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器具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十二時盤[编辑]

唐内庫有一盤,色正黄,圜三尺,四周有物象。元和中,偶用之,覺逐時物象變更,且如辰時花草間皆戲龍,轉巳則為蛇,轉午則成馬矣。因號「十二時盤」。流傳及朱梁猶在。

魚英托鏤椰子立壺[编辑]

劉鋹偽宫中,有魚英托鏤椰子立壺四隻,各受三斗,嶺海人亦以為罕有。魚英。蓋魚腦骨,熁治之可以成器。

仙臺秘府小中臼[编辑]

郭從義營洛第,發池得一器,受五升餘,體如綠玉,形正方,其中可用杵物,四角有胡人坐,頂傍有篆文曰:「仙臺秘府小中臼」。按蘇鶚《杜陽雜編》,仙臺秘府,乃武宗修和藥餌之所。

神通盞[编辑]

文宗屬宦豎專横,動即掣肘,頗以酣飲為娛。嬪御之小户者厭患之,争賂内執事,則造黄金盞,以金蓮荷菱芰為玦束盤,其實中空,盞滿則可潜引入盤中。人初不知也,遂有「神通盞」、「了事盤」之號。

五位缾[编辑]

五位缾,自同光至開運盛行,以銀銅為之,高三尺,圍八九寸,上下直如筒様。安嵌蓋,其口有微窪處,可以傾酒。春日郊行,家家用之。

碧金仙[编辑]

有刁蕭者攜一鏡,色碧體瑩,背有字,曰「碧金仙,大中元年十二月,銅坊長老白九峰造。」余以俸粒五石換之,置於文瑞堂,呼為「銅此君」。

光音王[编辑]

光叔之賢,會昌微忌之。帝因引照,戲令宫嬪離合鏡字。須臾,以光音王奏。帝曰:「鏡子封王耶。」帝不懌而罷。距宣宗即位止三、四年。

(驕)〔蹻〕龍杖 天師杜光庭(驕)〔蹻〕龍杖,紅如猩血,重若玉石,似非藤竹所為,相傳是仙人留賜。

流星輦[编辑]

蜀衍荒於游幸,乃造平底大車,下設四卧軸,每軸安五輪,凡二十輪。牽以駿馬,騎去如飛,謂之「流星輦」。

巧先生[编辑]

石守信掌庫奴蕭雲,常博奕大北,夜開庫私取錢幣,愴惶失鎖所在,雲不敢明言,但云不見叉手鐵龍。有同類戲曰:「何不問巧先生求之?」意以鎖口尚啣鑰,譏雲焉。

眉匠[编辑]

篦,誠瑣縷物也,然丈夫整鬢,婦人作眉,捨此無以代之。余名之曰「鬢師眉匠」。

主風神[编辑]

余游少室,經壇院,大暑疲薾,其徒以扇進,題曰:「經壇院主」,主風神而解事,有可愛者。

黑金社[编辑]

廬山白鹿洞,游士輻凑。每冬寒,醵金市烏薪為禦冬備,號「黑金社」。十月旦日,命酒為氊爐會,蓋禦密窗家,張置毯褥,以是日始也。

星子炭[编辑]

唐宣宗命方士作丹餌之,病中熱,不敢衣綿擁爐,冬月冷坐殿中。宫人以金盆置麩炭火少許進御,止煖手而已。禁闥因呼麩火為「星子炭」。

黑太陽[编辑]

黑太陽法,出自韋郇公家。用精炭搗治作末,研米煎粥,捜和得所,豫辦圓鐵範,滿内炭末,運鐵面鎚實擊五七十下,出範陰乾。範巨細若盞口,厚如兩餅餤,盛寒,爐中熾十數枚,烘燃徹夜。晉人獸炭,豈此類邪?

盧州大中正[编辑]

焚香賴匙匕,室既密,爐既深,非運匕治灰,則淺深峻緩將焉託哉。匕之為功審矣,命之曰「盧州大中正」。

齊肩大士[编辑]

合浦有書生張奉世,貧苦飄泊是邦,諂登有位之門,獵取酒肉為業,又能洪飲巨餐,未嘗見其醉飫。一日酒半,士友各言其能,或私相謂曰:「張君亦有藝也。彼日夕差使齊肩大士,功力如神。」聞者莫不大噱,蓋謂運筯敏速,盤無留味也。

木齒丹[编辑]

修養家謂梳為木齒丹法,用奴婢細意者,執梳理髮無數日,愈多愈神。

高密侯[编辑]

江南周則少賤,以造雨傘為業。其後戚連椒閫,後主戲問之,言:「臣急於米鹽,日造二傘貨之,惟霪雨連月,則道大亨。後生理微温,至於遭遇盛明,遂捨舊業。」後主曰:「非我用卿而富貴,乃高密侯提攜而起家也。」明年當封,特以為高密侯。實誚之耳。

漆方士[编辑]

王丞相溥,還政閒居,四方書牘答報皆手筆,然不過百字。目前事與親黨相聞,勌於紙札封疊,造赤漆小版書其上,僕吏以帊蒙傳去,雖一時間可發數十。公自為木牋,後復加頰拒安抽面以啟閉,字濕則能護之,故又有「漆方士」、「漆雕開」之名。

光濟叟[编辑]

同光年,高麗行人至,副使、春部少卿、上柱國朴嵓叟,文雅如中朝賢士。既行,吏掃除其館舍,得餘燭半挺,其末紅印篆文曰「光濟叟」,蓋以命燭也。

鐵了事[编辑]

杜岐公悰,以剜耳匙子為「鐵了事」。見悰敗藁有云「悰封邠國公」106,恐非岐字。

火寸[编辑]

夜中有急,苦於作燈之緩。有智者批杉條,染硫黄,置之待用,一與火遇,得燄穗然。既神之,呼「引光奴」,今遂有貨者,易名「火寸」。

二儀刀[编辑]

上饒葛溪鐵,精而工細。余中表以剪刀二柄遺贈,皆交股屈環,遇物如風,經年不營。一上有鑿字曰「二儀刀」。

惺惺二十一[编辑]

博徒隱語以骰子「惺惺二十一」,又曰「象六」,謂六隻成副。

銀稜木瓜胡様桶[编辑]

段文昌微時,貧幾不能自存。既貴,遂竭財奉身,晩年尤甚,以木瓜益脚膝,銀稜木瓜胡様桶濯足,蓋用木瓜樹解合為桶也。

九曲盃[编辑]

以螺為盃,亦無甚奇。惟藪穴極彎曲,則可以藏酒。有一螺能貯三盞許者,號「九曲螺盃」。

小海甌[编辑]

耀州陶匠,創造一等平底深盌,狀簡古,號「小海甌」。

抵鵲盃[编辑]

抵鵲盃,房州刺史元自誠物也,類珉而色淺黄,夏月用浸桃李,雖無堅雪,而水與果俱冰齒。盛冬貯水,則竟不凍。

占景盤[编辑]

郭江州有巧思,多創物。見遺占景盤,銅為之花,唇平,底深四寸許,底上出細筒殆數十。每用時滿添清水,擇繁花插筒中,可留十餘日不衰。

燕羽觴[编辑]

江南中書廚宰相,飲器有燕羽觴,似常盃而狹長,兩邊作羽形,塗以佳漆。云省有宰相病目,惡五色耗明,凡器用類改令黑。

不二山[编辑]

吳越孫總監承祐,富傾霸朝。用千金市得石綠一塊,天質嵯峨如山,命匠治為博山香爐,峰尖上作一暗竅,出烟一則聚,而且直穗凌空,實美觀視。親朋傚之,呼「不二山」。

夜瀦[编辑]

溺曰「房中弱水」,見於道書。溺器曰「夜瀦」,見於唐人文集。

琖中游妓[编辑]

余家有魚英酒琖,中陷園林美女象,又嘗以沉香水噴飯,入盌清馨。左散騎常侍黄霖曰:「陶翰林甑裏薰香,琖中游妓,非好事而何?」

水晶不落[编辑]

白樂天《送春》詩云:「銀花不落從君勸。」不落,酒器也,乃屈巵鑿落之類。開運宰相馮玉家有滑様水晶不落一隻。

玉太古[编辑]

李煜偽長秋周氏,居柔儀殿,有主香宫女,其焚香之器曰把子蓮、三雲鳳、折腰獅子、小三神、□字金鳳口嬰、玉太古、容華鼎,凡數十種,金玉為之。

平一公[编辑]

《博學記》云:度量衡,有虞所不敢廢。《舜典》同律度量衡99,孔安國注謂丈尺斛斗斤兩。今文其名曰「平一公」,尺度曰「大展」,斗量曰「半昌王」,又曰「吉佃王」,升曰「夕十」。遂知雞林人亦解離合也。

光明夾[编辑]

出行如居家,一物不可闕,闕則不便於我,畢集焉,惟荷者罹其害,故須物物輕便。余取小薄鏡,捨奩,糊紙左右,掩為鏡室,白牌題曰「光明夾」。後撰遠涉器具數十種,皆如光明夾。

烏舅金奴[编辑]

江南烈祖素儉,寢殿燭不用脂蠟,灌以烏臼子油,但呼「烏舅」。案上捧燭鐵人,高尺五,云是楊氏時馬廐中物。一日黄昏,急須燭,喚小黄門:「掇過我金奴來。」左右竊相謂曰:「烏舅、金奴,正好作對。」

百八丸[编辑]

和尚市語,以念珠為百八丸。裴休見人執此,則喜色可掬,曰:「手中把諸佛窖子,未見有墮三塗者也。」

八難爐[编辑]

有膏粱子弟,上莊墅監穫稻,天寒野逈,須附火。莊賓引往山坡守禾舍,拾杉枝燃之。舍乃屈竹所成,類比丘圓茨,低密烟不出,兩目淚洒如啼,勃然走出叫曰:「入墮淚菴,擁八難爐,勝如喫十五大棒。」

還元竹[编辑]

自紙行於世,簡牘之制遂絶。予曾與所親言,當取江湖大竹,火上出汗,候色變白,磨瑩破之,闊半寸,長七寸,厚三分,兩兩膠固,面目在外,細線為繩,三道編聨,使卷舒快利。每片書字一行,密則倍,不欲人見者加囊封。宜號「還元竹」。終以身未至南,但成漫語。

方亭侯[编辑]

明皇因對寧王,問卿近日棋神威力何如。王奏:「臣憑託陛下聖神,庶或可取。」上喜,呼將方亭侯來。二宫人以玉界局進,遂與王對手。

方便囊[编辑]

唐季王侯,競作方便囊,重錦為之,形如今之照袋。每出行,雜置衣巾、篦鑑、香藥、詞冊,頗為簡快。

金頭黄鋼小品[编辑]

針之為物,至微者也。問諸女流醫工,則詳言利病,如吾儒之用筆也。朱湯匠氏諳熟精好,四方所推金頭黄鋼小品,醫工用以砭刺者,大三分以製衣,小三分以作繡。

龍酥方丈小驪山[编辑]

吳越外戚孫承祐,奢僣異常,用龍腦煎酥,製小様驪山,山水、屋室、人畜、林木、橋道,纎悉備具。近者畢工,承祐大喜,贈蠟裝龍腦山子一座。其小驪山,中朝士君子見之,云圍方丈許。

金剛炭[编辑]

金剛炭,有司以進御爐,圍徑欲及盆口,自唐宋五代皆然,方燒造時,置式以受柴,稍劣者必退之,小熾一爐,可以終日。

珠龍九五鞍[编辑]

劉鋹自結珠龍九五鞍,獻闕下,頗甚勤勞。

小摩尼數珠[编辑]

漢隱帝之禍,手中猶持小摩尼數珠,凡一百八枚,蓋合浦珠也。郭允明刼去。

玉平脫雙蒲萄鏡[编辑]

開運既私寵馮夫人,其事猶祕。會高祖御器用有玉平脫雙蒲萄鏡,乃高祖所愛,帝初即位,舉以賜馮,人咸訝之。未久,册為皇后。

仙音燭[编辑]

同昌公主薨,帝傷悼不已,以仙音燭賜安國寺,冀追冥福。其狀如高層露臺,雜寶為之,花鳥皆玲瓏。臺上安燭,既燃點,則玲瓏者皆動,丁當清妙。燭盡絶響,莫測其理。

浄君[编辑]

商山館中,窗頰上有八句詩,云:「浄君掃浮塵,凉友招清風。炎炎火雲節,蕭然一堂中。誰知鹿冠叟,心地如虚空。虚空亦莫問,睡起照青銅。」不知何人作,「浄君」、「涼友」,是帚與扇明矣。

金泥五簷傘[编辑]

晉少主北還,至孟津界一古寺,遺下所張紫羅傘,五層曡垜,簷仍泥金作盤花,但朱柄折耳。

薛醜刀[编辑]

薛醜刀,圃里人,善栽植,凡花穿接,無不冠絶。常持厚脊利刃芟洗繁穢,人遂名此様為「薛醜刀」。