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9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三 海國圖志
卷九十四
卷九十五 

◎西洋器藝雜述[编辑]

《海島逸志》[编辑]

曰:西洋行舟,不專用指南車,以量天尺量之,則知舟行幾許里。又能按圖知海中沙礁,泥濘之處,毫無差錯,其形略似紙箑能開闔。有一橫尺,一斜尺,尺中有分有寸,俱書西洋字。每量必於午刻日中之際,其橫者以定均平,其斜者以觀道途之遠近,海中之淺深。然明其尺量而無海圖亦無益於事。故海圖為體,量天尺為用,二者不可缺一。

察天筒以玻璃筒二,式如筆管,長一尺餘,內實水銀,置之匣中,旁書西洋字。其水銀自能升降,大約晴明則水銀下沉,陰晦則水銀上浮。然浮沈有高低,睹其旁字,以察風雨晦暝,未嚐不驗。

定時鍾一日十二時,分為晝夜二周。子正十二點,丑初一點,午正又十二點,至未初又一點。合一日為九十六刻,每刻十五分,是亦一道也。其鍾大小不一,小者盈寸,大者高數尺。又有串連小鍾十餘事,聲如八音,鏗鏘可聽。以應時報刻者,又有預撥某時支字,及其時則鳴鍾不已,令人警覺者,名曰「鬧鍾」。

天船短小,其式如亭,可容十人,內置風櫃,極其巧如渾天儀。用數人極力鼓之,便能飛騰,至極高之處,自有天風習習,欲往何處,則揚帆用量天尺量之,至其處乃收帆聽其墜下。相傳曾有被日火燒毀並曝死者,所以不敢頻用也。

風銃狀與𥒝相似,有二式。一、另用銅球,裝氣令滿,螺旋於銃之底面。一、即連於銃筒,用鐵條貫皮為韝,極力鼓氣令入,實鉛子或泥彈,撥機放之,聲不甚響,亦能傷人。每裝氣一次,可放數十銃,能透五分杉板於三十步外。

西洋行船指南車,不用針,以鐵一片,兩頭尖而中闊,形如梭。當心一小凹,下立銳以承之,式如雨傘,而旋轉。面書西洋字,用十六方向,曰東、西、南、北,曰東南、東北、西南、西北,曰東南之左、東南之右、東北之左、東北之右、西南之左、西南之右、西北之左、西北之右,是亦一道也。唐帆欲往何方,則旋指南車之字,向以準船。洋帆欲往何方,則旋船以依指南車之字向。製度雖異,其理則一。

葛留巴城海口,有甲板嶼,因和蘭建造甲板船之處,故名曰「甲板嶼」。其船二十五年則拆毀,有定限也。其船板可用者用之,無用者焚之。而取其鐵釘,船板厚經尺,橫木駕隔,必用鐵板兩旁夾之。船板上復用銅鉛板,連片遍鋪,桅三接,帆用布,船中大小帆四十八片。其旁紐纖絆,悉皆銅鐵造成,所以堅固牢實,鮮有誤事。其船步如女牆,安置大炮數十。船大者炮兩層,小者炮一層。水手每人各司一事,雖黑夜雨暴風狂不敢少懈,法度嚴峻,重者立斬,船主主之,所以甲板船,洋寇不敢近也。

千里鏡,能觀遠景者無足稱奇,有屈曲管者,能睹其室之遍隅,房中隱微之處,無不遍及。其佳者,每管值數千金,用以禦敵,可望敵營中,能周知其虛實,女牆衣璧,人數多寡,洞見底里,誠鬼工之奇技也(按近日西洋並無此器,或傳聞太過之詞)

西洋禦敵多,用天炮。而英圭黎之技較之和蘭又精巧。炮用銅鑄,每炮尺寸長幾何,圍大若干,能及其遠近幾許,皆有定限也。譬如敵營遠近幾許,用量天尺量之,用屈鏡觀之,則舉炮悉中其處,不逾尺寸。炮必向上而舉,到其處銃子即能墜落而旋滾周遍焉。因衝天而舉,故名天炮(今英夷攻城攻岸之炸彈下即此也。然可以驚人而不能取準,故廣東省城其炮悉落池塘空地,具見章奏無命中不逾尺寸之事)

西洋奇器,如水琴、風琴、風鋸、水鋸、風磨、水磨、吊橋(城門吊橋重數千斤,早晚開閉一人可挽),千斤稱(式如筒以鐵為之,中用螺銓,一人可銓,雖廈屋巨舟,銓之立即欹斜),顯微鏡,自鳴鍾,自來火,自轉錐,飛禽走獸,自能鳴動,木偶如生,不可畢舉。

番語寫字曰「銖厘」。和蘭寫字用鵝毛管削尖作筆,濡墨橫書,自左而右,紅毛和蘭色仔年,諸國皆同。爪亞無來由息覽,則用竹片削尖而書,亦橫書,則自右而左。武吃貓里番,把實番,里貓柔番,則又各別聞有種番寫字,自下而上者,鮮到巴國,未之目睹也。

和蘭鑄圓餅銀,中肖番人騎馬持劍,名曰「馬劍」。有半者名曰「中劍」。有小而厚者,鑄和蘭字,名曰「帽盾」。有半者名曰「小盾」。有小而薄者,中肖甲板船,名曰「搭里」。又有黃金鑄者,中肖番人持劍而立,名曰「金鈁」。其馬劍、中劍、大小帽盾,皆有金鑄者,以兩為斤,每員當十六員之用。又有紅銅鑄者,中肖雌虎,名曰「鐳」。以當錢文之用。紅毛國不產金銀,無所鑄。和蘭西鑄圓餅銀,中肖雙鷹,名曰「搭里」。有半者小者中肖獅子,亦名「搭里」。有小而薄者,中鑄番字,名曰「鈁」,以當十文之用。千絲臘國最富,多產金銀,鑄圓餅銀,中肖其國主之面,名曰「洋錢」。有半者二當一之用,有四當一者,有八當一者,有十六當一者,有三十二當一者。中肖一朵花,亦稀見矣。亦有金鑄者,大小皆如之,作十六倍用。又有紅銅鑄者,中作十字形,名曰「爪」,以為錢文也。

《澳門雜錄》[编辑]

曰:米利堅洋錢七錢二分,每圓值先士百個。先士係紅銅所鑄,中無方孔,每先士值銀七厘二毫。英吉利洋錢重十九邊呢,十三額連,以中國稱之重八錢一分,每圓值時令五,每時令值邊呢十二。以中國銀計之,每時令值銀一錢六分四厘,每邊呢值銀一分四厘。二十時令為一棒,每棒計銀三兩二錢七分一厘。布路牙即大西洋國,洋錢有老格魯巴,值里士一千,新格魯色,值里士四百。每老格魯色,值新格魯色二個半。老者值銀九錢五分七厘六毫,新者值銀三錢八分三厘零四絲。又有他國用勞碑,其勞碑與格魯色同值(未知老耶新耶)。巴社國所用之洋錢,曰「多曼」。與大呂宋之洋錢同值,每金洋錢值銀十一兩五錢二分。

又曰:華人視外夷國地人名多嫌其俚,不知試以外夷轉翻中土對音之字,亦猶是也。如西洋稱廣東曰「諫黨」,福建曰「薦酒」(即建州二字),安南曰「故占車那」,虎門曰「博低架」,濠鏡曰「昔今巴」,澳門曰「雙高」,前山曰「加查白領」,古港口曰「耕地厘」,老萬山曰「蘭東弄愛倫」(闌東亦廣東二字音)。其間有對音者,有不對音者,總之以異國之音,翻本國之字,欲其雅馴,必須如《漢書》、《唐書》、《西域傳》之稍加潤飾乃可。

謝清高《海錄》[编辑]

曰:西洋木工,多用風鋸。其製先為一板屋,令四柱皆活可隨意遷轉。取大木一,長於板屋數尺,圓以為軸,橫穿左右兩壁,鐵環之,以軸納其中,兩端出於壁外。以一端為輪,輪十六輻,分兩層,環植於軸。內層與外層各八相間尺餘,其長數尺。編竹篾以為帆,帆有八,斜張於內外輻上以乘風。兩輻則張一帆,其長視輻,寬則較內外輻之縱而定其尺寸,上復幕以布帆,帆乘風而輪轉,則軸隨之而轉。布帆則視風之疾。徐以為舒卷。疾則卷,徐則張。屋曰軸上環以數鐵鋸,架木於鋸端以石壓之,鋸隨軸轉,則木自斷矣。所以活屋之四柱,而任意遷徙者,欲以乘八風也。

《西夷火輪船圖說》[编辑]

曰:火輪船上安大鐵缶,盛水欲滿,書甲字二。下為火爐以熾炭,書乙字二。缶旁開一口為丙字筒,由丙字橫斜至子字筒分為二。其上己筒,其下庚筒,由己入丁,為丁字筒,與己庚平列。丁止一筒,分為上下。中安雙鐵片,夾皮綰於一鐵柱為戊字,而子字筒中,復設一銅片作小門,轉移於己庚兩小筒之間。此通則彼塞,密合其筒,而鐵片與鐵柱從之上下焉。庚之下一小筒為癸,癸之下一大盤為壬,而戊字鐵片所連一鐵柱,上出筒外為辛字,即船面所突之白氣管也。凡火熾水沸,氣從丙字出,至子字小門,上己筒,進丁筒,戊字鐵片,則迫下子字小門,封塞己筒,水氣由庚筒下進丁筒,戊字鐵片,復激上子字小門,封塞庚筒,鐵片常時上下,而所進之氣,不更由己庚二筒而出,乃穿庚後之癸筒,出壬字之大盤,仍化水矣。水氣蒸激,往來不已,戊之鐵片,與辛之鐵管,牽挽並動,在船輪機無不周轉矣(其船上機輪別有圖說)

《西洋奇器述》(武進李兆洛)[编辑]

曰:氣槍者,為銅球大如拳。上為螺旋孔一,筒長二尺許,錫為之。圓孔徑寸餘,以銅挺捎其中,而帛糸匽其端,令周密如韝。筒之端亦為螺旋,以合於球,乃使有力者出入而致之,使其噓吸之氣納於球,久之氣漸滿,鼓之不能入。球如火熱,幾不可著手,乃退螺旋而下之,以合於鳥槍之火門處,火門處亦為螺旋而竅其中,附球於上而內閉之,啟其機,球中之氣,激入火門而丸出矣。其及遠中深,不減於藥。約可十餘發,過此則氣微而不能及遠矣。

洋法之絕奇者,能取氣而製使之。云氣有三,凡所取者皆三氣雜。又有機器別之為三,其氣了然有色可辨,一氣微紅色,一氣白,一氣即火也。三氣之中別去一氣,其二氣即殺氣,人中之立死。云天地之氣,充塞兩間,木石等物皆不能隔,惟玻璃器,能隔絕天地之氣,而不透漏。故製用氣之機,必以玻璃為之。有一火法不知其名,為玻璃圓罌,周尺許,四面無孔竅,罌中有二小鐵錘,著其半腰,一鐵絲細於髮,著錘旁而出罌外,人立一玻璃几上,以手指拈鐵絲,則其人鬚髮皆植立。以一指他指,則隨指有光如電,殷然作雷鳴。旁人或以指著其人,即亦然,響時人皆心神震怖。云彼國製此,以治陰寒痰濕頑痹難治之病。若更大,則光與聲亦益大,極大則聲如霹靂,或殺人。其響之發,無論遠近,聞者心皆振動。天下之至疾者莫如風,而雷火則比風更疾,彼國置此器試之響發時,數十里內同刻皆聞也。蓋所製使者龍雷之火,隨地氣輒奮,拈鐵絲之人立玻璃器上,所以隔絕地氣,不著其身,故著地之人指之即震。本人所指之氣著地,亦即隨指而震也。予瀕行時見易君山始言及之,匆匆未及一睹其器,深以為恨。其理甚可思,雷電之發,因陰陽閉隔,近擊成聲,於此尤可信。

樂櫃高可四尺,闊二尺,厚半之。周閉之如書櫥,藏風輪於中,以一機出外而轉之。中排管數十,風入管而鳴,嗚嗚如吹,鍾鼓方響,等器皆具。一圓筒植立,隨機而轉,筒上綴小釘無數,高下疏密,無一齊者,近筒左右,銅絲如網,筒轉而釘牽其絲,即擊鼓撞鍾之節也。奏之凡五六節,巨細疾徐,各自不同,先開一機,而轉其風輪,樂即隨轉而作,既畢,則閉此機而復開一機,其音節又異矣。所奏即其國之樂,遍作之可四五刻也。所排之管,以鉛為之,長短參差不齊,其外圓可徑半寸,管管相同。其內孔圓徑即各異,此與古人製律之法,似可參校,欲購其一具拆視而細審之,惜力未能也。

源按:西洋有雷盒者,形如鏡。箱前列兩銅環,而以一銅絲屈繞兩環之端,人試以手握左環,則其右環著手震顫如痛。若兩人各一手分握一環,則其所空手指著人即痛。蓋左手握之,則氣達右手,右手握之,則氣貫左手,以治風痹麻木之證立效。與此所述氣器略同,曾見之粵中,每一具價百餘洋。今海口通市,可購買也。

《美理哥國志略》[编辑]

曰:西國書籍,或以鉛字擺板,或以鉛字刊板。其擺板不過二十六字,如中華之點畫鉤剔,所印除經史詩詞歌賦外,並印新聞紙。其紙各家不同,約千餘樣。始如歐羅巴刊刷,錄見聞布告四方。其紙長至五尺,闊至三尺,其紙不打裝,底面皆印字,或每日一出,或七日出三四張,或半月出一張不等。每一出多者約有二萬張,少者約有五百張。每年收看新聞銀一圓至十三圓不等。內載船隻往來時日,貨物價值增減,買賣田地租賃房屋時價,並官員士子兵丁言行,及天下一切事物。此外亦有每月新聞書,書內載欽天監醫生樂工律例學問勸世文等事。其書有一季一出者,約二三百篇,亦有如中華之時。憲書一年一出者,約三四百篇,內載日月出沒薄蝕之原由,士農工商本年應如何營作,各國本年人數增減,惟無吉凶趨避之日。然亦不過史傳輿地,志先賢言行記略,並天文音樂大小學文章勸世文等書。其書有一本為一套,數十本為一套,並有來自各國者。其價或半元數十元不等,為士之家,或藏書一二千,書院或藏書一二萬,亦有富家立一書齋,置各書於內,任人觀覽。

又曰:美理哥國之文字,皆同英吉利國。雖有法蘭西、荷蘭等國之人,而新國獨效英吉利者,因國初地廣人稀,雖各國皆來貿易,惟英吉利居十之九。從其語音者較多,至今則與英吉利無異。此外則或文字相同,而言詞獨異,如法蘭西荷蘭者是。亦有文字不同,而言詞亦異,如滿漢日本安南暹羅者是。雖文字言語不同,而切音未嚐有異,滿漢固不異乎日本,日本亦無異乎西洋。且新國不過仿英吉利國二十六字母耳。

其一曰A(音,二曰B(音碑),三曰C(音颸),四曰D(音哋),五曰E(音依),六曰F(音鴨符),七曰G(音芝),八曰H(音咽住),九曰I(音矮),十曰J(音遮),十一曰K(音跏),十二曰L(音欸兒),十三曰M(音唵),十四曰N(音燕),十五曰O(音軻),十六曰P(音丕),十七曰Q(音翹),十八曰R(音鴉),十九曰S(音唉時),二十曰T(音梯),二十一曰U(音喓),,二十二曰V(音非),二十三曰W(音嗒布如),二十四曰X(音鳴時),二十五曰Y(音威),二十六曰Z(音思)

其中有三字能獨用,無別字貫之者,如A、I、O是也。A者「一」也,I者「我」也,O者歎詞。字母雖止二十六,乃相連相生,變化無窮。連字之法,有以二字連成一句,或三字至九字不等。從左手起橫讀至右,非如漢文從上至下也。二十六字母,散之則無窮,合之則有限。其用不測,然雖三尺童子亦可學習。凡天下事物,皆賴二十六字詳說之。與始歲曆幾百,稿三易而始成。故雖盈千累萬之書,亦不外此二十六字母也。此字母西洋各國皆同。

○天下山水方里數目[编辑]

山,四千八百五十七萬零八百二十五方里。

水,一萬五千零三十二萬三百方里。

共一萬九千八百八十九萬四千一百二十五方里。

四洲音語(四洲音語,不知何自辨之。考康熙乾隆中,皆曾命欽天監偕西洋人遍往各省各邊測北極高度偏度及太陽出入早晚,或彼時遍曆各地曾辨其語言歟)[编辑]

阿細亞洲音語及南海島音語九百九十一音。

墨利堅洲音語一千二百一十四音。

歐羅巴洲音語五百四十五音。

阿未里加洲音語二百七十六音。

共三千零二十六音。

○量天尺較量算法(每起加五度)[编辑]

初起度,六十九里,二十。

二起五度,六十八里,九十三。

三起十度,六十八里,十四。

四起十五度,六十八里,八十四。

五起二十度,六十五里,二。

六起二十五度,六十二里,七十一。

七起三十度,五十九里,九十二。

八起三十五度,五十六里,六十八。

九起四十度,五十三里,一。

十起四十五度,四十八里,九十三。

十一起五十度,四十四里,四十八。

十二起五十五度,三十九里,六十九。

十三起六十度,十四里,六十。

十四起六十五度,二十九里,二十四。

十五起七十度,二十三里,六十六。

十六起七十五度,一十七里,九十一。

十七起八十度,一十二里,一。

十八起八十五度,六里,三。

十九起九十度。

湯若望傳[编辑]

《疇人傳》:湯若望,字道未。明崇禎二年入中國,國朝順治二年六月若望上言:臣於明崇禎年間,曾用西洋新法,製測量日月星晷,定時考驗諸器,近遭賊毀,臣擬另製進呈。今先將本年八月初一日日食,照新法推步,京師所見日食分秒並起復方位圖象與各省所見不同之數,開列呈覽。及期大學士馮銓同若望赴台測驗,與所算密合。有旨行用新法。十一月,以若望掌欽天監事,累加太仆太常寺卿,敕賜通微教師。十四年四月,回回科秋官正吳明烜疏言,若望所推七政書,水星二八月皆伏不見,今水星於二月二十九日仍見東方,八月二十四日又夕見,又言若望舛謬二事,一刪紫炁,一顛倒觜參,一顛倒羅計。命內大臣等公同測驗,水星實不見,議明烜詐妄之罪,援赦得免。康熙四年,徽州新安衛官生楊光先上言若望新法十謬,及選擇不用正五行之誤。下王大臣等集議,若望及所屬各員,俱罷黜治罪,於是廢西法,仍用大統。至康熙九年復用新法,康熙十七年,若望卒(武進趙氏翼《簷曝雜記》曰:餘年二十許時,閱時憲書即有欽天監,正湯若望,副南懷仁姓名,皆西洋人。精天文。後閱蔣良騏《東華錄》,則湯若望當我朝定鼎之初,即進所製渾天星球一床,地平日晷窺遠鏡各一具,其官曰修政立法。順治九年,湯若望又進渾天星球地平日晷儀器。康熙七年,治曆南懷仁奏監副吳明烜所造八年時憲書,十二月應是九年正月,又一年兩春分,兩秋分,種種錯誤,遂革明烜職,授南懷仁為監副。按國初至餘二十許時,已一百二十餘年,而二人在朝中,已能製造儀器,必非少年所能。當亦在三四十歲,則餘識其姓名時,蓋已一百五六十歲矣。後閱《明史·徐光啟傳》,以崇禎時曆法舛訛,請命西洋人羅雅穀湯若望以其國新法相參較,書成即以崇禎元年戊辰為曆元。是崇禎初已有湯若望,則又不止一百五六十歲。嗣後又不知以何歲卒也。源案:阮氏《疇人傳》,據新法算書及四庫書總目言湯若望卒於康熙十七年。距崇禎初亦止五十餘載,安得有乾隆初年尚存之事。至南懷仁,則《疇人傳》,但言其康熙初入中國,不言卒於何時。然考蔣友仁以乾隆二三十年間入中國,進《增補坤輿全圖》。奉旨翻譯圖說,命禮部侍郎何國宗檢討,錢大昕詳加潤色。又命在養心殿造水法,又命友仁同何國宗攜儀器遍測新疆。度數節氣早晚增入時憲書。是其時,南懷仁亦久卒矣。趙氏少時,所見時憲書列湯南二人姓名,恐是康熙初年時憲,而誤記為乾隆初也。又考《海島逸志》,言荷蘭人處西北寒地,人多百歲,及居葛留巴炎暑澡浴,終日發泄,至五六十歲,即為上壽,是西人壽考,亦不過百歲。從無一百五六十歲之事,趙氏追憶少年之詞,並無實據)

楊光先傳[编辑]

《疇人傳》:楊光先,字長公,徽州歙縣人也。恩蔭新安衛官生,告湯若望傳天主邪教,且其造時憲書有十謬:一、不用諸科較正之謬,二、一月有三節氣之謬,三、二至二分長短之謬,四、夏至太陽行遲之謬,五、移寅宮箕三度入丑宮之謬,六、更調參參二宿之謬,七、刪除紫氣之謬,八、顛倒羅計之謬,九、黃道算節氣之謬,十、曆止二百年之謬。於順治十七年呈禮科不準,又於康熙三年狀告禮部曰:湯若望陽假修曆之名,陰行邪教之實,散布邪黨於濟南、淮安、揚州、鎮江、江寧、蘇州、常熟、上海、杭州、金華、蘭溪、福州、建寧、延平、汀州、南昌、建昌、贛州、廣州、桂林、重慶、保寧、武昌、西安、太原、絳州、開封並京師共三十堂,每堂一年六十餘會,每會收徒二三十人,各給金牌、繡袋、妖書、會單以為憑驗。請照大清律左道妖言二條治罪。旨下禮部會吏部同審,湯若望等及傳教之曆官李祖白擬大辟免死,其作序之給事中許之漸罷黜。四年特授光先欽天監右監副,旋授監正。光先以但知推步之理,不知推步之數,且以攻罷邪教,為邪黨所忌,潛伏殺機,恐遭陷害,力辭新職,疏凡五上卒不準辭。乃輯前後所上書狀論疏為上下卷,名曰《不得已》。光先在監三年,謂戊申歲當閏十二月,尋覺其非,自行檢舉。時來年憲書已頒行,乃下詔停止閏月,交部治罪,議大辟免死,歸卒。康熙九年,復起湯若望為監正,用新法,十七年若望卒。錢大昕曰:光先於步天之學,本不甚深,其不旋踵而敗宜哉。然摘謬十論,譏西法一月有三節氣之失,移寅宮箕三度入丑宮之失,則固明於推步者,所不能廢也。吾友戴東原言,歐羅巴人以重價購《不得已》而焚毀之,蓋深惡之云(此篇據《疇人傳》原本,參以楊氏《不得已》二卷)

◎鴉片來中國統計若干列(見英夷所刊漢字日月刻度通書)[编辑]

丙辰年 一千零七十箱。
丁巳年 二千三百八十七箱。
戊午年 一千九百八十五箱。
己未年 一千七百一十八箱。
庚申年 一千八百六十七箱。
辛酉年 三千二百二十四箱。
壬戌年 一千七百四十四箱。
癸亥年 二千零三十三箱。
甲子年 二千一百一十六箱。
乙丑年 二千三百二十二箱。
丙寅年 二千一百三十一箱。
丁卯年 二千六百零七箱。
戊辰年 三千零八十四箱。
己巳年 三千二百二十三箱。
庚午年 三千零七十四箱。
辛未年 三千五百九十二箱。
壬申年 二千七百八十八箱。
癸酉年 三千三百二十八箱。
甲戌年 三千二百一十三箱。
乙亥年 二千九百九十九箱。
丙子年 二千七百二十三箱。
丁丑年 三千三百七十六箱。
戊寅年 二千九百一十一箱。
己卯年 三千五百七十五箱。
庚辰年 一千四百四十一箱。
辛巳年 三千五百九十一箱。
壬午年 一千九百三十六箱。
癸未年 三千二百零七箱。
甲申年 三千九百二十三箱。
乙酉年 五千三百六十五箱。
丙戌年 四千六百二十七箱。
丁亥年 五千八百六十一箱。
戊子年 七千三百四十一箱。
己丑年 四千九百零三箱。
庚寅年 七千四百四十三箱。
辛卯年 五千六百七十二箱。
壬辰年 六千八百一十五箱。
癸巳年 七千五百九十八箱。
甲午年 七千八百零八箱。
乙未年 一萬二百零七箱。
丙申年 一萬二千六百六十箱。
丁酉年 一萬九千六百零五箱。
戊戌年 三萬七千零九十箱。
己亥年 三萬二千五百五十箱。
庚子年 二萬八千四百四十四箱。
辛丑年 二萬六千二百五十箱。
壬寅年 二萬六千六百五十箱。

合共計三十二萬零三十七箱。譬如每箱五百員,計共銀一千六百萬零一千八百五十員。自丙辰年起,至壬寅年止。

交易買賣,番人俱要現錢,不用貨易貨(以上皆英夷原文)

 卷九十三 ↑返回頂部 卷九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