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海國圖志
卷十二
卷十三 

◎東南洋(海島之國。原無今補)[编辑]

○荷蘭所屬(婆羅、浡泥、爪哇)大島(相近之地問島、崦門島附載此內。原本無,今補)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婆羅島,北極出地,自五度半,至南極四度半,偏東自一百零九度,至一百十八度。廣袤方圓七十八萬七千方里。內有廣湖林樹,產金沙、錫、紅鉛、金鋼石、沙藤、胡椒、蘇木。沿海居民,乃蕪來由蕪吉等族類。搭草寮,土蠻食人之肉。若要娶女,預先埋伏,私殺鄰鄉人等,將首獻新婦而後行房。各鄉里常互相抱恨報仇,雖此等狠心,卻與外國交接溫良也。漢人自古以來,與此洲交易。嘉應州人進山開礦,穿山開道,自立國家。擇其長老者,稱為公司,限一年二年辦國政。每年廣州、潮州,船數隻到港,開行貿易。其西邊則荷蘭國人開港口,在三入、本田、萬執、馬生等處。但因島之大半曠野,並無田畝,海賊劫掠,生意微矣。

西裏百島,在婆羅東。沿海港汊,形勢古怪。北極出地,自一度四十分,至南極五度三十分。偏東自一百十九度,至一百二十五度。廣袤方圓,二十二萬五千方里。產珈琲、蘇木、燕窩、海參、玳瑁等貨。其居民勤勞織布,駛船四方,其名稱曰蕪吉,曰蕪來由。常帶短刀,猛心報仇。內地惟務耕田,不肯出外。此地國君不自主,待居民集會,公舉為王。荷蘭國南北開港口,南曰馬甲撒,北稱馬多,築炮台,調防兵。

巴布亞在西東,因內地土蠻無交通之理,尚未識此島。居民異類不同,尚有黑面之人,帶有騶卷頭發,亦有如蕪來由之族,狡戾巧詐。樹高林叢,物產不多。其地雖廣,未知其形勢。道光十三年,荷蘭開港,而調兵守地,自此以後,商船來往不絕。

陳倫炯《海國聞見錄》曰:由呂宋正南而視,有一大山,名息利大山。山之東為蘇祿,西鄰吉裏門,又沿西文萊,即古婆羅國,再繞西朱葛礁喇。大山之正南為馬神。其山之廣大長短,莫能度測。山中人跡不到,產野獸,亦莫能名。蘇祿、吉裏門、文萊三國,皆從呂宋之南分籌。而朱葛礁喇,必從粵南之七洲洋,過昆侖、茶盤,向東而至朱葛礁喇,一百八十八更。馬神亦從七洲洋、茶盤、葛剌巴而往,水程三百四十更。廈門由呂宋至蘇祿,水程不過一百一十更,共在一山南北,遠近相去懸殊矣。又隔東海一帶,為芒佳瑟大山。由馬神至芒佳瑟,水程二十七更。復繞而之東,即係丁機宜。東北係萬老高,而蘇祿、吉裏門、文萊、朱葛礁喇,總名蕪來由繞阿番。性喜銅鉦,器皿皆銅,沿溪箬屋為居,俗甚陋。身不離刃,精於標槍,見血即斃。以采色布帛成幅衣身。經商其地,往來乘小舟,夥眾持利器相隨。產珍珠、冰片、玳瑁、海參、燕窩、烏木、降香、海菜、藤等類。而馬神番尤狡獪,紅毛人曾據其港口,欲踞其地,番畏火炮,避入山。用毒草浸上流,紅毛被毒,皆棄去。產鋼鑽、胡椒、檀香、降香、料藤、豆蔻、冰片、鉛、錫、燕窩、翠羽海參等類。鑽有五色金,黑紅者為貴,置之暮夜密室,光能透徹,投之爛泥汙中,上幔青布,其光透出者。每棋子大,值價十萬餘兩,西洋人購為至寶。呂宋至吉裏門三十九更,至文萊四十二更,此皆東南洋番國。而朱葛礁喇、馬神,皆非呂宋水程,應入南洋各國。因同蘇祿、文萊南北大山,是以彙載東南洋,俾覽者識其形勢焉。

謝清高《海錄》:古達國,疑即古誌所稱爪哇也。在尖筆蘭山東南海中,別起一大山,迤邐東南,長數千里,十數國環據之。或謂之息利大山。此其西北一國也。由尖筆蘭東南行順風,約二三日可到王居埔頭,有荷蘭番鎮守。由埔頭買小舟,沿西北海順風,約一日到山狗灣,為粵人貿易耕種之所。由此登陸,東南行一日入山,其山皆產金,而息利山金為佳,皆古達所轄地。

又曰巴薩國,一名南巴哇,在古達東南沿海,順風約日餘可到。地不產金,中國人居此者,唯以耕種為生。所轄地有名松柏港者,產沙藤極佳,亦有荷蘭鎮守。

又曰昆甸國,在巴薩東南沿海,順風約日餘可到。海口有荷蘭番鎮守,洋船俱灣泊於此。由此買小舟入內港,行五里許,分為南北二河。國王都其中。由北河東北行約一日,至萬喇港口。萬喇水自東南來會之。又行一日,至東萬力,其東北數十里,為沙喇蠻,皆華人淘金之所。乾隆中,有粵人羅芳伯者,貿易於此,豪俠善技擊,頗得眾心,時土番竊發,商賈不安,芳伯屢率眾平之。又鱷魚為害,芳伯為壇於海旁,陳列犧牲,取韓昌黎祭文,宣讀而焚之,鱷魚遁去。華人敬畏,尊為客長,死而祀之,至今血食不衰。

又曰萬喇國,在昆甸東山中。由昆甸北河入萬喇港口,舟行八九日可至。山多鑽石,亦有荷蘭番鎮守。

又曰戴燕國,在昆甸東南。由昆甸南河向東南溯洄而上約七八日,至雙文肚,即戴燕所轄地。又行數日,至國都。乾隆末,國王暴亂,粵人吳元盛,因民怨而殺之。國人奉以為主,華夷皆取決焉。元盛死,子幼,妻襲其位,至今猶存。

又曰卸敖國,在戴燕東南。由戴燕內河逆流而上,約七八日可至。

又曰新當國,在卸敖東南。由卸敖至此,亦由內河行,約五六日程。聞由此再上,將至息力山頂。有野人,皆鳥首人身云。自戴燕至山頂,皆產金。山愈高,金亦愈佳。特道遠罕至,故其金歲不多得。自古達至萬喇,連山相屬,陸路通行。閩粵人流寓淘金沙、鑽石及貿易耕種者,常有數萬。戴燕、卸敖、新當各國,亦有數百人,皆任意往來,不分疆域。唯視本年所居何處,則將應納丁口稅餉,交該處客長,轉輸荷蘭而已。其洋船凳頭金,亦荷蘭征收。本國王祗聽荷蘭給發,不敢私征客商也。華人居此多娶妻生子,傳至數世。婦女不知廉恥,唯衣服飲食稍學中國雲。土番皆無來由種類,奉回教,禮拜誦經,約束女子極嚴。出海貿易,必盡載資財而行,妻妾子女在家,止少留糧食而已。船回則使人告知其家,必其妻親到船接引然後回。否則以為妻妾棄之,即復張帆而去,終身不歸矣。所穿沙即水幔,貧者以布,富者則用中國絲綢織為文彩,以精細單薄為貴。王女不下嫁臣庶,唯同族相為婚。其民尚利好殺,雖國王亦嚐南塘一出,王薨則以布束屍棺,擇地為園陵,以得水為吉,不封不樹。山中犭黎子極盛,唯各據一方,不敢逾越,稍有遷徙,輒相殘滅。故雖強盛,而見無來由荷蘭及中華人,皆畏懼不敢與爭,恐大兵動,無所逃遁也。中華人初到彼,所娶妻妾皆犭黎子女,其後生齒日繁,始自相婚配,鮮有妻犭黎女者矣。犭黎性尤凶暴,喜殺得首級,則歸懸諸門,以多為能。各國俱產冰片、燕窩、沙藤、香木、胡椒、椰子、藤席。

又曰馬神,在昆甸南少東,由昆甸沿海順風東南行,約二日經戴燕國境,又行二三日到此。疆域風俗,與上略同。土產鑽石、金、藤席、香木、豆蔻、冰片、海參、佳紋席、猩猩,藤席極佳。鑽石即金剛沙,產此山者色多白,產亞咩裏隔者色具五采,大者雖黑夜置之密室,光能透徹。諸番皆寶之,一顆有值白金十餘萬兩者。西洋人得極大者,奉為至寶,雖竭資購之不惜也。小者則以為鑽,用治玉石玻璃,堅無不破,獨畏羚羊角雲。山中有異獸,不知其名,狀似猴,見人則自掩其面,或以沙土自壅。

又曰蔣裏悶(讀去聲),在馬神東南,沿海順風約二日可到。疆域稍狹,風俗土產,與鄰國同(案:此即吉利門也)

又曰三巴郎國,在蔣裏悶南少東,海道順風約二三日可到。疆域頗大,閩粵人至此者亦多,土產沉香、海參、沙藤、燕窩、蜜臘、冰片、菸。以上三國,皆無來由種類,為荷蘭所轄,即在葛喇巴東北。

又曰麻黎國,在三巴郎東南,疆域同三巴郎。沿海順風,約四五日可到。土番名耀亞,人多貧窮,而甚勤儉。風俗淳厚,異於無來由。男女俱穿彩衣,無鈕以繩束之,下體不穿褲,圍以長幅布,男戴帽平頂,女人髻盤於左。喜采各花,以線穿係於頸,如掛珠狀。死則葬於土,無棺槨,每歲迎神賽會,舉國若狂。剪紙為儀仗,送至水邊,盡棄之,急趨而散不知其何為也。娶妻亦童養,夫死不再嫁。年少者居夫,喪亦穿吉服。至二十五歲,然後鬄發而居。二十五歲而後,寡者當時即鬄發。既鬄發,出必以布蒙其頭。衣不加彩,有犯奸者事覺,則眾人帶至廟中,戒飭之。以水灑其面,謂之洗罪,與明呀裏俗略同。國王居山中。土產珍珠、海參、燕窩、魚翅、沙藤、胡椒、沉香、冰片。

又曰茫加薩,在麻黎東南沿海約四五日可到,亦耀亞種類,疆域風俗土產,均與麻黎略同。二國俱用中國錢,曆代製錢,俱有存者。

又曰細利窪,在茫加薩東南。由海道約行二三日可到。沿海土番,為無來由種類。內山土番,為耀亞種類。耀亞王所居,山名伯數奇。風俗各從其類,皆歸荷蘭管轄。三國亦與噶喇巴鄰近,其貨物多歸葛剌巴售賣。自古達至此,同據息力大出。西南半面而各分港門,其港皆口西向。

又曰文來國,在細利窪西北,由細利窪東南,入小港向西北行,順風約五六日可至。由地問北行,順風七八日可至。幅員甚長,中多亂山。絕無人居,奇禽野獸,莫能名狀。土番亦無來由種類,喜中國布帛,土產燕窩、冰片、沙藤、胡椒。

又曰蘇祿國,在文來北少西,舟由文來小港,順東南風約七八日可至。風俗土產與文來同,貨物多運往昆甸馬神售賣,二國同據息利大山。東北半面山中,絕巘崇岩,荊榛充塞。重以野番占據,不容假道。故與西南諸國,陸路不通。船由廣東往者,出萬山後向東南行,經東沙,過小呂宋,又南行即至蘇祿海口,由古達往,則須向東南行,至細利窪入小港,轉西北沿山行,經文來,然後可至其國。西北大海,多亂石,洪濤澎湃,故雖與古達比鄰,舟楫亦不通也。

《海島逸志》曰:海上之虹,遠者只見其半如常也,近者竟如環無端矣。余初聞之巴人云,吉理門之電青而不紅,余未之信。及往馬辰,道經吉理門,是晚有電,果不紅而深青,其光散漫無條緒。東坡云,天下奇觀到海盡,信哉是言也(源案:往馬辰道經吉理門,即《海錄》所謂蔣裏悶,在馬神東南也。《海國聞見錄》言蘇祿、吉利門等國相連,確鑿可證。吉理門在婆羅島,而元兵往爪哇,師次吉裏門者,必非葛留巴之小爪哇矣)

《地理備考》曰:婆羅島又名文萊,在南洋之西,緯度自北七度起,至南四度二十分止,經度自東一百零六度四十分起,至一百十六度四十三分止。長約二千九百里,寬約二千五百里,地面積方四十萬里,煙戶約三兆餘口。重岡疊嶺,迤邐延袤,火山不一,地震時作。地氣各殊,穀果豐登,禽獸蕃衍。土產金、銅、鐵、錫、鉛、鹽、鑽石、珍珠、檀香、甘蔗、胡椒、鮮薑、豆蔻、丁香、棉花、樟腦、木料等物。島中外人罕到,迄今尚未詳悉。海濱地勢廣闊,人煙紛繁,通島分而為三。一屬賀蘭國兼攝,一歸蘇錄王兼攝,一不受別國管轄。其屬賀蘭國兼攝者,分為二大部。一名西部內地,曰三巴斯,曰蒙巴瓦,曰崩的亞那,曰蘭達,曰疊古,曰星邦,曰馬丹,曰岡達瓦安。一名東部內地,曰哥麻厄,曰邦不安,曰忙達瓦,曰大達亞哥,曰小達亞哥,曰邦日爾,曰達那勞。此外內地尚有數名,曰達打斯,曰馬爾達不拉,曰加郎音當,曰都古加囊,曰都古齊利,曰都遜。至東北一帶地方,仍歸蘇錄王兼攝。其通商衝繁之地,曰馬盧都,曰巴義丹,曰阿白,曰達拉般。其不受別國管轄者數國,大者曰婆羅,曰巴昔爾,曰哥的,曰蘇錄,曰比亞如。

島之四面,小島臚列。大者曰那都納,曰阿難巴,曰加裏馬達,皆在西方。曰索倫波,曰不魯勞,皆在南方。曰馬拉都拉,在東方。曰加加言,又名若羅,曰巴郎般,皆在北方。《每月統紀傳》曰:波羅為諸島之至大,長二千二百五十里,闊一千八百六十里。其山內有大湖,並多江溝渠。沆茫山林,其木可造船建屋。產物又繁盛,胡椒、檀香、安息香、冰片、燕窩、海參、烏木藤、金沙、鉛、錫、窩宅、金剛寶石。除山內之土蠻,食人肉,飲人血,不守五倫,其海濱居民,是武吉兼馬萊酉,則漸知教化矣。武吉者,遍往各國,覓利勤勞。其馬萊酉,良者懈惰,惡者為海賊。各族各黨各州,有其頭目。頭目各遵土君之命,時相鬥戰,九死一生。荷蘭已久開新蕃地,建炮台城池。南方是馬神,西方是阿內三瓦城等。但只管海邊,不及山內。廣東幾萬人往此湖之阿內地方,開金山,探金沙。因恐土番之狠,設族黨頭目如土酋,管治其民。每年有廣東一二船隻,往其洲貿易發財。唐人若肯開此大洲之荒地,而總統之,其利益甚大。蓋波羅洲比台灣山十分更貴,不但出白糖,米穀等貨甚足,且具各等寶貝。如許大地方,可養幾百萬饑民。運出貨物,利及國家。

《每月統紀傳》曰:近呂宋之蘇錄嶼小有巉岩之嶺,其極南為石崎山、犀角、嶼、珠池,其土產為珍珠、玳瑁、蓽茇、蘇木、豆蔻、鸚鵡、降香類。因島嶼繞環,海內有珍珠,商船至彼,其土番探珠,獲小者不計外,獲巨珠則十倍。福建人多住生理,土番為回回,與婆羅洲芒佳瑟民結友為海賊。除非呂宋兵船,無人管束之。永樂十五年間,其國王率妻子朝貢中國。雍正六年間,公使至閩貢獻。呂宋兵帥攻伐其嶼二次,不能服之。此與婆羅洲中之蘇祿地,皆蘇祿國王所轄。雖不同島,而非二國也。

《每月統紀傳》曰:芒佳瑟洲之形勢,嶇欽廉嶮,環去繞來。一帶遠視,若鋸齒無數。海港內地之山嶺,不勝數也。其山之廣大長短,莫能測度,亦有火山,亦有金山,亦有硫磺山。其產物玳瑁、海參、燕窩、烏木、蘇木、降香、海菜、藤類、丁香、豆蔻、綿花、金等貨。山內有樹,名烏杷葉,枝包甚毒,故土番浸矢,致害死敵。天氣比廣東更熱,其土番有回王管之,皆回回之教。惟在山內有拜太陽之人,南方有五坭國,在海濱,是土番所管並荷蘭屬轄之地方。向北名馬那土,向南名馬甲颯,無甚土產。

《外國史略》曰:婆羅島,最廣之島也。北極出地五度及南極四度半。原名曰古曼坦,長二千五百里,闊千有百六十里。其內地未及深入,故未能知其底裏。惟海濱之埠,荷蘭人所開者。在西北兩海邊,蕪萊由民遷此地搭棚,藏匿海盜者。在東邊,於布吉開埠貿易。其奴卷髪黑面,皆未向化之族類也。古今唐人萃焉。廣東嘉應州人最多,或開肆,或采金沙,或販錫藤、胡椒、烏木。別有一族,專以漁為業。居民甚罕,共計不過四百萬而已。內地多高山,每年掘金沙者二十萬人。所掘金沙約十萬兩有餘,每月一人出金一兩有餘,其中漢人自立長領,不服他國。亦有大富建廣屋者,亦有務農者。內河產金剛鑽石及他寶玉,一塊價值三十萬兩,為列西國所貴。亦產紅鉛、珍珠、海參。獸則有象、兕、豹、野豬、牛,其居民養水牛豬等畜山中。有冰片、桂皮。

土蠻之中,多蕪萊由族代之耕作,頗安分。但激其性則猛如虎,常殺人取首,掛之頸上以為號,否則無與婚焉。各族互為仇敵,惟他押族力於耕,樸實不詐。蕪萊由土君駐邑曰埔尼,前數年,以其所屬地撒拉挖給英人,英國封之為君。教設律例,彈遏海盜,釋放他押奴,可謂賢君矣。後嗣無道,私殺其善臣。英人怒討之,且盡力殄滅海盜。

荷蘭國之埠共三所,南曰班熱馬星,西曰三巴,曰本地亞納。貿易皆不甚大,昔時英國人,亦於此間開埠,後復失之。旋復開埠於西北邊拉布安島,與中國火輪船往來貿易。雖產石炭,其嶼尚荒蕪。近婆羅島,最著名者曰蘇祿洲,共六十里,北極出六度,偏東百二十度。以婆羅為東北向,與中國通商,亦入貢。所居多漢人,廣開懇。出蠟、玳瑁、穀、雲母殼、珍珠,每年值銀二萬五千兩。海菜、桂皮、冰片、烏木、胡椒、沙藤、香料等貨。其土民各異,與蕪來由悉崇回回教,與附近各島通商。此時絕西洋甲板船之貿易,居民悉海盜,為商船害。尤與呂宋是班牙國為仇,二國調兵船以討之。

《外國史略》曰:西裏白島,形勢千曲萬環。北極出自二度及南極出六度,偏東自百一十九度及百二十五度。廣袤方圓二千五百五十萬里,居民三百萬口。多支港,內地溪河四流,多灣泊處。米穀罕而珈琲豐盛,有金沙,亦產燕窩、海參、海菜、玳瑁、魚翅等貨,賣於中國。族類不一,言語風俗教門,亦俱不同。最向化者,居南方破尼海隅,名曰布吉。航駛南洋開市貿易,設公會,其土君各有五爵襄治,亦有以妃及女為君者。與歐羅巴不通往來,亦不遵他國之命,皆崇回回教,不畏死。內外之民,稱曰馬加撒,多奉耶蘇之教。荷蘭國在極南開馬加撒埠,廣袤方圓三百七十五里,居民約五萬四千口。在東北地開默邦多口,二百五十里,運出珈琲,每年約數五萬石。居民善經營,但不敢航海。

《瀛環志略》曰:由呂宋西南視之有大島,居於午位,曰婆羅洲(一作浡泥,又作蟠尼阿)。其島周回數千里,大山亙其中,曰息力。由東北而西南,山之西畔,極北曰文萊(一作文來),極南曰吉裏問(一作吉裏門,又作吉裏地悶,又作蔣裏悶),山之東畔,極南曰馬神(一作馬辰),與吉裏問接壤。馬神之北曰新當,再北曰卸敖,再北曰戴燕,再北曰萬喇(一作萬瀾,又作萬郎,又稱萬老高),再北曰昆甸,再北曰巴薩,極北曰古達。由古達逾山而西北,即文萊界矣。曰古達至新當舊皆馬神所屬,故諸書統稱馬神,而諸部之名不著。山之西廣莫荒涼,其海濤瀧壯猛,多礁石,舟楫不能近岸。故土番南惟吉裏問,北惟文萊,餘皆人跡不到之穢墟。即兩國亦甚貧,多駛船海中為盜。山之東物產墳盈,海道通利,又產黃金銓石,攻礦之工所萃。故丁戶殷盛,部落較多,諸番巫來由皆種類。沿溪箬屋為居,身不離刃,精於標槍,見血即斃。性喜銅鉦,器皿皆用銅。上衣曰沙郎,下衣曰水幔。貧者以布,富者用中國雜色絲綢。裂條縫集,為文采,俗從回教,七日禮拜,不食豬肉(巫萊由皆從回教,回教與於小西洋之亞剌伯,故傳染於南洋)。山中別有犭黎,人,性凶頑,喜殺。然不敢出山肆擾。諸部舊多噶羅巴屬國。荷蘭船初到此洲,入馬神內港,欲據其地,番畏炮火,避入深山。以毒草漬水上流,荷蘭受毒,狼狽去。後卒於海濱立捕頭四,曰八三(即巴薩),曰本田(即昆甸),曰萬郎(即萬喇),曰馬牛(即馬神)。繁盛遠遜噶羅巴,又海盜時時鈔掠,貿易益微。息力大山,金礦極旺。別有銓山,產銓石。銓石即金剛石,俗名金剛鑽。有五色金,黑紅者為貴。歐羅巴人以為至寶,大如棋子者,值數萬金。細碎者,釘磁之工用之。近年粵之嘉應州人,入內山開礦,屯聚日多,遂成土著。初娶犭黎女為婦(巫來由女不嫁唐人),生齒漸繁,乃自相婚配。近已逾數萬人,擇長老為公司理事,謂之客長。或一年,或二年更易。丁口稅銀,由客長輸荷蘭。洋船凳頭金(船稅也),亦荷蘭征收。番酋聽荷蘭給發,不敢私征。每歲廣潮二府有數船入港貿易,獲利甚厚。諸國土產金與銓石之外,鉛、錫、冰片、豆蔻、胡椒、海參、燕窩、玳瑁、翠羽、烏木、檀香、藤條。由廈門往文萊,取道呂宋,往吉裏問馬神者,取道七洲洋,由茶盤轉而東向。

余按:婆羅洲,為南洋第一大島。西洋人稱為蟠尼阿,即浡泥之轉音。唐高宗總章二年入貢,謂之婆羅國。宋太宗太平與國年間,入貢謂之浡泥國。明初入貢,又分吉裏、地悶、文萊、浡泥等國,蓋浡泥為此島總名。宋明之稱浡泥者,乃馬神疆域較大,力能駕諸部之上,故以全島之名為國名,猶大亞齊之獨稱蘇門答臘耳。陳資齋《海國見聞錄》謂息力大山踞其中,外吉裏問、文萊、朱葛焦喇、馬神、蘇祿五國環而居之。今考蘇祿在馬神東方,乃海中三小島,與此土不連。朱葛焦喇,別書不見其名。惟王柳穀《海島逸志》云荷蘭所推甲必丹(見噶羅巴說),有大雷珍蘭武直迷朱葛焦諸稱呼,似陳錄所云,誤以官名為國名矣。又陳錄謂吉裏問在文萊之北,與諸書皆不合,自是舛誤(《海島逸志》云,由噶羅巴往馬神,道經吉裏門,目睹電光青而不成條。噶羅巴在馬神之西南,往馬神而路經吉裏門,其在馬神之西可知)。謝清高《海錄》紀此洲最詳,惟曆數諸國,俱云某國在某國東南,揆之西洋圖,地形方向尚有舛誤。今據圖稍更正之,荷蘭人於南洋各島,開設埔頭,諸番皆奉命惟謹。馬神獨能毒流退師,可云錚佼,然卒為西人所制,番族固無遠謀也。息力大山,夙稱金穴。近年粵東流寓,幾於成邑成都。倘有虯髯其人者,創定而墾拓之,亦海外之一奇歟。

又按出廈門放海,首小呂宋,次琉球,西則蘇祿,又南文萊、馬辰等,又西南則婆羅大洲,又西南則大小爪哇,又西南則蘇門答臘、亞齊等。已繞出西人新嘉坡之西,而近印度之錫蘭山矣。倘因諸華人流寓島上者,舉其雄桀,任以千城沈思密謀,取醜夷聚而殲旃,因以漳泉惠湖嘉人為流官,雄長其土,破除陳例,歸於簡要,自辟僚屬,略等藩鎮,庶足為南服鎖鑰與。

○波羅爪哇大島各國沿革考

【婆羅國】《新唐書》:赤土西南入海得婆羅,總章二年,其王遣使者與環王使來朝。《明史》婆羅又名文萊,東洋盡處,南洋所自起也。唐時,有婆羅國高宗,時常入貢。永樂三年,遣使者齎璽書彩幣,撫諭其王。四年,其國東西二王入貢。其地負山海,崇釋教,惡殺喜施,禁食豕肉。王剃發裹金繡巾,佩雙劍,出入徒步,從者二百餘人。有禮拜寺,每祭用犧,厥貢玳瑁、瑪瑙、車渠珠、白焦、花布、焦布、降真香、黃蠟、黑小廝。萬曆時為王者閩人也。或言鄭和使婆羅,有閩人從之,因留居其地,其後人竟據其地而王之。邸旁有中國碑。王有金印一,篆交上作獸形,言永樂朝所賜。民間嫁娶,必請此印,印背上以為榮。後佛郎機橫舉兵來擊,王率國人走入山谷中,放藥水流出,毒殺其人無算。王得返國。佛郎機遂犯呂宋。

○【浡泥國】《宋史》:浡泥在西南大海中,去闍婆四十五日程,去三佛齊四十日程,去占城三十日程。所統十四州。前代不通中國。宋太平興國中,始遣使入貢。其國以板為城,王所居屋,覆以貝多葉,民舍覆以草。王坐繩床,出即大布單坐其上,眾異之,名曰阮囊。戰鬥者則持刀披甲,甲以銅鑄,狀若大筒,穿之於身,護其腹背。其國鄰底門國,有藥樹,取其根煎為膏服之,及塗其體,兵刃所傷皆不死。喪葬亦有棺斂,以竹為輿車,載棄山中。二月始耕,則祀之,逾七年則不復祀。婚聘之禮,先以椰子酒,檳榔次之,指環又次之。然後以吉貝布,或量出金銀,成其禮。國人以十二月七日為歲節。凡宴會,鳴鼓吹笛,擊板歌舞為樂。無器皿,以竹編貝多葉為器盛食,食訖棄之。《明史》:浡泥於古無所考。宋太宗時,始通中國。太祖洪武三年,遣使自泉州航海。閱半年,抵闍婆,又逾月,至其國。王傲慢不為禮,責之,始下坐,拜受詔。時其國為蘇祿所侵,頗衰耗。又素屬闍婆,闍婆人間之,王意中阻,使者折之。曰:闍婆久稱臣奉貢,爾畏闍婆,反不畏天朝耶。乃遣使奉表,箋貢鶴頂、生玳瑁、孔雀、海參、冰片、龍腦、西洋布、降真諸香。洪武八年,命其國山川,附祀福建山川之次。永樂三年冬,使使入貢,遣官封為國王,賜印誥刺符。王大悅,率妃及弟妹子女陪臣,泛海來朝。十月,王卒於館。帝哀悼,輟朝三日,遣官致祭賻。東宮親王皆遣祭。有司官棺槨、冥器,葬之安德門外石子岡,樹碑建祠。有司春秋祀以少牢,諡曰恭順。其子襲封國王。上言:臣國歲貢爪哇片腦四十斤,乞敕爪哇罷供歲,進天朝。臣今歸國乞命官護送,就留鎮一年,慰國人之望。並乞定朝貢期,及兼從人數。帝悉從之,命三年一貢。又乞封國之後山為一方鎮,乃封為長寧鎮國之山,禦製碑文勒其上。洪熙後,貢使漸稀。正德間,佛郎機闌入為寇。諸番通貢,概行屏絕。嘉靖九年,給事中王希交言,暹羅、占城、琉球、爪哇、浡泥五國來貢,並道東莞,後因私攜賈客,多絕其貢。萬曆中,其王卒,無嗣。族人爭立,國中殺戮幾盡。乃立其女為王,統十四洲。在舊港之西,自古城四十日可至。初屬爪哇,後屬暹羅,改名大泥。華人多流寓其地。時紅毛番強商其境,築土庫以居。其入彭湖互市者,所攜乃大泥國文也。案此傳中闍婆當作婆羅,又與暹羅所屬之大泥無涉。

○【爪哇國】《元史》:爪哇在海外,視古城益遠。自泉南登舟,海行者,先至古城而後至其國。其風俗土產不可考。大率海外諸番國,多出奇寶,取貴於中國。而其人則醜怪,情性語言,與中國不能相通。世祖撫有四夷,其出師海外諸蕃者,惟爪哇之役為大。至元二十九年,以爪哇刺敕使孟右丞之面,聲罪致討。詔福建行省,除史弼亦黑彌失高興平章政事,會福建、江西、湖廣三行省兵,共二萬,發舟十艘,給糧一年,十一月,福建、江西、湖廣、三省軍會泉州。十二月,自後渚啟行。三十年正月,至勾欄山議方略。二月,亦黑彌失孫參政先領本省幕官五百餘人,船十艘,先往招諭之。大軍繼進於吉利門,弼與進至爪哇之杜並足,與亦黑彌失等議分軍下岸,水陸並進。水軍自杜並足田、戎牙路、港口,至八節澗。馬步軍自杜並足陸行,以萬戶申元為前鋒,遣副元帥等乘鑽鋒船,由戎牙路於麻喏巴社浮梁前進,赴入節澗。期會招諭爪哇,宣撫司官言爪哇王婿土罕必闍耶舉國納降。土罕必闍耶,不能離軍,先令其宰相昔剌難答王耶等五十餘人來迎。三月一日,會軍八節澗。澗上接杜馬班王府,下通莆奔大海,乃爪哇咽喉必爭之地。又其謀臣希寧官,沿河泊邊觀望成敗。再三招諭不降,行省於澗邊設偃月營,留萬戶王天祥守河津,令水軍馬步軍水陸並進。希寧官懼,棄船宵遁。獲鬼頭大船百餘艘,令都元帥那海等鎮八節澗海口。大軍方進,土罕必闍邪遣使來告,葛郎王追殺至麻喏巴社,請官軍救之。亦黑彌失張參政先往安慰土罕必闍邪。鄭鎮國引軍赴章孤接援。七日,葛郎兵三路攻土罕必闍邪。八日,黎明,與脫歡軍出東南路遇賊,戰殺數百人,餘奔潰出穀。日中,西南路賊又至,興再戰至晡,又敗之。十五日,分軍為三道,伐葛郎期。十九日,會答哈,聽炮聲接戰。水軍溯流而上,亦黑迷失等由西道,興等由東道進。土罕必闍邪軍繼其後。十九日,至答哈,葛郎國王以兵十餘萬交戰。自卯至未,連三戰,賊敗奔潰,擁入河,死者數萬,殺五千餘人。國王入內城拒守,官軍圍之,且招其降。是夕,國主哈隻葛當出降。撫諭令還。四月二日,遣土罕必闍邪還其地,具入貢禮,以兵二百護送。十九日,土罕必闍邪背叛逃去,留軍拒戰。二十四日,我軍引還,得哈隻葛當妻子官屬百餘人,及地圖戶籍,所上金字表,以還。

《元史·史弼傳》:世祖欲征爪哇,授弼尚書省左丞,行淅東宣慰使,旋拜福建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往征爪哇。以亦黑彌失高興副之。十二月,弼以五千人,合諸軍發泉州。風急濤湧,舟掀簸,士卒皆數日不能食。過七洲洋、萬里石塘,曆交趾、占城界。明年正月,至東董西董,由牛崎嶼入混沌大洋橄欖嶼、假裏、馬答勾欄等山。駐兵伐木造小舟以入。時爪哇與鄰國葛郎構怨,爪哇主已為葛郎主所殺,其婿土罕必闍邪,攻葛郎不勝,退保麻喏巴社。聞弼等至,遣使以其國山川戶口,及葛郎國地圖迎降求救。弼與諸將進擊葛郎兵,大破之。葛郎酋走歸國。高興言:爪哇雖降,倘中變與葛郎合,則孤軍懸絕,事不可測。弼遂分兵三道,與興及亦黑彌失各將一道,攻葛郎。至答哈城,葛郎兵十餘萬迎敵。自旦至午,葛郎兵敗入城自守。遂圍之。葛酋出降,並取其妻子官屬以歸。土罕必闍邪乞歸易降表及所藏珍寶入朝。弼與亦黑彌失許之,遣萬戶二人,以兵二百護之還國。土罕必闍邪於道殺二人以叛,乘軍還夾路壤奪。弼自斷後,且戰且行。行三百里,得登舟,行六十八日夜,達泉州。士卒死者三千餘人。有司數其俘,獲金寶、香布等直五十餘萬。又以沒理國所上金字表,及金銀犀象等物進。於是朝廷以其亡失多,杖七十,沒家資三之一。元貞元年,起同知樞密院事。月兜魯奏:弼等以五千人,渡海二十數萬里,入近代未嚐至之國,俘其王及諭降傍近小國,宜加矜憐。遂詔以所籍還之,拜榮祿大夫,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右丞。

明史》:爪哇國在占城西南,洪武二年,遣使以即位詔諭其國。其使臣先奉貢於元,還至福建,而元亡,因入居京師。是年二月,太祖復遣使送之還,且賜以大統曆。三年六月,以平定沙漠頒詔。洪武十年,其國王及東西二王,各遣使朝貢。洪武十三年,遣使賜三佛齊王印綬。爪哇怒其以屬國抗己,誘而殺之。天子怒留其使將加罪,已遣還,賜敕責之。洪武十四年,遣使貢黑奴三百人,及方物。明年又貢黑奴男女百人,大珠八顆,胡椒七萬五千斤。永樂元年,東西二王並貢。三年,遣中官鄭和使其國。永樂四年,西王與東王構兵,東王戰敗,國被滅。適朝使經東王地,部卒入市,西王國人殺之,凡百七十人。西王懼,遣使謝罪,帝賜敕切責之,命輸黃金六萬兩以贖。永樂六年,再遣鄭和使其國,西王獻黃金萬兩。禮官以輸數不足,請下其使於獄。帝曰:朕於遠人欲其畏罪而已,寧利其金耶。悉捐之。自後比年入貢,或間歲一貢,或一歲數貢。中官吳濱鄭和復先後使其國。時舊港地有為爪哇侵據者,滿剌加國王矯詔,命索之。帝乃賜敕,令毋信滿剌加之言。永樂十六年,送還朝使遭風諸卒。自是貢使歲一至。正統元年閏六月,遣古裏、蘇門答剌、錫蘭山、柯枝天方、加異、勒阿丹、忽魯、謨斯、祖法兒、甘巴裏、真臘使臣,偕爪哇使臣郭信等,同往賜爪哇敕,令其護送。其國近占城二十晝夜可至。元時遣帥西征,以至元二十九年十二月發泉州。明年正月即抵其國,相去止月餘。宣德七年,入貢表書。一千二百七十六年,蓋漢宣帝元康元年,乃其建國之始也。地廣人稠,性凶悍,男子無少長貴賤,皆佩刀,稍忤輒相賊殺。其甲兵為諸番最,字類瑣裏,無紙筆,刻於茭草葉。氣候常似夏,稻歲二稔。無幾榻、匕箸。人有三種。華人流寓者,服食鮮華。他國賈人,居久者亦尚雅潔。其本國人最汙穢,狀黑黝,猱頭赤腳,崇信鬼道。殺人者避之三日,即免罪。父母死,舁至野,縱犬食之,不盡,則大戚,燔其餘。妻妾多燔以殉。其國一名蒲家龍,又曰下港,曰順塔。萬曆時,紅毛番築土庫於大澗東,佛郎機築於大澗西,歲歲互市。中國商旅,亦往來不絕。其國有新村,最號饒富。中華及諸番商舶輻輳,其地寶貨填溢,其村主即廣東人。永樂九年,自遣使表貢方物。〔案〕此傳下港、順塔、莆家龍皆與此爪哇無涉。

南懷仁《坤輿圖說》:爪哇大小有二,俱在蘇門答剌東南海島,各有主。多象無馬騾,產香料、蘇木、象牙,不用錢以胡椒及布為貨幣。人奸宄凶急,好作魘魅妖術。諸國每治兵爭白象。白象所在,即為盟主。

魏源曰:中國東南海洋諸洲,以是洲為最大。其疆域再倍日本,四倍台灣、呂宋,十倍琉球。計環息利大山十餘國,何國最強,則諸小國皆役屬之。故唐曰婆羅,宋曰浡泥,元曰爪哇,明曰蘇祿,皆洲中雄長迭興之國。而是洲反無一定之總名。考息利大山為一洲之主,則宜名息利島,而各國環錯,聽其自為沿革,自史傳不知此法。傳會蜂起,重紕貤繆不可究詰。或以浡泥為大泥,則移海島於海岸,或以婆羅為闍婆,則移全洲於下港,或以大爪哇為小爪哇,則移是洲於葛留巴。誤始明張奕王圻之書,而《明史》襲之,諸誌乘又襲之。三人市虎,積非勝是,惟兩爪哇之誤尤甚。夫《元史》征爪哇之軍,先至吉利門,正此洲東岸衝要,而葛郎鄰國來拒,即此洲之朱葛焦喇國也。元世祖用兵海夷,惟日本與爪哇之役最巨,苟彈丸小嶼,曷足遠怒戈船。明太祖封三佛齊為國王,爪哇怒其以屬國抗己,殺使阻封,而渤泥亦有歲供爪哇片腦之奏,若葛留巴,尚不及浡泥三佛齊之大,安能脅臣二國,上抗天朝。今此洲各國已皆服於西洋,號新荷蘭洲,而以葛留巴為小新荷蘭。是大小爪哇之又一變。

○英荷布路三夷分屬地問等島

《海錄》曰:由細利窪東南行,海中多亂山,周圍或數百里,或數十里,各有山番占據,多無來由、耀亞二種,別有一種名舞吉子。富者攜眷經商,所至即安無故土之思,亦無一定之寓,貧者則多為盜劫,其國名未能悉數也。

又曰唵悶國,即細利窪,東南海中亂山之一也。萬丹南火焰山,在國之西北,亦無來由種類,而性稍善良。土產丁香、豆蔻,有荷蘭番鎮守。

又曰唵門國,亦亂山之一。風俗土名,與唵悶同。原歸荷蘭管轄,近為英吉利所奪。

又曰地問島,一作地盆,亦名茶盤。在唵門東南海中,則起一大島。周圍數千里,島之西南為地問,歸布路亞管轄。島之東北,為故邦,歸荷蘭管轄。山中別分六國,不知其名。天氣炎熱,男女俱裸體,圍水幔,而風俗淳厚。不種稻粱,多食包穀。閩粵人亦有於此貿易者,土產檀香、蠟、蜂蜜,貨物亦運往葛剌巴售賣(案:此三島皆不與息利大洲相連,且一為英夷奪據,一為布路亞分據,亦與大洲專屬荷蘭者有別。蓋逼近大洲之附庸,故附載於此)

《地理備考》:鬆巴瓦島,在南洋之西,隆波克島之東,緯度自南八度十分起,至九度七分止,經度自東一百十四度二十二分起,至一百十六度五十分止。長約七百里,寬約一百五十里。田土肥饒,穀果豐登。土產金砂、燕窩、珍珠、油木等物。島中火山名當波羅,火焰猛烈,晝夜不熄。通島分為十數小國,其略大者六。曰比麻,曰當波,曰鬆巴瓦,曰當波羅,曰卑加,曰桑加爾。各有酋長統攝,其雄強者推比麻為首。

佛羅利斯島,在南洋之西,鬆巴瓦島之東,緯度自南七度五十三分起,至九度三分止,經度自東一百十七度三十七分起,至一百二十度四十五分止。長約七百里,寬約二百里。火山眾多,大者名曰羅瓦的,各晝夜吐火不熄。土產穀、果、桂皮、檀香、綿花、紅木等物。島之西境屬比麻酋長兼攝,餘俱各酋分攝,不相統屬。蘇錄島,在南洋之西,佛羅利斯島之東,非婆羅洲之蘇錄也。長約一百里,寬約五十里,白土膴腴,穀果豐茂。土產與佛羅利斯島相同。各酋分理,俱屬布路亞國兼攝。

薩波勞島,在南洋之西,蘇錄島之北,長約一百四十里,寬約六十里,田土產亦與前島相等。

鬆巴島,又名桑巴,在南洋州之西,佛羅利斯島之南。長約三百四十里,寬約一百里,田土肥饒,穀果豐稔。島中土產檀香為最,餘乃白蠟、燕窩、綿花等物。各酋分攝,不相統屬。

地門島,在南洋之西,薩波勞島之東。緯度自南八度三十分起,至十度三十分止,經度自東一百二十一度起,至一百五十五度止。長約八百里,寬約一百五十里。山陵綿亙,川河紛繁。土膏產饒,叢林稠密。木多上品。地氣不馴,有礙居棲。土產金、銀、檀香、木料等物。闔島共六十三酋分理。東偏屬布路亞國兼攝,南偏屬賀蘭國兼攝。鄰近地門小島不一,曰西毛,曰羅的,曰道,曰薩烏,各有酋長統攝。

余按:諸番通中國自漢始,嶺南榷番稅自唐始。其前求珍異,唐後則榷貨稅益國用,然明中葉閩廣猶不過南洋小西洋諸國,無歐羅巴亦無所謂鴉片也,南宋已憂錢幣漏泄,明時亦有奸民假冒之幣,勢有必至,理有固然。聖人不寶遠物之意深矣。

《海錄》又曰,大西洋海舶來中國,指南行過峽轉東南經地問、葛剌巴置買雜貨,北入葛剌巴峽,過茶盤即地盆,經紅毛淺而來。若不泊葛剌巴,則由地問北經馬神、昆句,西至茶盤北,經紅毛淺而來。九日以後,北風急,則由地問借風,向文來、蘇錄、小呂宋、東沙而來。其往小西洋貿易者,則由葛巴西北行,經蘇錄之西,尼是之東,又西北經尼古巴臘而往。由小西洋復來中國,則東南行,經亞齊東北,麻六甲西南,入白石口轉茶盤而來。遇北風則由白石口東南行,至細利窪入小港,經蘇祿、小呂宋、東沙而來。內港船來往,則必乘南北風,其蘇錄、呂宋一道,從未有能借風而行者。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