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七 海國圖志
卷六十八
卷六十九 

○南墨利加州內巴拉大河國(巴拉圭及烏拉乖附)

《地理備考》曰:巴拉大河國,又曰阿爾仁的納,在美裏加州南區中。南極出地二十度起,至四十一度止,經線自西五十五度起,至七十二度止。在巴拉乖烏拉乖西,南北七千六百里,東西三千八百里,地面積方一百四十萬里,煙戶二兆餘口。內地東方平原曠廣,西北重岡疊嶺。河之長者九,湖之大者五,土饒產富,地氣各殊,溫和居多,夏雨連綿,雷電交作,山頂冰雪凝積。不設君位,庶民自立官長理事,奉羅馬天王教,技藝頗精,貿易日盛。明武宗正德四年,為呂宋國人攻取,駐兵鎮守。嘉慶十三年,國人不受轄製,效尤花旗,謀自立國,興師攻戰,越二載,逐去呂宋守官,自立國人攝政,不設君位。通國分為十四部,曰布宜諾塞利,乃本國都也,建於巴拉大河濱,因以名國。餘部曰音德勒裏約,曰哥連德,曰三達非,曰哥爾多瓦,曰尼斯德羅,曰都古曼,曰薩爾達,曰如銳,曰加達馬,曰裏約委,曰桑若漢,曰桑盧意斯,曰門多薩。其通路閉塞,與他國罕交往,是以天主教之僧,於乾隆年間,自招土類教之成人。此後是班牙國之藩屬,驅其占主。其國亦出茶葉,與武夷不同,飲之者醉後不醒。拉國之南,還有廣地,曰巴他峨那,一片荒蕪,人戶不多,野人形貌魁梧。其天氣甚寒,居民以獵獸為生,其最南之地,隔海島,其內間之海峽,昔係駛伯路船之大路,此時望其島之南而航,時時暴風,冰霜交作,最屬危險。

《地理全圖集》曰:拉巴拉他國,由治理國東延至大西洋海,遼闊平坦,袤延三百萬餘方里。平坦浩渺,草樹雜木。其大江與國同名,流長九千里,進海之口,闊九十里,北裏可馬河,與伯默若河彙之。遊牧平地,是班牙人初至時野牛不盈十隻,但帶牡牝而牧放之,近日加增繁盛。其居民七十萬,不重農務,惟捕野牲,食牛肉,售牛皮,歌舞賭博騎馬而已,通商甚大,進口貨價三千九百萬員,所出者三千萬員。雖自立主,但尊貴弄權虐民,律例未定,此時各部,取兼攝亞默利加國之號,但國權久廢,各自專擅。其國都曰捕諾愛勤,居民七萬丁,在大江之濱。山威多乃其馬頭,通商殷盛。內地尚有國曰巴拉吳愛,即巴拉乖(一作巴拉圭)之異名也。

《外國史略》曰:銀國一名拉巴他國。東南連巴他峨尼,北及破利威,東連巴拉涯、烏路危等國,西連治利。廣袤方圓四萬一千里。居民六十萬。其地廣大平坦,在拉巴他河邊。瀕河地甚豐盛,其餘大半荒蕪,荊棘千里,百姓不耕,惟獵野牛,食其肉,賣其皮。河流甚長,其廣如湖,入海處甚闊。國中有草,葉味如茶可飲。居民遊牧,騎馬奔駛,速如飛鳥。歲入公帑銀七百萬圓,出八百萬圓,公欠項五千萬圓。國都曰善為勒城,在拉巴他河口,因以名國,居民八萬。所運者係牛馬獺皮,每年三四百。外國船進口者各三四百隻,運進英國布匹絲緞,各項價四百二十五萬圓。此國昔與銀國相合者,曰巴拉危涯,廣袤四千一百七十五方里,居民十二萬。南連之國曰烏路危,廣袤四千九百十五方里,居民十二萬九千。其都曰文地威多城,大港口也,居民一萬。與外國通商,歲約一千三百萬圓,船二百餘隻,每年出入不絕。巴拉之都,曰亞孫西雲,居民一萬二千,通商未廣。此外本州之北,謂之南墨利加州,內各國兼攝地埔頭而已。安達斯大山在國之西,與智利界。

《地理備考》曰:巴拉乖國,在美裏加州南區之中,乃巴拉大河分國也。南極出地二十度起,至二十八度止,經線自西五十六度起,至六十一度止。東至巴拉西利國,西南連巴拉大河國,北界高北盧、巴拉西利二國。長約二千里,寬約八百里,地面積方三十四萬三千里,煙戶二億五萬餘口。本國平原廣闊,山林稀疏。河之長者曰巴拉乖,在西方。曰巴拉那,在東南。曰波盧多,曰波德黎,曰多巴的,曰義巴內,曰比勒皆在北方。曰加那卑,曰的比瓜黎,皆在南方。每遇陰雨各河漲溢,積久難消,遂成大湖,水退泥淤,其地膏腴,產穀果、草木、大黃、血竭、桂皮、甘蔗、藍靛、綿花、煙葉、茶蜜、牙蘭米等物。禽獸充斥,鱗介尤繁。地氣互異,濕熱燥寒,各有不同,酋長統攝,所奉之教乃羅馬天主公教也。工商皆少。原本國於明世宗嘉靖五年,有意大裏國人據其地。越九載為呂宋所取,撥與耶穌會僧人管攝,後僧奏毋庸派設官守,並禁呂宋國人前往其地,以免日久篡奪,致廢教規。呂宋國君,均依所請,是以二百年來,政事皆歸僧攝理。乾隆三十二年,呂宋國王將耶穌會僧盡逐出境,本國遂附於加拉大河國為一部。派官鎮守,迨呂宋所屬各國不服統轄,驅逐守官,本國各地亦自分二十縣。首邑名阿鬆桑,乃本國都也,建於巴拉乖河岸,因以得名。其通商衝繁之地五處。

《地理備考》曰:烏拉乖國,在亞美裏加州南區之東南。南極出地三十度起,至三十五度止,經線自西五十五度起,至六十一度止。東至巴拉西利國,西界烏拉乖河,南枕亞德蘭的海暨巴拉大河,北接巴拉西利國。南北千二百五十里,東西千三百里,地面積方八萬三千里,煙戶七萬餘口。南皆山阜,北則平原。有河曰巴拉大,曰烏拉乖,曰內哥羅塞波拉地等。貫徹沃潤,故肥饒豐產,地氣溫和,不害居棲。不設君位,公立官長以司政事,所奉之教,乃羅馬天主公教也。工商皆少。原本國始為巴拉大河國之地,繼為巴拉西利國所取,迨道光六年國人叛而自立,不歸統屬。各地分為九府,曰蒙德維罷,曰馬爾多那,曰加內羅斯,曰桑若塞,曰哥羅尼,曰索黎奴,曰白三都,曰都拉各奴,曰塞盧拉爾科。國都建於巴拉大河岸右。

《瀛環志略》曰:拉巴拉他(一作孛臘達,又作巴拉大河,又作由乃的樸拉文士士),在智利東,隔以安達斯山。北界玻利非亞,東界烏拉乖巴拉圭,西南界巴他峨拿,東南距海。長約四千五百里,廣約三千里。巴拉圭(或作巴拉乖,又作巴拉吾愛),間於巴西拉、巴拉他中。長約一千八百里,廣約八百里。烏拉乖,在巴拉圭南,長一千二百五十里,廣一千三百里。

○南墨利加洲內伯西爾國(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南墨利加之東境有大國,名伯西爾。起赤道以南三度至三十五度而止。天氣融和人壽綿長,亦無病疾,他方有病不能療者,至此即瘳。地甚肥饒,多奇異鳥獸,江河為天下最大,有大山介孛露者,高甚,飛鳥莫能過。產白糖,最多嘉木,種種不一,而蘇木甚多,亦稱為蘇木國。有一獸名懶麵,甚猛,爪如人指,有鬃如馬,腹垂著地,不能行,盡一月不逾百步,喜食樹葉,緣樹取之,亦須兩日,下樹亦然,決無法可使之速。又有獸前半類狸,後半類狐,人足梟耳,腹下有房,可張可合,恒納其子於中,欲乳方出之。其地之虎,餓時百夫莫可當,值其飽後,一人製之有餘,即犬亦可斃之也。饕餮之害如此。國人善射,前矢中的,後矢即破,前筈連發,數矢常相接,如貫無一失者。俗多裸體,獨婦人以發蔽前後,鑿頤及下唇作孔,以貓晴夜光諸寶石嵌入為美。婦人生子即起,作務如常,其夫則坐蓐數十日服攝調養,親戚俱來問候,饋遺弓矢食物,有難以情理通者,然習俗相沿,亦莫覺其非也。地不產米麥,不釀酒,用草根曬幹,磨麵作餅以當飯。凡物皆公用不自私,土人能居水中一二時,復能張目明視,亦有能遊水最捷者,恒追執一大魚,名都白狼而騎之,以鐵鉤鉤大魚目,曳之東西走,轉捕他魚。素無君長書籍,亦無衣冠,散居聚落,喜啖人肉,西土常言其地缺三字,王、法、文是也。今已稍稍歸化,頗成人理。其南有銀河,水味甘美嚐湧溢平地,水退布地,皆銀沙銀粒矣。河身最大,海口闊數百里,水入海中,五百里以內,尚為銀泉,不入鹵味。其北又有一大河,名阿勒戀,亦名馬良溫河,身曲折三萬里,未得其源。兩河俱為天下第一。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巴悉國,一作伯西爾國。東至大西洋海,西連路巴拉等國,南亦交巴拉,北連墨西可,與佛蘭荷蘭等藩屬。北極出一度至南三十二度,偏西自四十五至六十五度,袤延方圓九百七十二里。其地之山不高,而大半平坦。其江河又多又長,普天下至長者曰亞馬孫河,其口似海。凡悉河,由南流北,鳥路愚愛河,自北至南,兩者皆長江也。此國之林木深密,財產山積,惜人跡難到,百物自萌自槁,其國出紅木、珈琲、棉花、白糖、藥材、牛皮、煙焉。又出金沙金綱鑽石各項寶玉。其居民無經營之心,由外國買來物件布匹,每年運出貨其價銀千五百九十三萬兩,出二千三百四十九萬兩。葡萄牙國船初到此國,一望荒地,漸加開墾。荷蘭國兵奪取之,占據五十年復為葡萄牙驅逐。培植田稼,買黑面人口而用之。於道光年間,居民上下四百萬丁,其中八十萬白麵之人,四十二萬雜類,十五萬自主之黑民,以及百七十二萬黑奴。是時居民自恃有權,能自專製,逐絕本國,而自立舊王之世子為君,又取國之尊貴者,合力協心治理。其居民性憚勞,惟雇黑奴行作,自尋娛樂,而溫待其奴,並非暴主也。其國都及其馬頭曰牙匿羅,其海口廣大,光景最美,令初至者銷魂。其居民百五十萬丁,商船雲集。又巴希亞馬頭,居民悅賭博,因陷溺日深,匪類夜間殺人。陌南捕可大城,居民七萬丁。其地方一片平坦,居民惟騎馬獵牛而已。貴城在內地,金沙剛玉所出,居民惟用心出百寶而不務農。內地之土人不多,野性強梗。在此地之北,尚有佛蘭西新地,林樹稠密,外人不服水土,染瘴多死。其都城曰加延。出番樹與丁香等貨,但因疫氣,故人戶疏罕,而國家罪犯徒流於此。荷蘭亦開新地,名曰蘇利南,在水澤之中,出白糖珈琲等貨。但其林內尚有遁去之黑人,屢次與土人勾串滋事。其都曰巴拉馬利破美城。英國北奪荷蘭地而居之。沆茫泥地,亦出白糖珈琲等貨。將其地分三部,曰特默拉,曰益其坡,曰北彼治。其黑人大半在此耕田,產物多而費耗繁,是以其農無利。

《外國史略》曰:巴悉國,一作伯西爾國。北連危亞拉可倫比等國,南連烏拉圭,東及大西洋海,西連銀國、破利威伯路等國。廣袤十四萬四千五百五十方里。北極出地自四度十七分及南極三十八度。地多山,甚荒蕪,多河澤,饒材木,五金寶玉等貨。古無人到。有葡萄國商船漂至其地,一見山嶺廣大,即占之。居民蠻猛不服,而無技藝,究為葡萄人火器所降服。後荷蘭來爭,暫據其地,旋不能守,葡萄亞再據之,創立巴悉國。居民共計六十萬口,管是地者皆葡萄亞苗裔,其黑面人,則由亞非利加買運來,每年四五萬口。居民崇天主教,物產最盛者,為白糖加非,又出米綿煙紅木金剛石。地雖肥饒,百姓惟牧羊牛,種甘蔗,不種五穀,故屢遭饑饉。每年出金約值五萬圓,金剛石值十萬圓,運出貨價三千八百五十萬圓。通商之地,係牙匿羅都城,其進口船每年七百隻。英國人十之四,花旗國人十之二。其北方尚有數海口通商,民間殷戶,多外國人,此國君亦自稱王,立公會以議國政。民不好學,故無學館。每年所入公帑銀千八百二十五萬圓,公欠九千一百萬圓。兵十三萬,民壯二十萬,大小戰船一百二十隻。其都曰牙尼羅城,居民二十一萬。巴希亞城,居民十八萬五千。巴拉城,居民二萬八千五百。聖保羅城,居民四萬五千。貴城,居民三萬九千。美城,居民二萬五千。白南布可城,居民六萬二千。

 卷六十七 ↑返回頂部 卷六十九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