孥更訪黃公舊酒壚絕域先傳𢌿𧲣虎

故鄕曾否見鴟鴸山海經鴟鴸見城郭則其國有放士傷離罷種文無草

避毒誰攜押不蘆時有友人索阿魏等藥故及之好語海濱垂釣侶鮫

人休更淚成珠

余文學SKchar畫山水竹石幅見貽作此報謝

千山萬山客始還無夢不與山相關忽然一客欵門至

贈我百只山彎環危墻陰陰日光縮復有三竿五竿竹

故人此意良獨殷以竹以山娛𡧯莫故人昔日知名早

下筆萬言超意表賣文不活方賣畫賣畫纔SKchar一家飽

憶君更憶君茅堂亦有怪石兼修篁茅堂東邊襍雲樹

我昔曾從畫中住腹痛鄭公門外路君尊人余受經師也

答友人問近狀三首

自從伊江歸閉戶不敢出惜無先世田可以給晨夕中

年一哀樂并力事𢰅述茅廬枕江汜日起掃一室蕭閒

無客至時復理卷帙𢉙幾能傭書八口仰以活

一兒初計偕一兒未離塾呼僮拾墮薪𢉙可佐宵讀其

餘孫與子襁褓尚善哭梨桃雖未競時欲索饘粥昨來

山中友約我種黃獨善卷山地美歲歲少荒熟吾將攜

長鑱畢命此山谷

昨來方閒居老僕忽窺牖貽我尺素書言來自江口側

聞雲霄客念及耕釣叟飢寒門內事詎足累交友幸茲

中歲後神智未衰醜奇書倘編校事或需下走吾雖乏

三長一得𢉙時有囊錢與束脯計功良可受

立春前一日出郊訪迎春堂故址因遇園叟均祥話舊

 均祥余乳媪子

四十一年上衰翁挈冢孫來從太平寺閒訪小東門野

鳥顔寧識堂獅劣尚存惟應灌園叟猶認乍歸魂

兕觥還趙歌爲趙大令貴覽賦

神廟嗣立當冲年方禮師傅開經筵忽然宰相報父死

據政乃不思歸田編修吳中行檢討趙用賢詞垣本乏

諫諍責抗疏反在臺臣先二公不死實天幸血肉狼籍

彤廷前此時英英許文穆獨執兕觥行且哭同官餞别

事亦常正氣稜稜挽朝𡱈君不見救朱雲辛慶忌救陽

城張萬福武臣何忠諄文臣反瑟縮差強人意惟許公

稍爲儒生洗慙辱此觥閱歲二百餘如璧歸趙盟無渝

我作兕觥歌淚若綆貫珠忤宰相者罪瀕死忤

聖主者當何如始知吾

皇聖德古所無歐刀在頸赦不誅僅使萬里行長途樞

庭昨忽下急符絕域已把流人呼小臣萬死不蔽辜乃

復荷此天高地厚

恩施殊我欲借兕觥獻觴于

九重并爲千古萬古臣子勸曷不肝腦塗地歸命于蒼

穹君不見以今視昔何不同堯舜之主臣偏逢漢文宋

哲尚爾遠不及何況明代末葉之神宗嗚呼曷不肝腦

塗地歸命于蒼穹

劉舍人召揚自山左寄示潘文學夢陽驛柳詩四首并

 約同作因悤猝賦此卽寄文學

萬緣濛濛夾去津鞭絲影裏柳絲勻何曾背綰千回別

只解平飛十丈塵地近紅心愁戍馬天留靑眼閱勞人

春明門外重分手一度相看一愴神

半生蹤跡共榮枯記得迢遙往事無李白舊曾傷遠道

楊朱今與泣岐途秋期黯黯金風透春路茫茫玉雪鋪

擬向下河亭長說流年眞欲冩成圖

憶共柔條賦遠征出門西望逈含情萬株密䕃長楊館

一逕斜穿細柳營馳道舊聞通候火捷書先喜報銷兵

風光畢竟秦中好走馬來聽谷口鶯

和烟和雨一絲絲三復君家憔悴詞絕憶戍樓勞遠望

前歲余遣戍時君適在都下送我獨遠并傾囊中𧚌相贈別幾曾驛使寄相思愁生

王粲南登道君時卽南歸話到桓公北伐時惆悵玉門千萬

里含情頻折最高枝

小除日卷施閣祭詩作

不意茅齋內居然拓八窗源曾探西海派尚憶長江逐

客形非獨寒梅影亦雙百壺聊自慰淺醉對銀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